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200963.JPG  

性別,不是藉口(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我曾經認識一個阿姨她常常在別人生了女兒之後說:『生女兒有什麼用,放尿還不能撒牆壁。』,那時候的我常常想,妳也是女人,何苦女人如此看扁女人?

這個阿姨有三個兒子都已經長大成人了,回到家穿過的臭襪子依舊滿屋子丟,阿姨總是不厭其煩的整理着家務,也在後面跟著收拾,兒子們使喚來使喚去這個老媽子,老媽子不但不生氣,還說:『他們是男人呀!誰叫我是女人。』

 

只是,兒子娶了媳婦之後,阿姨開始埋怨了,那個媳婦不煮飯,那個媳婦竟然為了兒子的臭襪子放在床頭而夫妻吵架,那個媳婦竟然在老公喝得爛醉回家後生氣,而不是幫他清洗奉茶,每次聽到這個阿姨的抱怨,我總是非常得不舒服,也挑起那心中的對那些媳婦的同情。

然而,看著阿姨一個老人家周遊在三個兒子家,幫每個家洗衣、煮飯然後說:『沒辦法,誰叫我是女人。』時,我卻對這個阿姨揚不起任何的憤怒。

 

我也是在一個重男輕女的環境下長大,從小到大我那不認輸的個性,其實一直想跟別人證明,我也不輸男孩,一直到我很大很大之後,在別人的人生中看懂了,原來,不管我怎麼拼,其實,在那些人的眼中,我一出生的時候就輸了。


性別,我或許沒辦法選擇,卻決定了我被人評價的角度,那種,即使再怎麼努力卻無法擺脫的自我貶低,在這一代跟上一代的女人身上,清晰可見的傷痕一直影響着每個女人的人生。


當我第一胎生了女兒之後,我在心中暗中的發誓,絕對不讓女兒背着性別的原罪,我從不會告訴她『妳是女孩呢!』,帶孩子的時候,我帶著一群孩子踢足球,我也帶著女兒一起去爬樹攀岩,甚至,我們母女兩可以一整天泡在游泳池,一次又一次陪著女兒從三層樓高的滑水道衝下來。

 

只是,當一個女孩的媽媽,在很多的遊戲團體中,我吃了很多的悶虧,我曾經遇到一個男孩會掀女孩的裙子,甚至會叫女孩子脫褲子給他看,我看懂這個男孩不懂得尊重別人的身體自主權,正想辦法讓男孩懂的時候,男孩的母親涼涼的說了一句:『啊呀!沒辦法,就是男孩子皮嘛!妳生女生不懂,長大就會好。』


我在想,為何妳一句『男孩子嘛!』就可以不面對自己孩子的狀況?為何別人家的女兒就該給妳的兒子掀裙子看內褲?我也遇過一個老師,還會摸女學生屁股,也是涼涼的一句『我男人呀!』,真的長大就會好嗎?還只是縱容另一個性侵犯?

 

我也遇過一個男孩看到別人擋住他的路,就打人甚至推人入水,我想其實這個男孩只是不懂的說『借過』,跟孩子多示範幾次就可以了,可是媽媽也很快地說:『啊呀!就是男孩呀,肢體動作就比較多,妳生女兒不懂啦。』,可是我在想,為何又是一句『男孩肢體動作比較多』就可以打人?就可以傷人?

 

那時候的我想起我曾經幫一個鄉親處理傷害和解事件,一個大男孩打傷了他的女友,女方的父母堅持提告,而男孩的父親請我去跟對方談和解,當那個男孩的母親說出:『就男人麻!難免動作比較大一點,大驚小怪。』,那時候的我臉上帶著笑心中卻氣到發抖,我終於知道那個大男孩只因為女友沒有照他規定時間出門就把她打到住院的原因了。

 

對我來說『就是男孩嘛!』很多時候,是一個性別暴力合理化的藉口,也是對男孩狀況的見死不救。

 

遇到這樣不願意面對孩子狀況,還幫孩子找藉口的媽媽,甚至只有一句『男孩嘛!你生女兒不懂。』就帶過的母親,即使是親妹妹,我也只能默不出聲,來請我幫忙的親子,我只要看懂這個媽媽已經幫孩子甚至幫自己找好藉口了,也就不會多說一句話,因為,我知道那些媽媽只想找一個人幫忙合理化自己的狀況,而不是真心想面對問題,我也儘量遠離這些親子。

 

因為這樣,我知道有幾個男孩的媽媽,在知道我第二胎懷男孩的時候冷冷的準備看笑話說:『看她多會教!』


而這個時候,我的身邊換了一批孩子,我組的遊戲團體來了好幾個男孩的媽媽,這些媽媽有人從花蓮每週上台北,有人從桃園一直跑台北,當我告訴一個男孩的媽媽說:『這個孩子講話的時候有幾個音發不出來,所以當他跟別人說話的時候,對方聽不懂不理他,他一急就動手了。』,於是,這個男孩的媽媽回家一直跟孩子大量的用順口溜玩強化孩子的發音,然後,沒多久,兩歲的男孩可以走到我面前大聲地告訴我他今天的見聞,沒看他再因為這個原因動手。

 

我也曾告訴一個男孩的媽媽:『你們從沒有耐心蹲下來聽他好好說話,孩子去哪裡學會好好聽你說話?』,於是媽媽開始每天蹲下來,聽著孩子一言一語的說著,孩子也開始學著母親靜下心聽母親說話。

 

有一個男孩從我認識他的時候是一個無法跟人互動的男孩,他封閉在自己的世界,一來就躺在地板滑車車,一滑滑一天,只要一堅持某件事就無法更改,只要吸進了一個觀念就無法轉彎,這個媽媽一遇到問題就電話沒斷過即使被我罵,她也會再打電話來說:『我不懂這件事的邏輯,為什麼我對他這樣做,會造成他這種狀況,妳可以再說清楚一點嗎?』

然而這樣的一個男孩,每卡一關我們就想盡辦法協助他過一關,現在的他卻是一個看到人就會開心的分享所見所聞的孩子,他會判別那個朋友喜歡什麼而為那個朋友設想,他會一看到我就抱著我笑笑地說一大串,他的心不再自我封閉,是一個有陽光般笑容的孩子。

 

兩個四歲的男孩一起在水池邊,一個男孩拿著長長的水瓢要撈水,他告訴旁邊的朋友:『你走開!』,朋友不知道為何要走開,就這樣一揮朋友整個跌入水池,這個媽媽問我:『孩子是不是不知道說借過?』


我回答說:『不是,孩子不是不知道說借過,因為他沒有要“過”,孩子不知道什麼叫做“作業範圍”跟“工作半徑”。』,於是這個媽媽帶著男孩去街上看挖土機、看吊高機,甚至買了玩具,告訴孩子吊高機旋轉的時候,需要的作業範圍不能被擋到否則會有危險。

慢慢的男孩子會說:『你的位置容易被我揮到,要不要站遠一點比較好?』,而不是直接出手。

 

我們從不吼罵自己的孩子,所以孩子學不會用傷人的方式頂媽媽的嘴,不管男孩跟女孩都一樣。我們沒有打罵孩子,所以我的孩子不需要說謊偷竊,所以,我不需要去面對孩子說謊的問題,甚至在孩子用讓人不舒服的方式討東西的時候,我只需要淡淡地告訴孩子『請問這樣是請我幫忙的最好方式嗎?』,每個孩子都能理解,不管是男孩女孩。

 

我身邊的這群男孩媽媽從不會跟我說『就是男孩嘛!』就不去面對孩子的狀況,她們很努力的、很努力的幫助孩子走過一關又一關,他們的母子關係可以商量、可以講出自己的感覺、可以互助,也可以互相體諒,甚至比很多的母女都還親密,這群男孩的媽媽讓我懂得只要你不幫孩子找藉口,孩子可以不用過的如此被嫌惡。

 

現在的我有兩個孩子,還要陪著遊戲團體中每個孩子過每一關,我一直很努力地寫,只是想告訴別人,只要你用對方法,孩子可以不一樣,只要你願意面對,親子關係可以少點衝突。


我很慶幸我第一胎是女兒,我曾經遇過幾個第一胎是男孩的媽媽,面對男孩心力交瘁,其實孩子不懂,為何我打別人媽媽會說『男孩嘛!』而帶過,卻不能打自己的妹妹跟弟弟?因而怨恨自己的弟妹跟父母。

 孩子不懂,為何我跌倒了爸爸會說『給我站起來!』,妹妹跌倒了卻說『爸爸惜!』,孩子不懂,性別在父親心中的意義,只覺得自己不被愛,於是,一直衝撞然後一直挨罵、一直被嫌棄。


因此,我慶幸我第一胎是女孩,因為我們都是溫柔地對待着她,所以,她學會了溫柔地對待着弟弟甚至別的孩子,我從小耐心地蹲下來傾聽孩子說話,所以孩子很願意聽我說話,我不用每天浪費時間一直吼。

  

我曾經用一個下午用盡了各種遊戲方法讓三歲的女兒懂『什麼是干擾?』『什麼是打擾』,所以,從此後我不用每天吼小孩,只要說『這半小時可以不要打擾我嗎?』,而女兒也會說『媽媽,可以讓弟弟不要干擾我寫作業嗎?』,我用盡方法讓孩子懂事而不是聽話,這樣的時間多下來我才能協助更多的親子,我才有時間寫作,告訴父母怎麼懂孩子?而不是因為同一件事一直跟孩子反覆對峙。

我帶著女兒上山下海,爬樹、攀岩、踢球,孩子可以耐力一整天,即使在家女兒也會像蜘蛛人一樣攀在門上跟牆壁間上下前後移動,我的女兒體力比男孩還強,心思卻跟女孩一樣細膩。


這些年來,陪了一些孩子一起成長過,我知道男孩一遇到困難直接就從肢體打出來,而女孩卻轉了十八個彎去了十八個地方,女孩聽話的表面,把委屈與困難吞進了心中,有的化為自卑、有的化為自殘、有的臉上有笑手上在傷人。


男孩想跟別人玩,不會用正確的方法,會去搶人玩具,而女孩只是抬起頭來,看著另一群女孩,然後眼神過一閃的哀傷,然後慢慢地低下頭繼續玩。


男孩被拒絕很不舒服,會打出來, 而女孩依舊只是抬起頭來,看著對方然後眼神過一閃的哀傷,然後慢慢地低下頭。

 

男孩的狀況,只要父母願意面對,其實很好處理,有時候還逼的父母不得不去面對,而對於女孩不是心思細膩的父母不會發現女孩的狀況,女孩那些吞進去的自卑、自虐、扭曲、哀傷,影響着女孩的人生,也影響着女孩的婚姻,慢慢地化成別人一句『這個女孩命不好』。

 

現在的我擁有一女一男的孩子,我身邊也有許許多多的孩子在成長的每一關,都有很認真的父母陪著孩子一起長大,他們的努力讓我很感動,我從不說『女孩子就該怎樣!』,當然現在的我也不會說『男孩子都是這樣!』

 

我不教孩子比較,我也不去比較男孩女孩,因為我懂,孩子卡住了關就去破就好,管他男生女生,就是個需要協助的孩子,有些男孩吞進去的苦也不少,有些女孩打出來的也很多。


從小重男輕女的環境長大的我,懂得不要用孩子一出生就無法改變的性別去評價孩子,我不埋怨孩子的性別,也不帶著孩子埋怨,那種自己再怎麼努力都沒有辦法改變的觀感,那些性別帶來的原罪,不該再給孩子,無論男女。


我不教女孩說:『女孩就該如何!』,因為我知道,性別不該是孩子往前走的阻力。


我兒子才一歲四個月,就會使盡力氣爬上姐姐的雙人床上層,就會學姊姊爬上好幾層櫃子,會爬上餐桌偷喝醬油罐,也會不開心的時候揮手打到人,這時候我絕不會說『就男孩嘛!』,因為我知道,性別不該是暴力的合理化,也不是面對孩子問題時候的藉口。


因為性別如果是傷害人的藉口,那又該誰的孩子被傷害?


身為母親,我一直在很多孩子的成長中去看懂孩子,我身邊有一群人如此認真地面對孩子的問題,也陪著孩子一起成長,很多孩子值得被稱讚是因為他們有一個很盡力面對的父母,因為我們懂得,那女孩壓進去心中的傷,如果沒解決,孩子人生受苦的時候,母親的淚也會流。


我們也懂得,在教養這條路沒什麼不面對的藉口,因為,如果有一天,被縱容暴力的男孩進了警察局,站在警察局前的身高牆前拿著名牌拍照時,那個必須穿過被害人家屬形成的人牆跑去看自己孩子的人,不是別人,只有父母!

 

一對心碎的父母。

 

甚至是一群心碎的父母。

 

那時候,絕對不是一句『就男孩嘛!』可以解決的。

 

 

在這個崩壞的年代,養育孩子,無論男女,其實都不簡單。







我的新書:孩子教我看懂愛

目前演講場次:103/7/05(六) PM2:00 政大書成花蓮店
                     103/7/12(六)PM2:00 政大書成台南

                     103/7/26(六)PM2:00 金石堂書局城中店

                     歡迎自由入座!
 
 


 

Posted by Antonia Wa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