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哥窟30

被在意著~~ 陪孩子去吳哥窟

每年過年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童年時候的過年,我會想起餐桌下那盆暖暖的炭火,我會想起爸爸拿手的烤烏魚子,我更會想起那一杯補酒。

父親有一陣子很喜歡泡補酒,一個大大的玻璃甕裡面裝滿著各種的中藥,那酒泡著中藥放在家裡的櫃子上放好久,每年過年的時候父親總是會幫我裝一杯酒,然後告訴我:『妳是女生,要練酒量,不然以後被人隨便灌了就倒,很危險。』,我不知道為什麼三個孩子就只有我要喝那杯酒,但是那酒的怪味跟父親的話我每年過年就會想起。

多年之後,我沒有養出好酒量,但是,我養出了對酒精過敏的體質,喝一口酒的代價不但滿臉紅,還會全身發癢,連在工作上的應酬,我也都偷偷地用酒瓶裝茶水給偷渡過。

現在的我,女兒也過了十歲,我常常說我在跟時間賽跑,當我懂了孩子的生理生理發展的時間時,有很多的事情,我希望我可以在孩子青春期前就讓孩子懂,因此,我參加的許多活動都跟一般的親子不一樣,所給的引導也不一樣,但是我知道,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還沒有陪孩子看懂,而我也一直苦尋不到那樣的機會。

女兒國小一二年級的時候參加過幾次過夜的的寒暑假營隊,從原本的開心不已到後來的排斥,不單單是因為想家,而是看到了熄燈後,輔導姊姊離開後的霸凌,女兒不再願意去,但是我也知道,總有一天,進入青少年後跟朋友出遊旅行的機會會越來越多,我不想當一個每次孩子們出遊我就嘮嘮叨叨叮嚀的母親,走過叛逆青春的我很懂,出遊的夜晚朋友的吆喝慫恿下會有多麼多的可能性。

我在心中念著這件事情,終於在去柬埔寨的時候發現機會,有一天為了看看當地最熱鬧的地區,我們在暹粒的傍晚逛了酒吧街,傍晚時分有些店家還沒有開始營業,那一間又一間酒吧的氣氛卻也形成了,我們有三個晚上在逛完景點後就去酒吧街短暫的逛一下,因為同團的孩子年紀不大加上天氣熱,孩子很快倒在父母身上,所以我們逛的都不夠久。


最後一天,一群人又去酒吧街買齊我們想買的紀念品,當大家商量要回旅館的時候,我轉身問女兒:『妳還想不想逛?』,女兒看大家都要回旅館原本說要一起搭嘟嘟車回去,我補了一段話:『想清楚,這是一期一會,下次來,或許風貌就不一樣了,只要妳想留,媽媽就陪妳。』

女兒聽完馬上說:『我還想逛!』,於是,我看著團友們一一的搭著嘟嘟車回飯店,那時候已經晚上九點多了,當身邊的團友都離開的時候,在那霓紅燈照亮的夜幕之下,我看到女兒有點害怕的神情一閃而過,我緊緊的握著她的手。

要開始倆母女一起逛街的那個當下我把後揹包馬上改成前背,女兒看到我這樣的動作疑惑的問:『媽媽,為什麼要這樣背?』,我笑笑說:『因為剛剛我們一大團人走在一起,就算後面有扒手拉開我的背包,也容易被發現,現在只有我們兩個,沒有別人幫我看著,我要把背包往前背,畢竟,有錢有旅館名字,回飯店就不太有問題,出門前給你的旅館名片還在嗎?』

女兒低頭看看自己的包包,點點頭說:『在!』
我繼續問著:『還有美金嗎?』
女兒點點頭說:『有,這樣要包車回去就可以了,可是媽媽也有呀,為什麼我也要一份?』

我說:『從現在開始,我吃喝的東西妳不能試一口,妳吃喝的東西我也不能試一口。』

女兒問:『為什麼?』
我笑笑的說:『因為一個人倒了,另一個人要拿自己手上的美金跟飯店名片把對方送回去呀!』

女兒聽了,握緊了我的手,我們倆母女慢慢的在熱鬧的街道中逛著,我會逛著逛著忽然拉著她轉頭往回走,女兒吃驚地問:『為什麼不直走?』,我笑笑的說:『那邊雖然有店,可是沒有遊客了,巷子小,被拉進去的機率大,我們要保護自己。』,說完我緊緊著拉著孩子離開。

我帶著女兒一邊逛一邊找尋我們想買給音樂老師的樂器,一面帶著孩子看夜市的商業邏輯,而重要的是帶著孩子在那異國混亂的街道中,在那有著一點點興奮、有著一點點的恐懼、又有一點點探險感覺的氛圍下,讓孩子看著我如何保護自己跟她的安全,我帶著她看著酒吧內的人喝的茫茫的,我帶著她看著一群人的狂歡,我帶著她一間店走過一間店,解惑她層出不窮的問題,無論是安全方面、商業方面、還是人的觀察。

母女倆一直到了快十一點,我才跟著她在光亮的超市門口跟嘟嘟車講價回旅館,暹粒是很的特別的地方,熱鬧的酒吧街有許多的歐美人士,有一種很歡樂的熱鬧,過了那一個街區,卻又陷入了安靜與黑暗,那是在其他國家很難看到的景象,回程的路上,我們穿越了許多無人漆黑的街道,我感覺到女兒握著我的手越來越緊。

忽然間在一個黑暗無人的馬路上,女兒看到路燈下有一個大概八九歲的小女孩一個人赤腳的邊吃麵包邊走著,整條街只有她一個小女孩跟我們這台車,女兒指著她說:『十一點多了,她怎麼一個人在這裏,很危險。』

我笑笑的說:『這樣不是很好嗎?以前我最討驗我媽媽管我幾點回家,外婆說最晚晚上九點回家,我就一定九點半,寧可回家被她罵,我也要!這樣沒有人管,想在外面玩到幾點就幾點,真好!』

女兒淡淡的說:『哪裏好?她的生命安全~沒人在意著。』

聽到女兒這句話,我忽然釋懷了,我年少時看不懂的幸福,女兒看懂了!

回到旅館梳洗完,我坐在床邊忽然感覺有人在後面親我,我問:『女兒,妳在親我嗎?』

女兒說:『是呀!媽媽謝謝妳,願意陪我過今天的一期一會。』

我笑笑的看著她說:『因為妳要,媽媽就陪妳學。』

這一晚,我想起了父親補酒的滋味,也讓女兒看懂了那種生命安危被在意著的幸福。

那一夜,在柬埔寨暹粒度過的那個特別的夜晚,終於也讓我懂了,孩子真正能開始在意著自己安危的前提,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不是嘮叨或細細叮嚀,不是限制也不是放任,而是讓她懂的,她如此被在意著。

教孩子保護自己前,先讓她看懂,她有被父母多在意著。

孩子學會保護自己的前提是,他知道自己被在意著


謝謝吳哥窟所有一期一會相遇的人事物,謝謝你們的美好!

吳哥窟11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tonia Wang 的頭像
Antonia Wang

Antonia Wang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雅
  • 您好:
    一直默默看著您的文章,身為一位有個快兩歲的女兒的小學老師
    很佩服您能努力看懂孩子的心~
    想請問您願意讓我分享此篇文章嗎?
    無論如何,很感謝您!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