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P  

別人的苦(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以前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常常替代老闆出席一些喜喪的場合,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提早到一個告別式的場合,我寫完公祭單後靜靜的坐在角落等著家祭結束,那一天的往生者是一個婦人,家祭到了中途司儀說:『孩子還有話要告訴媽媽,請媽媽聆聽。』,我看著一個大概大學的男孩子從家屬區站了出來,手上握着一張紙微微地發抖着,男孩子說著對母親的思念,也對母親的不捨,滿身的哀戚。

 

後來,話鋒一轉說出了一段令我永遠難忘的話:『我的媽媽一直都是被人家說是個壞媳婦,媽媽不敢回去奶奶家,因為她知道左鄰右舍跟親戚朋友沒人喜歡她,我的媽媽是有名的壞媳婦,可是他們都不懂,如果不是我的媽媽扛下壞媳婦的這個名字,我們家的所有錢就必須去負擔老太太每次打牌輸的錢,爸爸用怕老婆的名義不把錢給自己的母親還賭債,必須因為怕老婆要冷眼看自己的母親被逼債,別人會同情爸爸有個壞老婆,我的媽媽就必須要當那個壞老婆、壞媳婦,這樣才能夠把他們賺的錢一點一滴地拿來撫養我們這幾個孩子,這麼多年來,我沒看過媽媽上過一次髮廊,我第一次想媽媽的口紅該是什麼顏色時竟然是葬儀社的人要幫她化妝⋯。今天,我跟姐姐們可以讀到大學畢業,其實都是這個媽媽吞了很多很多的苦,吞了很多被指責的苦,今天,即使大逆不道一個小孩掀了家醜,我也要說出母親的苦,也要告訴母親,不管別人怎麼罵妳,那是因為他們沒有看到妳的苦,他們只看自己的苦,看到自己沒錢賭的苦、看到自己被追賭債的苦、看到自己被借錢的苦,卻沒有看到一個媳婦的苦、、。』

 

那段話太震撼,在場的很多家屬有的人臉一陣青、一陣白,而家屬區的那些孩子們早已經泣不成聲。

 

這一段記憶在我的腦海中一直無法散去,我知道這個孩子後續被人茶餘飯後談到的時候不一定是好話,卻能感受他的哀傷跟不平,後來的我走入了婚姻也生了兩個孩子,這個媽媽的人生故事我卻越來越能夠心神領會。

我想,這個媽媽還是幸福的,至少,孩子們都看得懂她的苦,也心疼她的苦。

 

而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人,只看得到自己的苦,努力的要求別人,卻從沒看到別人的苦,只看到自己的孩子難搞,卻沒有去想想孩子是不是也苦不堪言?

 

小時候的我不是一個很會讀書的孩子,母親常常說我太容易分心、太糊塗,對於寫作業跟考試永遠都不上心,我常常被罵不夠認真、聰明卻懶得讀書、不專心,我卻不懂該怎麼認真,每次考卷發下來,我總覺得我很冤,明明有讀書成績卻永遠都不動。

 

而現在,我的女兒也跟我一樣有這樣的學習困擾,我想,如果我的女兒遇到無法瞭解的老師就可能被要求去面臨過動檢視,女兒入學前,為了讓女兒正式進入學科與學習的方式不走冤枉路,我的女兒在國小一年級的時候申請在家自學,而今年才正式地進入公立小學就讀二年級,在這一年陪孩子學習的過程當中,我的女兒也跟我小時候一樣,被母親形容『屁股像有針刺,寫字都坐不住,太容易分心,東西丟三落四,看題目常常過題。』,看著女兒在學習的過程中的一切狀況時,我總想起小時候的我因為注意力不集中在學習上所吃過的苦。



只是當了母親的我,努力觀察孩子學習狀況之後,我才理解,女兒跟我一樣是『眼球的外部肌肉發達』的孩子,她的眼球不太能夠專注在中央,反而容易被周圍的物品吸引住,一直分心,所以她的書桌很亂,她的眼睛會一直看到外圍的東西而分心,一分心之後想到什麼拿什麼,這樣的孩子聯想力很夠,創造力也十足,但是,讀書就會坐不住。

 

我觀察女兒的狀況之後,想盡了方法找答案,我知道很多『培養孩子專心』的文章,我也知道如何訓練眼球,但是我知道,逼著一個孩子違反她的身體機能去學習很痛苦,這不是我想要給孩子對於學習一個學科的認知,於是,我利用她的分心專長學習,再用遊戲的方式鍛煉她眼睛內部肌肉的運作,用身體的結構專長學習,用快樂遊戲的方式練習不足。

 

於是,我不只研究孩子的狀況,也研究各個學科的原理,我替孩子設計了專屬她的學習方式,也不急的跟別人一樣一直要求孩子一定要坐在書桌上多久,我想盡辦法依照孩子眼球的特質,結合學科的建構理念,量身定做孩子適合的學習方法,用她最強最舒服的方式愛上學習,也教她該如何面對學科。



因此,女兒會有一些特別從美國請人托買回來的玩具,有我特別為她做的教材與協助她的學習方式,因為不勉強孩子的身體與發展學習,是順著女兒的身心結構專門設計,我只是把玩具跟教材給孩子,孩子因為沒有身體的負擔自己玩起來之後,就在遊戲中學了起來,我只提供最適合孩子學習的方法,孩子因為沒有壓力又有滿滿的學習慾望,就會主動的自己學習,於是,孩子的學習方式就像飛奔的一樣往前衝,每天看起來都像在玩,只因為她學得很開心。

 

我從來不是一個很勤勞的媽媽,我對很多東西很努力的看懂,不是我認真,也不是我勤勞,只是為了避免自己走重覆的路、走辛苦的路,以英文來說,女兒學認中文一年後,我才讓孩子學英文,在今年五月女兒七歲以前,我從來沒有教過女兒一個英文字,一個都沒有,一直到現在,才剛啓蒙學英文的女兒連英文的二十六個字母都背不全。

 

女兒的英語老師,是我在一個展覽會找到的,在那之前,我努力地去瞭解英文這個學科,英文很破的我,堅持一定要找出原因,雖然很多人告訴我,學英文多聽就好,環境很重要,也有人說語言不用學,孩子隨便聽聽就會唱了,可是,我卻有滿腹的懷疑。

 

我想著,為何美國這個英語系國家,大家都說英文,卻也有文盲?會說英文不代表會看得懂字,會看得懂字不代表能夠閱讀?
我也想著,為何美國這樣的一個英文為官方語言的國家,為何有這麼多人有閱讀障礙?閱讀障礙又是什麼?

我研究快樂學習的本意到底是什麼?我也研究每個孩子不同的學習方式,我去瞭解英文這個學科本身的邏輯又是什麼?孩子面對一個學科的態度,跟面對喜愛的態度又是什麼?

 

 

後來我才懂,國中才學英文的我,其實可以很容易分辨p、q、b、d,可是對國小一年級的孩子來說,那只是同一隻貓的不同姿勢而已,『m 』跟『n』只是翻一個跟斗跟翻兩個跟斗的同一個人,每一個英文字母的發音,跟放在文字裡面的音又都不同,H放在文字中沒有『a』的音也沒有『ch』的音,孩子很難辨別。



每個孩子有不同的學習優缺點,有些孩子搞不懂英文的字型,有些孩子完全不懂邏輯、有的孩子卡住的是英文的邏輯、有些孩子是對學習的疲乏、有些孩子是身體結構無法分辨細節的不同、有的是聲音辨別地問題、同樣眼睛結構的問題,每個孩子的狀況也有不同,每個孩子卡住的地方不同,每個孩子都需要不同的方式去帶領孩子進入這個學科,不是只有『認真的小孩』跟『偷懶孩子』的差別而已。

 

我常常聽到很多人說『給孩子吃魚,不如教孩子怎麼釣魚。』,現在的我才終於知道,『即使要教孩子釣魚,也要因為每個孩子不同的狀況,而教孩子自己選擇自己適合的釣具。』

 

於是,看懂學科看懂孩子有滿滿的心得之後,我在挑老師跟挑教材就跟一般人完全不一樣,兩個月不到,沒有逼寫功課、沒有逼背單字與語法、每次上課就是聽故事、聽歌,兩個月過後我的女兒還是二十六個字母背不全,一起跟著我來上課的幾個孩子也是不會背,可是,當我跟他們一起走在路邊的時候,他們會每一個有英文字的招牌、別人衣服上的英文字,只要不是太長的,他們都可以無誤的完美發音唸出來,一個字一個字完美的發音出來,再轉頭問:『彈彈媽媽,這是什麼意思呀?』

 

甚至,拿起簡單的英文小書,就一個字一個字唸出來,即使不知道意思,也唸的很開心,放在家裡面的英文書甚至是衣服的標籤、東西的名稱,只要是英文的,她都樂得把那些字『唸』出來,女兒玩『唸英文』玩得不亦樂乎,甚至只要唸個英文單字,孩子可以大概的把裡面用到的英文字拼出來,因此她玩到欲罷不能,慢慢地連例外地發音規則,孩子都可以跟我講一套的故事,然後拼出音來。

我想起很多人在簽書會的時候問我,我怎麼決定孩子哪時候要學什麼?要找什麼老師?我總會說:『先去搞懂這個學科,看懂自己小孩,那時候的妳才真的懂得幫自己的孩子找到最適合的學習方式。』

 

因為自己的學習一路走來都很坎坷,我曾在孩子入學前那幾年瘋狂地瞭解各種的體制與理念,走訪了很多的學校,有些很懂得取悅孩子,讓孩子喜歡上課,卻不懂學科,那些快樂唱唱跳跳的背後沒有強大的學科知識後盾,也不懂如何在最適合孩子的狀況下給予,不懂孩子是喜歡那個唱跳的愉悅還是真的喜歡這個學科?孩子愛的是學校的放任,還是愛上學習?有些人在意的是教育的方式吸不吸引家長,卻從沒考慮孩子的狀況,有些人懂學科、懂一堆理念卻不懂孩子。

 

這一年來的我,慢慢地跳脫了對理念的迷信、對體制內外學校的迷思,也跳脫了對教育方式的執著,我開始不聽教育者的口號,把眼神依舊看向每一個孩子的狀況,也瞭解每個學科的邏輯與美好,想盡辦法用每個孩子最舒服的方式,與學科邂逅。


最近,一入學就進入公立小二的女兒每天都開開心心地去學校,每天都玩得很開心回家,沒學過注音的她才學一年的中文卻已經可以看懂許許多多的書,在我忙的時候一本又一本地念給弟弟聽,甚至跟我搶書看、搶報紙看,不管是學校還是原本的課業也從來沒有適應的困難,她即使發燒也不想請假,她告訴我:『媽媽,學東西好快樂!原來看書這麼好玩。』。



她的學習狀況讓很多的人以為『我只是好運生到一個學習能力強的孩子』,直到有一天,女兒在學校寫作業,一個媽媽陪著她寫作業後才感嘆地告訴我說:『我好佩服妳是她媽媽,她真的超級過動,如果我看她寫功課一把火一定上來,可以一邊寫功課、一邊講話請她停也停不了、一腳在地上嚕車子,一手玩玩具,沒有三秒鐘可以停,有時候這邊跑跑那邊跳跳回來寫兩個字,重點是,她竟然都有學進去,這怎麼做的呀?』

 

我想想,其實孩子已經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了,她即使分心也可以利用她的分心專長學習。

 

只是那時候的我,聽著這個媽媽說著,我就想起多年前的我也是常常這樣被媽媽叨念着、罵着,直到小學二年級有一天母親說:『我從此以後只看成績,不看妳寫作業,不然我會中風。』

以前的我寫作業也是這個樣子,只是,身邊的所有大人都只想把我『釘着』、『罵着』、『打著』,卻沒有人看到我就是該有不同的學習方式,我被罵『不專心』『分心』『懶惰不讀書』『粗心大意』好多年,卻沒有一個大人發現,我有所謂的『多功能注意力』問題,卻也沒有人發現我的眼睛結構跟別人不太一樣。

 

那時候,沒有人看到我學習上的苦,多年後的我,終於在女兒的學習過程中真的瞭解了當時那個小小孩,那個真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就是學不會的小小孩,終於瞭解了那個孩子不是笨也不是懶,只是用錯了方法。



這一年來的我每次看到某個孩子寫作業的狀況,我就會想起多年前的那場告別式,然後想想當父母的我們也是一樣,只看到自己的苦,看到自己忙東忙西的苦、看到自己逼孩子唸書的苦、看到自己威脅利誘孩子成績還是很爛的苦、看到自己的孩子不聽話、鬧情緒的苦、看到孩子不讀書的苦,卻完全忘記了去看孩子的苦。

 

忘了~去看看孩子的苦。

 

去看孩子遇到閱讀障礙有苦不知道該怎麼說的苦、去看孩子不會處理事情只能用情緒發洩的苦、去看孩子這一路上看父母見死不救的苦、去看孩子無能為力的苦。

  

當媽媽的我,面對孩子我總是一直提醒着自己,不能只看到自己的苦。





 

PS:
因為目前台灣部落格生態已經改變,閱聽者對於部落客的文章心態也不太一致,加上目前所看到孩子學習狀況的問題,每個孩子有每個不同的狀況,每個孩子都單一且特別,不是單一篇文章可以改變,因此,本部落格將從此篇文章後,進入休格狀態,並重申本人沒有經營任何『付費的共遊共學遊戲團體』,對於加入任何團體,請父母自己保有質疑與觀察的態度,避免落入宗教般的迷思,未來臉書粉絲會會以短文跟大家分享心得,讀友會社團也會繼續運作,唯有部落格會暫停發文。

 


未來我還是會以家庭為主,以家裡面室內設計公司的業務經營、陪孩子長大為主,我不會放棄用文字幫孩子記錄成長,也不會放棄用文字告訴孩子我的想法,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非常感謝大家善意地對待孩子。

 

 


也願大家有個美好的親子關係,謝謝大家!

 

 

 

 

 

 

 

曜震設計名片-正.jpg  


 

 

 

 

Posted by Antonia Wang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