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1140260  

關於體貼(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家中的門鈴一響,我慢慢地從椅子上爬起來準備去開門,五歲八個月的女兒看著我吃力的動作,馬上丟下自己玩到一半的玩具,邊問是誰邊衝出去幫我開門,那是郵差送來的包裹,我簽收了之後拿了包裹,馬上說了一句:『哇!好重!』


女兒聽到了,馬上接過手說:『媽媽,我來,妳不能拿太重的東西。』,於是,孩子拿著那包連我都嫌重的包裹,很吃力地走進屋內,開房子內門的時候,還不忘了說:『抱歉,我沒有手,麻煩媽媽關門,謝謝!』


那時候的我,走在孩子的後面,看著她幾乎被包裹重量拉扯下歪了一邊的肩膀,我心中一陣酸爬上心頭。

 

我是家中的長女,在我一歲三個月的時候就當了姐姐,這也就是說,在我一歲三個月的時候,我就常常必需要被要求要照顧妹妹,然後在兩歲三個月的時候又有了個弟弟,那時候的我,是兩個孩子的大姐。


我的大姐性格在一歲三個月的時候就一直被要求着,要照顧弟妹、要懂事、要體貼父母的辛苦,再長大一點,知道了父母之間的感情問題,我學會了看父母臉色,我很懂得看大人臉色,知道父母親一進門就該擺出怎樣的面貌,懂得父母說話的語調變了,臉色變了,就該轉換自己的狀況。

 

我常常看著大人的臉色,體貼着父母的情緒,照顧著弟妹,從我國小ㄧ年級開始,父母一有爭執的時候,我就會默默地打開冰箱,準備食材,搬個板凳站在爐火前開火煮麵給弟弟妹妹吃,因為我知道,那時候的父母,沒有能力可以照顧我們三個孩子,我只能很『體貼』地承擔下來。


這樣的性格藏在我的靈魂中,我常常會一頭熱的想要照顧別人,一頭熱的感受到別人的難處就很體貼地把所有的事情,該幫忙的狀況全部都處理得妥妥當當,我甚至曾經幫政治人物安排行程到幾乎每一個出國考察的當下,每一件事情都是被體貼處理過的,連最難取悅的夫人都破例稱讚。


這樣體貼的性格,真的很受歡迎嗎?

其實並沒有,那關鍵的原因不在於別人不感激,而在於當別人無法同樣的方式『體貼』我的時候,甚至沒有用我想要的方式『感謝』我的時候,我心中所有的不平衡與壓抑就會爆發,我會非常的生氣『我對妳這麼好,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這樣的埋怨在我的人生中,反反覆覆地一直出現,我每一段付出,都想要別人看見,也期望別人對我同樣的付出。

 

而事實上,在人生中,我最不、最不體貼的一個人,最不、最不善待的一個人,就是我自己。


我老公最近常問我,以我的標準而言,他這個爸爸可以得到幾分?

我想了想回答:『我沒有資格幫你打分數,因為我覺得連我自己都不及格。』,很多人覺得我用很嚴苛的標準在要求父母,事實上我用着更嚴苛的標準在要求我自己,只因為,從小我只被要求着要『體貼』別人,要『照顧別人』卻從沒體貼過自己。

因此,當老公忙著全台灣跑專櫃監工設計的時候,我可以一個人大着肚子跑所有的產檢,我也可以在老公很忙很忙的時候體貼他的辛苦,兩個月不見老公回家,整整兩個月關在家中照顧新生兒,每天只能叫兩百元的外送早餐撐一天。

 

我生病難過從不想打電話求助,即使身體不舒服,我咬着牙帶著孩子大包小包地處理事情,回到家還是會煮飯、洗衣、整理家務,半夜還起來寫稿整理思緒。


我可以體諒孩子目前正在經歷的狀況,一句話都沒說自己身體的不適,只為了陪著孩子度過那個當下,我的殘忍不在於不要求孩子,而是在於我從沒學會體貼自己。

 

我深深地受着『體貼別人』的苦,甚至為了體貼別人持續的委屈自己、折磨自己,這樣的苦我深受其害。


因此,從孩子出生到現在五歲八個月了,我從不說:『你這樣我會生氣。』,我不想讓孩子把別人的情緒扛在身上,我會跟孩子說:『昨天我配合妳的共學行程去玩,今天可以換妳配合我去主婦聯盟買菜嗎?』,我會讓孩子跟我之間互相配合,可是我卻從不會說:『妳要體諒我!』


我從不要求孩子體諒,當然也不會責備孩子『怎麼這麼不體貼?』,但是我會讓她看懂別人對她的好,『爸爸其實可以直接回家不需要繞遠路去幫妳買這個東西的,妳想,為何他要這麼做呢?』,女兒會說:『因為爸爸想對我好。』


從我生完女兒到現在,我的身體一直都不是很好,我常常偏頭痛的躺在床上好幾天,偶而也會胸痛到送急診,只是這樣身體狀況的我,每週三天的共學很少錯過,該給孩子的陪伴也沒有少過,這半年來,因為身體的變化,我躺在床上的時間變多,我每天吃藥喝藥的時間也變多,共學的時候大部分是別的父母幫我看顧著孩子。


因為這樣的緣故,我堅持扛著大包小包的中藥跟拐杖椅帶著孩子出國,我堅持只要起得了床就要帶孩子去共學,甚至,來個母女倆的約會,只為了珍惜每分每秒可以相處,可以擁有美好記憶的時刻,一個不想未來後悔沒做的悔憾。

 

身體的狀況讓我很珍惜跟孩子的每分每秒,也更嚴苛的要求自己、尊重孩子,讓孩子長成屬於自己的樣貌,我不像其他的父母一樣,把很多的期望放在將來,『將來』孩子會懂,『將來』孩子會理解我是為她好,我只在意那每分每秒的當下,沒有為自己想過這麼多的『將來』。


而這樣的身體與情緒的狀況,女兒其實一直看在眼裡,也因此,這半年來,我幾乎沒有自己穿過襪子,也沒有自己穿過鞋子,女兒會在出門或回家的時候堅持幫我穿襪子、穿鞋、脫鞋、脫襪,只因為我不方便彎腰。


她會在每個時刻幫我撿地上的東西,也會在我感冒的時候幫我遞面紙、丟垃圾,她會說:『媽媽,今天如果妳不舒服,我可以請爸爸陪我去,妳不用擔心。』,或者說:『沒關係,我自己在家玩也可以很開心。』,即使心情不好想要我抱的時候也會先幫我找好椅子,讓我坐著抱,比較輕鬆。


她會在我生病的時候幫我量體溫,會拿著繪本念給我聽,只因怕我太累 ; 她會在我因為疼痛臉一沈下來的時候,馬上衝過來給我一個吻。


從不要求孩子體貼的我,擁有一個很體貼我的孩子,而這樣的體貼其實讓我很心酸也很心疼,因為孩子的體貼,讓我覺得我是個不及格的媽媽,只因為,我在孩子的體貼中看到了自己因為體貼別人而擁有的苦,我很怕孩子這麼體貼別人。


我曾經聽到了孩子會對朋友抗議:『我對妳這麼好,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那句話刺痛了我,那是我常常面臨的一個狀況,我一直熬不過的心魔,因此,我懂得孩子對別人的體貼委屈了自己,所以無法容忍別人對她的不體貼,就如同一個媽媽在陪孩子成長的時候,在付出的當下一直抱怨着孩子、別人與老公對自己的不體貼。


也因為這樣,我很珍惜孩子每個情緒的當下,當她為了玩具遺失時哭的很傷心的時候,即使我的身體很不舒服,我也不願意真實地告訴孩子我的狀況,我習慣不體貼自己,卻很珍惜孩子很體貼自己情緒的每個當下。


在孩子失眠的夜晚,即使我身體很疲累很想睡,我也會選擇爬起床抱著孩子一遍又一遍地唱著歌,只為了讓孩子懂得即使失眠,也要善待自己的身體,而不是學別的父母教我的,打個兩巴掌,孩子哭累了就很好睡,甚至抱怨孩子不體貼父母也會累。


在孩子夜半吐了滿床時,我們夫妻倆二話不說一個清理孩子,一個清理床單,還柔聲的安撫著孩子的情緒,告訴孩子『沒關係!吐出來就舒服多了。』,我們忍著自己想睡的慾望,陪著孩子熬過身體的不適,只為了讓孩子懂得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就是該更善待自己的時候。


因為孩子對我們體貼的不捨,讓我更珍惜孩子她每個生氣、憤怒、忌妒、恐懼、難過、傷心、虛弱、挫折的每個時刻,只為了告訴孩子,這些屬於妳的感覺很珍貴,請妳要跟我對妳的溫柔一樣,體貼且溫柔的善待妳自己,妳才是一個最值得妳體貼的人。

 

體貼自己不是一種自私,懂得體貼自己、善待自己、照顧自己,才懂得在每個受傷的時刻療傷,不帶傷自信的走下去。



後來,我問孩子:『包裹重不重?』,女兒點點頭說:『好重!』,我說:『很重,怎麼不讓媽媽自己拿就好?』,女兒理所當然的說:『媽媽,我每次出去拿不動東西的時候,妳也都幫我拿呀。』


那個當下我才懂,體貼不該被『教』,也不該被『要求』,而是妳怎麼被對待,就會這樣對待別人,我怎麼對待生病的她,她就怎麼對待生病時候的我,從不教孩子體貼的我,很排斥教孩子體貼別人的我,有一個會體貼別人的孩子,那不是被要求的,也不是被教的,而是她得到的體貼滿到可以回饋給別人。


我喜歡孩子恣意的笑、恣意地哭、大聲地表達不滿,只因為那是她善待自己的情緒,表達自己的情緒,真正的愛自己的方式,如果真的要教體貼,那也是孩子真的感受到別人的體貼所產生的回餽,而不是被要求來的、被教訓來的,被責備來的。


而看著孩子對我的體貼,會心酸到想流淚的我才真的懂了,從小被要求體貼別人的我、被教着要體貼別人的我、長大後也真的很會體貼別人的我,這樣被傳統價值教養體貼的我,原來,如此的不善待自己,只是扛著體貼別人的大旗,在委屈着自己、折磨着自己、威脅着別人要對我好。


雖然自己所有體貼的付出,得不到同樣回餽的時候,我會充滿怨懟,但是,當自己被女兒體貼、善待的時候,我心中的痛,我那想哭的感覺,其實是真的發現,我除了不體貼自己之外,我竟然不相信自己~~『值得被體貼』。


原來,被教着要體貼別人的我,只是一個受傷累累的我。


原來,被『教』出來,被『要求』出來,害怕不體貼就會被罵、被評價而養出來的體貼,只是因為自己沒有自信值得被愛、被體貼,只好一直體貼別人來換取別人一點點關愛眼神的乞憐方式。


體貼,不該被教,只有曾經被體貼對待的孩子,才懂真正的體貼。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_1130579    

你,正在經歷些什麼?(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在我專科畢業後的那幾年,我在一家很有名的貿易公司上班,那時候的男友正在當兵,等他退伍之後,他找了個便利商店大夜班的工作,持續的打工着,那時候的我很不以為然他的懶散,常常叨念的他的不長進,叨念到連我都開始討厭了自己。

多年之後的我才懂那時候的他正處於剛剛退伍,所有學校學的東西全都變得模糊與生疏,那時候的他沒有自信,也還摸索不到自己未來的路,面對一個已經工作快兩年,每天自信的穿著套裝上下班的女友,他的心更慌。

那時候的我不懂他的恐慌,不知道他正在經歷人生中最迷惘的一段時光,我用着我的標準一直的壓迫着他,直到我們都倦了也累了。


多年後的我,跟著另一個男人結了婚,我的老公從建築本業剛剛轉入室內設計的領域,剛剛轉業的他一直在摸索,也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機會找上門。

曾經,他被朋友騙了一筆為數不少的錢。
曾經,他也為朋友做過白工。
曾經,他也為朋友籌錢保人出來。

每當遇到這樣的重大事件,被長輩知道了,總會唸我:『妳這個老婆怎麼當的?就不會好好唸唸罵罵妳老公?不會管好妳老公嗎?』

那時候的我總會回嘴:『他在經歷的事情已經夠他受的了,這麼相信的朋友背叛他,已經夠難受了,我罵他做什麼?靜靜的陪著他熬過就好。』

是呀!多年後的我終於知道,我的年紀比我老公年長,經歷的事情、走過的環境又比他複雜許多,我知道他將經歷什麼,我也知道他正在經歷什麼,我可以未卜先知的一直叨念著他,我也可是事後碎碎念的說:『活該,誰叫你不聽我的。』


然而,那時候的我或許已經知道了,去理解『對方正在經歷什麼』,比『我要他做什麼』更重要。

 

我不該把他該經歷的人生經歷,只剩我的叨念與咒罵。


當了媽媽之後的我,常常在一旁觀察着孩子,我曾經看著剛滿兩歲的孩子在慶生會中排隊玩戳戳樂時,一直很興奮的插隊,那時候的我一句話都沒說,一直看著孩子面對別人的抗議還一頭霧水,夜晚回到家,我邊陪孩子玩邊在地板上擺積木,每個積木都有不同的人名,大家在排隊,我用積木解釋着什麼是排隊?什麼又是插隊?插隊會有哪些狀況?

 

我可以在當場大喊女兒『要排隊』,也可以動手一直拉著孩子去後面排,但是,那是『我要孩子怎麼做』,事實上,孩子正在經歷自己行為造成別人抗議的過程,我讓孩子走完整個過程,也在這過程中看到孩子的難處,回到家後用一種遊戲的方式讓孩子懂得。


這樣的狀況常常發生,當我希望孩子乾乾淨淨的不要弄髒新衣服,而孩子卻看著雨停後的沙坑眼神發亮時,我該想的是『我要她乾乾淨淨的』?還是我要尊重她『正在擁有對一樣事情產生興趣的快樂』?

 

當她哭倒在遊樂場門口時,我想的該是『我要妳趕快給我回家』,還是陪著孩子一請渡過『正在面對自己心中那捨不得又玩不夠的情緒』?


當孩子拒絕學習的時候,我該想的是『那貴森森的學費不要浪費』,還是陪著孩子渡過『面對學習的困難』?


當逛夜市的時候,孩子討抱時,我想的是『這麼大了還要抱』,還是理解孩子想要『跟大人一樣高度看夜市商品,而不是一直看別人腳底』的心情?

 

女兒五歲八個月的某一天,天氣很冷,孩子跟朋友們已經玩了一整個下午,我在寒風中吹了一天的風,看著孩子們開心的玩著,我的腰已經酸到幾乎無法站立,擤鼻涕的手也沒停過,好不容易等到孩子們願意回家了,我打電話請老公開車來接我們回家。

我帶著開心的女兒拖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慢慢地走一段路從圓山捷運廣場走到中山北路上,我走得很慢,因為每一步對我來說都伴隨著痛楚,好不容易走到了定點,正準備打電話請老公把車開過來時,女兒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玩具小粉盒,一打開小粉盒發現裡面玩具粉撲不見了,她開始焦急地翻自己的口袋跟包包,然後放聲大哭了起來。

她哭得很傷心,我放下了電話,緊緊地擁抱着孩子,女兒一直哭『不見了,不見了,我有收好呀!』

我抱著孩子說:『東西不見了,一定很難過吧,媽媽懂。』,我緊緊地抱著孩子,聽著她大聲的哭泣着。

過了一段時間,女兒繼續哭著,邊哭邊啜泣的說:『媽媽,我下次還要去買。』

我明知故問的抱著她問:『這是哪裡買的?』

女兒哭著說:『東京的扭蛋機。』

原本想讓女兒知難而退的我,一言不發地抱著孩子,我還在想要不要說『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去東京投扭蛋了』,女兒卻說:『媽媽下次我要再去買,可是現在可以陪我回去找嗎?』


那時候的我看著天早已黑透,寒流來的天氣中連空氣都是冰的,我想著剛剛好不容易走完的那段路,想著老公車子暫停在附近等著我們,而我的腰痠痛到很難受,女兒哭得滿臉是淚,我卻有止不住的鼻水,那時候的我好想強迫着孩子『馬上就給我上車回家』。


那時候的我也很想說『不過是扭蛋機的玩具』、『妳的玩具這麼多,或許,一下子就不愛了』、甚至很想把從小被對待的語言搬出來『活該,誰叫妳不保管好。』


只是,那個當下,我懂孩子正在經歷『丟掉一件心愛的東西』的難受,我只能陪著孩子一起度過那樣的心情,而不讓自己的感覺與怒氣來添亂,我抱著孩子幾乎什麼都沒說。


後來,我委婉的說:『媽媽有點累了,天很黑了,我們可以先回家嗎?』


女兒邊哭邊說:『可是媽媽,我東西丟掉很難過,如果我沒有回去找,我會一直很難受,如果回去找了還找不到,我就不一定會這麼難受。』


孩子的這一段話,我聽懂了,『東西丟了我很難過,不過我想盡力去找,即使沒找到,也盡力了。』,我的女兒在求一個『盡力』、求一個『無憾』,即使那個東西對我來說渺小到不值得一顧。


聽到孩子這麼說,我拿起了電話請老公繼續等著,而我繼續拖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帶著女兒蹣跚地走回剛剛共遊的地點,我們才剛剛走回去,還沒走的共學夥伴一看到女兒回去後,全部衝過來關心『怎麼了?』『東西忘了帶嗎?』


女兒拿起了他的玩具粉盒,邊啜泣邊說她丟了哪兩個零件,孩子們都看過那個零件,大人卻不是很懂,儘管如此,大家孩子在諾大的黑暗廣場中,幫忙找着,小珊說:『太黑了,看不到。』於是她整個人趴在地上找。


兩歲三個月的小慧把正在吃的蛋糕交到媽媽的手上,也學著趴在地上找。

 

看著朋友們這樣幫她找着,女兒的心情平復了大半,過沒多久小慧媽媽找到了兩個很奇怪的小東西,想問看看女兒是不是她遺失的零件,那跟我小拇指指甲片一樣大小的零件,剛剛好放入玩具粉盒時,大家都開心地笑了。

 

我跟女兒開心的謝謝大家,滿足地跟著我又走了一段路回去等老公來接,一坐上車女兒開心地告訴她的父親,她如何盡力地找回她的玩具,朋友跟大人又如何的幫忙,孩子說得眉飛色舞,我卻已經整個人癱坐在後座,怎麼也動彈不得。


一直到了隔天,我才找回我的力氣與聲音跟老公談這段經歷,老公帶點責備的語氣跟我說:『自己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不要這樣搞。』


我卻回答:『我可以跟別人一樣對孩子說,我要妳馬上上車回家,可是,我知道孩子正在經歷什麼,因為我知道她正在經歷遺失一樣東西的痛,也要求個盡力跟努力過的無遺憾,我懂孩子正在面對哪樣的抉擇與情緒,所以,我更要尊重她,這是她的經歷、她的人生。』


是呀!這是孩子的人生,因為是她的人生經歷,就不該充滿我的思維與碎念。

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段又一段的經歷結合而成,現在的我,不管是當媽媽、當女兒,還是當一個老婆,我開始慢慢地學會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我看待的不是『我要你做什麼?』


而是,真正的用心觀察,真正的去體認『你,正在經歷什麼?』

 

經歷什麼樣的情緒?

 

經歷什麼樣的感覺?

 

經歷什麼樣的人生?

 

現在的我終於懂得,當每個人都說,父母必須多『陪伴』孩子的定義,不在於人在孩子身邊,不在於罵過、唸過、打過,而是,當孩子經歷人生的許多經歷的時候,放下自己想要孩子做什麼的主導性,默默地觀察,尊重且陪著孩子去理解、去度過~~~

『孩子,現在的你正在經歷些什麼?』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_1130737  

輸與贏之間(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最近的我一直在腦海中想著,在政治學中的一個名詞叫做『零和賽局』,也就是說兩方人在對峙過程當中,贏的人所得到的利益,是對方所有的失去,也就是贏者全拿的概念。

 

這是政治學的一個名詞,卻常常在我的眼前上演,在我小的時候,我的父母是威權且強勢的,孩子們沒有講話與表達意見的權利,一切都是『爸媽說了算』,甚至以不給錢當籌碼,讓孩子們習慣為五斗米折腰,那時候的父母在親子之間是永遠的贏家,父母贏的是子女輸的,那是我們表達意見的權利,那也是我們一直無法萌芽的自主,我們說話的權力全部被父母拿走,那時候我的父母『贏者全拿』。

長大了之後,有了自己的工作,有了自己的經濟能力,父母不見的是贏者全拿的那一方,我曾經好幾年不跟父母聯繫,縱使,我知道他們會想孩子,縱使我瞭解當父母看到許多天災人禍卻不能打電話聽聽孩子聲音的慌急,我佔領了親子間的優勢,我贏得的是父母對孩子的思念與遺憾,那時候的我綁架著父母的掛心,在親子關係中『贏者全拿』的予取予求。

 

談戀愛之後,兩個人之間也是這樣的相處模式,不是『你聽我的』、就是『我聽你的』,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在於『誰說了算』,誰又贏了對方的『自由』,一向強勢的我,在愛情中總想要取的強勢的地位,而這樣的強勢造成對方的懦弱,慢慢地成為一個凡事丟給女友的男人。


經過了幾次這樣的互動關係,我慢慢地反思我自己,才懂得放下來那種『我說了算』、『這個男人怕不怕我』、『只有我是對的』的迷思,放下了『我就是要辯到贏』的迷思,也放下了一開口就想影響對方的企圖,只是用分享的心情,講我的心情。

 

因為這樣的改變,老公竟也慢慢地改變,他也常常分享他的點點滴滴,甚至在我說我的事情時,分享了他的想法,我們慢慢一點一滴地互相瞭解彼此的看法,慢慢地找出了取得共識的方式,甚至常常一聊忘了時間,從夜晚聊到忘了天已經亮了。

當了媽媽之後,我常常看到很多的父母,採取傳統威權的做法,凡事『爸媽說了算』,我看到了童年的時候,父母對待我的方式,一種父母贏者全拿的優勢,只是,孩子被剝奪的是自己思考的能力,被剝奪的是選擇與對話的練習。

 

這樣的孩子,或許他們的人生也要跟我一樣,經過了許許多多的衝撞與考驗,經過了無數的自省,才能夠勉勉強強地找回屬於自己的自信,才能在許許多多的跌撞中,找出了自己的盲點,然而那個時候,或許人生已經過了一半,或許一輩子都沒這樣的機會。

然而,也有一些父母採取的是另外一種方式,凡事以孩子意見為主,孩子不管做什麼都善意解讀,百般的配合,孩子支配着父母的一舉一動,甚至支配着父母的所有生活,孩子命令、恐嚇、威脅着父母可以做什麼,又不可以做什麼,這是孩子的『贏者全拿』,父母失去了自己的立場與選擇。

這樣的孩子出了家門,遇到了朋友的拒絕、別人心情不好時的不理睬、別人沒有如父母造他指揮的方式走時,卻盾入了自己是輸家的自卑、挫折滿滿,情緒多到自己無法處理。


兩種親子相處的方式都在走邊緣,都在論誰輸誰贏。

 

只是,親子關係一定是個零和遊戲嗎?一定要是一個贏者全拿的賽局嗎?為何一定要有人贏就有人輸?

 

而夫妻之間的教養觀念,一定要誰聽誰的?誰說了算?誰又不聽誰的嗎?

 

夫妻與親子之間,輸的人一定不開心,贏的人又有什麼快樂可言?

 

最近,我常問郭老師,為何有些孩子可以談?有些不能?郭老師說:『如果夫妻之間的對話沒有空間,只是誰聽誰的,誰說了算。孩子當然無法從中學習到商量,也只能在命令跟聽命中擇一,少了中間的過程,而父母對孩子的說話也很重要,凡事可以對談才是重要的,』


於是,我開始慢慢觀察許多父母跟孩子的對話,有一天,小寶想要喝飲料,他跟小寶爸爸說:『爸爸,去幫我買飲料,我想要喝飲料。』,小寶爸爸平靜的說:『是噢,可是,我現在不想去耶!我在跟大家商量事情。』

 

小寶說:『拜託啦!去幫我買一下。』,小寶爸爸幫他想了另一個方法:『你口渴了是吧,那喝水好嗎?』,小寶說:『我不想!我被飲料控制了我想喝飲料。』


小寶爸爸一臉為難地說:『可是飲料對身體不好,我會擔心你!』,小寶說:『沒關係呀!』,小寶爸爸說:『可是,我有關係,因為你對我來說很重要,怎麼辦?』,小寶想了想:『那泡五穀奶給我喝好了。』,於是,父子之間有了共識,沒有輸贏,達到了兩個都要的目的,得到了一種的妥協。


同樣的狀況也在共學團跟蘋果的對話中,六歲的蘋果有一天想要投販賣機,他走到一群大人之間,跟其中一個媽媽說:『小貞媽媽,借我三十元。』

我在旁邊沒有任何情緒的問:『蘋果你要借錢,那請問哪時候還呢?』
蘋果想了想,轉頭跟小寶爸爸說:『小寶爸爸,“給”我三十元。』
小寶爸爸說:『蘋果,你先給我三十元好嗎?』
蘋果說:『我不要。』
小寶爸爸說:『是噢!我也不想隨便給別人我的錢。』
蘋果想了想說:『那借我三十元。』
小寶爸爸說:『那要哪時候還給我呢?』
蘋果說:『那借我三十元,我投飲料25元,還你五元。』
小寶爸爸繼續說:『可是你跟我借的是30元,還只有還五元呀?』
蘋果想了想之後,又轉頭找小貞媽媽借,就這樣我們大家跟蘋果一來一往商量了好久,後來當他一轉頭的時候,看到自己的媽媽剛剛走過來,他眼睛發了光,對著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媽媽說:『媽媽,可以幫我投個飲料嗎?我渴了!』


那天,我一直想著這整個過程,這一群大人不是想捉弄孩子的語氣,不是想欺負孩子的心情,也因為我們從沒有用這樣的心態對待過孩子,所以蘋果面對這樣的對話也不覺得自己是被欺負,我們平等的敘述着我們各自的感覺,討論着,互相為對方與自己想辦法,不需要爭著面紅耳赤,誰輸誰贏?

 

那時候的我才懂得,太多的父母在跟孩子爭輸贏,孩子學習遇到困難點了,父母逼著孩子去學校,最大的原因在於『這樣父母不就妥協了?讓孩子贏了?』,然而在這輸贏之間,對於學習的困難點在哪裡?如何一起解決?一起對話的空間卻沒了。

 

孩子想買一樣東西的時候,讓孩子買就是『孩子贏了』,硬拉著哭泣的孩子走就是『爸媽贏了,不妥協。』,而在買與不買之間,『為何想買這個東西?』『預算的問題?』『是想要還是需要?』『為何在眾多商品中選了這個?』,這輸與贏中間的對話練習去了哪裡?在輸與贏中間的學習去了哪裡?

 

女兒五歲半的時候,我帶孩子出國玩,有一天在一個遊樂場玩了整天後,女兒想要挑一個玩具回飯店,那天女兒在整個賣場逛呀逛,選了很久,從事室內設計的老公一直鼓吹孩子買一組浩大的玩具房屋組回家,女兒不為所動。


後來,女兒挑的東西很多,每一樣我們都會討論,玩具太大了裝不下行李箱、台灣好像買得到、同樣性質的玩具很多,那一天,孩子邊玩邊挑了很久很久才選到她要的玩具結帳回飯店。

 

過了三個星期,我們回到台灣了,有一天早晨,女兒開心的舒醒,我們在床上玩了一下子,女兒忽然正經地說:『媽媽,我們來談談。』,於是,我收起了開玩笑的心情,很正經地看著她說:『好!妳說,我在聽。』

女兒很正經地說:『在日本KITTY樂園的時候,我不是在挑禮物嗎?我本來很想很想買吸塵器回來的,可是妳說太大了,行李箱好像裝不下去,所以我就沒有買了,我後來選了點菜的那個玩具,妳記得嗎?』

 

我想了想,有點印象的點點頭,女兒又繼續說:『可是,我回來的每一天都會想到那個吸塵器,覺得那時候我應該把它買回來的。』

我回答:『妳的意思就是妳覺得很遺憾嗎?』,女兒不解地問:『什麼叫做遺憾?』,我回答:『就是妳錯過了某些東西、遺失了某些機會或是處理的時間點後,心裡面卻常常想,當初如果我不那樣做就好了,心理有些難過,常常想起,當初如果我不這樣做就好了,這就是遺憾。』

女兒點點頭說:『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我又繼續說:『妳現在跟媽媽說的意思是想告訴我,妳感覺是我阻止妳買吸塵器,所以,這件事情讓妳很不舒服嗎?』

女兒回答說:『不是,我覺得妳說得有道理,我們的行李箱太小了,真的帶不回來,所以我才會改變心意買點菜的玩具,可是我真的覺得很想要那個吸塵器,很可愛,也常常想起它,如果下次去,可以帶大一點的行李箱嗎?我想買那個吸塵器回來,可以嗎?』

我看著孩子說:『好,如果我們下次有去,而那時候的妳還很想買,沒有改變心意,而那裡還是有賣吸塵器,那我們就買回來好嗎?可是不代表下次去還會到那個樂園,就算去,也不一定那裡還有賣那種吸塵器,就算都有,或許,妳也改變心意不想買了,懂嗎?』,女兒點點頭,笑開了說:『這就是媽媽說日本人的那個什麼會的意思嗎?』,我笑笑地說:『對!就是日本人說的一期一會。』,女兒笑笑地說:『對呀!搞不好我會改變心意買娃娃屋回來!』

 

我以為對話結束了,想要轉移孩子的情緒,於是開心的提議說:『寶貝,我們來玩猜拳遊戲,誰贏了誰就決定要玩什麼可以嗎?』,這是女兒很喜歡的一種決定遊戲方法,她開心地點點頭,跟我猜拳,第一把拳孩子就贏了。


我開心地問:『好,妳贏了,妳想玩什麼?扮家家酒遊戲嗎?』


女兒很正經的搖搖頭說:『不是,媽媽,來!我們再來談談我的“遺憾”。』


聽到她這樣說,我頓了一下,然後無法抑止的大笑了起來。

 

那時候的我才懂,誰主導了買什麼玩具不重要,誰贏了主導權也不重要,親子之間誰聽誰的,誰輸誰贏不重要,因為不管是誰輸誰贏,付出代價的不是自己就是自己最愛的孩子。

 

而那個時候的我才懂,原來婚姻與親子之間,幸福原來就藏在輸與贏中間的對話空間。










PS。一期一會的概念是旅行中孩子無聊時,我們兩人坐在路邊等老公買東西時,邊看著路邊來來去去的人,邊聊邊談的,『下次來或者是五分鐘後來,坐在這裡,就不可能看到這個小朋友走過。』,後來這樣的概念,讓到處去認識新朋友的女兒可以瞭解,在某些遊戲場遇到新認識的朋友,如果沒有其他交集,或許,就再也不會見面了。


『慎重聲明』:
經過幾年的歷練,我不認為有某種理念、某種學說、某種方式,適合所有的孩子,也適合所有的家庭。
父母總是必須在教養中,去思考每個學說、每個團體背後所想傳達的價值觀與目的,為孩子與家庭選擇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文章中所有的貢丸團、共學團是一群父母互助組成,沒有人從中獲利,目前已經在102年六月底解散,在共學團內有許多的孩子是一直撞牆,大人看不懂卻被孩子當成見死不救,孩子受傷累累的,因此,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的團體。

目前我協助一群父母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讓父母跟孩子認識相同理念的新朋友,也依舊很認真、很開心的陪著我的兒女長大,因此,我跟任何的協會、基金會、補習班、安親班、『任何的共學團,沒有任何的關係』。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_1130085  


發洩式的玩法(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人生當中的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朋友陪我一起度過,而也只有那段時間的朋友懂得屬於那段時期的自己,最近,好久不見的朋友來的一通電話,一劈頭就是『喂!中港路女王』,聽到這樣的稱呼我講電話的模式自動切換了大姐頭模式,開開心心地聊了很久。

 

會這樣稱呼我的人不多,那段時間剛剛專科畢業,在台中的一家貿易公司上班,我每天開著家中的車子,奔馳在中港路台中與小鎮之間,每天來回至少四十分鐘的車程,台中的生活很多彩多姿,下班後同事們去吃吃喝喝是常態,偶而約約專科同學出來聊天也是常態,責任制的工作,偶爾的加班趕出貨也是必須的。



總總的原因,都讓我下班後從沒想過直接回家, 五年不在家居住的我搬回了在小鎮上的家,竟然有了所謂的門禁,晚上十點是我的門禁時間,過了五年住宿校外沒人管的我,面對那門禁時間簡直是種痛苦,我常常被關在門外,睡在車上等天亮,睡了幾次之後,我生氣了!

 

我採用表達憤怒的方法就是飆車回家,因此,四十分鐘的車程,我飆車十五分鐘就到,那一段時間,在郵局當主管的母親,總是一天到晚收到我的超速與闖紅燈罰單,那是對她的一種羞辱,而我卻贏得了中港路女王的措號,這件事情在我越開越慢,越老越膽小的人生中,成了一種話說當年勇的得意。

 

現在的我當了媽媽,卻越來越少開車,我的生命因為孩子而珍貴了起來,卻從來不是為了父母而珍貴。



有一陣子,我觀察着團體裡面有些孩子玩的很刺激也很野,很多的玩法都在挑戰着安全邊緣,有些玩法總是讓人捏了一把冷汗,那時候的我問郭老師:『是孩子的天生氣質嗎?為何有些孩子會玩得這麼的瘋?』



郭老師淡淡地回答:『哪是什麼天生氣質,這些孩子一定是在家中有很多的限制,所以到了一個不會被打罵的團體裡面,只好盡情的發洩,妳可以說是孩子在放毒,也可以說這是發洩性的玩法。』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發洩性的玩法』一詞,從那一天開始,我就慢慢地觀察身邊的很多父母。

 

曾經有一個孩子的父親很正經地告訴我,他的父親從小管他管很嚴,他也常常不服管教,直到高中後有一天去野溪玩跳水差點溺斃的經驗才讓他理解父親的心情,所以,現在的他當了爸爸,在他家他承襲了父親的威嚴,孩子連跳上沙發的權利都沒有。



那時候的我卻想著,這個父親的小孩,來到一個不打罵限制的團體中就像發洩所有的不滿一樣,玩一定要玩最刺激的,鞦韆要盪到跟別人撞,遊樂器材也一定挑最危險的,太安全的玩具一定不玩,我在想這個父親或許不知道,如果沒有他父親的威嚴,他或許不會去野溪玩跳水,如果沒有他現在的威嚴與限制,他的孩子不會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只玩『刺激的』。

 

我慢慢看懂了,孩子不同的玩法來自於家庭不同的教育方式,我卻一直還是存疑着『難道孩子們懂得自己保護自己遠離危險』的疑慮?

 

這樣的疑問一直到女兒五歲八個月的某一天,那一段時期,快五歲的小寶很愛玩戰鬥遊戲,愛玩玩具槍也愛玩槍戰遊戲,原本我還介意着為何小寶爸爸願意讓他接觸玩具槍,小寶爸爸卻說『越禁越美麗』還不如讓孩子滿足了,以後就不會要了。



一開始我還不太瞭解這樣的說法,慢慢地,我仔細觀察小寶的動作,他不管是拿槍的姿勢,閃躲的動作,還有戰略位置的佈置,都研究的十分的透徹,他的架勢十足,動作也滿分,卻從來只是比劃,沒有真的打到人或傷到人,後來的我才懂這些『比劃』孩子們都看得懂,有幾次小寶跟黏黏爸爸開始玩戰鬥遊戲,其他的女孩們還會大聲地呼喊『戰鬥電影開始播放了,大家快來看!』,於是,女孩們排排坐著,看著眼前的小寶與黏黏爸爸比劃,然後一群孩子在一旁『小寶加油、小寶加油、小寶加油』。

 

那些東西對小寶來說只是個玩具,而不是發洩怒氣的工具,拿玩具槍的眼神很犀利,卻看不到任何的叛逆與待發洩的憤怒。

 

而那一天,我們家跟小寶爸爸約去看文化局的一個案子,九棟空的老房子,兩個孩子看到有庭院的房子,開心的一間ㄧ間闖,然後選定一間屋子告訴大人:『你們在外面數到十來找我們。』,於是,孩子們一溜煙地跑掉了。

 

老實說那時候的我有點擔心,空了好久的房子,黑黑暗暗的死角也很多,有許許多多的櫥櫃,孩子不知道躲的地方安不安全,會不會有危險?

 

後來,小寶爸爸觀察到,這兩個孩子從不分開躲,一定躲在同一個空間內,同一個櫥櫃內,暗暗的地方,女兒還會打開手電筒,跟小寶一起分散恐懼。

 

小寶爸爸笑笑的說:『誰說小孩子不懂得保護自己?』



那時候的我回想起孩子小的時候,每次到了新的遊戲空間,總是靜靜地站在一旁慢慢地觀看,看著大孩子們玩耍,看著別人快手快腳的搶著遊戲器材,而她卻默默地在一旁看著。


有些媽媽很心疼自己的小小孩搶不到玩具,所以,熱切地招呼大家輪流玩,甚至排出遊戲規則,拉著孩子趕快進來玩,而那時候我的孩子專注着看著所有環境與人的進行,而我坐在一旁一臉愛戀的看著女兒的專注,即使,到最後女兒選擇不玩,我也不介意的帶著她回家。

 

一直到現在的我才懂,原來那時候我的不介入,其實不是不介入孩子搶不到器材,而是不剝奪孩子觀察環境、觀察安全性的機會。



而那天看小寶跟女兒玩捉迷藏後也才懂,這兩個幾乎最不受限制的孩子,其實,他們最懂得觀察環境,也最懂得去看懂如何保護自己,因此,小寶會去一個地方,觀察了一下說:『人太多,會搶玩具。』,所以寧可去找人少的地方騰出他自己喜歡的空間玩耍,他懂得觀察環境。

 

而在我家不管她爬上高高的牆壁跳到床上,或是在沙發上爬上爬下,或是雙手雙腳順著門框往上爬都隨意的女兒,一出門跟朋友玩,總會從遠遠的地方跑過來:『媽媽,我要跟XX去溜滑梯那邊玩,XX的媽媽會陪我去,不用擔心。』、『媽媽,這是誰給我的糖果,妳覺得我可以吃嗎?』

 

 

以前的我總是一直想,我從來沒限制過孩子,為何孩子還是什麼都來問過我,即使她在天高皇帝遠的地方,也要跑來問過我一下?而孩子也知道,我大部分的答案都是:『寶貝,妳可以自己決定。』



後來的我才瞭解,因為我凡事會告知孩子,孩子也習慣凡事告知我,而孩子取得我的意見,只是想要知道『這樣做,安全嗎?』,跟這個人去那樣的地方安全嗎?媽媽知道去哪裡找我嗎?吃這個人給的食物,安全嗎?如果身體不舒服了,媽媽知道我吃了哪些食物,怎麼跟醫生說嗎?

 

女兒會在朋友玩的很刺激的時候,在一旁觀察,然後說:『這種玩法不適合我,我不喜歡。』,當她看到別的孩子在公共空間玩到拿襪子塞別人嘴的時候,即使那是一個她很愛的遊戲空間,她也會走過來,回到我身邊說:『那些小孩玩得太可怕了,等他們走我才玩。』

 

因為從沒限制過孩子怎麼玩?可不可以玩?所以孩子總習慣性自己觀察環境,自己觀察人,所以他們懂得選擇環境,選擇一起玩的那些人,還有選擇自己保護自己的方式,即使他們知道手電筒的光會讓別人知道他們躲藏的地點,他們也寧可自己先保護自己,那是孩子保護自己的方式,一種讓人安心的自然能力。

 

現在的我才懂,每個動物都有保護自己的本能,如果這樣的本能被父母的『善意』限制住了,孩子保護自己的本能就會慢慢地喪失,甚至拿父母最在意的安全來表達自己被限制的不滿。

 

看著不同的孩子,不同的玩法,慢慢觀察到現在的我才懂,母親當時給門禁,不是因為想限制我,而是早睡的她不關鐵門總是會害怕的無法入眠,在那手機不普遍的年代,只好先拉下鐵門再說。

 

而那個所謂愛飆車,所謂的中港路女王的我,不是我真的喜歡那種奔馳的感覺,也不是我真的喜歡闖過每個紅燈的快感,而是那年少的我,對母親給我規矩與限制的反抗。

 

人生當中,年少時那些讓我想起來就有點冒冷汗的年少輕狂,無論是去衝海,還是開車騎車去飆車,不是我真的愛那樣的刺激,而是,離開了父母限制的眼光與規則之後,那是曾經屬於我的『發洩式玩法』。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_1120462  
承諾與後悔(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女兒五歲那年的夏天,身體不舒服的我坐在游泳池旁僅存的陰涼處,遠遠看著孩子在游泳池中玩水,天氣很炎熱,坐在我身邊的一個母親火氣也很大,我整整聽了半個小時她對女兒的說教,原因起源於要出門的時候,將要升高一的女兒遲到了十分鐘。

那個高一的孩子一邊吃著泡麵與零食一邊聽著母親的說教,一臉的不以為然,或許是這樣的態度,所以讓母親的怒氣一直無法消去,後來,母親很生氣地說:『妳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做守信用嗎?我如果讓妳爸爸知道妳是一個不守信用的女孩,妳看妳爸爸還會不會這麼疼妳?答應別人的事情就要做到,妳都已經要升高一了難道不懂?我回去一定要跟妳爸爸說,她的女兒是一個不守信用,說話不算話的孩子,以後妳說的話叫他都不要信。』

 

或許是拿了父親當威脅,那女孩臉開始有怒氣了,回了說:『妳還不是不守信用,說回台灣可以讓我去找我以前的朋友,妳答應了也沒做到,答應我暑假每天可以讓我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做自己的事情,結果都要陪妳到每個人家裡去拜訪,還要照顧妹妹,妳也說話不守信用,為什麼說我?』

那個母親聽到女兒這樣的反駁,猛然地站了起來,很大聲的吼著:『請妳搞清楚,我是妳媽耶!到底誰是媽媽?』

 

我被這樣的怒氣嚇到,縱使百般不願意,我還是離開了那個位置,拿起相機若無其事地起身,到泳池旁幫孩子拍照,我在想當母親說出『我是妳媽耶!』這句話時,就代表着對話中已經不存在理性對談的部分了。

 

這一段小插曲,在我心中醖釀很久,也引起我的反思,我常想,我從來沒有教過我的女兒說話算話,她常常因為好奇點了某個餐點,餐上來的時候吃了一口就說:『媽媽,這不合我的胃口,我不想吃。』



我從不會說:『你自己點的,妳要負責。』逼著她吞下去,我只會說:『哪邊不合妳的胃口?那妳肚子餓怎麼辦?』,女兒會慢慢明確地告訴我:『我不喜歡黏黏(勾芡)的東西。』,我會說:『原來妳不喜歡這種黏黏的食物,那我懂了,那要不要吃媽媽的餐呢?原本的餐該怎麼辦呢?』然後母女倆一起想辦法。

之後的我,要點餐時,女兒點的餐我都會確認『這種餐有點辣,這個餐煮的方法會有濃稠黏黏的口感,妳確定要再試一次?』

 

我的女兒常常跟我說:『媽媽,我改變心意了!』,『媽媽,我現在不喜歡這種口味了。』,『媽媽,沒關係,我忽然不想吃了。』

 

我理解孩子正在練習着選擇,而人生中有很多時候,就是這樣的選擇與改變心意而組合而成的,我曾經愛上一些人,愛一個人的時候我也曾經承諾過永遠,只是終究在後來,我也改變過心意,將永遠變成了過往。



我也曾經點了餐,卻吃了一口就再也咽不下去第二口,我也曾經興沖沖地想要學一個才藝,然後在第一天就陣亡。

 

這些事情我做過,所以我沒有資格要求孩子點了餐就一定要吃完,做了決定就要自己負責承受,因為孩子比大人更不懂,這個餐的份量與上來的口味會如何?也不懂這個活動去了,是不是會如自己想像中的開心?

 

我也懂得被強迫而來的負責,不是負責,被逼著跪下的道歉,不是道歉。

 

就如同游泳池的那個孩子一樣,我想她不會在母親的謾罵中理解遲到十分鐘跟信用有什麼關係,心中只是對母親滿滿的不滿,那種不滿與怨恨超過了母親想讓她理解的部分。

 

過了好幾個月,女兒五歲六個多月的某一天,我身體還不是很舒服,一整個上午在醫院度過,下午跟著郭老師、小寶還有老公跟女兒去陽明山上看了十間的老房子,那是文化局的某個活動,氣喘吁吁的我在山上慢慢地走。



看完第一個案子之後,我正準備要過馬路,看著號誌已經轉綠,我喊著『寶貝,快一點。』,喊了幾聲後,我一直沒有牽到女兒的手,我有點急地轉身說:『寶貝,媽媽在等妳過馬路耶!』,我的語氣有點不耐煩,而當我看到女兒馬上丟掉手中那朵粉紅色薔薇的時候,我就後悔了。



女兒在等紅綠燈的時候看到路邊落下的粉紅色薔薇,她撿了起來,很想帶回家,卻聽到我的呼喊而趕快丟掉,那時候的我牽著孩子的手過馬路,還沒過道路的那一邊,我就跟女兒道歉了。



『寶貝,對不起,媽媽沒有看到妳發現了薔薇,媽媽看到綠燈了,要過馬路妳卻不跟我牽手,我好急也怕妳危險,所以說話讓妳不舒服了,很抱歉!』

 

女兒抬起頭來說:『媽媽,那我等一下回來的時候,可以去撿那朵花嗎?我喜歡粉紅色的。』我說:『媽媽不知道我回來還有沒有力氣,如果可以的話可以去問爸爸,願不願意回來的時候陪妳去撿那朵薔薇。』,女兒轉身問她的父親,而他也同意了。

 

後來的我們參觀了好幾間的美軍宿舍,也讓孩子們在山林間遊玩,討論着很多議題,要回家的時候,女兒還邀請小寶去我們家玩,於是我們各自去開車,我讓老公去開車,疲累不已的我牽著女兒的手,繼續走著山路,只為了回去撿那朵粉紅色的薔薇。



撿了薔薇之後,女兒很開心,我說:『寶貝,妳知道媽媽其實很累很不舒服吧,可是媽媽為什麼還要陪妳來檢這朵花嗎?』,女兒說:『我知道,媽媽答應過我的,媽媽從來沒騙過我。』,我點點頭的說:『因為妳是我很重要的人,我不想妳不相信我,妳對我很重要。』,女兒點點頭,躲入了我的懷抱中。



那天晚上,女兒跟小寶玩得很開心,這兩個孩子很久沒有單獨玩了,對話與玩的方式讓我們三個大人在旁邊覺得很不可思議,一直到小寶要回家前,女兒拿起了骰子說:『我們看誰的數字多,就贏好嗎?』,這是孩子們之前玩夜市遊戲的時候學的,兩個孩子開始擲骰子數數,我看到女兒說:『小寶你贏了,送你一隻竹蜻蜓。』,小寶開心地玩起了竹蜻蜓。

 

後來,小寶又贏了,女兒指著她的一格玩具箱的車子玩具說:『你又贏了,好棒噢!這邊的玩具隨你挑一個!』,小寶不可思議的說:『什麼?妳說什麼?』,其實不只小寶,連我都很傻眼地看著女兒的決定,於是,小寶一臺一臺車拿起來說:『這台可以嗎?這台可以嗎?』,女兒很闊氣的說可以,於是小寶挑了七八台,我在旁邊很心驚,因為小寶挑中的都是女兒的最愛,我差點要出口“提醒”女兒,可是終究還是忍下來,到了後來,女兒有說:『這一臺運送鯨魚車是去日本買的,我很喜歡不能送。』『這一臺不能送』,其他的車女兒還開心地拿著袋子幫小寶打包。

 

女兒很興奮地送小寶出門回家,沒多久我回到房間準備拿衣服去洗澡,女兒趴在床上,不說一句話,我問:『寶貝,妳怎麼忽然願意送小寶這麼多車?那些車連借我都不願意,怎麼願意送給小寶?』

 

忽然間,女兒放聲大哭,哭得非常的難過,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聽到女兒這樣難過的哭聲了,她邊哭邊說:『媽媽,我連一臺麥坤都沒有了,我連一臺拖線都沒有了,我好難過噢!』

 

女兒一直哭一直哭,我抱著她拍著她的背問:『寶貝,這種感覺叫做後悔,就是做了一件事情之後,事後很悔恨,覺得自己怎麼當初怎麼要這樣做?如果我之前不要這麼做就好了,妳是不是很後悔剛剛為何要說隨小寶選,哪一個都可以?』

 

女兒點點頭,哭聲更大也更痛了,那是一種痛徹心肺的哭,我又問:『寶貝,妳有成功地保護妳那台日本買的運鯊魚車呀!妳有跟小寶說那是日本買的,妳很喜歡不能送,妳很棒了!』,女兒還是一直哭的說:『可是我沒有麥坤,也沒有脫線了!都沒有了。』

 

我問着孩子:『為何妳不跟小寶說你想留下拖線跟麥坤呢?』,女兒嚎哭的說:『因為小寶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說了就要做到,就不想要小寶不相信我。』

 

那時候的我懂了,我的孩子原來懂了什麼叫做承諾,也懂得說出去的話要付出代價去完成,常常改變心意的她,信守著她對朋友的承諾,我抱著女兒無限的感動。



老公被孩子哭不停的聲音驚動了,孩子很少哭這麼久,他站在門口看著我們母女倆擁抱在一起,他脫口而出:『後悔了噢~剛剛還送的那麼開心。』,我對著他比着一個『別說話』的手勢,老公看了看離開了。

 

是呀!在孩子把最心愛的玩具送走的當下我多麼想說『等一下妳會後悔。』、『妳確定妳要送?』、『後悔了等一下不要給我哭。』

 

在孩子後悔而哭泣的時候,我要多麼的克制不讓從小我被對待的話說出口,我好想看好戲般的說『妳看吧,後悔了吧!』,我也好想說『沒關係,媽媽再買給妳就好!』馬上停止孩子的哭泣,我忍下了這些話,忍下了阻止孩子的經歷,我甚至不想辦法讓她停止哭泣,只為了陪著孩子感受所有的過程。

 

我等著所有事件完整的發生,努力的不剝奪孩子的人生經歷。



後來女兒邊哭邊想了個辦法『媽媽,我要拿別的玩具去跟小寶換回我的車車。』,我回答:『妳想彌補嗎?彌補就是把做錯的事情,像破個洞一樣補起來?可是彌補不一定有用,小寶不一定願意換回來噢!因為他挑的都是他最喜歡的。』,女兒又說:『媽媽,我可以打電話問小寶,可不可以還我車車,只要一臺麥坤一臺拖線就可以,其他的都沒關係。』

 

我問女兒:『可是妳知道妳送給小寶了,就是小寶的,如果他不願意呢?』
女兒哭著說:『我會尊重他,不過我想努力看看。』
我回答:『那妳去跟爸爸借電話打給小寶爸爸,有可能小寶已經在車上睡了。』

女兒邊哭邊去借電話,我聽著女兒跟小寶爸爸的對話:『小寶爸爸,小寶在做什麼?哈哈哈,在看影片噢,一上車就想看影片噢!』,女兒邊哭邊笑邊講電話的表情讓我很傻眼,後來女兒又說:『我可以跟小寶講電話嗎?』,沒多久,女兒說:『小寶,剛剛我送妳的車,現在我很捨不得,可不可以拿別的玩具跟你換? ......沒關係,我只要一臺麥坤一臺拖線就可以了,不需要全部,謝謝你。』



女兒掛斷電話後,哭著說:『媽媽抱抱!陪我!』,我抱著孩子講了幾個關於我人生很後悔的事情,也講了幾個我為了不後悔而做出努力的小故事,一直到女兒情緒平復為止,我也告訴孩子不是每個孩子都像小寶一樣,拿了玩具願意考慮到你的心情而還回來。



那晚,睡前,女兒聽著我講了好幾次的繪本『建築師傑克』,竟然會問:『媽媽,這個人應該也很後悔,他把動物的家弄壞了,所以,事後想辦法彌補。』那時候的我,發現同一本的繪本,女兒經過了不同的感受時,竟然又重新的解讀了。

 

夜裡,女兒很快地入睡,一整天下來的故事連接起來,讓我也懂得了,原來,我不需要一直說教的去教孩子什麼叫做承諾,什麼又叫做後悔,孩子的人生中總會遇到這樣的時刻,我只需要閉嘴,等著孩子完整的感受,陪著孩子一起度過,帶領着孩子用語言精確的表達那樣的感受。

 

孩子完整的經歷一段人生中該有的感受,沒有被父母中斷,而身為全職媽媽的我卻能如此榮幸的陪她一起度過這樣的時刻。


這樣的一天,我跟女兒一起學會了『承諾與後悔』,也學會了『彌補』,我的心中衝擊滿滿,深深地感謝老天,給我的幸福。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