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1130805    

別測試別人的忍耐度(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外甥剛剛出生的時候,是全家人的焦點,當時剛剛當阿姨的我幾乎每天開著車往返台北跟中壢,一方面幫忙剛剛當媽媽的妹妹,一方面看著如此安靜睡在我懷中的嬰兒,那種全然被信任的感覺,太美妙。

 

有一天,我依依不捨地離開開車返回台北,夜裡的車流有點多,我的心情隨著車內的音樂流轉,開在內車道的我被後面的一台車閃燈,我看看了心想『難道我擋到別人了嗎?』,我往旁邊一看,三個線道都有車,而且是並排着開著,而我的儀表板上面顯示着我的時速是九十,我心想『我的時速合法規,為何不去閃別的車?』,於是,很皮的我自顧自的用自己的速度開車,完全不管後面那台車的是怎樣閃燈。

 

過沒多久,我離開了內線車道,卻很明顯地發現,有一臺車窗貼滿深黑色隔熱紙的頂級轎車開始跟我對峙,它開車到我的面前,然後狠狠的緊急煞車,讓在後面的我,也要非常地快的緊急煞車,當我一超車,他又往前超再玩一次,甚至從旁邊逼車,我看到那樣的惡意,忽然心中警鈴大響不敢讓兩台車併排,怕車窗打開是一支槍對準着我,很久沒有開快車的我,整個腎上腺素完全的衝了回來,可惜的是,我開的不是跑車明顯贏不了那樣的車,我只能利用別的車子保護我, 於是,我開始瘋狂地往前飆車並且任意地變換車道,那時候的我,怕的不是警察也不是罰單,只想快點離開這樣的對峙。

於是,我們兩台車就在高速公路上瘋狂對峙,我心中的恐懼沒有散過,我的車速瘋狂的快,切換車道的手繁忙到不敢鬆手,對方的車一直不放棄,就這樣對峙了很久我快速地衝進了連接的高架道路,對方也一路的追了上來,從我的左方開始逼車,在幾乎快要進入高架道路的分叉路口,我往高架道路出口緊急的方向盤一轉,在差一點點撞上分隔島的當下從一旁的出口轉向衝出去,對方來不及轉車道,直直的上了高架橋。


下了高速公路的我確定沒有追兵了,我才發現我的手一直的發抖著,我不敢馬上回家,車子停在停車場讓自己的心情好好的平靜下來,回到家,跟老公談這件事情,老公卻很不以然的說:『明明是妳擋了別人的車!』

 

我很生氣地說:『他可以去叫別人讓呀,而且我已經開九十了!』,老公說:『妳開的是快車道,而且是給人超車用的,妳在超車道用只有九十的速度開慢車擋住後面的車,本來就是妳不對,別人會火大是當然的,妳只是壞運去惹到一個不能惹的,沒吃子彈能平安就該謝神了!』

 

當下的我雖然明白老公是被我這種白目行為嚇到而罵我,但是我卻很生氣認為老公不站在我這邊,一直到了情緒平穩了之後回想這整件事情,我才真的可以很確定的承認『沒錯,我懂那個超車道的不成文規定,一種屬於駕駛人之間的默契,而我,用法律的標準,故意的去挑戰那樣的默契,心想,如果是我開車在後面,我也會破口大罵。』

 

我懂,我的行為,在挑戰着別人的忍耐度。

 

女兒從小就喜歡跟我一起去採買食物,家附近那間賣水果跟蔬菜的店,她常常跟我一起去,我總是會牽著她,一個個告訴她『這是芭樂!』、『這是蓮霧,媽媽小時候家裡有種蓮霧樹,就是這種蓮霧噢!』,小小孩的她有一次很習慣性地拿起了一個軟柿子,用力抓起拿給我看說:『媽媽,這是什麼?』,正在結帳的我轉身看著女兒的動作,停止了動作回答她:『那是柿子』,女兒邊問邊壓:『什麼是柿子?軟軟的。』

 

那時候的我看著那樣的畫面,走到她的身邊,開始請她買她所有想認識的水果,但是每個只能買一份,她拿著袋子放兩顆蓮霧、一串葡萄、一顆蘋果、一小小包的番茄、兩顆橘子、、、、最後,我拿起女兒剛剛捏快爛的柿子放入袋子,每樣水果小量的買,然後打包回家。

 

回家後,我鋪了張小小野餐布跟女兒邀約說:『寶貝,我們來玩水果店的遊戲,妳要當老闆還是我當老闆呢?』,最愛當老闆的女兒開心地說:『我要當老闆。』

 

於是,我開始當了客人:『老闆,我要買水果!』,女兒開心地問:『妳想買什麼呢?』,我們母女倆愉悅的玩了起來,一剛開始,我都挑比較硬的水果,慢慢地,我開始當起了『奧客』,我開始捏了捏那柿子,說:『阿~~這個柿子被別的客人捏爛了,我才不要買!』,說完一把捏破了一顆葡萄,女兒生氣地說:『客人,這樣妳也捏破了我的葡萄呀,妳要買回去!』

 

我很無賴的說:『我只是想知道這是什麼呀?摸起來是什麼感覺呀?』

女兒很生氣地說:『這樣我就賣不出去了,誰要買爛掉的水果?』

 

我想了想說:『對不起,下次我不會亂捏水果了。這樣會害妳東西賣不出去,賺不到錢,真的很抱歉,我買那顆壞掉的葡萄好了。』,這樣一說,女兒的臉才漾開了笑容。

 

在孩子往水果店的柿子壓下去的當下,我知道老闆一定很不開心,我也知道孩子不懂什麼是商品,也不懂她自己的行為會造成別人的困擾與不滿,那個老闆跟我熟,也不會說什麼,但是,不代表我的孩子就有理由不去懂,去懂她的行為其實牽引着很多人的情緒。

 

這個世界,每個人的行為與作為,多多少少會影響着別人,也影響着自己,當母親的我帶著孩子來到這個世界,我就是孩子跟世界的橋梁,我想讓孩子懂她跟這個世界的關聯,我能理解一個孩子還在探索這個世界,但是,這個世界最大構成的人,她最不能不懂。


於是,我當下決定小量的買了水果,回家慢慢的跟孩子玩,當所有的水果都買光了,女兒的水果攤剩下的都是爛掉的水果時,不需要給結論,女兒也懂了那樣的感受。

 

那之後,我也安排了許許多多的買東西遊戲,讓女兒理解金錢的流動,沒有說教、沒有咒罵、更沒有什麼管教說教的語氣與態度,只是看懂孩子不懂什麼?卡在哪裡,然後安排各種遊戲協助孩子自己理解。

 

在那之後,女兒待的遊戲團體,當孩子們搞怪或侵犯別人的忍耐度的時候,我總是會看懂孩子卡在哪裡,慢慢地用盡各種遊戲方法跟她玩,我不會在別人指責孩子的時候,反罵對方對孩子不夠寬容,我寧可讓她去聽懂對方的意思,看懂對方的情緒。

 

有一次,跟孩子的朋友們一起搭計程車,滿腳都是沙的孩子在座墊上爬上爬下的,別的媽媽都當做沒看到,尊重孩子的創意,我卻告訴女兒:『寶貝,水果店的老闆賣的是什麼?賣什麼賺錢?』



女兒回答:『水果!』,我繼續問着:『那計程車司機是用什麼賺錢呢?』,女兒想了想說:『是車子。』,『那麼車子就是司機的商品了,如果司機的車子很髒,有人打開車門會願意進來坐嗎?』,女兒想了想說:『不會!』,她想了想後開口請她的朋友一起坐好,玩別的遊戲。

 

那時候的我,從後照鏡看到司機的眉頭從緊繃慢慢地鬆開,旁邊的父母說:『這樣不是給孩子限制嗎?阻礙了孩子的創造力。』


我想了想說:『我沒有任何命令與恐嚇的語氣,我協助孩子看懂狀況,孩子自己選擇了她想面對的態度與方法,她理解了她的行為是牽動着別人的情緒甚至是金錢收入的,所以,她理解了才能做她能夠承擔的結果,不管是選擇被罵還是尊重別人。這世界上,所有的創新發明,都是因為看懂人的需求,文字、繪畫、音樂、商業產品,都是因為深入人心才能感動人,創意與創造力,一向都是與人的心、思維息息相關的,協助孩子看懂人,也是一種創造力的加持。』

 

那天那個媽媽啞口無言,我知道她的震驚,因為我挑戰了她的教育理念,但我真的不是那種覺得孩子該有創造力,就不去面對孩子在行為中挑戰別人忍耐度的媽媽。

 

我不是那種會在一旁默默的忍受孩子在爸爸開車的過程,從後座攀上駕駛座打爸爸的頭,卻要父親不能罵孩子的媽媽,我懂孩子乘車的無聊,我總會想盡辦法在車上跟孩子玩與對話。

 

我不是那種會看著孩子在餐廳跑卻默默不說話的媽媽,我會在要去餐廳的時候,幫孩子準備好許許多多的畫紙跟筆,甚至許多的玩具與零食,在她等待大人聊天的時候,享有自己的快樂。

 

我不是那種孩子打人卻在一旁默默微笑的媽媽,我知道每一個會動手的孩子心中一定有許多的不滿,而那些不滿該被我看到並且用盡方法去協助孩子用各種的方法面對,而不是一次又一次用拳頭去挑戰別人的忍耐度。

 

我不是那種孩子看表演的時候滿場跑、大聲叫干擾活動卻動也不動的媽媽,我會在參加這樣的場合之前,就在家跟孩子玩過一場又一場表演遊戲,用我欣賞孩子表演的態度讓在舞台的孩子懂,什麼叫做一個讓人歡迎的觀眾。

 

我會用盡方法跟孩子玩,讓孩子以為是自己看懂、自己學會,而且享受這種『沒人教我就懂』的愉悅。

 

我用盡方法讓孩子懂,是因為我知道,孩子就是因為不懂什麼叫做『影響』,所以,他不覺得在餐廳奔跑有多危險,又影響到多少人,牽動多少的情緒,引發多少人的不滿。

 

因為孩子不懂什麼叫做『影響』,所以他不知道當她在別人表演的時候,衝上舞台會變成哪樣的局面,怎麼影響了所有表演者辛苦練習的成果,怎麼干擾了別人的『創作』。

 

因為孩子不懂什麼叫做『影響』所以她不懂為何她不可以在水果店隨便捏水果,放回去的時候𤔡不能用摔的?她也不懂為何去商店的時候不能隨便拿起展示玻璃作品?

 

因為孩子不懂,所以,每當發現孩子的不懂,我總會想盡辦法讓孩子用非常愉悅的心情讓『自己』懂,孩子不懂什麼,那一陣子我就會帶孩子跟她的朋友一起玩相關遊戲。

 

因為孩子不懂,不懂得自己是跟這個社會、這個世界有聯結的,不懂得也是因為這樣環環相扣的聯結與互助,這個世界才可以繼續運作,我努力的想盡辦法讓孩子懂,也想盡辦法讓孩子自己理解,因為我知道,要讓別人尊重孩子的時候,孩子也該學會看懂,也是因為學會看懂了,才會瞭解別人的感受,也才學會尊重。

 

我用讓孩子最愉悅的方式,讓她懂得她與這個世界的聯結與影響。

 

在育兒的過程中,我感謝有很多的人對孩子的寬容與體諒,但是我知道,這些寬容與體諒不是理所當然的,這些寬容會隨著孩子長大而越來越減少,我不該讓孩子不懂自己跟這個世界的關聯,放任着孩子用無知去挑戰別人的忍耐度,挑戰大眾交通系統上別人的忍耐、挑戰餐廳客人的忍耐度。



因為,一直到現在,想起來都會害怕的那次高速公路驚魂,那深黑色玻璃內有沒有一支曾經瞄準我的槍?這一段經歷,深深地提醒着我,自己的行為擋到別人的路時,我可以罵別人不體諒我的心情,我也可以繼續罵對方,我也可以繼續賭,賭被我擋在後面的人都只會選擇在車內破口大罵,或者是忍氣吞聲,然後我一路平安,然而,最終的我該知道,無知的人賭的都是上天給的好運。

 

因此,親愛的孩子呀!

 

翻開報紙還是有好多人,因為不懂而惹禍上身,不懂得處理情緒,所以掀起一場對打而傷死,不懂得尊重別人,常常會引發一連串的傷害。

當你們不懂的時候,媽媽想盡辦法讓你們用最愉悅的心情學會,只為了請你們懂得自己跟這個世界的聯結,只為了讓你們與這個世界的聯結是愉悅的,不是被罵懂、被打懂的,當你們不懂的時候,我會讓你們懂得。


因此,請千萬別賭自己的好運,更別去挑戰別人的忍耐度,因為那付出的會是生命與自己的命運。

 

請你們懂得,每一個生命與生命都是聯結的,孩子的生命牽引的都是父母的心。




*補充說明:
文中忘記跟大家交代,我考駕照的時候,台灣只有一條高速公路,而且超過最高限速100就開罰,與現在的規定不同。
當時對內側車道是沒有慢速規定的,一直到了事件的隔年,民國95年六月二十八日修正『高速公路及快速公路交通管制規則』後,內側車道時速如果只有90是開罰的,謝謝大家!

高速公路車道使用規定-專題網頁http://www.freeway.gov.tw/Publish.aspx?cnid=516&p=1090  
   



  1. 有關高速公路車道行駛規定,「高速公路及快速公路交通管制規則」已於95年6月28日修正,其中第8條對於車輛行駛高速公路車道之規範,係依據不同車種及車速車輛應分道行駛之原則訂定,旨在建立良好行車秩序與增進行車安全。
  2. 依前揭規定,大型車輛及在最高速限每小時90公里以上之路段行駛速率低於每小時80公里之小型較慢速車輛,應行駛於外側車道,但得暫時利用緊臨外側車道之車道超越前車;另內側車道除為超車道外,小型車輛於不堵塞行車之狀況下,得以該路段容許之最高速限行駛於內側車道,旨在發揮道路使用之最高效益且不影響內車道為超車道之功能。
  3. 在交通壅塞時,因行車速率較低,小型車得不受前揭車道使用規定限制,行駛於各車道。 

 





我的書籍:勇於與眾不同,樂當幸福不良媽媽
              我不是天生會當媽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_1140931  

遊戲語言

~原文刊登於TOYOTA 第三十五期優活誌(文稿: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結束了一天的活動,一坐上車剛滿六歲的女兒在冷氣的吹拂下,進入了安靜模式,看到女兒的狀況,我知道孩子隨時都會睡著,而這樣短短的補眠卻會讓孩子瞬間充電,讓我這個母親累到夜半還無法睡覺,我心中的警鈴大響,腦中搜尋着我可以動用到的所有方法。

 

我想起剛買車的時候,對老公下的一個開車準則是『不准單獨載其他女人』,那樣的規則很好笑,也很無聊,哪個男人不會順便讓女同事搭個便車?這樣的規則訂下來,老公的人際關係大概會毀了,然而,我卻非常堅持需要讓別人搭便車的時候,我一定會在場。


相同的狀況,如果是我開車,我也必須遵守這樣的規定,因為這是我對伴侶之間的互相尊重原則,堅持著這樣的規則,在於我很懂得,在車子內那門一關就是一個密閉的空間,在那樣的密閉空間中,所有情緒與情感的流轉,其實比很多時候都讓人心動,那是一個不得不聽對方說話的空間,一個情緒可以馬上傳給對方的空間,一種連曖昧情愫都可以快速傳給對方的空間。


對我來說,車內的空間是有一種魔力,當坐上車內、車門關上的那個煞那,就開始檢驗着車內的人的互相對應關係,感覺得出來每個人的狀態,也感覺得出來兩個人之間似有若無的情愫,那樣的空間會將所有的感覺放大,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

 

在有孩子之前我常常利用這樣的空間,我們夫妻倆常常邊開車邊談天,談談自己的想法、談談自己對許多事情的看法,有時候,沒有說什麼話,只讓音樂在我們之間流轉,有時,沈沈的睡去,讓自己安心於對方的駕駛,一種信任與被信任的感覺在那小小的空間流轉着,一種讓自己與伴侶關係更上層樓的方式,淡淡的透過那樣神奇的空間,慢慢發酵。


女兒還小的那段時間,為了怕孩子在車內哭鬧,讓那種煩燥的氣氛透過那樣的空間放大好幾百倍而影響老公駕駛的情緒,我常常想盡辦法在車內吸引孩子的注意,一包包分裝好的兒童零食、先暫存在腦海中的小故事、平常常常唱的那幾首歌曲、瞬間就可以做出很多變化的橡皮筋、一小包可以變化萬千的小積木,都是我上車前的準備物品。


然而女兒最愛的還是辦家家酒遊戲,我們常常坐在後座,拉下後座中間的飲料架,拿著玩具辦家家酒遊戲,就開始玩辦家家酒,甚至,剪了很多雜誌上的餐點宣傳,放在車上當我們的『菜單』,於是,每次一坐上車,我們的行動餐廳就開始了。


『小姐,這是我們的菜單,請問妳今天要點些什麼?我們今天的特餐是班尼迪克蛋加上蘋果汁噢,還有這裡還有小火鍋,也很好吃、、、、。』,很愛當老闆的女兒一打開菜單就迫不及待的,整本介紹完菜單,就像是一個媽媽對孩子一樣的仔仔細細介紹,詢問對方的意願般,一一的解釋着菜色,一一的介紹做法。

我也開始認真地詢問:『請問,點班尼狄克蛋有套餐嗎?旁邊的配菜是炸馬鈴薯還是馬鈴薯泥?』、『你們的份量會不會太多?我再點甜點會不會吃不完?』『吃不完可以打包嗎?』

 

每次,這樣開始玩的時候,我總是想盡辦法的讓所有的話題一一的往下延升,絕對不會隨隨便便兩句話就打發,而且是真的很認真地慢慢地一直聊下去,有時候,我們母女倆可以這樣沿路對話,從台中到台北。


其實,帶孩子出遊,我也很想趁著車上補眠,有時候兩母女就睡到天荒地老,讓老公一個人聽著音樂緩緩地開車,只是大部分的時候,為了讓女兒夜晚好睡,我總是必須要慢慢地陪著一路遊戲對話。


車內的空間很小,孩子跟我也綁著安全帶,能夠跑與跳的機會是零,不過,卻是一個可以練習大量對話的空間,一句一句地慢慢地往下對話,有時候是看外面的風景談談天空為何會有不同的顏色,有時候是聊交通動線的設計,有時候聊聊孩子的朋友。


除了跟女兒聊,我還是會跟老公聊天,不管是事業方面還是生活與育兒方面,我們從來不會避諱女兒,一一的討論與分享看法,有時候,女兒會插話問她聽不懂的地方,我們也會耐心地解釋,孩子知道我們的討論不是一種批評,而是一種觀察後互相對話理解的分享。



我從來沒有細想過,這樣的車內時間有什麼的影響,一直到女兒六歲這一年,我觀察孩子們的互動,才真正的理解了,女兒挑朋友的原則,那個原則不在於這個人是不是同年紀,也不在於是不是同個性別,而是在於這個人有沒有辦法對話。


那時候我才發覺,有些孩子在玩的時候,只會問『請問我可以跟你玩嗎?』,接下來,即使被同意了,也不知道該怎麼玩,更不知道該如何你一句、我一句的對話,只是傻傻地跟著,完全無法融入,甚至,覺得被排擠。


有些孩子跟大人的對話也不長,無法完完整整地敘述一件事情,更不會有很開心的跑過來跟任何一個人說:『我告訴你噢~~。』,然後長長地說一大串自己的想法與觀察。


而我的女兒,常常很興奮地敘述一件事情,完整且清晰地講了一大串,也常常跟人的互動是一來一句,有來有往的,遇到問題的時候,也很習慣的一對一的討論,一直討論下去。


那時候的我才懂,現在的父母太忙碌了,忙碌到跟孩子講話都只有『去玩呀!』、『這時候只要跟對方說,請問可以跟你玩嗎?就好了。』、『打招呼呀!』,就這樣短短的談話,沒有後續,也沒有一來一往的對談,更沒有真正的一來一往的對話,孩子根本學不會如何跟別人一來一往的對話,也學不會深談,只會對著朋友問:『請問我可以跟你玩嗎?』,接下來的遊戲過程,就完全沒有對話了,這樣的狀況,讓孩子在與人交往的時候,常常莫名其妙地碰壁。



而大人也忘記了,唯有透過不停地討論與對話,才能夠將腦中混亂的思維慢慢地整理成自己的想法,也唯有這樣,才能讓腦中的混亂理出一個頭緒,甚至沈澱,而這樣的能力,是必須父母用大量陪玩的對話練習養成的。

因此,每次父母們帶孩子出遊時,會聚在一起討論孩子、討論看法的家長,他們的孩子都俱有與人對談,一種不畏懼大人跟大人對談思維的能力。


我慢慢地懂得了,傻人有傻福的我這麼認真地在車上跟女兒一來一往對話的過程,不是沒有收獲,也不只是打發時間,孩子理解了怎麼跟人一來一往的討論問題,懂得怎麼跟別人談自己的所見所聞,更重要的是,我看懂她挑選的朋友標準是『可以深談、有想法』且願意『耐心傾聽』的人,光這點我就覺得一路上對付瞌睡蟲的努力,都值得了。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995219_730429526970842_611026521_n  

樂當幸福不良媽媽~再版新序(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接到出版社想要重新出版這本書的時候,我的心情非常複雜,我花了幾天釐清這樣的心情,也約了出版社的人來談理念,謹慎的慢慢地反覆想過,就如同平常一樣,每遇到瓶頸的時候,我總會一直回想我寫作的初心,這一次也不例外。

在部落格開始的時候,我也學著別人在網路上寫作,一開始什麼東西都寫,那種把所有思緒全部寫完,然後就放下的一個過程,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很棒的舒壓過程,慢慢地寫著、寫著,後來就莫名其妙地當了媽。

 

當媽媽的人就是這樣,總有一肚子的媽媽經,我是年紀大了才當母親,記憶力一向不好的我,總希望可以幫孩子留下點什麼,我的教養思維跟別人不一樣,我的想法也跟一般的母親不盡相同,這樣的我在育兒的路上,總是跟別人有點格格不入,而我的孩子就是在這樣的母親教導下長大。

 

因為孩子,我遇到一個很棒的老師帶領我進入『生命歷程書寫』的過程,我開始在孩子的生命每一個時刻,回想着自己的人生,也去看懂孩子的人生,慢慢地,我得到了一種人生的疏解,我也深深地理解,原來自己人生的問題,都還是要在自己的生命中去尋找。

 

經歷這樣的過程不簡單,就好像挖起童年的傷疤,重新上藥的過程一樣的痛,卻能夠長出新的肉,也更相信自己比年少的自己更有能力撫平傷口,因此,我在想如何讓女兒成長過後也知道如何去回朔自己的人生?

 

於是,我更努力的書寫,我想讓孩子懂,在每一個堅持與放手的背後,她的母親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在面對這一切?我也想讓孩子長大後能夠清楚地知道,他的母親曾經陪她走過哪些困難與快樂?那一起抱著痛哭的過程,那一起在路上相擁跳舞的記憶,是不是真的存在?

 

為了這樣的初心,我努力地為孩子書寫,為了讓孩子以後有個文本可以看,我自費的出資出了第一本書『樂當幸福不良媽媽』,銷售是為了讓自費的書回本,也害怕自己沒保存好讓書毀壞,所以大量的印書,讓更多人與地方收藏。


只是這一寫,寫出了一點點的小名氣,也寫出了許許多多的狀況,我曾經不止一次想停止書寫,我也曾經不止一次哭倒在電腦前,那寫作過程中挖心的痛,那寫作過程中許許多多的兩難,那種跟出版社、編輯、行銷、讀者、網友、親友往來所產生的互動,都一再地引領着我成長,也讓我更心疼許許多多的孩子。

 

隔了將近六年生第二胎的時候,我陷入了很大的困境,我一直不知道,我的文字有沒有真的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我的文章是幫助了父母,還是引領着父母走進了另一個崇拜的迷思?

 

於是,當這本書說已經賣光的時候,自費出版的出版社問我要不要重新出版,我回答說:『就讓書下架吧!』,一來我沒有時間處理自費出版的相關事宜,二來,我覺得我的目的達到了,可以鬆了一口氣,那讓書下架絕版的心情其實是輕鬆的。


沒想到的是,不管是部落格還是粉絲專頁,我收到很多的詢問:『為什麼買不到這本書?』,我一一的解釋,也一一的致意,然後,我收到了出版社想重新出版的邀約。

 

為了這件事情,我問了很多因為這本書而認識我的人,當他們跟我分享藉由我的文字讓他們經歷一場童年的療程與放鬆過程後,我才能夠坦然地接受出版社重新出版的邀約,我還是真心地希望,我的文章,除了寫給自己的孩子之外,還可以幫助更多的父母與孩子,即是放在網路上,別人一直轉傳也好,只要傳到有需要幫助的人面前,對我就是一種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跟初版不同,這本書有專業的編輯團隊潤過稿,通順了許多,也因為篇幅的原因,拿掉了幾篇文章,而這些文章,有的另有出處,有的時過四年,我有更好的方法去面對同樣的狀況,留到未來繼續訴說。


當母親六年了,也晉升了雙寶媽,重新看著女兒剛出生前兩年的文章,心態有很多的不同,這六年來一直在親子間的話題中跌倒、站起,得罪很多人,一直在看著很多父母與孩子的我,付出了很多的學費才真正理解,當我心急地想幫助孩子,指責父母漠視孩子的困境,而被反擊到滿身是傷時,我忘了有好多的大人都是被傷害大的孩子,每一個家庭有愛就有恨,那愛恨交雜中,孩子就像潘朵拉一樣,總會打開父母心中最不想讓人窺見的盒子。

 

那些父母的反擊,是一種自我的保護。

 

因此,在這重新出版的這個時刻,我感謝着這一路上陪我成長的所有人,我很愛的父母與家人,謝謝你們的支持,謝謝每當我遇到瓶頸就會去找他們麻煩的吳玥玢老師跟倪鳴香老師,謝謝你們讓我懂什麼是不求回報的付出、什麼是默默的看一個人成長,謝謝每一個曾經與我跟孩子相遇相處過的大人與孩子,每一個在生命中陪我一段的人,謝謝你們讓我成長,謝謝你們的人生故事。


謝謝讓這本書重新出版的出版社,也謝謝每一個支持我的網友與讀者,真心的希望,我的文字,可以幫助你們,也祝福更多的孩子在愛中成長!


謝謝大家的支持。



PCHOME 商店街特價中

博客來網路書店

各大實體商店上架中。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