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未分類文章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幾個禮拜,我快速的看了二十一集的電視劇DVD『戀香』,這部影片講述的是一個男孩子他有一個靈敏的鼻子,因為前世的淒美戀情他允諾來世會認出情人的香味,因此當今生前世的情人出現在他的身邊的時候,他會聞到一種屬於情人的特殊香味。







這樣的機緣,讓他無可就藥的愛上了一個女孩,這一生就好像只是為了跟她相遇才來人生走一遭,他對工作不經心,他對人生很茫然,然而對他而言唯一的認真在於那個女孩,原來愛只為她存在。







男孩在夢中看到前世的種種,女孩在催眠中知道前世的種種,同樣知道前世的兩個人,一個選擇勇往直前愛他所愛,一個選擇遠離,避免同樣傷痛的結局繼續的發生,然而,結局還是悲傷的,如果是我,我還是會選擇勇敢去愛,勇敢的去創造屬於今生的回憶。







影片結束的最後,女主角跟男主角的最後一句話都是『我們會再見面的』,是的,我們會再見面的,死亡代表的不是真正的結束,只是重新的洗牌,換個不同的出排順序,或者說,換個人當莊家。







回想與老公的第一次見面,那是一個屬於陽明山的午後,屬於山上的清新氣味還有淡淡的霧氣飄進教室,看到他站在舞蹈教室的中央,我腦海中快速的搜索著這個人的影像,沒見過卻如此的熟悉,那樣的熟悉感讓人擔憂,他小我四歲,完全不符合我所有的擇友條件,然而該來的還是躲不過。



慢慢的回想,有些地方第一次去,卻如此的熟悉,甚至知道下個路口轉彎後會有哪樣的風景,一些朋友的面孔,即使剛剛見面卻如此的熟悉,生命或許是一次又一次的輪迴,該遇到的人,該面臨的功課,早就已經寫好了。







所以親愛的同學,或許我們可以生死不懼,但是我們卻不能不珍惜生命,因為生命的繼續,人生才有改變的可能,即使我們選擇了死亡,我們只是選擇了去面對更艱難的下一世。







無論如何,不論今生的故事如何的結局,我們依舊會再見面的。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會不會這樣?



氣味比畫面更能牽動人的記憶?



朋友從法國回來,寄了一張明信片給我,我看著巴黎熟悉的街道,淡淡的想著曾經在那些街倒巷弄中穿梭的自己。



家中的相本一本本排好放在書架上面,有時我跟老公就會翻出來慢慢回味一番,開開心心的討論著當初的一切,也規劃著未來的旅行



搬到新家已經快滿兩年了,這兩年來,我出過幾次國,老公也出過幾次國,但是,我們卻沒有再一起出國過,兩個人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只有夜晚的短暫交集。



然而,有時聞到咖啡的香味從咖啡屋內飄揚出來,我會想起在義大利街頭的那杯義大利式的濃縮咖啡,佇立在街道上,品味著屬於我一個人的回憶。



而最近,我在台北秋老虎炎熱的艷陽下面,聞到一種屬於泰國的炎熱氣息,讓我恍惚的以為置身在曼谷的灰黑與煙霧瀰漫的街道中。



是誰曾經這樣的告訴我,氣味比畫面更能牽動人的記憶?



討厭跟團旅行的我,就是因為不管走到哪裡,聞到的都是遊覽車的味道,因為這樣,每次跟團出去我的記憶總是特別的少。



現在的我,站在台北繁忙的街頭,像置身在曼谷的汽機車排氣的氛圍中。



坐在陽明山美麗的咖啡廳中,品味著屬於荷蘭何恩鄉鎮中滿街滿鎮的翠綠清新感受。



忽然聞到的咖啡香,忽然聞到的太陽香,讓我跌進一個又一個不同的回憶情境之中。



忽然覺得自己的幸福很簡單,美麗的回憶充滿了各自的記憶,記得在米蘭的十後,聞到民宿外面廚房傳來滷肉的味道,讓我們跌入思鄉的鄉愁中。



記憶,從氣味開始,而我在屁桑的懷中,品味著屬於幸福的氣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當五專死黨知道我插大考上大學之後,開心的打電話恭喜我然後問我:



『你考上哪個科系呀?』



我一律百般無賴、面無表情的回答『政治!』



電話那頭會傳來短暫的停頓,然後傳來母雞般的大叫:



『妳瘋了呀?唸那個做什麼?妳貿易公司做的好好的,幹麻自毀前程去唸政治?』



我一邊將話筒拿離我的耳朵,拯救我那一片勞苦功高但是脆弱的耳膜,然後吸了一口氣,完全不受教慢慢的回答說:



『我五專唸商,大學唸政治,剛剛好政商勾結,現在快點來巴結我,以後我吃香的喝辣的就分妳一杯羹。』



也難怪我的死黨不爽,說起來我國中的時候偷偷躲起來看政治犯江南寫的蔣經國傳的時候,就被我老爸警告說,絕對、絕對不要去碰政治,但是我還是把他的話當作耳邊風。



而政治這種東西,就像大學一個老師形容的:



『如果一個高中生考上大學之後,考上建築系,至少四年後他會做模型;考上英文系,至少他托福考的比妳好;考上家政系,至少他會燒一手好菜;考上俄文系,他會講基本的俄文;考上政治系呢?四年畢業出來,挖哩,他媽的路邊隨便一個賣菜的都講的比妳頭頭是道。』



沒錯,這就是政治系的悲哀!唉!



(挖哩,既然我了解!我幹麻還花白花花的銀子去唸政治系呀!當場就應該休學了呀!)



沒錯,我其實是去混文憑的!唉!悲哀呀!





後來,我沒有政商勾結,當然我也偶而有吃香的喝辣的!,不是我沒本事政商勾結,而是我不想測試老天到底賞我幾次好運氣。



只是,後來我所有學的政治學,全部用在我的愛情上,大家都說我的屁桑很可憐,被我的愛情政治學拿來當政治鬥爭的目標,可是,說真的他可真的很幸福的ㄋ!



而且,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話說有一天,我們在看電視的時候,我為了要區別出唸政治人跟賣菜人看政治角度不同的一面,我就一邊看著電視一邊轉頭跟一臉大便的屁桑說(他討厭看政治新聞,只想看電影台。)



『你相不相信這個人他現在放出這個話,其實真正背後的目的是要告訴對手說........,我打賭過兩天他的對手會出來說........。』當我滔滔不絕的說著我的偉大分析的時候,屁桑冷冷的回我一句,



『既然妳這麼厲害,可以看的懂這些政治人物背後的目的,那怎麼看不出來本大爺我目前想要看HBO?』



挖哩,這時候我一面努力的用僅存的理智找回我那溫柔恭儉讓的淑女美德,一面努力的不罵出口,當我努力的讓那個有著淑女本性的我不讓潑婦上身時,我忽然想到,對喔!政治其實就在我的身邊呀!



沒錯,我今天不是陳水扁,我不需要想盡方法去搞定宋、連主席,我也不需要去管大陸那邊的那些官如何放,那我的政治學到底要拿來做什麼呢?



除了工作之外,政治不是一種眾人之事嗎?那眾人應該包括我那個屁桑吧!!!!



於是,我努力的回想著我認識他之後的一切,嘿!嘿!嘿!真不愧是政治系的大將,我好像從一開始跟他談戀愛開始,我的政治運作就開始了,完全跟之前的戀愛方式有了一百八十度的不同,想著想著,讓我不禁的開心了起來。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