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算命




2006/04/03 00:06



我的第一次算命


除了我父親跟我母親幫我算的之外,我的第一次應該是奉獻給東海別墅那邊的一家茶藝館,(別想歪!是第一次算命的經驗) 


那時候,我五專剛剛畢業,在台中一家頗負盛名的貿易公司上班,由於公司剛從台北搬到台中沒有多久,公司裡面的小姐年紀幾乎都跟我差不了多少,那時候三十歲以上的同事不多,大都是從台北下來台中時候的老員工,男生大多台灣大陸兩邊跑,所以大部分的時候,公司是屬於女人國。 


女孩子多,大部分的人沒事都會聚在一起,逛街,吃飯,或者是算命,某一天中午大家又聚在一起聊公司的八卦後,大家忽然很感嘆是不是這一輩子都要待在這個公司一輩子,這時候算命的話題就像救贖一樣的出現了。 


大家興致勃勃的討論說要一起去算命,但是,要去哪裡算呢,大家想了半天,還想不出個所以然,只好說大家分頭去找。 


過了幾個星期之後,住再東海的PATTY忽然在某一天的中午聚餐,神神密密的告訴我們。 


「跟你們說喔!我找到算命的了!!PATTY神秘的說著,大家全部豎起了耳朵聽著,然後不耐煩的一直問。

「快說,快說,在哪裡呀
!


「就是東海別墅那邊有一家茶藝館呀!每個星期二晚上會請一個在救國團教紫微斗數的老師來店裡幫客人算命,費用才兩百塊呢!PATTY繼續說著,當下一群人就決定下個星期二要去排隊算命。 


其實說排隊也真的太誇張了,當天根本沒有人跟我們一起排,我們是當天茶藝館的唯一一桌客人,我們還坐在小小隔間出來的包廂裡面,等著所謂的老師到來


老師是一個大約四十幾歲的婦女,很像那種隔壁同學媽媽的那種感覺,我被逼著第一個算,PATTYFANNY在旁邊幫我做著筆記,我記得當初好像也有錄音,但是那錄音帶就跟我所有的算命錄音帶一樣,都會莫名的失蹤。 


紫微老師坐下來後,老闆娘就必恭必敬的給他一杯飲料,然後她飛快的寫下我的八字資料,然後飛快的說著 


「人很節儉(才怪),有點小氣(有人從小號稱大姐頭但是很小氣的嗎?),長女,博學多聞,很念舊很惜情,不過有很多事情很專牛角尖~~~~~」老師說了很多個性上面的形容,有些很準,有些則是讓在場的人都不予置評。


其中有一點她說我大概二十五歲的時候結婚的可能性最大,而那年我剛剛好跟前男友分手,婚事也吹了,我開心的過著我的單身生活。 


不過,我很感激我的第一次算命經驗是給這位紫微老師的,因為後來他問我們有沒有任何的問題的時候,大家照例幫我問了一堆

「她哪時候結婚呢
?


「她會有幾個小孩?


「這個工作她會做多久呢?


「她會不會離職?


紫微老師也很有耐心的一個個回答我們的問題。 


然而,最勁爆的人來了,FANNY問說


「她結婚會不回離婚? 


這時候只見到紫微老師臉一沉,然後開口慢慢的好好的教訓我們這些小女生一頓 


「你們來問哪時候結婚,還沒結婚就要問會不會離婚?如果我說會離婚,你們是不是就不會真心的去經營你們的婚姻?一結婚反正就想說會離婚,所以不用心經營,如果我說不會,你會不會也因為反正就不會離婚,然後蓬頭垢面,對老公跟對狗一樣的使喚,再大的緣分都會被你們使喚掉,所以你們覺得我講這個答案對你們有幫助嗎?」紫微老師的一番話,讓我們每個人都一臉的尷尬,但是,多年之後我還是很感激她,至少她讓我知道人不能盡信命。 


命盤是在紙上面的,如何操作在於自己,一直到現在,我只要去一個地方算命,算命的老師只要一告訴我「阿!你這種命就是離婚的命啦!」我就會笑笑的,然後在心理問候他全家好 


當我自己會學會很多算命的技巧的時候,我就知道算命的人跟醫生一樣必須有很多的職業道德,就像醫生跟病人說「你活不過半年」這種話是一樣的具有影響力,那是會影響到自己的求生意志的。 


我討厭講那種「你註定離婚啦!」、「你就是掃把命」的這種命理師,那種都被我號稱為恐嚇型,而我所學的所有命理,都是可以改的,不是那種命定論的,因為我相信,人是可以改變命運的。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