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1110862  

不只傻傻的愛(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我國中開始,我就是租書店的常客,漫畫跟愛情小說的大量閱讀者,然而生活在一個婚姻不美滿的家庭中,我對愛情的幻想是屬於零,我不相信有永遠的愛情,我更不相信婚姻中只要傻傻地愛一個人就可以得到幸福。

很多人都認為我嫁了一個好老公,卻不知道每段美好的婚姻,就如同看著天鵝在湖面上滑水一樣,表面美麗而優雅,而那別人看不到的雙腳是多麼奮力地在水底滑動著,多麼奮力地踢走水草的纏繞。

 

愛情與婚姻,不是傻傻的愛就夠了。

 

婚前連挖個鼻孔都要進廁所的女孩,當了媽媽之後,很多的尊嚴都放在一邊, 連上廁所都不敢鎖門,深怕孩子找不到媽媽而哭泣,我記得曾經有一個媽媽問過吳老師『孩子一看不到母親就哭,媽媽連出門都不可以,怎麼辦?是沒安全感嗎?怎麼讓孩子有安全感?』

 

那時候吳老師提供給這個媽媽一個方法,後來成為所有媽媽口耳相傳的祕訣,吳老師教的方法很簡單,拿一個定時器或鬧鐘,轉五分鐘,帶點興奮與發現新東西的眼神跟孩子說『這個長針走到這裡的時候,鬧鐘會有鈴響起來,媽媽陪你等看看好嗎?』

 

於是,媽媽抱著孩子看著計時器一點一點的動,唱首歌、抱著孩子跳首舞,然後一起抱著等計時器響,慢慢的一次又一次的演練,時間往後按十五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兩個小時,不管是幾分鐘或幾小時,媽媽可能在旁邊洗個碗、折個衣服、開電腦處理工作,不管做什麼,時間一到,就會坐在孩子的身邊,摟著孩子等鈴響。

 

經由這樣的練習,孩子懂了等待的時間有長短之分,而母親總會在鈴響的那一刻回來陪我,於是,母親可以在別人的協助下,出門辦事情,也可以不必面對生離死別般的痛楚而狠心轉頭離去。

 

那時候的我,才瞭解,原來孩子不是沒有安全感,而是,還沒有時間概念的孩子不懂得『等一下』『晚一點』『下班就回來』,到底是多久多長的時間?媽媽說的:『我等一下就回來』,怎麼這麼久?會不會騙我?會不會再也不回來了?

 

因為不懂,所以恐慌,所以才有不安全感,才會覺得每分每秒都很久,才會覺得母親的離開是遺棄、是不被愛,那時候的我才懂得,原來,當一個母親,其實不能只是傻傻地愛,看懂孩子的困境,理解孩子的行為,想辦法協助才是根本,想盡辦法讓孩子懂得在每個分離的當下,不是被遺棄,不是不被愛,而是只要等待時間的流逝,就可以等到母親的擁抱。

 

貢丸團成立的時候,小寶跟小寶爸爸總是最早到的一組人,後來我才知道,為了讓小寶面對媽媽去上班的分離焦慮,小寶爸爸每天跟小寶每天負責『接送媽媽上下班』,除了帶小寶去媽媽的公司看過母親工作的樣子,小寶爸爸也經由每天接送的這個任務,沖淡了孩子的分離焦慮。

 

這是小寶父母對小寶的觀察、理解與想出的方法,而這些不是抱多久、陪多夠、愛多夠,就一定可以解決的。

 

蘋果五歲多的一天,蘋果媽媽經由他的同意,將他留在共學團的教室內,請大家幫忙照應,而先離開去接哥哥下課,過了一段時間,蘋果一直跑來問大人:『媽媽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她答應我回來的時候要開車窗,要按喇叭,讓我知道。』,問到我的時候,我問他:『你是不是想媽媽了?』蘋果撅起嘴巴不說話,我看著他有點委屈的眼神說:『那彈彈媽媽陪你出去外面等好嗎?』,蘋果點點頭。

於是,我拿著兩個小小的板凳,跟蘋果一起坐在教室門口,看著車子來來去去,我開始說:『猜猜看,下一臺會是什麼顏色的車?』,我們玩起了猜車顏色的遊戲,後來蘋果可能累了,又帶點氣的說:『媽媽的車怎麼還不來?』,我就滿臉是戲的說:『你覺得有什麼可能呢?會不會是忽然開車開到一半,路前面都是花,媽媽捨不得把花壓扁?』

 

聽到我這樣說,蘋果開心地笑了,他告訴我關於油桐花的故事,講了他跟媽媽哥哥開車開到一半,看到滿地的油桐花,媽媽捨不得開過去,於是三個人下車一起撿油桐花的故事。

就這樣,我開心地聽著他說故事,蘋果神采飛揚的表情一直到遠遠地看到母親的車開進巷子內為止,那天他看到媽媽的車開著車窗,對著孩子按了喇叭,蘋果知道媽媽記得他們的約定,揚着笑臉說:『我好想妳,所以在這裡等妳。』

 

不同的孩子,不同的個性,同樣的分離焦慮,我們用不同的方法讓孩子理解,也用不同的方法讓孩子感受到大人的關心與愛。

愛一個人,不管對情人,還是孩子,都不是只有傻傻的愛就足夠,我們討論又討論,真正的去觀察每個孩子的不同,真正的去理解孩子,用不同的方式好好地對待,在育兒這一路走來,我等待、我觀察、我到處找老師、我一有不懂就一直問、我一直找方法,即使不是我的孩子,只要我觀察到問題,我一定用盡方法找出答案,我常笑說共學團裡面問題最多的人就是我。

當孩子學會牽著我的手過馬路的時候,我抱著孩子坐在駕駛座上,拿一個身高跟她一樣的三角錐放在車前方,問問孩子:『這樣的高度,坐在車上的司機看的清楚嗎?』,女兒搖搖頭後,我再請老公站在車前方,問孩子:『這樣大人的高度,司機看得清楚嗎?』,女兒開心地點點頭,,那時候她才懂原來每次過馬路需要媽媽牽手,是因為大人的高度,司機比較看得清楚。

我不需要在每次女兒過馬路不牽手時大吼大叫,讓孩子誤以為自己不被愛,而是在每次一出門媽媽就牽起她的手時,讓她懂得這不是一種限制,而是一種愛與關心,甚至,總是會在互相牽手的某個時間,不經意的互親一下對方的手背,讓對方懂得自己是被愛的。

 

我在孩子急著出門,急著玩一樣東西的時候,抱著孩子理解什麼叫做『迫不及待』?什麼又叫做『很急』?我讓孩子理解,很急的時候語氣會不好,很急的時候會很不耐煩,如果媽媽有不耐煩的時候,請記得提醒我。

 

於是孩子會在我很急的時候,提醒我『慢慢來』、『媽媽不要急,一急會讓我以為妳是在生氣。』,孩子看出我的急,而不是看到我的怒,在母親那很急的語氣中覺得自己被罵被責怪,不被愛。

 

今年孩子五歲的時候,有一次共學團出遊到夕陽快下山,我陪著剛跟朋友爭執完情緒還不佳的女兒去很遠的洗手間,當兩個人手牽著手走回大家共遊的地點時,遠遠的,我看到老公開車來接我們,他停好車遠遠的正朝着大家共遊的地點走去,為了讓孩子看到爸爸來了,我指著遠方說:『妳看媽媽的大寶貝來了?是誰?』

 

聽到我這樣說,女兒放開我的手,轉身往回走,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好跟著走,後來女兒說:『媽媽抱抱。』,我蹲下來緊緊地抱著孩子,直到她想鬆開為止,我問孩子:『要回去了嗎?』,女兒說:『我要媽媽陪。』

 

於是,女兒一下子要我往這邊, 一下子要我往那邊,我也搞笑的拉起她的手跳舞起來,女兒開心之後,我問她:『剛剛怎麼了?不喜歡爸爸來嗎?』

女兒帶氣地說:『媽媽不愛我,媽媽的心肝寶貝是爸爸不是我。』,那時候的我聽了孩子的說法後收起笑容很正經的跟孩子說:『寶貝,請妳跟我對不起,媽媽這一輩子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很愛很愛妳,妳說我不愛妳這件事情,是對我的誤會,而且是非常嚴重的誤會,我不想被妳誤會,請妳跟我說對不起。』

女兒翹起了嘴巴說:『對不起!我誤會妳,不過我會忌妒。』

 

聽到這樣說,我抱起了孩子:『寶貝,我一輩子都會很愛很愛妳,不過如果妳忌妒了,媽媽會陪著妳一起面對忌妒的感覺,一起想怎麼面對忌妒的心情,也一起想辦法,但是如果,妳覺得開始誤會我不愛妳了,那一定是我給妳的愛妳感受不到,所以,妳可以告訴我,我該怎麼樣,才能讓妳感受到好嗎?雖然媽媽不一定能所有的要求都做到,不過,我也會好好地告訴妳我的感覺,好嗎?』

 

女兒看著我,然後點點頭,告訴我:『媽媽,我需要妳的抱抱。』

 

我緊緊地抱著她:『這樣有感受到媽媽很愛妳嗎?』,女兒在我的懷中說:『我要小BABY的抱抱。』,於是,我橫抱著女兒就如同她還是個BABY一樣,抱著她、親吻着她,女兒才展開了開心的笑容。

 

於是,從此之後,女兒會告訴我『現在,我需要一個抱抱』、『媽媽陪我一下。』,而我們之間甚至有屬於我們的秘密手勢,即使在很遙遠的地方我看著女兒,只要我比起了我們之間的暗號,女兒就知道我在告訴她『我愛妳』、『我超級愛妳』。

我知道女兒遇到的恐慌,我懂女兒以為媽媽如果愛了爸爸就不愛她,我看懂她的誤會,也看懂她的恐慌,我努力地在每個當下不介入的觀察的孩子,看懂孩子的困難點,慢慢地思索,到處的詢問,想盡各種辦法不動聲色地陪著孩子走過。

 

我常常想,我是在父母『打你是為你好,罵你是為你好』的觀念下長大的孩子,然而,我卻知道,當父親以為是愛我而打我的時候,我收到的訊息是『我不被愛』,當母親以為是為我好而罵我的時候,我心中收到的訊息是『媽媽討厭我。』

 

我知道我的父母也是在那樣的社會氛圍中長大,以為不打罵孩子就不盡到父母的愛,而我,不想再跟我的父母一樣,只有用錯方法傻傻地愛,傻傻地等著自己愛的人『慕然回首』才懂自己被愛。

 

我也知道有很多人認為只要不打罵,傻傻地愛,陪得夠、愛的夠就好,卻忘了真心地去觀察孩子的不同,理解孩子的獨特,用親子都可以接受的方法傳遞愛,用對方能感受的方式傳遞愛。

 

我想盡辦法在每個當下讓孩子懂我的愛,我知道不能用同一種的方法、同一個說法論調、同一種教育方式,面對不同的孩子,這樣的方便只是讓孩子體認到父母對他獨特性的冷漠,是對孩子遇到困難時的冷眼旁觀,也是大人對於孩子觀察的疏忽。

 

身為一個母親,我想放下所有的評價好好的觀察理解每個孩子,然後針對不同的孩子,相同的問題有著十八套對應與尊重的方法。

 

當很多人羨慕我跟女兒的親子關係時,卻不知道在親子這一塊,我也如同那湖面上的白天鵝,表面優雅的遊湖,而湖面下的腳又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而這一切,只為了讓我的愛一出去,孩子得到的訊息就是愛,而不是我自己一個人自以為是的傻傻地愛。

 

讓自己懂得該怎麼做,孩子才能感受到我真正的心情,而不需要扭曲與解碼,讓孩子懂得即使受傷了,即使難過了,自己需要怎樣的對待才能感受愛,讓孩子懂自己的感受,也懂自己一直是被愛。

 

愛,對我來說,從來不只是傻傻的愛就夠了!





『慎重聲明』:
經過幾年的歷練,我不認為有某種理念、某種學說、某種方式,適合所有的孩子,也適合所有的家庭。
父母總是必須在教養中,去思考每個學說、每個團體背後所想傳達的價值觀與目的,為孩子與家庭選擇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文章中所有的貢丸團、共學團是一群父母互助組成,沒有人從中獲利,目前已經在102年六月底解散,在共學團內有許多的孩子是一直撞牆,大人看不懂卻被孩子當成見死不救,孩子受傷累累的,因此,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的團體。

目前我協助一群父母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讓父母跟孩子認識相同理念的新朋友,也依舊很認真、很開心的陪著我的兒女長大,因此,我跟任何的協會、基金會、補習班、安親班、『任何的共學團,沒有任何的關係』。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_1130377  

 

失去的信任(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有一段時間,母親來台北療養身體時住在我家,一天,正準備用餐了,母親隨口說了:『彈彈,快來吃飯,看妳跟外婆比賽,誰吃的最快?』,那時候的我正在炒最後一個菜,聽到這樣的話,我馬上回:『媽,吃飯有什麼好比的?如果吃太快噎著了怎麼辦?吃飯就單純享受吃飯,孩子有自己吃飯的步驟,比賽幹嘛?』

 

因為我說了這樣的話,母親從此以後閉嘴,不再對我的孩子隨意給批評與批判,也不干涉我的教養,她靜靜地看著每個孩子在教養中的大不同,產生的不同個性的孫子,一直到最近,母親說出這件事,我才懂,母親對我跟女兒的尊重,其實是我爭來的,母親感嘆地說:『反正我說也沒用,從小妳就是個講不聽的孩子。』

 

這半年多以來,我的人生有幾個重大的改變,每一件事情,都足以改變我的未來,也改變我家中的未來,然而,慢慢的我發現,這些事件也僅止於發生在我的身上,我跟老公女兒一起面對承擔,卻從來沒有一點點想跟父母說的意念。

 

我在想,問題在哪裡?我跟父母的關係不是已經改善很多了嗎?為何很多事情,我還是不想說?為何很多事情我根本不想聽父母的意見?

 

後來,有一個網友看了我的文章後說:『不是每個孩子都跟妳的孩子一樣,可以跟父母聊。』、『不是每個孩子都可以用說的。』

那時候的我想,為何這些孩子承受了所有的責怪,而父母卻不去想,『到底我做錯了哪些事情讓孩子不願意跟父母聊?』『為何孩子不想聽我的意見?這中間出了什麼問題?』

 

於是,我想起了小時候,當我跟媽媽說起人際關係的困境時,母親只會說『不要吵架』、或是『一定是妳脾氣不好。』、『幹嘛理那種人?』

是的,我每一句話只要開口,就是被評價、被指責、被罵、被打分數,當父母想要跟我『聊』的時候,我聽到的不是父母想幫忙,而是『說教』跟想『控制我』的行為,只是態度有差而已,於是,我不但閉了嘴也關上了耳朵。

 

我對父母的信任,隨著每次我開口就被評價、每次說話就被罵、隨著他們偷聽我講電話、偷看我的日記,隨著自己想擺脫父母的控制而慢慢崩解,只因為,我越來越不相信父母是真心想聽我說話,也不相信,父母是真心想要幫忙,更不相信,他們是想跟我『聊』。

 

慢慢的我不相信父母說的『有事情可以告訴爸媽』、我不相信只要開口就可以得到父母的幫助、我不相信大人。

這種不相信大人的心態,不只在家中還在學校發生,當我們有任何問題想要請老師幫忙的時候,老師的處理方式也只是抓來罵,讓問題更糟,如果被欺負,告訴老師之後,老師的處理是一種出賣,只會害自己被欺負的更慘,慢慢地沒人相信老師可以幫助學生,學校的輔導室對滿肚子困惑的孩子們來說,形同虛設。

我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對大人的信任,在人生中需要幫助的每一刻,都失去被幫忙的機會。

 

這樣的『溝通方式』一直用到了愛情與婚姻上,在與親密愛人相處的過程中,我不是用罵的,就是閉上嘴巴,甚至關上了耳朵,當朋友的時候還可以自在地聊天,當情人的時候,我總是自以為自己已經有權利不自覺的挑對方的某些話一直評價與批判,兩人之間,不是說話越來越衝,就是越來越沈默,慢慢的讓我的愛情路越走問題越多,終究分手。

 

後來的我發現,為何當我站上了某種『角色』,我就覺得自己有權力控制對方?當我從朋友變成了『女朋友』,當我從女朋友變成了『老婆』,當我從一個女人變成了『媽媽』,我就好像有資格可以在男朋友、老公、孩子跟我聊天的時候,回覆的是評價、說教與不以為然,所給的方法也是帶有威脅性的『控制』?

 

當我發現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花了許許多多的努力,重新學習着傾聽,重新學習着說話中不給評價,重新學著同理對方,一直到現在,我都無法完完全全地擺脫以前的習慣。


現在的我,當了媽媽,一路看著幾個孩子的成長過程,看著共玩團、共學團的孩子長大的過程,當我開始慢慢看得懂孩子的行為取決於大人的對待時,當我看懂孩子需要幫助的時候,我總會雞婆的想要出手幫忙,卻常常被不想面對的父母攻擊,也幫不到孩子。

後來有一次,我問郭老師為何想跟孩子談,那個孩子卻連眼神都無法定格好好談?是不是有些孩子就是『講不聽』?


郭老師那時候才說:『妳看那個孩子不敢面對大人的眼神,其實是父母對待他的方式,已經讓這個孩子對大人失去了信任,當一個孩子無法相信大人的時候,是誰都很難幫到他的。』

 

那時候的我才懂,不是孩子天生不會跟大人聊,也不是孩子天生不願意聽大人說話,而是,孩子在父母的開玩笑、捉弄、責罵中一點一滴中失去了對大人的信任,這樣對大人的不信任,慢慢地封閉了自己的真心,慢慢地把自己陷入了孤單,孤單地面對一切,甚至穿起了盔甲對抗大人。

 

失去對大人信任的孩子,即使有人想要幫這個孩子,即使遇到好的老師,遇到貴人,也會讓想幫助的大人,有使不上力的挫折。

 

慢慢的,我很害怕看到某個孩子看待大人的眼光變成了仇視,很害怕看到某個孩子看大人的眼光是閃爍,很怕看到孩子看到大人的眼光是不以為然,很害怕孩子開始展開對大人的攻擊,這樣的孩子失去了對大人的信任,慢慢的他也會閉上嘴,連對話都很難,更何況跟大人『聊』,孩子關起了跟大人談話的那個門,用衝撞與反抗來表達自己的不滿與不受想被控制。

女兒五歲三個月的時候,一個她很喜歡的朋友很喜歡製造女孩間的秘密,她常常偷偷的告訴女兒說:『不要跟妳媽媽說,妳把錢給我。』、『不要跟大人說,我們去做...。』、『這是我們的秘密,不要跟大人說會被罵。』

 

後來,我慢慢地發現,女兒有時候會欲言又止的對著我,不知道女孩間秘密的我總會告訴女兒:『寶貝,我不是妳,所以不知道妳在想些什麼,如果妳不說,我就不會知道,也不能夠幫忙。』

於是,女兒會告訴我某些事情,當她朋友說:『這個跟大人說會被罵。』,她說了卻不會被罵,還可以把所有心中的疑問解開時,她才慢慢的又開心的跟我聊個不停,有一天她很困惑地問我:『為什麼某某某跟我說的秘密都不能跟大人說?』,我問:『妳有問過她為什麼不能說嗎?』,女兒點點頭說:『她說,爸爸會罵也會打,媽媽不會打不會罵卻會一直講一直講很久(說教)。』



我問孩子:『媽媽會這樣對妳嗎?』,女兒搖搖頭說:『不會!所以我才不懂為什麼不能說?我覺得跟妳說很棒,說出來,妳都會幫我。』,那時候的我才懂,原來,對大人的不信任也會因為同儕的影響,而讓孩子挑起敵視大人的情緒,不被影響的孩子需要在成長的過程中累積多少對父母的信任才能對抗?

 

親子之間,最重要的不是可以教孩子什麼,而是,緊緊拉住父母與孩子間,那條名叫『信任』的線。

 

那些父母最害怕孩子結交所謂的『壞朋友』,或許不是行為壞,而是他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受傷太重,失去了對大人的信任,其他父母真心害怕的是,自己的孩子被這樣的朋友挑起了對大人的『不信任』,而產生的所有反抗。

 

如果父母忽視了孩子間的互相影響,又該用多少的時間找回孩子對大人的信任?

 

當孩子對父母的信任不夠時,被朋友一挑起對大人的仇視,任何人都很難有機會可以幫到這個孩子。

 

現在的我慢慢地回想,為何很多事情我願意跟朋友聊?願意在網路上寫卻不願意告訴父母?

 

說穿了,是我不相信跟父母聊天的時候,我可以不被評價、不被說教、不被指責、被罵、被扣帽子,為何我一點都不想聽父母的意見?因為那些事件背後傳達的思維不是理解也不是協助,而是『控制』,因為父母的話已經失去了可以信任的價值。

 

每個孩子都很聰明,他們都可以細微的感受出父母到底是真的想『聊』還是想找出你的問題來評價、來罵、來說教,甚至也可以看出父母是真的想幫忙,還是只是想『控制』,孩子也可以感受出父母在言語中對自己的不信任。

 

現在的我很珍惜每天跟孩子天馬行空亂聊亂問的每分每秒,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閉上了她的嘴巴,不願意再跟我聊天,我不會怪她變孤僻,也不能怪她『講不聽』,我只會想,到底我哪時侯失去了孩子的信任?又該如何取回信任?

 

現在的我懂了,一直到現在,即使我已經長大成人,跟父母討論事情的時候,我還是可以感受出父母強烈地希望『妳就該造我說的做』,那言語後面的不信任與想控制。

 

現在的我,即使早已理解我的父母,也同理了我父母當年的無助,我找回了親子間的感情,只是,失去的信任~

 

還沒找回。

 

 

我一直都是父母心中,那個『講不聽的孩子』。

 

 

 

PS:如何跟孩子聊天?如何看懂自己語言背後對孩子所傳達的意思?推薦書籍『父母效能訓練』 

 

PPS:當孩子『講不聽』時,別急著怪孩子,想想自己為何也無法對父母的話言聽計從,孩子『講不聽』那只是孩子對大人失去信任的一個警鈴。

 

而已經失去孩子信任的大人如何找回孩子對父母的信任?就想想,如果妳的配偶騙過你,他該如何做才能得回你的信任?


『慎重聲明』:
經過幾年的歷練,我不認為有某種理念、某種學說、某種方式,適合所有的孩子,也適合所有的家庭。
父母總是必須在教養中,去思考每個學說、每個團體背後所想傳達的價值觀與目的,為孩子與家庭選擇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文章中所有的貢丸團、共學團是一群父母互助組成,沒有人從中獲利,目前已經在102年六月底解散,在共學團內有許多的孩子是一直撞牆,大人看不懂卻被孩子當成見死不救,孩子受傷累累的,因此,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的團體。

目前我協助一群父母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讓父母跟孩子認識相同理念的新朋友,也依舊很認真、很開心的陪著我的兒女長大,因此,我跟任何的協會、基金會、補習班、安親班、『任何的共學團,沒有任何的關係』。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_1120928  

欠罵時刻(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組成親子共學的日子已經兩年了,說不疲憊其實是騙人的,這兩年來每週三天以上的共學,父母跟孩子一起出來,很能看懂家庭跟父母對孩子的影響,我常常在網路上分享團內的訊息,卻也不能否認,共學團就如同師傅引進門,修行在個人,並不是每個共學團的父母都真的在這邊成長,也不是每個孩子眼神都能夠發亮,父母逃避孩子問題的、看不懂問題的也一直存在,而這一切會全部都反應在孩子的身上。

經過了兩年的運作,郭老師在幫別人組成新的共學團的時候,總會先要求父母上課,經過瞭解才能夠加入,我記得有一次上課的時候郭老師分享了四歲九個月大的小寶的一則小故事。

 

有一天,郭老師正在家中後陽台處理事情,郭小寶跑到他的身邊,爬上了洗衣槽,他拿起了舊報紙揉成好幾團塞在洗衣槽的排水孔,然後打開水龍頭讓洗衣槽內裝了滿滿的水,水槽裡面的水幾乎快要滿出來的時候,小寶把水關起來了,然後在水平面上鋪上一層舊報紙,報紙因為浮力的關係沒有沈下去,小寶拿起了塑膠的恐龍玩具,一隻一隻慢慢的放上去,小寶很小心翼翼地觀察着,報紙跟恐龍都沒有沈到水中去,於是,他開口向在一旁微笑着觀察他的小寶爸爸說:『請借我你的瑞士刀。』

 

小寶爸爸二話不說,拿給他自己常用的瑞士刀,小寶把瑞士刀放在水平面的報紙上,報紙馬上隨著瑞士刀的重量沈了下去,這時候小寶漾出了笑容,得意着自己的實驗與觀察。

 

那是孩子的浮力實驗,也是孩子的觀察。

 

當了媽媽之後,因為我從來沒有覺得有必要打罵孩子,也不覺得找不到方法教孩子,於是,常常有人問我:『妳的孩子難道不會皮到很欠罵欠打嗎?』,甚至有人說:『那是妳運氣好生了一個好女兒。』

 

每次看到網路上打罵孩子的原因,我總是覺得媽媽的焦躁大過於一切,很多事情,可以不這樣處理,就如同郭老師一樣,如果他沒有完整地看清楚小寶行為的整個過程,他會永遠不知道原來一個四歲多的孩子可以透過這樣的方式去鋪陳一件事情、去觀察一件事情、去實驗一件事情,然後在這個過程中得到滿足與自信。

這中間有多少一般父母所謂的欠罵時刻?

 

『用舊報紙把排水孔塞住』,馬上被罵。

 

『浪費水,把水都流到快溢滿了。』這也是個欠罵時間點。

 

『在水面上鋪上報紙』,報紙會縐到很噁心,應該被罵。

 

『把恐龍玩具跟瑞士刀放上去。』竟然玩水,還是該被罵。

 

最重要的是,後續的收拾很麻煩,邊收拾邊罵。

 

這一件事情,有多少的『欠罵時刻』可以如此理所當然的中斷孩子完成一件事情的完整性,可以中斷父母瞭解孩子的機會,可以中斷孩子在自創的遊戲中得到的滿足與快樂?

 

我想起當初剛搬到新家的時候,整個房子才剛剛油漆過沒多久,才剛滿三歲還沒有進共學團的女兒有一天看到別人在畫壁畫,回家後拿起畫筆就開始在牆壁上作畫,我在一旁帶著笑臉看著孩子努力作畫的表情,女兒在我的眼神下得到了快樂,越畫越開心,然後得意地展示作品給我看,我大力的稱讚着孩子,孩子滿意的走開了。

 

過了一會兒,收玩具的時候,我跟著孩子一起收玩具,然後我拿起了所有的工具,跟孩子說:『來吧!把牆上的畫擦掉。』,我們兩個人,拿起橡皮擦擦不掉,拿起抹布也擦不掉,拿起了刷子更不可能刷掉,用了好久好久,女兒說:『媽媽,好像洗不掉。』,我點點頭說:『原來牆壁上的畫很難洗的掉呀。』

 

女兒點點頭,看了一段時間的牆面沒有說話,從此之後,我沒看過女兒畫過牆壁,家中隨她滿意拿到開心的畫紙,隨手就拿起來畫,也沒看過她把牆壁當作畫布過,甚至會告訴別的孩子:『畫在牆壁上,很難洗掉。』

 

我在想,如果當她拿起筆往牆壁走的那一刻,我就『識破』她的詭計而罵她,是不是以後的好幾年,只要她拿起畫筆往牆邊走,我就要吼一次?我是不是就錯失了讓孩子學習的機會?

 

孩子兩歲多的時候,跟朋友在電梯裡面跳躍,當別人罵孩子的時候,我蹲下來告訴女兒說:『寶貝,妳在電梯裡面這樣跳,媽媽會很害怕,可以先體諒一下媽媽的擔心害怕嗎?幫媽媽惜惜?』,女兒停止了跳躍,拍拍我的背。

晚上,我拿著一條線綁著一個盒子,跟孩子玩電梯的遊戲,女兒才知道,原來電梯是個大箱子,上面靠纜線決定高度,如果跳躍,線斷了,箱子就會掉落,在裡面的人會很危險,所以『媽媽才會擔心害怕。』

一直到現在,女兒還是會觀察透明電梯的結構,還會注意到有其他原理的電梯,有時候拿著線綁著玩具車,玩汽車電梯遊戲,而問題也越來越多元,『媽媽,請問為何電梯知道這個位置剛好是五樓,該停在這個位置?』,於是,我們又做了一個盒子,觀察線與電梯高度的關係。

 

今年女兒五歲五個月的時候,我跟老公帶著女兒到東京九天的自助行程,女兒很愛飯店早餐所提供的飯糰,連兩次到日本整天胃口都驚人的好。

 

有一天早晨,我們三個人在飯店用早餐,女兒已經吃掉了兩個飯糰一個麵包,還意猶未盡地拿起了自己的瓷餐盤往取餐處取餐,我跟老公坐在位置上遠遠地看著女兒小心翼翼地拿著餐盤回來,而餐盤上還有兩個大飯糰,我聽到老公倒吸了一口氣,正準備開唸,我邊吃邊小聲地說:『不要唸她。』

 

老公聽到我這樣說,很不以為然地說:『為什麼不要唸?她又吃不完,拿這麼多幹嘛?』

 

我回答老公:『昨天,你也是吃不下,還不是買了一堆便利商店的炸肉回來?先不要唸可以嗎?』,然後,我微笑着看著走到桌邊的女兒,開心地說:『哇!妳好棒,自己去拿了兩個耶,有這麼好吃嗎?』

 

女兒點點頭說:『我最喜歡吃這種飯糰了!』,於是坐好開始吃飯糰,飯糰才剛剛吃了幾口,女兒的臉色就有點糾結,然後說:『媽媽,我覺得這個飯糰的味道變了,不太適合我的胃口。』

 

我看著老公對著我挑眉,一臉『妳看吧!』的表情。

 

我笑笑的對著女兒說:『味道不一樣,感覺不好吃了嗎?』,女兒點點頭。

我笑笑地回答孩子說:『沒關係,媽媽幫妳吃這一個,另一個妳試試看可以嗎?』

 

女兒開心地點頭了,我幫孩子吃了一個飯糰,另一個飯糰孩子勉強地吃進去了。

 

回到房間的時候,我抱著孩子拿起了筆跟紙,在紙上畫了圖,詳細地告訴孩子:『寶貝,如果妳肚子不餓的時候,我請妳吃飯糰,妳可能會覺得一點都不好吃,可是,今天早上,當妳肚子很餓很餓的時後,吃第一個飯糰,妳就會覺得好好吃噢,怎麼會有這麼棒的食物?可是,當妳吃到第三個的時候,妳就會覺得不好吃,那不一定是飯糰味道變了,而是飯糰對妳的肚子來說已經不需要了,所以吃到會想吐。所以,要吃多少個飯糰才「足夠」呢?在哪樣的時間吃,會讓妳覺得又好吃?肚子又很舒服?』

 

女兒想了很久以後說:『肚子很餓很餓的時候應該吃兩個,再吃一半,就夠飽了!』

 

我笑笑地摸著她的肚子說:『那我們下次來試試看看,妳的肚子的容量,要裝多少的食物分量,才會讓妳覺得肚子很舒服,而食物也很美味好嗎?』

 

那時候的老公,在一旁有點傻眼。

 

是的,沒錯!我用經濟學的邊際效益理論在告訴孩子肚子與食物的關係,我跟孩子繼續討論着邊際效益遞增,也討論着邊際效益遞減,甚至後來,孩子在買東西的時候會告訴我:『因為,我沒有過這種東西,所以如果我有,我就會非常非常的開心。』、『這個東西我很多了,所以買了我也不會很開心,就跟媽媽畫的那個線一樣。』

 

我在想,如果當初孩子沒有再多拿第三個跟第四個飯糰,孩子沒有吃到撐的感覺,沒有吃到感覺飯糰味道都不好吃的感覺,我或許沒有機會告訴孩子這個理論,即使說了,孩子也不會懂。

 

如果孩子將第三個跟第四個飯糰端過來我們面前時,我們就已經開罵:『吃不完,拿這麼多浪費食物。』,那孩子也永遠沒有機會去想想肚子的容量跟食物美味的關係,未來也更容易浪費食物。

 

因此,現在如果有人再問我:『妳的孩子難道不會有很欠罵的時候嗎?』

 

我會比以前更有自信的說:『沒有!』

 

因為,我越來越懂得當自己罵下去的那個當下,我會壞了孩子多少事情的完整性,我又會錯失了多少看懂孩子的機會?也錯失了多少讓孩子從中得到思考的機會?

 

我想或許每個孩子都不是長大才會半途而廢,而是父母從不等待他們完完整整地完成一件事情就開罵。

 

我想也不是每個孩子從小就看到表面就評論,而是,有太多的大人只看到表面就評價孩子。

 

現在的我也懂了,在別人眼中所謂的『欠罵時刻』,卻是我跟孩子眼中『最幸福的時刻』。

 

 

 


『慎重聲明』:
經過幾年的歷練,我不認為有某種理念、某種學說、某種方式,適合所有的孩子,也適合所有的家庭。
父母總是必須在教養中,去思考每個學說、每個團體背後所想傳達的價值觀與目的,為孩子與家庭選擇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文章中所有的貢丸團、共學團是一群父母互助組成,沒有人從中獲利,目前已經在102年六月底解散,在共學團內有許多的孩子是一直撞牆,大人看不懂卻被孩子當成見死不救,孩子受傷累累的,因此,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的團體。

目前我協助一群父母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讓父母跟孩子認識相同理念的新朋友,也依舊很認真、很開心的陪著我的兒女長大,因此,我跟任何的協會、基金會、補習班、安親班、『任何的共學團,沒有任何的關係』。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_1120003  

 傻傻地跟著走(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搭上飛往東京的飛機上,我跟女兒兩個人坐在座位上,五歲六個月的女兒自己脫了外套也脫了鞋,扣上安全帶調了一個很好的姿勢,靠著我準備入睡,後面卻傳來一個小男孩的興奮語氣,一直重覆着說:『我要去迪士尼、我要去迪士尼、我要去迪士尼、我要去迪士尼。』

 

小男孩的興奮感染了我們,我跟女兒相視一笑準備入睡,然而,小男孩的興奮就像是停不下來一般,開心地在機艙內反覆地歡呼着,一直到他的父親大聲一吼:『閉嘴!吵死人了!』

 

男孩的興奮被澆了一盆冷水,瞬間冷卻了下來,整個機艙也恢復了安靜,我被男孩父親的吼罵聲嚇了一跳,久久無法入眠。

一直到了東京的機場,下了飛機後每個廁所間排滿了人,我又遇到男孩一家人,小男孩年紀比我女兒大,剛剛在飛機上睡飽的他就像重新充滿了電,又蹦又跳的重覆着說:『我要去迪士尼、我要去迪士尼、我要去迪士尼、我要去迪士尼、迪士尼呢?迪士尼在哪裡?』

 

孩子的母親或許是受不了了,從孩子的頭打下去,大聲地說:『閉嘴,吵什麼吵?』

 

女兒看到這一幕,有一點嚇到,靠著我不說話。

 

那時候的我在想,我們的行程也有去迪士尼,為何女兒卻沒有那樣的興奮與期待?

 

過了幾天,我跟女兒在淺草觀音寺,愛建築的老公又拿著相機到處拍,我跟女兒在一旁休息着,女兒站在一旁看別人求籤看出了神,後來,她問我:『媽媽,他們在做什麼?』

 

我回答:『寶貝,他們在求籤。』

女兒繼續問:『什麼是求籤?』


我回答:『因為人如果遇到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或者對未來不是很明確地知道,就會很怕下錯決定,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就會想要問神明,可是神明不會說話,所以人就想了一個辦法,就是由求籤筒的方式,來看看神明給的指示是什麼,這是一種人跟神的對話方式。』

 

女兒問:『為什麼要問呢?為什麼不自己想辦法?』

我笑笑着抱著孩子說:『因為,人不是什麼都懂,對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都是會害怕的。』

 

在回答孩子的問題時,我忽然想起了飛機上的那個男孩,於是,我問着女兒:『寶貝,爸爸媽媽說要帶妳去迪士尼,妳開心嗎?』

 

女兒很自在地說:『開心呀!』

 

『可是妳記得那天在機場遇到的那個哥哥嗎?一直說我要去迪士尼、我要去迪士尼,妳會跟他一樣想一直說嗎?』

 

女兒看了我一眼,很理所當然地說:『又不是下飛機就是迪士尼。』

 

那個當下的我才真的瞭解,從女兒小的時候,不管有任何的行程,我都會詳細的解說,並取得共識之後才成行,這件事情對孩子來說有多重要。

 

這次的東京行,在剛出發之前幾天,對於行程的討論,我甚至連幾點起床、坐誰的車到機場、如何辦理報到通關手續、飛機上的設備、接下來幾天的行程都一一詳細解說,如果有要臨時更改行程,也會詳細地告知,讓孩子知道,也讓孩子選擇,不會有莫名其妙『傻傻地跟著走』的狀況。



在去藤子不二雄博物館的時候,我告訴女兒,那是一個博物館,而不是多拉A夢的“遊樂園”,那裡搜藏了漫畫家的原稿,很少看電視的她甚至不認識誰是胖虎,我在行前一一的講解,還告訴孩子裡面設施的典故,於是,那天,我看著女兒拿著中文的導覽器靠在耳朵旁邊非常認真的一個個聽著講解。



去明治神宮的時候我用最簡當的方式講解什麼是威權的君主制度,什麼又是民主制度,我們為何要去看這個建築?在表參道的時候因為當室內設計師的老公需要,所以,她的父親會去拍許多的精品店設計,那時候的我跟她可以有哪幾種方式邊玩邊等待?於是,我們兩個人在表參道玩『誰走路沒踩到落葉遊戲』、在咖啡廳內挑選蛋糕跟飲料,母女倆悠閒地看著人來人往的人聊天。



因為瞭解所有的行程,因為懂得接下來會到哪樣的場合遇到哪樣的人,所以女兒可以很自在地在每一個行程的當下自在,甚至自己準備要玩的東西、要看的東西、要吃的東西,自在且從容。

 

那時候的我才懂,那個飛機上的男孩父母只告訴孩子『我要帶你去迪士尼』,卻忘了解釋所有的過程,而孩子看到機場沒有米老鼠,看到通關很無聊不是迪士尼,孩子在每個當下失落,因為失落也擔心着父母遺忘,而用他的方法一直提醒、一直提醒著,即使被打被罵也要繼續。

 

那是父母的疏忽加上孩子的恐懼所形成的必然狀況,不是我的女兒比別的孩子穩定,也不是我的女兒天生不會吵鬧。

 

於是我懂了,很少的父母會每天好好的跟孩子報告今日行程,也不會詳細解說今天會遇到什麼人、會走怎樣的路、會吃什麼東西?

 

孩子就好像是一個行李一樣,『傻傻地跟著走』就對了。

 

然而,『傻傻地跟著走』要有多大的勇氣去面對無知的一切?

 

不知道今天會被帶去哪裡,不知道今天會遇到誰,不知道今天會怎麼走?一切在恐懼中進行,被動地聽著父母發號施令。

 

『傻傻地跟著走』要有多大的能力去適應『與自己想像的不同』?

 

『傻傻地跟著走』要走多久就會麻木,長大了之後,傻傻地跟著輿論走、傻傻地跟著朋友走、傻傻的跟著不對的人走?

 

這樣的人生,每天都需要一個籤筒。

 

回到台灣後,女兒跟朋友玩,小卉想要借女兒的新玩具,女兒說:『現在不可以,要等一下。』,小卉在女兒的一旁一直說:『彈彈姐姐借借、 彈彈姐姐借借、 彈彈姐姐借借。』

 

女兒以為小卉不尊重她的物權,而生氣了,小卉被女兒的怒氣嚇到,抱著父親哭了很久,我安撫了女兒的情緒,等孩子的情緒恢復了才問:『妳覺得為何小卉會一直說一直說呢?』

 

不再那麼生氣的女兒說:『因為小卉不知道我到底會不會借她,太害怕了,所以一直說一直說。』停了一會兒,女兒走到小卉面前餘氣未了的說:『對不起,我對妳很兇,不過,我不喜歡妳一直說、一直說、一直說。』

 

那時候的我笑了,女兒懂了原來很多人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會害怕,因為害怕,所以會有不同的狀況。

 

孩子不知道會不會被父母騙,又不知道一切的行程,所以那無知的恐懼讓孩子一直提醒一直提醒着父母。


父母因為不知道自己的愛、自己的付出有沒有被看見,所以,做每件事情都要碎碎唸、碎碎念。

 

人們因為不知道未來的社會會怎樣,因為對未來的恐懼,所以,逼著孩子去做一些『將來』你會感激我的事情,而忘了當下。

 

人的一生,一定會遇到許許多多無知的恐懼,與其讓孩子在無知的恐懼中,慢慢的麻木,慢慢的無意識的『傻傻地跟著走』,還不如,讓孩子懂得,在瞭解當中,自在當下,也自在地學會在不同的環境有不同的處理。

 

父母不是神,親子間也不需要籤筒,但是,我們卻能夠花一點點小小的時間,讓孩子少掉一些無法預知的恐懼。

 

親愛的孩子,

 

我寧可花時間每天跟妳討論行程,也能可花時間讓妳瞭解每個事情的流程、會遇到什麼事情、該有怎樣的面對,讓妳在沒有恐懼下學會面對不同的狀況、適應不同的環境,也不要妳在無知的恐懼中慢慢的放空自己的腦袋,只學會~~~


『傻傻地跟著走』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