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330275.JPG  


原來,臭的是屁不是我(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
Antonia Wang

 

跟兩歲四個月的兒子正玩得很開心的時候,忽然聽見一聲『璞~~』,兒子馬上開心很大聲的說:『弟弟放屁!』,兒子的反應讓我跟女兒笑翻了,也讓我在笑眼中想起一個很久前的朋友。


大學的時候有一段時間認識了一群校外的朋友,其中有個大男孩每次在大家聊天打屁或談事情的時候,都會猛然舉起右手然後大聲地冒出了一句:『我放屁!』,他的朋友們見怪不怪,而我卻一直覺得很好奇,在我的認知中,如果聞到屁味,總是不會有人自己承認,大家默默裝作不知道,甚至賴給別人的機會更多,那樣大聲的舉手告訴大家:『我放屁!』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覺得他可愛極了。

有一次大家聚在一起看夜景吃宵夜聊天,聊到一半,他又忽然舉起右手大聲的說:『我放屁!』,那時候我忽然笑了出來,問他:『為什麼你每次放屁都要這樣大聲說我放屁?』

 

他揚起帥氣的笑容說:『因為,以前如果有人放屁,又沒人承認時,大家都會在心中詛咒那個放屁的人,我不想被人詛咒,自己承認大家就不會詛咒了!』


聽到這樣的理由,我笑得更大聲了,他正經的說:『人會放屁就是代表健康,臭就臭,不用不好意思,而且又不會被詛咒,所以,我放屁我都會承認,反正臭的是屁,不是我。』


兒子第一次放屁的時候,他呈現一種吃驚的表情,那時候的我輕輕地告訴孩子:『放屁!』『弟弟放屁!』,於是,孩子笑了,他學會了這個身體的反應就是『放屁!』,說完之後,我告訴女兒這個關於放屁的故事,於是,在我家也會變成同樣的一個場面,誰放屁誰就大聲承認。

 

後來的我,常常在想那個大男孩的話,放屁本來就是正常的身體機制,為何要害怕被發現?

 

然而,正常的身體機制有哪些要帶點羞愧呢?我想起以前住校時,學校旁邊的那間雜貨店,每次只要有女孩子去買生理用品,老闆就會用報紙一層又一層的包裝好,每個女孩看到老闆賣力的包裹總是一臉困窘,而拿著一袋立體的舊報紙走在校園內那種大家心知肚明的眼神更是令人尷尬,真不知道老闆費力包裝的態度,反而讓人更困窘。

 

女兒兩歲多在如廁訓練的那個階段,我常常帶女兒在蒙特梭利協會所開立的親子館玩,那個親子館不同的時段有不同的老師在那邊回答母親的問題,那時候的我每次都找吳玥玢老師的義工時段帶孩子去參加。


吳老師是我對孩子了解的啓蒙,那時候的她常常告訴我們,不要對正在學怎麼如廁的孩子有任何過度的情緒,有很多孩子長大後的便秘問題、腸胃問題、如廁困擾都源自于兒童時期如廁訓練時父母的反應壓力造成的。


那時候的我對女兒的如廁問題一點都不困擾,我困擾的是女兒的呼吸系統,女兒睡覺的時候常常會用嘴巴呼吸,這樣的狀況後果就是女兒常常喉嚨發炎後感冒,一感冒喉嚨痛,睡覺很難入睡,入睡之後常常一咳就把剛喝完的奶全部都吐出來,那陣子的我幾乎每天都在洗床單,每次女兒一吐,我們夫妻倆個一個馬上哄小孩,然後抱進浴室擦澡,一個馬上換洗床單,夫妻兩個人沒有人唸一句麻煩或是罵一句孩子,總是這樣合作無間的默默地各自做著。

 

因為我們知道,孩子也會被自己的嘔吐嚇到,無論是大小便還是嘔吐,孩子面對自己的身體狀況,其實比我們更害怕,也更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罵孩子也無用,後來兒子出生時,我非常堅持一定要讓兒子習慣吸安撫奶嘴入睡,強迫他入睡的時候用鼻子呼吸,我才知道那夜半洗床單的噩夢原來過了好幾年還沒散去。


兒子一歲半的時候,有一天我剛從台南的新書發表會搭高鐵回臺北,一到家才想到忘記買兒子前幾天傷口的藥水,我再度出門趕在關門前去藥局,到了藥局,女兒的電話就打來,我接起電話,馬上聽到女兒很急的說:『媽媽,妳快點回家!弟弟大便,爸爸不會處理,我快暈了啦!』,女兒很急的一直說,我卻聽不太懂女兒的意思,兒子大便這麼簡單的事情,老公怎麼不會處理?

一回到家,我馬上發現問題嚴重,原來,兒子嚕著他的三輪車在家玩很久了,尿布早就歪掉,大便從尿布邊緣掉了出來,捲進去了三輪車的輪子,隨著兒子在家裡滿屋的騎車子,那輪子上的大便就這樣在家中的客廳跟餐廳中拉出了一大片的大便車痕。

 

老公已經把兒子拉進去洗澡換衣服,而我大約擦了地板後開始把三輪車跟鋪在地上防跌傷的地墊一起拿到浴室去刷洗,女兒一直在浴室門口喊著:『好臭!』『好臭!臭死了!』


那時候的我忽然間看到已經換好衣服的兒子看著姊姊一直喊臭的臉,弟弟忽然呈現了受傷羞愧的表情,那種眼神與表情刺傷了我,我忽然懂了,我告訴女兒:『寶貝,妳是嫌大便臭?還是嫌棄弟弟?』

女兒忽然靜了下來說:『我是覺得大便臭,不是弟弟,弟弟又不懂!』

我說:『是呀!弟弟不懂大便會這樣弄了滿地,可是弟弟更不懂妳說臭的是他還是大便呀。』

女兒想了想,對著弟弟說:『弟弟,每個人的大便都是臭的,姊姊的大便也是臭的,我說的是大便臭,不是說你喔!姊姊不是討厭弟弟,來!媽媽在洗東西,姊姊帶你去房間玩。』,兒子聽完似懂非懂的笑了,隨著姊姊去玩。

 

 

那一天的夜晚,入睡以前,我跟女兒講起她小時候常常夜晚吐滿床的狀況,我老實的告訴孩子,聞到嘔吐物的味道時我常常也會自然地想嘔吐,可是,我卻沒有嫌棄過孩子也沒嫌棄過麻煩,因為,我們知道事情發生了,去面對處理就好了。


那時候兒子的眼神終於讓我知道,一個常常嫌棄孩子屎尿多的大人,給孩子的壓力有可能是孩子未來如廁的習慣壓力,而這個壓力卻慢慢累積成疾病,只因為,孩子們不懂,大人嫌棄的到底是『大便』、『麻煩』,還是孩子『他這個人』。

 

那夜晚嘔吐到滿床的孩子,自己有沒有對自己身體的恐懼?而那個時候,父母的反應,會讓孩子知道父母是嫌孩子髒,還是嫌棄嘔吐髒?

 

 

 放屁後,旁人露出嫌棄的表情,我們的解讀到底是『別人嫌棄屁臭』,還是嫌棄我這個人臭?

 

別人到底是窺視到我們買生理用品的不好意思?還是對我們『這個人』感覺到羞愧?

 

忽然間,我羨慕起那個會大聲承認說:『我放屁!』的那個陽光男孩,他如此清楚明白的把自己的生理反應跟自己分開,放屁是自然的生理現象,我大聲地承認所以請不要用詛咒牽連我這個人的價值。

當我們在吼罵孩子的時候,孩子的年紀是不是真的分的清楚,父母氣的是『這件事情本身』,還是厭惡『我這個人』?

 

孩子在電梯內亂跳被斥責,我可以用繩子綁著一個箱子說明電梯結構與原理,讓孩子懂在電梯內跳為何有危險性?為何別人會急得大聲斥責?而不把這件事把他跟『當媽媽的面子』與『媽媽個人的價值』跟『孩子個人的價值』連在一起。

 

兩歲的孩子躺在地板上哭著要一個東西,我穩穩地蹲在他身邊說:『弟弟得不到很難過哭,哭不是要東西的方法,媽媽陪你度過這樣的難過心情!』,我可以抱著孩子到比較不打擾人的地方,陪他度過這樣的情緒,而不把這件事情跟別人的體不體諒或孩子的好不好連上關係,也不把外人的反應當成友不友善、惡不惡劣劃上等號,因為那只是那個年紀的孩子在練習看懂自己情緒的一個過程,如此而已。

 

有一天,去接小二的女兒放學時,她的同學小志也跟我們一起在校園聊天,我催促孩子上車回家的時候,女兒問:『那小志呢?他媽媽還沒回來!』,我說:『沒關係!那小志跟我們回家吧!』

小志聽了開心的歡呼,然後說:『反正我媽媽很討厭我,我要去妳們家!』,我面容嚴肅地問:『為什麼你會覺得媽媽討厭你?』,小志說:『因為媽媽都會罵我寫作業很慢,她都會生氣。』


我問小志:『如果你放屁了,我說喔!好臭!那我是嫌屁臭還是嫌你臭?』小志回答:『當然是屁臭。』

我繼續問著:『那你寫作業一直玩寫太慢,媽媽氣的是你寫作業慢這件事情,還是你?』

小志回答:『是作業慢這件事情,不是我。』

我繼續問:『所以你確定你媽媽很討厭你這個人?』

小志笑笑地說:『沒有,她很愛我啦!只是討厭我寫作業很慢。』

當下的我終於知道了,這麼多年來我們常常跟母親講以前她怎麼兇我、罵我的,母親就像個無辜的人一般說:『有嗎?我不記得!』,有時候甚至說我冤枉她。


而一直到自己當母親後才知道,母親氣的是當下我的行為而不是我這個人本身,而我以為母親的責罵都是因為她極其討厭我。

一直到現在我才懂,原來,屁跟人是分開的。

 


原來,父母氣的、罵的是我這個行為,不是我這個人。


 

這麼多年之後,在孩子的眼神當中我才知道,原來,臭的是屁,不是我!







0912演講  


三重館演講  

 

,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