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1230076.JPG       

回家不是一種懲罰

 

~原文刊登於TOYOTA 優活誌(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有一年,我決定結束一段感情,在那決定的當下,我的心情有許許多多的百感交集,夜裡,我在住宿的地方躲在棉被內痛哭,我不知道哭了多久,弟弟打了電話過來,我隨便的回覆他的對話就掛斷,過沒多久,電話又響起了,母親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她問我:『妳還好嗎?妳弟說妳的聲音很像在哭,還好嗎?要不要回家?』,那時候的我,壓着聲音說:『沒有,沒事!』

 

我故作堅強與正經的跟母親對話,在掛掉電話的那一煞那,所有的假裝丟開,又繼續地躲進棉被痛哭,多年之後的我常常想起那一晚,為何在我這麼難過的時候,我只能一個人躲在棉被裡面哭?為何連哭都不能說?

 

為何在我內心那麼脆弱的時候,我想到的不是要回家?為何,在外面遇到挫折的我,在外面遇到痛苦的我,想到的是躲起來,卻不是回家?

 

這樣的疑惑讓我不解,當我自己當了媽媽之後,我常常告訴我自己,家就是孩子的堡壘,在她遇到挫折的時候、在她難過的時候,總是想回家,不管外面的世界如此的風光或虛假,回到家總有那讓她放鬆快樂的氣氛,那種看到媽媽所有委屈都出來,可以躲進媽媽的懷中大哭一場的堡壘。

 

於是,不會煮大餐的我,常常會挑最新鮮的食材,簡單的煮食,一家人圍在餐桌前面好好談談與聊聊,餐桌上的氣氛每天都充滿愉悅與快樂,孩子都喜歡跟我們用餐。

 

夜裡睡覺前,互相的按摩,聊東聊西,抱著孩子告訴他們我有多愛他們也是必上演的一幕,全家聚在一起看影片看到最後,那揚起的音樂播放著工作人員名單時,我會抱著孩子在客廳親密共舞。

 

我努力的經營着屬於我們家的氣氛,一種愉悅與幸福的氛圍,一種可以放鬆的氛圍,用各自可以接受的方式,讓孩子跟父母都可以用最舒服的方式相處。

 

也是一直到了當媽媽之後,才開始涉足很多親子遊戲區的我,常常看著孩子在遊戲場合一『失控』,爸爸媽媽就站在一邊大聲的恐嚇說:『某某某,你再這樣,我們馬上回家!』

 

每次聽到這樣的話,我總會嘆息地搖搖頭,孩子學不會玩的份際,揮手打了人,孩子學不會什麼叫做排隊,推倒別人往前衝,我會下去陪著孩子玩,然後在玩的過程中被孩子傷到的時候說:『抱歉,這樣不是玩了,我覺得我是被打,被傷害,這不是玩的方法。』,『抱歉,妳要排隊不然我會不想跟妳繼續玩。』

 

我下場跟孩子玩,在玩的過程中讓孩子懂得他用錯方法跟別人玩,也讓孩子懂,這樣的方法讓人不舒服了,我用自己的身教去教孩子,也讓孩子在母親身上自己懂得當別人這樣對待的時候,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感覺。

 

然而,很多父母不懂這樣的方法,他們像個判官站在一旁審視,覺得處罰孩子不懂玩的份際的方法就是『剝奪他的快樂!』,於是,在孩子玩得正開心的時候,對著孩子大喊『你再這樣我就回家了!』、『回家你就知道!』、『回家你就知道該死了!』

 

我常常想,這樣的處理方式,孩子到底知不知道他做錯了什麼?

孩子到底有沒有學會,什麼是『玩』?

什麼又是『傷害』?哪些遊戲玩過頭就是一種傷害?

孩子知不知道什麼叫做『過失傷人?』

孩子不懂自己卡住的點,只是莫名其妙地一直衝撞然後被剝奪快樂,那種因為不懂而產生的被誤會,那種氣憤到底該發在何處?

 

孩子沒學會看懂自己卡住的地方,沒有從中學習到該學習的方法,父母卻更讓自己的孩子體認,原來『回家就是一種懲罰!』、『回家就糟糕了!』,這樣的孩子,長大遇到挫折了,還願不願意回家?

 

家還是不是一個讓孩子療傷放鬆的堡壘?

 

每次出遊的時候看到這樣的場面,總是讓我很感嘆,女兒常常看著很多的孩子在父母的恐嚇下回家,甚至莫名其妙被拉走,那樣的場面孩子很不解,常常會疑惑着看著我,我也只能給孩子一個微笑,然後在天色將黑的當下,蹲在女兒的身邊說:『寶貝,不好意思,天黑了,我想爸爸了,我想跟爸爸吃一頓飯,告訴爸爸今天我們玩了什麼?認識了哪些朋友,我想回家跟妳一起洗個澡,一起看書好嗎?我們回家了!』

 

聽到我這麼說,有時候女兒會請我等一下,如果真的捨不得回家,我也會陪著女兒度過那種捨不得的情緒,或者再跟朋友相約下次見面的日期。

但是,大部分的時候只要認真談過女兒會開心地拉著我開心的回家,每次,回家的心情都是愉悅的,每次回家的感覺都是期待的,每次回家後的幸福是出遊後的延續,每次回家都是一種放鬆;於是,我常常拉著孩子的手,快樂的邊走邊唱歌,或者邊跳舞步,開心的回家。

 

一個家的氣氛要經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有好多好多的人不會經營自己家的氣氛,經營一個家的氣氛不容易,珍惜着這樣的付出,請讓回家成為孩子一種放心與開心地期待、一種感情的歸屬。

 

 

 

回家,從來不該是一種懲罰。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