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痛哭一場後的涵容,眼神慢慢的回了神,她的眼神中少了那股的絕望,留下了淡淡的哀傷,一種隨時可以盈滿淚水的哀傷。

但是她開始進食了,對於人的互動也慢慢有了反應,如果能說她有了什麼樣的不同,其實也沒有,她只是比起一般人少了笑容罷了。

因為抽離了自己的情緒,找到了可以宣洩的港口,以及可以慰藉的理由之後,涵容慢慢的發現,隨著白濬一起死去的,除了她的歡笑之外,還有她的婚姻。

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涵容才發現韓柏徹已經好久沒有進到房門了,他總是很有技巧的不出現在她的面前,小翠說他一直住在隔壁的書房,書房跟他的睡房只有一面小小的木板牆隔著,涵容從來沒有發覺他就在身旁,但是,她夜半的哭泣,他是否曾聽過?

兩個有名無實的夫妻,各自沉溺在自己的悲傷的情緒中,久久都沒有辦法自醒,兩個遊魂,讓這個家中的氣氛都詭異了起來,長輩著也不著痕跡的關心著這兩個有名無實的夫妻,即使心急著抱孫與曾孫,但是也不好說些什麼。

他們兩個就這樣淡淡的,夏天過去了,秋風吹起人淡淡的感傷,兩個人在同樣的地方各自望著自己窗前明月感傷著。

每天只有晚膳的時候一家人聚守,涵容才會看到他的夫婿,坐在她的身邊,一坐下來就埋頭趴著大口大口的吃著飯,然後快速的離開,不跟任何人說句話,整家子的熱絡的氣氛都隨之消散。

涵容一大早就起來,去廚房看顧著,然後跟爺爺奶奶及公婆請安,她不若其他房的媳婦,乖乖的待在屋內繡花,或者是在後院內聊天,她好久沒有提起畫筆,因為她不知道如何的將現在的心情隨著畫下,她只好每天在櫃後,幫忙熬著一鍋又一鍋的藥膏,讓自己的身子骨每天的疲憊,疲憊可以讓她一夜好眠。

她不知道如何打破這個僵局,她在心中思念著白濬,也思念著屬於他們三個人無憂無慮的相處時光。

一個女人,擁有兩個男人同時的愛戀,是幸還是不幸?

不管選誰都是一種痛苦,難道當初就註定了這樣的結局嗎?

*********************************

這晚,晚膳的桌上,整個家族四、五桌各按照著各房坐著,韓柏徹,照例最晚進膳房,然後一股腦的坐了下來,埋頭三兩口大口扒著飯,然後放下碗筷,起身正準備離去。

「站著。」韓家的韓老太爺大聲的叱喝著,讓所有的人著實的嚇了一跳,涵容從沒看過韓老太爺這樣的狀況,她也嚇的趕緊的放下碗筷,韓柏徹就直直的站在她的身邊。

「你們兩口子的事情,我這個老太爺也不好過問,可是,阿徹呀,這門親事是你要的,你到底有什麼的不滿?媳婦娶進門了不行房,不傳宗接代這事情我還可以睜眼閉眼看,但是這韓家上上下下那麼多隻眼睛,大家怎麼說的?白濬過世這麼久了,現在都過中秋了,你們兩個難到要整個韓家上上下下跟著你們這樣苦著?夠了,今兒個,你一定要給我一個痛快的答案,不然,休想走出這個大門。」韓老太爺大聲的斥責著,整屋子陷入了一種可怕的沉靜,大家都不敢發出任何的一點聲響,韓老太爺平時跟個老頑童一般好相處,但是他真的認真處理事情起來,沒有人敢有任何的反駁,除了韓柏徹這個長孫之外。

「爺爺,這都怪媳婦不好~。」涵容起身打破僵局,卻讓韓柏徹給打斷。

「不甘妳的事,妳用膳,爺,下個月十五,我要出遠門,我要下江南去訪幾個名醫朋友與長老,修習醫術,短時間不會回來了,韓家也不會因為我的怪里怪氣而壞了氣氛。」韓柏徹說完,依舊轉身離去,涵容跟大家一樣,一時無法反應過來,然後她放下碗筷,快步的跟隨著出去,留下了一群錯愕的家人。

涵容快步的跟著韓柏徹,看到韓柏徹進入了書房,她也跟著快步的跟入,然後默默的轉身關起了門。

「為何要走?因為我嗎?因為我在韓家讓你難過嗎?那該走的人是我不是你。」涵容轉過身來,對著韓柏徹的質問著。

「妳原本就想走了吧,白濬生前你就該走了。」韓柏徹用著涵容從來沒有聽過的絕望語調說著,涵容一時無法接受的看著他的背影,韓柏徹用著痛苦的語調說著。

「我不配擁有妳,因為我的強求,害我們三個人都這麼的痛苦,我不該的強求的,是我害死白濬的,也是我害了妳,可是我又不敢要妳走,白濬死了,外面的人對你的流言沒有停過,如果要妳走,又讓妳更難做人下去,我不知道怎麼辦,容兒,對不起,是我害了你們。」韓柏徹痛苦的說著,像個孩子般的啜泣,涵容從背後緊緊的抱住他。

「不是的,不是你的錯,當初要嫁給你的人是我,推開濬哥哥的手的人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錯,不是你的,我多麼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命換他回來,但是一切都太晚了,我們再怎樣都挽不回他了,所以我求求你不要這樣。」涵容在他身後哭喊著說。

兩人一起決堤的眼淚讓涵容明白,白濬的過往,挑起的不是一個人的愧疚,一個提早結束的生命,帶給別人的是多少的愧疚?

要怎樣才能擺脫這樣的自責與感傷?

這是離去的人願意看到的結果嗎?一種親痛仇快的結局?

這時候的涵容只是覺得好疲憊、好疲憊,一種身心共同的疲憊。

「容兒,妳不懂,我親眼看到白濬的表情,那種神情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我沒有辦法忘記他最後的那個笑容,我也沒有辦法忘記那天血流滿地的情況,每天晚上,這些畫面就在我腦海中浮現,好像在告訴我,我從頭到尾都做錯了,我不該如此的,你們兩個人本來就應該在一起的,是我插入妳們中間,如果我不加入你們一起上洋文課,今天這一切不會這樣,徒留三個傷心人。」韓柏徹警繃的神經在這段話中軟化了下來。

涵容感覺到他身體在抽恤著,他這些日子來背負著的適怎樣的壓力?

這些日子以來,涵容一直在自己的情緒中出不來,她一直以為,韓柏徹比他能夠面對一切,然而,她卻錯了。

韓柏徹忙著白濬的後事,他在繁忙中尋找一個救贖,雖然他的身體疲勞了,但是他的心卻依舊緊繃著,他依舊活在自我的譴責當中,深深的愧疚幾乎壓的他喘不過身來。

而涵容的存在更是提醒著他,提醒著他的錯誤,也挑起他心中的愧疚,所以他盡可能的躲避著涵容,然而卻躲避不了他心中濃濃的譴責。

「你別這樣,即使有任何人的錯,現在我們是夫妻了,我們一起來承擔。」涵容抱著痛苦的韓柏徹說著,現在的她也無法一個人去面對一切,她像溺水的人抱住唯一的浮木一般的,緊緊的擁抱著這個與他擁有共同傷口的男人。

「容兒,我該怎麼辦?我好怨我自己的自私,如果不是我,這一切就不會這麼的難解。」韓柏徹痛苦的哭喊著,壓抑許久的情緒,再也無法承受的潰了堤。

「事情發生了,就要去承受,我們無法像濬哥哥一樣,拋開一切的走,日子還是要過下去的,求求你別丟我一個人在這裡,如果你要走,我也要走。」涵容還是無法忘懷剛剛他要離去的宣告,涵容知道,如果他離開了,她不一定可以撐得住。

「我也不想拋下妳,但是,我無法若無其事的一個人在這裡,這屋子,那紅色的新房,再再都在提醒著我的無知,我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再不走,我也不知道我可以撐多久。」韓柏徹整個人攤坐在椅子上,涵容將他的身子轉了過來,蹲著身子整個人面對著他說著。

「那我們一起走,一起離開這裡,一起到一個沒有認識我們的地方,在那裡,我們不會在別人的眼光中疑神疑鬼,你走到哪裡,我就跟你到哪裡,你行醫,我就在旁邊幫你熬藥。」涵容堅定的說著。

「你要跟我走?妳不留在有白濬的地方,容兒,白濬是愛妳的,他死的時候,妳的匕首插入了他的心臟,匕首上浮現了妳的名字,他卻笑了,他是真的用生命愛著你,而我卻狠狠的奪去這一切,現在,我怎麼可以再帶著你走,帶你去任何一個沒有他的地方?不行的,我不行的。」韓柏徹推開涵容說著。

這是涵容第一次聽到,原來濬哥哥最後的表情是微笑的,涵容眼睛內含滿眼淚,心卻落實了來。

一直以為濬哥哥是在痛苦與絕望中離去的,現在的她終於知道,濬哥哥是含著笑的,在最後一刻,濬哥哥想到的是什麼?他的回憶、他的過往,陪著她走完人生的最後一口氣,這樣就夠了。

真的這樣就夠了,白濬當時的心情,涵容這時候深深的體會著,她痛苦的心在這時候得到了救贖,原來,能將她推落到萬丈深坑的人,跟救贖她的人,始終是濬哥哥。

涵容看著窗外皎潔的明月,在月光中他似乎可以看見白濬最後的笑容,一切一切的答案,在她的心中慢慢的浮現,她的心擴朗了起來,嘴角淡淡的泛起長久來的第一個笑容。

濬哥哥也像那隻匕首一般,如此完整的刻畫在她的心頭,陪她度過了五年的等待,也將陪著她度過許多許多的未來。

「走吧!我們離開這裡吧!不論是雲遊四海還是異居他鄉,我們都要在一起,時間跟距離或許才是醫治一個人最好的藥方,如果我們繼續在這裡,只會互相逼瘋對方而已。」涵容起身說著。

「即使那個地方離白濬遠遠的?」韓柏徹質疑的問著她。

「濬哥哥從沒離開過我們,我們也從沒離開過他,不管在哪裡,這都是一樣的。」涵容的回答讓韓柏徹啞言了,他明白了涵容真正的濃情,然而一切都已經太晚了,以前他認為只要娶到了涵容,心的缺口就會補了起來,涵容就可以完完全全的屬於他了,然而,他這才發現,擁有的夫妻的名義,白濬依然深深的在涵容的心裡,只是不知道涵容是否也發現了自己的心意。

「妳不後悔跟我離開嗎?」韓柏徹質疑著她。

「一直到今天,我都沒有後悔嫁給你,難道你後悔娶了我嗎?」涵容的眼神看著他,這樣看到人心內的眼神,讓韓柏徹有些困窘,他後悔自己該退婚讓給白濬,可是卻從來沒有後悔娶了涵容,一個讓他身愛好久的女人。

「我們已經是夫妻了,這是誰也沒有辦法否認的,我們兩個必須要共同的扶持下去,這是唯一一個可以讓所有家人都放心下去的方式,不論我們現在如何,都必須要一起面對下去,濬哥哥走的時候,我也很想跟著一起走,我不想去面對這一些,更不想面對分離,然而,我們都有父母,還有兩家子人的關心,白濬傷了太多人的心了,只有看我們兩個過的好,她們才能夠開心的活下去,不然,只是造成更多人的遺憾而已。」涵容堅定的說著。

「只是,白濬~」韓柏徹剛剛開口的話被涵容制止著。

「你剛剛說過,濬哥哥最後的那個表情是微笑的,那樣就夠了,他不是在痛苦中過世的,他最後一刻是帶著笑,那就夠了,對我來說那就夠了,既然,他都原諒我們了,我們為何不能原諒自己?」涵容淡淡的說著,韓柏徹看著她的臉神看著,有多久的時間他沒有好好的看過涵容了?

涵容消瘦又美麗的臉龐,有著一種堅定,哀傷的眼神中,還有著一種不可動搖的韌性。

感覺忽然一夕之間,涵容從個小女孩,變成了一個成熟的女人。

韓柏徹知道今生今世,他的妻子心中一直都會有白濬的存在,婚前的時候他明瞭,而現在的他知道白濬的身影更加深刻的印烙在涵容的心上。

然而,不管今生今世,他是不是在她的心中佔有一席之地,這樣的一個女人,即使愛著別的男人,也深深的吸引著他的愛戀。

涵容在他的心中是沒有人可以取代的,因此,看著她這樣堅強的表情,他忽然知道他也必須要堅強起來,因為他曾經答應過她,不讓他受任何委屈過日子的。

或許離開這裡也好,距離跟時間是沖淡傷痛最好的藥方子,離開這裡,可以讓兩顆受傷的心,恢復平靜,讓生活單單純純的就只是生活,或許這樣的一切,就能夠不那麼的傷痛。

「這一路上不輕鬆喔!。」韓柏徹恢復平常的語調,走到窗邊涵容的身旁,涵容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然後她給了一個如釋負重的淡淡笑容。

是呀,這一路上不輕鬆,不管是未來的旅程,還是以後的婚姻路,這一路上還有許多的辛苦與挑戰在等著他們,但是,終究這條路還是有人陪著走下去了。

    全站熱搜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