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命理的因緣



分類:未分類資料夾2006/04/03 00:03




跟命理的因緣


我跟命理的因緣很奇怪,小時後,我的父親迷戀上大家樂,就是那時候造成一股全民瘋狂的賭博遊戲,然後,我家裡面就多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大師。




我的父親一直的相信,他這一生中應該不只如此,也就是說,他這一生應該更為富有,應該更有有名,他對錢的執著有時候讓人很恐懼。 



大家樂盛行的時候我還很小,我只知道當爸爸今天賺到錢的時候,我們可能全家人一起去夜市吃個小炒,但是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在受著父親莫名的脾氣,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就是有一次,父親不知道去哪邊問到了有一個男孩推算出來上期的中獎號碼,然後那陣子我父親就一天到晚到那男孩的家裡,想要問出個可以讓他大富大貴的號碼 


那個男孩的年紀跟我差不多,我父親心想同年紀的小孩應該會比較有話聊(神經!那個年紀的小孩哪會聚在一起聊大家樂明牌呀?)


我去到那個男孩家的三合院,才發現那個男孩其實是個喜憨兒,智能明顯的比一般人低很多,他在三合院內乩乩嗚嗚的亂叫亂跳,跑來跑去像是個無法停止的陀螺,然後有兩三個男人圍著他。 


「阿弟呀!這是什麼號碼呀?」大家對著阿弟呀剛剛吐出來的那口口水問著,而我爸爸是其中的一位。 


三合院內有個婦人,剛剛從竹竿上面收拾好一家子的衣服,看著三合院中上演的這一幕,臉上的表情是我這輩子都無法忘卻的,多年之後,我才略略懂著那種表情背後的意義。 


一個母親,有一個這樣的小孩,內心的折磨是別人無法形容的,然而,卻有一群人圍繞在他兒子的身邊,將他的一舉一動當成神旨,思索著他背後的意義,或許對那個母親來說,大家樂的頭獎對她來說並不具有吸引力,她要的只是一個平凡健康的小孩。 


那時候的我,年紀還小,卻被那樣的表情震撼著,也為那個貼在他兒子旁索取明牌的父親,感到無比的羞愧,因此,我對父親這方面的行為產生了非常大的排斥 


大家樂的風行,父親常常請很多所謂的大師來我家看過,但是我印象最為深刻的莫過於許叔叔了。 


許叔叔是父親工作上面認識的朋友,雖然他有一份很正常的工作,但是他的命理研究跟中醫草藥的研究,真的也是令人佩服的。 


我記得當時我很討厭我的大鼻子,像極了當時有名的娃娃孫小毛,他就告訴我,這樣的面相如果是難人擁有,那鐵定大富大貴,即使升為女人,未來也不可小看,讓我稍微的有所慰藉。 


我的父親一直想在他身邊學點東西,學些命理,或者在命理這方面可以得到許多的幫助,然而,許叔叔卻反而不太想要教他,還說父親的個性不適合命理,適合的人是我。 


接下來父親,每次看電視的時候就會在我耳邊聒噪著。 


「女兒呀!你看這個某某某,他的鼻子朝天,會是屬於XXX的命格的。」


「女兒呀!你看這個官員,他跟你有一樣的鼻子,耳朵又XXXXX,將來搞不好可以當上總統,不然就是很有錢。」每次看電視,我的耳朵旁邊就像是命理教學一般,煩不勝煩。 


十足的讓我反感,也認我對命理產生莫名的排拒,因此當我五專畢業的時候,貿易公司裡面的小姐掀起了一陣的算命瘋,我也跟著大家一起在台中市的各個地方算命。 


有很多人,一看到我的命盤就說,我必須當場認他當師父。 


有些人,說我未來可以是一個非常好的命理專家,命中有這樣的隔局,有個人說我不管以後做什麼都會成功,但是要先認她當師父。 


這些命理師,我就聽聽就算了,但是後來卻因緣際會的學了很多的命理,然後越學越多,然後在一次又一次的算命之中,體會了更多的人性,在認識越來越多的命理師之後,知道命理師是如何運作,然後,終就到後來,讓我一點都不想以命理為業。 


這一段因緣,這一段過程,我想慢慢的用我的文字,來做一個自己生命歷程的紀錄,來感謝這段時間教我許多的師父與朋友。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