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ug 28 Tue 2012 11:58
  • 勇敢

  

_1100670  

勇敢(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有一年大學選修體育課的時候,一個男同學告訴我們:『登山課很輕鬆好混,老師懷孕了,所以同學只是爬爬樓梯而已,很輕鬆。』,於是,我們幾個女孩子一同選擇了登山課。

 

新的學期一開始,我們馬上找那個男同學算帳,因為,大家都忘了,懷孕的老師會去生產,所以那一學期的登山課,換了一個年輕熱血的男老師,於是,運動神經一點都不發達的我,陽明山的登山步道變成了我的痛苦,除此之外,考試考着各種登山結繩方式,也考着許多登山的常識常讓我一個頭兩個大。

 

然而,最讓我揮之不去的噩夢卻是攀岩,我看著許多同學俐落的攀岩,爬上學校的攀岩練習區,輪到我的時候,我總感覺自己像隻過肥的青蛙,就趴在牆壁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我害怕著自己的缺點就這樣暴露在眾多的眼睛之前,我害怕我的害怕被別人看見,於是,我卡在攀岩壁中間,再也上不去,從此之後,不管別人如何說,我再也不願意嘗試。

 

當了媽媽後的我,從來沒有一次告訴孩子『你要勇敢。』,因為我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勇敢?更不知道『勇敢』該如何訓練。

 

孩子跌倒了,我會說:『還好嗎?一定很痛吧?』

 

孩子害怕了,我會抱著她說:『媽媽也會害怕,媽媽陪著妳。』

 

我從不教孩子勇敢,我卻讓孩子知道,妳可以哭泣、妳可以害怕、妳可以不勇敢。

 

很多人告訴我:『那是因為妳生的是女兒,所以才如此。』,然而,我看過太多的男孩子跌倒時,是被大人取笑,哭泣的時候,是被罵『膽小鬼羞羞臉』、『男孩子哭什麼哭』。

 

雖然大人以為用這樣的方法可以逼男孩『勇敢』,我卻從沒有看過這些男孩的勇敢,我反而看出這些孩子因為害怕被笑而不敢嘗試,我更看到的是,這些孩子在朋友跌倒時,大聲地嘲笑朋友,就如同大人對待他們一般。

 

我想,以現在的我來說,如果我對待男孩,我還是會告訴孩子『你可以哭泣、你可以害怕、你可以不勇敢。』

 

我從來不叫孩子『要勇敢』,因為我不懂什麼叫做勇敢,我也不認為,勇敢就是跌倒了『不哭』,該害怕的時候『不害怕』,該恐懼的時候『很有膽』。

 

我不會教『勇敢』。

 

但是,我會教『害怕』,『這種感覺叫害怕,媽媽懂。』

 

『害怕是一種很棒的情緒,黑暗的時候會害怕,是因為它要你小心看不到的危險; 孤單的時候會害怕,因為它要你準備一個人孤軍奮鬥的心情,或小心珍惜身邊隨時會失去的人;面對新的事情會害怕,是因為它要提醒你,做好全部的準備;害怕,是一個很棒的情緒。』

 

現在的女兒五歲三個月了,依舊還是會了影片中的劇情跑去躲起來,依舊會跑到我的懷中說:『媽媽,我害怕。』

 

我還是永遠溫柔的擁抱着她說:『沒關係,每個人都會害怕,害怕是一種很棒的情緒,告訴我們要小心,媽媽陪著妳。』

 

這樣的孩子,有一天在公園借了朋友的直排輪,從很遠的地方在共學團爸爸的陪伴下,跌倒了、又站起來、 跌倒了、又站起來、 跌倒了、又站起來,站在遠方二樓的幾個媽媽一直看著她反覆地跌倒,反覆地起來,她們告訴我:『彈彈是一個很衝的孩子,敢嘗試並且很勇敢。』

 

那時候的我,聽到這樣的說法,看著孩子走走跌跌的一路過來,十分鐘可以走完的路,她走了好久,卻從不願意把鞋子脫下來,看到這樣的她,我想起這陣子她對每一樣東西都超有熱誠學習,總會一直練、一直練,每次學會一樣新東西,她總是衝勁滿滿。

 

我想起幾天前,因為一個曾經訪問過我的央廣主持人在內湖運動中心開了一家媽媽城堡親子餐廳,我想偷偷去捧個場,孩子很愛那個有積木又有玩具的餐廳,卻在上廁所時讓孩子發現運動中心一樓有一個室內攀岩場,對於才五歲多的她,堅持要試試看,於是,我買了票讓她自己玩。

 

我看著她小心翼翼地往上爬,每快到了三分之二,她會轉頭看著在下方的我,然後告訴我:『媽媽,我好害怕噢!』,我告訴孩子:『沒關係,媽媽也會害怕,妳可以選擇繼續往上爬,還是跳下來。』,於是,孩子用力地跳下來,跌在超厚的軟墊上,開心地大笑向我跑來。

 

孩子擁抱着我說:『媽媽,在上面的感覺好害怕!』,我告訴她:『媽媽大學的時候有試過,真的很可怕,媽媽懂,害怕是很棒的事情,告訴我們有危險了,要小心。』,女兒笑笑地抱著我,然後繼續轉身去挑戰。

 

那一天,她每到快要頂點就喊害怕,然後放棄的跌下來,我看著她因為用力過度,整個人滿身大汗,每次害怕時都可以看到她握着石頭的手微微地發抖著,然而,她卻一次又一次地爬上去,一次又一次的挑戰着,直到幾乎沒有力氣。

 

隔天,她又堅持著要爸爸陪她去同樣的地方練習,於是,那一天的她問了其他的大姐姐方法,終於成功地登上了頂端,壓了在頂端那個會叫的塑膠狐狸,孩子開心地大聲的尖叫,然後打電話給我,開心地告訴我:『我會了!我會了!』

 

過沒幾天,孩子約了共學團的朋友們一起去,我看著每個孩子在攀岩抱石場的上面,一個個喊害怕,卻跌下來又爬上去。

 

那時候的我才懂,原來,我們不教『要勇敢』、『有什麼好怕的』,我們只在他們每次害怕的時候,陪他們練習面對害怕,練習與害怕相處,於是,孩子們開始懂得如何面對害怕了。

 

害怕的理所當然,害怕的不覺得丟臉,害怕的又哭又笑,站在下方的我,看了好感動。

 

現在的我,終於知道,從不教孩子勇敢的我,有一個長出了勇敢的孩子。

 

現在的我,終於知道了,所謂的勇敢,不是『不哭』、不是『有什麼好怕的』,而是,即使懂得自己的恐懼,即使看出了自己內心的害怕,也願意去面對。

 

即使知道自己很害怕,也願意去面對,只為了得到那最後甜美的果實。

 

所謂的勇敢,不是不害怕風浪,而是即使會害怕風浪,也會向前去面對。

 

一路教孩子懂『害怕』的我,一路幫著孩子一起去『感受害怕』的我,卻有了一個敢『面對害怕』的孩子。

 

從不懂得如何教勇敢的我,從不願意再攀岩一次的我,如此不勇敢的我,在孩子身上,學會了什麼叫做勇敢。

 

親愛的孩子,謝謝妳給我的教導。

 

謝謝妳告訴我,什麼叫做勇敢。

 

可以當妳的學生,是我的幸福。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_MG_4806  

情緒方程式(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國小的時候,有一次我的父母一起到香港遊玩,那四天,我們三個孩子拿著父母親留下來的零用錢,沒人管的過了四天自在卻又寂寞的日子,好不容易,父母回家了,三個孩子圍著大包小包的行李箱,滿臉的期待。

 

然而,每開一包行李,就多了一次的失望,滿滿的行李箱中都是藥跟酒,就是沒有一樣孩子期待的玩具跟零食,那一次的我生氣了,我忘了我是怎麼生氣地亂吼,也忘了我罵了哪些話。

 

我只記得父親看著滿地的行李箱後,跟母親說:『明天去福利中心,幫孩子多買一些吃的。』

 

果然,隔天傍晚,母親下班後,我家的廚房堆了很多的零食,不過,我看著那些原本就熟悉的零食,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那時候我跟我的父母一直以為,我只是想要一些『台灣沒有的新鮮玩意』,所以鬧情緒,後來的我,終於瞭解,其實我氣的只是『原來你們放著孩子出去玩,卻從來沒有想到我們。』

 

我氣的是那種,被放下,被遺忘的感覺。

 

一直到現在,我才瞭解,以前很多生氣的理由,背後的原因。

 

我生氣『為什麼大人可以看電視到半夜,小孩不行。』,後來才發現,我不喜歡的是九點一到,父母趕走我們,讓孩子們在黑暗中邊試著入眠,邊聽著另一個房間傳來的微許燈光與電視的熱鬧聲,我不喜歡那種被踢出去的寂寥。

 

我討厭着洗碗,不是真的討厭那樣的工作,而是討厭大家吃完飯後留下滿桌的油膩跟孤單的我,讓我一個人在廚房,面對著油膩的碗盤跟客廳傳出來的一家和樂。

 

小時候的我不懂,因此計較着大人看電視的時間,計較着誰洗幾次碗,誰又從來不洗碗,常常為了這些連自己都看不懂的情緒,生氣着,跟父母衝撞出更多的傷,也頂著愛生氣、愛計較、脾氣大的招牌,一刻都沒有放下來過。

 

後來的我才知道,這樣的迷惑影響我的人生,我在意着別人的感受、在意著別人口中的八卦、在意著怎麼跟別人交待,而拖著一段關係,卻不去真正面對『早已經不愛了』的真正心情。

  

人生,懂得自己最單純的情緒,懂得自己最單純的想法,很多的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而不需要拖著許許多多莫名的感覺與想法,傷人也傷自己。

 

最近,五歲兩個月的女兒問了一個小四的孩子:『哥哥,你的爸爸媽媽會打你嗎?』,那個哥哥回答:『沒關係,等我大一點,換我打媽媽。』

 

這樣的回答傳到了媽媽的耳中,媽媽慌了,從小就主張適當打罵的她,對這個孩子越來越沒有辦法,她不解地問我:『我才剛剛帶他去玩過迪士尼樂園,怎麼還會說出這樣的話?』

 

孩子母親的問話,在我的腦海中一直盤旋不去,我常常看著共學團的小慧,還沒有滿兩歲的她,幾乎所有的感覺都會用言語表達了,哭泣到底是因為跌倒很痛?還是嚇一跳?現在要的到底是食物,還是玩具?這樣的感覺到底是害怕,還只是難過?小慧都可以很清楚地表達。

 

我也想起,女兒兩歲的時候,每次到醫院聽到醫生一說要打針,就大哭,我總是抱著她,溫柔的安撫著她的背說:『媽媽,也會很害怕,媽媽懂,這種感覺叫害怕。』

 

後來,等孩子情緒安穩時,我問她:『是害怕打針哭?還是因為打針真的很痛?』她說:『是因為害怕的哭,其實打針不痛。』

 

我們總是陪孩子找出最簡單的感覺,最簡單的情緒。

 

『這樣的感覺叫做忌妒,每個人都會忌妒,忌妒的感覺不好受,不過,不代表妳不被愛。』

 

『丟掉自己心愛的東西很難過,這種難過的感覺媽媽也有過,媽媽陪著妳,等這樣的感覺慢慢離開。』

 

『這種感覺叫做思念,媽媽也會思念一個人,我們一起思念好嗎?』

 

『這種感覺叫做被忽視,這種感覺不好受,媽媽也不喜歡,不過,我們可以這樣告訴對方.....。』

 

每一種感覺一一的帶著孩子認識,每一種感覺一一的帶著孩子慢慢地釐清,每一種感覺帶著孩子慢慢地感受,每一種關卡陪著孩子過,慢慢地,孩子懂得自己的感受,懂得自己要什麼,懂得自己最單純的感覺,懂得自己卡住的關,懂得那個關卡怎麼過。

 

也因為這樣,我常常認為孩子的問題,找出孩子卡住的癥結點去解決就好了,有這麼困難嗎?困難的只是父母從沒有看出孩子卡住的地方,也不想辦法去解決吧?

 

這樣的想法一直在我腦海中,從沒離開過,一直到女兒五歲兩個月的時候,帶著女兒到游泳池玩,我坐在泳池的旁邊,看著一對婆媳帶著兩個孩子走到兒童戲水池,那個哥哥還沒滿三歲,看得出來第一次來游泳池,有點害怕,有點不知道這是哪裡,又很好奇的左看右看。

 

兩歲多的哥哥戰戰兢兢的扶著游泳圈跟著媽媽走入兒童池,他的小腳才剛剛碰到水,就稍微的縮了一下喊:『冷!』,這時候阿嬤一把用力地把他拉入水中說:『快過來玩!』,孩子撲通地掉下水,雖然池子不深,雖然有泳圈保護,孩子還是嚇哭了,阿嬤說:『水有什麼好怕的?男孩子哭什麼哭?』,然後猛在孩子身上潑冷水,孩子的眼睛進了水睜不開,哭的更大聲了!就這樣聲嘶力竭地在泳池中哭著,還一直被罵『男生這麼膽小怎麼可以?』。

 

孩子的媽媽把更小的孩子放進泳池,也任着孩子害怕的大哭,媽媽還跟哥哥說:『要勇敢當弟弟的模範。』

 

我看著那個孩子,心中不捨得想著,這個孩子好厲害,在他小小的心中要在同樣的時刻處理着『接觸一個新東西』、『水的溫度造成的寒冷感受』、『被阿嬤嚇一跳的感受』、『被阿嬤罵的憤怒』、『被取笑膽小的心情』、『眼睛被潑到進水的感覺』、『媽媽的期望』、『弟弟害怕大哭的干擾』,這些加加總總的感覺混在一起,成了一個很難解的情緒方程式,孩子到底懂不懂?

 

那個當下,我忽然懂了,有些孩子的問題看起來很簡單,就只是因為他們遇到情緒問題的時候,可以很單純的去面對自己最簡單的情緒,不用一邊感受失去東西的難過,還要一邊處理大人的情緒。

 

不用一邊感受自己忌妒的不舒服,還要怕被說『這有什麼好生氣的!』、『就是愛亂生氣』、『別人在笑你了』。

 

不用一邊感受自己的害怕,還要擔心被罵『有什麼好怕的?』、『膽小鬼』。

 

不用一邊忍受着自己已經吃到快吐的感覺,還要怕被罵『浪費食物』的吞下那口飯、也不用忍耐着被指控『每天只想著玩,不吃飯。』的委屈。

 

不用滿懷期待,穿著自己做的海報衣服展示給阿嬤時,被罵『醜死了,快去脫掉』,一邊面對著『自己被潑了冷水的感覺』,一邊面對著阿嬤的批判,一邊又要處理着媽媽很正經地告誡『自己喜歡就好,為什麼要讓別人影響妳?』

 

不用一邊面對著自己的小手還無法完全控制自如的挫折,一邊還要被媽媽罵『怎麼摔破碗?』『你是故意找我麻煩嗎?』

 

不用一次處理太多的複雜狀況,單純地找出自己的感覺,單純地處理自己的想法,也一次又一次地去練習着與自己的感覺對話,與別人的感覺對話。

 

慢慢地我懂了,有好多好多的孩子,每天在面臨着比大人還要嚴酷的習題,在解着連大人自己都不懂的情緒方程式。

 

慢慢地我也懂了,父母失和、婆媳關係,對孩子的影響,其實最大的部分是,讓孩子卡進去更多人的情緒中,處理比別人更複雜、更難懂的情緒方程式中。

 

那個想打媽媽的孩子,累積了『上次被媽媽誤解的氣』、『去宜蘭玩被誤會就打的火』、『回外婆家被父母丟下自己出去玩的寂寞』『媽媽偏心妹妹的忌妒』、『媽媽叫爸爸不要太疼我的怨』、『每天被逼功課的不滿』、『每次隨著母親打罵情緒話語中的不滿』⋯⋯,一個事件十個結,十個事件百個結,許許多多,多年的怨與不滿累積下來的他,早已經忘記了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早已經分不清楚,哪些感覺多一點,哪些感覺少一點,哪些憤怒加一點,哪些情緒減一點。

 

而這麼多難解的情緒方程式,錯綜複雜的交織着,從孩子的功課,變成了父母的習題,變成了親子間難解的方程式。

 

一個不是迪士尼樂園可以完全解開的習題。

 

一個不是每天要稱讚幾次、每天要擁抱幾次、父母要多付出、父母要愛多夠,而可以輕易解決的問題。

 

現在的我,才終於懂了,我們之所以可以如此輕鬆的看著孩子們自己解決自己的爭執,自己處理自己跟朋友們的關係,沒有仲裁、沒有評價,就相信讓孩子自己去處理,只因為我們的孩子只在處理看懂情緒的加減法。

 

看懂自己最單純的情緒,瞭解自己情緒的強弱,用最簡單的方法,立即解決問題。

 

而有許許多多的孩子,即使只有一個小小的事件,也每天都在處理着複雜的情緒方程式。

 

現在的我,感謝老天,讓我一路貴人不斷,因為數學不好的我,只想單單純純的處理着情緒加減法,陪著孩子過著簡簡單單懂得自己要什麼,懂得自己在氣什麼?又該怎麼處理的人生。

 

感謝老天,我不需要去去面對親子間複雜難解的『情緒方程式』。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_1070623  

只是一時,失了手(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孩子一歲半開始,忘了曾經有多少次,小梅總是希望孩子能夠像剛剛出生那樣,柔軟可愛,吃飽睡、睡飽吃,而不是整天哭哭啼啼的這麼的黏人,也不是每到吃飯的時候就惹到她一肚子火,總要在孩子的哭聲,旁人的勸阻聲中才憤恨的放下自己手中的棍子。

 

大學才剛剛畢業時,小梅以為自己有著美好的人生正在前頭等著她,然而,迎接她的卻是驗孕棒上的兩條線,那措手不及的孩子,那發現太晚來不及拿掉的孩子,讓她成為班上同學,畢業後第一個走入婚姻的女孩。

 

孩子的父親跟她一樣手足無措,正要進去當兵的他匆匆的結了婚,把老婆放回自己老家,就拿起了行李入伍了,他想,家中有自己的房間、自己的父母跟未嫁的姐妹,總有人幫他照顧著老婆,一切都很安心。

 

然而,懷著孩子入門的小梅卻不是這樣的感受,不熟悉的鄉鎮,連走出去都怕迷路,鄉下地方的每一個人過度的『關切與好奇』對她來說都是一種壓力,忍著懷孕中的一切不適,卻還要介入一個自己都不熟的家庭,孤立無援。

 

那樣的壓力對她來說有無限的恐懼,但是,她總還是記得一個媳婦該做的所有事情,她努力的孝敬着公婆,也努力的盡量跟每個人都好相處,然而,她還是懂得,在那樣的一個家中,媳婦的地位是最低微的,『菜煮得太鹹!』『我家的青菜都是用豬油炒的。』『嫂子,我媽窗戶都整個拆下來洗,沒這樣擦的。』

 

每一句話,即使是好意地提醒,對她來說,都是無形的壓力,總是要扭曲着自己的個性去迎合,總是要把自己縮到不能再小去委曲求全,後來,孩子出生了,抱著柔柔軟軟的孩子,天使般的臉孔躺在她懷中的時候,她心中好感動,然而,隨著孩子一天比一天大,她卻越來越焦躁。

 

『隔壁阿嬸的孫子比妹妹小,都十五公斤了,怎麼差這麼多?』、『到底有沒有好好吃飯?』、『孩子這麼愛哭,脾氣以後一定不好,人家三伯的孫子帶出去一整天,我都沒聽他哭過。』

 

每一字每一句,對小梅來說都是壓力,於是,孩子不吃飯她打的一天比一天還兇,孩子夜晚哭了,她馬上急著緊緊遮住孩子的嘴巴,隨著孩子越來越大,『媽媽』成了大家恐嚇孩子的萬靈丹,『再不吃叫媽媽打!』、『不乖,跟妳媽媽說。』

 

小梅總覺得不對,夜晚的時候,看到孩子滿身的傷疤,她也會流下淚,她不知道怎麼面對這個孩子,她不知道為何她的孩子這麼不乖?她請教了一些朋友,朋友說:『沒關係,媽媽也是有情緒的,當然也會被孩子逼的打人。』

 

她也請教了一些所謂的幼教專家,專家體諒媽媽的心情說:『父母真難為,還要忍受孩子的無理取鬧。』,『連我這樣的專家都會被孩子的作對而氣到爆炸,媽媽有這樣的情緒是自然的,有時候是難免的。』

 

於是,小梅雖然還是會在夜晚看著孩子的傷疤掉淚,白天,她的鞭子卻越來越有力道,她知道她的父親也是這樣讓她讀完大學的,她理所當然的告訴自己『當媽媽也是有情緒的。』

 

坐在醫院的長椅上,她整個人癱坐著看著天花板刺白的燈光,她忘了自己坐了多久,忘了自己說了什麼,忘了身邊有哪些人,當社工來到她的身邊時,她有點恍神的喃喃自語:『當媽媽也是有情緒的。』

 

頭髮半白的社工人員,坐在她的身邊握着她的手緩緩地說:『既然都知道那是媽媽的情緒,怎麼會把孩子當自己情緒的出口?』

 

社工的話還在她腦海中反應不過來,一個暴跳如雷的聲音卻劈了過來:『媽媽有情緒就可以拿孩子當出口,男人有性慾,難道我看到喜歡的女人就可以上嗎?孩子到底犯了什麼錯,必須要這樣子被對待?妳還我健康的孩子來!』

 

小梅看向那個對她吼的男人,她的苦、她的恨全爆發出來了:『你呢?你當什麼爸爸,把我一個人丟在你家,誰都可以吼我,連你家的狗地位都比我這個當媳婦的高,我算什麼?誰又幫過我? ...................。』

 

痛徹心肺的喊完之後,小梅終於明白,她的孩子沒有比別人的孩子壞,而是,全家地位最低的她,唯一可以控制,可以管的只有孩子,孩子只是她壓力的出口,孩子只是她情緒的出口。

 

只是,一時累積了太多的情緒,累積太多的壓力。

 

只是,情緒跟性慾一樣,無法控制時總要付出代價。

 

只是,情緒忽然無法控制了。

 

只是,一時失了手。

 

 

*******************************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只是人物跟事物都在我的筆下有所更動,共學團這半年來,我常常想我的身邊怎麼可以圍繞這麼棒的父母?怎麼有父母比我更堅持走自己的教養路,後來才知道,有父母曾經是志工,有父母曾經在醫院研究過家庭精神遺傳,也有父母眼睜睜地看著家暴的後果,如何的毀了好幾個家,如何一代又一代的付出代價。

 

於是,我們走一條跟別人不同的路。

 

而對我來說,從我有孩子開始,我遇到了很多的貴人,我看到有很多在幼教界默默付出的老師,她們對父母很嚴格,對孩子的眼神卻充滿着溫柔,我在這些老師身上,看到了付出,也透過他們的教導而看到孩子的美好。

 

他們讓我知道親子之間是一種關係,兩個不同的人唯有互相瞭解,才能相愛相處,在這些貴人的幫助下,也在共學團的每個父母對孩子不同的對待下,我跟孩子之間的愛戀越來越深,感情也一天比一天緊密。

 

曾經,我多麼害怕情緒火爆的我無法當一個好母親。

 

曾經,我害怕看到孩子眼中對我有著我曾經對父母的憤恨眼神。

 

曾經,我多麼害怕我會一失控,對著孩子翻桌。

 

然而,這一路走來,我是如此幸運地看懂了孩子的美好,也看懂了親子間的感情,沒有任何委屈,沒有任何的忍耐,而跟孩子相處愉快,我想把這樣的幸福傳下去,我努力着想把我得到的幸福傳給更多人。

 

這一路走來,也有人告訴我:『沒有幾個父母可以不打罵孩子,妳這樣不體諒父母也有情緒,書賣不出去,體諒孩子沒有用,孩子又不會買書。』、『孩子就是該打才會乖。』,但是,我無法不負責任地告訴父母『這個孩子該打。』

 

這一路走來,也看過有人為了自己的課程,自己的招生率,而挑撥着親子之間的關係,挑起父母對孩子的埋怨,試圖討好父母、合理化父母的行為說:『孩子有時候就是跟你作對,當然會生氣。』、『剝奪孩子的行動自由』『剝奪孩子的喜好。』就可以達到父母的目的。

 

然而,目的達到了,親子關係種下的互相埋怨與憤恨如何抒發?那些情緒又該如何排解?誰付出代價?

 

文字可以幫人,文字也可以傷人,或許,我的文章沒有很大的市場,我只想,即使十年後,也無愧我心。

 

我無法討好父母的情緒,因為我知道,當妳要求孩子要改的時候,就不能幫自己的情緒找改不了的藉口,我更深深切切的知道,情緒的失控該付出哪些代價。

 

我也深深地知道,解決問題的方法有很多,沒有辦法的人才會只使用暴力跟威權。

 

身邊沒有一個人,可以當別人情緒的出口,每個人都該被尊重。

 

即使,那不是我的孩子,我也無法寫出文字給父母一個藉口,一個體諒,而將自己的情緒發洩在別人身上。

 

只因為,我無法承擔任何一個人的。


 

『只是一時,失了手。』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_MG_0392.JPG   

告別一段關係(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回小鎮的時候,我帶著女兒走過剛剛攤商才準備開市的市場,忽然眼前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我驚覺的想喊出聲音叫喚,才想起,那個我想呼喊的長輩,兩年前已經離開了,我在他的告別式上早已經跟他告別。

 

我想起人生參加的第一場告別式,是從小陪著我長大的阿嬤,那一年的我國中畢業才剛考完升學考試,阿嬤因為糖尿病而住進了醫院,父親那時候給我零用錢,讓我整天在醫院陪著她老人家,從小我在阿嬤的照顧下長大,那個暑假,換我照顧著病榻中的她。

 

當我回到學校的時候,阿嬤也出院回家了,沒多久,就離世了。

 

家族龐大的告別式中,我常常看著要燒給阿嬤的豪華紙紮屋,口中喃喃地告訴阿嬤『以後要記得可以住這間噢!』『出門有車,妳不會開車要叫司機噢!』『阿嬤,不要怕噢,慢慢走。』

 

後來,隨著工作的關係,也隨著年紀漸漸長大,身邊的長輩一個個離開,我參加告別式的機會越來越多,喜事的場合我不一定會去參加,但是,只要是親友的告別式,我一定會想辦法撥空去參加。

 

沒有為什麼,只是想去跟走過自己生命中的人,好好的告別。

 

多年以後,我才聽過一個心理師說『很多的父母不願意讓孩子進醫院或者到告別式去探望或告別親人,卻不知道,對孩子來說,這是對自己身邊的人一個很棒的告別機會,在自己的心底慢慢地接受一個人即將離開的事實,在自己心中跟參與過自己生命中的人告別,少了這個過程,孩子不懂得為何一個人憑空的消失,常常會莫名的在孩子心中缺了一塊。』

 

最近的我常常想,人都是如何學習着結束一段關係?告別一段關係的?

 

從小到大,父母把我送到學校,希望我可以因為跟別人的互動,而培養自己的人際關係,但是,我卻被大人要求着『不准吵架』、『不准打架』、『跟朋友切八段就是妳個性不好!』

 

我在很多的標準下,逼著去學習所謂的人際關係,於是我學不會吵架,認不清人與人相處本來就會有衝突,我更學不會去斷絕一段關係,選擇一個朋友,就學的期間,只能因為畢業的關係,因為時空疏遠的關係,才能夠去『接觸新的人』、『告別一些朋友』。

 

真正主動地去告別一段關係,是從談戀愛開始,從一剛開始的很難拒絕,每次分手都痛苦到無法自處,到後來的雲淡風輕,慢慢地感謝曾經有過的美好,慢慢地去了解人沒有不散的宴席,珍惜當下比較重要。

 

慢慢地在朋友與愛人的分分合合中,去摸索『結束一段關係』的藝術。

 

只是,現在的我們,在科技的進步下,總有一些在心中已經不是朋友的人,在網路上還掛著『朋友』的欄位,每天看著自己的狀態,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像斷了,又牽扯不清,也總有一些沒見過面的網路『朋友』,對自己的幫忙與支持,多到無法想像,朋友的定義,隨著科技,越來越模糊。

 

或許,從小我們都不曾被教導『如何結束一段關係』,所以,長大了才不懂的面對。

 

總有人因為情人關係的結束,而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

 

總有人因為學不會『如何結束一段關係』,所以不懂得,怎麼跟一個危險的情人告別。

 

總有人因為學不會『如何結束一段關係』,所以,即使自己覺得怪怪了,還是脫離不了那明明在害自己的朋友。

 

因為學不會『如何結束一段關係』,只好,去服從那段關係,即使被家暴,即使要陪著朋友吸毒,即使,自己已經傷痕累累。

 

我的孩子從小的時候開始,參加了不少的親子團體,也跟著上了一些親子課,

參加的親子活動多了,可以認識很多人,只是當時的我在想『趕了好久的車到了教室,上完一個小時的課,去公園走走,孩子到底真的互動了嗎?孩子看懂每個人的個性了嗎?』、『所謂的人際關係,孩子學到了什麼?又看懂了什麼?』

 

後來的我慢慢地看懂了,有些人的教養理念跟我很不同,慢慢地,女兒會告訴我:『某某某一直打我,我不想跟他當朋友了。』、『某某媽媽每次大聲吼她的孩子時,我都好害怕。』

 

於是,我的孩子在那個過程中,除了認識新朋友,還包括選擇朋友、跟朋友互動,以及如何結束一段關係,告別一個朋友。

 

有一陣子,家中養了兩隻兔子,女兒好愛好愛,但是因為夏天一到,兔子住的地方會晒到太陽,台北夏天的高溫太不適合兔子的生長,我找了很多兔子生長的影片與圖片,讓孩子瞭解,兔子不是養在我們身邊才是幸福。

 

於是,我們經過很長久的溝通,才獲得女兒的同意,將兔子送給一個農場幼稚園,送兔子走的那一天,我們開車到三芝,那邊的孩子看到我們帶著兔子前來,全部都圍了過來,女兒放下了兔子,好好的跟她的兔子朋友告別,然後在回程的車上哭了。

 

我抱著哭泣的她,緩緩地告訴孩子:『寶貝,跟自己很愛很愛的朋友分開,是一件很難過的事情,但是,我們知道它們離開了我們,住在那樣的地方,對兔子來說,才是一種幸福,這種分別的感覺很難過,但是,我們相信這是給它們的幸福。』

 

離開,有時候是一種給別人的幸福。

 

生離死別的話題在我家從來不忌諱,人生的來來去去是一種常態,生命的起滅也是一種必然,我的女兒學習怎麼選擇朋友,學習怎麼跟朋友斷絕關係,學習怎麼瞭解即使一個人會寂寞,也放棄跟自己不想在一起的朋友出遊。

 

我們聊着人終究會分開的事實,我們聊着即使妳有百般的不願意,當父母生活在一起是一種折磨時,父母還是會選擇分開,沒有一個人可以逼迫另一個人活的不開心。

 

大人與孩子都可以選擇不跟傷害她的人相處。

 

孩子懂得哪個大人為何不跟某個大人當朋友了,她瞭解了大人們的衝突,她也懂原本叫阿姨的人,現在路上遇到要小心,只因為人心會變。

 

我承認,我是傳統的教養下長大的孩子,一直到現在,即使全力的支持孩子選擇朋友的權利,我還是會被那種『不要因為孩子而影響大人的框架罩著。』,還是會被貼上很多的標籤。

 

然而孩子五歲後的某一天,我帶著孩子到一家餐廳用餐,女兒迫不及待地衝過去兒童遊戲區,我遠遠地看著她忽然靜止地站在遊戲區的門口很久很久,然後,慢慢地走了回來。

 

我問她:『怎麼不去玩了?』

 

女兒回答:『媽媽那些小朋友玩的方式很可怕,拿鞋子丟人,拿臭襪子塞別的小朋友的嘴巴,撞小小孩,我不想跟這樣的人玩。』

 

那個當下,我終於懂了,我這一路上不怕得罪人的堅持,總有回報,孩子懂得她要什麼朋友,不會捨不得少了一個玩的機會而勉強自己。

 

而我也懂了,一個人總會吸引着跟自己磁場相近的人在一起,老天讓我透過機會刪減朋友,再給了一群最適合我的朋友,而我就該往前,不該一直往後看。

 

我的孩子,在一次次的人際衝突中,學會了找自己相近的朋友,努力的經營自己的人際關係,遠離不適合自己的朋友,她會主動走向前去認識一個新朋友,她慢慢的在練習着『跟別人開始一段關係』、『經營一段關係』、『跟別人結束一段關係』、。

 

我的孩子也在選擇適合她磁場的朋友

 

她也開始瞭解身邊的朋友或大人,總會來來去去,而她懂人跟人無法相處時,是可以好好分開的。

 

人生,不只是加法,我們不能只讓孩子透過很多的方式認識朋友,卻忘了學習刪減朋友。

 

人生,是一連串的過程,身邊的親友,有加法也有減法,不會加法是一種孤寂,不會減法,卻是一層層的傷。

 

只加不減的人生太沈重。

 

現在的我,跟著孩子一起學習學著人生的加法,也學人生的減法,並且慢慢學著處之泰然,並且珍惜身邊的每一段關係。

 

學著透過跟人事物的相處,學習『結束一段關係』、學習『告別一段關係』。

 

然後,步伐輕盈地向前走。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