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1120033  

笑出來的力量(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整理照片的時候,找出了學生時代參加學校舉辦拔河比賽時的一張照片,我記得拿到照片的那一天,我走進了教室,看著有一群同學圍在一起笑的很開心,旁邊的人,卻一臉尷尬,我湊過去一看才發現,那群同學圍着拔河比賽的照片,開懷地大笑。

 

拔河比賽的時候,大家都用盡了力氣努力的拉著那條牽著系上榮譽的那條線,每一個同學拔河的時候,表情都不一樣,有的猙獰、有的擠眉弄眼、有的咬牙切齒,沒有一個同學的表情是好看的,而那一群同學,一一的指著照片上的每張臉,開懷大笑着,看到這樣的景象,其實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還有一把火上來。



看到我走過來的同學,沒看到我整個臉色鐵青,指著照片中的我說:『哈哈哈,妳看妳被拍得只剩一個屁股露出來。』,我一把抓起那張照片,很生氣地說:『大家都這麼認真的比賽,你現在拿別人認真時候的表情來笑別人,這樣很好玩嗎?我一點都不覺得。』

 

我把照片一把抓起丟到我的抽屜中,那個同學有點不爽喃喃的說:『開個玩笑也不可以,這麼禁不起開玩笑。』,那段話跟著我很多年,我在想那天的我到底是真的氣她們取笑同學,還是氣他們取笑我?還是真正氣的是,當別人取笑我的時候,我卻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那時候的我太認真,活的其實一點都不輕鬆,後來的我,慢慢地學會把很糗的自己當成笑話自我解嘲,我不拿別人開玩笑,但是,我拿自己開玩笑,童年的時候許多出糗的事情,成為我讓女兒聽的搞笑故事,那很丟臉很丟臉的事情,多年後成為我跟女兒間親密的對話,奇怪的是,當自己可以拿出來說笑的時候,就不覺得丟臉了。

 

也因此我懂了,當糗事可以拿出來笑的時候,就代表那個過去已經真的過去了。

 

有一次,某個上國中的孩子因為一個匪夷所思的理由,可能會被記過,那時候那個孩子的媽媽問我該怎麼辦?我說:『集三個大過,就可以有時間去環遊世界了。』,那個媽媽回去告訴孩子我的反應,孩子開心的笑了。



這樣的回答,孩子開心地笑了,很多的大人卻一臉匪夷所思,覺得我不夠正經,然而,從小就覺得被記過是天大的汙點的我,卻在人生越走越久的時候,慢慢地透過一個又一個人的人生後瞭解,那個被退學的同學,人生不一定比那年考上好學校的同學差; 那個一路順遂,有著顯赫學歷的同學,進入了社會,卻不一定笑得出來。

 

那個被退學的同學,換了個國家有了更好地發展;而另一個成績考差了的同學,卻因此結束了生命。

 

同一個挫折,每個人卻有不同的選擇。

 

最近的我常常想,跟女兒玩在一起的這群孩子們,如果長大後看得懂我的文章了,他們會怎麼想這個從小跟他們玩在一起的彈彈媽媽?我的文章談得很正經,我探討的問題一點都不輕鬆,然而,我卻是他們口中那個『搞笑媽媽』、『昏倒媽媽』。


我想起女兒很小的時候,生氣的時候、憤怒的時候、難過的時候,我總是一句話也不說的抱著她,慢慢地撫著她的背,讓孩子學著把很高昂的情緒慢慢地緩和下來。

 

等到孩子慢慢地長大了,我會抱著她,在她耳邊說:『這種感覺叫生氣,媽媽懂。』、『這種感覺叫做傷心,媽媽懂。』、『這種感覺很不舒服,媽媽陪妳度過。』,我讓她慢慢地懂,慢慢地透過一次又一次地練習瞭解她自己的情緒。



等孩子言語比較完整的時候,我開始在她情緒冷靜下來的時候,牽著她的手去告訴對方:『我不喜歡你這樣對我,我很生氣。』、『請妳好好說,我會聽的。』、『你的語氣讓我不舒服。』、『我不喜歡被控制。』,我陪著女兒學習怎麼用語言處理着人際關係,一次又一次。

 

後來的我發現,懂得用語言處理事情的孩子們遇到那種講不聽的孩子,也是會發飆,我無法改變別人,我越來越輕鬆以待,當孩子遠遠的看到自己的水杯倒了,有點惱怒地說:『誰把我的水杯弄倒的?』,我會模仿里民活動中心的廣播語調說:『里辦公室報告、里辦公室報告,小真的水壺跌倒了,小真的水壺跌倒了,請問誰可以幫小真的水杯扶起來?』,聽到我這樣搞笑,原本有怒氣的小真開心地笑了,草莓也很開心的跑過來說:『我幫忙!』

 

當女兒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時,我問:『寶貝,還好嗎?』,女兒說:『還好呀!』,我說:『可是我怎麼覺的妳說話有點想哭想哭的感覺?』,女兒疑惑地問:『什麼意思?』,我想了想說:『阿~歌仔戲裡面有一種叫做“哭調仔”喔,就是用哭音唱歌。』,看著女兒一臉疑惑,於是,我用非常誇張地哭調唱著:『哇~襪~~身騎白馬走三關~』,我才剛唱出來,女兒就已經笑到床上打滾了。

 

當孩子情緒來的時候,有時候是帶著孩子學著處理事情與情緒,遇到孩子跟小小孩的爭執,有些有理說不清的狀況時,我一次又一次地想盡方法讓孩子破涕為笑,或者破怒而笑,於是,孩子們都異口同聲地說:『彈彈媽媽是最搞笑的人。』,我常被孩子們叫『搞笑媽媽』,一遇到我就衝過來說:『我要聽搞笑故事。』,有時候,遇到我不會反映的問題或是狀況,我總會很誇張地說:『哇~昏倒。』,所以我也是他們口中的昏倒媽媽。



坐月子的時候,有一天五歲十個月的女兒跟著爸爸共學回家,我抱著兒子躺在床上休息,女兒開心的跑到我的身邊,開心的跟我報告今天的所有事情,女兒開心地說:『媽媽,今天很好玩噢,不過我跟小珊一下子吵架,一下子和好!』



我笑笑地說:『人跟人都有意見不和的時候,吵架也是要練習的。』



女兒笑着點點頭,說了一大串當天的事情後,忽然說了:『今天,草莓媽媽幫大家買維他命C糖果,一人一條,不過,我一不小心把小珊的CC糖果全部打翻了。』

 


我聽了,用很誇張的表情說:『哇!全打翻了噢。』

 

女兒點點頭說:『對,所以我就把我的CC糖果全部給小珊了。』



我聽了之後說:『是噢!全部都給小珊了?妳一定很捨不得吧?』



聽到我這樣說,女兒似乎覺得她的心情有被看到,整個眼眶忽然泛紅含著淚,那時候的我想,女兒可能覺得委屈了,或許要哭了,我的腦中閃過很多想法,想著該如何安慰孩子,然而,她卻沒有哭,點點頭說:『對,我很捨不得,不過,我就開始扭屁股跳舞,跟大家玩扭屁股跳舞的遊戲,然後我就笑了!不難過了。』



那時候的我,對著劇情忽然急轉直下有點錯愕,然後,看著女兒笑開了臉,跳上床,在床上開心地扭着屁股跳舞開心搞笑的模樣,有些感動,也有些開心。



是呀!



人生過到中年,看了許許多多人的故事,我才終於知道,被記過,人生不會從此變成黑白。



被退學,人生還是有更多的可能性。

 

落榜了,考不上好學校,這世界上還有許許多多可以學習的地方。



被嘲笑,雖然很難過,不過人生還是可以繼續走下去。

 

失戀了,就換個人愛一場。

 

現在的我只想告訴孩子,親愛的孩子呀!



媽媽用盡心力其實就是想在每個妳破涕為笑、破怒為笑的時候要告訴你。

 

人生呀!最棒的不是沒有難過、沒有生氣、沒有痛苦、沒有哀傷、沒有挫折、沒有傷害。

 

而是,在每個難過、生氣、痛苦、哀傷、挫折、失意的時刻,除了面對與處理的能力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還要有那~

 

笑出來的力量。

 

 

 

 

深深的祝福你!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_1140997  

吞下去(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最後一次跟小涵見面的時候,是在南部的某個咖啡廳,我坐在窗戶邊享受着南台灣的耀眼陽光,看著小涵從路邊的一台車下車,恭敬地對車內的人道別,並且小心翼翼地關上車門,我以為開車的是小涵的老公,還開了她玩笑,她面有難色地說開車的其實是她的婆婆,當下我就沒說話了,小涵說:『這世界上大概只有妳不會接著說,妳婆婆對妳真好,還開車當司機接送媳婦。』,那時候的我笑笑的不說話。


小涵結婚的時候是在公公過世的百日之內,她的公婆感情很好,驟失另一半的婆婆陷入了很痛苦的情緒中一直無法走出來,為了讓婆婆沖淡喪偶的痛楚,孝順的獨子趕緊在百日內迎娶小涵,讓喜事的忙碌、也讓家中多一個人口,不顯得如此孤單。


也因為這樣的理由結婚,小涵的蜜月旅行連婆婆也一起同行,結婚後的日子,從此沒有兩個人的生活,下班要趕著回家,因為婆婆煮了一桌菜等著他們回家,小涵不能一個人關在房間內打電腦,要先陪婆婆看完電視等婆婆去睡了才趕緊回房間,把為了趕回家而不能加班的工作熬夜完成。



這樣的狀況在小涵發現懷孕之後越來越嚴重,婆婆要當奶奶了,欣喜的感覺有多少,焦慮就有多少,小涵有吃不完的補品,上下班婆婆還專車開車接送,這是一個多麼棒的婆婆,不需要媳婦煮飯,每天在家煮好飯等著媳婦回家吃,晚餐過後還切水果讓全家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水果,幫兒子媳婦打掃房間,怕媳婦懷孕危險,每天開車載媳婦上下班、甚至跟遠道的朋友餐聚,回家就有吃不完的補品。

 

可是在媳婦眼中又是哪樣的壓力?除了睡眠時間之外,都無法跟老公單獨相處,快要到下班時間就開始焦慮着要把哪些工作拿回家,怎麼跟主管交代?下班了,同事約出去吃飯,她卻不敢跟,只因為婆婆開著車在外面等著她下班,在家裡無法放鬆,因為婆婆隨時會闖入房門,在自己的房間內不敢放太多私密的物品,因為婆婆會來打掃整理。


我懂那樣的壓力,婆媳之間誰也沒有錯,只是,所謂的好意有時候卻是別人的壓力,我一直勸小涵好好跟婆婆談一談,也跟老公談,小涵嘆氣地說:『不管跟誰說,大家都只是要我體諒婆婆的心情,要有同理心。』


那時候的我淡淡的說:『我知道妳婆婆的狀況,其實她需要的是往外擴展她的生活,讓她自己輕鬆地享受,也讓你們輕鬆,妳同理她的遭遇,也同理她的心情,但是不代表,妳的同理心只是要逼著妳把所有的不舒服,都吞下去,事情總該處理。』


那一天,我們短短的只談了一些話,因為過沒多久,小涵婆婆的車又到了咖啡店的門口,小涵慌慌張張地跟我道別坐上婆婆的車離去,看著遠離的車子,我知道一向很乖的小涵一定不敢去跟婆婆好好溝通,而小涵的丈夫也只會逼著小涵忍一下,要有同理心,體諒一下老人家。



後來的我完全不敢打電話給小涵,一直到最近,透過另一個朋友才知道,小涵生了孩子之後沒多久就罹患了很嚴重的產後憂鬱症,常常對著老公亂吼摔東西,甚至對婆婆大罵,工作上也狀況百出,甚至對客戶摔產品,失去了工作。



現在換婆婆一有時間就到處參加旅行團,不敢在家中,她常常嘆息着自己怎麼這麼倒楣有這樣的媳婦,當初小涵一生產,怕她累,怕抱小孩對產婦腰不好,她可是孩子一出生都不捨得讓小涵抱一下,自己抱孫子哄孫子到自己的手痛到舉不起來,都沒讓小涵累到,怎麼會得這種病?

 

聽到這樣的消息,我心中很感慨,小涵的婆婆真的是一個好婆婆,卻不知道嬰兒在母親體內連結了九個月,孩子出生對母親而言是有分離焦慮的,常常誰有可能搶了孩子,就激發母親的焦慮,而孩子出生了,連訪客都可以抱孩子就只有孩子的母親不可以,那種心情,身為母親的我很懂。



掛完電話後,我想,小涵吞忍了這麼久,終究,吞不下去了,噎傷了。

 

我想,小涵的婆婆也是一樣有同理心,她理解兒子媳婦的孝心,所以用盡心力的想要幫兩夫妻,知道他們上班累,所以即使自己不想煮、不想打掃,也要拿起鍋鏟與掃把,知道媳婦剛生完要休養,所以擔起所有的嬰兒照顧工作。


婆媳都沒有錯,都站在對方的立場為對方著想,都有著滿滿的同理心,卻學不會不傷害的拒絕,用不自在的方式付出着、吞忍著。



過幾天後,我在臉書上看一個熟識的媽媽提問:『怎麼讓孩子有同理心,卻不要背負着別人的情緒?』,那時候的我在電腦前面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最近因為生了第二胎,女兒的情緒常常一把就來,跟朋友相處也跟帶刺一樣好像哪裡都不對勁,在家中,只要我抱弟弟,女兒馬上就會說:『我也要媽媽抱抱!』,連爸爸抱都不可以,當爸爸接手抱了弟弟,女兒又會說:『那我要爸爸抱抱!』,女兒很愛弟弟,她每天都把弟弟抱著亂親,弟弟哭最先跑過去搖的也是她,不過,她愛弟弟,也是會吃醋。



除了情緒,女兒的退化情形也有產生,吃飯要陪要餵,甚至要坐在我的腿上抱著吃,擁抱要跟弟弟一樣是嬰兒抱,上廁所會希望我們抱她去,弟弟出生之後,女兒最常說的就是『我要人陪』『我要人抱』。

 

我們夫妻倆很懂孩子的心情,於是,工作能調開的就調開,也盡量不會因為弟弟而影響她跟朋友玩的行程,她的要求能滿足的就滿足,連親弟弟也要盡量避開女兒的視線,只是不管我們用多少方法,怎麼告訴孩子我愛她,她失去愛的焦慮總是沒有辦法消除,也因為這樣,挑起了我的焦慮,我太焦慮孩子的吃醋心理,那樣的焦慮傳給了孩子,孩子的焦慮也傳給了我,彼此互相影響着、恐慌着,我一直在想,怎麼讓孩子懂,即使有了弟弟,我還是愛她,即使我們拒絕她某些要求,我們還是愛她?

 

我們夫妻倆就像一個心中有愧的丈夫,用盡心力想要討好老婆ㄧ樣,卻忘記了,當我們越委屈自己,孩子就越容易懷疑我們心中的愧疚,怎麼討好也填不滿她心中的恐懼。



一直到了聽到小涵的事情後我才瞭解了,我完全走錯了方向,孩子本來就該吃醋,孩子本來就該不舒服,如果孩子不吃醋,孩子不會在新生兒到來的時候害怕失去愛而用盡方法討愛那才不正常,或許,我該做的不是讓孩子不吃醋,我該做的不是否定孩子討愛的行為,而是,用平常心去對待她,並且放下我的焦慮。



有一天,我們全家去看中醫的時候,老公一邊用腳推著推車上的弟弟,一邊在一旁等待着,那時候正輪到我看診,我隱約知道女兒生氣了,嘴嘟的很高,氣呼呼地走出診間,輪到老公看診的時候,我問女兒發生什麼事了,女兒說:『爸爸不讓我坐在他的腳上面。』,我看著那個可以容下兩個人坐的椅子,知道老公拒絕的理由,女兒不願意坐在旁邊,堅持坐在爸爸正在搖著推車的那個腿上,女兒吃醋着正在推車內被爸爸搖著的弟弟,我瞭解了,卻不說話。



回家的路上,在車上我抱著女兒說:『寶貝,妳知道以前妳的那個朋友小四為什麼會打人嗎?』,五歲十一月的女兒說:『我知道,因為他不聽話,他爸爸生氣就會打他,如果我不聽他的話借他東西,他生氣也會打我。』



我回答:『恩,妳知道他很可憐會被打,所以才學會打人,那妳覺得他可憐,妳為什麼不當他的朋友?』,女兒氣氣地說:『因為我不喜歡被打!』

 

聽完,我抱著孩子說:『寶貝,我知道弟弟出生了,看到我們抱弟弟妳一定會吃醋也會忌妒,這是正常的,每個人都會忌妒,也會吃醋,這是正常的情緒表現,不過爸爸媽媽不管怎樣都會愛妳的,妳懂嗎?』

女兒點點頭說懂,不過還是很堅持說:『可是我還是會忌妒。』。

 

我笑笑地說:『忌妒是很正常的,可是寶貝,媽媽知道妳會忌妒,妳會害怕,我們懂,可是不代表因為這樣,妳說的任何事情、任何要求,我們都要照做,就跟小四一樣,妳知道他會打人是因為常常被打,妳能夠理解他的心情,卻不能接受他打人的行為,所以不跟他當朋友,媽媽從來沒有逼著妳一定要跟他當朋友吧?所以,媽媽知道妳會吃醋也會忌妒,媽媽懂,可是那不代表妳所有的要求爸爸媽媽都要接受,爸爸剛剛不想讓妳坐他的腿,是因為妳明明可以坐旁邊,爸爸的腳受過傷,不能常常這樣被妳壓着,妳想要爸爸抱,可以用很多種方法,但是一定要是對方可以接受的。』


女兒聽完嘟起了嘴巴不說話還有氣,我想了想說:『寶貝,妳是不是認為我們拒絕妳就是不愛妳?』,女兒點點頭。

我笑了笑說:『寶貝,妳覺得爸爸媽媽沒有拒絕的權力嗎?』,女兒搖搖頭說不是,我笑笑地說:『那就對了,妳不喜歡的事情妳可以拒絕我們,我們不喜歡的對待,我們也可以用好一點的方式拒絕妳,讓妳懂得學會怎麼不傷人的拒絕,懂得尊重別人的拒絕,所以,雖然被拒絕的感覺很不舒服,可是不代表我不愛妳,懂嗎?。』女兒聽完說她懂了,我也閉上嘴。


我不是那麼確定孩子是不是懂,不過我卻開始懂了,女兒從小的時候,我總會教她同理心,孩子常常聽我跟老公每天討論很多的事情,也都知道每個人的行為背後都有原因,女兒懂那個孩子會打人背後的原因,她可以同理他的心情,但是,我們從沒有拿著同理心當藉口逼她吞忍下去。

 

我不會一邊跟孩子說:『妳看妳不借他玩具他很難過所以在哭。』然後逼著孩子一定要把玩具借給對方。

我不會跟孩子說:『哇!這麼好吃的餅乾,大家都會想吃一口,吃不到的人一定很難過,妳有那麼多就分給大家吃又不會怎樣。』然後逼著孩子把食物交出來。

 

我也不會說:『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開玩笑的!』然後就逼著孩子忍受『不是故意的拳頭。』、『玩笑式的傷害。』

 

我會在孩子哭泣的時候說:『我知道被拒絕的感覺不好受,媽媽陪妳度過。』,『這種感覺叫做忌妒,媽媽懂。』『妳一定很生氣吧,沒關係,遇到這樣的事情大家都會生氣,媽媽在旁邊等妳處理完妳的情緒。』,是的,我同理孩子的心情,孩子的心情被同理了,被理解了,就放下一半了,所以孩子也會同理別的孩子的心情,在朋友受傷的時候圍過去說:『還好嗎?一定很痛吧?』但是,同理心不是逼著孩子把委屈『吞下去』的藉口,也不代表,我會因為同理孩子而接受孩子的所有要求。

 

我會抱著哭泣的孩子溫柔且堅定的說:『媽媽懂,剛剛買的新玩具不小心打破了很難過,一定很不舒服,媽媽陪妳處理這個情緒,不過很抱歉,我無法同意妳要求的,現在馬上又去幫妳買一組新的,所以請換ㄧ個我們都可以接受的處理方法。』、『我知道妳現在很生氣,我可以陪妳一起學著面對這樣的情緒,可是妳剛剛用這樣的語氣命令我,我也很不舒服。』


我可以全然接受孩子的情緒,同理孩子的情緒,也可以陪伴孩子處理情緒,但是,情緒所衍生出來的行為,我並不會全然地接受。我讓孩子懂別人行為背後的原因,也可以請孩子站在別人的立場想事情,讓孩子懂得同理心,卻不能打著同理心的大旗逼著孩子吞下去所有對方的行為。



小涵的同理心同理了婆婆的心情,而這個同理心卻成為小涵吞下所有不舒服行為的藉口,吞下去了,也吞不下去了。



現在的我懂了,一直戰戰兢兢地想要抹去孩子吃醋心態的我們,不需要如此疲累的委屈自己迎合著孩子,情緒無法控制也無法被控制,我無法控制女兒不吃醋,孩子也無法控制自己可能會失去愛的恐慌,這些情緒都是正常的,而我,也只能跟以前一樣,接納她的情緒,陪她度過情緒的處理過程,然後,態度良好的放心給予,也溫柔且堅定的放心拒絕、放心愛。

 

現在的我會告訴孩子:『寶貝,我知道妳現在也想要媽媽抱,不過,我們可以找一個位置,讓媽媽有辦法一邊抱妳也一邊抱弟弟,三個人都很舒服的地方再抱嗎?』,現在的我,自在的愛著女兒,也愛著兒子。

 

同理孩子吃醋與受傷的心情,安撫著孩子吃醋與受傷的心情,對孩子的百般要求,放心給予也放心拒絕,而不勉強自己一定要吞下去孩子所有情緒所產生的行為,情緒本身並沒有對錯,而情緒所產生的行為卻有好壞。

 

懂了後的我,鬆了一口氣,面對家有二寶的我,解除了面對女兒吃醋心理的壓力,不再每次女兒有狀況時都先幫孩子戴上吃醋的帽子,然後委屈求全的討好,當我一放鬆也理解了,女兒與家中的氣氛也恢復了以往的自在與快樂。

 

我想,我的女兒未來還是會吃醋,還是會因為爸爸媽媽對弟弟的好而莫名的有火氣,但是,現在的我,已經理解了孩子就該吃醋,孩子就該忌妒,理解了她的心情,也懂得那些的理解,對情緒所產生的行為,放心自在地接納與拒絕。



不委屈的自己、自在的自己,才能快樂且自在地對待孩子。

 

孩子跟我都在學著,同理對方的心情、理解對方行為背後的原因,卻不一定完完全全接納對方不舒服地對待。

 

現在的我也懂了,人不能只學會同理,而不學會處理。

 

家就該是放鬆的地方,有人有委屈了,就該面對與處理。

 


而同理心,從來不該是逼著別人吞下去的藉口。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_1130805    
心中的法庭(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阿義的父親與祖母都有疑似被害妄想症的狀況,會說疑似不是因為懷疑,而是狀況很明顯卻無法經過醫生的証實,因為對這樣病狀的人而言,不管是那個家人要帶他們去就醫,或是遇到哪樣的醫生,他們都會懷疑這些人都是來害他們的,產生很大的反抗,也因為這樣,就越錯過了醫療的時機,任由病情越來越嚴重,阿義很無奈卻也擔心這樣的疾病是一種遺傳,總有一天會輪到自己。


阿義的侄子出生沒多久,有一次他跟老婆回家,小嬰兒吐奶了,嬰兒的奶奶對著嬰兒喊罵著:『你在找我麻煩噢,剛洗完澡就吐的我滿身都是。』,孩子大便了,家人邊換尿布邊罵『你是在凌遲(台語)我嗎?剛剛換完尿布又給我大便。』,那時候阿義的老婆很不解,小嬰兒總是跟著本能活著,哪懂得什麼叫做找別人麻煩?哪懂得什麼叫做凌遲?

 

然而,當阿義當爸爸之後,孩子的到來伴隨著是許許多多的疲累與繁忙,阿義也不知不覺地說出了父母的語言,在孩子半夜哭鬧不睡的時候,罵着嬰兒說:『你在凌遲我不讓我睡嗎?』,孩子大便太多漏出了尿布沾得滿褲子都是時唸著:『你在找我麻煩嗎?嫌我不夠累嗎?』



阿義的老婆每次聽到這樣的語言,心就驚痛了一下,於是,找了一天當阿義整個人煩躁不已又說出這樣的語彙時,默默着站在阿義的背後撫著他的背緩緩的說:『沒有,沒有人要害你,沒有人要找你麻煩,沒有人要凌遲你,孩子只是照著自己的本能在活而已,他不是天才,才剛出生就懂得找人麻煩,才剛出生就懂得什麼叫做凌遲,我們都很愛你,沒有人要害你。』

 

阿義煩躁的心情慢慢地平靜了,兩夫妻才能在新生兒乍到的繁忙疲累中播出時間與心情好好聊聊,阿義那時候才知道,原來被害妄想症或許不是用基因,而是透過語言一代傳一代。

 

從以前我就是一個不願意生孩子的人,每當很多人問我為何不生孩子的時候,我總是說:『我害怕我會拿小時候被罵的語言,那些讓我很受傷的話,一字不漏地從我口中罵孩子。』,那時候,幾乎每一個聽到的人總會不以為然地說:『拜託,大家都是這樣,我們還不是長大了?』



是呀!還不是都這樣長大了,就是這樣不自覺地長大,然後一代傳一代,可是,長大後的我快樂嗎?

 

我記得我第一次擁有自己的車後有一天,一個有親戚關係的晚輩來借車,從小因為是大姐常常被逼著分享給弟妹的我,直覺似地答應了,當答應的話一出口,其實我就後悔了,只是,既然答應了,我就不能反悔,只好默默地交出了鑰匙,眼睜睜地看著他把車子開走。

 

他車子一開走,我就開始坐立難安了,我眼睛看著電視,腦中的想法卻一直源源不斷地出來,我想起那個人的偶像是舒馬克,不知道,他會不會忽然想要測測車子能跑多快?會不會發生車禍?我還擔心着,他會不會去喝酒?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怎麼跟他爸交代?他母親會不會對著我飆罵?

 

我一邊胡思亂想的恐慌着,一邊在心中狠狠地罵自己,『幹嘛那麼大方?』、『拒絕是不會嗎?』、『說不要有這麼難嗎?』、『為什麼做事要這麼衝動?』、『也不想清楚再答應』,『當初某某某也說過,我都不會拒絕才會什麼都做。』,我的心中一直一直在罵着自己,一直一直在控訴着自己。

 

 

那樣的經驗太痛苦,於是車子還回來那個當下,我就告訴我自己,『再也不借車給任何人了!』,過了沒多久,另一個朋友來借車,我告訴他:『有什麼事情要用車,我可以當司機,開車去幫忙,不過,如果要單純把車子開走,我是不借車的。』

 

那個朋友借不到車子,聳聳肩說:『那不用了!』就走了,然而,我成功地拒絕了, 我突破了從小到大不敢拒絕的那個恐懼 ,那個當下的我其實該為自己有勇氣拒絕而讚賞,可是卻不然,我的心中小劇場依舊開演,『他會不會說我小氣?』、『他會不會到處去講說我連借個車也不行?』、『他會不會說又不是什麼名車,跩個七八萬?』、『他會不會說我都不會分享?』



於是那一陣子,我就像被魔著身一樣,每當有什麼東西,我就拿去給那個朋友,有好吃的買去給他吃,有好用的多買一份送他,一直到後來我才意識到,我只是一直一直的想要證明給對方看,『我不是小氣』、『我不是不分享』。

 

當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我才真的知道,一直想逃離長輩管罵而很早就離家的我,事實上,從來沒離開過家,即使沒有別人罵,東西打翻了,我會在心中罵着『怎麼這麼笨,長這麼大了還弄翻東西。』,東西忘了帶,我在心中磨着自己說:『笨蛋,一天到晚忘記帶腦袋嗎?這種錯也會犯?』



當自己跟別人借東西被拒絕的時候,我也會想『是不是我哪裡不好,所以他不想借我?』、『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不然她怎麼寧願被說不分享也不借我?』,我無法拒絕別人,也無法接受別人的拒絕,明明我有權拒絕,我卻很痛苦,明明別人有權拒絕我,我還是很不舒服,一直卡在這樣的情緒中不安,那時候的我其實真的瞭解了,為何有些人卡不過這些心中的矛盾而憂鬱。

 

想要完成一個夢想的時候,我還沒有問過別人就已經在心中受過層層的審判,『你幾歲了還玩這種東西噢?』、『別想了,一定不會成功的。』、『什麼夢想,找個鐵飯碗比較實在。』、『自己的孩子管好就好,別雞婆幫別人。』



慢慢地我瞭解了,曾經所受過的語言與對待 在我的心中形成了一個法庭,在每件事情發生的時候,一次又一次地判着我的罪,卻從沒有一個人來跟我說『這不是你的錯,放下吧,妳無罪!』



這樣的痛一直在我心中,連生孩子都不敢,只是後來,孩子生了之後,我常常警惕的我自己,把心中的法庭留在自己心中,遇到孩子的任何狀況,就算自己不會處理,就算自己還看不懂狀況,那就先閉嘴,不讓那些無法控制的話,隨著情緒出來,我選擇什麼話也不說,默默地抱著孩子、陪著孩子就好,等孩子的情緒過了,我心中的小劇場演完了,觀察夠了、事情看完整了、有了理性後再來談,我很努力、很努力地把自己情緒化的語言不說出口。

 

於是,我在孩子遇到問題的時候說:『我想我們可以想出辦法的。』,在孩子打破碗的時候說:『沒關係,掃一掃就好,我們一起處理。』,弄髒衣服的時候說:『換件衣服就好,我們一起找方法洗乾淨。』,在孩子努力完成一個作品時,即使自己覺得怪也會說:『好棒呀!妳一定很努力噢。』,在孩子學會一樣東西的時候說:『哇!你偷偷練習噢,學會一樣東西的感覺很棒吧?』



在孩子自責的時候說:『一定很不舒服吧,每個人都會犯錯,媽媽也一樣,沒關係,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在孩子很生氣的時候說:『一定很氣吧,人跟人在一起一定有意見不和的地方,如果你還想跟這個人當朋友,那我們來想辦法處理,一定有辦法的。』

 

有一次,在共學的某一天,我看到快滿五歲的小寶,那天,我看到他馬上說:『哇!小寶,你剪頭髮了。』,正在喝東西的小寶,看著我淡淡的說:『恩~對呀!很帥吧!』,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呆住了幾秒鐘,然後大笑開來了說:『對!超帥的。』,小寶挑挑眉繼續喝果汁,小寶的爸爸笑笑的說:『如果是別的大人,應該會說這個孩子很臭屁,可是,這難道不是孩子對自己的肯定嗎?』



從那時候開始,我認真地去觀察每個孩子的語言,我看到小寶在跟大人玩飛盤的時候,邊玩邊喃喃自語地對自己說:『對,很棒!就是這樣丟。』、『阿!丟歪了,沒關係,下次再努力。』、『哇!我太厲害了。』、『讚!就該是這樣。』

 

女兒自己一個人玩娃娃遊戲的時候,或是跟朋友玩的時候,會說:『對,這樣很棒!沒錯。』『我知道妳努力了,很不錯噢!』、『喔~太棒了,你真是想到一個好方法呀!』、『沒關係,我們可以找出方法解決。』



不管天氣如何,出門的時候她都會說:『太棒了,我真是幸運的人,這天氣太適合玩了。』,穿了自己亂拼亂湊做成的裙子,還會跟自己講:『這真的是太棒了,我會做裙子,讚!』、『我再多多練習,可以做出更多的裙子。』,作品壞掉了,她會說:『沒關係,下一次我會做得更好,我很厲害的。』



那時候的我把我觀察到孩子們的語彙告訴郭老師,還問說:『我們這樣的孩子會不會被說太自戀了一點?』,郭老師笑笑地說:『妳看著,這些話以後都會成為孩子內心的對話。』

 

那時候的我聽了,一直想,這難道不是我一直在努力的嗎?我為何會擔心孩子太自戀?

 

別人的眼光哪在意的完?打罵長大的孩子被說『沒自信』,讚美長大的孩子被罵『太臭屁』,別人的眼光與評價永遠無法面面俱到,何必放在自己的心中,最重要的是,孩子在內心中與自己對話的語言,該是如何?

 

一天,我忙著抽空整理一下家裡,當我彎下腰要拿水槽下的東西,心急一不小心把廚櫃內的東西打翻了,我邊整理邊罵著自己『拜託,笨死了,怎麼這麼不小心。』,我懊惱着自己的過失,而五歲十一個月的女兒走過來,看了看蹲下去說:『媽媽,沒關係,收一收就好了,這我們都會收呀!』,於是,孩子陪著我蹲在地上收着東西,收完後很開心地拍拍我的肩說:『太棒了!收好了,很棒!』,被稱讚的我忽然有點失笑,怎麼我一遇到事情就自責,孩子卻懂得『沒關係!處理好就好。』,在處理完之後,還懂得給我們一個鼓勵。



夜晚的我一直想,阿義的心中或許一直都有一個法庭,人生不管遇到哪樣的事情,在那個內心的法庭當中,即使別人根本沒那個意思,他卻一直在控訴着別人對他的傷害,『你是要氣死我嗎?』、『你是在找我麻煩』、『你在看不起我嗎?』,那樣的法庭隨著孩子的出生,化成了語言,就如此的出了口,一直到老婆點醒才意識到。

 


而我的心中也有一個法庭,在犯錯的時候一直的批判着自己,一直用以前被傷害的語言繼續的傷害着自己,一直活在有很多很多無形陪審團的眼光之下,怕自己不大方、罵自己太大方假闊氣、別人不明究理的謾罵不反駁很氣自己沒勇氣,反駁之後又怕自己被說聽不進去別人的意見,然後又必須活得很辛苦的去幫自己舉證自己根本不是小氣、也不是太大方、不是沒勇氣、也不是好辯,控訴着自己、反駁着自己還不停的舉證,我一直困在我心中的法庭中走不出來,如此疲憊不堪。



後來的我想起了這幾天跟老公談到我經營部落格的心情,老公聽完了我許多的狀況後,平靜地告訴我:『別忘了,當初不管是出書還是寫部落格,最初,妳也只想給孩子留下一些紀念而已。』



我在想,孩子會複製父母的語言,那樣的語言會用在人際互動上,影響着他的命運,而那些語言,也會放在他的心上左右着他的人生,如果父母給孩子的語言會成為孩子內心對話的語言,那麼我希望我這個媽媽的話,在孩子的心中建築的是一座加油站而不是一間法庭,在孩子需要的每個當下,懂得用媽媽的話、用自己內心的語言給自己鼓勵。



而我,努力的觀察、拼命的寫,把這些孩子給我的學習一點一滴留下來,只為了我可以留給孩子長大的紀念,懂得自己生長的脈絡,即使以後是批判媽媽也無妨,我想留給給孩子的是紀念,我想留下來的是深植在孩子心中那加油站般的內在語言,而屬於我們祖先世世代代留下來的語言,那一代代透過語言交接下來那座心中的法庭,就在這一代停止吧。

 

現在的我努力的不把那些傷人的語言視為理所當然的說出口,現在的我也努力的一直一直告訴自己:『親愛的,放下吧!你無罪。』


 

 

 

 

 

如果您的心中,也有一個法庭,不管是控訴別人的,還是控訴自己,或許,我們都該告訴自己:『放下吧,我們都無罪,當庭釋放吧!』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_1140499    

其實是搶奪(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虎妹剛剛把喜帖寄出去的隔天,她的未婚夫就失業了,當公務人員的虎妹陷入了兩難,她知道每個來參加喜宴的親友都會問起雙方的工作,只是那個當下她也只能選擇了當作一切都沒發生過,繼續著婚禮的籌辦。

 

結婚後,虎妹一肩挑起了夫家的房貸,也挑起了一家的支出,三個月過後,她的老公找到了新的工作,終於讓她的壓力不那麼重,當她以為終於可以放鬆時,公公說答應了朋友要出國玩,於是,全家就要她這個媳婦支出旅費,虎妹想想既然壓力不那麼大了,公公很節省沒出過國,出點錢孝順老人家也是應該的,於是,就很爽快地付了錢。

這一來,公公開心了,於是,那一年,公公一年之間就出國玩了四次,每一趟都要這個媳婦付錢,嫁出去的小姑買回來給父母的東西,也仗著自己已經嫁出去了,所以要虎妹這個媳婦付錢,另外還有每個月給公婆的生活費,加加總總起來,那一年,虎妹光給夫家的錢就超出了自己的薪水,還必須跟娘家的姐姐商借。


虎妹的姐姐知道了她的狀況,很生氣,不但不借錢還問『爸媽養妳到大也沒有讓妳花錢送他們出國玩,怎麼對公婆這麼好?』,虎妹很難過地說:『如果我不出,他們就會說我不孝順。』

後來,虎妹要生產了,她想留一筆錢等孩子出生時候可以好好的坐月子,也支付新生兒的開銷,才剛剛存第一筆錢,公公又說要出國玩了,依舊要她出錢,這時候的虎妹生氣了,開始跟丈夫大吵,虎妹不平,為何公公的四個孩子沒半個人出半毛錢,就只有這個媳婦要負擔全額?一年出國四次,每次都要她出錢,會不會太誇張?



虎妹的老公對著她大吵,堅持她賺的錢比較多,爸媽又指定她出錢,她當一個媳婦的人就要孝順,爸媽說的話,不可以不聽、不順從,兩個人為這件事情吵得很兇連離婚都說出口了,老公一氣起來打電話給虎妹的姐姐,憤恨的告訴虎姐說:『妳妹一點都不孝順,是個不孝順的媳婦。』

 

虎姐不是省油的燈,幽幽地回答說:『很抱歉,我家家教不好,我妹不孝順,連我媽媽養大她到大學有個好工作賺錢,都沒受過她招待出國旅行,怎麼可能招待一口飯都沒養過她的公公出國玩這麼多趟,這是我們家教不好,以前沒有要她出錢招待媽媽出國的訓練,姊姊跟你道歉,這樣不孝的媳婦太不該了,我贊成你跟我妹離婚,讓我妹回家好好的檢討檢討,請妳把我妹送回來,最好越快越好,不然我怕她錢被挖空了,我媽就沒有辦法訓練她孝順了。』

 

虎姐說完這些話後掛斷電話,馬上打電話給虎媽,警告她如果接到女婿的電話,記得幫自己的女兒,虎媽也很氣,只是還是會擔心的問:『這樣別人不會說妳妹妹不孝順嗎?』,虎姐冷冷地說:『如果夫家有緊急的狀況,醫療或者是其它急需,妹妹不幫忙說不過去,不過平常就有給公婆家用了,還要幫公公付錢一年出國玩四次,如果這件事情才是孝順,那為何她大伯、小姑、小叔都不需要孝順?只要我妹孝順,說穿了,這只是打著孝順的大旗,行搶奪的行為吧?』

 

那一次之後,虎妹的老公不敢再逼著虎妹把錢拿出來讓公公出國玩,而虎妹的公公就回復了娶媳婦之前的習慣,再也捨不得花錢出國玩了。



在我的第一本書中有寫過,從我有孩子開始,我就告訴孩子『妳可以不要分享』,孩子的每樣東西都屬於他的財產,孩子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分享,我不會逼著孩子分享,也不會硬要她把東西送給別人,只因為這世界上有太多的東西不能分享,婚姻不能分享,財產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跟我分享,孩子必須學會哪些東西願意分享、哪些又必需要懂得拒絕,而不是只有『分享』兩個字就可以打發的。



第二胎懷孕到了後期我卻犯了這毛病,有一次我跟女兒在聊天,我問女兒:『如果弟弟長大了,想要跟妳借玩具,妳會借嗎?』,女兒說:『不一定!要問過。』,我又繼續問:『那如果那時候妳去上課,去學校,那弟弟可以不用問,先借嗎?』,女兒想了想說『不可以,還是要問過我。』



那時候的我不死心地繼續問:『那像車車可不可以開放不用問?』,女兒說『不行!』,我聽完了又繼續說『那媽媽也有些東西都不需要問就讓妳借,為何妳不行?』
,那時候的我,完全沒有發覺能言善道的自己已經變成了一種溫柔的威權,變成了一種強迫,我沒有自覺,女兒卻清清楚楚地感受到,於是很生氣地走到她的玩具箱,拿出一整箱的車子『好!都給弟弟!都給弟弟!』,然後就哭了。

 

那時候的我看到那一幕,我就知道我做錯了,我馬上走到孩子身邊,抱著孩子說:『寶貝,抱歉!媽媽沒有尊重妳,那是妳的東西,就算妳全部都不願意分享也沒關係,對不起。』



那一天,那樣的對話一直在我的心中,那種很想要辯到贏的心態在與女兒的對話當中變成了一種壓迫,只是,我在想,女兒有必要反映這麼激烈嗎?

 

這樣的反思讓我想了很久,直到老二出生過後,剛做完月子的我帶著女兒到公園玩,五歲十個月的女兒到了公園,拿出自己的玩具開心地玩著,女兒玩得很開心,這時候有一個大概國小二年級的哥哥走到她身邊,一把拿起了女兒的玩具說:『我也要玩!』,女兒很生氣地說:『我不要!我不想跟你玩,我又不認識你,不要拿我的東西。』



那個男孩不顧女兒的反對,繼續伸手要拿其他的玩具,女兒很生氣地搶了回來說:『這是我的,我不要!』



看著那個男孩繼續要搶,坐在一旁的我站了起來,男孩看到我之後收了手,離開了女兒繼續去玩,他邊玩邊看著女兒,偶爾看看我的臉色,看我又坐回原來的位置後,他又默默地走到我女兒的身邊,又拿了個玩具要玩,女兒很生氣的又搶了回來:『這是我的,不要搶。』

 

男孩有點氣了,很大聲地對著我的方向說:『喔,你都不分享!』『妳要分享呀!』『妳是小氣鬼』『要會分享呀!』『要分享才是好小孩呀!』

 

男孩一邊喊著分享,一邊用手想搶,然後又對著我的方向一直看著,我想那個男孩一定想要我站起來,站在他那邊說:『對呀!妳要分享。』,而我卻沒有這樣做,後來,我也真的站起來,對著那個哥哥說:『哥哥,請妳尊重她,那是她的東西,她有權利決定她要不要借人,請你尊重她的物權。』

那個男孩聽完,悻悻然的走開了,女兒揚起臉,對我笑一笑。



這樣的狀況其實不止一次,女兒每次跟遊戲團的朋友們出去,都會大包小包的各自帶著自己的玩具與食物,也因為這樣,我們常常遇到不是遊戲團的孩子,一走過來,拿了別人的玩具就想玩,不會開口借直接拿了就玩起來,也不會先認識朋友再借,當別人拒絕的時候,就指著對方的臉大聲的說給大人聽『你不懂分享!』



我常常覺得這樣的孩子很可惜,少了很多練習的機會,我們的孩子們拿了許多的玩具出門,他們必須練習着想借別人的玩具該如何自己開口去借?被拒絕時又該如何回應?是尊重還是繼續想辦法用換的、或者用哪種方法商量?這是一連串的練習,一個尊重別人物權與表達自己慾望的方式,也是交朋友的方法。

 

擁有東西的孩子們也練習着學會自己評估,哪些東西願意借給別人,哪些東西願意送給別人,有哪些人他願意借,哪些人他願意送,評估的標準在哪裡?孩子必須自己去瞭解,把東西給別人的時候,對自己而言是一種想分享的心情?還是一種條件交換後的決定?



這些練習,不是大人一句『要分享』就可以簡單帶過的。



那一天的我在想,那個男孩或許也是這樣被對待的,大人一邊對著孩子說:『要分享!』一邊又用手搶走孩子手上的東西給別人,對大人而言或許是在教孩子要分享,對孩子而言難道不會解讀為,只要學著大人說要分享,就可以這麼理所當然地把別人的東西從手中拿走?這樣的分享,其實是搶奪。



過了幾天夜晚,我跟女兒說完故事,女兒開心地指著她超大書櫃裡面的所有繪本跟故事書,然後很開心的對我與兒子宣佈:『這些所有的書,以後弟弟可以不用說借,就可以看,這些書,我開放給全家看。』



看著女兒豪氣的表情,那時候的我才懂,孩子們自己有自己的評估方式,他們可以自己選擇要不要借給別人,要不要與人分享,他們也可以自己評估要借給哪樣的人、要借哪些東西。

 


而在懷孕的時候,我那樣用溫柔威權的方式想要說服女兒把玩具借給還未見面的兒子,女兒會這麼難過,反應這麼激烈,不在於孩子不懂得分享,而是對女兒來說,那不是分享,那其實就是搶奪,她選擇用她的方式來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就如同虎妹的夫家一樣,用孝順的大帽子,逼著媳婦把所有的錢都掏出來讓公公去旅行,即使借錢也沒關係,名義上是孝順,其實是搶奪。

 

而我說服着孩子把玩具開放出來,也就如同那個孩子一樣,嘴巴喊著『要分享』,其實也是搶奪。

 

我常常說孩子根本不需要教分享,他們發現新東西的時候,總會想跟別人分享,只要大人不要用不以為然的表情說:『不過是螞蟻,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他們吃到好吃的東西,也會想要跟大人分享,只要大人不說:『噁心死了,咬了一口還要我吃。』



孩子滿足了,喜歡一個人,就會產生想要跟對方分享的心情,即使孩子不願意分享某樣東西,也不代表他就不分享其他的東西,孩子自己該有自己的判斷標準,就好像我想要送誰什麼東西,都是該自己決定與評估,不該是被逼著指定、被逼著非送不可。



現在我懂了,分享不是一種行為,更不是一種可逼迫的行為,分享其實就是一種心情,一種想跟特定的人共同擁有一件事物的心情,而心情只能自己感受、自己經歷,當試圖要教孩子分享的時候,就會如同我犯的錯一樣,心中想著要教分享,其實是一種搶奪,而孩子學到的,不會是分享,說穿了,那只是打著分享大旗的搶奪。

 

孩子們讓我懂了,被逼著分享的分享不是分享,那其實是搶奪。












『慎重聲明』:
經過幾年的歷練,我不認為有某種理念、某種學說、某種方式,適合所有的孩子,也適合所有的家庭。
父母總是必須在教養中,去思考每個學說、每個團體背後所想傳達的價值觀與目的,為孩子與家庭選擇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文章中所有的貢丸團、共學團是一群父母互助組成,沒有人從中獲利,目前已經在102年六月底解散,在共學團內有許多的孩子是一直撞牆,大人看不懂卻被孩子當成見死不救,孩子受傷累累的,因此,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的團體。

目前我協助一群父母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讓父母跟孩子認識相同理念的新朋友,也依舊很認真、很開心的陪著我的兒女長大,因此,我跟任何的協會、基金會、補習班、安親班、『任何的共學團,沒有任何的關係』。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4)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