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460896

(圖說:一個媽媽認真的帶著這個孩子走出自己的國度,引導孩子看世界破關,而船頭的孩子是沒國籍的難民,這個湖就是他們的世界)


生命選擇的樣貌(陪孩子去吳哥窟)Antonia Wang麗芳

我以前一直很討厭長輩說:『妳不要這樣生在福中不知福,人家非洲的孩子都沒飯吃。』,那時後的我總是想,非洲的孩子有非洲孩子的環境與生活選擇,為什麼他們要常常被遙遠的父母拿出來『比較』?

我不喜歡那樣的比較,同樣的很多學習與教育的文章,我也會認為要把文化、社會、語文,甚至文字學的邏輯加進去之後,才能做考慮與評比,同樣的教學法換了一個語言,展現出來的樣貌就會不同,得到的不一定是結果卻有可能會是後果。

要去吳哥窟之前,我的腦海中完全沒有去玩的心情,工作室剛運作了三個月,每個媽媽每個孩子我都一個個在熟悉與理解,我必須快速地跟每個孩子與媽媽建立連結,相同的,每一個孩子遇到的問題,也一直在我腦海中翻滾與思考著,這個孩子的問題該怎麼陪他破關?那個媽媽的狀況我該怎麼協助?這個孩子破了幾個關卡了,下一關該怎麼處理。

我的腦袋一直在這裡,卻沒有想到出國的事情,連春節過年也過得非常簡單,當我想到好像要出國的時候已經是出發的前一天了,那時候我才打電話去問一些去過的朋友,他們都驚呼:『怎麼帶孩子去吳哥窟呀?』

帶了這樣的疑惑去,我卻帶著滿滿的收穫回來,跟著我一起去的工作室親子都覺得不虛此行,我卻說:『幸好我帶孩子來吳哥窟。』

第一天的第一個景點,十歲的女兒興致勃勃地拿著我的單眼相機想拍照,我告訴孩子:『借我的單眼相機可以,但是要有主題,媽媽這次旅行給妳的主題是,吳哥窟孩子的生活樣貌。』

那一天,我跟女兒的第一個對談在於,女兒看到一個比她還小的小女孩,沿路兜售著我這次列入採購清單的竹笛,女兒知道我要買很多支,於是,她一直拉著我說:『媽媽,跟那個妹妹買好嗎?她好可憐。』

我牽著她默默地往前走,女孩看到女兒對他投入炙熱的眼神,馬上就知道我們有意要買,一直緊跟著我們,語氣越來越可憐,女兒一直央求著我買,我卻說:『寶貝,妳知道嗎?大人知道讓孩子來賣東西,可以因為大家可憐他們,就掏錢包,所以,你想他們的大人會願意讓他們回學校唸書嗎?』


女兒想一想,搖搖頭。


我繼續說著:『如果他們一直在這邊賣東西,這一生會如何?』
女兒想一想說:『一輩子就一直在這裡。』
我點點頭說:『所以,你覺得我該跟她買,然後讓她的父母覺得小孩賣東西比較賺的到錢,所以不讓她去學校嗎?』

女兒想一想搖了搖頭說:『媽媽,我不要她這樣。』


我笑笑的說:『所以就算我這次一支笛子都沒買回去,我也不會跟她買,買東西有時候是幫人,有時候是害人,不是只有我想買,就買而已,只求自己的慾望滿足,每一次的買賣後面有很多考量的。』

後來的我們上了車,女兒看著車窗外那些兜售的孩子,想入了神。

於是帶著這樣的震撼教育,又讓我給了一個攝影功課,女兒開始到處的拍照,那些拿著明信片到處兜售的小孩,那個在榨乾的甘蔗皮上跳躍壓縮垃圾量的女孩,那個光著身子在一旁等父母做生意的男孩,一群孩子一起拾荒撿瓶瓶罐罐,為了瓶罐互相追逐著,一張張照片透過單眼相機的鏡頭,帶給了孩子。

最讓孩子印象深刻的應該就是洞里薩湖吧,居住在湖上高腳屋的人屬於難民沒有任何一家的國籍,他們無法進入柬埔寨,也無法進入越南,他們那為數眾多的家庭,吃喝拉撒,做生意讀書都在那湖上,沒有身份也沒有護照,長期一直生活在湖上面許多年。


那天,我們一上船馬上就有兩個男孩跟著我們坐船,一開船,兩個男孩就陸續地在每個大人身上搥背按摩,兩個大人一塊錢美金,於是,我們在無意間得到了一場按摩,孩子隨意地按,我們也沒有舒服享受的感覺,大家心知肚明給的錢大部分是同情。

那一天,在那個湖面上,我們看著他們在湖面上的學校,看著他們簡陋的高腳屋,知道他們無國籍的緣由,明白著也無語著。

同行的台灣工作室媽媽在船上認真的陪著自己的孩子練習描述眼前的一切,認真的陪孩子破關卡,我們在配陪著孩子走出自己的環境看世界,未來有無限想像,而兩個當地男孩按摩完坐在船頭聊天著,他們沒有任何的國籍,其實連離開這座湖的機會都沒有,這座湖或許就是他們這一生的所有世界。

我看著不同的孩子,在我面前有不同的樣貌,有著不同人生與不同的未來,孩子們沿途看著他們的環境,有點嚇到不知所措,那天我們在湖面上的小餐廳,看著夕陽落入了湖面下。

隔天,我們去了女皇宮,這次照例有許多的孩子在兜售著紀念品,我看著那些兜售紀念品的孩子感嘆的說:『有些人說得沒錯如果孩子不需要考試,不需要寫作業,然後也長出了養活自己的力量,這樣的人生不是很好嗎?』

女兒聽到我這樣的感嘆,說了一句:『說這些話的人太天真!』

我問女兒:『妳想選擇這樣的生活嗎?』

女兒說:『才不要,我喜歡讀書,而且我覺得他們很可憐。』

我笑笑的說:『寶貝,昨天我們搭了船去湖上面看夕陽,我們看他們的居住環境很可憐,是因為我們習慣了台灣的生活環境,甚至看過很多地方的生活條件,為了這些生活條件地維持,要讀書、要工作、要做生意、做生意有資金的壓力、工作有工作的壓力、壓力不小,我們看他們很可憐,或許他們也笑我們可憐,這我每天看的夕陽,你還要讀那麼多書、考很多的試、賺很多錢,然後花錢來看。』

聽到我這樣說,女兒笑了說:『原來這跟立場很像,殺死壞人的人被稱好人英雄,但是對死去的那個媽媽來說,卻是壞人。』

我笑笑的說:『是呀!就只是他們的生命剛好落在這裡,而他們只能選擇這樣的生活樣貌而已,沒有誰好誰高尚。』

這樣的孩子樣貌在這旅遊的五天內,一個個的展現給孩子看,回台灣的飛機上我問孩子:『寶貝,明天要開學了,要不要留下來過這樣沒作業、無憂無慮的日子呢?』

女兒搖搖頭說:『我不要,我想回去讀書,讓自己未來有能力到世界各地去,看更多的人的各種生活樣貌。』

我笑笑的不說話,回來台灣,我們又將各自回到於屬於我們的壓力與課題中,慢慢的我在這一趟的旅程中才理解,生命的選擇有許多的樣貌,在我們面對壓力的同時,也在享受著屬於我們才有的美好。

帶孩子去吳哥窟,看看人生活的不同樣貌,看看命運將人放在不同的位置所產生的生命選擇有多沒的不同,去看看那些孩子簡單快樂的容顏。

帶孩子,去吳哥窟!



親子找伴工作室 https://www.facebook.com/antoniawanghouse/

吳哥窟19
(不同年齡層的孩子,有著不同的群體)

 

_146090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tonia Wang 的頭像
Antonia Wang

Antonia Wang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