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100233  

雙面情人(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在多年前,我還很年輕的時候曾經認識一個在工廠當業務的男生,在那樣的年代,台中的酒店文化蓬勃發展的同時,當業務的他雖然年輕,卻也是很有名的玩咖之一,我可以常常聽聞他如何去享受着酒店女孩蹲跪在他面前,酥胸半露的剝葡萄給他吃的結果,我也可以常常聽聞,他如何一夜帶好幾個女人出場的『豐功偉業』。

 

這樣的一個男人,我很快地收到了他的喜帖,女友已經懷孕的狀況下,他匆促的結婚,籌備結婚的時候,他在我們面前抱怨着,住中部的他還要幫女友東部的娘家親人安排飛機訂位事宜,讓他覺得麻煩透了,我不喜歡他的態度,回了他一句:『是你自己挑娘家那麼遠的女孩當老婆的,能怪誰?』

 

當時的他很得意地回答我說:『拜託,老婆的娘家遠才好,以後揍她,她也沒辦法跑回娘家。』

 

那時候的我,跟在場的女孩子們,只差沒有一起聯合從九樓踢飛他下樓。

 

後來的我們,終於有機會親眼見見那位敢嫁他的女孩,原本,想見識一下這個傻女孩,後來聊完天後,我們滿頭霧水的想不通,那個女孩口中那個愛家、孝順父母、專情、工作認真負責、有責任感、、、的那個老公,到底是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朋友?

  

看著那個女孩一臉陶醉在幸福中的表情,沒人敢搓破,也沒人敢說話,只是這件事情在我的心中造成了不小的震撼,每次談戀愛的時候,我總在想『在朋友面前,這個男人又是哪樣的面貌?』、『會不會他的認真工作,其實是在酒店逍遙?』

 

我很害怕遇到雙面情人,後來的我出了書,當我的母親看到我的書之後,常常問:『妳是這樣的人嗎?怎麼妳發生過這件事情,我卻不知道?』

 

那時候的我才懂得,對我的母親來說,我也是一個『雙面的女兒』,在父母面前當一個女兒,我在外面所做的一切,所發生的一切,都關在家門之外,因此,我母親眼中的我,跟朋友眼中的我,相差十萬八千里。

 

後來的我,參加了許多的媽媽團體,也組成了共遊與共學的團體,我常常會疑惑,奇怪為何溫文儒雅如貴婦般優雅的媽媽,會教養出小動作不斷,常常用惡毒語言傷人的孩子?

 

我也會常常想,怎麼這麼樂觀的媽媽,孩子的眼神卻如此的哀傷?

 

一直到了最近,我看著一個七歲孩子溫柔的告訴弟弟:『弟弟,我的糖果分你吃,這是我朋友給我的,我分你沒關係。』,當母親看著自己的孩子相親相愛而露出欣慰的表情時,我看到孩子的另一隻手偷偷地從椅子下方狠狠地捏他弟弟的屁股,弟弟生氣的踢他,他大聲地哭喊了起來:『弟弟踢我!』,於是,一場戰爭馬上觸發,母親只看到老大的體貼,沒看到孩子真實的情緒,而弟弟帶著冤挨罵,那憤怒一直累積着。

 

這件事情,我在共學團提出了我的觀察,大家也提出了自己的觀察,郭老師講了一段話,卻讓我的印象很深刻:『這個孩子的最大問題在於,他在一個被很多標準與教條要求下長大,家中每個大人的標準不同,所以,他太懂得大人要的是什麼,懂得那些話可以取悅大人而被稱讚,所以他很懂得在大人面前表現這樣的行為,只是,他的所有真實的情緒與狀況,會在大人看不見的時候表露無遺,這樣的孩子,很難幫上忙,因為這樣的孩子,你看不到他的真心,所以,找不到問題的癥結點,也看不出來,每次的對談,他說的是真心的?還是取悅大人?』

 

那時候的我才懂得,是不是我們都被要求着用兩面的面具生活著?

 

因為從小背了太多的教條,在大人的打罵中一點一滴知道了,那些話、哪些行為可以得到大人的歡心,哪些又可以得到大人的獎賞,哪些行為可以幫自己不惹事?我們努力的求表現,盡力地在大人面前符合那樣的標準,我們也懂得哪些標準可以交到朋友,哪些標準盡量不要碰。

 

我們在朋友面前溫文儒雅,在家中孩子卻看到媽媽用惡毒的話語批評朋友; 大人在外面風趣幽默,卻在回家的時候讓孩子看到自己無止境的憂傷,我們背了太多人際關係的教條,一切希望以和為貴,卻壓抑了太多的情緒。

 

只是,那被壓抑在『不可以生氣』教條下的憤怒該如何去?那遮蓋在『有什麼好計較』要求下的忌妒又該如何的宣泄?

 

而這些情緒總該找個出口,總該有個發洩,而這些出口與發洩,卻只能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

 

因此,原本的好朋友,只要一有利益交關,就發現『奇怪,怎麼以前沒看清楚這樣的人?』

 

原本的一起把酒言歡的朋友,只要一牽扯到孩子或男人,心中那壓抑住的真實就全都跑出來了。

 

也因此,有好多的媽媽,在孩子闖禍的時候才發現『奇怪,他在家很乖呀!?』。

 

我記得在我對教養很迷惑且很無助的一段時間時,曾經有許多的人勸我,即使父母很努力,可是一家三個孩子在同樣的教養下長大,以後進入了社會,遇到了不同的人,也會有不同的命運,就如同一個老師教導了上百個學生,也有人會去關,有人功成名就。

 

那時候的我想,這些人只是勸我放輕鬆,而這樣的解釋無法安撫我,我依舊在每一天的教養中想要尋找答案。

 

而現在的我看了很多孩子的狀況才懂,原來,當一個父母高壓的要求着自己的孩子,孩子的生存本能就會在父母面前展現父母想要呈現的樣貌,孩子懂得在父母面前即使氣到想殺了對方,也不能表現出來;孩子知道,這時候該做什麼事?該說什麼話?該怎麼處理事情?才能得到大人的歡心。

 

而那些累積的憤怒,那些累積的忌妒,那吞下的冤屈,又該哪時候爆發?選擇那樣的方式爆發?

 

我們被父母跟教育體制要求着『要乖』、『要服從』,頂嘴就是不對,那時候的我們如何懂得跟不合理的事情說不?如何懂得自我判斷?如何懂得思考?

 

於是,當一脫離了體制,一脫離了父母,我們只能把無法思考只懂服從的孩子交給命運,當命運給他一個好的朋友,可以帶他看某一個專業世界,就有專業的世界,當命運交給了一個黑道大哥,就有黑道的世界。

 

而這樣的人生,並非我們所樂見的。

 

最近,有一天在共學團的教室,忽然五歲兩個月女兒跟三歲半的小卉有了爭執,那天身體很不舒服的我坐在地板上,小卉哭倒在我的盤腿上,我的女兒很生氣的在遠遠的地方對著我們,那時候的我,因為身體不舒服的關係,有點累,也很不舒服,我心想:『怎麼又吵架了?怎麼又生氣了?』,念頭才一剛有,我就想『難道我來共學團,不是就是要孩子練習跟別人相處,學習如何吵架?如何看懂吵架?』

 

於是,我打起精神處理哭倒在我腿上的小卉,然後,再理解女兒的想法,當女兒跟小卉又開心的玩在一起時,我才得以休息,只是,夜晚回家後,女兒在床上準備入睡時,很平靜地告訴我『媽媽,妳今天讓我很不舒服,因為,我在生氣很委屈的時候,妳先安慰小卉,沒有理我!』

 

因為這樣一句話,我整晚道歉也安慰着孩子,告訴她我有多在乎她,才讓她開心的入眠。

 

那時候,我心想『孩子的心情真不好解決』,可是,謝謝她願意這麼老實地告訴我她的忌妒與不滿,讓我有機會可以看見她發脾氣的樣子、瞭解她妒忌的心情與不滿的情緒,也有機會可以排解。

 

現在的我,常常看著女兒跟朋友間的爭執,她會在我的面前大聲地表達她對朋友的不滿,她會跟朋友自己表達自己的憤怒,她也會自己選擇不要交一個朋友,她在我的面前,可以真實的開心大笑,可以真實的哀傷與憤怒,可以真實的表現出她的歉意。

 

我很珍惜着這樣的幸福。

 

一個可以看到孩子每個真實面的幸福。

 

一種在母親面前,喜怒哀樂都自在的幸福。

 

因為這樣的真實,我才看得懂最真的她,懂得哪一關的情緒她過不了?哪一關的爭執她看不懂?哪一關的感覺需要幫忙?

 

孩子,不該是父母的『雙面情人』。

 

 

    全站熱搜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