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人的婚姻

 


當五專死黨知道我插大考上大學之後,開心的打電話恭喜我然後問我:


『你考上哪個科系呀?


我一律百般無賴、面無表情的回答『政治!


電話那頭會傳來短暫的停頓,然後傳來母雞般的大叫:


『妳瘋了呀?唸那個做什麼?妳貿易公司做的好好的,幹麻自毀前程去唸政治?


我一邊將話筒拿離我的耳朵,拯救我那一片勞苦功高但是脆弱的耳膜,然後吸了一口氣,完全不受教慢慢的回答說:


『我五專唸商,大學唸政治,剛剛好政商勾結,現在快點來巴結我,以後我吃香的喝辣的就分妳一杯羹。』


 也難怪我的死黨不爽,說起來我國中的時候偷偷躲起來看政治犯江南寫的蔣經國傳的時候,就被我老爸警告說,絕對、絕對不要去碰政治,但是我還是把他的話當作耳邊風。


 而政治這種東西,就像大學一個老師形容的:


『如果一個高中生考上大學之後,考上建築系,至少四年後他會做模型;考上英文系,至少他托福考的比妳好;考上家政系,至少他會燒一手好菜;考上俄文系,他會講基本的俄文;考上政治系呢?四年畢業出來,挖哩,他媽的路邊隨便一個賣菜的都講的比妳頭頭是道。』


沒錯,這就是政治系的悲哀!!


(挖哩,既然我了解!我幹麻還花白花花的銀子去唸政治系呀!當場就應該休學了呀!)


沒錯,我其實是去混文憑的!!悲哀呀!


 後來,我沒有政商勾結,當然我也偶而有吃香的喝辣的!,不是我沒本事政商勾結,而是我不想測試老天到底賞我幾次好運氣。


 只是,後來我所有學的政治學,全部用在我的愛情上,大家都說我的屁桑很可憐,被我的愛情政治學拿來當政治鬥爭的目標,可是,說真的他可真的很幸福的ㄋ!


而且,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話說有一天,我們在看電視的時候,我為了要區別出唸政治人跟賣菜人看政治角度不同的一面,我就一邊看著電視一邊轉頭跟一臉大便的屁桑說(他討厭看政治新聞,只想看電影台。)


『你相不相信這個人他現在放出這個話,其實真正背後的目的是要告訴對手說........,我打賭過兩天他的對手會出來說........。』當我滔滔不絕的說著我的偉大分析的時候,屁桑冷冷的回我一句,


『既然妳這麼厲害,可以看的懂這些政治人物背後的目的,那怎麼看不出來本大爺我目前想要看HBO?


挖哩,這時候我一面努力的用僅存的理智找回我那溫柔恭儉讓的淑女美德,一面努力的不罵出口,當我努力的讓那個有著淑女本性的我不讓潑婦上身時,我忽然想到,對喔!政治其實就在我的身邊呀!


 沒錯,我今天不是陳水扁,我不需要想盡方法去搞定宋、連主席,我也不需要去管中國那邊的那些官如何放屁,那我的政治學到底要拿來做什麼呢?


除了工作之外,政治不是一種眾人之事嗎?那眾人應該包括我那個屁桑吧!!!! 


於是,我努力的回想著我認識他之後的一切,嘿!!!真不愧是政治系的大將,我好像從一開始跟他談戀愛開始,我的政治運作就開始了,完全跟之前的戀愛方式有了一百八十度的不同,想著想著,讓我不禁的開心了起來。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