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MG_8879.JPG    

被在乎著(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回鄉的時候陪一堆長輩聊天,其中一個媽媽談到最近跟孩子的互動,這個媽媽的兒子也已經當了兩個孩子的父親,跟自己的媽媽卻越來越沒有話聊,母子倆住在同一個屋檐下,卻幾乎不說話。

 

有一天老媽媽生氣了,交待給兒子媳婦去辦的事情,拖拖拉拉的一直都沒動靜,事隔已經好幾個月都不聞不問,於是累積的憤怒一爆發,寫了一張火氣很大的斷絕信給兒子與媳婦,然後,臭臉的罵了出口。

兒子跟媳婦嚇到了,拖了好幾個月的事情馬上請人來辦,承辦的人員來到家中,還跟老媽媽說:『妳兒子說,叫我一大早就要來,因為他媽媽生氣了,今天一個早上我就接到五通電話,確認我有沒有馬上來妳家,看來妳兒子很怕妳呀!』

 

這件事情,讓老媽媽很開心,原來她的話兒子還是會怕,還是會怕這個媽,一旁的所有長輩對她露出羨慕的表情,有的還說:『我氣到中風搞不好我兒子還沒有動靜呢!』

 

那時候的我在想,讓自己的兒子怕自己,有這麼好得意的嗎?

 

這樣的親子關係,不是很悲哀嗎?如果是我,我多麼想要一個可以一起分擔心事,可以有說有笑的親子關係,而不是那種夾雜着害怕恐懼的親子關係?

 

然而,其實我也不是在這樣的親子關係中走過,生病的時候,挨罵着說:『活該!叫妳多穿一點衣服又不穿。』,跌倒的時候,會被罵:『誰叫妳要爬高,活該!』,考試考差的時候,自己心情夠沮喪了,還要挨罵。

 

人生有好幾次,我覺得即使有一天我死了,大概也沒人會在意,我曾經準備出國自助旅行一個月的時候,母親說:『如果死了沒關係,不要殘了回來,我不會照顧。』

 

這句話一直在我的心中卡住著,玩得很無後顧之憂,我都覺得既然買了高額的旅行平安保險, 在旅程中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母親也會笑着流淚,一直到了旅行即將結束,我打了通國際電話回家說好想吃家鄉的小吃,母親終於釋懷了的說:『原來,妳也會想家。』

 

那時候的我才懂,母親的惡言,只是在表示她的關心,表示她的在乎,表現她的恐懼,只是,這些的在乎與關心,需要許許多多的『解碼』。

 

最近,一個孩子才小三的母親,很困擾的問我:『為何我每天告訴我的孩子我愛他,他卻常常就說很想死,甚至想出了很多死亡的方法?』

 

這樣的話讓我回想起當了母親之後的我,曾經告訴我自己,千萬別讓孩子必須多年以後經過層層的『解碼』才懂我真正的心情。

 

於是,孩子受傷了,孩子哭了,我一定擁抱着她,真真切切地告訴她:『媽媽,心好難過,好心疼呀!寶貝。』; 天氣冷了,希望孩子多穿一件衣服,我會說:『因為我會擔心妳受寒。』

 

因此,我常常不懂,為何孩子受傷了,明明媽媽已經心疼到快哭了,卻還是開口一直罵:『叫你小心你不小心,活該!怎麼不摔死,下次摔死你!』,母親為何不能說出自己的真心?

 

女兒四歲五個月的時候,有一天飛奔的要去洗澡一不小心很用力的撞到了牆角,孩子大哭,我要走過去擁抱孩子的時候,卻看到孩子滿臉的鮮血,那時候的我心臟整個糾結,幾乎腿軟。

 

老公非常的明快,抱起了孩子往外衝,我們隨手抓了點東西,叫了計程車就往急診室衝,我在計程車上邊安慰哭的很慘的孩子邊發抖着,一進了急診室,我被關在手術室外面,因為醫生跟護士認為『這位媽媽快昏倒了!』

 

我一個人滿手都是血的坐在急診室的椅子上,整個人不自主地發抖着,我聽著手術室內傳來孩子的哭聲,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然而過了許久,我卻看到老公抱著一個笑咪咪的孩子出現在我的面前,女兒頭上包著紗布,開心地告訴我:『媽媽,我都沒有哭噢!因為不會痛,只是會覺得像蚊子叮,所以護士阿姨送給我貼紙,哭哭的小孩不是我噢!』

 

老公補充着,剛打完麻醉之後沒多久,孩子就不哭了,安靜地等著縫合,還問醫生跟護士有沒有貼紙,所以,醫生跟護士都給她貼紙,那時候的我,整個緊張的心情,在看到孩子笑容跟說明之後,忽然抱著孩子哭了起來。

 

我抱著她告訴她:『寶貝,妳對我好重要,媽媽嚇死了,媽媽好害怕、好害怕,媽媽好心疼噢!』,於是,急診室的父女倆開始安慰着我這個超愛哭又沒有用的媽媽。

 

這件事過了許久,最近,女兒五歲三個月了,有一次睡覺前在床上翻跟斗,一不小心『碰』一聲地摔下了床,撞擊的聲音太大聲,我跟老公都嚇了一跳,女兒馬上跳起來,衝向我、抱著我說:『媽媽,我很好,我沒事、沒關係!』

 

孩子的反應讓我嚇了一跳,我問她:『有沒有摔痛?』,女兒搖搖頭說沒有,我又問:『妳有沒有嚇一跳呢?』,孩子點點頭說有,我問孩子,怎麼嚇一跳了,卻先來跟媽媽說妳還好呢?

 

女兒怯怯害羞地說:『因為,我知道妳會心疼。』

 

孩子的這一句話,讓我陷入了反思,我反省着自己是不是讓孩子承擔了我的心疼與感受,這樣的承擔會不會太沈重?

 

而那時候的我也才懂得,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的這一句話不是一種標語,而是,當你真正懂得自己要愛護自己的身體與感覺的時候,不在於『不敢』,而在於自己知道,自己的一切,總有一個人會在乎。

 

現在的我懂了,老媽媽不是開心兒子會怕她,而是開心着原來『兒子還會在乎我的情緒』。

 

以前的我覺得即使死亡也不會有人在意,所以活的很灑脫,只是因為還沒有解碼母親的惡言之後,其實,有許許多多的『在乎』,現在的我,很開心撐過了那一段時光,沒有成為一某幽魂而『解碼』成功,知道自己其實有被在乎着。

 

現在的我也懂了,那個小學三年級的孩子,把母親的『我愛你』當成母親的口頭禪,而那生活中受傷了、生病了還被責罵的感受,一次又一次地在最脆弱的時候告訴着自己『原來,沒人在乎我。』

 

或許他也跟我以前一樣,對生命、對身體的不尊重,只是在於自己認為『沒人在乎。』

 

最近,我的身體一直不是很舒服,全職媽媽的我沒有什麼人可以幫忙,有時候還要躺在床上陪孩子玩桌遊,有時候,也是要撐著帶著孩子出遊。每次,問孩子需要誰陪的時候,女兒會說:『媽媽,如果妳身體不舒服,我就自己玩,如果妳可以的話,可以說故事給我聽嗎?這樣比較不累。』

 

昨天,女兒看著我剛剛退燒整個很虛弱的樣子,她抱著我說:『媽媽,妳知道嗎?妳對我很重要、很重要喔!妳這樣我會心疼。』

 

那時候的我,終於懂得,原來,不需要解碼就知道自己被在乎的感覺,原來這麼的好。

 

人生,要的原來只是懂得,自己是被在乎的。

 

被父母在乎着、被情人在乎着、被孩子在乎着。

 

被自己在乎着。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胖媽咪
  • 有時候也覺得自己對身邊的人常說反話(除了對自己的兒子),可能這種要長時間的訓練。
  • 加油呀!
    我對我女兒最真實不過了!
    連做不到,糊塗那些都讓孩子知道

    Antonia Wang 於 2012/10/24 14:02 回覆

  • 可樂媽
  • 看完我快哭了,我想起我女兒住院回來的時後,自己忍住偷哭的心疼
    一直以來,我總會告訴孩子我們大人的感受,我們的擔心,孩子也懂父母是真的愛她關心她擔憂她,而不是直接用負面言語表達內心的擔憂
  • 以後就真實地表達自己的擔心吧!
    孩子,會懂得!

    Antonia Wang 於 2012/10/24 14:03 回覆

  • Peggy Wang Peggy
  • Dear
    請問能允許我將您的文章和部落格網址貼在FB上與我的朋友們分享嗎? 謝謝!
  • 註明出處可以分享,謝謝您!

    Antonia Wang 於 2012/10/24 14:04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兩個孩子的媽
  • 我看完也快哭了耶~~哈做媽的哭點都越來越低了但真的愛他因該就要說出口
  • 我本來哭點就很低
    當媽之後更低到不行呀

    Antonia Wang 於 2012/12/04 08:0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