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150172  
夏娃的蘋果(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老公生長在南部的一個小鄉村,從小經濟不是很充裕的家中曾經有一段時間為了要增加點收入,經營過一段時間的小雜貨店,鄉間的小雜貨店賣最多的就是散裝糖果跟零食,而那些糖果跟零食都是商品,家中的孩子當然被嚴格禁止偷吃。


然而孩子們哪管這麼多,老公從小能偷吃就偷吃,唯一不能偷的就是汽水跟包裝一包包的零食,汽水一瓶就是一瓶,開了就被發現了,那一箱一箱的汽水堆疊在家中,卻連一口都不能喝的感覺,一直壓抑着年少的孩子,在家裡,他只能喝白開水。

 

於是,老公離開家裡到台北就學之後,就再也不願意喝白開水了,從我認識他到現在,他的住處永遠有超大瓶的汽水,他的手邊永遠都是含糖飲料,夜晚一杯汽水、一包零食是他的幸福宵夜,即使血糖已經爆表也不在意。

 

從知道老公這樣的成長之後,我就再也不想唸他的飲食習慣了,因為我知道的是他其實一直在滿足着自己心中那個受盡委屈的孩子,一直在滿足着,也一直在用零食與汽水來證明着『我其實有自己的主控權』。


而我的狀況跟老公卻不同,童年的時候住老家,因為有阿嬤在家看顧,所以父母不覺得需要給零食,於是,那時候的我們只要能要到、撿到、得到、挖到的每一分錢,就馬上會衝去雜貨店,買幾顆醃桃子、醃芒果乾,那越多色素越被禁止買的食物,越吸引着我們買,即使吃到滿嘴紅很容易被發現也沒關係。

 

後來搬到鎮上,父母還是都忙著上班,當鑰匙兒童的我們都比父母早回到家,父母擔心我們回家肚子餓,飲料零食都放在家中隨意拿,別人送的糖果餅乾也讓我們想吃就吃,這樣隨手可拿的零食飲料,卻完全無法吸引我們的注意了,我們一下課就忙著玩,很少有人會去翻零食,現在,我們家三個孩子長大後幾乎沒有吃零食的習慣,飲料也以白開水居多。

 

現在想想,真的是越禁越美麗,我被禁止看漫畫小說,我寧可拿著手電筒躲在棉被內看,看到近視度數標高也不在意,被禁止飆車,我飆的比誰都快,連騎腳踏車都要跟汽車拼;大家說小鎮唯一可以溜冰的冰宮是禁區,我們整個暑假都在那邊度過,而沒被禁止過的事物,我卻不覺得該拼命去做。

我懂禁忌的滋味太迷人,我也曾經看過一個長輩每天被老婆全天候跟著怕偷腥,他卻得意地偷偷告訴別人,他幫情婦買個房子在客戶公司樓上,每次開車到大樓前面,他會把車停在紅線,請老婆在車上顧車防止警察開單,他上去拜訪客戶,實際上卻是去偷情。

那禁忌的滋味呀!好迷人~

 

女兒三歲以前,幾乎沒有吃糖果的機會,不是我禁止,而是我沒那個習慣吃,女兒兩歲多的時候,我帶著孩子在公園的時候,女兒在公園玩,有一群外籍看顧工帶著看顧的雇主出來曬太陽,其中一名看雇工拿了一個東西引誘着孩子過去,女兒看到有人對她招手,她走了過去,對方給她一個東西。


孩子開心地走回我這邊,問我可不可以吃,我看到孩子的手上是一條巧克力,包裝上的文字我都看不懂,是東南亞那邊的品牌,而包裝早就被打開了,我看著這個開封過的巧克力棒,說真的沒有勇氣讓孩子吃下去,因為連自己都不懂成分,而已經開封的巧克力棒粘糊糊的,也害怕會不會被添加了什麼東西,所以我收起了巧克力,換了孩子喜歡的餅乾給孩子吃,女兒也開心接受了。


那時候的我在想,孩子總有一天會離開我的身邊,我會不會願意讓她跟老公一樣,在家的時候被嚴禁零食跟汽水,一離開父母的視線就狂喝狂吃?我願不願意讓孩子看到別人手中的糖就發出渴望的眼神?我願不願意讓孩子被一顆糖就可以引誘走?

 

於是,別人給孩子糖時我讓孩子自己決定要不要接受,孩子走進去商店要買糖我也二話不說幫忙付錢,共玩團有一次出遊的時候因為大家都不肯回家,所以我拿出乳酸糖說:『這是掰掰糖,拿了糖嘴巴甜甜的就回家了。』,孩子們開心地拿著糖,開心地離開,幫孩子沖淡了捨不得的情緒。


誰知道這樣的一次舉動,讓孩子們有了這樣的文化,要掰掰糖甚至還發明了哈囉糖,女兒也喜歡去買糖,只是買了就回家放著,等到跟朋友玩的時候分着吃。


 

是的,我不禁糖,我也不禁零食,孩子該吃什麼,想吃什麼,孩子都該自己去練習選擇,糖果與零食只是其中一個食物的選項。


女兒會看到父親每天早上用採血針驗血糖的過程,一臉的害怕,我也跟孩子談過糖對身體的必要性,也談過吃過多糖果的害處,我談過零食的添加物,我也談過人工色素,所有的食物採買的時候,我帶著女兒邊買邊談我為何選A不選B,只是,談過了,要不要買?要不要吃還是決定在孩子身上。


只因為我瞭解,香煙與檳榔有許許多多壞處,可是有許多大人還是無法克制不抽、不吃。


我瞭解,蛋糕跟起司會讓我發胖,我還是克制不了那吃蛋糕跟起司時那種幸福感的吸引。

 

我瞭解吃冰涼的食物對身體不好,在盛夏的時候,我還是克制不了那冰涼的冰在大太陽底下閃耀着寶石般的光芒。

我瞭解醃桃子跟醃芒果乾都是火紅的色素,不過,童年的記憶卻讓我每次遇到懷舊商店時,還是忍不住掏錢買來嚐嚐,嚐嚐那禁忌的滋味。


從小,我不被允許選擇食物,現在,我信任着孩子讓孩子練習選擇食物,我讓孩子自己決定要不要買糖,自己要不要吃糖吃零食,我從不禁止,很多大人質疑這樣的做法會讓孩子無法無天的狂吃糖,我卻真的很懷疑,為何大人對孩子有這麼多的不信任?


如果糖果不能讓孩子從小練習選擇,那該用什麼練習?


我從不管孩子吃不吃糖,孩子還是常常會問:『媽媽,朋友給我這個糖,我可以吃嗎?』,我都會說:『寶貝,妳自己決定。』,我也會明白告知孩子我的擔心『我會擔心妳今天吃好多糖,身體不能負荷,不過,決定權還是在你自己。』、『糖果會讓血糖上升,麵跟飯也會,如果妳吃了糖果,就不想吃飯了,那可不可以吃多點青菜補充其他營養呢?』


女兒有時候會怕吃了糖要跟父親一樣刺針測血糖,於是我偶而會說:『寶貝,糖是吃到妳身體的,所以是妳的身體要負擔而不是我,我愛妳,我會擔心妳的身體,不過那是我的問題、我的恐慌,身體是妳的,所以只有妳有權利自己決定。』,每次她聽完,她就會當著我的面打開糖果包裝大口的吃掉,就像測試我話的真實性一般,每次這樣,我都會給她一個微笑。

 

就如同我相信,沒有一個孩子會把自己餓死一樣,我也不相信,如果我信任孩子有能力把食物當成一個選擇,我就不相信放手讓孩子自己決定的時候,她會狂吃糖吃到自己死亡。

 

今年過年,我家還是有準備給客人吃甜的糖果盒,家中別人送的糖果禮盒也一包包放著,生產住院時,每個護理站跟嬰兒房都有糖果,女兒總是可以拿到許多糖,拜拜後的糖果放在一旁,女兒也隨時都拿得到,不過過完年發現,全部的糖竟然動也沒動,孩子拿了一堆糖,根本都沒吃,每次整理包包的時候,我發現女兒拿到的哈囉糖跟掰掰糖都在包包底邊放到受潮丟掉。

 

這樣一想,我才發覺除了跟朋友一起吃糖之外,在家縱然有隨手可得的糖果,女兒也幾乎不吃。

 

我想起,有一次天氣很熱的時候,剛好叭哺車經過,孩子們都衝過去排隊等買叭哺,好不容易排到女兒,女兒跟老闆說:『我要巧克力口味的。』,老闆說:『叭哺沒有巧克力口味的,有芋頭、花生、、、、妳要哪一個。』,女兒聽完後說:『那老闆,請給我冰淇淋筒就好,我要吃餅乾就好。』,那個當下所有大人孩子都很錯愕,好多人都再問她一次,她也確定地說:『我只要餅乾就好。』,還很疑惑地問大人:『沒有想吃的巧克力,為什麼一定要吃不想吃的?』

那個當下的我終於懂了,我的孩子從沒限制過糖果跟零食,讓孩子自己懂得那只是她可以自由選擇的食物之一,她可以選擇的食物很多,沒有必要一定要某樣。

 

去吃拉麵的時候,她會吃光她的兒童餐拉麵,然後再跟我要拉麵吃,卻把附贈的布丁、餅乾跟糖果送我吃,最愛喝的飲料還是白開水,女兒不像有些被禁止的孩子,等父母一不在就狂吃禁忌食物,共學團有些父母是因為加入共學才解除了家中糖果零食的禁制令,孩子從一剛開始為了測試父母而狂吃,到後來也不那麼愛吃了,最怕的是父母在恐懼與開明間反反覆覆,孩子也一直處在解禁的狂歡與被限制地反覆中。

 

現在的我終於懂,我相信孩子可以選擇食物,她也真的只把糖果零食當成其中的一種食物選擇; 而別人拿糖、零食、玩具引誘她,她也不會就乖乖地聽命,因為那些東西對孩子來說只是選擇的一項,她想要的時候,父母不會拒絕。

 

現在的我也懂,禁忌的滋味之所以甜美,在於吃那禁忌的食物時添加了一種證明自己還自由的滋味,其實,她不需要藉由打破媽媽的禁忌,來證明自己其實還有自主權,她也不需要藉由這樣的反叛,來對母親的限制表達抗議。


現在的我還是一個很膽小的媽媽,我知道看著孩子開心吃糖的時候,我的心還是有很多的擔憂,不過,我知道,我無法把全世界的糖都消滅,孩子長大後,我也無法管制孩子不遇到任何糖與零食的誘惑,那我只能讓她從小練習自己選擇。


我還是會在心中一直問自己,如果現在的我可以禁止孩子吃糖,那孩子長大後,誰來禁止他吃糖?

如果現在的我可以幫孩子選擇食物,那孩子長大後,誰幫他選擇食物?


如果現在的我可以禁止孩子吃危險食物,那孩子離開我後,我該指望誰禁止他吃到狂牛症的牛肉、瘦肉精的豬肉、農藥過多的菜?

是的,我無法指望著未來有人可以把關,除了孩子自己懂得自己還是有選擇權、自己有能力選擇。


於是,現在的我,就只能在每次的食物中,讓孩子懂得她有權利選擇,而每個選擇都影響着自己的健康,不是指望別人的把關、指望別人下禁制令。


現在的我,還是會讓孩子懂食物的各種生產流程,也讓孩子懂很多食品的添加過程,讓孩子去瞭解,然後自己學會選擇,也尊重她的選擇。

 

我是一個平凡的媽媽,我跟每個媽媽一樣擔心着孩子的健康,擔心着孩子的成長,我不限制孩子不代表孩子就一定會放縱,我相信孩子有能力選擇也不是一種推托。


身為一個母親的我,希望孩子長大離開我身邊時,就如同我在身邊一般,一樣懂得去關心每樣食物的組成與成分,一樣的愛惜自己,懂得自己對食物與人生都有選擇權。


而身為一個母親的我,只是努力的不讓每顆糖、每個零食、每個壞朋友、每個我恐懼接近孩子的東西,都幫孩子染上禁忌的光芒。


讓孩子垂涎那禁忌的滋味,那證明自己還有自由的滋味。


我只傻傻的努力著不讓每個母親害怕的東西,在打罵與限制下,成為孩子眼中『夏娃的蘋果』。






『慎重聲明』:
經過幾年的歷練,我不認為有某種理念、某種學說、某種方式,適合所有的孩子,也適合所有的家庭。
父母總是必須在教養中,去思考每個學說、每個團體背後所想傳達的價值觀與目的,為孩子與家庭選擇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文章中所有的貢丸團、共學團是一群父母互助組成,沒有人從中獲利,目前已經在102年六月底解散,在共學團內有許多的孩子是一直撞牆,大人看不懂卻被孩子當成見死不救,孩子受傷累累的,因此,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的團體。

目前我協助一群父母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讓父母跟孩子認識相同理念的新朋友,也依舊很認真、很開心的陪著我的兒女長大,因此,我跟任何的協會、基金會、補習班、安親班、『任何的共學團,沒有任何的關係』。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Elli Liu
  • 這種放手給她們學習選擇好難…不過確實該這麼做!
  • 媽媽辛苦了,請相信你的孩子很優秀的。

    Antonia Wang 於 2013/03/21 01:56 回覆

  • 阿蘭
  • 你好,看你的文章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看到這篇讓我想到先生家族中有幾個人有糖尿病(包括我先生),而家中(我們是大家族)又是美食不斷,曾經有一陣子常買外面的鹽酥雞吃,起先我忍得住,但後來次數時在太頻繁了,我對孩子下了命令不准再吃,因為孩子有過敏體質,天氣一變就鼻塞,打噴嚏,夏天又有異位性皮膚炎,我實在無法看著孩子因為吃這些食物而讓身體如此不舒服....
    之前家中還沒有這麼多人時,我會偶爾帶他們吃麥當勞,滿足他們,但是現在情況不同,我幾乎不帶他們吃麥當勞了
    也跟他們說過吃太多油炸物的影響,但孩子就是忍不住口慾,真的要讓他們自主選擇嗎?
    再附帶提一下,因為我的強烈反對,家中出現鹽酥雞的次數已經很少了,但我還是會擔心在我看不到的時候,孩子會吃...
    想聽聽你的意見,讓我的心穩一點,謝謝你...
  • 首先,我會建議您先帶孩子去做過敏原檢測,讓孩子先懂得尋求更科學與醫學的方式,來認識自己的身體。
    否則如果以後他發現,他的身體跟油炸沒有關係,損失的是對媽媽的信任,這得不償失。

    我的女兒被中醫說不能吃冰的,不能吃水果,醫師講了,她也聽了,有時候她還是會要求,這跟叫糖尿病的人不吃澱粉類一樣的痛苦,只是,對象是孩子,需要更多的練習。

    再者,不管是鹹酥雞還是麥當勞,那不是食物的問題,是『食品添加物』的問題,這篇我有空會寫出來,
    吃鹹酥雞的時候是一大家族的人吃,邊看電視大家你一塊我一塊的吃,有分享有快樂,那種氣氛是食物的添加物。
    吃麥當勞的時候,有兒童遊戲區,甚至是媽媽給的『獎賞』,那添加出來的感覺更美味。
    被限制的東西美味,也是因為裡面添加了『自由』的滋味才美味。
    所以,我希望女兒吃我做的麵包,那我會邀請她一起做麵包,而且出爐的時候,全家一起『哇!』的等,
    孩子就喜歡吃我做的麵包,不吃外面的了。

    這樣,你可以瞭解我的意思嗎?
    除了禁止與開放之外,還有好多該深思的。

    Antonia Wang 於 2013/03/21 01:56 回覆

  • Jonda Wu
  • To 阿蘭:
    小朋友多大了呢?…如果已經稍微懂事了(如已上小學),可以在孩子詢問「媽咪,我能不能吃鹹酥雞」的時候,除了決定是否允許的同時,順便機會教育提到「弟弟,媽咪先問你幾個問題,你先想一想回答媽咪以後再自己決定要不要去吃」,
    然後跟弟弟說你會過敏、皮膚癢就是因為類似鹹酥雞啦、甜死人不償命的飲料等等引起的,用條件交換結果的理論來指導小朋友,重點是要「讓他自己決定要或不要」,而且重要的是您也必須做到下次他真的發作的時候順便問他,「寶貝你記不記得媽咪之前曾經跟你說過什麼呢?」....試著讓他自己去回想你曾教過他的話,真的想不起來的時候剛好可以趁他不舒服的當下給他棒喝,讓他知道當初亂吃的結果,就是換來現在的身體不舒服…
    人性都是犯賤的,只有在病痛存在的當下、棺材都搬到眼前擺著了才會懊悔,
    下次不學乖,下下次再給他痛一次,自然而然就知道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了~
  • 唉~這樣以後媽媽生病了,孩子會不會覺得媽媽一定是咎由自取?

    Antonia Wang 於 2013/03/21 01:37 回覆

  • Jonda Wu
  • 教小朋友就像在打一場心理戰一樣……用限制的角度出發,小朋友會認為你憑甚麼? 但是學會表面上微笑,但實際上是用挖鼻孔在一旁看好戲,而讓他自己去決定的時候,他就會從一開始的莽撞無知、一路跌撞以後開始對「下決定」感到保留,會希望大人給他們伸出援手,是正常人就會怕跌倒、會怕痛……

    雖然自己的心肝寶貝不舒服、受傷難過,身為爹娘恐怕也是心疼得死去活來,但目前也只有這樣的方式可以及早讓小朋友擁有獨立自主判斷的能力與培養辨別是非的人格,對於往後他的人生道路的基礎打下一個穩固的基石。

    當然,為非作歹的行為,該處罰還是要動手,這就跟在戰場上的一句名言「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一樣,包庇、寵溺只會讓小朋友「靠勢」,視非為是,等到演變成當初某位藝人的錯誤廣告詞「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習慣之後,屆時不管我們說什麼,小朋友再也不會跟你「信道」囉!
  • 對不起,在我的觀念認為,如果教小孩要用到動手,那就是大人不會教。
    不打小孩不代表寵溺小孩,如果真的打罵有用那麼就不需要監獄了。
    而那些犯刑者幾乎是被打大的。
    我不建議大人用暴力『處罰』小孩,
    這樣孩子學到的也只是用暴力處理事情。

    孩子信不信任大人,在於孩子會看大人是不是說一套做一套,例如,明明說『再怎樣都不能打人』卻自己打小孩。
    打小孩只是讓孩子『恐懼』,而不是真的理解與心服口服。

    另外,孩子是每個父母的寶貝,親子該學的是如何互相相處與尊重,孩子,不是敵人。
    把孩子當敵人,就別指望有良好的親子關係了。

    Antonia Wang 於 2013/03/21 01:35 回覆

  • 悄悄話
  • 阿蘭
  • 其實我也帶小孩看過中醫,醫生說冰品,冷飲,牛奶不能吃,這對孩子而言是很不容易的事,所以等他狀況好多了,我多少會同意他吃
    生活裡有很多的細節,你說的我也瞭解,只是很多時候我會覺得很無力
    只能說我還有很多地方要努力
    謝謝你的回應,點醒我曾經想過,卻又因為不停前進的日子而被忽視的想法及行動力...
  • 這位媽媽,放鬆一點!
    把冰的東西當成一種特許,其實是有點危險的。
    媽媽表達出自己的擔心與關心,其他的交給孩子就好了,孩子該學著自己決策。
    每個媽媽都會有無力的時候,
    我也不例外,不用擔心,
    一直到孩子長比較大了,
    我才懂
    有時候覺得父母管太多所造成的後果有多多,
    很多時候,都是父母拿石頭砸自己的腳。

    Antonia Wang 於 2013/03/26 11:51 回覆

  • 享自由
  • 也有可能是大人在說不和禁止時態度總是嚴厲,總一再的“強調”不允許,好像就在過程中加深孩子對該物的印象~對該物的注意力也就隨著禁聲而加深~於是就更加地渴望!

    其實有許多問題的發生,都可藉由反觀自身來發現~
    懂得自我反省的父母是朝向用心父母的第一步~
    懂得從反省中改善問題是真正用心的父母~

    父母教育孩子的過程,千萬不可出現「我不會...」、「我不知道...」等種種搪塞心理...父母是孩子的天,就該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付出應盡的義務!

    不會就去學~
    不知道不懂就想辦法去探討到明白為止~
    總而言之就是勤勞的學習~

    解決問題的方法能用許多種~
    但是我們經常敗就敗在有心卻過於慵懶!
    雖然用心~卻不夠用心!

    格主對孩子教養的用心令人敬佩!以此共勉~

    感謝格主的貼心分享~
  • 父母強調『不可以』,但是,給孩子糖的時候,卻是種『鼓勵』或『獎賞』,
    這讓糖果除了自由的滋味之外,還有一點點,獎賞自己的味道。

    我會跟孩子說『這個問題我不懂』,不過我接下來會說『每個人都有不懂的事情,謝謝你問我,我們來找答案。』
    然後帶著孩子去找答案,
    說真的,
    我真是當了父母之後,才懂很多事情的,
    真不知道以前書讀到哪邊去了~

    謝謝您的鼓勵。

    Antonia Wang 於 2013/03/26 11:54 回覆

  • Samantha Wong
  • 我一直也是適量地給予零食和糖果,最近嘗試放手讓4歲孩子決定要吃多少,也把零食放到隨手拿到的地方。我發現他真的狂吃很多零食,甚至連正餐都變得沒胃口吃,肚子餓了就拿零食吃。我跟他解釋過身體需要的營養,過多糖的壞處等等,但他依然不停地吃。我有些擔心,雖然我還是跟他說身體是你的,我會心疼,但痛的病的是你自己,我不可以代你病,代你吃。

    我該繼續下去嗎?還有什麼我可以做嗎?謝謝
  • 首先,孩子其實會試看看媽媽說真的還是說假的,
    來決定對父母的信賴度,就跟我們跟別人相處一樣,在每個小細節會去看看這個人說話算不算話,

    再者,如果之前你給孩子零食或糖果的態度是獎賞,或是『特許』,他除了會在解禁之後先把之前的委屈滿足,然後用糖果拼命的『獎賞』自己,這是一定的。

    妳會擔心那是一定的,我也會擔心,這樣的擔心我會告訴孩子,讓她知道『我很擔心』『我很關心』,不過決定權是在他手上。

    請妳熬過這一段時間,孩子在用自己的方式幫自己過去的委屈滿足,

    如果真的擔心,就先把你放心的食物添加比糖果更多的樂趣,將你喜歡的食物包裝更有趣的感覺給孩子,

    例如:把白飯弄一些造型,把青菜當飛機飛進他的嘴巴,把水果串成水果串,或者是把孩子的餐點用個盤子裝好,孩子上桌的時候,你模仿服務生說:『先生,您點的菜來了!』
    提升孩子對正餐的喜愛,比去壓抑孩子糖果更重要。

    這段時間不好熬,辛苦了,也祝福你!

    Antonia Wang 於 2013/03/26 12:36 回覆

  • 阿儀
  • 我了解躲在棉被看漫畫的感覺,我也擔心小孩離開我身邊後,會受不了誘惑.所以,我選擇教她們克制.我家女兒愛吃糖(因家裡有長輩愛吃糖),我都在飯後給適量的零食,讓她們知道自己可以吃多少.
  • 那要小心噢!
    因為你給的零食如果是種『獎勵』
    那孩子以後會常常吃零食來獎勵自己。
    或者把飯後零食當成一種儀式,
    媽媽放輕鬆吧!自在點。

    Antonia Wang 於 2013/04/03 23:07 回覆

  • Samantha Wong
  • 經過了兩星期,孩子對糖果零食已不像之前那麼雀躍,有時候吃一點就告訴我他夠了。他仍然會吃,但會自己控制份量。現在,輪到喝飲料和玩電腦遊戲及手機遊戲的問題了,以前我禁止他接觸,但每當我不在家,他會跟爸爸或表哥偷偷玩,我回家時就會收拾好,這樣的貓抓老鼠遊戲我累了,所以決定不禁止了。我跟孩子說了我的擔心,電腦幅射,視力影響的問題,但要不要玩,玩多久由他決定。他玩的時候,我會走開做自己的事情,請他玩完時告訴我,我會幫他關機再一起玩別的東西。這樣的處理方法好嗎?但老公說,電腦遊戲是會沉迷的,像他就是個例子,開始了就停不下來。

    至於飲料的問題,孩子不喜歡喝白開水,要甜的才喝。最近我也解禁了。有次他喝了飲料後肚子痛,問我為什麼。我說可能吃錯了東西,所以身體要把它排出來。我沒說一定是飲料的問題,畢竟那天他也吃過別的東西。後來,孩子跟我說,他不要喝了,因為怕肚子痛。這樣會對他做成陰影嗎?
  • 這位媽媽請你放心地給,放心地拒絕,(我會跟孩子講明我的所有考量)
    電腦跟手機遊戲的部分,
    我的孩子也有這樣的問題,
    重點不在於他會不會沈迷,
    重點在於手機與電腦遊戲之外的天空,
    可不可以讓他開心,
    例如:大人沒辦法陪,只好玩手機,就算大人陪,也是一直罵,動輒得咎,那就躲進去手機與電腦的世界。
    於是,重點不在於不准玩手機,重點在提供比手機更快樂的樂趣。

    飲料的問題,造你的說法是你提出以個『假設』,感覺不太相恐嚇,不需要太擔心。

    祝福您!

    Antonia Wang 於 2013/04/05 17:5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