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30606_91.jpg           

 

纏勒現象(攝影:Mavis Tsai 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女兒四歲的那一年,我應朋友的邀約參加過一個名叫原貌文化協會的活動,去之前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麼協會,只知道我要參加的是林理事長導覽『士林官邸』,因為這樣的議題讓我有點興趣缺缺。

 

好不容易集合了所有參加的人數,林理事長帶著我們走出士林官邸,到門口前看到一棵大葉雀榕跟大葉桉樹兩個纏抱在一起,在士林官邸開放之初,這兩棵樹被定義成夫妻樹,象徵着當年官邸主人夫妻間的恩愛,然而,事實上這是植物世界中的『纏勒現象』。


在熱帶森林中,因為植物生長得比較茂密,所以,有些植物為了搶日照,或者為了搶土地的資源,會纏勒住旁邊的另一棵樹,氣生根將另一棵樹慢慢地包裹、纏勒,導致另一棵樹幹組織被破壞,葉子也會拼命地往上生長,去蓋住另一棵樹,讓對方無法接受到陽光行光合作用,慢慢地死去,這是植物界為了生存,而默默在進行數十年的絞殺行動。

  

一個植物的絞殺行動,被包裝成夫妻間的恩愛,其實是非常可笑的狀況,原貌協會的林理事長用這樣的一個破題來解釋他們協會的名稱,就是還原文化的『原貌』。

  

那一天的我意興闌珊的去,卻收獲滿滿的回家,而那植物的纏勒現象,在我的心中一直無法散去。



有一天我帶著女兒跟別人共乘計程車回家,對方是一個媽媽帶著兩個孩子,計程車後座塞了兩個大人三個小孩有點擠,我看到比較大的姐姐一邊說:『我最喜歡弟弟了。』,一邊偷偷地在母親看不到的地方狠狠地捏了弟弟的腿,還小的弟弟不太會說話,很生氣地說了聲:『姊姊』就打了過去,姐姐忽然哭著說:『媽媽,弟弟打我。』



那一天的我,看了這一幕,我腦中浮現的就是那兩棵交纏的樹,為了搶土地的資源,為了搶陽光的資源,做了一個表面恩愛,事實上卻是無情的絞殺。

 

我記得我懷第二胎的時候,有一天我跟女兒一起洗澡,我們談到了當弟弟出生之後哪些玩具可以給弟弟,我一步步地逼近,心中一直想著:『同樣的東西要買兩份,實在太傷了。』,所以一直的跟女兒言語交叉『勸服』。



女兒說不過我,邊氣邊哭的從浴室跑出來,衝到她的玩具箱前面哭著說『都給弟弟、都給弟弟,這樣可以了嗎?』,那時候的我有點嚇到,我抱著孩子慎重地跟她道歉,並且一再地重申,沒有她的同意,絕對不把她的玩具送給任何人,包括弟弟。


後來的我,仔細地觀察,我才瞭解到,當我懷孕的消息一出去,女兒身邊有很多的孩子就一一的告訴她:『妳糟糕了!以後妳弟弟會來跟你搶玩具,就跟我一樣!』、『以後妳會常常因為弟弟挨罵。』、『妳的媽媽要被搶走了!』


那時候的我才知道,我在最壞的時機,做了錯事,女兒的反應才如此激烈,那時候的我又想起了纏勒現象。



有人告訴我,擁有兩個以上的孩子是政治,涉及了資源分配,可是,我想了又想,如果兩個孩子以上的父母面對孩子的問題,是用資源分配的方式,那麼父母是站在一個擁有決定權的威權角度,不但剝奪了孩子們互相協調、一起找出相處方式的機會,也緊張了親子關係。

  

而對孩子們來說,如果父母就像是那塊小小的土地,那片小小的陽光,為了吸取那樣的資源,勢必一定要交纏在一起,靜靜的勒住對方自己才能擁有較多的資源,身為一個雙子媽的我,想到那樣的畫面,我就一陣心驚。

 


懷孕七個多月的時候,我跟老公女兒一起去日本旅遊,我記得我在一間服飾店看童裝的時候,老公邊抱著女兒邊對我說:『買中性一點的,以後弟弟才可以接著穿。』



而女兒卻不是這麼想,她找到了鑲滿粉紅亮片的包包、鑲滿粉紅亮片的鞋子,堅持要買,女兒努力的說服着她的父親,卻一直得不到同意,女兒委屈的幾乎快流下淚,後來的我,邊教孩子看鞋子的材質與縫邊,邊說服了女兒放棄材質不佳又貴鞋子,也說服了老公買那個粉紅包包。



那時候的我問老公:『為何因為有弟弟,她就不能擁有屬於女孩子的東西?她就不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東西?』


老公說:『因為同樣的錢要花兩次實在是太傷了!』

 

我想了想說:『如果今天沒有第二胎,是不是你就會讓女兒買這個東西,那為何,要因為有兒子才改變呢?女兒本來就該長成女兒想要的樣子,不是嗎?而弟弟會不會也不滿他無法決定自己該如何,卻只能承接姐姐舊東西?』

 

後來的我終於懂了,很多的父母把自己當成有限的資源,孩子就必須去搶資源,原本就屬於老大『孩子的玩具』,等老二一出生就變成『全家的』、『公用的』,原本就依照孩子需求而買的東西,等一懷老二就想著『怎麼樣才可以持續用下去』,大孩子一定可以明顯地感受出這樣的被剝奪感,小小孩也會不滿自己永遠沒有決策權,只能承接。

  

這就好像職場上即將來一個新人,人都還沒到,主管就已經要求你把薪水分一半給對方、辦公室讓一半出來、權力也分一半給對方,甚至主管的賞識也已經轉移了對象,這樣的新同事,人還沒到來就已經是敵人了。



當父母的人一心的要求兩個孩子要相親相愛,卻從懷孕開始就無意識地讓孩子陷入了跟兄弟姐妹搶資源的境界中,搶媽媽、搶玩具、搶疼愛、搶食物、搶衣服、搶棉被、搶地位、搶認同。

 

 

有很多父母告訴孩子,『弟弟妹妹是來陪你的』,一心的希望孩子們長大後可以互愛也可以互相幫助,然而,在很多事情下,我們卻為了『省錢』與『方便』中不知不覺得造成孩子們互相搶資源的境界,孩子面對了一個敵人,還要被逼著愛這個敵人。

 

於是,我跟老公約好,如果女兒沒有主動說要送給弟弟的東西,絕對不能要求女兒送給弟弟,如果逼著女兒分享給弟弟,只會讓女兒更氣這個弟弟,而弟弟出生後,如果弟弟不願意承接姐姐的東西,想要自己決定自己要的東西,我們也不能剝奪他的練習權,我跟老公持續討論了很多次雙子家庭的狀況,老公想了想說:『雖然會覺得很花錢,不過,我會盡量做到的。』


因此,女兒嬰兒時期的衣服全部拿出來整理,在整理的過程中,女兒興奮地把自己塞進去很小的衣服中『阿!這一件我記得,穿這一件媽媽會這樣抱我』、『哇!媽媽這件弟弟可以穿耶,弟弟以後可以跟我穿一樣的。』、『這件不能丟,我要給小堂妹。』、『這件太小了,我要給弟弟。』,我才懂,對我們大人來說是『反正妳又穿不下』的衣服,對孩子來說,卻意義非凡,非凡到無法剝奪。

 


最近天氣熱了,剛滿四個月大的兒子一定要開冷氣才能一夜好眠,而女兒雖然邊咳嗽卻也堅持不要蓋被子,有一天夜裡,我抱著不睡的兒子哄睡,老公跟女兒在昏暗的房間內一言一語的對話着,老公想勸女兒蓋棉被,女兒堅持不要,後來老公有一點點火氣了,說了一句:『那是外婆買給妳很貴很棒的蠶絲被,如果妳不要蓋,那就送給弟弟蓋。』


女兒也生氣了,焦急地帶著哭音說:『我不要!』



我抱著兒子慢慢地對女兒說:『寶貝,爸爸擔心妳咳嗽越來越嚴重才想勸妳蓋棉被,妳不喜歡爸爸這種語氣跟說法嗎?如果不喜歡,妳要好好說。』



女兒生氣地對她父親說:『把拔,我不喜歡你用威脅的語氣。』



老公看我說話了,他也想知道我怎麼處理,於是很明白地說:『抱歉!妳自己決定。』,女兒聽到老公這麼說就安心了,繼續躺在床上。



我在昏黃的燈光中慢慢地說:『寶貝,妳放心,即使妳不要蓋棉被,那個棉被還是外婆買給妳的,沒有經過妳的同意,我不會把它送給任何人,也不會拿來亂丟,相信媽媽,弟弟生出來不是來搶妳任何的東西,不是來剝奪妳任何東西的。』



女兒想了想說:『可是朋友都說弟弟會搶走媽媽。』,我回答:『媽媽也是人,不是東西,不能隨你們搶的,這樣很不尊重我,我不喜歡。』


女兒聽了說:『我懂了!抱歉!』



我回答說:『寶貝,不管如何,我都愛妳,也愛弟弟,更愛我自己,這一點請妳放心,媽媽很愛妳,而我不知道弟弟以後會不會愛妳,不過請妳相信弟弟絕對不會剝奪妳原本屬於妳的任何東西,我們會幫助弟弟用我們舒服的方式跟我們相處。』



聽完,女兒很開心地說:『媽媽,我也愛妳!』



那天夜裡,等孩子們都睡了,我一躺上床,老公拍拍我的手說了句:『謝謝!』,我拍了拍他,閉上眼睛睡去。



過了兩天後,女兒看到因為買弟弟的用品而送的玩具,她很想玩就跑到弟弟身邊問:『弟弟,我可以跟你借停車場玩具嗎?』,剛滿四個月的弟弟只會對著她開心的笑無法回答,我說:『爸爸會挑選這個玩具一定是因為妳也可以玩,雖然是因為買弟弟的東西才送的贈品,不過是爸爸買的,也是他挑的,只要爸爸同意,妳就先玩吧!不然等到弟弟會玩這個玩具的時候,大概玩具也壞到不能玩了。』

 

女兒聽完去問過她的父親後,父女倆就開始組裝玩具了,那一天夜晚,我抱著弟弟在拍膈,女兒忽然走到我身邊說:『媽媽,之前我不是說過我的書弟弟以後可以不用問就看,是開放的嗎?』

 

我點點頭說:『對呀!怎麼了?』,女兒說:『恩~,現在除了書以外,我的所有的玩具車車跟積木也都開放了。』,我裝出很吃驚的樣子說:『真的嗎?妳真的是人太好了,確定嗎?會不會委屈妳?』

 

女兒得意且開心地說:『不會,因為呀~~我最愛的人除了是自己之外就是弟弟了,他是第二名。』

  

我聽了假哭又搞笑著說:『為何不是阿母?為何是弟弟?這樣我會吃醋耶~』,女兒聳聳肩無可奈何的說:『沒辦法,誰叫弟弟這麼可愛。』

 

 

聽到女兒這麼說,我這個很不可愛的母親心中五味雜陳,我感傷着所謂的可愛已經離我遙遙遠去,我卻也開心着女兒這麼的喜愛弟弟,我努力的不把當父母的我們,把家中所有的東西當成兒女之間必搶的政治資源,我也不把孩子的情緒全部套上『吃醋』而錯失了協助的機會,我努力的不讓孩子們在這個家中變成一種互搶的纏勒現象。

  

我也懂了,如果孩子可以自然而然地喜歡一個人,就一定會想與對方分享點點滴滴,根本不需要父母強迫,只要父母不要在小小孩出生前,就逼著孩子愛弟妹,逼著孩子要讓出自己的東西。

  

如果說孩子就像樹一樣,那麼我跟孩子就是必須各自當各自的樹, 孩子與父母,孩子與兄弟姐妹中有一點點的距離,有一點點的空間,自己用自己的資源,自己享受自己的陽光,自己用自己的樣貌成長,長成自己的樣子。

 

  

對我來說,父母不該是個政治資源,更不是政治資源的分配者,孩子與孩子相處如果有爭執也該各自學習着與對方相處的方式,即使吵架也該學習,學習着看懂對方的立場,學習着表達自己的立場,就跟朋友間的相處一樣,孩子必須在衝突之中找到與對方相處的方式,這樣即使父母在,也不會因為分配不均而有怨,當父母離去後,也不會因為年少積的怨而不知道如何跟兄弟姐妹相處。

 

如果當父母的我,把自己當成政治資源的分配者,那就跟皇帝一樣,掌握孩子們哪一個可以得到哪些賞賜,哪一個可以得到那個位置,哪一個可以得到哪些懲罰,那麼,當我享受着掌握孩子的支配感時,我就要像皇帝一樣,面對孩子們互鬥心機的纏勒現象。

   

那一天交纏的樹,在我的心中久久無法散去,人與人相處一定會有衝突,兄弟姐妹相處也一定會吵架、打架,重點在於協助兩個人找出相處的方式,把互相的不滿解決,而不是擁有表面的和諧。

 

 

剛剛當上兩個孩子母親的我,學習着不在孩子們開始衝突之前,就幫孩子找好戰利品、鋪好了戰場。

 

 

 

只因為當孩子互相纏勒住時,最先碎的,是媽媽的心。




130606_33.jpg  

靜靜的在路邊進行的絞殺行動。

攝影:Mavis Tsai  

130606_35.jpg  
是愛還是殺?

PS:原貌文化協會活動歡迎參加http://original.org.tw/index.htm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_1140370  

 

在於看懂,無關耐心(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每當有人告訴我:『妳對孩子真有耐心!』時,我總會想起我的金項鍊,當越來越多人說的時候,我就越想找出來,我翻箱倒櫃的找,越心急卻越找不到,那一條金項鍊從我十八歲那一年一直戴在我的脖子上一直到女兒兩歲,這期間不管我擁有多少的首飾,我卻從沒拿下它,最近的我一直想找回這條項鍊。



我記得我十八歲生日的那一天,住校的我特地從學校回家,滿十八歲了,可以考機車駕照了,也可以學開車了,這一個生日對我來說意義非凡,可是那一天,家中沒有人記得我的生日,一直到了用完晚餐,我為了一個很細微的事情生氣,亂七八糟的發火,最後對著我媽邊哭邊大吼著說:『連妳都不記得我今天十八歲生日了!』



那一天的我,躲在棉被裡哭著,我不記得過了多久,妹妹拿了個盒子給我,說媽媽跟她去挑的,我打開那個寫著珠寶店名字的盒子,看到一條粗粗的金項鍊搭配着一顆簡簡單單的珍珠,我看著那個項鍊,就哭得更嚴重了。

 

其實,我要的是媽媽記得我的生日,我要的是一個簡簡單單的祝福,從不想要什麼禮物,母親卻給了我一條沈重的金項鍊,重到一輩子我都記得她的愛。



有一次我去一個活動的時候,遇到一個媽媽,她拉著我說:『我常看妳的文章,可是我從來沒有妳那種耐心,我上班三班制,孩子給阿嬤帶都被寵壞了,有一次我帶他去百貨公司,經過玩具的專櫃,他竟然躺在地上哭著要玩具,我氣死了,心想絕對不能寵壞他,所以,死拉著他回家,回去就毒打他一頓,如果是妳,妳遇到這樣的孩子,妳會怎樣?』



我看著那個母親,心中一邊懷疑,我怎麼可能是個有耐心的人?也一邊觀察着對方,我分辨不出來她到底是想要來聽聽我的意見,還是想要尋求我對她的認可?或是挑釁?我輕輕地問她:『妳想聽我的意見嗎?』,那個母親垮下了肩膀,點點頭。


我看到了她武裝背後的無助,才問她:『孩子夜晚等不到媽媽回家,或者上學的時候需要家長出席的場合,媽媽要上班的時候,孩子想找媽媽的時候,阿嬤怎麼跟孩子說的呢?』

那個母親想了想說:『媽媽去上班賺錢。』

我接著問說:『那後面有沒有接一句,媽媽去上班賺錢,才可以幫你買玩具?』

那個母親很斷然地點了頭說:『連我也常常跟他說,媽媽沒賺錢怎麼可以幫你買玩具。』

 

我歪着頭若有所思的問著:『那有沒有可能孩子去學校看到別人有玩具,或是,看到別的孩子都有媽媽接送時,孩子也會跟朋友說,我媽媽去賺錢,這樣我才可以上學、買玩具?孩子用大人給他的說辭,熬過了對母親的思念,可是媽媽下班都沒有買玩具回來給他,當他經過玩具店的時候,堅持著想要買一個玩具,有沒有可能對孩子來說重要的是不是玩具本身,重要的是要藉由玩具來證明媽媽真的愛他,來證明大人對他說的話,不是欺騙?』


那個母親陷入了沈思,我也靜靜的不說話,一直到我要離開的時候,我才輕聲的告訴她:『如果妳懂孩子當初的心態有可能是這樣,我想妳應該是打不下去的,妳不一定要買玩具給他,卻可以給他一個很深的擁抱,告訴孩子妳的薪水不夠買這麼貴的玩具,可不可以換種方式?或換個玩具?或者只是抱著他告訴他,媽媽沒有預算買這個玩具,不過我真的很愛你,甚至告訴孩子,我尊重你求不得的難過心情,不過,我覺得這種方式逼我買東西真的讓我不舒服,可以換個方法嗎?或者,您的孩子有可能真的要那個玩具,卻學不會克制想買的慾望,那是他該學的,也是媽媽該陪他瞭解的,妳的孩子沒有被寵壞,他只是用錯方法表達他的心情,甚至看不懂自己到底氣的是媽媽不買玩具、大人騙他,還是玩具真的對他很重要。』


那一天的我離開之後一直到現在,我都很後悔我給她的回答,我一直忘不了離開時我在車內看到她整個人武裝都垮掉的神情,我覺得我太殘忍。



一個母親最難熬的莫過是,看懂自己曾經在孩子雙手張開祈求母親擁抱時,卻揮給孩子一巴掌。



我懂得很多母親在打孩子的時候,其實自己心是很痛的,那堅持著『我不寵壞孩子』而落下的鞭子撐著母親所有的力量,當事後發現孩子不是被寵壞,而是用卑微的方式在跟母親討愛,卻又被打一頓的感覺,那母親的心一定更痛苦。



我們太老了,老到忘記了自己當孩子的心情,忘了有時候孩子就像一個沒有安全感的情人一樣,總是逼著對方買禮物給自己,用禮物來證明自己是被愛的、被肯定,用禮物來證明自己的努力與付出有被看見,也逼著情人落實當初給自己的承諾,來證明自己被重視,而不是一直被騙。

 

前陣子,家裡有新生兒,女兒常常在弟弟被抱的時候,也要討抱,我總會找個比較舒適的地方左右抱一個,如果不願意,我也會溫柔地拒絕,只是老公沒那個耐心,常常爸爸一次要抱兩個險象環生又激起不耐煩的脾氣,父女倆一直情緒都無法安穩。


後來我想了想,會不會女兒誤解了很多事情,或者看不懂,即使我們沒抱她的時候,其實也是在做著她的事情?這些動作背後,其實也有愛?



有一天夜晚我抱著兒子問女兒:『寶貝,是不是我抱弟弟的時候,妳覺得媽媽愛弟弟,所以妳也會想要抱抱?』

快六歲的女兒點點頭說:『對!』

我繼續說著:『可是妳有沒有想過一點,弟弟這麼小,不管媽媽要幫他做什麼事情都要抱他,餵奶需要抱起弟弟,換尿布也要抱起來放床上才能換,哄睡也需要抱着哄,可是,媽媽抱妳就是單純地擁抱,然後我在打電腦的時候可能是在幫妳安排去玩的事情,煮飯的時候是在煮妳喜歡吃的東西,打掃的時候其實是為了讓妳可以趴在地上玩也不怕髒,甚至我在運動的時候,只為了想讓自己更健康多點時間陪妳長大,我愛妳的方法不只有靠抱抱的。』

 

女兒聽了想了想不說話,我也繼續去忙著幫弟弟哄睡。

隔天早上,我在廚房煮着女兒指定的早餐,隱隱約約聽到兒子清醒的聲音,女兒自告奮勇地說:『我去陪弟弟!』,等我做好早餐,我進房間看到女兒正在逗着弟弟玩,我說:『寶貝,媽媽幫妳做好早餐了,去吃吧!媽媽幫弟弟換尿布、餵奶。』

女兒張開雙手要抱我,我也給她一個擁抱,女兒說:『媽媽謝謝妳幫我做早餐,我知道妳做早餐也是愛我。』,那時候的我知道孩子其實懂了。



後來的我抱著兒子,看著女兒一個人坐在餐桌上吃早餐,一個人卻很自在不孤單不堅持我陪,我想起了我那條金項鍊,我想起來我在用暴躁脾氣跟母親討愛的時候,母親買回來的不是蛋糕,不是讓我臭着臉看著自己討回來的蛋糕唱生日快樂歌,在全家人面前又氣又難堪,母親看出我在討愛,而她也用了沈重的金項鍊來證明她看到了我的心情。



我的母親沒有堅持著不要『寵壞』我,哪有發脾氣還可以得到生日禮物?怎麼可以會吵的孩子才會有糖吃?她用着當時對我來說很貴重的禮物,來回應我的心情。



那條項鍊在女兒兩歲的時候,我抱著她趴在我胸前咬玩著,沒多久我就找不到那項鍊上的那顆珍珠,沒有珍珠的金項鍊一拿下過不久,我就找不回它了,因為放在盒子內的項鍊,怎麼就沒有我印象中這麼沈重的一條?

 

這麼多年來,我跟我母親吵吵鬧鬧,有時親密有時吵架、互相傷害的機會不少,一直到今天,當了母親這麼多年後,我才理解了,當時那條項鍊,代表着母親用哪樣的態度回應著我的心情,這麼多年來,我才理解母親的愛,原來那時候的母親在告訴我,她懂我。

 

而我也透過了理解孩子的困難,讓孩子懂得,原來,不是擁抱才是愛,那一頓早餐、那孩子很想要的蓬蓬裙、那乾淨的地板、那輕撫她臉龐的手,那點點滴滴都是愛。



當我的母親看懂了我在討愛,而不是亂發脾氣要禮物時,她就無需有耐心忍受我的脾氣,只是想著該如何回應我討愛的心情。


當一個母親看懂的孩子躺在地上哭著要玩具,不是被寵壞,而是很辛苦的用錯方法要被看到自己難處的時候,那個母親或許就不需要有耐心忍受孩子的丟臉。



當我看懂女兒的困境的時候,我只要幾句話幫女兒釐清一下想法,讓女兒懂得父母的愛不只是擁抱,我們的點點滴滴都是愛時,就不需要耐心忍受孩子『我在忙還來找我麻煩』。

 

現在我才懂,最沒耐心的我怎麼可能不打罵?只因為對我而言,教養在於看懂孩子,理解孩子的想法,提供自己可以協助的方式。



對我來說,親子之間,只在於看的懂或看不懂,怎麼給愛?怎麼回應愛?



一直到現在我才懂,母親給我的項鍊,是在告訴我,我懂妳的心情。


親子之間,對我來說,在於看懂跟看不懂,從來就無關耐心與容忍度。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6) 人氣()

_1160386  

親密想像(圖:彈彈,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坐在計程車上,原本想要休息的我遇到了一個很想聊天的司機,從口音一路聊到家庭,後來司機轉口一問:『妳有幾個孩子?』,我回答:『兩個。』,司機很感嘆地說:『孩子一定要多生一點,不然一定後悔。』



我笑笑地說:『隨人的能力吧!不一定多生就是好的,每個人的狀況不同,有人因為孩子而痛苦的也不少。』



司機聽完後央求我聽聽他的故事,他只有一個兒子,在他那個年代,家裡兄弟姐妹眾多,結婚後的他想反正兄弟多也不怕家族沒傳人,第一胎生了個兒子就當做有交代了,加上那時候的夫妻兩背着貸款跟家族中落的債務,夫妻倆想想就這個兒子好好栽培就好,於是,老婆專職在家,用盡心力的栽培着兒子,該上的課程、該盯的功課、該有的才藝一樣都沒少。



也因為只有一個孩子,所以要求也特別的嚴格,只是,這個孩子從來沒有讓夫妻倆失望過,建中、台大一路向上,這樣的資優生要喘口氣的方式就是參加各種的營隊,那些營隊可以讓他有藉口離開父母,好好的讓自己喘口氣,不用活的如此緊繃,也因為這樣,孩子找到了他可以廢寢忘食的學科。



為了這個學科,畢業後的兒子跟著教授到處作研究案,有時候在新疆,有時候在台東高山上,兒子快速累積出來的學經歷非常的驚人,也讓周邊的親友都羨慕他們有這麼優秀的孩子。


然而,身為父親的他卻開始隱隱約約地感覺不太對勁,終於,在兒子到遠方做研究的時候,父親偷偷地把收到的英文信拿給別人翻譯,翻譯的人看完信大大的恭喜這個父親,因為他的兒子得到國外名校的獎學金。


別人的恭喜聲聽在這個父親的耳邊卻是痛苦的,他懂兒子喜歡的學科未來只有在美國才有發展,出國念書後的兒子絕對不可能回到父母的身邊守著一份小小的工作,而他們倆老,也絕不可能離開家鄉到美國養老,唯一的孩子即將離棄他們而去,這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哀痛。



那天晚上,他跟老婆兩個人躺在床上,默默地各自流眼淚。



這樣的苦沒有人可以說,只有我這個偶然搭到他車子的陌生人才可以聽他訴苦,每次他談到兒子,別人總是覺得他是在炫耀,而他的兒子真的值得他炫耀,一路上名校畢業、找到自己熱愛的學科、有著國外名校的獎學金、有國外教授的青睞,這麼棒的孩子,每個父母夢寐以求的孩子,卻讓他感覺很孤單。



有一次,他跟他大哥抱怨的時候,大哥很生氣地說:『你兒子這麼優秀還嫌,我兒子有你兒子一半就好?』,那時候的他有苦說不出,他看著大哥一家兒孫滿堂想:『我不需要這麼優秀的孩子,我只要我老的時候,看得到我兒子、看得到我孫子,他不一定要出國賺美金,我要的是我老的時候,爬不上桌子去換燈泡的時候,我兒子願意來幫我換個燈泡。』



那天,下了計程車,我的耳邊一直盤旋着司機的那句話:『我只要我老的時候,有個兒子在我身邊,幫我換個燈泡。』

 

我想起很多的長輩,每次聚在一起的時候,總會聊到某某某有幾個兒子,老了卻只有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守著老屋子,或許死了都不會有人發現,那時候的我常常想,為何當一個人老了之後,養兒育女的成就只剩『孩子在不在我身邊』?



如果真的只要這麼簡單的一個心願,那孩子小的時候『恨鐵不成鋼』所罵出的每一句話、揮出的每一個巴掌、落下的每一個鞭子,卻是一一的在把孩子推到更遠的地方。



到底,當父母的我們有沒有真正的想過,我們到底要的親子關係是哪樣的親子關係?我要的親子間的親密想像又是哪樣的畫面?現在的我,擁有了第二個孩子,我還想,在我的心目中,這兩個孩子對我而言,怎樣的姊弟關係才算是親密?



女兒從出生到現在滿六歲了,一直都是我陪著她長大,一起熬過很多的甜蜜與痛苦,無論女兒面對的是共玩、共學團裡面肢體暴力、關係排擠、互助、不同立場的糾紛衝突、受傷、甜蜜、溫馨快樂,每個關卡我都沒有錯過的一一陪她度過,每熬過一關,我就看到女兒的臉從暗淡到再度閃耀光芒,那樣的路不好走,也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過這些關卡且適合去面對,然而,我看著孩子發光的臉龐總是滿臉的愛戀,這樣緊密的母女關係把我的心拉得很緊很緊。


緊到每次短暫的分別,對我來說都不容易,這陣子女兒因為朋友們的刺激,常常要求着『不要爸爸媽媽陪』的跟別的大人出去,有一天我跟老公都有事情忙的時候,女兒跟著朋友一家去聽音樂會。



那天夜晚的我在家陪著兒子,兒子熟睡我卻靜不下來,開始滿屋的大掃除,正準備出門去開會的老公說:『我覺得妳對女兒有分離焦慮。』,我很大方地承認,老公不懂對什麼都很豁達的我,什麼都放得下的我,怎麼可能如此?我想了想說:『因為,我這一輩子一直到有了女兒才懂什麼叫做親密關係,真正跟一個人建立了一種很親密的感覺。』


老公聽了後說:『那我呢?』,我沒有回答的繼續收拾着屋內,一直到連地板都擦到光亮後,我才停止,也忘了老公哪時候出門,我知道隨著孩子一天天地長大,我必須要一天天地學會去面對這樣的心情,一種當媽媽才懂的心情,那種牽掛不下,卻不得不放孩子飛的心情,那種明明心疼到想流淚,卻不能不讓孩子去熬的心情。

 

我從來不要求孩子長大後要孝順我,年老後的我也不希望兒孫陪伴在身旁,我努力的讓孩子懂得跟自己相處、學會照顧自己、學會保護自己,只為了當她找到她的夢想的時候,她有能力飛。



而當這樣的母親,與孩子之間的親密想像又該是如何?

 

那天晚上女兒回來了,送她回來的阿姨眉飛色舞地說了孩子那天的很多情況,晚上在洗澡的時候,我問女兒:『寶貝,今天音樂會好聽嗎?』,女兒開心的回答:『好棒!好好聽。』



我不解地繼續問:『可是阿姨說妳一直急著想回家,妳一直問怎麼這麼多安可曲?』


女兒說:『因為,我會想媽媽,想趕快回來告訴媽媽,我聽音樂會的時候發生的事情。』



 孩子那一句:『因為我會想媽媽』,熨平了我的分離焦慮,那個當下我就懂了,我也找到了我對一段關係的親密想像,對我而言,最棒的親密關係不是每天見到對方,也不是彼此牽絆着,不是孩子在我身邊奉養我,不是孩子隨侍在側。

 

我想起孩子每次跟別人出去的時候,只要有機會進便利商店買飲料的時候,看到我喜歡的飲料,總會說:『這媽媽喜歡喝的,可以幫我媽媽也買一罐嗎?』,即使那是令我發窘的四物飲。

 

她會忽然打電話給我說:『媽媽,我剛剛有看到別人在玩以前妳陪我玩的那個遊戲噢~』



有時候我跟她出去,在公車上看到旁邊停的車子,她也會很興奮地說:『媽媽,這次上次我跟爸爸看到的那台,把車車畫成乳牛的那台車,快拍照,我回去跟爸爸說。』

 

我懂了,我要的親密就是僅只是如此,在孩子生命重要的每一刻想到我,不管孩子在天涯海角,痛苦了,想起媽媽 ;開心的時候,想起媽媽; 萬念俱灰的時候,想起媽媽;看到路邊母女相擁的畫面,想起媽媽;仰望天空的時候,想起媽媽。



身為媽媽的我,努力的陪她熬過許多的痛苦,只為了讓孩子在每個痛苦時候,想起媽媽曾經這樣陪她度過。



我努力地在女兒以為全世界都忽視她的時候、被關係排擠的時候,陪著她抽絲剝繭的把問題看清楚,慢慢地一個個去突破、一個個去思維,找出自己的方法去面對、去看懂,或許這些只為了讓孩子在未來每個萬念俱灰的時候,想起曾經媽媽帶著她如此面對問題。



我擁著她在街上聽到音樂跳舞,陪著她一起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陪著她看什麼叫做飛機雲、陪著她看日出的天空有哪幾個顏色、陪著她細數夕陽的顏色,或許只是希望孩子未來不管頭頂上有哪樣的天空,抬起頭就可以想起我。



在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孩子的時候,我選擇了傾聽,也選擇相信,直到後來才發現,孩子因為這樣熬過了別人表裡不一的私下對待,我想或許有一天當全世界都不相信孩子的時候,她會想起媽媽曾經如此的相信着她,陪著她熬過。



現在的我懂了,每個父母對親密關係的想像都不同,有的人希望老的時候兒孫隨侍在側,享受着滿屋的天倫,在需要的時候,有個孩子願意為了自己爬上桌子,換顆燈泡。

 

那孩子為老父親換個燈泡的畫面,是很多人對親子間最終的親密想像。


有些父母只要兒女有好的學歷、閃亮到嚇死人的畢業證書,就可以覺得自己無愧孩子,足以讓自己臉上有光,那成就孩子的成就是屬於那個父母與孩子的親密聯結,即使孩子的心離自己很遠。

 

有些父母希望孩子可以讀他想讀的學校、完成他想要的夢想、做他認為對社會有貢獻的事情,這樣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跟孩子有親密地連結。


每個父母對親密關係的想像不同,所採取的教養方式就該不同。



每個父母都該釐清自己對親子關係的親密想像,也瞭解自己的親密想象對別人是不是種壓力?透過那樣的想像,找出讓自己與孩子都自在的方式。

 

我在想那個司機先生如果知道年老後的他,要的只是孩子的陪伴,或許就不會因為功課的要求而毀了親子關係,即使後來孩子還是如此有成就,他也不至於要偷偷地拿走孩子的信給別人翻譯,才瞭解孩子真的想離開了,讓自己面臨一種即將被孩子偷偷遺棄的痛。



一直以來,我努力着聯繫着我跟孩子間的親密對話,建立着每一分每一秒的點點記憶,我要的只是孩子在人生的每個重要時刻、每個挫折與快樂,都會想起我。



這是一個母親很卑微也很貪心的心情。

 

而對我來說,如果有一天,孩子們都長大了,各自有自己的伴侶與人生,或許久久都見不上一次面,或許久久都聚不了, 不需要互相照顧與扶持 ,各自用自己喜歡的方式過生活,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堅強,當兒子有一天去到巴黎拍下了巴黎鐵塔,將照片傳給女兒說:『姊姊,這是妳喜歡的巴黎,我來到這裡,想起這是妳的最愛,送給妳。』



而女兒有一天不管在哪裡,回到台灣吃了記憶中的味道,拍一張照片傳給弟弟說:『阿弟,記得嗎?這是媽媽最愛吃的口味。』

 

這麼簡簡單單的記憶聯結,在某個時候想起對方,有共同的記憶聯結,這是我心目中最親密的姊弟關係,這也是我心目中唯一想達成的親密想像。

 

我努力的找出一個專屬於我們家的親密想像,也努力的製造這樣的親密與記憶的連結。

 

一個專屬於我們家人之間的記憶,一個專屬我們的親密。

 

現在的我懂了,身為父母總不該跟著別人的路低着頭走過,別人的孩子再好,也不一定適合跟自己相處,身為父母的我總該懂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想要有哪樣的親子關係的親密想象?

 

想要年老的時候,孩子願意回家來陪我吃一頓飯,那麼現在的我,就不能搞到孩子看到我在餐桌,就胃口盡失。



想要年老的時候,孩子還願意跟我談天說話,那麼現在的我,就不能一開口就是批評與評價,讓孩子看到我,只想閉嘴。



想要年老的時候,孩子願意跟我住在一起,那麼現在的我,就該讓我們相處愉悅,而不會只想早日長大搬出家門。



人最悲哀的莫過是,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人最悲哀的也是,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卻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慎重聲明』:
經過幾年的歷練,我不認為有某種理念、某種學說、某種方式,適合所有的孩子,也適合所有的家庭。
父母總是必須在教養中,去思考每個學說、每個團體背後所想傳達的價值觀與目的,為孩子與家庭選擇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文章中所有的貢丸團、共學團是一群父母互助組成,沒有人從中獲利,目前已經在102年六月底解散,在共學團內有許多的孩子是一直撞牆,大人看不懂卻被孩子當成見死不救,孩子受傷累累的,因此,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的團體。

目前我協助一群父母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讓父母跟孩子認識相同理念的新朋友,也依舊很認真、很開心的陪著我的兒女長大,因此,我跟任何的協會、基金會、補習班、安親班、『任何的共學團,沒有任何的關係』。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