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阿姨之二


聽到二阿姨過世的時候,我人在上海,那時候的我歸期還沒定,不知道該哪時候回來,是不是可以送送二阿姨最後一趟?那時候的我只能在上海,有空的時候幫她唸唸阿彌陀佛經,願她可以好好的跟著菩薩走。 


隔天晚上,我跟老公兩個人住在一家上海的老旅館,房間內很簡陋,也有一點年代了,我們的房間是兩張單人床並排著,那晚我睡在靠窗那邊,而老公睡在靠門的那一床,那一晚我睡不著,總覺得身邊好像有人會來,我在黑暗中拉開了所以有的窗簾,讓上海的路燈透過整面牆的窗戶宣灑了進來,我看著外面的路燈淡淡的灑入黑暗的房內,耳邊聽到的是老公熟睡的酣聲。 


回到床上,我反覆的移動著我的身體,想要找個容易入眠的姿勢,卻還是無法入眠,有一種在黑暗中等人的焦躁,於是我起身去洗手間。


 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我的床邊坐著一個老太太,背對著我看著那整面牆的大窗,窗外的路燈跟霓虹燈照的她滿身的亮,我看到她之後,忽然想ㄟ~阿姨妳來了喔!然後倒頭繼續睡。 


曾經有個通靈人告訴過我,當我不小心看到往生的人的時候,我不能夠恐慌,也不能讓對方發現我能看的到,因為剛往生的靈魂會被一些老資格的鬼欺負,所以都有苦難言,而那些老資格的孤魂野鬼,每天的遊蕩,找不到仇人,有些無人供奉,即使有人供奉有時候還搶不贏別人,所以很可憐,當他們發現你可以看的到的時候,通常會非常積極的跑來找你,然後希望你能幫他們一些什麼,然後就容易越看越多、越來越可怕。


 其實大部分我看到這樣的場景,都會完全不在意的繼續睡我的覺、做我的事情,我不會恐懼(除了某個案例之外),也不會想要去做任何事情,這也就是為什麼老公往生多年的阿嬤每次我回鄉就來我夢中討吃的,我卻沒一次理她,總覺得他家晚上都會出現一個怪阿婆,也或許因為逼急了她,阿嬤才會硬逼我舔她的腳丫子吧?(請看阿嬤別找我一文) 


那天夜裡我只聽到阿姨在我耳邊講了幾句話,就在二阿姨的注視之下,在她的身邊緩緩的睡去,一直到兩天後跟朋友在上海酒吧聊天的時候,才聊起了這件事情,當時我真的覺得很意外,在台灣過世的阿姨,怎麼會到上海找到我? 


那晚半信半疑的我,打了通國際電話回台灣給二阿姨剛剛過世時,曾經從台中到台北看二阿姨最後一面的媽媽,我一開始就跟媽媽抱怨:『誰幫二阿姨穿那件白底藍色小碎花的衣服呀?花是淡藍色的、花邊緣是深藍色的那件呀?,阿姨不喜歡那一件呀!所以以前我都沒看過她穿過,還皺皺的。』我一邊抱怨著 


而母親卻有點受到驚嚇的問我:『你在上海怎麼會知道阿姨現在穿的是白底藍色小碎花的衣服呢?對呀!他們就是幫阿姨穿你形容的那件衣服!你怎麼會知道呢?』面對於母親的驚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如何解釋? 


我不知道很多事情該如何解釋,到底“他們”來找我,我是必須要幫助他們,還是真的假裝不知道獨善其身呢?我很幸運的是,我看到的大多事我身邊的往生親友,所以在我能力可及範圍我就會說出來,只是有很多事情還不是一個小小的我可以改變的! 


二阿姨最後入殮的衣服被換掉了,不再是那件藍色小碎花,不過還更慘,當時我瞻仰遺容時我就知道阿姨一定又會來抗議,果然~~,唉!!明天再說吧!只是那種幫不上忙的無力感在面對這些事情上面來說真的是很多。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