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車玩具.jpg

遊戲語言(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王麗芳)

 

工作室的孩子,有一些因為視角廣度的問題,我常常建議父母帶孩子去學圍棋,也因為這樣,有些工作室的孩子開始學圍棋,後來因緣聚會我找到了一個圍棋老師,她有辦法將許多的數學概念放到圍棋中,所以工作室的媽媽開了兩場的試上課程。

第一天的試上課後,我跟一群媽媽圍著聊天,整個下午,一群孩子在後面玩著各種玩具,媽媽在另一邊聊天,將近三個鐘頭,那幾個孩子玩在一起,一起研究怎麼堆積木談結構怎麼做比較好,一起玩車聊天,一起聊天聊恐龍,甚至開始談某些東西的物理現象,雖然我一直在大人桌,但是,那三個鐘頭,這幾個孩子卻讓我有莫名的感動。

孩子在一起玩,為何我會這麼的感動?

因為,以前根本不可能。

 

這幾個男孩子,在十個月前不可能這樣玩在一起,就算當初這幾個男孩聚在一起,所有的大人必定拉起神經,當初這幾個男孩剛來工作室的時候,有稍微一點點好像輸人就會發脾氣講話衝人挑釁的孩子,有只要一感覺不如人就翻了所有人積木的孩子,有一個別人叫他打人就去打的孩子,有一個溫文儒雅但是卻很難理解別人玩的步驟,怎麼都插不進去男孩話題遊戲的男孩,有一個講話都要教導別人的孩子,搞得自己好像最厲害別人都是笨蛋的樣子,他們每一個人,當初來工作室的時候,都像隨時可以打起來的樣子,都有一些讓媽媽困擾的人際關係問題纏繞著。

以前的我,常常覺得陪孩子玩很簡單呀,很多孩子的問題都可以藉由遊戲來對話,開了工作室之後,我才真的了解,太多的孩子都卡在遊戲語言,他們沒辦法有遊戲語言,而爸爸媽媽也不懂什麼是遊戲語言,就算知道,自己也講不出來。

 

卡在遊戲語言的大人跟孩子太多了,讓我一度好想開遊戲語言的家長課,有時候我甚至會為了自己的這個想法感到好笑也感到難過,為什麼連遊戲語言都要開課?

什麼是遊戲語言?

 

遊戲語言就是可以在遊戲中,一直跟別人用對話的方式,進行下去,幾個孩子一言一語的互動玩遊戲,會用語言分配與合作,會討論也會用語言柔柔的表達自己的不舒服。

很多的孩子不會遊戲語言,於是,別人一靠近就圍住不讓別人玩,甚至推人。

有些孩子玩的過程好喜歡教人,遊戲語言都是教導語氣,一付自己是老大,你們都不懂的樣子。

 

有些孩子不會對話,別人的話聽不懂,傻傻的站在那裡,甚至逃走。

有的孩子三句話就是挑釁別人,這樣的語彙讓別人不舒服,自己卻沒發現問題,只是慢慢的覺得『大家都不跟我玩』。

有些孩子在乎輸贏,贏的時候炫耀到讓人想打,輸的時候又禁不起輸。
有些孩子沒辦法快速分析大家正在玩什麼,等到好不容易理解了,一開口就是冷場過時,其他人無趣的表情一出來轉身就走,孩子就覺得他被排擠了。

有些孩子以為自己腦袋中的想法大家都該懂,所以一不如他的意,就翻桌或打人。

 

有些孩子卡在連基礎的認知語言都沒有,更不用說怎麼跟人家玩了。

 

有些孩子只要感覺別人在笑,就覺得別人在笑他,開始翻臉發飆。

 

有些孩子只會問『請問我可以跟你玩嗎?』一種最容易被拒絕,也最容易受傷的破題法,他學不會各種的破題,一直收到的是拒絕。

 

工作室開始的時候,有好長的一段時間給的教案,全部都是遊戲語言,怎麼藉由陪孩子遊戲把互動的語言帶進去給孩子,又怎麼用遊戲的方式讓孩子無意間理解破自己的卡點,而不是被講道理。

怎麼用遊戲的方式,帶孩子遊戲的語言,甚至帶孩子有科學、求知的語言,怎麼跟孩子遊戲,孩子慢慢的可以有討論的語言?怎麼跟孩子遊戲,才能讓孩子不知不覺學會不舒服的時候該怎麼表達?

 

慢慢的越來越久之後,我甚至可以教媽媽怎麼用一包樂高人,帶著孩子玩出語言、數學、描述、觀察、討論、談空間語言,可以用一個街道遊戲墊,讓爸爸媽媽知道怎麼透過完把很多交通學、數學、認知一起玩進去,也解決未來可能會遇到的學習障礙問題。

 

我甚至要教媽媽們跟孩子玩競技的遊戲,帶入競技的語言,讓孩子們在跟人玩輸贏的遊戲時,不會玩到要打架。

 

甚至我開始要求媽媽要下去陪別人的孩子玩,因為只有陪別人的孩子玩,才不會一直想要『教』,就真的可以練怎麼自然的遊戲,自然的遊戲中有語言。

 

有時候媽媽為了讓孩子看懂什麼叫做自糗的語言,一個個爆漿大西瓜的桌遊,任著西瓜在自己頭上爆破弄濕自己的的頭;一個個在桌遊輸之後在自己的臉上畫滿搞笑的圖案,一個個搞笑的臉上傳他們的臉書,孩子們看了好開心,我卻為了這些媽媽的認真而感動,這些媽媽哪管什麼時尚好看,只要可以陪孩子破關,什麼糗都可以受,陪這些孩子從連鬼臉都做不出來,畫臉都很彆扭,到享受其中。

 

而有些媽媽為了破自己孩子的關,卻帶領著所有的孩子一起玩,幫大家一起破關,一起在玩之中練語言。

那時候的這些媽媽,每一次上課就領一個遊戲回去,回去慢慢的陪著孩子玩一場又一場,慢慢的媽媽們才知道,所謂的玩出力量,不是放著孩子去玩而已,這過程可以學到的很多,而學到最多的是媽媽跟孩子間的對話習慣,那是親子間最重要的親子存款。

 

慢慢的,這些媽媽的努力一點一滴地看到成果,之前講兩句話就會跟人衝突的男孩,拿著我要練孩子手腕的發光陀螺,幾個孩子聚在一起討論『這到底怎麼發光的?有沒有可能是因為金屬兩邊可以通電?』『有可能是磁力喔,因為我感覺這個有點磁性的感覺。』

『我覺得你說的蠻有可能性的,不過也有可能有小電池在裡面,你覺得可不可能?』

聽著他們開始有研究、思考、討論的語言,那時候假裝在旁邊看手機的我,早就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這些男孩當初來工作室時的人際關係問題,慢慢的在遊戲語言出來之後,慢慢的在媽媽們努力的陪玩之後,漸漸地消失了。

那天很多媽媽圍著我聊天,他們不需要很緊張的跟在孩子的身邊,怕他們起衝突,他們不需要處理孩子們的糾紛,因為孩子們合力地用積木蓋出了101大樓,沒蓋的孩子還在一旁讚嘆,他們會討論玩什麼,會分配誰去做哪些,誰不做哪些,會討論會研究。

孩子能夠好好的玩,媽媽就整個人鬆了。

有時候我常常感嘆,其實很多時候,媽媽的焦慮跟控制,其實都來自於孩子給自己的壓力,當孩子的狀況讓人安心,媽媽不需要顧上顧下擔心來擔心去的,每個媽媽都可以很放鬆。

 

而這樣的過程,不是平白而來的,這樣的過程,我看到的是每個媽媽不怕糗的犧牲,不怕累的練習,不怕遠的一場場奔波,不怕丟臉的一個個去跟陌生人練破題。

 

那天看著許多的媽媽在一起那樣輕鬆的聊天,不用為了擔心孩子跟別人起衝突跟在一旁焦慮,其實能走到這一步這麼放鬆的跟孩子相處,就好像可以很輕鬆地跟人用外語對談一樣,所有的輕鬆,都是認真所換來的。

敬這些認真的媽媽。

幫孩子記得,未來所有理所當然的事情,其實一點都不理所當然,而是,有人幫你熬過。

~~~~~~~~~~~~~~~~~~~~~~~~~~

『2018親子找伴工作室平日課全額滿』

遊戲語言破的關:


遊戲語言,就是玩的語言。
競賽語言

順序語言

認知語言

破題

分析語言

理解語言

自糗

…….

…..

 

 


 

文章標籤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