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1160408.JPG  

戀上不完美的自己(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我坐在電腦前面,面對著螢幕上熟悉的大頭貼照片,一一地按著『封鎖』,滑鼠滑到了其中一個朋友的時候,我想起了剛剛不久前,她跟其他朋友對我的評價:『Antonia就是一個俠女,看不慣的事情拔刀拔劍出來,當朋友有難或需要幫助的時候,就出錢出力甚至出來幫朋友擋子彈。』


我深深地嘆了口氣,很想告訴她,『沒錯,我就是這樣的人,只是當發現朋友已經不值得結交,當朋友開始在害人、開始為了錢、為了光環而耽誤人時,我還是那個會為了陌生人而拔刀的俠女。』

 

我的母親常常批評我這點,好的時候肝膽相照,發現對方狀況不對,甚至仗著我的力量去對付別人的時候,我切斷的速度也是一刀落下,也因此,每一次動刀的時候,我的心總是特別特別的痛。



我曾經如此一直氣着我無法擁有一個完美的好個性,我也曾經氣我的壞脾氣。



前陣子去探望一個朋友,疑似憂鬱症的他告訴我,他很羨慕我,在寫作上有人認同,他也很羨慕我,敢寫、敢做、敢得罪人、還敢發表,不像他連出門都有恐慌,每一句話都怕別人評價,每天躲在自己的家中走不出去。

 

現在的我很想告訴他,可是這一路走來,你應該不知道,我面對的批評、謾罵、攻殲、詆毀有多少?當別的父母不在意,我卻眼睜睜地看著孩子們在我面前一直撞牆的感覺有多痛?而在我的孩子成長過程中,我又流過多少眼淚?最近,差點讓我崩潰的是,竟然被沒說過幾句話的人說『因為媽媽太有理念,可能不好溝通。』而讓自己的女兒被拒絕在一個『理念學校』的門外,我的努力,成了女兒路上的石頭,我質疑着,我想幫助其他父母的心、想幫助其他孩子的心,是不是害了我的孩子?

當下的我,我多麼羨慕朋友,可以有一個地方好好地躲着不去面對任何事。



這一年來我常常想起一個人,求學的時候我曾經舉辦過幾場的育樂營隊,去帶領着許多國小跟國中的孩子們玩,有一年我的團隊裡面有一個隊友小舞,小舞很少參加籌備會議,半年的籌備會議她來沒幾次,分配工作的時候,我們咨詢過她,也只讓她接她擅長的舞蹈活動,其他的活動,大家一起承擔。



一直到了活動開始,身為活動組組長的我忙得不可開交,到了舞蹈時間快到的前十分鐘,我在籌備下一場準備工作,一個隊友急忙地跑過來告訴我:『小舞說,她不敢帶活動,人跑走了。』,那時候的我飆了一句髒話,馬上放下手邊的事情給其他隊友,跑到舞蹈的活動場地,那一堂課,跳起舞來同手同腳的我,帶著孩子們玩了一場搞笑跳舞活動。



一個活動亂,接下來所有人的工作都被牽動,每個人都為了小舞付出了代價, 傍晚的檢討會議,我當著大家的面罵了出來, 這時候小舞站了起來,沒有道歉的默默地流下了眼淚。



忽然間,氣氛丕變,許許多多的男隊友馬上轉向,罵我說『哎呀!你太兇了呀!』、『唉!搞不好人家有他的難處。』、『哎呀!每個人都會害怕呀!』,那時候的我,站了起來,拿起包包說:『眼淚很好用,明天,你們就用眼淚來辦活動吧!』,於是,轉身離開。



這樣的事情,在我的人生中不只發生過一次,每次遇到這樣的事情,我總很氣自己幹嘛什麼事都要做這麼多?為什麼什麼事情都要闖這麼前面?為什麼我就無法在一群男人面前柔弱的哭泣?為什麼生氣完了,明天一早還是放不下我的責任心,乖乖地做完自己的工作?



為什麼別人的眼淚一流下來,所有事情的真相都不重要,錯的都是我?

 

為什麼我不能柔弱一點?



多年後,我也發現,像小舞這樣處理事情的女孩,婚姻都不美滿,我一直以為這是『美人沒美命』的必然,一直到了陪伴女兒去面對關係霸凌的時候我才真正的瞭解,小舞無法真正的去面對兩個人的關係,也不敢面對事情,她不敢過來告訴我『我不敢帶活動』,她也不敢跟任何人說,她不敢面對兩個人的生活,也不敢面對事情,所以只好讓事情變僵,最後對方生氣的時候,讓眼淚博取旁邊人的同情轉換立場。


就如同我們不敢跟主管說話,不敢去跟主管講自己的想法,不敢面對面的跟主管談觀念,只好拉著旁邊的同事,一起罵主管,然後在主管走進餐廳的當下,全部一起閃人。

 

這樣的人在同儕間好像可以號令很多人聽她的話,誰跟誰玩都要經過他的同意,遇到事情很多人不看是非的站在她那邊,卻不知道進入了婚姻,就是活生生的兩個人的世界,無法面對夫妻相處的問題,對方說的話不敢反駁也不出自己的意見,卻往反方向走,逼著對方無力的時候反擊,再用眼淚博取所有親朋好友的同情。


看懂之後,我終於理解了!

 

如果不是發現朋友變質就一刀砍下,那麼凡事為朋友出頭的我就容易成為一種幫兇。

如果我不是發現朋友害人就一刀砍下,那麼,我習慣性要幫人、要對人好的那一面就會跟我心中的質疑反覆拉扯,直到崩潰。


我的朋友享受着躲在家中的安全,羨慕着我世界的廣闊,而我在領受世界的風雨的時候,我也享受過風雨過後的陽光。

小舞享受過用眼淚擋住面對問題痛楚的甜蜜,我卻一直一直面對著問題,在每個傷、每個痛中成長,她享受着所有人對她的同情,卻因為無法面對兩個人的問題付出了婚姻的代價,讓自己困在問題一直反覆出現的輪迴,而我,或許在外會遇到風雨,回家,卻能夠因為好好面對夫妻間的問題,而享有婚姻中的扶持。


一直到中年之後的我,才真正的理解,這個世界沒有真正完美的人,溫柔的人有溫柔該付出的代價,也得到其中的利益,霸氣的人有霸氣的人該面對的問題也享有那活的霸氣的理直氣壯。


我的女兒從小學著我把自己不滿的感覺說出來,也常常出現跟我一樣理直氣壯的霸氣,六歲兩個月的她有一次跟未滿四歲的一個小女生,因為誰要開門而吵了起來,兩個人大聲地吵架,小女孩伸手打了女兒,被打的女兒更氣了,她沒有回手卻邊氣邊罵得跟我告狀,我想起女兒從練習不委屈自己,然後練習看不同立場、什麼是沒有對錯、看懂有人就是無法說理一直到現在,我看著我的個性與霸氣在女兒身上一一展現,那天的我淡淡地問:『寶貝,妳是不是有用要跟人家打架的語氣去說話?所以,她才會先打?』


女兒想了想,跳下了桌子,走到那個小女生的身邊說:『對不起,我剛剛太兇了!可是,我不想妳幫我開門,我想要自己開門,請你尊重我。我們自己開自己的門可以嗎?』,聽完那個女孩笑笑地點點頭,她們回到原地,各自幫自己開了個門。

忽然間,我開心地笑了,我想起我有多少次,火氣太大的我害別人被掃到的時候、罵錯人的時候,我是如何一一去道歉。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的一個完美的媽媽,也不是個完美的人,我承認我有不足,所以一直跌倒反省,我甚至跟很多的孩子道過歉,我還為了看懂共學團許多孩子的狀況,不是學心理學的我,一本一本家庭心理學狂看,因為知道自己不足,才會有想往前的動力,但是,卻不是追求一種所謂的完美。

 

我理解我的個性,也不再覺得要追求一種完美的個性,現在的我才真的瞭解,想要當太陽溫暖所有人的人,光芒之內的必有許許多多的黑洞。

想要當神的人,內心必定有個惡魔。

 

越想讓別人以為自己是個很棒的人,就越要遮住自己不被看得到的醜陋,就如同一個抹得過厚粉的人,其實是不想面對自己皮膚的不完美。

想要享受舞台上光芒的人,自己如果只顧著抬頭望著舞台燈就看不到腳下的陰影。

人,或許就從來沒有完美的人。


每次回想起女兒理直氣壯發脾氣的樣子,我就會想起我自己的理直氣壯,我的女兒有我的大嗓門,有我的理直氣壯與得理不饒人,朋友一有狀況的時候,她總是跟我一樣,站起來打抱不平,朋友生病的時候,她會先過去幫忙想辦法,我的女兒有我的所有的缺點。

我以前不懂為何有人會不愛自己的孩子,現在我才懂,孩子是父母的一面鏡子,父母怎麼做,孩子就怎麼做,父母怎麼面對自己,孩子就怎麼面對自己,孩子是父母的延伸,每一個父母都會在孩子的身上看到那個不完美的自己,在孩子身上看到自己所有的缺點。


孩子是父母的一面鏡子,如果父母看著鏡子內的自己,無法接受自己稍為扁平的鼻子、笑起來沒有酒窩的臉,甚至不敢看自己,那怎麼愛孩子?


如果當父母的人不能愛上自己的不完美、坦然自己的不完美時,那就很難真心愛上自己的孩子,因為在孩子身上,有父母所有的缺點,而那些缺點一直刺眼的讓自己看到自己想遮住的醜陋。


因此,現在的我終於懂了,為什麼『愛孩子之前,要先懂得愛自己。』,只因為當自己可以愛上自己的不完美時,才能真正的愛上自己的孩子,當自己懂得自己是不完美的時候,才能不要求孩子完美,當自己可以欣賞自己的不完美,才可以讓孩子學習與自己的全部的自己相處。


愛上那個沒什麼自信的自己、愛上那個不如別人閃耀卻很自得地自己、愛上那個不敢跟婆婆大罵卻還享有好媳婦之名的自己、愛上那個也有委屈也有情緒的自己、愛上那個敢罵人的自己、愛上那個不敢罵人卻也不掀起更大是非的自己、愛上那個敢說『我做不到』的自己、愛上那個意氣風發卻樹大招風的自己。


我知道我生氣起來風風火火,我知道我跟一個俠女一樣,一遇到不平就揮刀而不留情面,常常砍傷別人的時候也傷了自己,我的女兒也是一樣,然而,我愛這樣的自己,也活得理直氣壯,我的女兒也跟我一樣,勇於去照顧別人,勇於仗義執言,生氣起來很大聲,傷了人也乾脆地道歉,乾乾脆脆的認錯,我們接受這樣全部的自己,我也深深地愛著有我全部優缺點的孩子,並且教她如何去面對這樣的自己。


因此,我很欣賞有媽媽告訴我『抱歉,我做不到像妳這樣的媽媽,可是請妳告訴我,我的孩子該怎麼辦?妳怎麼觀察我的孩子?怎麼幫忙?老實說,我能承受的。』

那時候的我,總會笑笑地說:『當一個媽媽承認自己不完美的時候,就是一個想為了孩子進步的媽媽了。』


因為知道自己不完美,所以一直往前走,一直的修正,一直的在人生中學到更多的東西。

我不完美,我的孩子也不完美,我們活得太理直氣壯,也活得太大聲。

我敢愛、敢做、敢受傷、敢氣、敢挺也敢切割、我敢幫人也敢在被依賴成性的時候放手、敢面對也敢痛、敢擁有也敢放手,我敢大聲的罵人,也敢低聲地道歉,敢得很有氣勢,卻不代表心沒有一直在滴血。


我從來不完美,不過我敢享有我性格上的所有優點與利益,也敢面對性格而衍生出來的所有問題,我就是很真實地面對我自己,真真實實的一個人,因為理解自己所以就完全接受這樣的自己,我的孩子也理解,我是如此真實地愛著全部的她。


現在的我知道,人不需要去追求一種性格上的完美,因為沒有人真的有完美的性格,如果真的要找出一種完美的性格,那現在的我會告訴你~



當一個人戀上了自己的不完美,欣賞自己的不完美時,那就是一種完美了。

 

當妳心中有一點點感覺其實自己不怎麼愛自己的孩子時,那麼,也請你先愛上那個不完美的自己,換個角度,面對自己、欣賞自己的不完美、愛上那個鏡子內的自己。

 





 

 

『慎重聲明』:
經過幾年的歷練,我不認為有某種理念、某種學說、某種方式,適合所有的孩子,也適合所有的家庭。
父母總是必須在教養中,去思考每個學說、每個團體背後所想傳達的價值觀與目的,為孩子與家庭選擇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文章中所有的貢丸團、共學團是一群父母互助組成,沒有人從中獲利,目前已經在102年六月底解散,在共學團內有許多的孩子是一直撞牆,大人看不懂卻被孩子當成見死不救,孩子受傷累累的,因此,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的團體。

目前我協助一群父母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讓父母跟孩子認識相同理念的新朋友,也依舊很認真、很開心的陪著我的兒女長大,因此,我跟任何的協會、基金會、補習班、安親班、『任何的共學團,沒有任何的關係』。

 

請為自己的孩子張開眼,打開心胸,好好選擇好的團體,謝謝大家。


,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_MG_7703  

想辦法(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帶領孩子們畫畫的鉛筆老師來了,孩子們不顧著還沒吃飯就圍在老師身邊,期待着今天的課程,餓到快昏的我正準備去拿午餐,卻聽到剛滿六歲的女兒正生氣地拍了桌子,氣的快哭了。


我走到女兒身邊蹲了下來問:『寶貝,怎麼了?』
女兒帶着氣大聲說:『我對折都對不齊,我很挫折。』,我看了看原來今天要做卡片,把紙對折這件事情女兒一向比我還高標準,怎麼都無法完完全全的對齊對她來說很挫折。

我看了看邊撫著她的背說:『恩,事情沒辦法達到要求,我也會覺得很挫折,不過,不需要生這麼大的氣吧!一起想辦法好嗎?』

女兒聽完想一想,她情緒轉的很快,忽然想到了一個新的方法,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人又笑開來,繼續畫畫。


女兒懂了自己的情緒是挫折,懂了之後情緒就很快的一閃而過,只是那時候的我反而感覺挫折了起來,我在想『奇怪,明明我很努力了,怎麼孩子遇到事情還是不懂得想辦法?』


才剛剛這樣想,我就在想,從當媽媽到現在,我有多少次這樣的挫折?心中反覆地問着:『我明明做到這樣了,孩子怎麼還這樣?』



我常常這樣問自己,也常常這樣懷疑自己,只是,問題發生了總要解決,我總是這樣的念頭一閃而過後,下一秒我就開始想辦法,也因此,我最怕孩子說的一句話就是:『我沒辦法!』


有時候女兒要求我的事情,我會分析原因,甚至會告訴孩子:『妳這個要求對我來說,太為難我了,我想,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找找看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們兩個人都接受?』,我很少跟孩子說:『我沒辦法!』,孩子也很少說出口,她想到的辦法大部分都是:『媽媽可不可以幫忙?』


遇到問題就想辦法,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習慣,對我來說,與其抱怨還不如想個辦法,於是,女兒不懂自己的情緒的時候,是我想盡辦法陪著孩子成長,一點一滴教她認識自己的情緒與感覺。

當女兒不懂這種感覺叫做求不得?這種感覺叫忌妒?為何大人可以喝咖啡,小孩不能?為何我要買東西的時候,店員還要問過媽媽?一點一滴的不懂,我總是用盡方法讓孩子懂得,而不是命令與規定。


女兒遇到挫折了,遇到事情了,我總是會蹲在她的身邊說:『那我們一起想辦法。』

遇到孩子們的爭執與情緒,共學團的父母最常說的一句話也是:『要不要想個辦法?』

 

女兒五歲那一年在共學團內曾經經歷過一整年的關係排擠,也因為每天我跟在旁邊,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女兒心痛的感覺,那樣的畫面對我來說心更痛,那一年多對我跟孩子來說過的不容易,我常常眼睜睜地看著孩子痛苦,夜晚看著她熟睡的臉掉眼淚,那個時候的我只是一個心疼孩子的媽媽,而我的心疼卻被別人看做『是媽媽的問題!』。

 

『是媽媽自己受過被排擠的傷,所以自己承受不住。』、『孩子又跟對方玩起來了,媽媽為何要在意?』、『媽媽懷孕了情緒太激動。』、『媽媽太在意,其實孩子會自已長出力量。』


那種自己對孩子心疼的感覺卻被質疑媽媽心裡的狀況,其實是很痛的二度傷害,許久之後回想才瞭解孩子選擇面對人際關係的方法都是從父母那邊學習而來,因此,我才真的瞭解,那一年多來被關係霸凌的不只是孩子。

那一年的我一邊想要幫助對方那個孩子,一邊想要幫助自己的孩子,一直聽從別人說的話,以為孩子真的會自己找到出路、自己會長出力量,卻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孩子反覆的受傷與痛苦,眼神越來越黯淡,甚至自我貶低,有好幾次我在孩子入睡後痛哭失聲。


那對我來說不好熬,一直到後來我看到孩子所謂找到的出路是一種畏縮,是一種對霸凌者的屈服時,我也看到霸凌者長出來的力量,是更高明的霸凌,當時的我才驚覺,不管是面對家暴的孩子還是酗酒家庭的孩子,他們也會長出自己的力量,找出自己的出路,而那個力量不是去面對真正的問題,那樣的方式與力量,只是為了讓自己在那樣的環境之下可以生存的一種方法,是反抗、是暴力甚至是逃避。


當孩子遇到問題,一直在同樣的狀況下撞牆的時候,如果沒有人發現孩子的狀況,想盡辦法引導孩子自己看懂狀況,陪著孩子想辦法解決,讓孩子用自己的方法讓高牆倒下,那麼孩子永遠不會有那樣的自信,也永遠會帶著撞牆的傷一直走下去,在疑似的墻出現的時候,杯弓蛇影,恐怖自貶。


那時候的我才懂,如果我在大學時代遇到的關係排擠,我都因為無法處理而帶傷,才被質疑因為帶著這樣的傷讓我對女兒的狀況反應激烈,那我怎麼能夠相信五歲的孩子會長出自己的力量,會自己解決?


於是,有好一段時間,我帶著女兒每天想也每天用不同的方法去面對問題,一天試一種方法、每天由不同人不同的面向去看事情、跟孩子老公每天在家裡不斷地討論、不斷地討論與釐清,努力瞭解每個孩子該協助的狀況,我甚至幫女兒寫了四個兒童故事,用童話故事的方式,分別談論這些孩子間複雜的關係與問題。

 

我看了很多書,也聽了很多人排擠與被排擠的故事,慢慢的看懂了所有的狀況,懂得這種關係下每一方的思維,每一次的想法都跟女兒討論,甚至做了布偶演我寫的故事讓孩子理解,當孩子抽離了自己的情緒,站在一個比較高的高點看事情的時候,女兒理解了,也走過了那一關,當女兒自己走到那個曾經讓她恐懼的朋友面前說:『我超級討厭妳對待朋友的方式,我不喜歡妳控制別人。』時,我懂了孩子走過她那一關,而我也走過了我的那一關。

 

那一陣子的母女倆,一起努力的一天用一個方法,一個方法解一個結,一個方法看懂一個結,面對錯綜複雜的群體關係,每個朋友的心理因素一個個看懂,那樣的過程,對我跟女兒來說很珍貴也很感恩。


我一下子看懂了許多的孩子狀況,也很慶幸當時受傷的人是我們,也知道需要幫助的是這團體內的每個孩子,但是,幸運的是我們是受害者,因為痛所以才會去面對問題,我才看懂了團體內每個孩子的狀況,女兒也用自己的力量打破了她心中面對人際關係中的高牆,那樣的自信,讓她的眼神重新發光,那樣的眼神光讓我這個當母親的人覺得一切的痛苦都值得了。

 

然而,即使曾經經過這麼多的經歷,最近的我卻還在想『奇怪,明明我很努力了,怎麼孩子遇到事情還是不懂得想辦法?』

 

這樣的想法過了沒多久,我還在心中不斷地想辦法時,有一天晚上,我在電話中跟一個母親討論最近對孩子們的觀察時,女兒走到我的面前,用手一直比手劃腳,我邊講電話邊對著她露出疑惑的表情。



女兒努力的一段時間,想了想之後離開房間,過沒多久,拿了一張畫紙進房間,她拿著那張畫在我的面前晃呀晃,我看著那張圖畫紙上面畫了一個很大的星星圖案,卻也無法理解女兒的意思,邊講電話邊對她傻笑。


女兒嘆了口氣又離開房間,過了沒多久,女兒又拿著那張畫紙回到房間,雙手舉起畫紙給我看,我看畫紙上那個星星圖案旁多了幾行字,那是老公的字跡,上面寫著:『媽媽,我不想打擾妳講電話,可是可以請妳告訴我,我今天買的星星拼圖放在哪裡嗎?』


看到那樣的圖與字,我無法控制的笑了出聲。


那晚,女兒很得意地告訴我,她是如何一個辦法行不通,又想了一個辦法,這個辦法行不通,又想了一個辦法才讓我懂,我抱著孩子說:『寶貝,你真棒!妳好努力的想了一個又一個的辦法,真讚!』


過了兩天,我跟女兒一起使用浴室,我拿起蓮蓬頭使用的時候,女兒拿起了水瓢,等我關起蓮蓬頭時,女兒說:『媽媽,我剛剛本來要用蓮蓬頭,不過,我看妳正在用,很想要自己用,有點求不得,可是要尊重妳正在使用權,所以,我想了個辦法,就是自己用水瓢。』

那個當下的我才終於懂,我做的一點一滴不是沒有影響,孩子都默默地看在眼中,慢慢地成為她面對問題的態度,那不是罵出來的,也不是教出來的,而是,我面對問題的態度慢慢的影響着她。


人生,不可能永遠不會遇到問題,只是當發現問題的時候,是一直抱怨?

 

把問題丟給別人?


還是兩手一攤的說:『沒辦法!』

人生,是一連串的關卡,那些關卡就像一堵堵的牆擋在面前,我可以選擇一直撞牆,每次撞牆每次傷,也一次又一次的自貶自己的能力,越來越沒自信的躲在牆角就好。


孩子面對事情的方式,都是真實的學習父母而來,我怎麼陪孩子面對問題,孩子就怎麼面對問題。


人生,不可能不遇到牆,遇到牆的時候,孩子看到我處理方法是『想辦法』。






『慎重聲明』:
經過幾年的歷練,我不認為有某種理念、某種學說、某種方式,適合所有的孩子,也適合所有的家庭。
父母總是必須在教養中,去思考每個學說、每個團體背後所想傳達的價值觀與目的,為孩子與家庭選擇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文章中所有的貢丸團、共學團是一群父母互助組成,沒有人從中獲利,目前已經在102年六月底解散,在共學團內有許多的孩子是一直撞牆,大人看不懂卻被孩子當成見死不救,孩子受傷累累的,因此,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的團體。

目前我協助一群父母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讓父母跟孩子認識相同理念的新朋友,也依舊很認真、很開心的陪著我的兒女長大,因此,我跟任何的協會、基金會、補習班、安親班、『任何的共學團,沒有任何的關係』。



, , ,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