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5492.JPG  

 

誤會(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一大早,就帶著孩子在七月的烈日下共遊,到了傍晚才扛著大包小包跟睡著的孩子回家,撐著一天的疲累,正準備要煮晚餐的我,一到了家中的餐廳,卻看到餐桌上還擺著用完早餐卻沒有洗的杯盤狼藉,我忍著氣勉強的擠出笑容,好聲好氣的問老公:『請問,你早餐的碗盤吃完了不洗,是想要等我回來幫你洗碗嗎?

 

老公一臉錯愕的看著桌面,然後很不解的說:『我沒有想過要等妳回來洗,不過我也想不起來我怎麼吃完會沒有洗碗?

 

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忍著不說出『狡辯』那兩個字,繼續好聲好氣的說:『那請問,現在需要我幫你的早餐洗碗嗎?』,老公二話不說,快速的收拾碗盤,轉身到洗碗槽將所有的碗盤洗淨。

 

後來,晚餐的飯桌上,老公才忽然想到,大聲的說:『我想起來了,吃完早餐我正在看報紙然後就電話來了,我就馬上趕出門去工地,忘了洗碗。』

 

原來,那滿桌的杯盤狼藉不是如我心中想的『是不是等著老娘我回來洗?』,也不是『是怎樣?以為我都跟小孩去玩,不會累是嗎?

 

那個當下,我很慶幸,沒有因為我自以為是的認定,而掀起一場夫妻的口舌之戰。

 

會這樣的處理,不是原本的我,而是有了孩子以後的我。

 

一天,三歲半的女兒跟貢丸團的孩子們一起出遊,當孩子們玩的很開心的時候,我正在跟媽媽們聊著天,忽然,女兒大聲的哭泣往我飛奔過來,我抱著狂哭泣的她,不說一句話,等到女兒哭聲稍歇的時候,我才柔聲的問:『怎麼了?

 

女兒邊哭邊抽續的說:『我要找我的黃色小車車,可是小寶跟彥彥卻對我說砰!砰!』

 

我抱著孩子邊走回事發現場,重複著孩子的話:『喔~原來妳要找你那一台黃色的小車車,可是小寶跟彥彥卻對妳砰喔!』

 

女兒哭泣的點點頭,於是,我看到小寶跟彥彥圍著他們那一大桶散落的玩具車,正在幫車子排路隊,我蹲在小寶跟彥彥旁邊,很客氣的問:『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彈彈想要找她的黃色小車車,扁扁的、黃色的跑車型的那一台,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對她喊砰!砰!,我可以請教一下為什麼嗎?

 

小寶抬起頭來很認真的說:『黃色的小車?彈彈的車子?喔!我以為彈彈要拿我的車子玩卻沒有跟我說借借,所以我很生氣的砰她,我要保護我的車。』

 

我恍然大悟的說:『喔~原來是誤會呀!彈彈在小寶的車堆中找她的車子,小寶卻以為她要拿小寶的車卻不開口借,原來都是誤會呀!』

 

三個孩子一臉恍然大悟的點點頭異口同聲的說:『原來是誤會呀!』,於是,小寶跟彥彥很努力的幫我女兒找她黃色的車車,把每台黃色的車都拿起來問她:『請問是這一台嗎?』,最後一臉抱歉的說:『很抱歉,我們這邊沒有妳的車。』

 

然後說:『對不起,剛剛砰妳。』,於是,孩子們又開心的玩在一起。

 

而最近,四歲的女兒在家附近的公園巧遇了她貢丸團的朋友,他們開心的玩在一起,其中一個未滿兩歲的小豪,走近女兒撿了很久蒐集在一起的BB彈,小豪開心的拿了其中一顆BB彈,看到了這一幕,女兒走到小豪面前,指著小豪緊握的手很正經的告訴他說:『小豪,這是我的BB彈,我撿的。』

 

聽到這一句話,一歲十個月的小豪飛快的轉身就要跑,而四歲大的彈彈拉著他的衣領不讓他往前跑,衣領幾乎掐住了小豪的脖子,小豪還是掙脫了的往前跑,彈彈追了出去,努力的拉著小豪不讓他跑。

 

看了這一幕的我,很容易的用自己大人邪惡的想法想著『這是女兒要討回她的BB彈,小豪不還她逃跑,而彈彈不甘心乾脆用搶的。』

 

小豪的母親追了過去,她蹲在地上跟兩個孩子對話著,然後兩個孩子很開心的一起牽著手走回來,藉由小豪母親的處理後我才知道,原來,女兒只是告訴小豪『這個BB彈是我撿的』,小豪以為她要拿走BB彈所以趕快往外跑,而女兒抓住小豪是因為,小豪跑的方向是馬路,只要他一不小心衝太快,就會衝進車水馬龍的馬路中。

 

所以,女兒拉著小豪的領子,不是要掐他、不是要搶回BB彈,只是覺得想保護小豪,一切都是誤會,於是,孩子又懂了一次對方的思維、又學了一次誤會。

 

那時候的我,心中又一次的為自己用惡魔的想法去定義孩子而感到羞愧。

 

那時候的我,也很感恩貢丸團的媽媽們,都很努力的用互相陳述的方法讓孩子講出真心話,而不是劈頭就是『不要抓他』、『妳掐到他了!』、『不要用搶的。』。

願意去協助孩子們處理糾紛、願意真的用心協助。

 

一次又一次,每次在孩子中的爭執,我們都會發現當母親心中的小惡魔,也看到父母忍住心中小惡魔的思考,讓孩子放心的陳述思考,努力的去聽孩子心中天使的聲音。

 

孩子們在每次的爭執中去發現『原來別人是這樣想的』、『原來,是誤會!』

 

在孩子每次、每次的爭吵中,我發現,原來很多的爭吵來自於自己心中無謂的想像,就像看到杯盤狼藉的餐桌就認定家人『一定在等著我來收』的惡意。

 

原來,很多的吵架來自於誤會。

 

原來,孩子們吵架的時候,父母不急著當法官判定誰對誰錯、誰該處罰時,孩子可以在每一次的爭執中學會了去聽聽別人的說法、去想想別人的看法、去發現原來有很多的爭吵,來自於誤會。

 

我的孩子四歲,她在貢丸團裡面不代表貢丸團的孩子之間沒有爭吵,而是,在每個爭吵中,去學會什麼叫誤會、怎麼不傷人的吵架。

 

而我,也在孩子一次又一次的誤會爭吵中,去學會了,好聲好氣的去問對方真正的心意,而且全心全意相信,我也在學習著,如何去看清誤會,如何給別人陳述的機會,如何的減少一次又一次的爭執。

 

如何去看懂,誤會。

 

 

全站熱搜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