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180800.JPG  

總有做不到的時候(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我坐在餐桌旁邊看著剛滿一歲大的兒子用手輕輕地放入零食碗中,拿起了一顆小圓餅乾,想盡辦法的把食物放進自己的小嘴,常常小餅乾還沒進到嘴巴就掉了,有時候為了拿起一顆圓餅乾卻掉了三顆,常常一碗的食物掉的比吃的多,老公看了就說:『就餵給他吃就好,這樣不但浪費食物,等一下還要洗小孩跟擦地板不是更累嗎?』

 

我回答:『這個時候的孩子,眼睛看到想拿的,手下去拿,還要放到嘴巴,其實是有難度的,這就是小孩的手眼協調能力,孩子手眼協調的能力還沒有發展的很好,當然,會弄得滿地都是,如果,沒有這樣的練習,剝奪了孩子練習的機會,其實,以後要付出的代價會更大。』

 

說到這裡,我想到我最近遇到的幾個孩子,都有相同的問題,其中一個快六歲的男孩子有一天在公園內撿到一了一長長的大樹枝,那是斷裂的樹其中的一大截,孩子開心地拿來亂揮,公園內慢跑與散步的路人都帶著嫌惡的眼神繞路,只是,那樣的舉動對一旁的小小孩更是危險,小男孩的爸爸大聲喝止,那個男孩眼神產生了愧疚與疑惑,可是手卻是停不下來繼續的揮動着大樹枝,爸爸認為他講不聽,更生氣的大聲地再吼了一次,小男孩才忽然有點懂了,放下了樹枝,當他的手一放下樹枝,爸爸終於可以接近他了,生氣地從他的頭上打了下去,孩子的眼神很無辜,在一旁看著的我,其實很心疼。

 

其實,有些孩子聽到『住手,危險!會揮到人』,孩子聽到的話,傳到腦海中,以小孩的成長經驗腦中是沒有畫面的,還搞不懂這有什麼危險?危險又是什麼?那眼神的愧疚,或許是因為挨罵也或許是丟臉,而聽到的話跟腦袋都還沒連結,那手怎麼可能反應的過來?

 

我記得有次演講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孩子也是如此,孩子的耳朵聽到了一個訊息,傳到腦中運作再由腦中傳到手讓手停止動作,這樣的耳手協調,並不是每個孩子都可以做到,孩子通常因為這樣身體結構感覺統合的問題,讓孩子被認為皮到『都罵了手還越故意』,有些孩子從小一直被限制,因為大人怕髒,沒有自己動手練習吃飯,因為怕亂摸,所以碰什麼都被阻止,孩子大了常常弄破東西,打翻物品而挨罵,於是,這樣的孩子常常覺得自己莫名其妙被打罵,眼神都很冤也很怨。

 

那次演講完回到台北,我跟另一個朋友談到這件事情,感嘆着,現在的孩子因為空間的問題,越來越少玩紅綠燈、機器人木頭人的遊戲,那種聯結語言訊息、腦中的判斷跟行為動作的遊戲慢慢地在孩子的遊戲中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拿玩具去跟朋友玩,越來越少這些感官遊戲。

 

我想起女兒小時候,我常常跟女兒玩的遊戲是孩子用布蓋住頭,我敲打很多種東西,讓女兒判別,這是鼓還是鍋子,聲音從哪邊傳過來的,女兒後來有團體的遊戲伴的時候,遇到孩子有這種狀況,我總是不聲不息的邀約孩子來玩這種遊戲,看起來像是我跟孩子亂玩,其實是真正觀察到某個孩子真的卡住了。

 

 

那天那個朋友聽到我這樣說,下午遊戲團體的孩子到了之後,他也二話不說的帶著遊戲團的孩子們,開始玩著機器人木頭人的遊戲,讓我一邊顧兒子一邊觀察那個孩子有這樣的狀況,也才能真正地看出來,即使對一個五歲的孩子來說,聽到木頭人要馬上停止動作,其實是有困難的,也就是感覺統合還沒有真正的發展完全。

 

我想這樣的孩子,不但與人交際會很困難,常常會被冤枉『明明我跟你說了,你怎麼還故意這樣做?』,到了學校,專注力也很難聚集,因為老師說的話,他進入大腦跟腦中連結其實是有困難的。

 

父母常常以為『我都跟你講了,你還不做,是你可以做,卻不願意去做。』,卻不知道,其實孩子本身也不懂,他自己是『做不到』,不是『不要做』更不是要跟誰做對。

 

最近,聽過我演講網路影片的遊戲團媽媽,聽到了我告訴六歲的女兒:『抱歉,我真的沒有辦法要求一個十個月大的孩子講對不起,媽媽真的做不到,而不是不願意做。』,我想盡辦法讓孩子看懂我的為難,也懂她的媽媽有很多做不到的事情,她的母親不是全能的超人。

 

看了我的做法,有一天她的兩個孩子有了糾紛,家族聚會的時候,弟弟要多一些比薩上面的鳳梨,舅媽隨手從哥哥的那一份拿了一塊給弟弟吃了,哥哥看到這種沒有先問過就取的行為,非常的生氣,大聲地對弟弟發脾氣。

媽媽抱著哥哥安撫著,也承認這樣大人的處理不恰當,提議了很多的方法處理哥哥都不同意,哥哥堅持要媽媽拿回弟弟吃掉的那塊鳳梨片,媽媽想起了我的分享,告訴哥哥說:『這樣好了,前幾天媽媽在滷肉,肉塊掉到了地上,狗狗皮皮就馬上衝過來把那塊滷肉吃下肚了,媽媽不知道怎麼從弟弟肚子裡拿回那塊鳳梨,你如果可以請皮皮把那塊肉還給媽媽,媽媽就可以學會,怎麼把弟弟肚子內的那塊鳳梨還給你,哥哥你可以教我嗎?』

聽到這樣說,四歲多的哥哥的氣也少了一半,他看懂了媽媽的困境,也看懂了媽媽的為難,當他懂那是不可能的事之後,也因此氣少了大半,理性就出來了,他告訴媽媽:『那我要買一大個新的鳳梨,然後媽媽要幫我切成剛剛那塊鳳梨的樣子,可以嗎?』,媽媽想了想說:『這個我可以辦到,我也願意幫你這個忙。』

 

母子三個人的衝突就如此化解掉了,聽到這個媽媽跟我分享這個故事,我想起好久好久以前曾經有一個小女生,有一次,國外邦交國的『公主』來訪,她那有權的父親宴請邦交國的『公主』,心想女兒很瘋迷公主,所以特地請人回去把孩子帶上來跟公主吃飯。

 

國小四年級的小女生,很雀躍的想要看公主,那時候的我安排了所有的事宜後,在等客人到來時跟她談了談,我才瞭解,那個小女生對於那個會幫她用盡關係選老師、換學校、換同學、說出名字會讓大人側目的父親,是充滿怨懟的,那麼強大有權勢的父親,竟然常常對自己的母親惡言相向,又管不住自己花心的個性。

那一天,友邦的『公主』來了,孩子看到公主放聲大哭,因為非洲友邦的公主,不是他想像的迪士尼公主,沒有白皙的皮膚、金色的頭髮,也沒有穿那蓬蓬的公主裝。

 

那時候的我帶走哭泣的孩子,邊安撫邊想,這個孩子不懂,那個名聲很響亮、權力很大連公主都可以邀請來跟她吃飯的父親,其實,根本處理不了自己的婚姻與感情、甚至無法決定公主的樣子。

 

那時候的我也才理解了,我對父母親的很多怨,也是我看不懂,不是我不被愛,而是,我的父母也有處理不來的時候,身為孩子的我也看不懂,父母也有很多事情『做不到』,而不是『能做卻不願意做』。

 

親子之間,卡住的地方都是相同,都以為別人『不做』,也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有與別人都有做不到的時候,把別人的做不到,當成是對自己的挑戰。

父母都以為『我說過了,孩子還做,分明是跟我作對。』,以為『我說了,孩子就可以馬上懂。』,以為一歲的孩子懂什麼叫做『危險』,以為三歲的孩子在家都沒有被『借過』過,卻該因為爸媽講過就會,卻忘記去看孩子其實真的不懂。

 

孩子也都以為,爸爸媽媽都是全能的,可以逼著十個月大的弟弟講出『對不起』三個字,可以拿出弟弟吞下肚子的那片鳳梨,可以營造出夫妻的恩愛,可以邀請到仙度瑞拉跟女兒吃頓飯。

 

從兒子出生之後,女兒常常問:『最愛的人是誰?』,我一律回答:『我最愛的人有很多。』,有一次出遊女兒看著我抱著弟弟猛親後又問我:『媽媽,妳比較愛我還是愛弟弟?』

 

那一天的我在花蓮,我站在左邊抬頭望著寬闊的天空說:『寶貝,這裡的天空有多高?』,女兒搖搖頭說:『我不知道。』,我往右走了一大步,又問:『寶貝,這裡的天空又有多高?』,女兒又搖搖頭,我說:『因為高到媽媽沒辦法測量,所以,我不知道怎麼比哪邊的天空比較高,我很愛妳,愛的跟左邊的天空一樣高,我也很愛弟弟,愛的跟右邊的天空一樣高,高到衝到外太空,因為高到無法測量,所以,媽媽真的沒辦法比我愛誰比較多,寶貝,妳為難我了,媽媽做不到,我無法測量。』,聽到這樣的話,女兒對著我笑了。

 

是的,我真的做不到,去測量我到底愛誰比較多,我也讓女兒看懂,我的『做不到』,只因為我懂當自己凡事都以為別人都做得到時,只要一有別人做不到的時候,就以為對方是為難與做對,以為自己不被愛,卻忘了,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包括自己還有自己的父母與孩子,都有『做不到的時候。』

 

當父母說:『我做不到當那種爸媽的時候。』,千萬也要想著『孩子也有做不到的時候。』,父母做不到那種孩子心目中最棒的父母,也要懂得,孩子也做不到父母心中那種很棒的孩子。

 

當父母可以體諒孩子有『做不到的時候』,孩子才能體諒父母也有『做不到的時候』,這樣才能真地彎下腰來,一起面對問題,一起解決問題。

 

一起面對每個人的『做不到』。





PS1:感覺統合的相關問題,請自行找尋相關書籍與職能治療師。
PS2:演講影片由以下聯結




 

 

 

Posted by Antonia Wa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