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1110759  

落入凡間的天神(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早期在立法院當助理,尤其是大牌委員的助理,有時候其實蠻吃香的,好處也不少,但是,心中明理的人都知道,那些對自己卑躬屈膝的人,只是在意你後面老闆的頭銜,一點都無法長久,於是,常常有人轉換跑道。

 

我有一個同事,做了好幾年的助理,老闆也赫赫有名,終於他想要脫離那個環境時,到了一家民間企業去應徵,在面試的時候,對方的主考官看著他顯赫的過去,小心翼翼地問:『你這樣的經歷,來我們這種公司難道不會覺得落入凡間嗎?』

 

這句話,非常的經典,有一陣子成為我們助理間的笑話,然後大家互虧:『原來,我們是在天堂呀!』

 

最近,因為一個節目的邀約,我去參加了一個錄影,錄影前一天,製作單位給我腳本,我看了腳本中一些離家多年的年輕人親子關係歷程分享,心中有無限的感慨,我想,我也曾經走過那段歲月,身為過來人的我,該給什麼樣的建議?

 

小時候,我的父親工作是三班制,我永遠搞不清楚,今天的他是早班、中班、還是大夜班,回到家的時候,他不是不在家,就是躲在某個房間睡覺,父親的習慣很特別,從小在鄉間長大的他,不習慣睡彈簧床,常常拿著枕頭、棉被隨便一個木板地板就躺下去睡,有時候在電視機前面,有時候,在有風吹過的走廊間。

 

我的母親雖然說話很毒,罵孩子也很容易傷人,但是從來不打孩子,遇到孩子的狀況比較大,她會打電話請老公回來『教』小孩,因此,我跟父親最大的親子互動就是『挨打』,還有聽著老爸算『你們花了我多少錢?』

 

父親在我的心中,很威權、也很有能耐,因為他很兇也很義氣,所以他的朋友很多,許多人有事都請他出來處理,我總認為他很厲害,也很會喬事情,沒什麼可以難倒他。

 

後來的我,當了母親,開始努力地去瞭解親子關係的時候,我才懂,我的父親不是不關心孩子,而是不會關心一個人,我的父親不是嫌我們花他的錢,而是,他被教導着男人就是要養家,所以他用那樣的方式告訴我們,他的愛。

 

最近,回到家看到他在面對兒孫的態度,我才真的覺得父親老了,他原來也有他的脆弱,原來也有他的無力與軟弱,原來,他也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那時候的我才真正放下我心中對父親的怨,也放下了所有的傷,原來,不是我不被愛,而是,我的父親不懂得如何愛一個人,甚至,如何愛自己。


現在的我慢慢想通,在傳統的親子關係中,父母太在意自己當父母的角色,一心想要『管教』孩子,所以,即使是一個平凡人,當了父母之後,也穿起了盔甲,對著孩子說:『我是你爸,我比你懂!』、『我是你媽,我說了算。』、『小孩懂什麼,媽媽決定。』、『我是你爸,我說的就是對的。』


當父母的人,在孩子面前努力的當一個天神,一個無法反駁、無法抗議、不能質疑、叫你往東就必須往東、叫你往西就往西的天神,而孩子從小被這樣教育,加上孩子本來自己就沒有獨立生存的能力,於是,真的把父母當成一個無所不能的天神。

 

是的,我的父親曾經是我的神,我不相信他有做不到的事情,我不相信他沒有能力,所以,我相信他有能力關心孩子,只是不願意關心我。

 

我相信他有能力愛別人,就如同神愛世人一樣,只是他『不願意』愛我。

 

我相信他什麼都懂,可以到處跟朋友聊天,只是『不願意』跟我聊天。

 

於是,我對父親充滿了怨懟,我對母親也充滿了怨懟,以為自己不被愛。直到現在的我才懂,我的父母也不是被愛長大,也不是被良好的親子關係中長大,他不是天神,他們只是平常的人。

 

父母,雖然可以很大聲地說『你朋友叫你翹課,你就翹課,你為什麼不敢拒絕?』,這樣的訓話讓我相信服父母是很勇敢的天神,卻不知道,他們其實自己都不敢拒絕老闆加班的要求,只好對孩子爽約。

 

父母,可以很大聲地說『東西不要一直拿著,不要那麼沒安全感,又不會有人偷。』,讓我相信他們很有安全感,卻不知道,他們也害怕少做幾天工作,會不會沒工作?他們也有害怕失去工作、害怕貧窮的不安全感。


父母,常常罵我『做事懶懶散散、忘東忘西,一點都不專心。』這讓我以為我的父母就是神,他們不會忘記我的任何事情,只是,因為不愛我,所以毀了他自己答應過我的承諾,卻忘了,大人一忙起來,記憶力真的很不好。

 

我以為,父母就跟神一樣,我不說他就會懂我在想什麼,而事實上,我的父母搞不好連自己都搞不懂自己。

 

於是,當我開始理解,父母也是個人,他們不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他們有他們的懦弱,他們有他們的困難,他們有他們的盲點時,我才懂得,父母也是人,一個遇到事情也會恐慌、也會懦弱的人。

 

那時候的我,才終於懂了,不是我的父母有能力卻不愛我,而是,他們沒有那個能力,用我想要的方式愛我。


父親的天神形象,在我的心中太久,所以,我們的父女關係一直不好,而母親就不同了,專科畢業後,父親買了車給我,母親常常要求我開車載她全台灣玩,那時候的我才懂,母親不是神,她並不是一個女強人,而是一個連晚上去加油都會迷路的人。

 

我很早就看到母親的弱,她很明白地告訴我她不太敢一個人住,天一黑還沒到飯店就會很恐慌,她開始告訴我,我比她懂很多事情,所以凡事會問過我意見,他會告訴我她遇到了哪些人、做了哪些事,這樣好不好?

 

我們母女之間不再是她逼問我的狀況,而是她開始說她的點點滴滴,當我母親跟我分享越多她的事情,我就越瞭解她,也越能同理她也有屬於她的弱,屬於她凡人的一面,也因為這樣,我才能理解,原來,我是在她的『能力範圍』中,被她努力着用她的方式在愛著。

 

現在的我,當了媽媽,從一開始我就不會告訴孩子『媽媽不會錯』,我讓孩子看到我的迷糊,我讓孩子看到我的『不敢』,我跟孩子說:『對不起,媽媽做錯了!』,我甚至在公園的時候看到別人來溜寵物蛇的時候,跳上高椅縮着,讓孩子自己跑去看蛇、摸蛇。

 

我告訴孩子:『媽媽從小也是被打大的,所以,沒有人教我該怎麼當一個不打罵的媽媽,也沒有人教我該怎麼樣愛孩子,加上記憶力非常不好,所以,當妳覺得我傷了妳,當妳覺得我忘記我們的約定,當妳誤會我不愛妳的時候,請妳一定要告訴我,讓我可以修改,讓我可以證明我不是不愛妳,只是還沒學會。』

 

於是,孩子會幫我畫記得卡,會告訴我:『媽媽,我知道妳記憶力不好,所以我想提醒你,今天,妳有答應我回家的時候陪我找我的卡片。』

 

孩子會告訴我:『媽媽,我知道妳會害羞不敢跟外婆講這件事情,所以我先幫妳打電話跟外婆說,妳不用擔心。』

 

孩子也會說:『媽媽,妳離當小孩太遠了,我們小孩覺得不是這樣想的。』

 

後來的我才懂,孩子永遠不會要求父母去做一件父母做不到的事情,除非,父母讓孩子以為自己有能力,只是,不願意為了孩子做,也因為這樣,親子間充滿怨懟。

 

現在的我懂了,親子關係是一種『人際』關係,人與人才有擁抱的溫暖,這樣的關係要良善,或許就要父母從天神,落入凡間當人開始,有著屬於人的溫度開始,或許,就要認清自己不是神開始。

 

 

 

而,孩子們,放下吧!你的父母不是不愛你,只是他們是人、不是神。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_1100233  

雙面情人(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在多年前,我還很年輕的時候曾經認識一個在工廠當業務的男生,在那樣的年代,台中的酒店文化蓬勃發展的同時,當業務的他雖然年輕,卻也是很有名的玩咖之一,我可以常常聽聞他如何去享受着酒店女孩蹲跪在他面前,酥胸半露的剝葡萄給他吃的結果,我也可以常常聽聞,他如何一夜帶好幾個女人出場的『豐功偉業』。

 

這樣的一個男人,我很快地收到了他的喜帖,女友已經懷孕的狀況下,他匆促的結婚,籌備結婚的時候,他在我們面前抱怨着,住中部的他還要幫女友東部的娘家親人安排飛機訂位事宜,讓他覺得麻煩透了,我不喜歡他的態度,回了他一句:『是你自己挑娘家那麼遠的女孩當老婆的,能怪誰?』

 

當時的他很得意地回答我說:『拜託,老婆的娘家遠才好,以後揍她,她也沒辦法跑回娘家。』

 

那時候的我,跟在場的女孩子們,只差沒有一起聯合從九樓踢飛他下樓。

 

後來的我們,終於有機會親眼見見那位敢嫁他的女孩,原本,想見識一下這個傻女孩,後來聊完天後,我們滿頭霧水的想不通,那個女孩口中那個愛家、孝順父母、專情、工作認真負責、有責任感、、、的那個老公,到底是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朋友?

  

看著那個女孩一臉陶醉在幸福中的表情,沒人敢搓破,也沒人敢說話,只是這件事情在我的心中造成了不小的震撼,每次談戀愛的時候,我總在想『在朋友面前,這個男人又是哪樣的面貌?』、『會不會他的認真工作,其實是在酒店逍遙?』

 

我很害怕遇到雙面情人,後來的我出了書,當我的母親看到我的書之後,常常問:『妳是這樣的人嗎?怎麼妳發生過這件事情,我卻不知道?』

 

那時候的我才懂得,對我的母親來說,我也是一個『雙面的女兒』,在父母面前當一個女兒,我在外面所做的一切,所發生的一切,都關在家門之外,因此,我母親眼中的我,跟朋友眼中的我,相差十萬八千里。

 

後來的我,參加了許多的媽媽團體,也組成了共遊與共學的團體,我常常會疑惑,奇怪為何溫文儒雅如貴婦般優雅的媽媽,會教養出小動作不斷,常常用惡毒語言傷人的孩子?

 

我也會常常想,怎麼這麼樂觀的媽媽,孩子的眼神卻如此的哀傷?

 

一直到了最近,我看著一個七歲孩子溫柔的告訴弟弟:『弟弟,我的糖果分你吃,這是我朋友給我的,我分你沒關係。』,當母親看著自己的孩子相親相愛而露出欣慰的表情時,我看到孩子的另一隻手偷偷地從椅子下方狠狠地捏他弟弟的屁股,弟弟生氣的踢他,他大聲地哭喊了起來:『弟弟踢我!』,於是,一場戰爭馬上觸發,母親只看到老大的體貼,沒看到孩子真實的情緒,而弟弟帶著冤挨罵,那憤怒一直累積着。

 

這件事情,我在共學團提出了我的觀察,大家也提出了自己的觀察,郭老師講了一段話,卻讓我的印象很深刻:『這個孩子的最大問題在於,他在一個被很多標準與教條要求下長大,家中每個大人的標準不同,所以,他太懂得大人要的是什麼,懂得那些話可以取悅大人而被稱讚,所以他很懂得在大人面前表現這樣的行為,只是,他的所有真實的情緒與狀況,會在大人看不見的時候表露無遺,這樣的孩子,很難幫上忙,因為這樣的孩子,你看不到他的真心,所以,找不到問題的癥結點,也看不出來,每次的對談,他說的是真心的?還是取悅大人?』

 

那時候的我才懂得,是不是我們都被要求着用兩面的面具生活著?

 

因為從小背了太多的教條,在大人的打罵中一點一滴知道了,那些話、哪些行為可以得到大人的歡心,哪些又可以得到大人的獎賞,哪些行為可以幫自己不惹事?我們努力的求表現,盡力地在大人面前符合那樣的標準,我們也懂得哪些標準可以交到朋友,哪些標準盡量不要碰。

 

我們在朋友面前溫文儒雅,在家中孩子卻看到媽媽用惡毒的話語批評朋友; 大人在外面風趣幽默,卻在回家的時候讓孩子看到自己無止境的憂傷,我們背了太多人際關係的教條,一切希望以和為貴,卻壓抑了太多的情緒。

 

只是,那被壓抑在『不可以生氣』教條下的憤怒該如何去?那遮蓋在『有什麼好計較』要求下的忌妒又該如何的宣泄?

 

而這些情緒總該找個出口,總該有個發洩,而這些出口與發洩,卻只能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

 

因此,原本的好朋友,只要一有利益交關,就發現『奇怪,怎麼以前沒看清楚這樣的人?』

 

原本的一起把酒言歡的朋友,只要一牽扯到孩子或男人,心中那壓抑住的真實就全都跑出來了。

 

也因此,有好多的媽媽,在孩子闖禍的時候才發現『奇怪,他在家很乖呀!?』。

 

我記得在我對教養很迷惑且很無助的一段時間時,曾經有許多的人勸我,即使父母很努力,可是一家三個孩子在同樣的教養下長大,以後進入了社會,遇到了不同的人,也會有不同的命運,就如同一個老師教導了上百個學生,也有人會去關,有人功成名就。

 

那時候的我想,這些人只是勸我放輕鬆,而這樣的解釋無法安撫我,我依舊在每一天的教養中想要尋找答案。

 

而現在的我看了很多孩子的狀況才懂,原來,當一個父母高壓的要求着自己的孩子,孩子的生存本能就會在父母面前展現父母想要呈現的樣貌,孩子懂得在父母面前即使氣到想殺了對方,也不能表現出來;孩子知道,這時候該做什麼事?該說什麼話?該怎麼處理事情?才能得到大人的歡心。

 

而那些累積的憤怒,那些累積的忌妒,那吞下的冤屈,又該哪時候爆發?選擇那樣的方式爆發?

 

我們被父母跟教育體制要求着『要乖』、『要服從』,頂嘴就是不對,那時候的我們如何懂得跟不合理的事情說不?如何懂得自我判斷?如何懂得思考?

 

於是,當一脫離了體制,一脫離了父母,我們只能把無法思考只懂服從的孩子交給命運,當命運給他一個好的朋友,可以帶他看某一個專業世界,就有專業的世界,當命運交給了一個黑道大哥,就有黑道的世界。

 

而這樣的人生,並非我們所樂見的。

 

最近,有一天在共學團的教室,忽然五歲兩個月女兒跟三歲半的小卉有了爭執,那天身體很不舒服的我坐在地板上,小卉哭倒在我的盤腿上,我的女兒很生氣的在遠遠的地方對著我們,那時候的我,因為身體不舒服的關係,有點累,也很不舒服,我心想:『怎麼又吵架了?怎麼又生氣了?』,念頭才一剛有,我就想『難道我來共學團,不是就是要孩子練習跟別人相處,學習如何吵架?如何看懂吵架?』

 

於是,我打起精神處理哭倒在我腿上的小卉,然後,再理解女兒的想法,當女兒跟小卉又開心的玩在一起時,我才得以休息,只是,夜晚回家後,女兒在床上準備入睡時,很平靜地告訴我『媽媽,妳今天讓我很不舒服,因為,我在生氣很委屈的時候,妳先安慰小卉,沒有理我!』

 

因為這樣一句話,我整晚道歉也安慰着孩子,告訴她我有多在乎她,才讓她開心的入眠。

 

那時候,我心想『孩子的心情真不好解決』,可是,謝謝她願意這麼老實地告訴我她的忌妒與不滿,讓我有機會可以看見她發脾氣的樣子、瞭解她妒忌的心情與不滿的情緒,也有機會可以排解。

 

現在的我,常常看著女兒跟朋友間的爭執,她會在我的面前大聲地表達她對朋友的不滿,她會跟朋友自己表達自己的憤怒,她也會自己選擇不要交一個朋友,她在我的面前,可以真實的開心大笑,可以真實的哀傷與憤怒,可以真實的表現出她的歉意。

 

我很珍惜着這樣的幸福。

 

一個可以看到孩子每個真實面的幸福。

 

一種在母親面前,喜怒哀樂都自在的幸福。

 

因為這樣的真實,我才看得懂最真的她,懂得哪一關的情緒她過不了?哪一關的爭執她看不懂?哪一關的感覺需要幫忙?

 

孩子,不該是父母的『雙面情人』。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_MG_8879.JPG    

被在乎著(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回鄉的時候陪一堆長輩聊天,其中一個媽媽談到最近跟孩子的互動,這個媽媽的兒子也已經當了兩個孩子的父親,跟自己的媽媽卻越來越沒有話聊,母子倆住在同一個屋檐下,卻幾乎不說話。

 

有一天老媽媽生氣了,交待給兒子媳婦去辦的事情,拖拖拉拉的一直都沒動靜,事隔已經好幾個月都不聞不問,於是累積的憤怒一爆發,寫了一張火氣很大的斷絕信給兒子與媳婦,然後,臭臉的罵了出口。

兒子跟媳婦嚇到了,拖了好幾個月的事情馬上請人來辦,承辦的人員來到家中,還跟老媽媽說:『妳兒子說,叫我一大早就要來,因為他媽媽生氣了,今天一個早上我就接到五通電話,確認我有沒有馬上來妳家,看來妳兒子很怕妳呀!』

 

這件事情,讓老媽媽很開心,原來她的話兒子還是會怕,還是會怕這個媽,一旁的所有長輩對她露出羨慕的表情,有的還說:『我氣到中風搞不好我兒子還沒有動靜呢!』

 

那時候的我在想,讓自己的兒子怕自己,有這麼好得意的嗎?

 

這樣的親子關係,不是很悲哀嗎?如果是我,我多麼想要一個可以一起分擔心事,可以有說有笑的親子關係,而不是那種夾雜着害怕恐懼的親子關係?

 

然而,其實我也不是在這樣的親子關係中走過,生病的時候,挨罵着說:『活該!叫妳多穿一點衣服又不穿。』,跌倒的時候,會被罵:『誰叫妳要爬高,活該!』,考試考差的時候,自己心情夠沮喪了,還要挨罵。

 

人生有好幾次,我覺得即使有一天我死了,大概也沒人會在意,我曾經準備出國自助旅行一個月的時候,母親說:『如果死了沒關係,不要殘了回來,我不會照顧。』

 

這句話一直在我的心中卡住著,玩得很無後顧之憂,我都覺得既然買了高額的旅行平安保險, 在旅程中不管遇到什麼事情,母親也會笑着流淚,一直到了旅行即將結束,我打了通國際電話回家說好想吃家鄉的小吃,母親終於釋懷了的說:『原來,妳也會想家。』

 

那時候的我才懂,母親的惡言,只是在表示她的關心,表示她的在乎,表現她的恐懼,只是,這些的在乎與關心,需要許許多多的『解碼』。

 

最近,一個孩子才小三的母親,很困擾的問我:『為何我每天告訴我的孩子我愛他,他卻常常就說很想死,甚至想出了很多死亡的方法?』

 

這樣的話讓我回想起當了母親之後的我,曾經告訴我自己,千萬別讓孩子必須多年以後經過層層的『解碼』才懂我真正的心情。

 

於是,孩子受傷了,孩子哭了,我一定擁抱着她,真真切切地告訴她:『媽媽,心好難過,好心疼呀!寶貝。』; 天氣冷了,希望孩子多穿一件衣服,我會說:『因為我會擔心妳受寒。』

 

因此,我常常不懂,為何孩子受傷了,明明媽媽已經心疼到快哭了,卻還是開口一直罵:『叫你小心你不小心,活該!怎麼不摔死,下次摔死你!』,母親為何不能說出自己的真心?

 

女兒四歲五個月的時候,有一天飛奔的要去洗澡一不小心很用力的撞到了牆角,孩子大哭,我要走過去擁抱孩子的時候,卻看到孩子滿臉的鮮血,那時候的我心臟整個糾結,幾乎腿軟。

 

老公非常的明快,抱起了孩子往外衝,我們隨手抓了點東西,叫了計程車就往急診室衝,我在計程車上邊安慰哭的很慘的孩子邊發抖着,一進了急診室,我被關在手術室外面,因為醫生跟護士認為『這位媽媽快昏倒了!』

 

我一個人滿手都是血的坐在急診室的椅子上,整個人不自主地發抖着,我聽著手術室內傳來孩子的哭聲,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然而過了許久,我卻看到老公抱著一個笑咪咪的孩子出現在我的面前,女兒頭上包著紗布,開心地告訴我:『媽媽,我都沒有哭噢!因為不會痛,只是會覺得像蚊子叮,所以護士阿姨送給我貼紙,哭哭的小孩不是我噢!』

 

老公補充着,剛打完麻醉之後沒多久,孩子就不哭了,安靜地等著縫合,還問醫生跟護士有沒有貼紙,所以,醫生跟護士都給她貼紙,那時候的我,整個緊張的心情,在看到孩子笑容跟說明之後,忽然抱著孩子哭了起來。

 

我抱著她告訴她:『寶貝,妳對我好重要,媽媽嚇死了,媽媽好害怕、好害怕,媽媽好心疼噢!』,於是,急診室的父女倆開始安慰着我這個超愛哭又沒有用的媽媽。

 

這件事過了許久,最近,女兒五歲三個月了,有一次睡覺前在床上翻跟斗,一不小心『碰』一聲地摔下了床,撞擊的聲音太大聲,我跟老公都嚇了一跳,女兒馬上跳起來,衝向我、抱著我說:『媽媽,我很好,我沒事、沒關係!』

 

孩子的反應讓我嚇了一跳,我問她:『有沒有摔痛?』,女兒搖搖頭說沒有,我又問:『妳有沒有嚇一跳呢?』,孩子點點頭說有,我問孩子,怎麼嚇一跳了,卻先來跟媽媽說妳還好呢?

 

女兒怯怯害羞地說:『因為,我知道妳會心疼。』

 

孩子的這一句話,讓我陷入了反思,我反省着自己是不是讓孩子承擔了我的心疼與感受,這樣的承擔會不會太沈重?

 

而那時候的我也才懂得,所謂『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的這一句話不是一種標語,而是,當你真正懂得自己要愛護自己的身體與感覺的時候,不在於『不敢』,而在於自己知道,自己的一切,總有一個人會在乎。

 

現在的我懂了,老媽媽不是開心兒子會怕她,而是開心着原來『兒子還會在乎我的情緒』。

 

以前的我覺得即使死亡也不會有人在意,所以活的很灑脫,只是因為還沒有解碼母親的惡言之後,其實,有許許多多的『在乎』,現在的我,很開心撐過了那一段時光,沒有成為一某幽魂而『解碼』成功,知道自己其實有被在乎着。

 

現在的我也懂了,那個小學三年級的孩子,把母親的『我愛你』當成母親的口頭禪,而那生活中受傷了、生病了還被責罵的感受,一次又一次地在最脆弱的時候告訴着自己『原來,沒人在乎我。』

 

或許他也跟我以前一樣,對生命、對身體的不尊重,只是在於自己認為『沒人在乎。』

 

最近,我的身體一直不是很舒服,全職媽媽的我沒有什麼人可以幫忙,有時候還要躺在床上陪孩子玩桌遊,有時候,也是要撐著帶著孩子出遊。每次,問孩子需要誰陪的時候,女兒會說:『媽媽,如果妳身體不舒服,我就自己玩,如果妳可以的話,可以說故事給我聽嗎?這樣比較不累。』

 

昨天,女兒看著我剛剛退燒整個很虛弱的樣子,她抱著我說:『媽媽,妳知道嗎?妳對我很重要、很重要喔!妳這樣我會心疼。』

 

那時候的我,終於懂得,原來,不需要解碼就知道自己被在乎的感覺,原來這麼的好。

 

人生,要的原來只是懂得,自己是被在乎的。

 

被父母在乎着、被情人在乎着、被孩子在乎着。

 

被自己在乎着。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