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1210538.JPG  

錯誤的同理,是一種傷害(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最近,帶了一群孩子一起去吃飯,其中一個小學四年級的孩子在出門前告訴我,請我等他一下,我站在他的身邊看著他努力的穿著矯正涼鞋,我問他:『穿這個鞋子舒服嗎?』,孩子告訴我:『很舒服!媽媽也不逼我踢足球了,現在我游泳很棒噢!超強的,我一定是全班最強的。』


我笑笑的摸摸他的頭,想起兩年前跟他父母吃飯的狀況,那一年的他小學一年級,生長曲線非常的低標,看遍很多的醫生,那一次吃飯的時候,我們兩家子坐在餐廳內,孩子肚子餓了,餐卻還沒上,一直開始亂發脾氣。



孩子的媽媽很生氣,開始破口大罵:『你是忍一下會怎樣嗎?』,孩子很生氣地說:『我就是肚子餓呀!怎麼不快點來。』

孩子的爸爸心疼孩子被罵,同理他的心情說:『你肚子很餓,服務生都一直沒上菜,你一定很生氣吧,如果是我,我也會很生氣,忍一忍吃完飯我讓你吃冰淇淋。』

孩子的媽發現老公質疑她的教養,更開始碎念了:『這意思就是說,以後他長大後只要有餐廳的服務生動作太慢,他就要翻桌,而且翻桌有理嗎?』

我看著這對夫妻,搖搖頭,轉身過去邀請這個孩子玩一個,『猜猜服務生在做什麼的遊戲?』『觀察廚師正在做什麼的遊戲』,於是,孩子看到服務生一下子倒水、一下子結帳、一下子端菜、一下子接預約電話,廚師在廚房忙得不可開交,『那上菜的順序又是如何呢?』,於是孩子開始看,哪一桌先來,那一桌慢來,先來的先上菜,慢來的慢上菜。

這樣的遊戲像玩偵探遊戲,我們玩得不亦樂乎,孩子玩得很開心,也理解了,原來別人有他們上菜的順序,原來他們不是惡意被對待,原來,他生氣的沒有道理,當理解對方的立場後,就沒有必要生氣了。

夫妻爭執,這才停止了,菜上來之後,夫妻兩又開始了,媽媽一直逼著孩子多吃一點多吃一點,還邊罵『你就是不運動才會沒有食慾』,還細數了幫孩子報名了足球課跟直排輪,一剛開始還很好,孩子一輸人就不去了,媽媽為了孩子的健康還是一直逼著孩子去,覺得孩子不能輸不起,爸爸卻在旁邊說:『不想去就不要去,他不喜歡做不起來一定很沮喪的,幹嘛逼?』。

 

兩夫妻又開始鬥嘴了起來,我帶著快速吃飽飯的孩子們出去餐廳的親子遊戲場玩,遠離那樣的暴風圈,孩子玩開了,確定安全了,坐回位置吃著我未吃完的午餐,透過落地窗看著窗外孩子們在玩。



兩夫妻還在鬥嘴,這個爸爸知道我不打罵小孩,要我說句話,我帶點氣地說『孩子不耐等待,是因為他搞不懂餐廳有餐廳運作的方式,上菜有上菜的流程,服務生的工作有哪些,罵孩子於事無補只是惡化親子關係,同理孩子因為服務生上菜慢,所以生氣是當然的,生氣還可以討到冰淇淋吃,不但沒看到孩子卡住的點,還灌輸孩子錯誤價值觀,你老婆說的沒錯,這樣的孩子長大後即使服務生上菜慢,翻桌也會覺得自己有道理,這時候只要讓孩子懂服務生的工作在忙些什麼?帶著孩子看跟觀摩,孩子就會懂了。』

 

『還有,你們有發現嗎?你們的兒子兩邊的腳拿起來都有足弓,可是赤腳站在地上一邊有足弓一邊沒有足弓,也就是說,他站起來的時候整個骨架子是歪的,這樣的孩子強迫他去踢足球跟溜直排輪,一定會不專精,而且過度練習還會讓孩子骨骼更歪斜。媽媽強迫他,只是害了他,爸爸同理他,只是沒看到他的點,還肯定他就是做不來,這樣的孩子,會覺得他不被爸爸肯定,兩個人都一樣傷害孩子啦!有什麼好說的?』



聽到我這樣說,兩夫妻馬上站起來,跑到庭院內,看看在親子遊戲場內的兒子,我坐在餐桌上,看著兩夫妻抱著孩子研究他的腳,撫摸擁抱著孩子,那時候的我,終於可以安心地享有我的餐點。

 

後來媽媽才告訴我她帶孩子去看醫生的結果,原來他的孩子不止足弓的問題,還有一點長短腳,而且全身的骨骼真的都歪了,開始忙著復健,我笑笑地說:『有幫到孩子就好』



現在的這個孩子,媽媽只帶他去游泳,不讓他增加骨骼的負擔,還讓他整個人自信滿滿,兩年後再遇到他,講到游泳就很開心『連爸爸都說我超棒』,出去吃飯的時候,上菜上的慢,即使肚子很餓,也不焦躁了,還說『這麼多桌,只有一個廚房怎麼做得完?』

 

看到這個孩子的轉變,我想起了最近認識的一個孩子,這個小女生才兩歲多,在別的團體被別的孩子暴力對待,當她媽媽帶著她找到我的時候,我看到的是一個小女孩眼神對陌生人都很恐慌,她拉著媽媽的感覺像緊抓著浮木,卻對這個母親沒有一種親密。

 

即使媽媽在帶孩子來找我之前,我已經告訴媽媽,要先跟孩子道歉,道歉自己沒有好好保護她,沒有在她遇到那麼大的暴力恐懼的時候,幫助她,媽媽道歉了,孩子的恐慌還是沒散。



那一天,我問清楚了事發的經過,這個孩子是在無預警的狀況下,被飛奔而來的朋友狂打的,事發的當下,媽媽也嚇到了,只是抱著自己的孩子,對著別人的孩子說:『沒關係,我知道妳不是故意的。』



我問媽媽:『如果你有一天妳出門有一個曾經的朋友,忽然飛奔而來狂揍妳,妳會不會害怕?會不會恐懼?』,媽媽說:『這當然!一定嚇死了!』
我請她想想,如果這時候妳老公把妳救下來卻對對方說:『 沒關係,我知道妳不是故意的。』,這樣的妳還會愛這個男人嗎?

 

媽媽馬上反映說:『當然不會』,我說:『沒錯,妳想同理對方卻傷害了自己的孩子,孩子跟妳一樣不但恐懼還感覺被自己的媽媽遺棄,她已經不相信媽媽會站在她這邊,也不相信媽媽會在她最無助最恐懼的時候幫她,未來孩子就算遇到什麼也不會想跟媽媽求助,現在孩子還需要妳,緊緊的拉著妳,是因為她必須依靠妳才能活下去,她必須靠著妳活著,所以,她拉著妳就像拉浮木一樣,恐懼的怕被傷害與遺棄,卻對浮木已經沒有了信任,如果再大一點,她會學著打回去,因為她認為只要不是故意的,就可以打人,同理對方的孩子也是要看技巧的,背後的價值觀,其實傷孩子傷很大。』

 

於是,我開始教這個媽媽用各種的方法找回孩子對她的信任與安心,畢竟,一個孩子活在一個隨時會被打、沒有人會幫她的恐慌中,心理就像是一隻隨時被老虎追趕的羚羊,無時無刻交感神經是被啓動的,那種壓力啟動了身體的防禦機制,心跳加速、血壓上升,這樣的孩子如果沒有好好的將心中的恐懼抹去,學會放鬆,血壓上升的防禦系統一直高昂,或許沒多久,就有怎麼降都降不下的血壓了。

 

沒有家暴的孩子,卻有著家暴孩子的心理創傷,孩子的媽媽對於自己用錯方法同理對方而造成自己孩子的傷害,心中莫名的生氣,也很氣對方的孩子,我告訴她:『沒必要生氣的!對方的孩子也是沒被幫助,當他打人的時候,會被媽媽抱著同理說,一定是對方做了某些事情才讓你生氣,所以你才打他的對不對?』


這樣的孩子被用這種方式同理,只會讓那個孩子跟周邊所有看到的孩子以為『只要我有理由』『只要說我還在練習,就可以打人』,最重要的是,當我打人的時候,我會被媽媽抱著同理、大人會來幫我說話,孩子以為這就是一個跟媽媽討愛的方法、吸引大人注意他的方法,一個可以讓媽媽愛他的方法,所以問題會一直反覆下去,他也很無助,因為從沒有人看到他用錯了方法跟別人互動、用錯的方法討愛。



過了幾週後,我再度看到這個孩子燦爛的笑容,她不再扒着媽媽,眼中多了一點淘氣與可愛,不再驚恐, 孩子可以跟長輩相處, 媽媽可以離開她去辦自己的事情,孩子也開始信任周邊的大人跟孩子,那時候的媽媽才知道,原來她的孩子害羞怕生恐懼與人接觸,不是『天生氣質』。

有一天,我們大人談到當初傷害她的孩子名字,小女孩整個人焦躁起來開始煩悶的用手抓著她的背說:『媽媽,我好癢,我好癢!』,媽媽拼命地幫她找哪邊癢,孩子還是繼續焦躁又想哭的說:『我好癢,我好癢!』,媽媽有點急了,拼命地問:『是這裡嗎?是這裡嗎?』



我在一旁,抱著我的孩子,輕輕地告訴她:『不要怕!慢慢說,媽媽會幫妳的!』『妳的媽媽會幫妳的!』『妳的媽媽一定會幫妳的!』,小小孩認真地看著我,看著我如此認真地且反覆的告訴她:『媽媽一定會幫妳的!』



孩子心情穩住了,本來在地打滾說癢的她,爬了起來開始玩,媽媽狐疑地看著我,我說:『她聽到那個人的名字,還是會有反應,反映在身體上,其實,她只是想知道,媽媽會不會幫她,現在,把媽媽的會幫她的這個信念給她,讓她安心與放心就好,等慢慢大了以後再教她自己幫自己。』

 

那一天,那個媽媽很感嘆地說:『原來,這麼久都還沒補得回來?』



那一天的我,離開的時候想起了這個媽媽的感嘆,被打的孩子身心所的受傷怎麼可能被一兩句『一定很心疼吧?』『回去好好安慰孩子。』這些外表溫柔卻看不到問題嚴重性的語言所打發?被打的孩子身心所受的折磨,不會因為對象是大人還是孩子而有不同,就如同,大人被同樣高度體重的人暴力以待,所受的身心創傷,還是需要很多時間一一彌補,只是父母有沒有辦法真的發現,孩子已經身心俱創了?

那時候的我想起了之前那個小小孩的矯正鞋,想起了許許多多想盡辦法要來求救的孩子,忽然驚覺,當父母一昧的責罵,跟看不懂孩子需要協助的點時,只是用同理的方式『暫時』把孩子的情緒壓下去,忘了背後孩子學到的價值觀會讓孩子長大以後在社會中反覆碰壁,忘了孩子用錯方法去討愛、忘了孩子其實一直過得比大人還緊張,這樣的孩子,並沒有比較快樂!

 

我一直在我的部落格中說我如何同理孩子,慢慢的我卻看到了很多很奇怪的同理在網路上盛行,在孩子打人的時候抱著同理『你東西被搶了很生氣呴!』,卻沒看出孩子用錯方法跟別人相處,協助孩子們用各種的方式一起找出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方式,只傳達給周邊所有的孩子這樣就可以打人,這樣就可以被擁抱討愛的認知,所以連旁邊的孩子也學同儕開始打人,然後慢慢的只能待在那樣的團體,因為這樣的孩子出去都無法跟別人相處。

明明孩子人際關係卡住了,亂打媽媽生氣,還告訴孩子:『我知道妳很生氣,一定是吃醋我抱妹妹吧!』,卻忘記了媽媽去看懂孩子的困難,也告訴孩子他用錯方法跟媽媽表達他的憤怒,只給孩子理解『我生氣了就可以打媽媽出氣』的認知。



明明孩子開始咬人了,用好幾十年前的書的例子來告訴自己『這個年紀的孩子這樣很正常』,讓孩子以為這樣是正確宣泄情緒的方式,卻忘記去想,精神正常的大人在那個時候想咬人?在社會上的哪一些人會亂咬人?忽視了看孩子正在滿滿的情緒中,無法說也孤立無援,只有藉由咬人宣泄那滿身的憤怒。


而那個當下,號稱愛孩子的大人,在哪裡?

 

於是,我開始懂了,那種錯誤的同理,說穿了,對孩子來說也只是一種表面和諧的傷害。

 

 



願天下所有的孩子,都如同這首歌一樣,都可以讓孩子自己有自信的唱出:『阮有人疼, 有人用生命保護,阮會勇敢走出每一步。』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_1200954.JPG  

 

一百種方法(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帶着女兒坐上客運車去一個山城拜訪一位已經退休在家的音樂教授,退休後的她在山城上有個工作室,每天她很認真地寫譜,創作了很多的教學樂曲,也是很多比賽樂曲的創作人,她不太收學生,即使有收學生也是在別的地方搞壞對音樂興趣的孩子來這裡重拾對音樂的喜愛。

 

教授的工作室前面是一大片公園,門口打開就是兒童遊戲區,六歲五個月的女兒從進門到離開,沒有喊過要去公園玩,女兒進入了工作室就簡直進入了一個寶庫,她開心地在裡面玩得很開心,我看著教授用冰棒棍跟孩子玩堆積木,我看著她帶著女兒玩觸感球,我也看著女兒開心地畫着圖把圖案的人物一一剪下放在音階的卡片上,然後老師陪著她一一的彈出她自己創作的樂曲。

我想如果不懂的人看這些過程,一定不覺得那是個音樂課,而是一場又一場的遊戲,孩子什麼遊戲都玩,我一直看著老師跟孩子的互動,玩了很久之後,老師坐下來跟我聊天,她很精確的分析了孩子的個性與思想脈絡,也分析了孩子的手動關節哪邊強、哪邊弱,哪邊用哪種方式加強,音感如何?哪些樂器適合她玩,從那些一點一滴的遊戲中,老師讓女兒加強了她不足的地方,透過遊戲讓孩子完整的看懂音階,也在一點一滴的對話中,也一直調整她對女兒的教學方式會因為孩子的特性不同,而會有許多的不同,從這樣一點一滴的互動,我知道我找到懂孩子又懂專業的老師了。

 

從維也納留學回國之後一直從事教師培訓的她,緩緩地告訴我:『所謂的老師就是,要有很多很多的專業背景,然後看懂每個孩子的不同,針對孩子不同的狀況,有一百種的方法讓孩子喜愛上音樂。』

 

因此,美國才買得到的兒童溜溜球是練習手腕放鬆的工具,各種奇怪樂器的收集,是讓孩子對樂器好奇的養成,某種的桌遊是練習小手指的,某種的遊戲是練習反應度,某種的玩法是練習看音階的對準度 ,一顆蘋果可以玩出所有音符的認識,每樣的玩具老師都跟孩子玩得很開心,而那每一種的『玩』與『對話』背後都有許許多多的專業支撐著。

聽到這個老師說這些話,我想起了另一個老師,記得有一次有個孩子因為莫名的原因而害怕碰水,痛恨洗頭、不願意洗澡、不可以洗手,連朋友要洗澡他都會哭嚎得去搶救朋友,那個媽媽告訴老師孩子的狀況,一直找不到原因的老師,後來想了個方法,那一天,所有遊戲場的孩子陪著那個小孩一起把所有的玩具拿進去大水槽洗的好乾淨,有朋友玩、又可以站在大洗手台前面擠泡泡洗玩具,那個孩子忘記自己怕水,玩的超開心。

 

那天那個孩子玩水的模樣,讓我印象深刻,也因此在我的育兒過程中,我從來沒有真正袖手旁觀過,當孩子還小不知道如何吸吸管,不知道怎麼如廁、害怕刷牙,我總是想盡所有的方法一次又一次地讓孩子懂,孩子還小的時候在跟別人爭執的時候打了人,我會努力的去看懂孩子到底狀況卡在哪裡?為何會用打人處理事情?然後回到家中,用好幾百種的遊戲方式,在互動中讓孩子懂得狀況,不再原地一直碰壁打轉,一直用肢體處理狀況,逼迫別人用傷痛同理。


看懂孩子不知道怎麼說借過,所以揮手拉倒別人,我在家裡陪孩子大量地玩,玩的過程中大量的跟孩子說:『不好意思,請借過!』,擋在孩子面前,孩子想動手拉扯我的時候,我會說:『不好意思,我擋到你的動線想借過可以說借過就好,我不喜歡妳拉扯我的方式,妳用錯方法讓我知道了。』,用各種的方式『玩』,也一起『懂』。

當看懂孩子開心的不分場合大叫,即使說『小聲點』也不會,我看懂了孩子不懂什麼叫做『聲音大小』,那天晚上,我跟孩子趴在音響前玩音量控制鈕前面,轉大聲、轉小聲,找出適合那個場合的那個聲音大小?我們又各自對哪樣的音量覺得舒服?,隔天,我會搬出一堆的鍋碗瓢盆跟孩子玩『大聲的雷』、『小聲的鳥叫』怎麼敲遊戲?母女倆玩得滿身汗。


團體內有孩子不願意去理頭髮,長長的頭髮已經到了父親可以接受的極限,那幾天,我帶著孩子們玩美容院的遊戲,讓孩子玩開了,願意進去理髮廳。


被別的孩子打了,回到家,我們夫妻倆會套招演幾場戲給女兒看該怎麼說出自己的感覺,哪些人可以講那些人根本不理性不能說?哪些暴力就該離開?

我們讓孩子懂同理對方因為生氣而打人,不代表不處理、不代表自己要忍受,不讓所有旁觀的孩子以為『原來這樣就有權打人』,不會因為對別人的同理,而產生錯誤的價值觀誤以為只要有理由會生氣打人也是理所當然的,而讓一旁不會打人的孩子因此學會用肢體表達情緒。

我也會想盡辦法讓孩子懂怎麼不幫別人的暴力找自己忍受的藉口、也尊重她怎麼選擇朋友?怎麼有勇氣跳開暴力的威脅?

 

關於這一切的一切,我都透過孩子與自己他人的一舉一動,慢慢地觀察、瞭解跟看懂孩子,然後,努力地想出百百種方法跟孩子玩,跟孩子互動,也跟孩子對話,在孩子長出力量之前,從來不該是『傻傻的等』或『碎碎念』更不是打罵。

 

我透過各種的遊戲、戲劇、互動、對話、活動、甚至幫孩子寫童話,量身訂做屬於孩子該看懂的人際互動,常常大家覺得我跟孩子玩得很瘋,卻不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在幫孩子量身定做讓她看懂她的結,讓她解開屬於她的困難。


我從來不願意傻傻地看著孩子在自己的面前一直卡住、一直受傷、一直用錯方式被白眼、一直看著自己受傷需要幫忙的時候、被別人打的時候,或自己無法處理事情無助打人的時候,媽媽在一旁微笑的『見死不救』,讓孩子感受到被遺棄,我從來不願意因為這樣的冷漠,慢慢地失去孩子對我的信任,也讓孩子學會了對別人傷痛的見死不救。


我更不會讓孩子的狀況一天比一天嚴重與惡劣,卻不反省也不面對,更不會不面對自己孩子的狀況,讓孩子一直衝撞別人的忍耐,卻反身怪世界不體諒孩子。

 

在育兒的這一路上,努力的看懂孩子、理解孩子、與孩子對話,然後在孩子卡住的地方,想盡一百種方法去面對,一直到現在,當我在協助別的父母跟孩子相處的過程中,我也用同樣的方法去讓父母自己看懂孩子,也看懂父母跟孩子需要協助的點,想盡辦法去面對、去玩出能力來。

 

這樣長大的女兒,已經進入學齡了,在學習許多課程的過程中,我才發現這一路上一起面對問題、努力想辦法的辛苦都沒白費,這個數學題卡住了,卡在哪裡呢?那個觀念卡住?我們兩個人搬動所有家中可以玩的東西,想盡辦法把這個觀念整個釐清,每一個問題,好幾種方法,同樣的面對態度去解題。


這種方式無法理解,換下一種,那種方法無法解題,再換下一個,一個題目甚至母女倆玩出好幾總思維方式與解題技巧,每個過程都好過癮。


女兒的朋友也是,常常爭執一來大哭,我會陪在旁邊說:『彈彈媽媽知道妳很難過,哭是很棒的事情,不過,妳可以選擇哭、選擇忍耐,還是選擇想辦法?』

 

那個朋友一直要爭贏、那個朋友卡在哪些情緒,孩子們還會加入大人的對談,一起想辦法,有時候,甚至不需要我們大人出面談,孩子用自己的方法自己教朋友,自己去跟朋友對談。

 

曾經五歲的女兒用盡了方法,用球的滾動、用畫圖的方式、用流水的方式,努力的讓一個三歲多的孩子理解,那看起來像平地的地板,其實是有坡度的,所以腳踏車不踩還是會往前衝,提醒那個孩子要小心。

 

最近有一天,女兒跟朋友出去玩,玩了一段時間之後,女兒很興奮地拿起一大把地花說:『我在地上撿到一串的棋盤花。』,女兒很興奮的拿著花高高的昭告天下,興奮地邊說邊笑。


這時候,女兒的朋友小惠就說:『可是,彈彈,那是我的耶,是我的!』,聽到這樣的話,女兒的臉色一沈,滿臉的不甘願,剛剛吵過架又和好的兩個人,忽然又面對了新的狀況,我很擔心女兒的情緒被引發,只是,女兒咬着牙,伸直了雙手把那串花還給了小惠說:『好,還給妳,抱歉!』


小惠拿了花開心的揮舞地說:『這是我的花噢!我的花!』,我看著女兒一臉憂傷地走開,過了沒多久,那串花又回到了女兒的手中,女兒開心地展示給我看,我很驚訝地說:『這不是小惠的嗎?』

女兒很開心地說:『對呀!可是後來我們玩老闆遊戲,小惠選要當花店老闆,我就去當客人,然後我就問老闆,可不可以買一整串,小惠就說好,我就買到花了!』

女兒開心的滿場跳,我也開心地說:『妳好棒!妳想到一個好方法。』

夜晚餐桌上我們跟老公分享這件事情,說完後我忽然問女兒:『如果小惠老闆不賣怎麼辦?』

 

女兒開始天馬行空的說:『可以換很多種遊戲呀!例如:交換呀!唱歌遊戲要獻花給歌星,或者是餐廳老闆要佈置餐桌需要花,都可以呀!媽媽,我也會想出一百種方法噢!』,聽到女兒這麼說,我的臉上漾起最燦爛的笑。


現在的我才懂,會看懂問題、面對問題、陪著孩子想出一百種方法快樂解題的老師與父母,才能讓孩子學會解題的態度與方式,用愉悅心情面對問題的孩子,一個有自信會想出一百種方法的孩子。 

 

數學不可能放著就自己長出答案,人生的問題放著大部份只是擺爛。

 

教育,像個數學題,要有強大的專業知識與能力,才能看懂孩子的問題、理解孩子的問題、真正的去面對問題,然後,想出一百種最簡單的方法去讓孩子愛上這個學科。

 

育兒,也像個數學題,在每個孩子與人互動的當下,看懂孩子面臨了什麼問題、理解孩子卡住的點、不以同理當藉口、不對孩子的痛苦見死不救、真正的陪孩子去面對問題,然後,想出一百種方法去解題。


人生,或許就像是個數學題,看懂問題、理解問題、真正的去面對問題,然後,想出一百種方法去解題,這不簡單,卻勢必要做,因為我深深的懂得~~

 

 

我面對問題的態度、身邊大人面對問題的態度,孩子們都在學!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