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170258.JPG    

 

我的孩子不是天才(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剛剛到了一個很舒服的野餐地點,我的野餐墊才剛剛鋪下,在一旁拿著兒童羽球拍玩的小榮跟小麥兩個人就跑到我身邊,這兩個四歲多的男孩一見面就玩在一起,他們到我身邊,小榮有點生氣地對我說:『彈彈媽媽,小麥剛剛用球拍我的頭。』

 

我坐在地板看著小榮跟小麥,然後說:『你的意思是說,你們在玩打架遊戲,小麥打了你?還是,玩到後來不舒服,過了玩的份際?還是,玩到生氣了,想打對方?』小榮看著我想了想說:『沒有,我們是要玩羽毛球,結果小麥沒有拿球拍打球,卻拿球拍拍我的頭。』

我說:『所以,你覺得被打了,很不舒服?還是知道他是要跟你玩?』

小榮忽然笑了說:『他在跟我玩啦,他覺得這樣很好玩,只是,我覺得這樣玩不舒服了。』

我聽了後回答:『哇!你說得好明確呀,那你希望我跟小麥說嗎?還是你自己說呢?』

小榮看了一旁很仔細聽的小麥,笑了笑說:『我們繼續玩吧!』,然後兩個孩子就跑走了。

 

我看著兩個孩子開開心心玩的畫面,心想著這兩個孩子才剛剛來的情況,短短的時間,他們已經懂了什麼叫做玩過頭?什麼是玩?怎麼不用打的方式來表示自己的不滿,看得懂對方是在玩,然後分辨得出來即使對方在玩,可是自己不舒服。

 

這兩個孩子都是從別的團體挨打後來求救的,孩子長出的力量是打回去跟恐懼,剛剛來找我的時候,孩子是很防備的也有點暴衝,小榮的媽媽很無助地說,在那個團體說兩到三歲的孩子打人是正常的,後來又說四歲的孩子打人很正常,於是,孩子打人或被打,媽媽只能在一旁等,因為不友善地對待讓孩子很討厭去那邊跟朋友相處。

 

當時的我看著小榮跟別的孩子互動的過程,對著這個媽媽說:『兩到三歲的孩子肢體發展比語言快,所以會先動手很正常,也就因為動手你才知道孩子卡在哪裡,例如不會借東西而搶,回家就該設計很多這類遊戲跟孩子玩,團體相處是讓父母看懂孩子卡在哪裡,回家該用哪些方式幫孩子,想盡辦法用各種的方法面對同樣的狀況;四歲的孩子,語言跟動作都該發展成熟了,該面對的東西又更複雜了,會動手的孩子就像困在迷宮中沒有方法出去,只能用身體衝撞,一直撞牆的人都是困獸之鬥,大人該懂的是怎麼看懂孩子卡在哪裡,又該如何幫忙,而不是冷眼旁觀或者幫孩子找藉口怪別人,甚至截取經典曲解原意說這很正常,害孩子更無助、更恨大人,孩子的問題不難,難的是連大人都不想去面對而已。』

 

我常常告訴很多的父母,一個大人如果在路上隨便打人,或者在家中暴力,那麼這個大人需要去接受精神科治療,而一個孩子如果沒有理由的隨便打人,那麼也要接受特教體系的協助,除此之外,孩子跟大人一樣,都是有冤有怨又剛剛好只學會動手這個方法處理事情,那就像是犯傷害罪的嫌犯一樣,在外打了人被送進監獄,即使父母天天來探視,看了各種經書努力向上假釋出去了,回到社會看到當初那個有仇的人,隨便一激還是會再動手打人,那不是父母陪夠愛夠能解決的,而是真的該教孩子怎麼用更多的方法面對,怎麼化冤解仇?怎麼讓孩子懂得不要用這種困獸之鬥的方式,去面對眼前的那堵卡住的牆。

 

 

於是,一剛開始的時候,我教小榮媽媽怎麼看懂孩子,小榮像追趕落後的進度一樣,趕著快速的發展語言,我教小榮媽媽利用跟孩子玩的方法,安排適合大量傳授語言的遊戲,也快速讓小榮多用語言表達心情,小榮媽媽很拼命,沒有跟大家出來的時間,一直跟孩子玩,過沒幾天,再看到小榮不但開心了不少,還會抓著只玩幾次面的我一直說著:『彈彈媽媽,我告訴你噢~~~。』,然後一說一整串。

 

只是等孩子一離開,小榮媽媽告訴我:『假日的時候,小榮跟別的朋友出去玩,因為排隊的問題他見義勇為又有出手了,我覺得他的語彙還不夠多,該怎麼辦?』

 

我看著遠方的小榮,想起剛剛他跟我說話的樣子,然後說:『我不覺得他語彙不夠多,他這幾次來進步真的很神速可以跟我說好多,只是,他的問題在於講話的時候,鼻子不呼吸的,孩子講話的時候,鼻子沒有呼吸,是屏息着邊講邊用嘴巴呼吸,這樣的孩子氣比較浮,有時候一急的時候又要呼吸,要講比較長的話時有段落怕來不及,就動手了。』,於是,那一天回家後,小榮媽媽開始教小榮鼻子的呼吸法,三不五十帶孩子去跑跑,慢慢地讓孩子用鼻子呼吸,慢慢地把氣沈住,讓自己說話可以不因為呼吸而中斷。

 

接下一次,孩子們又有衝突了,那一段時間,幾個四歲男孩的父母回家的功課是跟孩子玩怎麼判別『這是玩』『這是玩過頭了』?『怎麼表達這個玩法已經不舒服了?』

 

在團體中看懂孩子卡在哪裡,然後『回家練習』,而不拿別人當練習對象,團體不是讓孩子放毒給別的孩子吸毒的地方,父母把別人的孩子當發洩對象這樣的心態,孩子永遠學不會尊重別人。

 

這樣的過程幾次後,小榮越來越活潑開心,耶誕節的時候要寫卡片給所有的朋友,還把自己的畫畫作品一個不漏地分送給朋友,小榮開始分配他的禮物給所有朋友,針對每個朋友不同的喜好分配,也處理分配不均的吵架問題,我看著小榮這樣的過程,跟小榮媽媽說:『妳在家一定有跟孩子玩轉換角度看衝突的遊戲,所以孩子看事情跟朋友的角度變得很全面了,不是自己一對一卡在情緒中,這樣的孩子該給看事情的深度了。』

 

事後知道的朋友笑說:『才剛來幾次,從不會說話而打人,到會講,會處理事情,現在還會處理朋友分配不均的吵架問題,決策與協調,現在竟然要跟這個孩子談比較深度的東西了,看來這個媽媽真的回家很努力。』

 

我笑笑地說:『孩子的狀況,如果能看懂,就跟打電動一樣,過一關就功力增,一關一關過,每次都會有不同的關卡,有時候同樣的關卡會在後面再考幾次,孩子都在這種過關的過程中養自信的,而重點在於媽媽要不要面對,要不要努力而已,團體中,很清楚的可以從孩子的狀況,看懂媽媽有沒有努力。』

 

聽到這個朋友這樣說,我想起有好多人知道我沒打罵過孩子後對我說『那是你好命生了個這麼懂事的孩子。』、『你的孩子都知道她氣的是什麼,我的就不懂。』、『那是你的孩子講的聽,我的都講不聽。』,每次聽到這樣的回覆,我只能苦笑著不說話。

 

最近兒子十個月我常常抱著孩子想起女兒小的時候,女兒才很小的時候,跟別人有爭執了,那時候的她還聽不懂大道理,我常常抱着哭泣的她,慢慢地撫著她的背,在她耳邊『這種感覺叫做痛,被打很痛,媽媽陪妳。』、『這種感覺叫做難過,媽媽陪你。』『這種感覺叫做委屈,媽媽陪妳。』、『嚇一跳了,這是嚇一跳!』,然後邊撫摸她的背地等她練習把一個很大的情緒慢慢地從很高漲緩緩地降下來。

 

因此,我的孩子從小就一直不斷地在每個當下理解,她自己的感覺是什麼?這是痛、那是委屈、這是求不得、這是痛苦,我不會在她受傷的時候罵她不小心,而是真切地讓她懂那就是『痛』,因此,女兒不是天生就知道她氣的是什麼,也不是天生就懂她的感受怎麼形容,而是一段一段練習着。

 

練習着知道當下的感覺,練習著怎麼把一個很大的情緒,慢慢地緩下來。

 

當孩子再大一點,跟別的孩子有衝突,我會看孩子卡住那個點而有衝突,回到家裡有各種的玩法與實驗,於是,孩子練習着怎麼跟別人說自己的不舒服,怎麼去保有自己的利益,怎麼去說明自己的立場,而這一些都是大量的互動得來的,再大一點,我再看到孩子卡住的點又有不同了,我陪著孩子過每一關,一關關讓孩子懂『哪些人講不聽』、『除了自己處理還有哪些方法?』、『那些人為何會這樣做這些事情?』、『哪些人你可以選擇離開?哪些人可以吵吵又和和?』,一關一關過。

 

最近六歲半的女兒跟朋友玩的時候,她拿了個旋轉球在玩,那個玩具的玩法是兩手拿着線旋轉,線中間的球會跟著旋轉發光,她玩的很開心的時候,一旁四歲的小真也想玩,小真說:『彈彈,可以借給我玩嗎?』,女兒說:『不可以噢!』,小真就哭了,女兒在她的哭聲中補充的說:『我擔心妳的手不夠長,球會旋轉的時候打到自己。』,只是那時候的小真已經哭到聽不進去了,女兒也悻悻的走開。

 

回到家,女兒跟我描述整個過程,說的當下還有點悻悻然嘴巴嘟着生氣地描述,我看到女兒卡住的點是『女兒因為不懂說話的順序而被曲解好意。』,於是我問女兒說:『寶貝,妳懂說話的順序嗎?』

 

女兒一臉狐疑地看著我,我繼續說:『妳覺得說,“我不要借給妳,因為我擔心妳會受傷” 跟 “我擔心妳會受傷,所以不能借給妳”,哪一種比較好,也比較不會讓你被誤會?』

女兒想了想說:『我擔心妳會受傷,所以不能借給妳。』
我笑了,然後女兒想了想說:『媽媽,原來換位置可以差這麼多?』

 

於是這一陣子,我也陪著她練習,怎麼換句子?慢慢地孩子觀察到了,我會說:『寶貝,媽媽擔心妳冷,可以麻煩妳多穿一件衣服嗎?』,而別人是說:『穿衣服,不然你會冷。』

我會說:『寶貝,這個菜很健康對妳身體很好,多吃一點好嗎?』,而別人是說:『多吃一點,這菜很營養。』

 

因此,女兒最近跟我玩句子的重組遊戲,玩得不亦樂乎,有時候還會跟別人說『你如果換個方法說會更好,例如.........』

 

於是,我常常覺得,我不是如同別人說的一樣,生了個天才孩子每一點小事都足以四處炫耀,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媽媽,一點一滴地看懂孩子卡住的點,陪著孩子過關斬將。

 

我也常覺得別人的孩子才是天才,在我女兒還不懂什麼叫做『食物』的時候,還在練習什麼叫做食物時,別的孩子卻因為『糟蹋食物』而被打,當我的女兒還在練習學什麼叫做『語氣』時,別的孩子因為『那是什麼語氣』而挨罵。

 

有個媽媽覺得跟我在一起很累每天的功課超多還要面對自己,我會笑着說:『那可以不要來呀!我又不收錢只是幫孩子找伴而已,不會浪費學費的。』,媽媽就笑說:『但是很充實,原來找對孩子跟媽媽卡住的點,只要稍微一努力一下,孩子會進步這麼快,而不是原地一直撞牆,現在我才知道,原來妳一直這麼努力。』

 

是呀!因為我的孩子不是天才,我跟孩子都只是平凡的人,我只是很努力很努力的去看懂孩子卡住的點,讓孩子在同儕間學習喜怒哀樂痛苦,讓孩子真切的經歷,然後看懂孩子的點,陪著孩子一起過關斬將。

 

現在,身邊的人很少會再跟我說:『那是妳的好命,妳的孩子天生氣質就好。』,即使有,我也會說:『我確實好命擁有這麼棒的寶貝,但是,不代表我沒有一路努力的陪孩子熬過來,因為,我的孩子不是天才,我的孩子跟我一樣,勇於面對,勇於去看懂且解決問題,一直練習着。』

 

如果『天才是一分的天份, 加上九十九分的後天努力』,那我可以很驕傲地說,我很努力!

 

 

 

 

 

 

 

創作者介紹

Antonia Wang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caspper
  • 我喜歡您最後的結語:我也認為努力很重要!
    努力以適合的方式帶領孩子,在教養上是最重要的一個概念。
    您的文章都很平實近人,在要訣上也都非常明確..
    所以我常在FB上分享您的文章....
    我常看您的文章,但這是第一次留言,感謝您 :)
  • Faust Huang
  • 我還沒有孩子,但看你的文章 真的覺得很棒

    尤其是你在教孩子:這就是難過、這就是痛苦...這很不簡單!!

    還有就是說話的藝術,沒想到可以用這樣的方式來教,只是玩玩句子重組,

    就有這麼多不一樣的效果^^ 真的超讚的...
  • 阿修教官
  • 謝謝你的文章。
    今天兩歲八個月的哥哥,第二次把妹妹(兩個月)的臉抓破流血,第一次他直接承認,我嚴肅的說妹妹會痛,他馬上自己說下次不行。隔天卻又再犯。
    當下我非常著急又生氣,忍住立刻懲罰他的衝動,想把事情想清楚,我很小心的給哥哥更多關心、讓他明白媽媽不會因為妹妹兒少愛她半分,卻還是出現這樣的行為,其實我很灰心呢!
    希望您能提供建議,也謝謝您的文章,讓我能再想想^^
  • misspixnet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我們是痞客邦 PIXNET 的專欄編輯,感謝您用心經營,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的創作,因此將您此篇文章/相片放上了首頁專欄,希望讓更多讀者看到您的好內容!也期待您繼續創作、與大家分享優質內容!
    http:http://www.pixnet.net/blog/topic/column/8863
    若有任何問題,請至客服中心與我們聯繫,謝謝。
    http://help.pixnet.tw/

    痞客邦 PIXNET
  • Han
  • 小朋友基本上都不笨,只是要人教要人帶,畢竟一個聰明到能自學成才的通常都有一個不夠順遂的童年。所以看到一個活潑靈動又不失規矩的小朋友,會覺得很高興;若是過於規矩見好就收對眼神秒懂的,父母還笑著就我們家的又聽話又不用教時,會有點難過;倘若是行為失常不顧眾人感受的,不管父母是冷眼旁觀還是當場教訓,小朋友的每個行為、罵出口的每句話,都是在打他們自己的臉,我們會讓他是看小朋友小,但我不否認有時就是看對方太過分才刻意忍讓——因為他總會長大,大到讓人無法再有惻隱之心⋯⋯
    沒有不乖的孩子,只有不會教的父母,沒有最好的方法,只有適合的方法。教他不是要他給你長臉、滿足攀比的欲望,而是在幫他建立以後融入立足於社會的本錢,有的人說小孩都不好好聽他講,怎麼不想想是不是方法不對或者說是態度不對,大人任何一點點的不耐煩、一點點的不高興,小朋友都馬感覺得到,還會很快得被感染而一起不耐煩不高興。
    肯用心怎麼會沒有成果,言教之餘還要身教~只希望每個有小孩的父母親都能跟小朋友一起用一百二十分的努力一起成長。

    謝謝格主的分享。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