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中所訴說的情意,讓夜晚的韓柏徹像個孩子般的開心,他開心的在村民的簇擁下,享受著村民們所有對新婚夫婦的祝福與禮儀,涵容從沒見過一向斯文的韓柏徹如此的開心,讓她也一起感染著。

他們隨著村民開心的唱著山歌,也接受大家的敬酒,更在所有村民的簇擁之下喝了夫妻酒,也一同吃了同心麵,村長更是為了他們倆殺了一頭山豬,全村都為他們大肆慶祝,對於所有的村民而言,即使還沒有拜堂,他們倆也已經是夫婦了。

韓柏徹開心的大笑,也開心的跟著大家起鬨的鬧著,他喝醉了的臉泛紅,映著火光,聲音因為跟著大家笑鬧而沙啞著。

即使如此,涵容仍然能夠感受的道韓柏徹的體貼,他不留痕跡的幫她擋著酒,也擋著所有人對她的笑鬧,眼光更時時的注意著她,深怕他受到一點的委屈,涵容稍微颤抖一下,身上就已經披上了韓柏徹的外衣,就是這樣的體貼與被關愛,讓涵容深深的感動著。

經過了一晚的歡樂氣氛,他們一行四個人在隔天早上才告別村民下山,進了京城已經是午時了。

市集上面的人潮少了些,但是涵容卻隱隱的感覺不太對勁,街上的人似乎都好像在談論著什麼,見到他們卻都停了下來,整個街上的氣氛隱約的有點奇怪,讓涵容不禁有點恐懼了起來。

一接近方宅,門口的小廝阿福遠遠的看到她們就飛奔了過來

「小姐,您總算是回來了。」阿福焦急的說著。

「怎麼了,家裡出了什麼事情嗎?」涵容憂心的問著。

「不,不是啦!是~。」阿福看著韓柏徹欲言又止。

「阿福,啥事情不快點說,真是急死人了。」小翠心急的催促著。

「是,白濬回來了。」,阿福頓了頓索性說了。

阿福的話,像一顆大石頭,沉沉的落到每個人的心底,泛出不一樣的漣漪,涵容幾乎失了神。

「阿福,你別瞎說,阿濬哪這麼的巧,這個時候回來,你別拿大家窮開心。」小翠大聲斥責著阿福。

「是真的,我真的沒有瞎說,今天一早他就進了珍寶軒,見了老爺夫人之後,就在書齋的前面等著小姐了,聽說是昨天晚上回來的,一早就過來了。」阿福心急的解釋著,所有的人都將眼光放在涵容的身上,涵容找回自己的意識,給了大家一個淡淡的笑容。

「濬哥哥回來了,真是太好了,總算是平安回來了。」涵容淡淡的說著,是呀!真的是太好了,一直懸在半空中的心,總算是落了地了。

「對呀!他這是還帶了許多新奇的玩意回來呢!珍寶軒因為他回來,多了好多的東西,不過,白濬知道白掌櫃已經過往的消息之後,整個人幾乎都消沉了起來,今天一整天都不吃不喝的,老爺夫人勸都沒有用,小姐,你去勸勸他,這樣不吃不喝的很傷身子的,我今天看到他的時候差點無法認出人來,這幾年可有他受的。」阿福繼續的說著。

「你說他在書房?我這就過去,韓大哥,我們一起去吧!。」涵容說著就要往前,韓柏徹卻站在原地沒有跟過去,自從阿福說白濬回來之後,他就覺得昨天的一切都快速的離他遠去。

白濬回來了,到底是好是壞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昨天剛剛落實下來的心,又開始漂浮了起來。

唉!或許他還是無法真的與涵容結為夫妻吧,這或許就是老天爺給的答案。

「韓大哥,一起走吧!。」涵容轉身看著他。

「不了,我還得回普濟堂呢!你們兩個敘敘,我就不打擾了,跟白濬說說改天幫他接接風。」韓柏徹不自在的說著。

「韓大哥?」涵容不死心的再問一次,她需要他一起去面對白濬,現在的她已經無法像一年前這樣開心無牽掛的去迎接著白濬,她是別人的未婚妻了,再九天她就是韓家的新嫁娘了。

「容兒,妳去吧!你跟白濬有很多話要說,我不太適合在場,只是妳要知道,不管你如何決定,我都支持著你妳,別擔心會傷到我,反正我是個大夫。」韓柏徹苦笑的說著,心中的無奈與痛楚卻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藏的好,韓柏徹一時沒有時間好好藏住自己的痛楚。

「我的決定不會更改,你答應我的立場會有異嗎?」涵容疑惑著看著他。

「我不會的,只要你的決定我都站在你這邊。」韓柏徹清晰的說著他的的承諾,心理卻因為不確定的恐慌了起來。

涵容默默的看了他一會兒,便轉身進宅內。

「阿濬早不來晚不回來,怎麼淨挑這個時候回來?」小翠叨唸著也跟著進宅內。

韓柏徹默默看著她們主僕倆進入宅內,然後紅紅的大門在他面前,沉沉重重的關上。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