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276.JPG 

言語的力量

 

我的朋友小雅國中的時候就讀的是所謂的B段班,那時候她的學校有一個獎勵規定,每班全學年前三名的同學,可以免繳下一個學期的學雜費,有一次,她很興高采烈的跑回家,興奮的告訴媽媽:『媽!我是班上的第一名耶,可以不用繳學費喔!』

 

 那時候她的母親,卻冷冷的回她一句:『B段班第一名有什麼好得意的。』

 

 母親冷冷的一句話,或許也不是有惡意要傷害小雅,但是,一句話的傷痛卻讓小雅過了十幾年都無法忘懷,當了母親的她,很努力的讓自己不要踏上自己母親的後塵,把這樣的語言壓力再傳給孩子。

  

在我心中,也有許多曾經帶給我傷害的語言,有時候那句話的傷害就是這樣藏的很深很深,深到自己都不願意拿出來再痛一次,以前的我是完全不想當一個媽媽,我從不敢生孩子,因為我很害怕有一天,我會如此自然的把父母罵我的話,不自覺得的脫口罵孩子。

  

當了媽媽以後,我知道了當父母的壓力,我知道了教養孩子的難處,我知道了面對孩子就是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我也常常差點就把以前父母罵我的話脫口而出。

  

然而,我知道那樣的傷痛,父母說出去的話對孩子所造成的傷害,就像是潑出去的水一般,永遠無法收回,我努力的把一個又一個的問題點想通,我努力的看著孩子的表情、聽著孩子每句話語,我努力的書寫我的想法,就好像藉由一次又一次的鍵盤打擊,讓這些打開的想法再一次的深入我的腦海中,我是如此希望著自己可以真正的從內心改變,讓自己不要在教養中誤導了孩子。

 

女兒兩歲十個月的時候,我經過許多的研究與探訪,終於幫女兒買了PUSHBIKE(腳划車),玩PUSHBIKE給了孩子我意想不到的成就感,女兒完全不讓別人碰到她的車子,我上網搜尋很多孩子玩PUSHBIKE的影片給她看,並且在一旁告訴孩子玩PUSHBIKE的孩子要會跌倒了自己爬起來、要會自己扛車上樓梯、要會自己控制方向。

 

 

因此,當女兒不想自己吃飯的時候,我會問她:『妳是可以自己吃飯的大朋友了嗎?還是妳拿不動湯匙?拿不動湯匙的小朋友可以握穩PUSHBIKE的龍頭嗎?』,這時候的她就會拿起湯匙大口的吃飯,還滿嘴飯的告訴大家:『我是可以玩PUSHBIKE的大朋友了!』

 

這一招很好用,女兒常常做了某樣的事情,然後很得意的說:『我會自己...,我是可以玩PUSHBIKE的大朋友了!』

 

在女兒所有的行為訓練當中,我最慢教導孩子的莫過於如廁的訓練,女兒在兩歲的那年夏天就會自己上廁所,然而,因為我常常帶她出遊,自己也真的無法說服自己,不顧孩子的尊嚴,在她想尿尿的時候,真的就在路邊脫下褲子尿尿,或者在找不到廁所的時候當場在外面脫她褲子穿上尿布,所以她每次出門依舊還是習慣性的包著尿布。

 

 

 

有一天,跟女兒從外面遊玩回來,當我在收拾東西的時候,聞到女兒身上傳來大便的臭味,我問她:『妹妹妳大便嗎?媽媽幫妳洗屁屁好不好?』,聽到這一句話,她竟然躲在我的書桌底下說:『我沒有!媽媽妳打電腦啦!妳打電腦。』

  

於是我假裝開電腦,卻依舊從電腦桌下面傳來她身上的臭味,我挪開椅子,蹲在桌子前面輕聲的問她:『我可以幫妳洗屁屁嗎?』,她卻哭著很大聲反覆的說:『媽媽不要看,拜託妳不要看,求求妳不要看!』,她越躲越裡面,因為她一直往後躲,她的頭就一直往後撞我書桌的隔板,撞得鏗鏘有力。

  

那時候的我就蹲在外面當場掉眼淚,我想起了,女兒曾經問我說:『小B是大朋友可以玩PUSHBIKE?』,我回答她:『小B會自己吃飯、自己到馬桶上尿尿跟大便便,所以他是大朋友了,不是小寶寶,所以小B可以玩PUSHBIKE。』

 

 

我想起了,為何那陣子,女兒大便都找她父親從不願意找我,不讓我看到她大號的樣子,不讓我處理她的糞便,我也想起了,那陣子老公不在家的時候,女兒都說肚子痛卻沒有排泄,我也想起了前一晚我還跟老公討論著已經三天沒有大號的女兒該去看醫生了。

  

我想起了,或許就是我那一句話,讓孩子不敢在我面前大號,不敢承認她有大便,她怕她又變回了小寶寶,而不能騎她心愛的PUSHBIKE

  

那一天,我蹲在書桌前面,看著女兒躲在書桌底下頭一直往後撞的哭說:『媽媽不要看!』時,我難過的哭著告訴女兒:『妹妹,妳這樣子 媽媽很難過!!很難過!!』,我指著我的心臟位置對著她說著:『妹妹,媽媽這裡好痛,因為媽媽知道妹妹會痛,媽媽知道妹妹很難過,所以媽媽心好痛。

 

女兒看到我的眼淚,哭得更兇的說:『媽媽不要哭!媽媽不要痛!』

  

於是我問她:『妳是不是覺得讓媽媽看到妳大便沒去找馬桶先生,就不是大人了?就不能騎PUSHBIKE?』,她哭著狂點頭。

  

然後我認真的對著她說:『對不起,媽媽錯了!因為不管是小朋友還是大人,都會大便,這是很正常的,媽媽也會大便,所以你不要以為這是不好的,媽媽不能把這個當作可以騎PUSHBIKE的標準,對不起!妳就算大便忘記去找馬桶先生,妳還是可以騎PUSHBIKE的,對不起!妳可以原諒媽媽嗎?媽媽可以帶妳去洗屁屁了嗎?』

 

 

女兒才哭著出來擁抱著我,擁抱到她鬆手才讓我帶她去廁所處理她的排泄物,洗完屁股幫她換尿布的時候,我再一次很正式的跟她道歉;吃飯的時候,我蹲在她的旁邊跟她解釋,東西從她的嘴巴吃下肚,會經過腸子的蠕動、消化,然後把不要的東西大便大出來,這是每個人都會有的生理現象,這是正常的,告訴她:『對不起,媽媽把大便當成妳可不可以騎PUSHBIKE的標準,對不起,請妳原諒我!』

 

 

那時候的我,終於信服了GreenHouse吳老師曾經跟我說的那一句話:『有些大人長大有便秘或腹瀉的腸胃問題,很多的原因在於當他們小時候,父母對他們尿尿或大便的不耐煩,與厭惡的表情。』

  

或許我們總是忘記了,現在看起來很小很小的房子,為何小時候總覺得房子好大?

 

 

小時候印象中看到爸爸可以一腳跨過的大河,為何長大後再看卻變成一條小小的水溝?

  

我們忘記了,我們在小的時候是如何的把父母的一切,當成天一般的大,我們忘記了,小時候的我們,是如何的把父母的話,當天一般大的罩在我們的小小心靈。

  

我們現在可以輕易或者只是好玩的對著孩子說出的:『笨蛋』、『雞婆』、『你很討厭!』,那樣無心好玩的話,卻在孩子的心中佈下了天羅地網。

 

 

 一句收不回去的話,一句或許大人無心講過的話,一句說了就忘的話,卻是孩子一輩子都無法掙脫的天羅地網。

 

 

那一天晚上,我處理了一陀又一陀女兒累積整整四天的大便,心中震撼著孩子給我的警惕,深深、深深的提醒著我自己,當母親的我千萬別輕忽了『言語的力量』

 

全站熱搜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