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1050282  

你有權利生氣(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大姐頭個性又脾氣不好的我,曾經在聽聞一群女孩被老師性騷擾的過程中,很生氣地站起來,對著她們大聲質疑:『妳們為什麼不生氣?為什麼不說出來?為什麼?』,而在場的每一個人,默默地流著淚,不說一句話,連反駁都沒有。

 

後來的我,工作中接觸了很多的陳情案,辦公室的周邊也常常出現抗議的人潮,有時候我會走過一些人,心中總是覺得怪怪的人,有一個老先生每天前胸後背扛著抗議的板子,在立法院跟監察院中間走來走去,沒有人理他,也沒有人敢多看他一眼,就好像他是個怪人一樣。

 

有一些人帶著孩子蹲坐在辦公大樓的前面,不知道怎麼進入陳情,也不知道該如何做,就這個傻傻地坐著,下雨了也不敢走進騎樓躲雨,就這樣淋着雨。

 

那時候的我,總覺得這些人怪怪的,好好的日子不過,來這邊抗議着什麼?幹嘛這麼浪費人生?

 

多年後的我,看了『不能沒有你』的電影後,才懂得那個帶著孩子在門口淋雨的父女,其實是因為法律問題的侵權而尋求幫助,而那個每天背着抗議的牌子走來走去的老先生,是江國慶的父親。

 

現在,我的女兒滿五歲三個月,從她還很小開始,對於她跟孩子們的爭執我們是不介入的,讓孩子們在自然不受干擾的互動中,去學習人際關係,然而,我還是常常在想,『不介入』跟『不面對』的差別。

 

我們不介入孩子的爭執,可是當我看著很多父母打著『不介入』的大旗,冷眼旁觀自己的孩子打人、欺負人、有情緒困難,卻冷冷的不面對的時候,我為何會生氣?

 

我一直在思索着這個問題,一直到最近一次孩子們的爭執我才看懂,孩子們一天天地長大,那些吵架與爭執卻一天比一天複雜,那天,四歲的小摩跟彈彈兩個人大聲的爭吵了起來,年紀比較小的小摩堅持著彈彈手上的玩具鑰匙該輪小珊玩,她已經跟上一個玩的人談好了,小摩非常生氣地表達她的意見,我女兒也很不客氣地反駁,她們兩個人就在所有人的面前,大聲地吵架,一點都不客氣。

 

小摩從來不敢跟彈彈吵架,因為彈彈年紀比她大,當然也比她有活動力,那天,小摩鼓起勇氣大吵的時候,我們還會發現,她的身體微微地發抖。

 

後來,我女兒氣的走遠,手上還拿著那個玩具鑰匙邊走遠邊在遠方堅持她的想法,我知道她當下有情緒,我走到她的身邊,溫聲的問着:『需要媽媽抱抱嗎?』

 

女兒很生氣又委屈地鑽進我的懷中,還是語帶憤怒地說:『好好說就可以了,這鑰匙明明就是我去借的,為什麼要說是我去搶的?』,女兒邊氣邊說,然後,我看著小摩媽媽很努力地在兩個孩子間,互相去問對方的說法,然後互相的轉述對方的看法。

 

在兩個孩子都很有情緒的狀況下,小摩媽媽真的很努力的想讓兩個孩子完整的陳述她們的看法與憤怒,也想讓孩子懂得對方的看法與憤怒,後來的我們才弄懂了,事實上玩具鑰匙有兩支,女兒手中拿的是藍色的,而小摩兒堅持要排隊玩的鑰匙是綠色的,小摩兒誤會了女兒插隊搶了鑰匙。

 

看懂了誤會,我在孩子的耳邊說著:『寶貝,原來一切是誤會呀!』,小摩兒媽媽帶著小摩兒來將誤會說開,這時候女兒卻哭了起來說:『我對小摩這麼好,她為什麼這樣對我?』

 

孩子的這一句話刺中了我的心,我也剛剛在前陣子,面對了這樣的疑問與不滿,這樣的感覺很難淡忘掉,我提醒着孩子我遇到的事情,告訴着孩子:『媽媽也剛剛遇到這樣的問題,所以,媽媽懂妳的感覺。』

 

孩子懂得她的心情有被理解,心情好多了,沒多久又繼續地玩了起來。

 

回到家,剛剛好團購的玩具到了,我拆開包裝,分類着哪些要帶去共學團給孩子們玩,分類着哪些要送禮,女兒看著大包小包的玩具眼睛發光著,我拿出給女兒的玉米粘土,女兒開心的在家中跳舞轉圈圈,然後告訴我:『媽媽謝謝妳,妳對我真好!』

 

那時候的我看著她開心的表情笑著,等她靜下來開始準備玩玩具的時候忽然問:『寶貝,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我可以問個問題嗎?』,女兒疑惑地抬起頭說:『好呀!妳說,我在聽。』,不識相的我繼續問着:『請問,我對妳這麼好,可以搶妳的玩具嗎?』

 

女兒聽完,繼續低頭玩著新玩具,過了許久,她忽然抬起頭來說:『媽媽,小摩兒應該生氣,而且她有權利生氣。』

 

孩子的這一段話,震撼我許久,我曾幾何時認同別人就該『有權利生氣』?也曾幾何時曾經因為認同別人有權利生氣,而看到自己對別人的傷害?

 

 

是的,我們從小被體制、被教育,教導着生氣就是不對,生氣就是不好,生氣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即使別人在怎麼無理,先生氣的那個人就是不對,甚至兩個孩子生氣起來,大人在乎的只是『誰先動手的?』『那個孩子哭得比較可憐?』

 

卻忘了讓孩子去看懂每一次生氣時的衝突原因、雙方的立場、是不是誤會?是不是孩子無法用語言處理自己的不滿?是不是孩子找不出方法表達自己的立場?

 

那時候的我懂了,我們從不介入孩子的爭執,因為我們從不評價誰對誰錯,我們也沒有仲裁,更沒有說教,可是卻是隨著每一次的爭執當成一次又一次給孩子最好的功課,好好地陪著孩子表達自己的情緒、看懂別人的立場、瞭解整件事情的原貌,然後一起找方法處理,沒有打著『不介入』的大旗,而冷眼旁觀自己的孩子傷害別人。

 

我也開始懂了,江國慶的父親面臨着自己的孩子因為被軍法體系的好大喜功而冤死,他就應該生氣,他就有權利憤怒; 那些土地沒有同意被征收就被政府開挖土機挖過的人,就該有權利生氣;淋雨的父女面對法律的侵權,他就有權利生氣。

 

那時候的我才懂得,原來,體制教我們不要生氣,只要生氣就被貼標籤、被輕視,原來只是讓欺壓的人好辦事,只是在縱容着別人欺壓,而孩子與人民只能把憤怒吞到心中不敢言,甚至害怕別人憤怒。

 

現在的我終於被孩子教懂了,生氣是與生俱來的一種能力,面對不公益、面對別人對自己身體自己權的侵犯、面對大人與孩子的雙重標準、面對傳統對付努的欺壓,其實,每個人都有權利生氣。

 

每次的生氣,都是一個學習的機會,學習這看懂情緒,看懂事情也看懂別人的立場,也因為生氣了,才懂得爭取自己的權利,才懂得捍衛自己的立場不受侵犯。

 

當看懂得別人有權利生氣的時候,才真正懂得了別人的立場,懂得了自己對別人所造成的誤解或傷害。

 

因此,從不跟孩子說:『有什麼好生氣?』的我,現在終於懂了,如果有一天,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公車上被人侵犯而不出聲、被性騷擾也不敢喊、被體制侵權也不說話、被官員搶走房子不講話,我也該真正地告訴自己,有些事情,孩子真的有權利生氣。

 

有些事情,你我都有權利生氣。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Sep 12 Wed 2012 12:20
  • 開窗

 _1040972    

開窗(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小,我是媽媽派遣在父親身邊的小間諜,有一段時間,母親總是要求父親出門的時候一定要帶著我,只因為母親相信『男人帶著孩子出門不會亂搞』,於是,我常常跟在父親的身後,這個朋友家坐一下,那個朋友家聊一下。

 

每次到了一個人的家中,老爸總是會指著對方家的孩子,告訴我:『去跟他玩。』,然後就很開心的跟自己的朋友聊了起來,放我跟那些孩子傻眼對望,當然,我不會走向前,而那些孩子也不會來招呼我,繼續自己的遊戲。

   

後來的我,慢慢地找出一個人玩的方法,而對我來說最有興趣的就是聽大人聊天,有時候聊生意場上的規矩,有時候講到人情義理,有時候可以聽到某些人的人生故事,也有時候只是話家常,這些對話對我來說,比看戲還精彩。

 

後來的我,所交的朋友都跟我當時處的環境有關,在國小就跟國小同學交朋友,在國中就跟國中同學是朋友,在辦公室就跟某些同事當朋友,我很少主動地想去認識一個人,更沒有機會主動地找人攀談,想跟對方當朋友。

 

當了媽媽之後,一開始我帶著孩子參加很多的活動,然後,跟孩子說:『去找朋友玩。』,每一個活動,孩子們可以經由活動認識很多的朋友,然而,我卻知道那跟當初的我一樣,只是被父母放到一個空間,跟父母指定的朋友玩,那不是孩子自己主動去認識的朋友,也不是自己去攀談的朋友,那是父母的朋友。

 

一如現在的我,總無法跟第一次見面的朋友開心攀談認識,總是等有了好幾次互動機會後,才會慢慢地去認識一個人,第一次見到我的人會覺得我冷漠,卻不知道,除了工作上的需要,我真的無法第一次跟別人見面就表現熱絡。

 

女兒三歲半的時候,已經有一群常常出去玩的朋友,有一次其中一個朋友會對著陌生的孩子說:『笨蛋!』,學習力很強又很挺朋友的女兒,當然也會跟著罵對方:『笨蛋!』

 

那時候的我,慢慢的跟孩子談,才懂得孩子們罵陌生的孩子,最大的原因是『那不是我的朋友,那不是我這一群的。』

 

於是,我常常有一搭沒一搭地告訴孩子,從小到大,每一個階段,每一個不同的關係,讓她遇到了哪一些朋友,於是孩子知道朋友是來來去去的,孩子也知道,每一個階段總是會遇到新的朋友。

 

那一段時間的我,每次只要有陌生的孩子接近我的女兒,我總是會湊過去,用很愉悅的語氣說:『您好!我是彈彈媽媽,這是彈彈,請問妳叫什麼名字?』,每一個被尊重對待的孩子,總是很樂意地告訴我,他們的名字:『您好,我是倫倫。』

 

我會轉頭告訴女兒:『這是倫倫,寶貝,我們又認識了一個新的朋友了。』,於是,我會開始跟倫倫攀談了起來,從幾歲?有沒有去讀幼稚園開始,當孩子一剛開始聊天,我就會默默地離開。

 

我一直知道很多事情,不是我『教』孩子該怎麼做,而是一次又一次的親自做給孩子看。

 

這樣的狀況,常常發生,有時候是女兒單獨出去的時候,有時候是共學團出去的時候,我常常主動地跟別的孩子攀談。

 

一剛開始,是怕孩子們擦槍走火,排斥陌生的孩子,於是,我如此主動地幫孩子把陌生孩子變成『認識的朋友』,慢慢地,孩子們也學會了。

 

讀友會的那一天,五歲一個月的女兒跟著父親與朋友在後面玩著,當我開始簽書的時候,女兒帶著一個小小孩走到我面前說:『媽媽,這是我認識的朋友,他叫阿翔。』,我點點頭說:『好棒,妳教了個新朋友。』

 

後來的我才從網友那邊知道,孩子們在後面發現了一個樓梯下的空間,當成他們的秘密基地,阿翔走過去的時候,女孩們說:『你不可以進來,因為你不是我們的朋友。』,後來,女兒開始跟他攀談,然後帶著阿翔到處去跟所有人說:『這是我的新朋友,他叫阿翔。』

 

那時候我懂了,即使我不在,孩子已經開始懂得開始交朋友了。

 

後來有一天,我帶著孩子去一個山上的社區,女兒在兒童遊戲區就不走了,身體不是很舒服的我坐在車上休息,拉下車窗看著女兒跟一個四歲的小女生就攀談了起來,然後兩個人一起分享玩具、聊各自的朋友、還交換禮物,甚至拿著相機互相拍照,女兒還把她的朋友一一的介紹給那個妹妹聽。

 

過了很久,女兒回到車上準備回家,她告訴我:「媽媽,我認識了一個新朋友喔,那個妹妹是我的新朋友,我問她『你會不會打人,我不跟打人的人當朋友喔』,妹妹說她不會打人,但是她說她的爸爸會打小孩。」

 

我聽了覺得很可愛,女兒已經列出她交朋友的標準了,於是我問:『那妳還要跟她交朋友嗎?』

 

女兒說:『沒關係呀!我要交的新朋友是那個妹妹,不是她爸爸。』

 

那一天的我懂了,我的孩子會主動地交朋友,主動地與人攀談,而且也會了選擇她想要的朋友,列出屬於她的交友原則。

 

於是,游泳池認識的叫思倫,山上咖啡廳認識的叫妞妞,公園認識的叫小綠,女兒總是一次又一次的自己去認識,自己去攀談,然後請我回家做名片卡記住朋友的名字,這些朋友常常見過一次就無法再見面了,女兒也慢慢懂了那種珍惜當下朋友的感覺。

 

我總是相信,朋友,是人生的窗,每一個朋友會帶領孩子看到不同的風景。

 

現在,我的孩子慢慢地學著懂得選擇朋友的窗戶,懂得接近她想要的風景,懂得開一扇窗。










『慎重聲明』:
經過幾年的歷練,我不認為有某種理念、某種學說、某種方式,適合所有的孩子,也適合所有的家庭。
父母總是必須在教養中,去思考每個學說、每個團體背後所想傳達的價值觀與目的,為孩子與家庭選擇最好的成長方式。

我文章中所有的貢丸團、共學團是一群父母互助組成,沒有人從中獲利,目前已經在102年六月底解散,在共學團內有許多的孩子是一直撞牆,大人看不懂卻被孩子當成見死不救,孩子受傷累累的,因此,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的團體。

目前我協助一群父母透過各種不同的活動讓父母跟孩子認識相同理念的新朋友,也依舊很認真、很開心的陪著我的兒女長大,因此,我跟任何的協會、基金會、補習班、安親班、『任何的共學團,沒有任何的關係』。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_1070594  

很難被拒絕(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小,我是一個有話直說,有不爽也直說的人,我不怕得罪人,也不想屈迎別人,總是話說出口傷了人,後來的我常常跟長輩們出去,每次出門的時候總是可以聽到許許多多的人生故事,也慢慢地懂得原來他們的思維跟我們不ㄧ樣,話也可以說的不一樣。

 

後來的我,在做選民服務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前輩,她總有辦法把話講的很不得罪人,即使,我們明明達不到選民的要求,即使,我們根本沒做什麼,即使是很難取悅的選民,她總是有辦法講到反過來讓選民安慰她。

 

她總是可以將心比心的觀察別人的思維,找出最好的說法,去勸服對方。

 

後來的我常常從她那邊偷學,當選民的兒子媳婦因為生活習慣不同想要搬出家而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她可以告訴極力反對老人家:『樹大總要分枝,才能開枝散葉,恭喜你們家要壯大了。』

 

當我們有求於別人的時候,她總是可以不卑微的說到別人很難拒絕她的建議,那時候的我們常常戲稱,『能拒絕大姐的人真的很神,至少我們還沒看過神。』

 

我在這個前輩身上學到很多,那時候的我才知道,原來,同樣一件事情可以有百種不一樣的說法,同樣一句話,不同的態度會有不同的效果,不同的語氣也會有不同的感受。

 

從有孩子到現在,總是有很多人問我:『妳不覺得現在的孩子太厲害,常常頂嘴到人受不了嗎?』

 

那時候的我總是回答:『孩子如果發現大人的邏輯不對而提出反映,這難道不是孩子有自己的思考嗎?而頂嘴跟有主見的差別,在於父母的認定,也在於孩子說話的語氣跟態度。』

 

從孩子小的時候開始,我就常常跟孩子玩『這一句話用不同的語氣說話,哪一種語氣妳比較喜歡』的遊戲。

 

『這一句話用哪種態度說,妳會比較舒服?』

我們總是用不同的語氣,不同的態度一直反覆的演戲,找出我跟孩子間最好的溝通方式。

 

孩子懂了語氣的不同,卻沒有學會說法。

 

同樣一個目的,有很多的說法,有些說法讓人很不舒服,有些說法讓人很愉悅,很難拒絕,我還在想這種等我進入社會後才學到的東西,不知道該如何教導孩子,我能做的只是,用最尊重的語氣,最好的說法對待我的孩子。

 

後來發現,小寶爸爸有一個很棒的口頭禪,當小寶用很溫柔的語氣,用很好的說法問:『請問把拔你的手機充好電了嗎?需要用嗎?如果不用可以借我一下嗎?我想看上次媽媽給我看的平交道安全影片。』

 

小寶爸爸總是會一臉欣賞的表情對孩子說:『你這樣說,我很難拒絕耶!』

 

後來的我,偷偷了學了這樣的絕招,於是,當孩子一臉溫柔尊重的對我說:『媽媽,請問我現在如果看電視影片,會不會打擾妳跟爸爸工作,如果不會的話,我想看今天朋友借我拿回家的那片影片可以嗎?』

 

那時候的我,總會一臉欣賞地告訴孩子:『妳這樣說,我很難拒絕耶!』,女兒就會一臉笑開了。

 

原本在我家,只要到講故事時間,都是我們家父母與女兒間的拉鋸戰,以前女兒常常唱一首歌,『我的ㄧ就是二,我的二就是三,我的三就是四。』,她總是想辦法多凹幾本,三本總是要凹到五本,五本可以加到七本。

 

後來我仔細的舉很多例子告訴她,這就跟菜市場殺價一樣,菜販看到會殺價的人,總是會提高賣價,以為佔了便宜的人,其實沒有佔到便宜。

 

以為媽媽說五本,女兒凹到七本,女兒以為賺到了,其實媽媽是預留空間讓她往上加,並不一定是真的賺到。

 

女兒聽完之後,再也沒有唱那首歌了,於是她換了種說法。

 

現在是,每天拿了兩本故事書之後,等我唸完,然後用ㄧ臉溫柔的眼神望著我說:『媽媽,請問妳身體還好嗎?還有力氣幫我念幾本嗎?會太辛苦嗎?』

 

望著她這樣的方式,這樣的語氣與說法,我總會很難拒絕的一本又一本的往上加,就這樣一直加上去,口乾舌燥也甘願。

 

有一天,孩子用很溫柔的眼神望著我,溫柔的說:『媽媽,請打擾一下,我想要知道蒼蠅為何不容易打到,蚊子容易打到,所以可以借我一下IPAD,讓我看一下蒼蠅眼睛的圖片嗎?』

 

我還沒有回答,女兒卻繼續問着:『請問,我這樣的說法,有沒有讓妳很難拒絕?』

 

那時候的我終於知道,孩子懂了不同的說法,有不同的效果。

 

孩子也懂了,找出讓人很難拒絕的技巧與方法。

 

那時候的我也懂了,我快三十歲才看懂的功課,孩子五歲就開始學了。


 慢慢地學會了找出『很難被拒絕的說法』。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