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6740.JPG  

學習的胃口(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母親的姐妹們每次聚會的時候,總是有美食相伴,很重視吃的媽媽跟阿姨們常常談起的就是當年我的外公外婆兩個人,如何靠著外公一個小小公務員的薪水,在那個年代一口氣養大了七個孩子。

 

她們常常談起,外婆是如何用盡身邊的資源,做出很多便宜又好吃的料理,她們更常提起,每到了過年時,當外婆在剁家中僅有的一隻雞時,他們五個姐妹,總是圍在玷板旁邊,期待著有一小小片肉屑飛出,一點都不怕剁到手,只要吃到一小小片飛出來的肉屑,一整年都會記得那種美味與滿足。

 

記憶中的美味,讓母親跟阿姨們很喜歡吃,我想或許是孩童的時候,那大家一起搶食的快樂記憶,讓她們喜歡上吃,也許是那很少飽足的年代,那種飢餓後的飽足讓他們的食物變得更美味。

 

相較於我的母親,小外甥每到吃飯的時候,總是一臉的苦瓜臉,吃飯對他來說是一件苦差事,而多年來的營養不良,也導致了他身體上的傷害,那小時候胖嘟嘟的他,現在抱起來都是骨頭。

 

母親常常不懂,為何現在的孩子討厭用餐,我卻知道,當外甥越瘦,他的父母就越焦慮,每到用餐的時候,所有的逼迫、脅迫、利誘、處罰、強灌都一一的上演,吃飯就像照表抄課,旁邊還有一群嚴厲的教官,一個人再好的胃口都會被打壞。

 

孩子用餐的胃口,被逼壞掉了。

 

從女兒三歲開始,我帶著孩子找到了一群對教育很有想法,很有堅持的父母組成了一個共玩團,每週三天帶著孩子出遊,在那三天中,看不懂的人以為我們只是讓孩子玩,看得懂的人,就懂得我們是多麼努力的讓孩子在大自然中學習,在大自然中放鬆,在環境中激發所有的想像與好奇。

 

我們沒有課程、不需要每天拉著孩子從這個補習班到那個才藝班,一起發現身邊的所有現象也一起觀察,孩子的問題,我們會用盡方法的滿足他們的求知慾,隨著時間一天天地過去,孩子慢慢地長大了。

 

我從不教女兒阿拉伯數字,她卻會借了父親的計算機,請我按出家中的電話號碼,慢慢地一個一個字跟著描寫,她看著計算機自己學認數字,也對著電腦鍵盤認英文字,每當看著她用盡了方法,想要學一樣東西的時候,我知道,她想要學習的飢渴,已經滿了出來。

 

她想要學習的胃口正大開著。

 

於是,我們這群父母開始找適合的老師,我們想要的老師很難找,不需要逼孩子學習,不在意哪些孩子不捧場跑開,孩子的教室可能在公園,也可能在室內,我們不是帶著孩子一天天地跑各個教室,而是老師來我們共遊的地方,在公園內、在草地上、在屬於我們的教室內跳舞、畫畫。

 

我們這群父母不在意孩子學了什麼,又學了多少,我們不在意的是用哪種畫法,有哪些進度,我們不在意東西做到一半跑開,我們不在意作品有沒有完成。

 

我們在意的是,當畫畫的時候,他們有沒有透過畫畫的過程,表達了他們的想法?她們有沒有瞭解到,喜怒哀樂可以透過畫畫跟身體律動表達。

 

他們有沒有透過畫畫與音樂的過程,完整的陳述著孩子們想要表達的世界。

 

我們在意的是,當老師來到的時候,孩子們是不是馬上放棄了正在玩的盪鞦韆、溜滑梯、車車、氣球,一整群地衝過去說:「鉛筆老師來了!鉛筆老師來了!」、「阿紫老師來了、阿紫老師來了。」

 

那是我們最保護的,孩子想要學習的慾望,孩子想要學習的快樂,孩子懂得在學習中得到的滿足、孩子喜歡上那個可以滿足他們學習快樂的老師。

 

而這群父母也會在生活中,想盡辦法變出很多的花樣,讓孩子們懂得,想做美勞、想學烹飪、想種菜,都不需要去花錢上課,誰家的媽媽很會作美勞,誰家的媽媽可以問怎麼拍照,誰家的爸爸曾經是個大廚師,孩子們都懂得,身邊有哪些人可以學到他們想學的,滿足他們想學習的慾望。

 

於是,當女兒看到某個昆蟲的時候會說:「媽媽幫我拍照,我要去問MOMO媽媽這是什麼?」,吃到好吃的壽司時,會告訴我:「下次,我要請阿卉爸爸教我做壽司,從買菜開始我都要學。」

 

慢慢地,在孩子四歲半以後,我們從共玩變成了共學,而學習無所不包。

 

為了剛剛迷上恐龍的小寶,小寶媽媽帶著孩子們講解著一本又一本的恐龍書,也有媽媽用石膏帶著孩子模擬火山爆發,去看火山怎麼讓恐龍滅絕,為了滿足一個孩子的渴望,每個孩子都陪著他一起學習。

 

為了女兒指著磚牆問一句「為什麼磚塊要這樣排列?」,當室內設計師的老公,用積木也用迷你磚塊,嘗試排列許多的建築方法,只為了讓孩子去瞭解,那種磚牆的排列最不容易倒塌。

 

我們的孩子沒上才藝班,我們的孩子沒上幼稚園,我們的孩子沒去學校「學東西」。

 

我們懂得老祖母說的:「孩子是天公仔囡,人生自有安排。」

 

我們相信,孩子不是我們覺得「現在該學什麼」就去學什麼,而是去瞭解孩子想要學什麼,而去滿足。

 

我們不管現在流行學什麼,我們不管市面上有哪些當紅的課程,我們不管別人的孩子直排輪溜的多好,英文又學的呱呱叫。

 

我們在意的是去觀察自己的孩子想學什麼,而不是現在流行什麼,喜歡車子就站在修車場看人修車,喜歡工程車就站在馬路看所有的工程車修馬路,喜歡義大利麵就學煮義大利麵,我們觀察孩子喜歡什麼,就如同觀察著自己孩子的胃口喜歡吃些什麼。

 

我們不逼著孩子學習,不強迫孩子吞下他不想學習的東西。

 

看不懂的人,覺得我們放著孩子不教,看得懂的人,卻覺得我們讓孩子懂得太多而且太專精。

 

我們只是很敏感著孩子的需求,當他對某個東西有學習胃口的時候,大量的滿足,當他們求知慾滿出來的時候,帶領著他們用各種的方法滿足求知慾。

 

當他們覺得「夠了」的時候給予尊重,而不罵「半途而廢」,也不強逼餵食。

 

我們只想讓孩子懂得,知識就是一道道美味的盛宴。

 

身為父母的我們,只想好好地保護著,你們想要吃這道盛宴的胃口,不灌食、不利誘、不勉強。

 

我們努力的去觀察孩子們喜歡那些事情,想要學那些事情,然後將所有他們喜歡的科目,盡量做的色香味俱全,努力地引起他們更大的胃口,即使站在玷板旁邊等著一塊噴出的小肉屑也眼神發亮。

 

我們只想用盡全力保護著孩子們,想學習的胃口。

 


一個很大很大的學習胃口。

 


等待著他們用很大很大的胃口,享用著浩瀚無盡的知識饗宴。

 

 

 

 

 

 

 

 

 

創作者介紹

Antonia Wang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Fumio
  • 那種所謂「英文呱呱叫」,其實也就只有那段時光而已。
    因為所有語言,無論英語台語,只要父母或其他小孩周遭的人不講,
    自然會退化。讓小孩自然的講,比啥補習都有效。
    以前會對歷史有興趣也是因為家中長輩很自然地當話題在聊,
    而不是要敝人當科目來學。所以在培養胃口之餘,或許生活化也是一種方式吧?
  • 生活化本來就是一個很棒的學習方式
    其實從生活開始學起
    很多的科目
    都可以學到
    重點在於
    孩子學習的時候
    開不開心

    Antonia Wang 於 2012/03/20 00:39 回覆

  • Hian-Kun Tenn
  • 同感,自動自發的學習欲望很重要。

    很多人在求學期間被弄壞了學習胃口,出了社會連閱讀也不願意,實在可惜。當然,不喜歡閱讀(那只是某一種學習或接觸新事物的方式)還是其次,最怕的是失去了對人事物的好奇心,一種「想要知道為什麼」的動力。
  • 或許,我是老闆或是當權者我也希望我的員工們,
    我說了就去做
    沒有那種『想要知道為什麼』的動力

    Antonia Wang 於 2012/03/20 00:40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看到您的文章很感動...心中很有感觸...我是個幼兒美術老師..很希望有人了解這樣的心情...真的很有感觸...
  • 謝謝您的鼓勵,
    我想
    我能夠瞭解你的心情
    辛苦了
    祝福你

    Antonia Wang 於 2012/03/20 01:04 回覆

  • 訪客
  • 真的不要強迫小孩去學習他們不要的
    但我卻看太多這種家長
    因為父母會把小時候未實現的夢想加誅在小孩身上
    希望他們能去實現父母沒實現的夢想
    而忽略了小孩是個獨立的個體
    我是生了小孩後才有這個認知
    我也看很多朋友強迫小孩吃飯 每次吃飯小孩都一幅苦瓜臉
    所以我生了小孩後我從來不強迫她吃飯
    每次要吃飯我都會尋問她
    今天妳想吃什麼?我給她可以自由選擇她所想要吃的
    還沒滿二歲的小孩~已經很會用湯匙和筷子自己吃飯
    我沒阻止她去學習 我也不怕她吃的滿地都是
    這都是學習必經的過程
    我和我女兒很享受這過程 所以她的學習都比別人快
  • 你真的是一個很棒的父母
    強迫之下學習到的東西都不長久
    連吃
    都需要被尊重

    Antonia Wang 於 2012/03/20 01:1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