130606_91.jpg           

 

纏勒現象(攝影:Mavis Tsai 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女兒四歲的那一年,我應朋友的邀約參加過一個名叫原貌文化協會的活動,去之前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協會,只知道我要參加的是林理事長導覽『士林官邸』,因為這樣的議題讓我有點興趣缺缺。

 

好不容易集合了所有參加的人數,林理事長帶著我們走出士林官邸,到門口前看到一棵大葉雀榕跟大葉桉樹兩個纏抱在一起,在士林官邸開放之初,這兩棵樹被定義成夫妻樹,象徵着當年官邸主人夫妻間的恩愛,然而,事實上這是植物世界中的『纏勒現象』。


在熱帶森林中,因為植物生長得比較茂密,所以,有些植物為了搶日照,或者為了搶土地的資源,會纏勒住旁邊的另一棵樹,氣生根將另一棵樹慢慢地包裹、纏勒,導致另一棵樹幹組織被破壞,葉子也會拼命地往上生長,去蓋住另一棵樹,讓對方無法接受到陽光行光合作用,慢慢地死去,這是植物界為了生存,而默默在進行數十年的絞殺行動。

  

一個植物的絞殺行動,被包裝成夫妻間的恩愛,其實是非常可笑的狀況,原貌協會的林理事長用這樣的一個破題來解釋他們協會的名稱,就是還原文化的『原貌』。

  

那一天的我意興闌珊的去,卻收獲滿滿的回家,而那植物的纏勒現象,在我的心中一直無法散去。



有一天我帶著女兒跟別人共乘計程車回家,對方是一個媽媽帶著兩個孩子,計程車後座塞了兩個大人三個小孩有點擠,我看到比較大的姐姐一邊說:『我最喜歡弟弟了。』,一邊偷偷地在母親看不到的地方狠狠地捏了弟弟的腿,還小的弟弟不太會說話,很生氣地說了聲:『姊姊』就打了過去,姐姐忽然哭著說:『媽媽,弟弟打我。』



那一天的我,看了這一幕,我腦中浮現的就是那兩棵交纏的樹,為了搶土地的資源,為了搶陽光的資源,做了一個表面恩愛,事實上卻是無情的絞殺。

 

我記得我懷第二胎的時候,有一天我跟女兒一起洗澡,我們談到了當弟弟出生之後哪些玩具可以給弟弟,我一步步地逼近,心中一直想著:『同樣的東西要買兩份,實在太傷了。』,所以一直的跟女兒言語交叉『勸服』。



女兒說不過我,邊氣邊哭的從浴室跑出來,衝到她的玩具箱前面哭著說『都給弟弟、都給弟弟,這樣可以了嗎?』,那時候的我有點嚇到,我抱著孩子慎重地跟她道歉,並且一再地重申,沒有她的同意,絕對不把她的玩具送給任何人,包括弟弟。


後來的我,仔細地觀察,我才瞭解到,當我懷孕的消息一出去,女兒身邊有很多的孩子就一一的告訴她:『妳糟糕了!以後妳弟弟會來跟你搶玩具,就跟我一樣!』、『以後妳會常常因為弟弟挨罵。』、『妳的媽媽要被搶走了!』


那時候的我才知道,我在最壞的時機,做了錯事,女兒的反應才如此激烈,那時候的我又想起了纏勒現象。



有人告訴我,擁有兩個以上的孩子是政治,涉及了資源分配,可是,我想了又想,如果兩個孩子以上的父母面對孩子的問題,是用資源分配的方式,那麼父母是站在一個擁有決定權的威權角度,不但剝奪了孩子們互相協調、一起找出相處方式的機會,也緊張了親子關係。

  

而對孩子們來說,如果父母就像是那塊小小的土地,那片小小的陽光,為了吸取那樣的資源,勢必一定要交纏在一起,靜靜的勒住對方自己才能擁有較多的資源,身為一個雙子媽的我,想到那樣的畫面,我就一陣心驚。

 


懷孕七個多月的時候,我跟老公女兒一起去日本旅遊,我記得我在一間服飾店看童裝的時候,老公邊抱著女兒邊對我說:『買中性一點的,以後弟弟才可以接著穿。』



而女兒卻不是這麼想,她找到了鑲滿粉紅亮片的包包、鑲滿粉紅亮片的鞋子,堅持要買,女兒努力的說服着她的父親,卻一直得不到同意,女兒委屈的幾乎快流下淚,後來的我,邊教孩子看鞋子的材質與縫邊,邊說服了女兒放棄材質不佳又貴鞋子,也說服了老公買那個粉紅包包。



那時候的我問老公:『為何因為有弟弟,她就不能擁有屬於女孩子的東西?她就不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東西?』


老公說:『因為同樣的錢要花兩次實在是太傷了!』

 

我想了想說:『如果今天沒有第二胎,是不是你就會讓女兒買這個東西,那為何,要因為有兒子才改變呢?女兒本來就該長成女兒想要的樣子,不是嗎?而弟弟會不會也不滿他無法決定自己該如何,卻只能承接姐姐舊東西?』

 

後來的我終於懂了,很多的父母把自己當成有限的資源,孩子就必須去搶資源,原本就屬於老大『孩子的玩具』,等老二一出生就變成『全家的』、『公用的』,原本就依照孩子需求而買的東西,等一懷老二就想著『怎麼樣才可以持續用下去』,大孩子一定可以明顯地感受出這樣的被剝奪感,小小孩也會不滿自己永遠沒有決策權,只能承接。

  

這就好像職場上即將來一個新人,人都還沒到,主管就已經要求你把薪水分一半給對方、辦公室讓一半出來、權力也分一半給對方,甚至主管的賞識也已經轉移了對象,這樣的新同事,人還沒到來就已經是敵人了。



當父母的人一心的要求兩個孩子要相親相愛,卻從懷孕開始就無意識地讓孩子陷入了跟兄弟姐妹搶資源的境界中,搶媽媽、搶玩具、搶疼愛、搶食物、搶衣服、搶棉被、搶地位、搶認同。

 

 

有很多父母告訴孩子,『弟弟妹妹是來陪你的』,一心的希望孩子們長大後可以互愛也可以互相幫助,然而,在很多事情下,我們卻為了『省錢』與『方便』中不知不覺得造成孩子們互相搶資源的境界,孩子面對了一個敵人,還要被逼著愛這個敵人。

 

於是,我跟老公約好,如果女兒沒有主動說要送給弟弟的東西,絕對不能要求女兒送給弟弟,如果逼著女兒分享給弟弟,只會讓女兒更氣這個弟弟,而弟弟出生後,如果弟弟不願意承接姐姐的東西,想要自己決定自己要的東西,我們也不能剝奪他的練習權,我跟老公持續討論了很多次雙子家庭的狀況,老公想了想說:『雖然會覺得很花錢,不過,我會盡量做到的。』


因此,女兒嬰兒時期的衣服全部拿出來整理,在整理的過程中,女兒興奮地把自己塞進去很小的衣服中『阿!這一件我記得,穿這一件媽媽會這樣抱我』、『哇!媽媽這件弟弟可以穿耶,弟弟以後可以跟我穿一樣的。』、『這件不能丟,我要給小堂妹。』、『這件太小了,我要給弟弟。』,我才懂,對我們大人來說是『反正妳又穿不下』的衣服,對孩子來說,卻意義非凡,非凡到無法剝奪。

 


最近天氣熱了,剛滿四個月大的兒子一定要開冷氣才能一夜好眠,而女兒雖然邊咳嗽卻也堅持不要蓋被子,有一天夜裡,我抱著不睡的兒子哄睡,老公跟女兒在昏暗的房間內一言一語的對話着,老公想勸女兒蓋棉被,女兒堅持不要,後來老公有一點點火氣了,說了一句:『那是外婆買給妳很貴很棒的蠶絲被,如果妳不要蓋,那就送給弟弟蓋。』


女兒也生氣了,焦急地帶著哭音說:『我不要!』



我抱著兒子慢慢地對女兒說:『寶貝,爸爸擔心妳咳嗽越來越嚴重才想勸妳蓋棉被,妳不喜歡爸爸這種語氣跟說法嗎?如果不喜歡,妳要好好說。』



女兒生氣地對她父親說:『把拔,我不喜歡你用威脅的語氣。』



老公看我說話了,他也想知道我怎麼處理,於是很明白地說:『抱歉!妳自己決定。』,女兒聽到老公這麼說就安心了,繼續躺在床上。



我在昏黃的燈光中慢慢地說:『寶貝,妳放心,即使妳不要蓋棉被,那個棉被還是外婆買給妳的,沒有經過妳的同意,我不會把它送給任何人,也不會拿來亂丟,相信媽媽,弟弟生出來不是來搶妳任何的東西,不是來剝奪妳任何東西的。』



女兒想了想說:『可是朋友都說弟弟會搶走媽媽。』,我回答:『媽媽也是人,不是東西,不能隨你們搶的,這樣很不尊重我,我不喜歡。』


女兒聽了說:『我懂了!抱歉!』



我回答說:『寶貝,不管如何,我都愛妳,也愛弟弟,更愛我自己,這一點請妳放心,媽媽很愛妳,而我不知道弟弟以後會不會愛妳,不過請妳相信弟弟絕對不會剝奪妳原本屬於妳的任何東西,我們會幫助弟弟用我們舒服的方式跟我們相處。』



聽完,女兒很開心地說:『媽媽,我也愛妳!』



那天夜裡,等孩子們都睡了,我一躺上床,老公拍拍我的手說了句:『謝謝!』,我拍了拍他,閉上眼睛睡去。



過了兩天後,女兒看到因為買弟弟的用品而送的玩具,她很想玩就跑到弟弟身邊問:『弟弟,我可以跟你借停車場玩具嗎?』,剛滿四個月的弟弟只會對著她開心的笑無法回答,我說:『爸爸會挑選這個玩具一定是因為妳也可以玩,雖然是因為買弟弟的東西才送的贈品,不過是爸爸買的,也是他挑的,只要爸爸同意,妳就先玩吧!不然等到弟弟會玩這個玩具的時候,大概玩具也壞到不能玩了。』

 

女兒聽完去問過她的父親後,父女倆就開始組裝玩具了,那一天夜晚,我抱著弟弟在拍膈,女兒忽然走到我身邊說:『媽媽,之前我不是說過我的書弟弟以後可以不用問就看,是開放的嗎?』

 

我點點頭說:『對呀!怎麼了?』,女兒說:『恩~,現在除了書以外,我的所有的玩具車車跟積木也都開放了。』,我裝出很吃驚的樣子說:『真的嗎?妳真的是人太好了,確定嗎?會不會委屈妳?』

 

女兒得意且開心地說:『不會,因為呀~~我最愛的人除了是自己之外就是弟弟了,他是第二名。』

  

我聽了假哭又搞笑著說:『為何不是阿母?為何是弟弟?這樣我會吃醋耶~』,女兒聳聳肩無可奈何的說:『沒辦法,誰叫弟弟這麼可愛。』

 

 

聽到女兒這麼說,我這個很不可愛的母親心中五味雜陳,我感傷着所謂的可愛已經離我遙遙遠去,我卻也開心着女兒這麼的喜愛弟弟,我努力的不把當父母的我們,把家中所有的東西當成兒女之間必搶的政治資源,我也不把孩子的情緒全部套上『吃醋』而錯失了協助的機會,我努力的不讓孩子們在這個家中變成一種互搶的纏勒現象。

  

我也懂了,如果孩子可以自然而然地喜歡一個人,就一定會想與對方分享點點滴滴,根本不需要父母強迫,只要父母不要在小小孩出生前,就逼著孩子愛弟妹,逼著孩子要讓出自己的東西。

  

如果說孩子就像樹一樣,那麼我跟孩子就是必須各自當各自的樹, 孩子與父母,孩子與兄弟姐妹中有一點點的距離,有一點點的空間,自己用自己的資源,自己享受自己的陽光,自己用自己的樣貌成長,長成自己的樣子。

 

  

對我來說,父母不該是個政治資源,更不是政治資源的分配者,孩子與孩子相處如果有爭執也該各自學習着與對方相處的方式,即使吵架也該學習,學習着看懂對方的立場,學習着表達自己的立場,就跟朋友間的相處一樣,孩子必須在衝突之中找到與對方相處的方式,這樣即使父母在,也不會因為分配不均而有怨,當父母離去後,也不會因為年少積的怨而不知道如何跟兄弟姐妹相處。

 

如果當父母的我,把自己當成政治資源的分配者,那就跟皇帝一樣,掌握孩子們哪一個可以得到哪些賞賜,哪一個可以得到那個位置,哪一個可以得到哪些懲罰,那麼,當我享受着掌握孩子的支配感時,我就要像皇帝一樣,面對孩子們互鬥心機的纏勒現象。

   

那一天交纏的樹,在我的心中久久無法散去,人與人相處一定會有衝突,兄弟姐妹相處也一定會吵架、打架,重點在於協助兩個人找出相處的方式,把互相的不滿解決,而不是擁有表面的和諧。

 

 

剛剛當上兩個孩子母親的我,學習着不在孩子們開始衝突之前,就幫孩子找好戰利品、鋪好了戰場。

 

 

 

只因為當孩子互相纏勒住時,最先碎的,是媽媽的心。




130606_33.jpg  

靜靜的在路邊進行的絞殺行動。

攝影:Mavis Tsai  

130606_35.jpg  
是愛還是殺?

PS:原貌文化協會活動歡迎參加http://original.org.tw/index.htm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陳 萱萱
  • 你好 在看了你上次寫的其實是搶奪後 今天又看到新文章 一樣是在討論物權的概念. 我目前只有一個女兒(5個多月) 暫時沒有打算生第二胎 但我心中一直有個疑問 想請教你的意見. 我家裡有些東西是公婆買的 或是公婆的朋友送的 比如說嬰兒床 餐搖椅及一些衣服. 想請問,假設我女兒長大,這些東西都用不到了,公婆想要再轉送給別人, 我們是不是該詢問女兒的意見呢? 因為公婆的觀念是 這些東西是她們買的 或是他的朋友送的 小朋友長大用不到了 送給別人是應該的. 但看了你這兩篇文章後 覺得好像該徵求女兒同意? 可否請你分享一下你的想法? 謝謝
  • 有一天我帶了一些餅乾去教室,孩子們都來問我可以吃嗎?
    其中有一個孩子問我可以吃很多嗎?
    我說:『可以,就算整包吃不完你想帶回去也可以。』
    後來沒吃完,要離開的時候我問他要不要帶回去,我要送給他,
    他說好。
    可是這時候有別的孩子問可不可以吃,這個孩子說:『彈彈媽媽送我了,從現在開始,可不可以吃要問我。』

    懂我的意思嗎?
    孩子該懂,這些是『借的』要還,這些是『送的』,所以接下來我可以決定。
    而父母怎麼跟孩子商量東西送走,又是孩子該學的商量。
    孩子總會留下對他們『還很有意義』的東西,即使大人不懂,
    不過卻是一個看懂孩子想法的好時機。

    把這個已經不合用的東西送走,寶寶才可以買新的東西來用,也可以讓寶寶的東西不變成垃圾,
    通常越不想把東西送走的孩子,常常面對被剝奪,所以很恐懼。

    Antonia Wang 於 2013/08/21 18:02 回覆

  • apheleia3950
  • 很喜歡你的文章~受益良多~謝謝
  • 謝謝您的鼓勵

    Antonia Wang 於 2013/08/21 18:04 回覆

  • 楓
  • 不好意思借我宣傳一下,如果打擾到請刪除>"<
    我要募集200份蜜兒餐!每餐只要23元、一份60餐1345元唷〜請大家幫幫我,多行善、多好運!❤❤❤❤

    不但可以讓孩童溫飽,更可以供他們上課!還在當地蓋工廠,讓他們的父母有工作,有能力撫養自己的小孩。

    台灣捐助地區:花蓮、蘭嶼
    (會由當地的慈善機構做發放,例如:伊甸基金會、紅十字會.....)

    「營養密集的蜜兒餐
    Nutritional VitaMeal」

     蜜兒餐(VitaMeal)由PHARMANEX華茂生技和世界知名的兒童營養失調專家肯‧布朗醫師(Dr. Ken Brown)共同精心研製,是專為受飢兒設計的營養食品。一般救濟用的食物,只能提供足夠的熱量和蛋白質,讓生命得以維持,但蜜兒餐除了提供適量的熱量組合,更提供人體必需的維生素和礦物質,幫助兒童腦部正常發育,增加身體抵抗力,使營養不良的兒童獲得健康成長所需的充足營養。

    願意參加的請到我blog留言
  • Lennie573
  • 真是太有智慧了
    我很佩服從自然生態行為體認到小孩子的管教方式


    受益良多啊(雖然我沒有小孩)
  • 謝謝您的鼓勵!

    Antonia Wang 於 2013/08/21 18:07 回覆

  • Jennifer Yan
  • 很棒的文章,受益良多!
  • 謝謝您的鼓勵

    Antonia Wang 於 2013/08/21 18:08 回覆

  • 悄悄話
  • 水靈媽咪
  • 首先被好讚的樹吸引
    文章更讚!!推
  • 謝謝妳!
    您的回覆讓拍照的人很有信心呀!

    Antonia Wang 於 2013/08/21 18:10 回覆

  • p2354363
  • 寫的真好,我還在想要不要準備要生老二咧~~
  • 要不要生要看自己準備好了沒,
    因為雙子媽
    真的很累!

    Antonia Wang 於 2013/08/21 18:11 回覆

  • 悄悄話
  • 吳澄
  • 好讚!!
  • 謝謝您的鼓勵

    Antonia Wang 於 2013/08/21 18:2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玫子兔
  • 實在太有智慧跟良好的EQ了!佩服呀!
    看到纏勒樹可以生出這麼多的想法真不簡單。
  • 謝謝您的盛讚!

    Antonia Wang 於 2013/10/30 00:00 回覆

  • Sandy Lee
  • 我最近十分困擾,我有一個3y3m的女兒和1y4m的兒子,弟弟很愛哭,睡覺時都還親餵多次安撫,經過一年育嬰留停的努力,女兒平日對弟弟愛護照顧有佳,讓我很感動,但很想睡覺浮躁時,就會狂哭半小時以上,然後反覆的說「我不要弟弟!」不管怎麼說都沒用,只有請先生把弟弟先抱走,我單獨陪女兒睡,姊姊情緒才能慢慢緩和睡去,弟弟原本安定的情緒也會因為姊姊而一起哭,真的讓為娘很心痛!不知您能提供一些建議看看能否化解嗎?謝謝!
  • pygu624
  • 推~~
    深有同感~
    也努力讓孩子不要出現纏勒現象!!^O^
    謝謝您的分享~
  • ccmiro
  • 好有智慧的媽媽!!
    我們從出生就是一直在學習丫~~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