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5755.JPG 

鬼擋牆的人生(圖文:樂當幸福不良媽媽Antonia Wang

全職媽媽的我好不容易偷到一個下午的悠閒時光,沒帶孩子悠閒的坐在一個氣氛很好的咖啡廳內,看著身旁落地窗外公園內帶著孩子來來去去的父母,陽光灑落在我的身上減低了冷氣的冰涼,我的手不停的攪拌著糖早已經溶化的那杯咖啡,無奈著堆滿微笑看著那個把我從家裡拖出來的朋友小琳。

 

一年總有那幾天我會被小琳忽然想起,然後被她拉著出來喝咖啡,我看著當了母親的小琳臉上無懈可擊的妝、整套名牌的服飾,想著當了母親的我有多久沒有這樣打扮、也想著等一下還有哪些事情該做,我整個人的心思完全不在好友的身上,多年的相處,只有跟她在一起,我早就被她訓練的可分心的陪她喝完一整個下午的下午茶。

 

家中開貿易公司的小琳,從小就看著父母親在公司資金週轉有困難的時候,是如何的為了錢慌張的跑遍了所有親戚的家門,她看著父母焦急的臉龐,看著平常對他們百般吹捧的親友又是如何在借錢週轉的時候露出不屑的臉龐。

 

這是小琳的惡夢,所以她堅持不願意嫁給生意人,大學一畢業就不顧大家的反對嫁給一個剛進銀行的小行員,火速的生了孩子卻也沒了工作,才在父親的徵招下回到自家公司上班。

 

她住在娘家父親送給她當嫁妝的豪宅中,開著父親送給她的小賓士,從小在父母疼在下長大的她出手總是闊綽,生了孩子之後需要夫妻兩個人共同負擔教養孩子的費用時她才發現,丈夫那一點點的薪水根本不夠她花費,她買個包包、買雙鞋就可以花掉丈夫一整個月的薪水,從此,她的怨懟就再也沒有停過。

 

我是在一個命理老師的工作室認識小琳的,因為她從不放棄透過所有命理的機會,去問看看有沒有辦法讓她的老公賺更多的錢養她,從那時候開始,我跟她的對話就從來沒有改變過。

 

總是在聽了許久小琳抱怨自己老公後,我語重心長的問她:『要不要勸妳老公跟妳父親學做生意?反正客戶、設備都有了,賺的錢也比較多?』

『我就是不喜歡嫁給生意人才嫁給他的,我才不要勸他做生意!』小琳總是倔強的重申她的堅持。

『那就等妳老公慢慢升官就好。』

『拜託,就算升到分行的經理賺的錢也才那一點點,我家隨便一個訂單都是它的十倍價錢。』

『那等中樂透囉!

『拜託!他沒那個命,我也不會那樣不切實際。』

『那就離婚。』

『我不要。』

『那就認命老公賺多少錢花多少錢就好!

『拜託那幾萬塊拿夠花?我才不要那麼沒有生活品質!

 

『那開公司做生意比較賺錢,要不要勸妳老公跟妳父親學做生意?

『我就是不喜歡嫁給生意人才嫁給他的,我才不要勸他做生意!

 

跟小琳的對話,就像鬼擋牆一樣,繞來繞去總是繞不出來,堅持不嫁給生意人的她,卻指望著老公有無盡的薪水讓她花用,這幾年來,每一次她找我出去談心,總是變成了無止盡的抱怨與鬼擋牆般的對話。

 

當了母親的我,一邊漫無經心的聽著小琳五年來同樣的苦水、有一搭沒一搭的繼續跟她來場鬼擋牆的對話,那時候的我在想為何小琳的邏輯總是走不出迷宮?

 

我的孩子會不會有這樣鬼擋牆的人生?

 

市面上有很多的親子課程,訓練孩子邏輯能力、訓練著孩子的分析能力,我買了一些德國的桌上遊戲,也買了許多號稱可以增加孩子邏輯能力的玩具,然而孩子邏輯能力的養成只能透過玩具嗎?

 

那天,我滿身疲累的跟小琳道別,一個人坐在公園內想讓夕陽與微風吹散我沉重的心情,卻看到一個媽媽在公園內用手打著她三歲孩子的屁股,邊罵邊打著孩子說:『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再怎麼樣都不可以打人!

 

那一慕,解開了我的困惑,我終於知道了,孩子的邏輯養成還是在於父母的手上,我無法一邊打著孩子一邊罵孩子說『再怎樣都不能打人』

 

我不能罵著孩子說:『X,馬的!小孩罵什麼髒話?

 

我不能一邊吃飯一邊看電視新聞,然後告訴搶著要看卡通的孩子說:『吃飯的時候不能看電視!』

 

我不能一邊哄騙小孩,一邊教孩子要誠實。

 

我不能一邊逼著孩子不挑食,一邊挑起放在我飯碗中的空心菜。

 

我不能一邊教孩子說不要亂丟垃圾,卻沒收走我放在公園椅子上的飲料罐。

 

我不能逼著孩子犯錯要道歉,自己做錯事卻不跟孩子道歉。

 

那些或許叫做身教,但也是邏輯。

 

用打孩子的方式,來教導孩子不能打人,這樣不通的邏輯觀念,我們卻逼著孩子去承受。

 

我不想讓孩子從小在父母的身上學到一個又一個邏輯不通的教養方式,我不想讓孩子從小就用父母的兩套的標準在判斷事情。

 

我讓孩子知道,即使我不打孩子,我也會想辦法讓孩子懂得不用暴力就可以處理情緒的各種方法。

 

我讓孩子知道,即使我不逼孩子吃下她討厭的食物,我也會用別的食物來取代相同的營養素。

 

我不想讓孩子看著母親在情緒起來的時候揮舞著棍棒打著她,卻教她再怎麼生氣都不能打人。

 

我用著教孩子的標準,來要求著我自己。

 

我不讓她的邏輯師思考混亂。

 

我認真的看待她每一次的『頂嘴』

『爲什麼妳跟爸爸可以一直看電視,我就必須要去睡覺?

『爲什麼你可以喝咖啡?我不能?

 

我用盡各種方法讓她懂得,也用盡各種方法讓自己循著我給她的標準走,要她不闖紅燈我就不能闖紅燈,要孩子不打人,我也不能打孩子。

 

當的母親我想盡辦法給孩子一個有邏輯可循的教養,只因為,我相信邏輯的訓練不在於買多少的教具,不在於給孩子參加了哪些邏輯課程,而在於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這些生活中給她也給我自己的邏輯訓練,不在於求孩子成為數學家,也不在於求孩子成為分析師,我如此的努力,當母親的我只有一個小小的心願,願我的孩子這一生中不要擁有一個『鬼擋牆的人生』。

 

 

深深的祝福妳~

 

 

全站熱搜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