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110759  

落入凡間的天神(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早期在立法院當助理,尤其是大牌委員的助理,有時候其實蠻吃香的,好處也不少,但是,心中明理的人都知道,那些對自己卑躬屈膝的人,只是在意你後面老闆的頭銜,一點都無法長久,於是,常常有人轉換跑道。

 

我有一個同事,做了好幾年的助理,老闆也赫赫有名,終於他想要脫離那個環境時,到了一家民間企業去應徵,在面試的時候,對方的主考官看著他顯赫的過去,小心翼翼地問:『你這樣的經歷,來我們這種公司難道不會覺得落入凡間嗎?』

 

這句話,非常的經典,有一陣子成為我們助理間的笑話,然後大家互虧:『原來,我們是在天堂呀!』

 

最近,因為一個節目的邀約,我去參加了一個錄影,錄影前一天,製作單位給我腳本,我看了腳本中一些離家多年的年輕人親子關係歷程分享,心中有無限的感慨,我想,我也曾經走過那段歲月,身為過來人的我,該給什麼樣的建議?

 

小時候,我的父親工作是三班制,我永遠搞不清楚,今天的他是早班、中班、還是大夜班,回到家的時候,他不是不在家,就是躲在某個房間睡覺,父親的習慣很特別,從小在鄉間長大的他,不習慣睡彈簧床,常常拿著枕頭、棉被隨便一個木板地板就躺下去睡,有時候在電視機前面,有時候,在有風吹過的走廊間。

 

我的母親雖然說話很毒,罵孩子也很容易傷人,但是從來不打孩子,遇到孩子的狀況比較大,她會打電話請老公回來『教』小孩,因此,我跟父親最大的親子互動就是『挨打』,還有聽著老爸算『你們花了我多少錢?』

 

父親在我的心中,很威權、也很有能耐,因為他很兇也很義氣,所以他的朋友很多,許多人有事都請他出來處理,我總認為他很厲害,也很會喬事情,沒什麼可以難倒他。

 

後來的我,當了母親,開始努力地去瞭解親子關係的時候,我才懂,我的父親不是不關心孩子,而是不會關心一個人,我的父親不是嫌我們花他的錢,而是,他被教導着男人就是要養家,所以他用那樣的方式告訴我們,他的愛。

 

最近,回到家看到他在面對兒孫的態度,我才真的覺得父親老了,他原來也有他的脆弱,原來也有他的無力與軟弱,原來,他也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那時候的我才真正放下我心中對父親的怨,也放下了所有的傷,原來,不是我不被愛,而是,我的父親不懂得如何愛一個人,甚至,如何愛自己。


現在的我慢慢想通,在傳統的親子關係中,父母太在意自己當父母的角色,一心想要『管教』孩子,所以,即使是一個平凡人,當了父母之後,也穿起了盔甲,對著孩子說:『我是你爸,我比你懂!』、『我是你媽,我說了算。』、『小孩懂什麼,媽媽決定。』、『我是你爸,我說的就是對的。』


當父母的人,在孩子面前努力的當一個天神,一個無法反駁、無法抗議、不能質疑、叫你往東就必須往東、叫你往西就往西的天神,而孩子從小被這樣教育,加上孩子本來自己就沒有獨立生存的能力,於是,真的把父母當成一個無所不能的天神。

 

是的,我的父親曾經是我的神,我不相信他有做不到的事情,我不相信他沒有能力,所以,我相信他有能力關心孩子,只是不願意關心我。

 

我相信他有能力愛別人,就如同神愛世人一樣,只是他『不願意』愛我。

 

我相信他什麼都懂,可以到處跟朋友聊天,只是『不願意』跟我聊天。

 

於是,我對父親充滿了怨懟,我對母親也充滿了怨懟,以為自己不被愛。直到現在的我才懂,我的父母也不是被愛長大,也不是被良好的親子關係中長大,他不是天神,他們只是平常的人。

 

父母,雖然可以很大聲地說『你朋友叫你翹課,你就翹課,你為什麼不敢拒絕?』,這樣的訓話讓我相信服父母是很勇敢的天神,卻不知道,他們其實自己都不敢拒絕老闆加班的要求,只好對孩子爽約。

 

父母,可以很大聲地說『東西不要一直拿著,不要那麼沒安全感,又不會有人偷。』,讓我相信他們很有安全感,卻不知道,他們也害怕少做幾天工作,會不會沒工作?他們也有害怕失去工作、害怕貧窮的不安全感。


父母,常常罵我『做事懶懶散散、忘東忘西,一點都不專心。』這讓我以為我的父母就是神,他們不會忘記我的任何事情,只是,因為不愛我,所以毀了他自己答應過我的承諾,卻忘了,大人一忙起來,記憶力真的很不好。

 

我以為,父母就跟神一樣,我不說他就會懂我在想什麼,而事實上,我的父母搞不好連自己都搞不懂自己。

 

於是,當我開始理解,父母也是個人,他們不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他們有他們的懦弱,他們有他們的困難,他們有他們的盲點時,我才懂得,父母也是人,一個遇到事情也會恐慌、也會懦弱的人。

 

那時候的我,才終於懂了,不是我的父母有能力卻不愛我,而是,他們沒有那個能力,用我想要的方式愛我。


父親的天神形象,在我的心中太久,所以,我們的父女關係一直不好,而母親就不同了,專科畢業後,父親買了車給我,母親常常要求我開車載她全台灣玩,那時候的我才懂,母親不是神,她並不是一個女強人,而是一個連晚上去加油都會迷路的人。

 

我很早就看到母親的弱,她很明白地告訴我她不太敢一個人住,天一黑還沒到飯店就會很恐慌,她開始告訴我,我比她懂很多事情,所以凡事會問過我意見,他會告訴我她遇到了哪些人、做了哪些事,這樣好不好?

 

我們母女之間不再是她逼問我的狀況,而是她開始說她的點點滴滴,當我母親跟我分享越多她的事情,我就越瞭解她,也越能同理她也有屬於她的弱,屬於她凡人的一面,也因為這樣,我才能理解,原來,我是在她的『能力範圍』中,被她努力着用她的方式在愛著。

 

現在的我,當了媽媽,從一開始我就不會告訴孩子『媽媽不會錯』,我讓孩子看到我的迷糊,我讓孩子看到我的『不敢』,我跟孩子說:『對不起,媽媽做錯了!』,我甚至在公園的時候看到別人來溜寵物蛇的時候,跳上高椅縮着,讓孩子自己跑去看蛇、摸蛇。

 

我告訴孩子:『媽媽從小也是被打大的,所以,沒有人教我該怎麼當一個不打罵的媽媽,也沒有人教我該怎麼樣愛孩子,加上記憶力非常不好,所以,當妳覺得我傷了妳,當妳覺得我忘記我們的約定,當妳誤會我不愛妳的時候,請妳一定要告訴我,讓我可以修改,讓我可以證明我不是不愛妳,只是還沒學會。』

 

於是,孩子會幫我畫記得卡,會告訴我:『媽媽,我知道妳記憶力不好,所以我想提醒你,今天,妳有答應我回家的時候陪我找我的卡片。』

 

孩子會告訴我:『媽媽,我知道妳會害羞不敢跟外婆講這件事情,所以我先幫妳打電話跟外婆說,妳不用擔心。』

 

孩子也會說:『媽媽,妳離當小孩太遠了,我們小孩覺得不是這樣想的。』

 

後來的我才懂,孩子永遠不會要求父母去做一件父母做不到的事情,除非,父母讓孩子以為自己有能力,只是,不願意為了孩子做,也因為這樣,親子間充滿怨懟。

 

現在的我懂了,親子關係是一種『人際』關係,人與人才有擁抱的溫暖,這樣的關係要良善,或許就要父母從天神,落入凡間當人開始,有著屬於人的溫度開始,或許,就要認清自己不是神開始。

 

 

 

而,孩子們,放下吧!你的父母不是不愛你,只是他們是人、不是神。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鯨魚
  • 呃 ~ 倒數最後三段好中肯!
    當初回老家時,媽媽也不斷地和我說,她在這個家根本沒地位,也就是決定權,所以她沒辦法用她的方式來和爸爸商討我們小孩子的事情。前幾年,奶奶(爸爸那邊的)因傷而住在我們家,即便父母親當著奶奶的面前吵一些事情時,通常自以為理直氣壯的是爸爸,但奶奶連吭一聲也沒有,所以媽媽也只好隱忍下來了。

    爸爸的話,則是身體狀況一年不如一年,尤其是膝蓋的部份,但他有持續讓自己運動啦!
  • 其實父母太威權,不是讓孩子看不起,就是看太起。
    看不起是終於發現『你也不過如此,還敢說!』
    看太起就是『你應該都會,可是不做。』
    得不償失,

    你的父母很多事情,是他們夫妻間的狀況本來就失衡,
    沒有互相尊重的對話空間,
    但是換個方向想,
    雖然你的父親很威權,
    而你的母親常常抱怨,
    抱怨雖然有,
    但是,她其實也在依賴着這種威權。
    而這種依賴,在於沒自信吧!那個年代的女人,自信都在出生看出性別的那時候磨掉了

    Antonia Wang 於 2012/11/02 19:27 回覆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