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908_447770781908741_545858621_n  

練習(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傍晚,共學回到家的時候,我馬上又走進了廚房準備晚餐,我一邊洗着菜,看著五歲的女兒拉著一把椅子,站在我的旁邊,一手拿著我慣用的瓷刀幫我切着豆干,切完了豆干又切着青菜,等到晚餐用餐完畢,當我削着蘋果皮的時候,她又拿著刀幫我切蘋果。

 

我很喜歡女兒很認真地切着食物的表情,雖然,要下鍋的豆干,她都很自豪的可以把它切成『每一個都有不同的形狀』,讓我要分豆干的大小決定先後下鍋的次序,我也很開心看到她的創意。

 

每次看到女兒拿著刀認真地切着食物,每次看到女兒拿剪刀剪東西,我就會想起孩子還小的時候,去周老師親子教室的點點滴滴,女兒還小的時候,Green House除了吳老師的時間很難排進去之外,另外就是周老師的親子教室。

 

那個教室其實就是蒙特梭利的教室,只是不在幼兒園,而是必須親子一起參加,只限零到三歲,一周只有一堂,裡面的許許多多的操作檯面,都是為了孩子而設計,孩子必須自己挑自己想做的事情,即使打翻了水、弄髒了地板,也是自己拿著縮小版的拖把慢慢處理。

 

周老師讓父母看到孩子的能力,也看到老師是用什麼方式引導着孩子,該怎麼跟孩子對話,於是,我的孩子未滿三歲時在那個全部都為孩子規劃的空間中,邊學著用刀切食物,學著自己用榨汁機榨出柳橙汁,學著自己做蛋糕。

 

在那樣的空間中,我一點一滴地學到老師們對待孩子的方式,我也學到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孩子,我更學到的是,尊重孩子的練習權。

 

一個三歲就開始拿刀切水果的孩子,即使她只有五歲,也比一個三十歲卻從來沒拿刀的人安全。

 

一個兩歲就開始拿著安全剪刀,慢慢地剪出圖案的孩子,即使她只有五歲也比一個二十歲卻從來沒拿過剪刀的人安全。

 

隨著孩子一天天地長大,我才慢慢的懂了,年紀不是判斷一個人能力的標準,而是,練習機會的多寡,才是決定一個人能力的標準。

 

我不知道,我被周老師植入了這樣的觀念在我的腦海中,一直到最近,一個朋友問起:『幾歲的時候,才該讓孩子懂得錢要花在刀口上?』,讓我回想這幾年的點點滴滴,才瞭解了周老師想給父母的『練習』概念。

 

原來,練習的概念不止在學著怎麼切小黃瓜?怎麼榨出柳橙汁?怎麼烤出蛋糕?而是生活中的每個時刻,都要學著練習。

 

我的孩子,才剛剛學會自己走入商店的時候開始,我就讓她自己決定自己想買的ㄧ樣東西,才兩歲多的孩子,就學著在眾多的商品中,找出一樣自己的最愛。

 

總是,她要自己選,這次到底是要喝牛奶還是要買小餅乾?到底要多多,還是巧克力牛奶?她會去觀察朋友的喜好,她會去試看看別的朋友喜歡的東西,慢慢地,她會告訴我,她為何選牛奶而不是選多多。

 

 

那時後的她在練習著『選擇』。

 

然後,再更大一點,我發現女兒每進到一個商店就一定要買一樣東西才甘願的狀況,即使找不到喜歡的東西,也要隨手抓一個很怪的物品並且堅持要買,後來我自己反省,不熱衷逛街的我總是在心中擬好了清單,擬好了要買的商店路線,一進商店就直接採買,很少逛逛後什麼都沒買的離開,所以孩子才有那種進去商店一定要買東西的印象。

 

於是,那段時間,我們示範給孩子的是練習『逛街』而不買產品。

 

在更大一點,去到觀光勝地,我給孩子一個小小的錢包,裡面裝了一點錢,讓孩子自己去選擇自己想要的,於是,當錢花完的時候,她看著沿路的商品,即使心中很動心,也緊緊握住自己手中那個『最初的選擇』。

 

有時,我們談好了今天去買滑板車,一進去堆滿滿坑滿谷的玩具倉庫時,縱使女兒看傻了眼,即使我告訴她,還可以買別的,她也只堅持著選了一臺滑板車離去。

 

跟朋友出去的時候,他們會各自湊錢,買自己想要的東西,互相的『幫忙』。

 

慢慢地,她開始練習着付錢,練習着去結帳,練習着用多少錢買哪些東西。

 

我想,如果真地問我『幾歲的時候,才該讓孩子懂得錢要花在刀口上?』,說真的,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我總是讓孩子一點一滴地慢慢地練習,從練習『選擇』買什麼?然後,練習享受逛街的樂趣而不需要採買,練習着在眾多的商品中找出自己需要的,再來,練習着進入一家商店只買自己要的。

 

練習著,說服父母也說服自己買一個東西的理由。

 

練習著,用手上僅有的錢,買東西。

 

人生,是不斷的練習,練習着看懂自己的需要、練習着看懂別人的需要,練習着看懂自己的情緒,練習着自己緩和自己的情緒,練習着跟別人吵架,練習着跟別人和好。

 

練習著找出讓自己開心的方法,練習著怎麼跟朋友相處,練習著怎麼完成一件事情?

 

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慢慢來,而不是某天父母忽然『權力下放』,孩子就該學會。

 

是的,我是一個很寵孩子的媽媽,從小,我就讓孩子選擇買自己想要的東西,我就讓孩子想買就買,我讓孩子決定自己想買什麼,孩子買了很多連我都不以為然的東西,有時候是倒油的小漏斗,有時候是十元的玩具塑膠針筒。

 

但是,在我的心中,寵孩子不是放任的讓孩子想買什麼就什麼,而是『剝奪了孩子的練習權。』

 

在父母的每一句『不准買』、『不准買』、『東西多少錢?我給多少錢?』、『錢是我賺的,我決定。』中,讓孩子失去了一點一滴地練習機會。

 

在父母的每一句『不准哭』、『閉嘴!』、『有什麼好笑的?』、『現在要叫人。』中,一點一滴失去了練習看懂自己情緒的機會,失去練習自已在最自在的時候與人互動。

 

人生,是不斷的練習,每一個人生階段,都有要練習的課題。

 

我們的人生一直持續不斷的在練習。

 

 

周老師親子教室:

零到三歲專業的親子教室,只要擠進去的媽媽很少離開,所以課程全滿,不過老師開放讓父母預約現場旁觀,讓父母用不同的角度看教養,歡迎預約。

周老師親子教室部落格

周老師親子教室臉書專頁 

我不是天生會當媽_倉庫  

讀友會:地址在倉庫藝文中心噢!別走錯!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