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1180062.JPG  

 

 

被看見的公平(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我的父母親雖然年紀不同,不過兩個人生日很接近,父親的生日早了母親三天,每次到了父母即將生日的時候,問父親想要什麼,父親總會很酷也很無情地說:『不用,不要浪費錢!』


而母親就不同了,母親很怕老了之後,連生日都沒有孩子記得,所以從小就要求我們一定要幫她過生日,簡簡單單吃個蛋糕,買個簡單的小禮物就可以了,只是到了母親生日,大家快樂的在慶生的時候,爸爸會說:『唉!只有媽媽的生日才有!』


那時候的我,才知道原來父親說的不用,不是真的不用,父親原來也會吃醋,只是父親的生日禮物很難找,圍著很酷的老爸吃蛋糕更有說不出的怪,當時的我們還沒有辦法帶父親出去吃大餐,所以父親的生日就是一大難題,常常困擾着我們。



女兒六歲的這年暑假,來了兩個大學生姐姐,在每次出遊的時候跟在我們的旁邊,看我跟孩子們的互動,也做情緒觀察報告,原本以為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報告,卻讓我看見這兩個大孩子對事情的認真態度,孩子也學到了他們的認真,常常玩的超開心。


有一天,我正在跟別的父母對話,沒多久聽到很大的爭執聲,我的女兒跟她四歲半的好朋友阿惠起了很嚴重的爭執,聲音很大聲,我跟阿惠爸爸馬上前往查看,我女兒很生氣地說:『阿惠說謊!她說謊!』

 

女兒很生氣,我先抱著她,輕輕地撫著她的背說:『寶貝,我知道妳很生氣,我們先處理情緒再好好說,不然我不知道妳到底在氣什麼?』,女兒在我的擁抱與安撫之下,慢慢地緩和了情緒,但是還是帶著氣說:『阿惠說謊,明明是阿惠畫西瓜姐姐的腳,卻說是我畫的。』



女兒很生氣,我覆述了孩子的說法,並且邊說邊跟孩子確認有沒有理解錯誤,阿惠還是站在一旁,有點被女兒的大聲嚇到,說著:『對不起!』,而女兒又重覆說:『阿惠說謊,明明是阿惠畫西瓜姐姐的腳,卻說是我畫的。』



於是,在女兒眼下很搞笑的媽媽,就想了想說:『ㄟ~不好意思,請教一下彈彈小姐,也就是說阿惠跟你一樣,每次爸爸說,誰喝了我的飲料,妳都會說,是那隻大老鼠媽媽,是一樣的嗎?』



聽到我這樣說,生氣的女兒露出了調皮的眼神,就好像知道朋友所犯的錯,其實自己也常常這樣玩過,我又問:『就算是妳畫的,或是阿惠畫的,畫了就道歉想辦法解決就好,有人會打你嗎?』

 

女兒搖搖頭說:『沒有!』,『那為什麼要這麼大聲呢?』,女兒回答着:『就是不喜歡!』,這時候兩個孩子的氣也差不多消了,孩子處理完情緒,更瞭解了狀況。



到了晚上,全家在吃飯的時候,我跟老公提起這段事情,女兒的情緒更穩定了,把事情說得更明確了。



原來是,阿惠請西瓜姐姐閉上眼睛,然後用筆在西瓜姐姐的腳上畫了一條線,再請西瓜姐姐打開眼睛,請她猜猜是誰畫的,西瓜姐姐打開眼睛吃驚地問:『誰畫的?』,阿惠頑皮地說:『彈彈畫的!』,而在一旁沒有加入遊戲的女兒就生氣了。


聽完這樣的敘述,我想了想說:『所以說,妳不懂什麼叫做“嫁禍”,什麼又叫做“誤導”?什麼又是說謊?』,女兒歪着頭問:『那是什麼?』,於是,我開始慢慢地解釋,『誤導』是錯誤地引導,就好像兩組人比賽到山上,有人把指標故意轉方向,讓別人走錯路,有時候是玩,就像妳會誤導爸爸認為是媽媽喝了飲料。



而嫁禍是犯錯的人會被處罰或付出代價,為了怕被處罰,所以,就說謊說是別人,逃避處罰, 例如:以前媽媽家養的小狗常常把東西亂咬亂放,外婆看到都說:『誰做的!』,我們都會說:『是皮皮!』,結果有一天,外婆問:『誰喝掉冰箱內的汽水?』,舅舅馬上說:『是皮皮!』。

 

女兒聽到這裡笑得很開心說:『最好是狗狗會開冰箱啦!』,我笑笑地說:『嫁禍錯人了!』

 

那天的我在想,女兒與阿惠從沒有被處罰過,所以,她不懂為何要『嫁禍』罪給別人,她這樣做的時候,通常是好玩的跟別人玩,也不懂為何要『誤導』?所以直接歸類為『說謊』。



那天過後,我找了一起玩的那群父母說了這樣的狀況,接下來可能要找一些遊戲,例如:矇眼打球,或者是玩撲克牌抓鬼的遊戲,讓孩子看懂什麼叫做『誤導』,什麼又叫做『嫁禍』,以後即使在人際關係中遇到這樣的狀況,孩子會快速地理解,並且學會看懂與面對。

 

而同樣的一件事情,我們也開始在每次爭執的時候,引導阿惠講出自己的內心話,而不要因為想玩出了分際,卻在爭執中,忘了替自己辯解與說明自己的立場與狀況。



在每個衝突中,看出每個孩子各有要面對的課題,各有必需要協助的過程。

 

過了幾天,老公回家的時候看到我搬起來很久沒有開工的縫紉機,努力的車着一個娃娃,老公問:『怎麼又開始做娃娃了?做給弟弟的嗎?』,我很忙沒有直接回答,過沒多久就看到我做的華德福標籤娃娃。



老公看著那個怪異的娃娃有點疑惑的看著我,我說:『我在陪弟弟的時候,發現六個月大的弟弟很喜歡玩標籤,又喜歡咬東西,網路上標籤娃娃很吸引人,還有安撫娃娃也很吸引人,現在的我很理解這樣的需求,但是,材質跟產地卻不讓我安心,所以,我拿起之前沒完成的華德福娃娃,加上一條有機毛巾,還有好幾個從我的衣服上剪下來的標籤,縫製了一個專屬的『安撫標籤娃娃』。



老公看了看說:『妳真的很厲害呀!妳不是趕稿都沒睡,還陪女兒出去玩一天嗎?竟然還弄這些?』,我笑了笑,沒有說話。



那天晚上,女兒好像在房間製作了某個東西一直邀請我,我說:『抱歉,我很累,爸爸在幫忙洗碗,可以讓媽媽坐在這邊顧弟弟順便休息一下嗎?等一下我再過去。』,女兒說了聲好就又開心的回她房間,我坐在地墊上陪兒子玩了起來,女兒聽到我的聲音,跑出來看一下,看到我跟弟弟玩得很開心,又回到房間。



過沒多久,老公覺得女兒一直沒有聲音,進去她的房間看,出來之後告訴我:『妳女兒在吃醋了,她吃弟弟的醋了。』,我想了想,抱起了兒子,走到女兒的房門口,用着假音敲着門說:『扣!扣!扣!請問這這小兔子阿奇的家嗎?』、『扣!扣!扣!請問這這小兔子阿奇的家嗎?我跟弟弟要找小兔子阿奇喔!』

 

在房內的女兒忽然笑開來說:『抱歉,這不是小兔子阿奇家噢!』,我回答:『我要問小兔子阿奇,知不知道我家可愛的彈彈住哪一間房呀?』,女兒笑起來打開門說:『我就是彈彈呀!』,女兒開心的笑,熱烈的邀請我跟她弟弟一起進房間,共享她的下午茶佈置。

 

玩了很久,我出了房門,老公問:『不是在吃醋嗎?妳怎麼處理?』



我想了想回答:『女兒要的是,有人願意陪她玩,分享她佈置的成果,而我沒有參與這件事讓她很難過,孩子要的是有人去參與,吃醋只是一個藉口,她真正的需求是我去看看她的作品。』

 

後來的我跟老公分析,就好像女兒跟阿惠的爭執,我看懂女兒要協助的,卡住的是看不懂誤導跟嫁禍,所以,帶著孩子去理解,在生活中或遊戲中幫孩子釐清這樣的想法,我看到孩子的難處,提供了她需要的協助。



同樣的,我看到弟弟的需求,剛長牙的他需要磨牙,喜歡有個東西拿在手上,也喜歡布標,我看到弟弟的需要,所以做了那個華德福標籤安撫娃娃,滿足孩子的需要,也讓孩子懂,我有看到他的需求。

 

女兒要的是我去看她的佈置作品,我卻在陪弟弟玩,她在意的不是我陪弟弟幾分鐘,陪她有幾分鐘,她在意的不是這樣的吃醋,她在意的是她的需求有沒有被看到,如果凡事都指向孩子吃醋,反而錯失了協助孩子真正需要幫助的點。

 

說著說著,我才慢慢懂了,我的父親在意的不是孩子有幫媽媽買蛋糕,有送媽媽生日禮物,他卻沒有,他計較吃醋的不是蛋糕跟禮物,我的父親在意的是,那種,生日卻無人聞問的不舒服。

 

當很多人問我,有兩個孩子怎麼做到公平?

 

我在想,對我來說,所謂的公平不代表姐姐有個洋娃娃,弟弟也要個洋娃娃,弟弟有車,姐姐也有車,也不是陪老大幾分鐘,就該還老二幾分鐘的那種形式上的公平。



每個孩子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需要協助的地方,有不同的困難,成長對每一個孩子來說都不簡單,不是一套公式可以放諸四海都準,也因為這樣,身為一個雙子媽的我,目前努力想達到的公平,就是公平地看到孩子們需要協助的點,公平地看懂孩子想要傳達的聲音,公平的都用愛戀的心與賞識的眼神愛著我的孩子。

 

我努力地告訴自己,千萬別用孩子吃醋、陪不夠的這種理由,去忽視孩子真正要幫助的地方。

 

我努力想做到的公平,只有,每個孩子的困難都被我看到與理解的公平。

 

一種,被看見的公平。

 

 

IMG_0585  

(長得很奇怪的華得福安撫標籤娃娃)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_MG_7816   
不傷人的拒絕(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兒子剛滿月沒有多久,我也剛剛從坐月子的限制中慢慢解禁,但是,那時候的我身體還沒有完全的恢復,只要一點點的事情就會很累很累,有一天,我帶著女兒外出處理事情,事情結束的時候,剛好女兒的朋友在一旁的公園聚會,我帶著女兒去找朋友們玩。

那時候五歲十個月的女兒剛剛配合我去一個很枯燥乏味的地方辦事情,無聊一整個下午的她遇到朋友後當然很開心地衝向前,過沒多久,我遠遠看到女兒的一個朋友正對著女兒喝著蘋果汁,邊喝邊告訴她:『看,我有蘋果汁噢!』

 

果然,沒多久,女兒衝過來說:『媽媽,我要買蘋果汁,請幫我買蘋果汁。』,那時候的我已經很疲累了,緩緩地說:『對不起,我不想去買,我沒有力氣。』,女兒聽了點了個頭又跑遠了。


過了沒多久,女兒跟著她的朋友小真一起過來,女兒又對我說了一次:『媽媽,可以幫我買一杯蘋果汁嗎?請幫忙!』,我拖著很虛累的身體說:『寶貝,我現在沒有力氣去做這件事情,我需要休息。』


這時候,小真說了:『彈彈媽媽,彈彈請妳幫忙耶!』,我也笑笑地說:『她有水,可以喝水,她想喝蘋果汁我知道,不過,我評估了我的身體狀況,目前,我不想幫她這個忙。』


聽完,我這樣說,女兒聳聳肩地跑開,小真跟旁邊的大人,卻一臉的錯愕地看著我,我知道她們為何這樣的錯愕,因為她們對待孩子有我無法達到的境界,就是從不拒絕孩子,那種的不拒絕,甚至有一點點的卑微。

 

我做不到那種凡事答應、凡事不拒絕的媽媽。

 

我會在每一個狀況去評估,評估孩子目前在經歷的狀況,跟我的狀況那個輕?那個重?當孩子在經歷一個很重要的感受的時候,我會撇開我的狀況去陪伴她,但是,如果當下孩子請我幫的忙,跟我的狀況衝突的時候,我也會告訴孩子我的狀況與評估過程,我讓孩子理解我所有的評估思維 ,並且委婉的拒絕。



一個母親曾經告訴我,她帶著孩子參加了一個團體,裡面的媽媽好溫柔,溫柔道有點怪,幾乎不拒絕孩子,對孩子的態度甚至接近卑微,那個媽媽很疑惑地問我:『是不是孩子這麼脆弱到不能拒絕,我們當母親的人都要這麼的卑微,卑微到不能拒絕孩子?』

 

那時候的我反問:『如果是這樣,那孩子去哪裡學會,什麼叫做不傷人的拒絕?又怎麼去學會尊重別人的拒絕權?』

 

回想我的人生中,其實也從來沒有學會什麼叫做不傷人的拒絕,從小到大,父母的命令一下來,小孩都沒有任何資格可以拒絕父母,唯一的拒絕方式就是『衝撞』,直接吼過去、罵過去。

 

孩子的要求,被拒絕的時候,也總是傷痕滿滿, 當孩子要求買個東西的時候,回的不是:『抱歉,我沒有這樣的預算,我們來想看看該怎麼辦?』,而是:『你當你爸是王永慶嗎?』,當孩子說:『幫我拿水。』,大人回答的是:『你自己沒手嗎?』


這樣的成長過程,讓我無法好好的拒絕別人,常常接下自己一點都不想做的事情,也是因為這樣的成長過程,讓我持續的忍耐,忍到直接爆發,那時候的拒絕,句句都傷人。


這樣的我,也很難接受別人的拒絕,總認為,別人提起勇氣這樣拒絕,那一定不是只有『表面上』的那個原因,而是有其他的原因,而那樣的自我折磨,其實更難受。

 

身邊也有一些人,只要稍微被拒絕了依照他的想法與提議,就會被罵、被批判,一點接納別人不同想法的態度都沒有。


夫妻之間也是這樣的相處方式,當老公說:『老婆,幫我按摩。』,得到的回應是:『你嫌我不夠累嗎?』,在那樣下的當下,我才瞭解,那從小就沒有長出的力量,一直影響着我的人生,從來沒有離開過。

 

當了母親之後,每次在觀察孩子們相處方式的時候,我常常發現在很多的爭執中,孩子們學不會的通常是『不傷人的拒絕』,於是,我常常在想,社會新聞中那些因為求愛被拒絕而殺人的人、那些借錢被拒絕而打人的人,人生的成長過程中,到底有沒有學會『不傷人的拒絕』?到底有沒有機會學會『別人真的擁有拒絕的權利』,就如同他的拒絕權,也曾經被尊重過一般。

 

於是,我懂了,當我們沒有被不傷人的拒絕過,怎麼學會不傷人的拒絕?

 

當我們沒有被尊重過我們的拒絕權時,怎麼去尊重別人的拒絕權?

 

於是,我常常在想,難道我們沒有辦法從小好好的拒絕孩子,讓孩子在耳濡目染的方式下學會怎麼評估自己的狀況,看懂自己的想法,然後學會什麼是不傷人的拒絕?也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慢慢地接受別人有權評估自己的狀況後拒絕,尊重別人的拒絕權?


也因此,我會在孩子要求我背她的時候蹲下來對著說:『抱歉,媽媽這幾天腰很痛,如果我背妳,我的腰會受不了,可能好幾天沒辦法出門,所以現在沒辦法背妳,我知道妳很累了,要不要媽媽先陪你在路邊休息一下,等一下繼續走?還是乾脆我們跳舞跳回家,更好玩?』


我會在孩子用很差的語氣說:『媽媽,幫我拿水!』時說:『抱歉,我不喜歡任何人用這種命令的語氣請我幫忙。』,女兒就會說:『抱歉,媽媽請幫我拿水好嗎?』

 

在每一個拒絕與要求的當下,母女倆一起找出適合且讓對方舒服的方式,學會用不傷人的拒絕方式拒絕對方,學會尊重別人也有拒絕的權利。

 

於是,有一天,剛滿六歲的女兒因為玩畫畫的時候,兩旁的頭髮被蠟燭燒到了呈現一總焦焦的發黃感覺,那一天的我剛好要去美髮院,女兒堅持要跟我一起去,快到美容院的時候,我蹲下來跟女兒商量:『寶貝,媽媽知道妳很想留長頭髮,不過,妳這兩旁的頭髮被蠟燭燒到,有點焦焦的,這樣很難長出頭髮,可不可以等一下媽媽剪頭髮的時候,也讓阿姨幫妳修一修?』

女兒看了這麼誠懇的我說:『好吧!』,我聽完漾開了笑容,起身準備過馬路,女兒握著我着手說:『媽媽,雖然我答應妳,但是,其實我心裡是不太願意的。』

 

那時候的我,笑了開來,握著孩子的手說:『寶貝,謝謝妳用這樣的方式拒絕我,沒關係,不願意就不要剪,妳有屬於妳的拒絕權。』

隔天,去採買的時候,女兒看到了百元的快速理髮店,我看到她很好奇,在一旁等著她一直觀察,她觀察着有人拿著鈔票放入收銀機換了一張號碼牌,等著號碼到入位置,然後,美髮師剪完頭髮是用吸塵器吸走身上剪下的頭髮,掃地的時候是掃到一旁,讓吸塵機把地上的頭髮吸入,女兒觀察了好久,然後說:『媽媽,現在的我想修頭髮了。』

 

我問她:『怎麼昨天不想剪,今天就想剪呢?』,女兒笑笑地說:『我昨天怕被阿姨剪很短。』,我問:『難道今天不怕被這個阿姨剪很短嗎?』,女兒回答我說:『也怕呀!不過這個美容院太好玩了,我想玩!』

 

那時候的我才懂,女兒前一天的拒絕不在於想拒絕,不在於要挑戰誰的權威,而是她找不到更有趣的點,去分散可能被美髮師剪得很短的擔憂,如果我不曾尊重孩子的拒絕權,我就無法探知孩子真正的想法與評估自己狀況的過程。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跟孩子商量着要跟她借房間,我談了很久,也分析了很多的狀況,女兒聽了以後溫柔的說:『媽媽,我可以說不嗎?那個房間,放了很多我不想被別人碰的東西。』


我笑笑地說:『孩子,是的!那是妳的房間,妳有權說不。』


女兒接著說:『媽媽,那我的房間不能借,我幫妳一起想辦法處理妳的問題好嗎?』


於是,我笑笑地說好。


女兒的建議天馬行空,我常常被她的建議搞到一直假張昏倒,女兒也笑得很開心,我們母女倆開心的一起想辦法也一起搞笑玩在一起,拒絕與被拒絕的態度,我們母女倆用不傷和氣的方式在對待着,也在互相示範着。

 

今晚,女兒要我陪她玩一種新遊戲,那時候的我正在吹着半乾的頭髮,我告訴女兒說:『現在,我沒有想要玩噢!』,女兒不死心,把玩具拿到我面前,開始熱烈地講規則,我很疑惑地說:『寶貝,媽媽現在頭髮半乾,一定要吹乾,不然媽媽的偏頭痛又會發作,所以不想玩,妳覺得媽媽有沒有權利拒絕呢?』


女兒想了想說:『媽媽,妳有權利拒絕的,那可以等妳有空的時候陪我玩嗎?』


我笑了笑說:『寶貝,那是當然的。』

 

現在的女兒,還是會在跟朋友吵架的時候,拒絕的太大聲而有爭執,每一次都是孩子練習看懂自己情緒的好機會,我深深地珍惜着,現在的我,跟我的孩子一直在練習,練習著~


不傷人的拒絕。

 

也練習着,尊重別人的拒絕權。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6)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