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170693.JPG  
推力與吸引力(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
ntonia Wang

 

升上國中一年級的時候,母親找了一個高中的英文老師幫我補習英語,英語老師年紀有點大,可能是為了增加家中的收入,而開始弄了一個小空間,幫剛剛開始學英語的孩子們補習,後來,教室搬家了,搬到一家麻油工廠的後面,每次,我總是要穿過一條小路,到麻油廠後的破舊小屋補習。

 

或許是對新學科的排斥感,也或許年少的我一點都不喜歡那種填鴨式的補習方式,我討厭只背卻沒有思考性的東西,對我來說,每週一次的補習,是一種酷刑,我找不到喜歡英語的理由,也不懂該如何有效率地學習這一個新的學科。

 

我不想去補習,但這樣的要求在大人的眼中,就只是『偷懶』,就只是『遇到事情就想逃』,就只是『答應妳會養成逃避的習慣』。

 

於是,對於新學科的痛苦,加上被誤解的不滿,我對英語的仇恨就越來越深。

 

有一天,星期六的下午,該去補習班的我,騎著腳踏車,一直的往前騎,騎過了小鎮裡面的小巷,騎過了麻油店,又騎了半個多小時,我騎回了阿嬤獨居的老家。

 

那一個下午,當我的同學正在背英語給老師評薦的時候,我躺在阿嬤的大床上睡午覺,聽著窗外那久違的蟲鳴鳥叫,聞着屬於阿嬤的特殊味道,安穩的睡着。

 

夜晚,老師通報了父母,我的父親找了很久,才發現我在老家,他開著車到老家帶我回去,我在他的監視下騎上腳踏車,不甘情願地踩著踏板,穿過黑暗的田邊小路,往鎮上的家前進。

 

那個夜晚,昏暗的路上,我回家的心情總有百般的不情願,旁邊一閃而過的車燈,讓我恨不得找一臺倒霉的車衝過去,看看可不可以不要去面對父母的責備,不要去面對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的新課程,不要去面對那自己不管怎麼樣都不知道如何克服的挫折。

 

當我一有這樣的想法時,我發現外線車道沒有那輛倒霉的車,只因為,一直守在我腳踏車後的那輛車,是我父親的車,他的車子緩緩的開在我的身後,就好像知道,如果不這樣做,他可能再也找不到他的孩子。

 

回家後的情況,我早已經忘記了,我只知道,從此之後,我不需要再補習英語,我對英語的挫折感也從來沒有克服過,我一直有著屬於我自己的障礙,找不到克服的方法。

 

女兒三歲以前很喜歡去一個親子空間與好朋友們玩,她喜歡那邊懂她的老師,可惜他卻不喜歡上後面附贈的音樂課,兩點到了那個空間,她開心的跟朋友們玩,也跟老師互動,等到三點半一到,音樂老師一來,她跟著朋友唱完問候歌後就說:「我要回家了!」

 

而我,也二話不說的扛著大包小包帶著她回家,沒有任何的責難,不覺得自己縱容了孩子的翹課,我只是很想知道,為什麼她從一個愛上音樂課的孩子,變成了一個討厭上音樂課的孩子?

 

我沒有問她原因,我只是扛著包包帶她一起翹課,兩個人默默的並肩坐在小公園,等朋友上完課出來。

 

我謹記著有一次在GREEN HOUSE跟吳老師討論到目前的教育現狀,我透漏着我的不安與恐慌,吳老師在聽完我的疑惑與憂心之後,告訴我一句話:『不管教育發生了什麼狀況,妳要記住,當學校變成了一種推力,把孩子推出了學習熱誠之外,把孩子推出了學校之外,當父母的人,不要為了逼孩子回學校,把孩子逼出家門之外,當學校變成了一種推力,父母就該是孩子永遠的吸力,吸着孩子回家,慢慢的等孩子準備好。』

 

現在的我在想,如果當初每個週末,我的父母又壓着我去補習,我到底會是真的就克服了對課程的討厭,還是更排斥?

 

那個時候的我,學校與補習班是一個推力,把我推出教室之外,如果家中又是一個推力,把我推出家之外,那麼,那時候的我,會不會在兩股推力的作用之下,而被擠出軌道之外?

 

我會不會跟著學校那些逃家翹課的同學在一起,只因為,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只因為『只有他們才懂我』,因為『只有他們跟我一樣,有同樣的苦悶與挫折。』,因為『我們都是被學校跟家庭推擠出來的孩子。』

 

或許有一天,俠女型的我變成了街頭的大姐大,變成了吸毒者,我的父母還不懂到底問題出在哪裡,或許只是說:「她本性很好,只是不喜歡讀書,又教了壞朋友。」

 

多年之後,我又遇到講話平板無力的老師,我又遇到一個新的科目,只為了考試才選讀的課程,那種討厭一個課程的感覺又回來了,學習英語的恐懼又回來了,我認為我不可能克服這個新學科。

 

但是,為了應付考試,我想出了一個最笨的方法,把老師平常的上課內容錄音下來,然後一字一句地寫下來,寫著寫著,我終於懂了這門學科的迷人之處,從此愛上了這個學科,一發不可收拾。

 

那時候的我才懂,學一個學科不是忍不忍耐,有沒有辦法吃苦?而是,找不找得到方法,是不是教與受之間,用錯了方法?

 

現在的我,努力地去研究各種教學法跟理念,努力的觀察孩子學習的方式,是一個看懂孩子特質而努力幫孩子學習找出各種方法的母親,知道孩子卡在哪裡?知道可以從哪邊協助?又該如何協助?

 

後來的我藉由一堂劉嘉淑老師給父母的音樂分享,我才懂原來每個不同年齡的孩子,對於不同的音階有他們先天的局限性,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可以在四歲以前唱出所有的音階,強迫只是讓孩子更痛苦,更何況是兩歲的孩子卻要懂所有的音階是種折磨,而我也才懂,怎麼跟孩子玩音樂。

 

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們沒有去上任何的課,我們常常在孩子們的聚會下,音樂機一放下去,每個父母擁著自己的孩子開心的亂跳一通,在家裡看完電影影片的時候,後面有電影的配樂,我總是會抱起女兒在客廳前面跳起舞來,我的女兒常常請大家就座,在我們面前深深的一鞠躬,然後載歌載舞。

 

現在的女兒找到了一個很棒的音樂老師,她甚至從一離開教室就等著下次上課,出遊跟生病也堅持要去上課,六歲五個月的她告訴我:『我好喜歡這個老師,我不喜歡以前那個老師用的方法,這個老師的方法適合我,讓我好喜歡好喜歡上音樂課,我找到我喜歡音樂的方法了。』

 

那時候的我懂了,要一個孩子遇到問題不放棄堅持下去,我要的不是他對一個課程的痛苦堅持、對一個老師的不放棄、對一個體制的不放棄,而是她對學科的不放棄、對找尋適合自己學習方法的不放棄,是對學習樂趣的不放棄。

 

我的孩子,三歲前曾經討厭過音樂課,慶幸的是,現在我們母女間還可以在音樂中深情相擁的跳舞。

 

慶幸的是,我的女兒,還是很愛很愛音樂。

 

慶幸的是,音樂還是可以帶給我的女兒開心。

 

慶幸的是,音樂一播放的時候,女兒眼睛還是會發亮。

 

慶幸的是,在我女兒的心中,知道她的家、她的母親,還是深深地牽引着她的心,牽引着當她遇到痛苦、心痛、難過、挫折,就想要回去療傷的地方。

 

這世界上,沒有從不遇到挫折的人生,要衝過挫折需要更多的力氣,我無法幫孩子解決事情,而我只有一個簡單的心願,讓自己成為孩子們心中的那股溫暖的力量。

 

親愛的孩子們,

 

你們的母親會讓家,成為一個永遠的吸力。

 

我的陪伴,或許不能解決問題,但是,我會是你們心中那鼓強壯的力量。

 

一個吸引你們來充電的力量。

 

一個存在你們心中一個永遠的吸引力。

 

當在學校遇到困難,當心中最脆弱的時候,還有一個地方有吸引力,吸引着孩子回家,慢慢的回覆心情、慢慢的療傷,那股力量會成為孩子一直往前的力量。

 

永遠的力量。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熟女葛瑞絲
  • 好溫暖有力的文字, 謝謝妳告訴我原來是這樣的道理和堅持.
  • 悄悄話
  • 松竹軒
  • 當孩子的吸引力 永遠給他(她)溫暖而能尋回自信......
    謝謝妳這麼棒的分享~晚安~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