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G-183.jpg  

 

定義不同(圖文:樂當幸福不良媽媽Antonia Wang)

 

從我有記憶以來母親出國旅行的時候,幾乎不曾打電話回來家中,她總認為就算真的家中有什麼事情,她也沒辦法馬上飛回來,依舊必須要跟著旅行團的行程一站一站的走下去,與其如此,何必沿途一直打電話亂了自己的遊性,反正有事也等回家再說。

 

然而,每逢出門前,母親出門的叮嚀也卻也從來沒停止過,從我有記憶來,她出門的叮嚀不外乎要照顧弟妹,要準時吃飯、功課要做、晚上睡覺前瓦斯跟門窗都要巡一巡,句句叮嚀都是對我們的牽掛。

 

一年一年之後,年過六十的母親每逢出門時,對家裡面的一切總有許許多多的牽掛,隨著年紀的增長,她牽掛的東西越來越奇怪,家門口兩旁的那些盆栽有沒有人幫她澆花,兩隻亂尿亂叫的狗狗有沒有幫忙餵食、洗澡?神明廳的菩薩有沒有按時的拜拜?下雨的時候,有沒有人幫她關頂樓那扇容易被雨潑進來的窗?

 

一次,母親住院回家,下樓來我就一直聽著她叨唸,要媳婦每天到神明廳拜拜、整理整理,卻也做不到,敬給菩薩的那包餅乾,放了五天都還沒有拿下來。

 

母親叨唸著她交代的事情,媳婦沒有做到,我卻只是悠悠的告訴她:『她有做,只是每個人做的定義不同,她或許每天擦拭佛桌、焚香拜拜,對她來說就是完成所有拜拜的程序,她拜拜的定義中不包括收走別人獻佛的供品,所以只是定義不同。』

 

母親聽我這樣說,停止了她的叨唸,若有所思的反覆咀嚼我說的話:『是呀!做的定義不同,定義不同、定義不同呀!

 

有沒有澆花?該澆多少水?每個人的定義不同!

 

地板要多乾淨才算掃過,每個人的定義不同。

 

所謂的擦窗戶是玻璃要乾淨,還是連窗櫺也該整個擦過,每個人的定義也不同。

 

定義不同,這句話也常常出現在我的腦海中,要女兒收的玩具,她說她收完了,對她來說地板沒玩具就是收完,對我來說桌子跟椅子上還散滿著她的積木,一整個凌亂的家。

 

簡單的晾衣服一件事情,我跟老公的定義就不同,室內設計師的Benson會依照視線的順序由高往低排,連曬衣服也講究視覺的美觀,高低色彩不同而編排,而我卻是看我先抓到那件衣服就晾上去完全不管所謂的視線。

 

家中的地板掃了沒?碗盤洗了沒?家裡整理一下,這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小衝突,難道不是因為每個人的定義不同嗎?

 

女兒從小的思維總是在挑戰我印象中所有既有的定義,一歲半的女兒會堅持把家中史奴比的面紙套帶出門,因為她覺得那是她的狗狗包包,因此有一段時間,我每天不管天氣多熱,總是要看著她提著將近她半個身高毛茸茸的面紙盒出門。

 

她會把可愛的草莓內褲放在頭上,要我帶她出門,並且堅持那是她的草莓帽子。

 

她會穿尿布後又穿內褲,內褲外面又套著長褲,再穿上兩條裙子出門,只因為這樣裙子會變成澎澎裙。

 

她這樣的行為,我該定義她是奇裝異服?調皮搗蛋?

 

還是,有創意?有堅持?


女兒三歲兩個月, 我帶著她走進台北美術館去看『時尚頑童高堤耶與編舞家蕭畢諾舞台服裝展』,我蹲在孩子的旁邊一邊聽著耳邊的導覽,一邊用問答的方式教導女兒觀察每個模特兒 身上的衣服,衣服是哪個顏色?哪件衣服上有許許多多的雷朋眼鏡,試著讓女兒了解高提耶服裝作品中的趣味。


『媽媽,爲什麼假阿伯要拿手套當帽子呀?』


『媽媽,爲什麼這個假阿姨要把帽子當裙子穿呢?』


『媽媽,可以幫我做一個手套的帽子嗎?』


時尚頑童高堤耶的作品,將女兒對服裝的定義,又往外擴了很多層,手套可以當帽子、抱枕也可以當胸針、裙子裡面可以藏一頂帽子,對孩子來說,服裝的可能性,忽然變得似乎無所不能。


而這樣的展覽,對我的震撼卻更大,我深深的了解到,沒有創意的孩子不懂得如何惡作劇。


從小到大,孩子對衣服的堅持,我可以說她搗蛋,我常常設法勸她脫掉她套在洋裝外面媽媽的內褲才出門。


我常常勸她把當手套的襪子脫掉才可以出門。


我甚至曾經帶著她出門,她的右腳套著我的膚色絲襪,左腳穿著她的泡泡襪。


我可以定義這些是她的搗蛋,我可以不用勸她,一把脫掉我看不慣的服裝。


然而,看完了展覽,我才知道,或許對孩子來說是創意的東西,對我來說是搗蛋也是奇裝異服,那也是定義不同。


滿屋的積木,對孩子來說是挑戰有史以來最大的城市堆疊,對我來說是滿屋的髒亂。


整包被撕濫的面紙,對孩子來說是在製造下雪的場景,對我來說是浪費。


兩歲的女兒站在椅子上洗碗,對她來說她在幫忙,對我來說,我只看到淹水淹泡泡的廚房。


逛街的時候我請她稍等我一下,對她來說她聽了我的話,停下腳步的那三秒就是對我的等待,而我卻只想『怎麼不等我把這櫃的衣服看完?』,等待的定義也不同。


該生氣嗎?


還是只是定義的不同?


如果真的定義不同,那麼我是不是該選一個對孩子未來最好的定義?


如果真的是定義不同,那我是不是該想辦法去理解孩子的定義,找一個可以互相尊重的基本認同?


奇裝異服就當作是她的創意,帶著她看報紙上服裝的展示一起研究。


調皮搗蛋,就當做她在展現創意,慢慢引導她正確的觀念。


我想,或許這一生中,我還是會有許許多多的看不慣,我還是會有許許多多的機會被身邊的人氣到快中風,看了高提耶的展之後,我學起我母親,在每個想要叨唸的瞬間,喃喃自語的先告訴自己『一切都是定義不同呀!給一個最好的定義吧!』

  

 POSTER.jpg

 CH-G-154.jpg 

幻羽舞影-時尚頑童高堤耶與編舞家蕭畢諾舞台服裝展

展出時間 2010-05-29(六) ~ 2010-08-15(日) 進行中

活動簡介
高堤耶向來以驚世駭俗的作風聞名,擅以誇張的服飾,例如馬甲、篷裙裝、緊身衣等,他與法國擅長以身體表現七情六慾的現代編舞家蕭畢諾堪稱兩位表演藝術界與設計界奇才,創下驚人合作首例。
本活動是週期性活動
重複於每週一、二、三、四、五、六、日
開始於2010-05-29 ,結束於2010-08-15。
費用資訊
全票:200元
優待票:180元
原始活動網址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