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6379.JPG  

 

不負責任的傷害(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小四兩歲開始,我就很納悶為何一個才兩歲多的孩子,會指著路人說:『哈哈哈!那個人好矮。』、『那個女的好胖!』,這樣的疑問放在我心中三年了,困擾我許久。

 

最近,五歲的小四雖然有很多的朋友,可是漸漸的沒有幾個朋友願意跟他一起玩,漸漸的,當他邀約朋友說:『我們過去玩球好不好?』、『我也要跟你們玩扮家家酒遊戲。』的時候,越來越沒有朋友願意理他,甚至不讓他進來玩。

 

前陣子,當他跟著朋友小日一起跳著跳跳床玩時,小四會在跳起來的時候出拳打在一旁的朋友小日,當別的大人問他:『你為何要打小日呢?』,小四會大聲的說:『我只是在玩打架的遊戲,打架難免會受傷,我只是在玩而已。』

 

當他拿著玩具車往小日身上丟的時候,大人問:『請問你為何要拿車丟他?』,小四也會理所當然的說:『我只是在跟他玩飛車的遊戲。』

 

當他一把將更小的小孩推到水中,大人抱起因為驚嚇而大哭的孩子時,他會說:『我們在玩,他擋到我了。』

 

當他帶領著朋友小丁一起玩,他先推了一個小妹妹,小妹妹哭了的時候,他會扯開喉嚨大聲的說:『是小丁做的,我只是在玩。』

 

小四在傷害別人的時候,總是說『我在玩』、『只是開玩笑』。

 

當他欺負別人而被質疑的時後,總是先把過錯指向別人,常常讓大人引導到錯誤的處置,冤枉了別的孩子,也讓小四的父母覺得,都是別的孩子帶壞小四的。

 

小四的母親看著這一切,不說話、也不處置,這讓即使想幫助小四的大人也沒立場說話,每一次小四傷了別的孩子,小四從來沒有道歉過,或許對他的父母來說,這也不過是小孩子在玩,沒必要大驚小怪,但是,這些結在每一個孩子身上,沒有解開過。

 

或許小四不知道,當他在打小日的時候,每一個朋友都在旁邊看到了。

 

或許小四不知道,當他對著小日身上狂丟玩具車的時候,每一個孩子都知道了。

 

或許小四不知道當他推別人入水的時候,別的朋友也在看。

 

或許小四不知道,每次出了狀況,馬上把責任推給自己身旁朋友的時候,其他的孩子們也都看到了。

 

或許小四不知道,當他說:『我只是在跟他玩。』,就可以打人、就可以踢人、就可以拿玩具丟人,就可以不需要道歉的時候,每個孩子都不敢跟小四『玩』了。

 

後來有一次到小四家,整個謎底才揭開,小四家中有一個小小的店面,從出生開始來來去去的客人,只要看到小四總是不忘了逗弄一下這個可愛的孩子,從『好可愛』開始,到捏一捏孩子的臉、胡亂搓一搓孩子的頭。

 

因此,小四的爸爸會走過小四的身邊就會敲他一下頭,小四大聲的抗議後,爸爸會說:『只是跟你玩而已。』

 

小四的媽媽會忽然想到就捏起小四肥肥的臉龐搖晃的說:『你怎麼這麼可愛?』,等小四大聲抗議後,媽媽會說:『哎呀!只是跟你開玩笑的。』

 

小四的阿嬤會偷偷的咬一大口小四手上的冰棒,小四大聲抗議後說:『哈哈哈!開玩笑而已,小氣!』

 

有時候,大人們會將小四穿上好笑的衣服,或者捉弄小四出醜,一旁的大人們圍著出醜的小四開心的大笑,小四一生氣抗議,大人們會說:『跟你玩而已。』、『只是好玩而已。』

 

我想,或許小四很清楚,不管是爸爸走過去敲他一下頭、媽媽興致一來捏一捏他的臉、大人們把他當玩具在玩弄,這些都是大人們對他的欺負,他知道他不舒服、他知道他被欺負。

 

只是,大人只要說一句:『只是開個玩笑。』,就不需要道歉、不需要為他的不舒服存有歉意,反而,自己還要被責怪『只是開個玩笑就生氣。』

 

因此,小四會笑陌生人矮、胖,他以為這樣可以讓身旁的人開心大笑,就像他每次出醜的時候,大人們圍著笑他一樣。

 

因此,小四想要欺負別人的時候,他就出手,反正只要有人問就說:『我只是在跟他玩。』

 

卻不知道這樣的小四,已經越來越沒有朋友願意跟他『玩』,也越來越沒有朋友想跟他接近,因為怕自己就是那個被小四指出來『頂罪』的人。

 

小四的狀況讓我想到生命中曾遇過的一個美麗女老師,在學校中她的美麗讓她追求者不斷,而她臉上的冷漠與哀傷,也讓許多愛情在還沒開始的時候就結束,學校中很多人謠傳『她眼光太高』、『她想進豪門』、『她其實私底下很亂來』、、、、,她越美麗、越冷漠、越不與別人互動,莫名其妙的謠言越多。

 

當謠言越多,我跟死黨好友的臉就越臭。

 

原來,我的死黨好友是女老師的堂妹,在學校裡,只有她知道她那美麗的堂姊為何拒絕了在大學心愛的男友而回到家鄉,只有她看過當她那美麗的堂姊接到男友的喜訊時是如何哭斷腸,只有她知道為何她那美麗的堂姊要戴起冷漠與哀傷的臉龐拒絕一個又一個的愛情。

 

而這一切的一切,只因為,美麗的女老師小學的時候,一個愛慕她的小男生為了開她一個玩笑,在她要坐下的時候,偷偷的拉開了她身後的椅子,讓她一股腦狠狠的跌坐在地板上。

 

這一跌,她痛到大哭,老師們說:『這不過是孩子們在玩。』

 

對方家長說:『小男生只是喜歡妳,想引起妳注意,所以開個玩笑而已,開玩笑也不行嗎?

 

老師們不知道、對方的家長也不知道,這一摔,這個小女孩要每天綁著骨盆復健,這一摔,多年之後才知道造成了女老師的不孕。

 

於是,在那樣的年代,無法生育的她離開了她愛的男人、也傷害了她愛的男人,她板起了臉孔讓越來越難聽的流言擋住一個個想追求的愛意,她的心很痛,痛到不覺得那些流言可以傷到她。

 

夜裡,我想著小四把兩歲的小小孩推進河水裡面的畫面。

 

我想著小四拿著玩具丟朋友的臉龐。

 

我想著女老師哀傷與美麗的面孔。

 

我想著女老師孤單與哀傷的一生.

 

這時候的我才知道,原來,所謂的玩笑,也不過是個------

 


不負責任的傷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