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阿姨之三


二阿姨的告別式我趕了回來,那天是很熱的一天,太陽在一大早的時候就已經發揮了他十成十的功力,我跟老公還有媽媽每個人穿了一身黑出門,以前年輕的時候總是認為一身的黑可以表現出俐落也可以讓自己看起來更瘦,可是那天穿的一身的黑,卻感覺出來濃濃的悲傷與哀仇。 


二阿姨的訃聞遺屬那邊只有少少的幾個人,這點母親還氣了很久,總覺得我們這些侄甥輩的也必須要列入,讓整張的訃聞不那麼的孤寒,而我,看著那張訃聞上面的聯絡電話與兩個表哥的名字,卻看到了兄弟鬩牆,我只好深深的嘆了口氣,深深的無力感又湧上心頭。 


阿姨過世之前,大表哥表示他暑假要帶小孩出國去玩,所以在阿姨開刀之前就已經排好了全家出國遊玩的行程,阿姨過世之後,母親一直認為阿姨會被快速的辦完告別式,因為大表哥還是會想要出國玩,我們覺得很不可思議,自己的母親過世了,哪還有可能帶著全家出去玩?然而告別式出乎母親的意料之外,選在一個半月後進行,母親認為他可能誤會了表哥,表哥應該取消了旅遊行程。 


阿姨的遺體被放在殯儀館,在那裡也有設了一個簡易的靈堂,沒有守靈的儀式、沒有三餐的奉食,這對喜歡美食的阿姨來說有點殘忍,在台北上班的二表哥下班後就去靈堂換換花、清清桌面,或者擺些簡單的供品。 


然而,告別式前的一星期前,大表哥表示南部家中有事情要回去一趟,這一回去就消失了七天,二表哥籌辦喪禮完全找不到人,全家人都失去聯絡,一直到告別式的前兩天人才又出現,沒有人有證據知道她們全家去哪裡,但是那樣的懷疑與怨懟每個人心中多多少少有一些。 


告別式舉辦的很莊嚴,我們才知道平凡的清潔工阿姨有那麼多的鄰居與朋友、還有許多的拜把姊妹,當大表哥依循著司儀的指示跪在靈堂奉茶給自己母親的時候,眼淚稍歇的我卻又不自主的哭了起來,人在世的時候沒有端給母親一杯茶過,過世之後卻這樣跪著奉茶,有什麼意義呢?? 


我的眼淚在司儀指示的跪與拜之中潰了堤,跪到在地上的我幾乎沒有什麼力氣起身,當老公扶我起身的時候,我坐回我坐的位置,卻看到阿姨站在司儀的旁邊,微笑的看著所有親友的致意。 


我們送阿姨送到火化場,平輩的媽媽站在後面,阿姨的兒子與我們這些晚輩的跪在前排,當靈柩放入火場時,我們晚輩的一律必須跪趴在前面,站在後面看的母親當時覺得很欣慰,感覺好像我們跪送著阿姨上天堂。

回到台北之後,已經下午快兩點了,我們找了家餐館吃飯,母親很感嘆的說,二阿姨生前最重視她們家的祖先與神明了,不過聽說他一過世兩個兒子就將家裡面供俸的祖先與神明請到廟裡面去,心中無限的感嘆。


 那天疲憊的我們回到家中,在艷陽普照的八月天,我陪著媽媽與小外甥睡午覺,卻發現我頭後方站了一個人,我稍微仰頭一看,二阿姨神情憔悴的用很哀怨的眼神看著我,她似乎快流出眼淚出來的悲傷,而我卻不忍看下去。 


我不知道阿姨的悲傷是在於她被換掉了哪件藍色小碎花的衣服,卻換了古時候老太婆的壽衣?還是在哀傷她祭拜多年的祖先跟她一起被請到廟中處理掉不能再接受子孫的供養?


還是,她從小疼到大,即使已經娶妻生子的兩個兒子,在親戚參加完告別式之後大吵一架發誓不再往來的兄弟鬩牆? 


經過了這幾個月往生了那麼多的親友的靈異接觸,我深深的覺得人的過世只是換了一種的存在方式,只是真的想要奉勸大家,家人往生之後,要吵的架、要賣的東西、有不爽的事情,請在四十九日內忍著,一切等到四十九日之後再說,這四十九日安安靜靜的送他走,別在四十九日內兄弟鬩牆,夫妻吵架鬧家產,吵到往生的人起了憤恨心離不開,在鬼道中遊遊蕩蕩、孤苦無依~~~ 


二阿姨,一路好走!

創作者介紹

Antonia Wang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