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616.jpg

 

欣賞這個世界原本的樣子

那些孩子們教我的事(工作室記錄)

女兒還小的時候,有一次我跟女兒去餐廳吃飯,我記得那天我們一家坐在中式餐廳的圓桌旁,一旁隔著落地窗就是人來人往的街道,旁邊一桌也坐了一位四歲的男孩,當我們在聊天等上菜的時候,忽然那個四歲的男孩指著落地窗外一個行人,大聲笑喊著:『哈哈哈,矮冬瓜、侏儒!』,小男孩口無遮攔的亂笑,我往前望去,那個行人跟著一群很高身高的朋友一起從門前落地窗走過,不高的身高夾在一群高個子的中間,顯得突兀。

男孩的母親制止了男孩,叫男孩:『不要亂指人家!』,男孩卻開心的一直說,女兒看著男孩這麼開心卻有點疑惑,回家後女兒問我:『媽媽什麼是矮冬瓜、侏儒?』

 

那個時候的我,解釋了人們對身高的歧視與嘲笑,然後請女兒舉出五根手指頭,問問女兒:『哪根手指頭比較長?』,女兒看了看說:『是中指!』,我又問了:『那麼哪根手指頭最矮?』,女兒想了想,動了動小指頭跟大拇指。

我假裝擺了個臉孔說:『小指跟大拇指太矮了,你把它們拉直!』

女兒拉了很久說:『不行!』

那時候的我問:『那中指可以笑小指、大拇指矮冬瓜嗎?』

 

 

孩子想了想說:『不行!』

 

那時候的我跟孩子說:『一個人面對別人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的事情,是不可以嘲笑的,知道嗎?』

 

女兒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頭,想了想,也點點頭。

這件事情過後,我沒有處理孩子嘲笑的事情過,想不到多年之後,工作室開了,媽媽面對的第一個問題也是孩子口無遮攔的對別人容貌的個人意見,孩子天真的說長輩醜,那個當下父母其實很難面對,很多的媽媽用盡了方法在想辦法怎麼跟孩子解釋主觀與客觀,該怎麼跟孩子說美醜這件事情是一種主觀的意識,評論別人的長相並不是那麼的禮貌與適宜,那陣子的我沒有發表意見,我卻在心中無限感恩著這個孩子。

 

我看著很多人的討論想一想,其實孩子們真的不懂什麼是主觀或客觀,在孩子的世界中,他的想法就是世界的想法,客觀主觀很難在五歲的男孩中理解,大人們想試圖告訴孩子的事情,對孩子來說太抽象。

 

 

我等他來工作室的那一天到來,他來工作室的時候怯的跟我打招呼,我那一天請其他媽媽拿了很多大口徑的吸管到工作室,一進門我就跟男孩商量一起做一個實驗,我們以中指為高個子的代表,其他手指頭都必須跟中指一樣高,於是,我們一起量了長度,不同的手指頭用低敏的透氣膠帶黏上了不同長度的『指套』,我們一起努力仔細的黏貼,於是,每根手指頭都一樣的長了,五根手指頭都是高個子,沒有人是矮冬瓜了,男孩看著他的新手指頭笑笑地覺得非常新奇,後來我請他帶著他的新手指去玩玩具。

 

過了沒多久,他走過來我的面前說:『麗芳姨,可不可以把這個拿下來了?』
我問他:『為什麼呢?不是五根手指頭都一樣高,這樣不是很好看,都是高個子了?』
男孩搖搖頭說:『很不舒服,不好用!』
我微笑地說:『還是原來的手指頭,有長有短,有粗有細好用也最靈活吧?』

男孩點點頭,我指著他的中指說:『那它可以笑小指頭矮嗎?』
男孩搖搖頭說:『不行!』
我指著小指頭說:『那小指頭可以笑大拇指胖嗎?』
男孩搖搖頭說:『不行!』
我笑笑地說:『這世界上每個人有每個人有高有矮,有美有醜,有胖有瘦,都是讓這個世界像手一樣更完整更美麗存在的,有人長得美有人就心美,有人欣賞小指頭的美,有人喜歡大拇指的壯,有人長得不漂亮但是會發現他心很美,有人很貧窮心卻很富有,也能看到別人對需要幫忙的人所產生的許多樣貌,這世界就跟這些指頭一樣,都各有存在的樣貌,沒有真的好與壞,所以我們笑別人醜是真的好嗎?就像中指笑小指矮一樣?』

 

男孩搖搖頭說:『不好!』

 

後來的我再引導孩子想像,如果這個世界所有的人都長得一樣,世界會變成怎樣?

如果所有的人長得都一模一樣,所有的孩子都跟他長一樣,所有的爸爸都只有一個高度跟模樣,會怎麼樣?


孩子想了想說:『好可怕!』


我笑笑地將它的所有膠帶與吸管撤下,小心不讓黏膠弄傷孩子, 當膠帶跟指套都取下之後,男孩動了動手指頭笑笑的說:『這樣有長有短最舒服了!還好不是一樣長。』

 

他揚起了大大的笑容轉身過去繼續玩他的玩具。

 

當孩子越來越大的時候,我常常在想幸好我在孩子小的時候沒有給太多太大的絕對堅持與要求,當不要求孩子一定要分享的時候,孩子也不會在別人享有自己的物品時尊重別人的獨有權。

什麼是好什麼是壞,不是我該替孩子決定,而是引導孩子去思考了解。
慢慢的在孩子的問題中,我慢慢的去思考事情的本質,才會理解這個世界上的運作有多麼的特別,有苦難就能看見憐憫,有利益就能看到貪婪,福禍相依,有美就能看到醜,有醜也能看到美,壓力危險跟財富也緊密相連,男孩教我的是這世界上各種的存在都有其意義,有存在的意義。

 

開了工作室,遇到的家庭更多了,每個家庭就是一個共構的關係,而我是孩子面對這個世界的某一扇觀看窗口,在孩子的人生中,我在他童年的時候,不想給他對這個世界的批判與怨懟,我也希望他每次看著自己的手指頭,可以想起曾經每根手指頭都長一樣長的困擾,然後用欣賞的角度,看著那個不同長度的手指頭,也欣賞著就算有好有壞,有美有醜,依舊完整的世界。

 

謝謝男孩教我欣賞這個世界的角度。



親子找伴工作室

https://www.facebook.com/antoniawanghouse/

 

全站熱搜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