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838

 

記住孩子卡關痛苦的模樣

最近我常常想起一個朋友,其實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有忘記過他,每次想起來我總會有很多的遺憾,一直以來我不太懂,為什麼我對他的記憶從來沒有變得模糊或失去,這麼多年來,我不懂,明明他那麼痛苦的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為何我想起他的時候,總是想起他的笑臉,那燦爛到無法讓人直視的笑臉。

這麼多年來,想起那樣的笑臉,我卻有隱隱的心痛。

多年之後,我也曾經遇過一個把自己逼到絕境男人,那陣子的他異常的沈默,有一次我從他背後看到他時,我覺得這個男人全身被痛苦包圍,而那陣子他只是相對的沈默。

當了母親之後,我努力的經營著自己的親子關係,孩子跟我之間每天都可以開心的親親抱在一起,我們有談不完的話,孩子難過傷心的時候,也會直接來跟我談,我常常誤以為『這樣的孩子遇到卡關,應該會跟父母求救吧!』

女兒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那時候我跟她在學習的痛苦與問題上,一關關的破關,不懂持續的力量,那我想辦法讓妳自己懂,不懂數學的邏輯,我自己出教案來看,慢慢的有一天,孩子在一個幸運餅乾中拿到了一個紙條,那個紙條上面寫著『所謂的沒辦法,只是還沒有想到辦法。』,女兒興沖沖地跑來問我:『媽媽,妳覺得這句話有沒有道理?』

我看了一看,想了想說:『妳覺得有道理嗎?』
女兒用力的點點頭說:『非常有道理,妳看我之前笛子連白髮吟都吹到哭,後來找到方法,甚至吹好卡農了,再回頭看白髮吟就覺得很簡單;我不懂的數學題,寫到哭,結果妳換一個教具給我,我就全懂了,我覺得很有道理所以才拿給妳看。』
我笑笑的說:『妳有觀察媽媽面對問題的方法,然後去推論這句話的可信度,是嗎?』
女兒點點頭說:『是呀!』

對話結束後,這張紙條就這樣貼在女兒書桌的牆壁上,被我發現的時候,我還一陣欣慰孩子懂了這個邏輯,萬萬沒想到這句話才是女兒的卡點。

之後的兩三次考試,女兒會在期中考或期末考的前兩天一直討抱,這樣的狀況常在我家發生我不以為意,然而,她會在考前的那一天大哭,我總是在考試的前一天,在她的哭泣中知道『原來她卡在不會背單字。』、『原來他卡在聽寫很焦慮。』,在那樣的時間點我常常氣著『不會為什麼不早講?』

慢慢的我才懂,孩子認為『所謂的沒辦法,只是還沒有想到辦法。』,所以他一直自己在想辦法,她以為所謂的不會,也只是沒有找到讀書的方法,所以她一直在尋找著方法,找不到方法卻因為時間緊迫才哭了。

 

開了工作室之後,教室有很多教具玩具可以陪孩子玩,我常常帶著父母去看孩子遊戲的方式,找出孩子問題的卡點,有些孩子上下左右分不清楚,有些孩子沒有建築物遮擋的概念,有些孩子不知道什麼是迴轉半徑常常甩東西打到人,我們常常在遊戲的自我操作中看到孩子學習的卡點。

只是,每個孩子卡關的樣子不同,有的孩子卡關了,她會開始燦笑如花,開心到整個工作室都是他銀鈴般的笑聲;有的孩子開始瘋瘋癲癲的亂鬧別人,像極了過動症;有些孩子看著那盤玩具面無表情,整個人放空,旁人說的話一句都沒有進入耳朵;有些孩子開始喊無聊,有些孩子明明每個遊戲關卡都玩錯,還會一直說:『這麼簡單,有什麼好玩的。』

 

有些孩子連碰都不碰那些教材,有些孩子所有的破關要有大人在旁邊讚嘆欣賞,否則就不做,有些孩子遇到不會的東西時,會開始跟我天南地北地亂聊;有些孩子會默默地流下眼淚。

就算是很簡單的遊戲與桌遊,我總是會遇到幾個卡關的孩子,然後在孩子遇到困難的時候,默默地告訴媽媽『請你記得,孩子痛苦時的模樣。』

空間玩具無法對準位置擺放,孩子以後寫字的時候無法精準判斷字體的空間位置;背後動機的卡關,孩子以後無法真的判斷別人是好意還是壞意;鑷子玩具按壓不下去,孩子寫字容易痠痛;遊戲語言都是命令句,入學人際關係不好處理,從各種玩具中看到孩子的卡點,在入學前我們先藉由玩具、自由遊戲看懂孩子的問題,然後一個個破關。

我一直以為教父母看懂、讓父母知道該怎麼陪孩子破關就好,我一直沒想到的是,我要讓父母看到孩子卡到困難時的模樣,我常常說:『記住孩子遇到困難的痛苦模樣,未來當孩子又有同樣的狀況的時候不要誤解了孩子的內心。』

遇到不懂卻燦笑如花的孩子時,當孩子燦笑的時候,不要以為她雖然讀書不行卻是個開心的孩子。
遇到難關就開始搗蛋轉移注意力的孩子,當他調皮搗蛋時,不要急著給他處罰。

 

遇到不會就放空的孩子,當他放空時不要一直在旁邊試圖的講道理,還氣自己講了半天,孩子沒在聽。
遇到問題就開始試圖想辦法,想到最後一刻時間到才開始哭的孩子,不要罵她最後一刻才說,而是感謝她願意試圖自己先試看看。

慢慢的,我才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遇到難關的樣貌,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遇到難關了,就像我這麼多年來,才在當媽媽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學習障礙,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舒服。

在工作室看到這些孩子遇到難題的樣貌,我才慢慢地理解了,原來所謂遇到困難的樣貌不一定是哭或傷心,原來我那忘不了的耀眼笑顏是在告訴我『救我!我好苦。』

原來那個朋友的沈默是苦。
原來那個人的求救是笑容。
原來那個人的多話是掩飾痛苦。
原來那個孩子的搗蛋是在掩飾自己的不懂。
慢慢的我看懂某些孩子為何眼裡有傷,臉上卻有笑容。

 

在工作室的每樣教材中,在孩子每個玩耍互動中,我慢慢地請父母們看懂孩子卡住的樣貌,請他們牢牢記住孩子遇到問題卡住時會呈現的痛苦模樣,我這麼殷殷切切地教著父母看著,或許只是想彌補自己的一點點遺憾。

遺憾自己沒有看懂那笑顏下的求救訊號。

記得孩子遇到難關痛苦的模樣,記得孩子求救的訊號,或許不是哭泣,也或許還是笑容滿面。

但,那卻是孩子求救的訊息!

 


PS:父母卡關痛苦又是千百種樣貌,唉~

親子找伴工作室親子找伴工作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tonia Wang 的頭像
Antonia Wang

Antonia Wang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