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論26.jpg

 

親子關係的好,背後一定有努力!

 

2019年的新年假期,我病的昏昏沈沈的,在昏沈與清醒之間,我的手機反覆著通知著訊息,我得空一看是Letterland的何老師談工作室孩子的學習狀況,我的心情有點緊繃,因為我知道,這是每週必備的小宇的上課狀況報告。

同時來的訊息中,還有旅行社老闆娘的訊息,快接近過年了,去年的一場柬埔寨親子旅行之後,今年又有另一場親子旅行到峴港,我準備著要出國證件,想起了去年親子旅遊去柬埔寨的心情,心情忽然沈重了起來,去年工作室剛剛起步,每個親子都帶著一堆的問題走工作室,每一個孩子的行為問題,後面都有盤根錯節的問題點,我面對的不只是一個孩子的問題,而是一整家子的問題,我想起了去年帶著小宇的問題出國的那種沈重感。

 

一開始工作室的經營型態是自由遊玩,我觀察孩子們跟別人互動的卡點,然後交給媽媽們單獨個別的教案回去自己練,因為是自由遊玩,每個孩子的狀況一開始都狀況百出,而這之間小宇給我的印象最深刻,快六歲的小宇一進門我就覺得這個孩子滿身的刺,他對人不但不會打招呼,甚至有點敵意,自由由玩到一半他就跟人發生衝突了。

孩子的衝突常常會發生,只是小宇的力道讓人覺得害怕,小宇就像是一頭發狠的獅子抓都抓不住,媽媽試圖把他帶離現場,而我坐在工作室門口跟媽媽對話,這之間,小宇有好幾次想衝進工作室打人,對於試圖擋在門口的我更是敵意滿滿,我一邊擋著一直想衝進來打架的他,一邊跟媽媽對話著,那天我記得給媽媽的第一個功課是『社會運作觀察』

那個晚上,我跟小宇的媽媽反覆的私訊對談著,教導她怎麼開始做他該跟孩子進行的教案,第二次上課的時候我臨時改了教案,我煮了一鍋熱水當教案,在煮水的時候小宇一直的往前想要看清楚,因為是一鍋正在沸騰的水,許多媽媽在一旁提醒他要小心,他狠狠的瞪著人,口中也罵出口,那眼神讓身旁的大人感到恐懼,那一天,媽媽領了第二個功課回家。

兩次的教案後,後來的小宇沒有了攻擊人的狀況,平日課的時候他就拿著一本書在一旁看著,不太跟人互動,小宇的語言發音不是很標準,舌頭的運轉也不太順暢,加上平常沒有練習遊戲語言,導致他沒辦法跟別人用語言遊戲,一有不舒服就是動手,因此我給他的教案除了改變他的認知之外,真正該去面對的其實是他語言的問題。

小宇的狀況很特別,很多時候他拿著書在一旁看著,耳朵卻是一直聽著大人說話,我常常利用這樣的機會,在跟他母親聊天的時候,把一些認知慢慢的過渡到他身上。

 

以前,我常常覺得孩子的狀況反映著父母的樣貌,一開始,小宇打破了我這樣的想法,因為小宇的媽媽很溫柔,連說話都是小小聲的,慢慢的我才理解,或許這樣的溫柔,害怕著孩子有情緒試圖的安撫,而讓孩子誤以為自己的一切不被母親在意著,於是,為了讓母親在意自己,孩子用的是越來越多的力道在等著父母的反應。

 

孩子想要改變,父母也必須要改變, 我一邊給父母破孩子卡關的教案,一邊要試圖鬆動父母的觀念,媽媽很認真,每週特別把工作調開來工作室,幾乎都沒有任何一堂的缺課,工作室的狀況很特別,很多教案會依照孩子們的相處而開發上課,少上一週就能感覺的差別。

 

過了半年之後,小宇跟媽媽的相處越來越輕鬆,好幾次我看到小宇對我的笑容,那個時候因為很多孩子即將入學離開工作室,我在暑假的時候大量安排學習概念的教案,小宇的學習動機跟著其他的孩子一樣越來越濃烈,而這個時候工作室媽媽因為面對孩子英文入門的問題,一起請Letterland何老師幫孩子們上課,小宇也是其中一個孩子。

Letterland在工作室開課與上課,這些平日班孩子們的狀況,我也要一一的去面對,慢慢地替孩子解套,因為他們未來也會進入學習領域,我能陪父母一起看懂孩子上課的困難點,比什麼都重要。

當何老師在上課的時候,所有的父母都在隔壁等候,而小宇是那個一直一直走出小教室的孩子,他上課的狀況一直讓老師很頭痛,每次在他上課之後我都會收到老師的訊息,老師甚至告訴媽媽『來問看看麗芳還要不要讓孩子上課』。

小宇媽媽發了很多訊息跟我討論,在我的立場,我有沒有不收的學生,只有不收的家長,小宇的母親不會把問題丟給老師,不會把狀況怪罪別人讓孩子生氣,她願意自省,也一路陪著小宇改變,收到那樣的訊息時我正在陪孩子看完電影,我回她:『只要妳不放棄,我就不會放棄他。』

於是,我開始補孩子的學習動機,一開始我以為小宇不想學,可是孩子一直告訴我跟媽媽他真的很想學,於是我進班去看孩子上課的狀況,那時候的我才懂,小宇是真的很想學,只是因為他太想知道答案了,所以不管老師是不是在進行課程中,他舉手就是要馬上知道答案,這樣的『求知慾』對老師跟其他同學來說都是困擾,而小宇在沒有立即得到答案的時候,會生氣然後開始躁動,後來就離開教室。

 知道問題不在學習動機之後,孩子領到的功課就是看懂別人正在做什麼,而什麼又是所謂的課程流程,過了幾天,問題依舊沒有改善,我經由所有家長的同意,放了運動攝影機看孩子的狀況,然後我就看到問題點了。

小宇的語言發展不是很好,眼睛的視覺又是比較窄的孩子,他看東西的範圍不廣,挑選的幼兒園模式又是只要把自己工作做好的模式,他習慣在他的範圍中完成他的事情,誰都不能干擾,不管是他的眼睛還是後續的幼兒園團體,都沒辦法任他看到別人正在做什麼事,更難解讀自己的狀況,小宇專注自己的事情,不但不准別人干擾,卻連干擾別人都不知道。

後來,我教小宇媽媽的課程是『別人的行為影響我的選擇』還有『看到自己造成別人的麻煩』,慢慢的一關一關破解,孩子有孩子的關卡要過,媽媽也有媽媽的關卡要破。

終於,我在整整一年後,當我從別人那裡聽到小宇的狀況,不再是抱怨而是稱讚,他不再干擾老師的上課,不再跟同學們挑釁,他變得有禮貌即使很累了想趴一下也會先問過老師,輪到他念的時候又起來唸,整個班級的上課狀況越來越好,大家學到的也更多了,他慢慢地加入了大家的遊戲,即使別人弄到他也不太會有動作反擊,他不打人了,也抖落了滿身的刺,他越來越想要學習,也越來越認真。

 

一個狀況過了,另一個狀況又來,孩子跟父母有太多的關,隨著孩子的成長沒有停止過,但是至少我們一直陪著孩子往前,而不是卡在一個關卡越撞越痛。

 

或許是因為出幾本書的關係,很多人會常常問我孩子的狀況,只是我沒見過孩子我無法給意見,我也不認為同樣一個孩子的行為,都是同樣原因同樣的解決方法,小宇花了整整的一年,在他母親契而不捨下,我們才逐步的拆解原因,一步步的解了他的心結,他不再是那滿身刺的孩子,他不再是那個說不得的孩子,當我跟他商量事情的時候,他會笑笑的看著我,靜靜的聽我給他的建議,然後說:『謝謝麗芳姨!』,那時候他的笑容真讓人覺得幸福。

 

想起去年親子旅行的時候,我想起小宇的沈重感,到今年收到老師的訊息從對他層出不窮的狀況到後來滿滿的稱讚,這一路走過來不簡單,整整一整年,不下五十個教案一樣樣穿插的跑著,媽媽不辭辛苦地來上課,不辭辛苦地每天跟孩子對話重建遊戲語言與認知,何老師的觀察與協助,從行為到學習動機,到學習態度慢慢一樣樣的敖出了頭。

 

我不是一個很厲害的人,一個孩子的問題,我總是想了許許多多的可能性,一樣樣的去試,一樣樣的排除問題,孩子該建立堆疊的概念很多,不是遇到一個好老師,給一句話就會改變孩子的,感覺孩子一步步的改變,看起來好像很簡單好運的事情,事實上後面父母的心力是要多少的努力,我可以抓原因,但是最後必須陪孩子熬的還是父母。

孩子的狀況越來越好,父母跟孩子相處的模式就越來越輕鬆,以前在馬路上橫衝直撞聽不得勸的孩子,現在會在車子來的時候,拉著媽媽去避車,他懂得開始照顧媽媽。

這一年,我光回想起來都滿身的疲憊,我不知道媽媽又有多少的疲憊與感動,父母是一個很奇怪的角色,很多孩子給的苦轉身就忘,或許再過一陣子之後,媽媽就忘記了這曾經熬過的苦。

 

然而,這一刻看著媽媽跟孩子間親暱的互動,我想要記錄下這一切,記錄著一個母親的偉大,記錄著一個孩子的努力,就像我跟很多父母說的,這些一起熬過的苦,會成為孩子未來被陪伴被瞭解的經歷,也會變成當父母老的時候,回想這一生的無憾。

親子關係的好,是別人有你看不懂的努力!

 

親愛的小宇:
未來不管你哪時候才看得懂麗芳姨的這篇文章,麗芳姨只想讓你知道你有一個為了你去挑戰自己最害怕的事情,去翻轉自己認知,去改變自己行為,為了問題到處找答案的母親。

而不管當初你用哪些認知踏入工作室,這一年來的所有教案所改變的這些認知,那些是要挑戰你多少的思考跟觀察,你透過教案去思考,去觀察我們這些大人講的是不是真的,慢慢的因為這些思考而改變了你的行為,我看著你的改變,也理解這一年來你思考的衝擊有多大,你想過多少事情,當你有這樣的思考轉變能力,人生還有什麼熬不過的?

謝謝你們的努力!

 

看懂孩子學習卡在哪封面一.jpg

 

#孩子過的關卡太多寫不完,媽媽也過了很多自己的關卡。
#學著怎麼跟最愛的人,舒服的相處著!

Antonia工作室平日班 目前未招生

#家長班跟師資培訓班 籌備中

#2019 letterland春季班 招生中,請參閱Antonia 親子找伴工作室粉絲專頁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