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阿姨


二阿姨對我們家族裡面的關係,就好像是紅樓夢裡面的劉姥姥,有時候你會覺得她鄉土到令人無法忍受,然而不可諱言的,整本書少了她就好像失去了大部分的精華。 


二阿姨這輩子算是來還債的,國小畢業的她就必須要一個人從中部來到台北,在那時候國民黨的高官下當幫傭,那時候的官夫人聽說寧願將自己沒吃的飯菜都丟掉也不願意讓傭人吃,她堅持傭人不可以吃到高級的料理,她常常背著主人的小孩眼睜睜的看著好的料理倒入垃圾桶,多年後這高官的小孩也走入政治,每當二阿姨看到自己小時後背整天的小孩,活耀在電視機中的樣子,她都會想起那一段年少的苦日子。 


某次的回鄉,在一次別人的引介之下,與只有匆匆一眼之緣的男人結了婚,結婚之後才發現這個男人已經沒有了工作,並且有些令人比較無法理解的行為,多年後二阿姨回想才知道那就是所謂的憂鬱症或躁鬱症,常常把自己鎖在家中不出門,一家人住在未整治之前的淡水河邊一間不到四坪大的木頭違建中,吃著因為沒有油煮菜而燒焦的食物,小孩病了只能一個人在風雨中先背著小孩去借錢再去看醫生。 


後來的阿姨被引介到清潔隊去工作,靠著微薄的薪水養活一家人,養著久病的丈夫直到他過世,然後再一個人養大兩個小孩,每次我到阿姨家,阿姨就會跟我細數過去的一切,在阿姨的心目中有一本子,細數著在她最苦的時候誰曾經幫過她,嫁給外省軍人的大阿姨,將每個月政府發配的米、麵粉等東西都拿來給她,我媽則是在每個學期剛剛開始之前,把小孩該付的學費偷偷的寄給她,阿姨的心中從沒有忘記過,也從沒有忘記要回饋。 


阿姨的個性很鄉土,也很直接,也因為這樣直接的個性,讓她常常所謂的關心了解,變成了道人是非,晚期的阿姨常常跟著我媽媽到處去玩,而我因為是固定的司機而了解了不少他們之間所有的經歷。 


在我大學畢業那一年,因為那時候住在二阿姨的附近,常常二阿姨都會拿著他的拿手菜來充實我的冰箱,對她而言,對我好,也就相對的她在還我媽媽過去所給過她的幫助,也因此,我即使搬離了三重,偶而我依舊會回去找她聊天,讓她說說過去,聊聊現在。


 在我因緣際會之下懂了些命理與陽宅之後,有天二阿姨卻心血來潮,要我幫她看看,那時候我只說住在那邊的人肝容易被切除,也容易沒有男主人,後來因為這樣她讓自己的兒子出去買屋結婚,而自己寧願一個人守著自己的老屋,因為這屋子是她當清潔工辛苦買來的。 


一直到了今年,我接到母親的電話說二阿姨好像得了肝腫瘤,所以要進行切除肝臟的手術,我的心又莫名其妙的害怕了起來,拿到了二阿姨因為住院聯絡方便的手機號碼,我卻看到了骨肉分離”???


 我告訴老公我的恐慌,老公說當然骨肉分離呀,她兩個小孩都不在自己身邊當然骨肉分離,不需要太在意,也因此,我也不當一回事,出國之前,我還到醫院陪她一整天,那天的她依舊講她的人生一一的過程講給我聽,就好像自己在回顧自己一生一樣。 


從馬來西亞回來之後,阿姨肝腫瘤切除的手術很成功,我們也到他兒子家探望她,那時候的她還跟我們有說有笑,看著她的笑臉,我一直慶幸自己的直覺是錯誤的。 


五天之後,我剛剛到了上海,卻接到了台灣的噩耗,二阿姨過世了~~~ 


有時候我真的不明白,有些事情提前讓我知道了,到底是老天要我去挽回?還是要我眼睜睜的看著我無可挽救的一切? 


很多事情讓我先知道了,我出手去挽救,到底是順天道而行?還是逆天道而行?這樣的案例在我的身上重複的看到,到底又是為了什麼?


 而我,只能陷入長長的無奈、迷惘以及不捨。 


(二阿姨~待續)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