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986

無關個人評價與面子,只是面對問題

當我開始當媽媽的時候,有人告訴我不要在孩子面前講他的缺點,我記得有一次我跟女兒用台語在交談,旁邊一個孩子跟我說:『姨,我最討厭台語了!你們一定在講我的壞話對不對?』

我很吃驚地回他說:『妳誤會我了,請你跟我說對不起,我只是跟我女兒在談今天晚餐的事情。』
男孩跟我說句對不起後,我問他:『為什麼你很討厭台語?』
男孩說:『因為爸爸媽媽每次講我壞話的時候都用台語。』

那個時候我驚訝到不知道該怎麼說,也才知道為什麼每次我跟別人用台語交談時,這個孩子會有莫名的悶氣。

我還曾經記得有一個媽媽曾經跟我反應,她去參加一個遊戲團體,當孩子在推車上睡著的時候,她趁機問領隊一個她很困擾的教養問題時,領隊指著她正在熟睡的孩子再將食指放在嘴巴前面說:『噓!孩子的靈魂會聽見。』

剛聽到這樣的說法時,我也嚇得不輕。

我記得女兒小時候,我遇到的親子教養問題,總是會在一週的某一天去GREEN HOUSE請教吳老師,我總是不忌諱地在孩子面前請教她,有一次她嘟著嘴巴叫我不要講,那時候的我蹲下身來跟女兒說:『寶貝,妳幾歲?』,女兒用手指出了兩根手指頭,我點點頭說:『媽媽當媽媽也只當了兩年,我有很多事情都不會,我也要學,我不是在說你的壞話,我只是有些地方不懂,我也需要請教別人, 我在學怎麼當一個可以看懂的媽媽。』

那時候的我開始理解了,我只是把孩子的問題當成一個關卡,想要陪孩子一起破關,而孩子卻把自己的問題當成一種對自己的評價,一種對自己的詆毀,站的角度不同,取的心境就會不同。

那段時間,我趁有幾次帶孩子去看醫生的時候,跟孩子說:『我跟醫生說你的病症狀況,是因為想要一起找出方法治療,不讓小小一個病毒不處理,讓你身體問題越來越大,就跟我跟老師請教妳的狀況,其實,我也是在請教老師,該怎麼幫妳,就跟醫生一樣。』

於是,這麼多年來,音樂的學習有問題,我就帶著她去請教音樂老師,眼睛的轉動有問題,我就一間間的眼科慢慢地詢問,遇到哪一個問題我就帶著孩子請教專家,甚至一本本的書翻。

慢慢的我發現,她進入學習的領域之後,會願意告訴我:『媽媽,我不太懂,可以幫我嗎?』,遇到音樂的問題,她會直接去請教音樂老師,甚至遇到攤商,她會直接去問人家:『請問這個怎麼做的。』

甚至,別人大聲制止她錯誤行為時,她會說:『謝謝你願意告訴我!』
她慢慢地找出身邊的專業人士,慢慢的去看懂哪些人可以問,哪些人又不能問,他慢慢的去找出哪種態度別人願意教,哪種態度別人不願意教。

開了工作室之後,我常常跟平日班的媽媽說,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讓孩子建立這個概念,讓孩子知道我們這些當媽媽的人是如何討論一個問題,如何請教一個問題,如何一群人交換意見,如何去面對自己跟孩子的卡關。

這些事情無關這個孩子的行為好壞,只是一起在面對問題而已。

那天,有一個孩子來教室,他忽然問我:『麗芳姨,為什麼來這理妳都會要我們玩一些教具,我可以不要玩嗎?』

我笑笑的說:『孩子,你現在看著麗芳姨的臉,看看我在想什麼?有什麼困擾?』

孩子搖搖頭說:『我看不懂!』

我拿出手機搜尋了一張X光片遞給孩子看,笑笑的說:『其實大人有時後也不懂孩子,就好像醫生需要X光片去判斷怎麼幫你們一樣,麗芳姨工作室放一些玩具,看看哪些孩子不會跟人對談,看看哪些孩子不太會開口講話,看看哪些孩子空間感不好,看看哪些媽媽在陪孩子玩的時候有哪些語病自己沒發現,總要知道問題,才知道怎麼辦呀。』

孩子點點頭說:『如果我不會,那是不是我很笨?』

我指著旁邊在換尿布的小小孩說:『他還不太會自己尿尿,你會覺得他笨嗎?』

孩子點點頭說:『不會!他還在學!』

我笑笑的點頭說:『那,你覺得他的媽媽會幫他嗎?』

孩子點點頭說:『會!』

我繼續說著:『可是,不是每個媽媽都知道怎麼不動怒好好的引導孩子自己上廁所,所以也是到處請教別人,查資料學習的,所以媽媽來問人是想幫孩子面對問題,還是在說你們壞或笨。』

孩子笑了說:『我媽媽說,她來這裏都是為了學偷聽妳怎麼跟小孩說話的。』

孩子講到這裡,我也跟著一起大笑了起來。

沒多久,孩子停止了笑聲說:『好!麗芳姨,我現在可以玩哪個教具了?要看著我破關喔!』

在工作室,常常會遇到孩子大哭大鬧,其他的媽媽不會有太大的反應,繼續陪伴著自己的孩子,我們理解孩子的行為無關他的評價,也無關媽媽的面子,我們會找出原因一起理解一起面對,每次遇到這樣的狀況,其他媽媽總是會事後問:『孩子是遇到什麼關卡,麗芳說妳回去要陪孩子練什麼?』

談論孩子的問題,不在於講八卦,不在於評價孩子,也不在於批判父母,更不會批判這個世界。

我坦蕩蕩地告訴孩子,我只是看到你們思想卡住了,所以引發行為問題,所以只想面對問題、求救、找出原因跟解決辦法,陪你們破關而已,我只是在孩子面前示範一種態度叫做面對。

孩子的行為,無關他的個人評價,無關他的好壞惡劣,只是需不需要幫忙而已。

當然孩子的行為,也無關父母的臉面,考的也是父母的面對而已。

同一件事情,孩子認為我在幫他,他就會樂意跟我說他的問題,當他認為大人在講他壞話,即使你不在孩子面前講,孩子也懂他怎麼被大人評價的。

在工作室,這群媽媽慢慢的越來越敢在孩子面前示範,怎麼求助,怎麼一起探討問題,怎麼一起面對問題,甚至孩子會在一旁發表意見找出原因跟方法。

那是我意料之外,看到最美麗的風景。

 

親子找伴工作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tonia Wang 的頭像
Antonia Wang

Antonia Wang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