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1150490  

找藉口(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有一年,我在一個聚會的場合遇到年少的朋友阿駿,那一次我差一點認不出他來,因為成人後的他還是很帥,也還是身材高挑,只是,那隨時掛在臉上的笑容跟與新認識的朋友大聲談笑的人,真的是我記憶中的阿駿嗎?

 

記憶中的阿駿很帥,一直都是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只是,很少人看到他的笑容過,而他的身邊圍著的人也總是那幾個,整個求學過程中,都沒有改變過。


那一次阿駿來打招呼,我糗他改變了很多,不再是以前那個都不會笑的男孩,我們一起談他的悶騷,也講到了很多年少的趣事,談笑過後,他告訴我,小時候的他遇到人總是會很害羞,相較於哥哥姐姐遇到人不打招呼會挨罵,得寵的他卻不會有這樣的對待,他常常躲到媽媽的背後,而媽媽總是笑笑地告訴別人:『他比較害羞。』


慢慢地,等他越來越大了,每當媽媽對著別人說:『他比較害羞。』時,總有大人會說:『男生,害羞什麼?』,於是,媽媽換個說法了,他就是『比較酷』。

 

於是,阿駿就認為『反正我就是酷!』,所以理所當然地擺起了臉孔,也因為這樣,他其實不懂得如何交新朋友,朋友永遠是那幾個,媽媽卻逢人就說:『阿駿很重情,朋友從小到大就那幾個。』、『他很酷,不隨便跟別人交朋友的。』



也或許因為自己長相還不錯,即使酷酷的不理人,即使沒什麼笑容,他還是很受歡迎,於是,他也覺得這樣很不錯,就一路這樣長大,一直到進入職場,他才發現,他根本不容易與人連結,他根本不會交朋友,他對認識新的朋友、遇見親戚朋友其實是有人際障礙的,只是剛剛好母親給了一個躲藏的藉口,讓他可以理所當然地不往前。



而他越來越大,少了孩童時的可愛,他的母親慢慢地也開始對他有怨,覺得怎麼這麼大了還這麼跩,親戚朋友來也不打個招呼,卻從來沒想過,他『本來就是酷』。



遇到瓶頸的阿駿,開始很努力的觀察別人,也開始很努力的學習着與人的互動,他坦言這一切不簡單,連夫妻關係都要重新整理,一路走來其實不順遂,他也用盡了自己可以學到的方法,放開自己的心胸,揚起嘴唇上的弧線,主動地認識每一個朋友。

 

當了媽媽以後,我常常在想,『同理孩子跟幫孩子找藉口』,差別在哪裡?


孩子打人了,母親不去輔導孩子用其他的方式表達情緒,卻說『男孩子動作都比較大!』。

孩子脫別人的內褲,媽媽抱著孩子說:『孩子好奇嘛!』,就這樣雲淡風輕的過了。

我不懂,問題到底在哪裡?

快滿六歲的女兒,或許是一天天地長大,體力也越來越驚人,夜晚她總是貪戀着聽我跟老公睡前的聊天越來越晚睡,後來的她覺得這樣太晚起床,玩不夠,所以她要求我早上要很早叫她起床。


於是,我們把睡前的說故事跟遊戲改到早晨,我一早會親醒孩子,陪著她玩一陣子,講故事,再準備出門跟孩子們玩,可是,每次早起的那幾天,跟朋友相處時,女兒的情緒總是很滿,常常就一陣暴發,雖然她總是很快地處理完她的情緒,也處理好整個狀況,不過那過程卻也讓人很不舒服。

 

因為每次一早起,那天女兒的情緒就會有狀況,於是,我總是帶著理解與感同身受的表情說:『媽媽懂,睡不飽,就容易生氣。』,甚至我會告訴旁邊的朋友『昨天,她太晚睡,今天太早起!』


有一天,女兒夜晚聽完音樂會回家,因為隔天有重要的活動必須早起,所以,我快速地帶她去洗澡,跟她一起剔牙刷牙,很快地把所有的工作完成,躺在床上準備入睡,只是女兒怎麼都不睡,一下子爬起來講話,一下子玩手上的玩偶,一下子在夜燈下玩影子遊戲,我知道越逼一個人入睡,那個人就越不能入睡,只是,為了孩子明天的活動而心急的我,卻越來越氣自己,為何她不在意,我卻跟著在意?

 

我擔心她睡不飽會亂發脾氣,我更擔心她睡眠不足,我擔心着明天的行程來不及,擔心越多,心也越來越煩躁,陪在孩子身邊的我說了一句:『寶貝,算了!如果睡不著也沒關係,不要勉強自己。』,說完,我就帶著滿肚子的煩燥離開房間。


到了客廳,老公正在哄兒子睡覺,我說著我的感覺,我也說著我的恐慌,兩夫妻聊了一些後,我的心情比較平靜了進房間一看,女兒正蒙著頭哭,我一驚趕快上床抱著她問:『寶貝,怎麼了?』,女兒說:『我怕黑!』


我看著床角邊正亮著的小夜燈,我想雖然我沒罵出口,可是孩子一定懂得我的不舒服,於是我說:『寶貝,對不起,媽媽剛剛有點急,看妳一直不睡覺我真的很生氣,所以我出去處理我的情緒。』,女兒不舒服地說:『我睡不著。』,我繼續說著:『睡不著沒關係,不過明天可能起不來參加活動了,可以嗎?』


女兒說:『媽媽,可不可以請妳明天一大早叫醒我?我想去。』,我繼續說:『可是如果去了一直發脾氣跟別人吵架怎麼辦?』,女兒說:『我不會!』。

那時候的我沒有聽懂孩子說的『我不會』是說她從來不會因為睡不飽而吵架,還以為那是孩子的承諾,於是,我繼續地說:『可是前天妳因為大家表决要看那一部影片,妳喜歡的那一片輸了,生了好大的氣;今天,阿智來家裡玩你的積木,他要把作品給媽媽看,妳卻為了要拿回來也發了很大的脾氣。』


女兒聽完說:『因為,我沒有得到我要的嘛!我明天一定會忍耐,絕對不會亂發脾氣的。』,聽到孩子要用忍耐來處理事情,我整個人陷入沈默,我總覺得哪裡錯了,事情不懂得處理,才會用忍耐來面對,而這不是我面對事情的方式。

 

我選擇了不說話,先緩和我的情緒,我慢慢的想著,到底問題點在哪邊?該如何解決?那時候我們母女都各有情緒,老公想在中間打圓場,一直要我去照顧弟弟,他來陪女兒睡,我卻很堅持,有事情就處理,絕對不能蓋住。

 

我努力的回想女兒剛剛說的每一句話,慢慢地我理出了一些頭緒,也越想越心驚,女兒真的從來沒有因為睡不飽而發脾氣,而我卻一直堅持她就是會睡不飽而發脾氣,還自以為在同理孩子。


其實,她那句『因為,我沒有得到我要的嘛!』,在說明著她有情緒的原因其實是她無法處理她『求不得』的心情,求不得大家支持她要看的影片,求不得馬上拿回積木,來證明自己也可以堆同樣的積木,因為求不得所以有情緒。


我以為孩子的求不得只有在買玩具的時候,卻不懂有些求不得已經關乎到人。


想通了之後,我跟孩子道歉,並且跟她說:『對不起,媽媽一直說妳是睡不飽才有情緒,卻忘記了,讓妳想想怎麼處理睡不飽的情緒,睡不飽不是讓別人忍受一個人情緒的理由,媽媽也忘記了,妳其實不是因為睡不飽,而是因為求不得所以很生氣。』


女兒問:『什麼是求不得?』

『以前的人說,人生有八種苦,其中一種就是求不得,祈求一樣東西卻得不到,妳想要看某個影片,拼命拉票之後卻得不到足夠的票數,覺得不夠多人支持你,所以不能看,妳想要馬上堆同樣的積木,希望對方馬上把積木還給妳,卻不能馬上,這些都是求不得,大人也常常會有求不得的心情,這種感覺不好受,媽媽懂。』


女兒聽了聽很疑惑的問:『媽媽,大人也會這樣嗎?』

我回答:『會的,愛不到自己想愛的人,過不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得不到自己想要的職位,小孩沒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長大,都是求不得,很多大人也都會因為這樣求不得的心情很苦或亂發脾氣,很多大人也都處理不好這樣的情緒,報紙上很多的案件都是因為大人處理不好求不得的情緒,求不得孩子就偷抱別人的孩子,求不得金錢,就用搶的,求不得愛情就生氣殺人,處理不好求不得的情緒,都是要坐牢付出代價的。』

 

那天夜裡,我們討論了幾個求不得的案例,我也告訴孩子我犯的錯,不是睡不飽就有權把情緒丟給別人忍受,也不是求不得就有權把情緒發在別人身上,被欺負了、被打了,我們都有生氣的權利,然而,有很多事情會有情緒,卻不該是別人來忍受。


我們談了談各種案例,卻沒有談到該怎麼處理,孩子看懂了自己求不得的情緒,也看到自己的問題點,隔天一早,睡不了幾個小時的我們馬上起床去參加活動,女兒一到現場,她就忙著找她的朋友小貞玩,找到朋友後,女兒很專注的翻找着自己帶去的玩具,小貞在一旁問:『彈彈我可以跟妳玩嗎?』,女兒都沒有回應。


當女兒回神的時候,小貞因為得不到答案而離開了,女兒再找回小貞的時候,小貞已經跟別的朋友玩起來了,女兒摸摸鼻子回到位置,拿起畫紙畫了起來,其間有好幾次,我問:『想睡覺可以趴在媽媽身上睡噢!』,女兒搖搖頭。


晚上,回家的路上,女兒說:『媽媽今天小貞不跟我玩的時候,我有點難過,我想剛好沒人打擾我,所以我就自己畫畫,還發明了洋娃娃換衣服的畫法,結果所有的朋友都圍過來,要我幫她們畫圖,大家都來跟我玩,還有吃飯的時候,我們選好了位置,大家卻要換位置,我比較喜歡原本的位置,所以不想去後來的位置,我雖然不開心,不過我想那就算了所以去妳的位置那邊,我去媽媽的位置旁邊玩得很開心,結果她們都來我這邊玩了。媽媽,我會處理我求不得的情緒噢!』


聽到這樣的話,我一半心驚也一半慶幸,孩子看懂了她的情緒也被同理了她的情緒,遇到問題就想辦法這件事對她來說已經理所當然,即使我沒有教她如何處理,她也想出辦法面對了,我告訴孩子:『寶貝,妳想到了處理求不得的方式了,真棒!』


那天的我們沿路談了當天的很多狀況,談了『求不得』、談了『誤會』,也談了不同情緒的效應,我心想孩子畢竟長大了,我卻還抱著原本的方式對待,長大後的孩子,情緒跟面對的事情越來越複雜,不是只有單純的『跌倒了!一定很痛吧!』、『被打了,很不舒服吧!』


而我,一昧地自以為同理幫孩子的情緒套上了『睡不飽』的帽子,忽視了孩子正在面對的困難,這樣的同理不是同理,說穿了只是在幫孩子找藉口。

 

我心驚的是我差點因為誤解孩子而做了錯誤地對待,差點為此錯過了協助孩子面對真正的問題,就如同阿駿的母親一樣,急著幫孩子同理,卻看不到其實孩子不敢去交新的朋友,不太會跟朋友相處,錯過了協助的機會,那天的我終於明白了,同理別人這件事情,要進入對方的心才是同理,錯誤的同理,根本不是同理,只是幫別人找藉口。


而同理孩子睡不飽有情緒,卻不讓孩子懂得這些情緒不該讓別人承受,不讓孩子想出處理方法;同理孩子很生氣打人,卻不讓孩子懂得用打人以外的方式處理情緒;同理孩子好奇脫別人褲子,卻不讓孩子懂得如何尊重別人的身體自主權,這樣的同理,也是找藉口。


過了兩天後,夜晚我抱著兒子哄睡,女兒躺在床上一直聊她跟朋友去海邊玩沙的事情,我說:『媽媽好想睡呀!可是妳跟弟弟的精神怎麼還這麼好呀?』


女兒笑笑地說:『媽媽,妳這樣也是求不得嗎?』

聽完,我笑了!

 

慶幸的是,我在還來得及的時候看懂孩子需要協助的地方,也給了協助,讓孩子看懂自己面對的狀況。


這幾天的我懂了,自以為是的同理不是同理,其實是幫別人找藉口。


同理了,卻不處理,就如同懂孩子的傷痛卻袖手旁觀,也是一種為自己找藉口。

 

想起這陣子,我什麼事情都幫女兒扣上『有弟弟所以吃醋』、『睡不飽』的假同理,卻沒有好好的看懂孩子真正需要協助的點,就像一個女人面對生活發出怒吼,想要解決,找人求救的時候,卻換來一句『生理期喔!』,看似同理卻非常的傷人的處理方式。

 

我驚覺這段時間我沒有隨著孩子長大而一起進階去看問題,差點對女兒遇到的關卡袖手旁觀還落井下石,身為母親的我,越想越捏了把冷汗。



面對孩子, 真是一連串學不完的功課呀!

 

有孩子後的人生呀!


哪容得隨便找個藉口唬弄過去?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_1150411  

 

照顧自己(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2013.05.20)

 

從我懷第二胎開始,幾乎每一個知道消息的人,總會笑着對女兒說:『妳以後要照顧弟弟喔!』,每次聽到這一句話,我就會想到湄姨。

 

湄姨小時候的家境很不好,身為長女的她為了貼補家用,讀書一定要爭取獎學金,生活費總是靠著自己拼命的打工才能繼續求學,慢慢的除了賺自己的費用,也要開始負擔弟弟的學費,那是從小父母給她的教育,當大姐的就是該要照顧弟弟妹妹。


孝順的湄姨從沒有忘記父母的期許,她很認真的當個大姐,學校畢業之後也兼了好幾個工作,在一個機緣之下頂了一家店沒日沒夜地做,生意越來越好的她,又到處的投資,錢越賺越多,房子也越買越多,然而她身上的負擔也越來越重。



這樣的女兒父母捨不得她嫁,她一直以來都孤獨一人,身上的擔子卻扛了好幾家人,三個弟弟在姊姊的照顧之下完成了學業,也一一的娶了老婆、生了孩子,只是,姐姐的責任就像是完全無法結束一樣,負擔了弟弟們的學費生活費,連他們結婚後都要幫忙給家用,侄子們的養育費、生活費、學費也一起擔了起來。



三個弟弟就像比賽一樣,想要跟姐姐一樣富有,各自拼命的投資卻只是一個大洞一個大洞的捅,姐姐一個坑一個坑的補,當她累了、灰心了、不想繼續下去的時候,老父親總會說:『妳是姐姐當然要照顧弟弟。』



湄姨從來無法拒絕老父老母的淚眼,一筆一筆錢的付。



只是,湄姨都已經快六十幾歲了,而弟弟們也五十幾歲了,卻沒有人有個固定的工作,依舊帶著全家給姐姐養,這幾年景氣不好,湄姨收掉了店面準備養老,只是後面一大家子的負擔卻從沒停止過,每賣掉一棟房子,弟弟們就會上門借錢,湄姨知道這些錢出去了就回不來,她不知道這個當大姐的她該照顧弟弟們整家到哪一天。

 

我常在想,湄姨到底是在照顧弟弟?還是在害弟弟?

 

到底是誰拖累了誰的人生?

 

湄姨這樣的兄弟姐妹在我身邊不止一個,兄弟姐妹中每當有人要撐起來當照顧者,就必須有人當個被照顧者,有的人幫兄弟姐妹扛債,有的人幫兄弟姐妹扛家庭,有人等著給,有人就等著受,兩個人的人生,互相拖累,誰也沒學會照顧自己,誰也沒有真的被照顧著。



於是,每當有人問起女兒說:『妳有沒有照顧弟弟?』,我總會說:『她只要照顧好自己就好,弟弟也要學著照顧自己。』

 

從懷第二胎開始,我就一直告訴女兒:『弟弟有自己的人生、妳也有自己的人生,不管是妳還是弟弟都要學著自己照顧自己,自己為自己負責,只是你們都還小,需要幫忙的地方很多,尤其弟弟更小,需要幫忙的地方更多,爸爸媽媽會幫你們,幫助你們學會照顧自己,我們都需要慢慢學會自己照顧自己,媽媽也要學著照顧自己也照顧你們,妳想幫弟弟的時候就幫忙,不想也沒關係,那不是妳的責任。』

 

於是,當別人問起女兒:『妳有沒有照顧弟弟的時候。』,女兒偶而會說:『弟弟要慢慢學會自己照顧自己,我會教他。』



只是,當兒子出生後,女兒看著我們忙的一團亂,常常總會爭着說:『媽媽,我去陪弟弟玩。』、『媽媽,現在我最愛的人是弟弟。』、『媽媽,我要學幫弟弟換尿布。』、『媽媽,我唱歌給弟弟聽他就不哭了。』,於是,我聽著女兒一首歌一首歌的唱,甚至跳舞了起來。



她會很得意地告訴別人『我會幫弟弟換尿布喔!』、『我會幫弟弟換衣服喔!』、『我會幫弟弟餵奶噢!』,我不懂,這些對別的媽媽來說,這麼溫馨的畫面、那麼該大力讚賞的舉動,我為何會有點點擔心、有點點感傷?常常抱著女兒猛親,一句讚賞的話卻都說不出來。

 

反而是有一天,我在浴室幫兒子洗澡,洗了一半卻想起忘記拿浴巾進來,我喊著女兒:『寶貝,可以請妳幫忙一下嗎?』,五歲十一個月的女兒說:『等一下!』,那時候的我有點急,手一直扶住兒子的手臂怕他滑下浴盆,也不確定女兒願不願意幫忙,我心想就相信女兒不逼她,即使她不幫忙也沒關係,讓兒子泡澡一下,我慢慢想個辦法,過了一會兒,女兒才緩緩地走過來問我:『媽媽,需要什麼幫忙?』



我笑笑的說:『請妳幫我拿條浴巾,媽媽忘了拿,弟弟沒辦法擦身體!』,女兒說好,轉身就去幫我拿浴巾,我把兒子包裹擦乾抱起兒子回房間穿衣服,女兒站在我旁邊等到我忙完才說:『媽媽,妳看我的手。』



我一看女兒的手,有一個抹了絆創膏的傷口,我一驚問:『怎麼了?怎麼會受傷?』,女兒說:『我也不知道,我剛剛發現我這裡流血了,我就自己拿醫藥箱,幫自己抹藥,所以剛剛我請妳等一下,因為,我正在忙著照顧我自己。』



那時候的我,用力地舉起大拇指說:『讚!』,然後抱著她說:『寶貝,謝謝妳!謝謝妳開始懂得照顧自己,先照顧自己再照顧別人,受傷了優先處理是對的,妳太讚了!』



老公回來後,聽到這樣的故事,老公說:『妳不要太強調女兒沒有責任照顧弟弟,這樣會不會被說我們在教一個自私的孩子?』,我回答:『人總要學著自己照顧自己之後,才有能力照顧別人,才能真的懂得如何不拖累自己與對方的人生來照顧一個人。』



那時候的老公,搖搖頭,不以為然。



一直到了昨夜,三個多月大的兒子已經被哄睡躺在嬰兒床上,我跟老公女兒躺在床上邊聊天,談了很多的事情,談到一半兒子不安穩的蠕動着,我以為兒子醒了,邊講話邊起身站起來準備抱兒子,卻一陣昏眩喊了聲『老公!』就整個人倒回床上。

 

我在頭昏腦脹中聽到老公跟女兒的驚呼,整個人轉醒後,我怕他們擔心笑笑地說:『低血壓起來的太急,都會這樣,我去吃點東西就好。』,我扶著牆壁起來,跟老公說:『很晚了!你幫我哄妹妹睡,我自己弄就好。』,我怕他們擔心轉身想趕快離開。

 

才到廚房,就看到老公跟著出來,我說:『不是請你照顧孩子們嗎?』,老公無奈地笑着:『妳女兒一直說,要我出來照顧媽媽,她照顧弟弟,也會照顧自己。』


聽完,我沒說一句話,老公卻說:『這樣的女兒,怎麼讓人這麼心疼?她還是個孩子呀!』



我說:『我們怎麼照顧她,她就會學著怎麼照顧別人,我不擔心她學不會照顧別人,我擔心的是她太照顧別人,而忘了照顧自己,就跟我一樣。』



過沒多久,我邊吃著麥片,老公進去房間內,女兒站在嬰兒床邊輕輕地撫著弟弟的背,就如同我們夜晚對她一樣,兒子睡得很熟,女兒卻一臉擔心,老公抱起她走了出來說:『妳看!媽媽沒事噢!』

 

我笑笑地看著女兒說:『媽媽沒事,可能晚餐吃太少了!媽媽親一個。』,女兒從爸爸的懷抱低下頭,給我一個吻,就下了爸爸的懷抱,要爸爸留下照顧媽媽,自己進了房間。



等我們夫妻在外面聊完事情,進房間的時候,看到女兒躺在床上,幫自己蓋好棉被,已經入睡,她照顧了弟弟,也好好的照顧自己,只為了讓爸爸可以去照顧媽媽。



那晚,我跟老公躺在床上,老公說:『我知道妳為什麼會一直要女兒記得照顧自己,一直強調照顧弟弟不是她的責任了!』



我說:『自己女兒的個性,我自己最懂,她跟我一樣脾氣風風火火來得快去得快,卻太義氣,一股腦想要照顧別人,我跟她一樣都會太硬撐,常常忘記自己,在孩子自我還沒完全形成之前,就要她擔起照顧別人的責任,太為難孩子也太沈重了。我的人生沒什麼放不下的,只是,就算我怎麼了,我不會擔心年紀還這麼小的兒子,因為我知道女兒一定會照顧他,只是,我會非常心疼這樣的女兒。』

 

老公在黑暗中,拍拍我的手說:『所以,快點把身體養好吧!藥要認真吃,別有一頓沒一頓的,七天的藥吃一個月,這樣很嚇人!』

 

這晚,我很累卻睡不著,心疼的情緒一直無法散去。



如果一個大人對小小孩都會束手無策,對照顧小孩都會疲憊,那麼為何我們忍心把這樣的責任交給一個孩子?我們都不希望被別人批評『沒照顧好孩子』,為何我們要批評孩子『沒照顧好弟妹』?

 

逼著小孩照顧小小孩這樣的方法,到底是真的在教孩子兄弟姐妹互相幫助,還是在害孩子互相怨懟?一個怨懟被拖累、一個怨懟別人的能力與富有?



兩個人都長不出自己照顧自己的能力,都無法自己照顧自己的人生。



於是,那夜,我一直祈求着,

 

親愛的孩子們呀!

 

請你們一定要學著自己照顧自己,誰都不是誰的責任。



畢竟,



把別人的人生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太沈重了。



把自己的人生放在別人的肩膀上,也太糟蹋了。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 May 14 Tue 2013 08:52
  • 巴掌

_1150435  
巴掌(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我曾經在職場上遇到過一個前輩,這個前輩教我很多,我記得她說過一句話:『人這一生中,要記住,曾經妳做過的事情、說過的話,如果就像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別人臉上,這一巴掌的痛,總會用各種的情況回到自己的臉上。』



這一句話,用在任何的領域都很貼切,不過讓這個前輩大姐有感而發說出這樣的話,其實是她的家庭關係,大姐是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長大的,從小不管她多麼的努力,多麼的盡力,她在父母的眼光中從來就不如弟弟,這是那個年代大部分女孩所經歷過的童年,她當然也不例外。



大姐很努力的追求着表現,也很想讓父母知道她的努力,不過她一直到中年之後才知道,她一出生就輸了,父母年邁之後,她常常接到娘家來的電話,抱怨着弟弟又在跟父母計較錢,抱怨着每次父母出遊亂花錢。

 


大姐的父母年老了也退休了,他們喜歡到處遊玩,身體不好的父母親出國玩總是擔心安全,於是大姐家的姐妹常常請假陪他們出遊,只是每次一出遊,弟弟就會罵『一天到晚出去玩只會花錢。』『姐妹們出去玩都讓爸媽花錢,一天到晚想挖錢。』。


大姐的父母不懂,錢明明自己年輕時候努力賺的,怎麼花自己的錢會讓兒子這麼不高興,一直在計較錢?

 

每次父母跟弟弟一爭執,大姐就只能聽著父母的苦水,當父母疑問『我又沒花到他的錢,管這麼多幹嘛?』,大姐也只能苦笑,後來大姐才說,從小到大父母最常對弟弟說的一句話就是『我賺錢,這些以後還不是你的。』,而最常當著弟弟的面跟女兒們告誡『財產以後都是要給弟弟的,妳們女孩子嫁妝拿了以後就不能回家拿財產。』

 

女孩們還小不根本不懂什麼是財產,只是每次父母一說這些話,就如同在女兒們的臉上各甩了好幾巴掌,那個巴掌讓女孩們知道,即使都是父母親生的,性別不同愛也就不同,她們得到的愛永遠不如弟弟。



後來父母退休了,遊山玩水的退休生活很愜意,卻也是一直在花錢,老人家花自己年輕時打拼所留下來的財產很理所當然,卻忘記了,對兒子來說,這些錢就如同父母從小到大說的『早晚都是他的』,父母出去玩,姐妹們陪著父母出去玩,這些花費都是未來『他』的錢,看著父母花得越兇,他的潛意識也莫名的心急與焦慮,每次父母跟姐妹一出遊就莫名地挑起了他的恐慌。

 

對大姐而言,她感嘆着父母從小重男輕女的言論,那些曾經打在女兒們臉上的巴掌,在年老之後,用了另外一種方式,回到了父母的臉上。


從小,父母在女孩子抗議打掃不公時說的那句『男孩子不用打掃』,多年後父母忍受的是弟弟的髒亂,忍受的是即使自己已經很老了,還要幫兒子打掃。



以前說的那句『我的錢以後都是給兒子』,現在即使自己還沒死,即使自己花自己年輕賺的錢,對兒子來說那些都是該給他的錢。



以前說的那句『女兒嫁出去不要回來管娘家的事情』,讓父母遇到了與兒子、媳婦的衝突,卻連抱怨的地方都沒有。



以前為了要教育孩子而用吼的罵孩子,多年之後,兒子也常常對兩老大吼。



以前要孩子乖乖聽話就好,什麼事情都不能有意見,多年後才發現孩子太乖,遇到不對的人也沒有反駁的能力。



隨著年紀越來越長,隨著看得過去越來越多,我越來越能體會大姐說的那段話『人這一生中,要記住,曾經妳做過的事情、說過的話,如果就像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別人臉上,這一巴掌的痛,總會用各種的情況回到自己的臉上。』,差別只在於自己看得懂,看不懂?

 


有一次,我上一個節目介紹新書,那天的主持人問了一個問題說:『大家都說孩子的記憶很短,很多事情不會記得,所以打了也沒關係,過沒多久還是抱著媽媽說愛,那妳為何要選這種的教育方式?』



我記得我當初是這麼回答的:『我從不覺得孩子的記憶力不好,只是他們即使被打了,為了活下去,他們也只能依賴着父母選擇把傷痛放進潛意識,這是孩子們活下去的生存本能,只是如果親子之間都必須要動用到生存本能,這對我來說真的覺得太悲哀了。』



後來的我想,因為我從來沒有打罵孩子,所以孩子知道她說出來的話不會挨打不會挨罵,很多事情她不會隱瞞,也因為不會隱瞞,所以我才懂,孩子的記憶力真的比我們強太多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孩子真的都記得。

 

也因為沒有打罵,互相尊重,我們越來越常一起討論,講出各自心中的話,然後一起協調討論出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法,女兒討論事情與解決事情的能力,也一天比一天厲害。



最近,家中有了新生兒,我常常處於睡眠不足的狀況,有一天我扛著疲累的身體在陪著女兒講故事,講到一半的時候睡在一旁的兒子哭了,我心想一換尿布餵奶就要花不少時間,我先把這一半的故事書說完再處理兒子,於是我繼續念著故事書,兒子越哭越大聲,於是女兒說:『媽媽,妳先幫弟弟好不好?』



我問她:『妳確定嗎?那剩下的故事可能要等很久媽媽才能唸噢?』,女兒笑笑地說沒關係,於是,我幫兒子換了尿布餵奶,然後抱著兒子哄著,女兒看著我完成了這些工作,靜靜的不說話,我開口問:『怎麼了嗎?』



五歲十個月的女兒說:『媽媽,我可以請妳做一件事情嗎?』



我回答:『什麼事呢?』



女兒說:『可不可以以後弟弟哭的時候,妳不要跟他說,哭哭有用繼續哭?』


聽到這一句話,我有點心驚,那是女兒兩歲以前,有幾次學著朋友用哭的方式討東西的時候,我曾經說過的話,我陪在女兒的身邊,沒有漫罵也沒有幸災樂禍,我只說『哭哭有用繼續哭,媽媽在這裡陪妳。』,然後一直等她哭完,想不到三年以後,她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那時候的我有點錯愕,於是問她:『那我該說什麼?』,女兒回答:『妳可以跟弟弟說,哭哭沒有用,不過你可以選擇繼續哭。』



後來的我,跟孩子解釋,嬰幼兒其實是用哭泣來表達自己的需求,餓了、身體不舒服了就用哭表達,不是拿哭泣來表達想要一個玩具或強迫別人做某些事情,跟當初我說那句話時的狀況不同,女兒聽完了似懂非懂。



只是,女兒還是會在每次弟弟哭的時候,走到弟弟身邊說:『 哭哭沒有用,不過你可以選擇繼續哭,沒關係,你可以自己決定。』,女兒每次說這些話時,就好像一個巴掌打在我的臉上,有點痛又有點酸,感覺怪怪的卻想不出原因。



過了好幾天,我終於想通了,當初我的話、處理的狀況,一定是傷了孩子,那樣的話一定讓女兒很不舒服,不舒服到三年以後,看到弟弟哭,媽媽還繼續講故事沒有去理弟弟的時候,忽然翻了出來,她很擔心我又用同樣的方式對待弟弟,她擔心着弟弟也會被那樣的對待,所以,她用了一種新的方式,來跟我商量。



我終於知道,為何女兒每次對著哭泣的兒子說『 哭哭沒有用,不過你可以選擇繼續哭。』時我會這麼不舒服,因為那代表着女兒在告訴我『媽媽,妳做錯了。』、『媽媽,妳說的話很傷我。』

 

那時候的我很感嘆,育兒的路這一路走來,我也是一路跌跌撞撞,很多以前做過的事情,堅持的事情,慢慢地隨著孩子長大,好的、壞的都一一呈現,我堅持孩子一定要講理,卻發現了忘了告訴孩子,這世界上有很多人不講理,孩子無法忍受不講理的人;我無法忍受孩子做的某些事情,孩子也無法忍受朋友這樣做。

 

育兒一路上,我總是發現問題,就馬上解決,一路上,我也終於懂了,對孩子揮出去的巴掌,不管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總有一天那個痛會回到自己臉上,不管你看得懂,還是看不懂。

 

慶幸的是,孩子願意選擇用這樣的方式告訴我,而不是,當我身體病痛每天痛哭到睡時,孩子在旁邊說『哭哭有用繼續哭。』

也不是當我老的時候,身體不好時,或者年邁遇到無力的痛楚而哭泣的時候,孩子冷冷地說這句話。



想了很久,有一天夜晚,我抱著女兒躺在床上,問着:『寶貝,妳是不是覺得小時候媽媽跟妳說,哭哭有用繼續哭,這句話讓妳覺得很不舒服?』


女兒聽完眼眶忽然泛紅了起來然後對著我點點頭,看到女兒這樣,我也終於知道,我曾經傷過女兒的話,孩子也回了回來,我終於瞭解了那是怎麼樣的感覺,怎麼樣的痛楚。



於是,我繼續跟女兒說:『妳覺得媽媽有說錯嗎?哭哭真的可以有用可以要到很多東西嗎?哭哭可以解決事情嗎?』



女兒搖搖頭說:『媽媽,妳說的有道理,哭哭真的沒有用,哭哭不能解決事情,不過,我還是覺得很不舒服,應該換個說法。』



我回答:『媽媽那時候讓妳不舒服了真的很抱歉,媽媽跟妳道歉,不過,妳覺得我們該換哪一種說法呢?』



女兒想了想說:『哭哭不能解決事情,不過可以處理情緒,所以,弟弟可以選擇繼續哭,他可以自己決定。』



聽到女兒這樣說,我有點吃驚,卻很感動,我抱著她說:『寶貝,謝謝妳!謝謝妳教我。』

 

從那一天開始,女兒不再跟哭泣的弟弟說那句話,我知道當我問孩子『媽媽說這句話是不是讓妳覺得不舒服時』,女兒已經知道她的委屈被看到了,而當女兒說出『哭哭不能解決事情,不過可以處理情緒』時,那打在我臉上的無形巴掌似乎也不那麼痛了。

 


現在的我才真的懂了,不管是打在別人臉上的巴掌,還是打在自己臉上的巴掌,都是自己人生上很好的學習機會,沒有一個人是天生會當父母,天下也沒有不犯錯的父母,而想要學習當一個好父母,最好的老師,其實就是自己的孩子,這一刻是孩子教了我,該如何當父母。

 

我很慶幸,這一路走來,我沒有失去孩子對我的信任,如果,未來的我可以用更好的方式善待我兒子,那也是因為女兒是我最好的老師,一個願意教我、真誠告訴我自己感受的好老師。



慶幸的是,我不是老了、病了,才來領受這一巴掌。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_1150355  

人我份際(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馬婆婆是我的一個長輩,以前每年的某些時刻我總會借住她家幾天,一開始居住在她家的時候我就像是一個晚輩到長輩家作客般的自在,直到有一天早晨,我住在馬婆婆家的三樓房間,還在睡夢中的我,半夢半醒之間,感覺有人進了我的房門。


從國中後就常常離家居住在校外的我,很習慣性的睡覺一定要鎖房門,那天的我半夢半醒,一直認為那是一場夢,我夢見了馬婆婆開了我的門,走到我的身邊,在我的床邊喃喃自語,那些話讓我有點恐懼,也有點毛骨悚然,然後,我夢到馬婆婆彎下了腰,打開我放在床頭旁椅子上的包包,手在裡面撈着,翻撈着我的包包,過沒多久,她收好我的包包,退出了房間。

 

我在半夢半醒之間,感覺自己夢到一個很真實的夢,醒來之後,我坐在床上,還沒下床就馬上打開我身邊的包包,數著包包內的東西確認有沒有遺失,那時候我最擔心的莫過於家人的護照,那陣子剛好要準備出國,母親跟我的護照放在我的包包內,正準備回台北要交給旅行社代辦,看著護照跟錢包都好好的放在我的包包中,再看著前方的門,喇吧鎖是鎖住的,我心裡鬆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做了一場很好笑的夢。

 

梳洗過後,我下了樓走到客廳,馬婆婆正在講電話,我坐在她的面前準備翻着報紙,忽然看到桌子上放著的是我的車鑰匙串,那原本該放在我包包內的鑰匙就這樣子大刺刺地放在客廳的桌子上,那時候的我才真正的驚覺,剛剛的一切都不是夢,馬婆婆真的開了我的房間鎖,走到熟睡中的我身邊,翻過我的包包,那一瞬間,恐懼、害怕、憤怒與不可置信全部都向我襲擊而來,我不禁開始抖了起來。



我忍住不說一句話,也或許是不知道該怎麼反應,馬婆婆掛完電話看著我的表情,然後輕描淡寫地說:『喔!妳的車擋住了我的車,本來想說乾脆開妳的車出去,不過,妳車子的暗鎖我不會開,一台車搞得這麼複雜幹嘛?』,邊抱怨邊走開。



那時候的我,對這件事情真的很生氣,我在心中反覆地想『她可以打我手機請我移車』、『她可以敲門叫我起來』,為何要用這樣的方法?從此之後,我非不得以絕對不跟她見面,也不太願意再去她家,那時候的我不懂,即使我是晚輩,即使我是親人,總該對我有基本的尊重,進房門要敲門,沒經過我的同意,怎麼可以開我的包包?

 

我很氣馬婆婆對我的不尊重,我也很氣她怎麼可以如此對我?我認為她是針對我。

 

這件事過了多年,有一次,我帶著五歲八個月的女兒跟孩子的朋友在公園裡面玩,女兒的朋友小年剛剛買了一臺新的腳划車,粉紅色的腳划車是小年的新寵走到哪裡就要帶到哪裡,孩子們一起騎車一起玩,後來移軍到公園內的兒童遊樂區,孩子們把玩具跟車子就集中放一旁,開始玩起了公園的設施,到了黃昏的時候,我們準備要回家了,小年爸爸忽然找不到那台腳滑車,他放眼望過去四處的尋找,才發現一個小男孩正開心地騎著小年的車,小年爸爸前去說:『小朋友,不好意思,這是我們的車噢,你這樣沒有問過別人就騎別人的車走就是不對的行為,請你還給我。』



小男孩看著小年爸爸,然後轉頭看他的奶奶,大概四歲的小男孩下了車,一跑跑去溜滑梯了,男孩的奶奶沒有說半句話,小年爸爸邊扶起車子邊說:『我都還想去報警了,怎麼可以不講就把別人的車騎走呢?』


男孩的奶奶說:『是噢!』,小年爸爸說:『對呀!再找不到我就報警了。』,小年爸爸說完牽著車子走了,當時懷孕九個月的我坐在一旁看著這一幕,小年爸爸離開視線後,那個男孩的奶奶抱怨着說:『小孩子想玩就玩,給孩子玩一下是會怎樣,大人還跟孩子計較。』

 

那時候的我心想,這個奶奶怎麼不教孩子尊重別人的物權?這樣的孩子長大,牽走別人的車,難道不需要負擔法律責任?這麼大的孩子了,總該懂得那是『別人的』東西吧?


我們這群孩子每次出門都會自己打包自己想帶的玩具出門,常常都大包小包,孩子玩的時候,我們會把行李集中放在一個地方,有時候有人看管,有時候還是會有閃失,常常那個玩具被別人拿走了,這個玩具又被別人牽走了。

 

那一天,我們一群父母討論着這些狀況,郭老師很疑惑地說:『這些孩子不是被“教”了很多嗎?為何都搞不懂人我之間的份際?』

 

那時候的我回答:『因為他們的父母都覺得孩子不是一個該尊重的獨立個體,是“我的孩子”,你的東西都是“我買的”,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所以都可以拿,家裡的東西都是大家的,誰都該讓出來給別人用,所以不知道人與人之間是該互相尊重的,而我們的孩子被當一個獨立的個體在尊重,我們尊重孩子的東西就是他的,沒有他同意誰都不能碰,所以他們知道就算是再怎麼親密的人,別人的東西就是別人的,要尊重,所以分得很清楚人我的份際。』

 

那一天的我經過大家這樣的討論,也慢慢的懂了,馬婆婆會這樣大刺刺地把鑰匙放在客廳的桌上,就代表着她並不覺得她做錯事,她或許認為我是她的晚輩,所以她有權想開我的車時就可以打開她家的房門,進去房間內翻我的皮包。



這個社會太多這樣的事情,因為我是你婆婆,還幫忙出過你家房子的頭期款,所以我想去你家就去你家,鑰匙一開就可以進去翻東西。

 

因為我是你公公,所以我有權評價妳的人生,有權命令妳就該照我的話去做。

 

因為我是你媽,所以,我可以打開你的房門,翻閱你的日記,針對不喜歡的東西,事後大大的評價一番。



因為我是你爸,你的東西都是我給的,所以,我要拿走,我要從你手上搶過玩具給誰,那是我的自由。



因為我是你的老婆,所以我有權翻你的包包、查你的行程、偷看你的手機簡訊、登入你的臉書帳號。



因為我是你的父母,所以我決定你該穿什麼衣服出門、留什麼樣的頭髮、讀哪種書、說哪句話、玩具要分給誰、該跟誰玩,完全不管孩子就該練習自己決定哪種天氣、哪種場合該穿什麼衣服,穿錯了會有哪些後果?

 

孩子總該練習着去多看看哪些書自己喜歡,而不是父母喜歡。練習着自己去決定哪些東西該保護,哪些東西可以分享給誰,練習著選擇自己的朋友,練習着跟人吵架。

 

我們急著讓孩子懂得父母是有界限的,卻從沒有瞭解,孩子也是有界限的,孩子也該練習找出自己的界限。

 

我們誤以為,所謂的老大,就是最大聲,就是有資格把別人的東西不問就拿走的人,如同我們被如此對待。



從小我們被要求要獨立,卻從不是被當一個獨立個體在尊重著,一直是『某人的孩子』、『某人的老婆』、『某人的老公』、『某人的媳婦』,人與人之間不是獨立的個體,而是被黏在某個關係下,利用着這樣的關係,我們一直在示範着侵犯着別人的物權、隱私權、自由權,如此的光明正大且理所當然,人與人之間少了人我份際,孩子們怎麼學的會去尊重別人?尊重自己?



我們一直想讓孩子長大後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孩子,卻在所有的行為與言語中,從不把孩子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在尊重著,用着父母的名義,剝奪很多孩子練習獨立自主的機會。

 

我想起女兒還小的時候不太會說話,隨手想拿別人的玩具,我蹲在一旁,認真且仔細一次又一次地告訴她:『這是別人的,不是妳的。』、『這是別人的,不是妳的。』,她要拿我的包包時,我會說:『這是我的,不是妳的,我不喜歡任何人翻我的包包。』



再大一些,孩子懂的語言了,我就會告訴她:『這是爸爸的,我們一起去問爸爸可不可以借你好嗎?』,我一次一次地告訴她,你的、我的、別人的,在跟孩子玩的時候,她們必須一次又一次地去練習跟別人借玩具,被拒絕或再接再厲。



這些孩子懂得看著地上的玩具問:『請問這是誰的,我可以借嗎?』,如果大家都不知道,孩子也會四處去問:『那個粉紅色的小剷子是誰的?有人知道嗎?我想借。』

 

現在孩子五歲十一個月了,她常常會問我說:『媽媽,我可以翻妳的包包找看看我的畫畫本有沒有在裡面嗎?』,就如同年過四十的我,即使被母親要求去她皮包拿個眼鏡,我也會起身走去拿母親的皮包到她面前,讓母親自己翻找再幫她拿回去。

 

沒有老公的同意,我不會翻他的包包,也不會亂動他的手機,因為我知道,不被尊重的感覺有多麼的糟。



慢慢的我終於瞭解了,就像我現在一樣,能離馬婆婆多遠就多遠,就像年少時知道母親會偷看日記後,孩子們爭先恐後地選最遠的學校就讀一樣,當人與人之間,即使再親密、有再濃厚的血緣關係,少了那條包含著尊重,劃分人我份際的那條線,勢必就只能拉開距離才能讓自己喘息,勢必也就該拉開距離,直到自己不會感覺被壓迫,不會被侵犯才能放鬆。



我跟孩子之間,我跟老公之間,想要享受那親密的親子關係,想要享受那親密的夫妻關係,即使她是我的孩子,即使他是我的老公,即使,我們是親密的一家人,而家,也是『人』與『人』之間的組合,越親密的人越要了解人與人之間的人我份際。



因為我懂,不管是父母,不管是婆媳,不管是夫妻,不管是親子之間,如果不能在親密關係中互相尊重人我的界限,那麼,就會拉開距離保護自己,或者就等著被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

 

 

拉開人與人的距離,拉開心與心的距離。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