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0033  

笑出來的力量(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整理照片的時候,找出了學生時代參加學校舉辦拔河比賽時的一張照片,我記得拿到照片的那一天,我走進了教室,看著有一群同學圍在一起笑的很開心,旁邊的人,卻一臉尷尬,我湊過去一看才發現,那群同學圍着拔河比賽的照片,開懷地大笑。

 

拔河比賽的時候,大家都用盡了力氣努力的拉著那條牽著系上榮譽的那條線,每一個同學拔河的時候,表情都不一樣,有的猙獰、有的擠眉弄眼、有的咬牙切齒,沒有一個同學的表情是好看的,而那一群同學,一一的指著照片上的每張臉,開懷大笑着,看到這樣的景象,其實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還有一把火上來。



看到我走過來的同學,沒看到我整個臉色鐵青,指著照片中的我說:『哈哈哈,妳看妳被拍得只剩一個屁股露出來。』,我一把抓起那張照片,很生氣地說:『大家都這麼認真的比賽,你現在拿別人認真時候的表情來笑別人,這樣很好玩嗎?我一點都不覺得。』

 

我把照片一把抓起丟到我的抽屜中,那個同學有點不爽喃喃的說:『開個玩笑也不可以,這麼禁不起開玩笑。』,那段話跟著我很多年,我在想那天的我到底是真的氣她們取笑同學,還是氣他們取笑我?還是真正氣的是,當別人取笑我的時候,我卻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那時候的我太認真,活的其實一點都不輕鬆,後來的我,慢慢地學會把很糗的自己當成笑話自我解嘲,我不拿別人開玩笑,但是,我拿自己開玩笑,童年的時候許多出糗的事情,成為我讓女兒聽的搞笑故事,那很丟臉很丟臉的事情,多年後成為我跟女兒間親密的對話,奇怪的是,當自己可以拿出來說笑的時候,就不覺得丟臉了。

 

也因此我懂了,當糗事可以拿出來笑的時候,就代表那個過去已經真的過去了。

 

有一次,某個上國中的孩子因為一個匪夷所思的理由,可能會被記過,那時候那個孩子的媽媽問我該怎麼辦?我說:『集三個大過,就可以有時間去環遊世界了。』,那個媽媽回去告訴孩子我的反應,孩子開心的笑了。



這樣的回答,孩子開心地笑了,很多的大人卻一臉匪夷所思,覺得我不夠正經,然而,從小就覺得被記過是天大的汙點的我,卻在人生越走越久的時候,慢慢地透過一個又一個人的人生後瞭解,那個被退學的同學,人生不一定比那年考上好學校的同學差; 那個一路順遂,有著顯赫學歷的同學,進入了社會,卻不一定笑得出來。

 

那個被退學的同學,換了個國家有了更好地發展;而另一個成績考差了的同學,卻因此結束了生命。

 

同一個挫折,每個人卻有不同的選擇。

 

最近的我常常想,跟女兒玩在一起的這群孩子們,如果長大後看得懂我的文章了,他們會怎麼想這個從小跟他們玩在一起的彈彈媽媽?我的文章談得很正經,我探討的問題一點都不輕鬆,然而,我卻是他們口中那個『搞笑媽媽』、『昏倒媽媽』。


我想起女兒很小的時候,生氣的時候、憤怒的時候、難過的時候,我總是一句話也不說的抱著她,慢慢地撫著她的背,讓孩子學著把很高昂的情緒慢慢地緩和下來。

 

等到孩子慢慢地長大了,我會抱著她,在她耳邊說:『這種感覺叫生氣,媽媽懂。』、『這種感覺叫做傷心,媽媽懂。』、『這種感覺很不舒服,媽媽陪妳度過。』,我讓她慢慢地懂,慢慢地透過一次又一次地練習瞭解她自己的情緒。



等孩子言語比較完整的時候,我開始在她情緒冷靜下來的時候,牽著她的手去告訴對方:『我不喜歡你這樣對我,我很生氣。』、『請妳好好說,我會聽的。』、『你的語氣讓我不舒服。』、『我不喜歡被控制。』,我陪著女兒學習怎麼用語言處理着人際關係,一次又一次。

 

後來的我發現,懂得用語言處理事情的孩子們遇到那種講不聽的孩子,也是會發飆,我無法改變別人,我越來越輕鬆以待,當孩子遠遠的看到自己的水杯倒了,有點惱怒地說:『誰把我的水杯弄倒的?』,我會模仿里民活動中心的廣播語調說:『里辦公室報告、里辦公室報告,小真的水壺跌倒了,小真的水壺跌倒了,請問誰可以幫小真的水杯扶起來?』,聽到我這樣搞笑,原本有怒氣的小真開心地笑了,草莓也很開心的跑過來說:『我幫忙!』

 

當女兒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時,我問:『寶貝,還好嗎?』,女兒說:『還好呀!』,我說:『可是我怎麼覺的妳說話有點想哭想哭的感覺?』,女兒疑惑地問:『什麼意思?』,我想了想說:『阿~歌仔戲裡面有一種叫做“哭調仔”喔,就是用哭音唱歌。』,看著女兒一臉疑惑,於是,我用非常誇張地哭調唱著:『哇~襪~~身騎白馬走三關~』,我才剛唱出來,女兒就已經笑到床上打滾了。

 

當孩子情緒來的時候,有時候是帶著孩子學著處理事情與情緒,遇到孩子跟小小孩的爭執,有些有理說不清的狀況時,我一次又一次地想盡方法讓孩子破涕為笑,或者破怒而笑,於是,孩子們都異口同聲地說:『彈彈媽媽是最搞笑的人。』,我常被孩子們叫『搞笑媽媽』,一遇到我就衝過來說:『我要聽搞笑故事。』,有時候,遇到我不會反映的問題或是狀況,我總會很誇張地說:『哇~昏倒。』,所以我也是他們口中的昏倒媽媽。



坐月子的時候,有一天五歲十個月的女兒跟著爸爸共學回家,我抱著兒子躺在床上休息,女兒開心的跑到我的身邊,開心的跟我報告今天的所有事情,女兒開心地說:『媽媽,今天很好玩噢,不過我跟小珊一下子吵架,一下子和好!』



我笑笑地說:『人跟人都有意見不和的時候,吵架也是要練習的。』



女兒笑着點點頭,說了一大串當天的事情後,忽然說了:『今天,草莓媽媽幫大家買維他命C糖果,一人一條,不過,我一不小心把小珊的CC糖果全部打翻了。』

 


我聽了,用很誇張的表情說:『哇!全打翻了噢。』

 

女兒點點頭說:『對,所以我就把我的CC糖果全部給小珊了。』



我聽了之後說:『是噢!全部都給小珊了?妳一定很捨不得吧?』



聽到我這樣說,女兒似乎覺得她的心情有被看到,整個眼眶忽然泛紅含著淚,那時候的我想,女兒可能覺得委屈了,或許要哭了,我的腦中閃過很多想法,想著該如何安慰孩子,然而,她卻沒有哭,點點頭說:『對,我很捨不得,不過,我就開始扭屁股跳舞,跟大家玩扭屁股跳舞的遊戲,然後我就笑了!不難過了。』



那時候的我,對著劇情忽然急轉直下有點錯愕,然後,看著女兒笑開了臉,跳上床,在床上開心地扭着屁股跳舞開心搞笑的模樣,有些感動,也有些開心。



是呀!



人生過到中年,看了許許多多人的故事,我才終於知道,被記過,人生不會從此變成黑白。



被退學,人生還是有更多的可能性。

 

落榜了,考不上好學校,這世界上還有許許多多可以學習的地方。



被嘲笑,雖然很難過,不過人生還是可以繼續走下去。

 

失戀了,就換個人愛一場。

 

現在的我只想告訴孩子,親愛的孩子呀!



媽媽用盡心力其實就是想在每個妳破涕為笑、破怒為笑的時候要告訴你。

 

人生呀!最棒的不是沒有難過、沒有生氣、沒有痛苦、沒有哀傷、沒有挫折、沒有傷害。

 

而是,在每個難過、生氣、痛苦、哀傷、挫折、失意的時刻,除了面對與處理的能力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還要有那~

 

笑出來的力量。

 

 

 

 

深深的祝福你!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greenlakelove
  • 我在博客來訂妳第二本書,大缺貨喔,等了一星期多才有貨,妳的書讓我反省不少,謝謝!
  • 謝謝您!
    希望可以提供不同的思維讓您參考,謝謝!

    Antonia Wang 於 2013/05/08 10:24 回覆

  • 悄悄話
  • 豪豬
  • 最近看一本书【入门:古代埃及女祭师的灵魂旅程】,入门之前有个功课就是懂得情绪是怎么来的,学会运用情绪。 最近还有看一本书【灵魂之心:情绪的觉察】也写到能量在轮脉中以不同的方式转化(爱、信任或恐惧、怀疑)造成不同的情绪。而其中最重要的都是【提升觉察对自己的情绪负责,不压抑情绪,合理抒发情绪】
    对了还有语言模式很重要,我现在都跟朋友建议学习【非暴力沟通】,重新建立爱的语言的沟通方式。
  • 溝通的方式是整家子的,全家都要學習。

    Antonia Wang 於 2013/07/02 00:0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