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551660.467864
一個孩子卡住一個觀念,就會產生一套新的教具

(一個孩子卡住一個觀念,就製作一套遊戲教具破關,忽然能理解套裝課程的好處,我只告訴自己,只給自己兩年時間做這麼傻的事。)

看見別人的難(找伴工作室記錄)

當我年少的時候,有一天母親請我去街上辦一件事情,我出了門路上遇到了同學聊了一下,回來之後我承受的是母親的狂大怒氣,母親非常暴怒的指責我耽誤太多的時間,出去了就忘記回家,那時候的我已經是大孩子了,我不管她的怒火直接轉頭上樓重重的摔上房門。

過了很久之後,我下樓覓食,在樓梯間我聽到母親講電話的聲音,原來母親在我出門後接到了朋友的電話,告知父親意圖瞞著母親的行蹤,母親氣父親的隱瞞與背叛,跟著電話那頭的人抱怨,聽到這樣的對話內容我更氣了,氣母親把對父親的憤怒遷怒於我,而也是那時候,我才開始告訴我自己,很多的責罵或許背後的真正原因不是我。

當了母親之後,我常常想為什麼有很多人會告訴父母,不要在孩子面前吵架,不要在孩子面前哭泣,如果我們確定人就該有情緒,那麼母親為何不能有情緒?

如果我們尊重人與人之間有意見不合很正常,那麼為什麼不能在孩子面前吵架?

慢慢的我才懂,不能在孩子面前吵架、不能在孩子面前哭泣的原因,在於孩子的視角只有自己,他的人生中沒有婚姻問題、沒有金錢問題、沒有社會問題,因此如果承受了大人這麼大的情緒,孩子通常只會認為『一定是我的錯、一定是我不好。』,孩子看不懂在他心目中厲害如天的父母也有他們的苦,他們只能怪的是自己。

而事實上,許多大人也一樣,我們羨慕別人的孩子聰明可人,羨慕別人可以到處去玩,卻不知道那些笑容後面,又付出過哪些?

我們一直以為苦的人,只有我自己!被評價的人,只有我自己!

工作室開了半年,很多人問我工作室到底上什麼課,又教了什麼?

每次遇到這樣的問題,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工作室有很多的教具跟玩具,但是不強迫孩子玩,孩子可以自己選擇破關還是發呆,孩子可以選擇認識朋友或跟朋友玩,還是一個人默默的看書,然而,我卻在這裡看到許許多多母親的眼淚。

因為很自由,所以母親可以眼睜睜的看著孩子不會跟人對話,一個人縮在一邊用著羨慕的眼神看別人,孩子卡住的是不會跟人破題玩。

因為有教具,所以母親會眼睜睜的看著孩子原來孩子連基本的空間位置都看不懂,眼睜睜地看到自己的孩子連手掌的施力都有難度,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孩子原來一輸遊戲就會翻桌,而這些都是未來面對學習隱藏著的學習與人際關係問題,母親提前在入學前看到孩子未來仿寫文字、與人相處的困難。

因為自由表達,所以可以看到孩子語言的困難,可以看到孩子對輸贏的執著,可以看到孩子用衝突的語彙跟人互動卻不懂自己為什麼會沒有朋友?那清楚自然的人際衝突在眼前一一的上演,然後,一起討論方法回家調整。

小小的一個空間,孩子自然的互動玩著,卻在這每一個互動中,父母要眼睜睜地看到孩子的問題、孩子的困難與孩子的委屈,那樣的感覺很折磨人,看懂孩子的問題,心疼孩子的困難,常常讓母親在一旁落淚。

孩子會有關卡要破,父母也有關卡要破。

以前的我一直以為,所有的父母都看得懂孩子需要協助,只是他們選擇不協助,於是,遇到會打人的孩子,我會氣父母沒處理孩子不會用語言處理事情的難,我會氣父母的不協助。

孩子的成績不好,我看到孩子的學習障礙,氣的是媽媽不協助,卻幫孩子貼上了『只是不喜歡讀書』的理由,於是我努力的書寫,也經營了社團回答很多的問題,我總在想『這個我說過了,大家應該就會幫自己的孩子了。』

我一直這樣的認為著,一直到了很多人說:『我書都看了,可是我就是不懂。』,那時候的我在想『怎麼可能?』

運作了這半年,我慢慢地理解了,原來有很多的媽媽真的不知道怎麼跟孩子玩,她認為的每個陪伴,其實在孩子看來是一種不舒服的教導與監督;原來,媽媽沒有發現孩子沒朋友的原因,在於孩子有意無意中的審視語言;原來,媽媽太在意孩子有沒有收到母親的正確訊息傳達,孩子有沒有聽懂父母的意思,卻不懂怎麼引導孩子型塑成自己的思路。

原來,這個母親不知道自己對孩子的每個稱讚,聽起來都像揶揄;原來,這個父親不知道這件事情這樣處理,孩子會有不同的認知。

原來這個媽媽不懂孩子對她的黏膩,在於母親有意無意間言語抱怨著因為孩子苦守硬撐的婚姻,孩子擔心母親有一天會真的離他而去,只為了擺脫她的婚姻枷鎖。

有些媽媽在自己的婚姻中載浮載沉幾乎無法呼吸,有些媽媽卡在自我認同與外在認同之間,無法取得一個平衡,有些大人處在金錢的焦慮下,有些處在教養的焦慮下、有些被長輩的疾病折磨著。

慢慢的我們才理解,我們總認為別人當母親看起來就像天鵝一樣的悠遊自在輕鬆,卻不知道在沒人看到的水裡,她也是跟我們一樣腳底正費力地擺脫那纏繞的水草、污濁的水流。

看起來很棒很優秀的孩子,母親夜半哭泣的是孩子的咬牙堅持,那種制止也不對、不制止卻心疼的難為;那個看起來很棒沒什麼問題的孩子,其實比誰更在意別人的眼光,那個出手闊綽的一家,其實常常為了金錢周轉在傷腦筋; 一個母親煩惱自己孩子無法與人互動, 另一個母親煩惱著孩子交朋友的方式是當朋友的工具人;我們羨慕著別人的好,也忘記了那些好後面也有煩惱與痛苦。

這麼多年後的我也才理解,母親在婚姻與育兒中的為難與痛苦,那種被背叛的撕裂感,只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懂,而在那樣的痛苦之下卻還要笑著面對孩子,是一種對孩子的愛,卻是對女人內心最大的折磨,我在我母親最折磨的時候,苛責她要對我笑。

現在的我從工作室回家,看到了很多工作室媽媽貼的臉書內容與私訊,當有媽媽貼上一個教案,底下一群人讚嘆媽媽的努力與認真時,其實只有我們一起在工作室的媽媽才知道,這個媽媽在做教案前,是多麼痛苦難過淚水不止地看著孩子卡關,而那些教案、那些自製的玩具遊戲,是媽媽收起淚水之後的面對問題。

而我, 一個孩子的卡關,我就會做出一個教案,慢慢的工作室內的教案越來越多,我也才理解,原來同樣的行為問題,孩子卡住的關卡都不一樣,原來每個媽媽卡的關卡也都不一樣。

慢慢的,這些媽媽終於懂了,有些孩子很棒,不是天生的,而是家長真的在後面一關關破,一關關面對。

現在如果有人問我,工作室都在做什麼?

我想我會說,我們在看懂別人的難,看懂孩子原來不是叫不聽,而是聽覺跟反應間有比較大的時間差,他很難馬上反應;看懂孩子不是不嘗試,而是他在意被別人發現自己的手無法很厲害; 看懂這個媽媽不是不教,而是她根本連問題都看不懂,更不知道怎麼處理。

媽媽們互相看著別人的難,也互相扶持著,慢慢的看懂,那個孩子破關的開心,其實後面有許許多多的淚水,慢慢的孩子跟父母都懂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功課自己的難,每個笑臉的背後,都也曾經淚流滿面。

看懂了之後才真的理解,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有屬於自己的功課,每一個人熬的都不簡單。

謝謝有一群人陪著一起熬,一起破關。

img_9456

(每個媽媽的破關筆記都好精彩)

親子找伴工作室


 

文章標籤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