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8080.JPG  

全部的自己(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很小的時候,鄰居的一對姐弟父親過世,那時候的我還小,那對姐弟也只是小學五年級跟三年級而已,他們向學校請了喪假,我一直不知道我該用什麼樣的方式表達哀悼,在心中給予他們無限的同情。

 

某一天,當我走出家門口的時候,卻發現正在休喪假的姊弟倆正一起玩得很開心,那時候的我很震驚,心中還想著:「真是的,父親死了還在玩,竟然還可以笑。」

 

後來,慢慢的等我一天天地長大之後,在長輩的喪禮裡面,我聽到了許許多多的評論:「那個某某某,虧她還是讀書人,奶奶過世了竟然沒哭。」、「那個誰誰誰,昨天吃飯還笑得很開心,到底搞不搞得懂家裡面在辦喪事。」、「那個誰的兒子,奶奶死了還要出國玩。」

 

那時候的我才知道當初的自己有多殘忍,我們批評著別人的情緒,用我們自己的觀點,來決定別人應該哭多少?笑多少?開心多少?悲哀多少?

 

有一次參加一個很親的長輩喪禮,拿著香在靈堂跟著祭拜的時後我卻想著:「現在的我對別人來說,夠不夠哀傷?該不該哭?還是哭的太誇張了?這的時間該不該哭?」,我忘了我該有的哀傷,我忘了我正失去一個很棒的長輩。

 

慢慢的,即使我看很感人的電影,我不敢流眼淚,只因為很怕別人的取笑。

 

慢慢的,我即使想要開心的笑,我都害怕別人會認為,這個人無緣無故在街上傻笑,是不是腦袋有問題?

 

慢慢的,我開始討厭動不動就流眼淚的我。

 

慢慢的,我開始不喜歡那個找不到笑容的我。

 

慢慢的,我開始覺得即使要笑也要找一個大家都認同的事情,才有資格開心。

 

我的喜怒哀樂,卡在別人的眼睛中。

 

我的喜怒哀樂,帶給我許多的壓力與憂鬱。

 

有了孩子之後,我常常在想,為何要對一個三個月大的小嬰兒說:「不要哭!羞羞臉!大家都在看你了。」

 

一個三個月大的嬰兒,為何連哭都必須要感覺到羞恥?為何連哭都要看別人喜不喜歡?為何連哭都還要等著別人的評價?

 

有了孩子之後,我不懂為何有些人把孩子帶到郊外,然後一邊玩手機一邊對著孩子說:「我都陪你出來玩了,你還不開心,是不會笑嗎?」

 

為何一個孩子連笑都要被大人評價?

 

我想著自己有好長的一段時間,哭的時候害怕自己丟臉,

 

笑的時候害怕別人覺得囂張,

 

失敗的時候覺得自己一點價值都沒有。

 

開心的時候害怕自己樂極生悲。

 

想分享的時候害怕別人以為我是炫耀。

 

不認同的時候害怕別人以為我不合群。

 

那一路上,每次當自己有喜怒哀樂的時候,都是我自己否定自己的時候,於是,我的人生就變得平淡無奇,找不出該快樂的時候。

 

因為孩子,我開始找回了自己的快樂,我告訴孩子:「想哭就哭,哭是一件很棒的事情。」我陪著孩子念繪本,可以母女倆抱著一起哭。


痛了,想哭就該哭 ;委屈了,想哭就該哭;哀傷了,就該讓眼淚洗去哀傷;哭了,我會陪著孩子一起感受她的感受,然後陪著她一起找回笑容。 

 

我陪著孩子在草地上翻滾,在路上跳舞,管別人怎麼想,我們笑得很大聲,笑得很猖狂。

 

我騎著腳踏車載著孩子,沿路一直亂唱歌,兩個人笑的很開心。

 

我陪著孩子一起生氣,一起感受生氣的感覺,一起度過生氣的感受。

 

我看著孩子感受沮喪,抱著她給她一個溫暖的擁抱,請她好好享受這樣的感覺。

 

我在孩子身上,學到愛自己像孩子般地哭,像孩子般開心的笑。

 

我鼓勵著孩子享受放聲大哭的感覺、享受猖狂大笑的痛快、享受生氣的感覺、享受沮喪的溫度、享受著自己的每分每秒情緒。

 

我告訴孩子每個人都有恐懼的時候,每個人都會恐懼,因為害怕才會小心,那是一種很棒的情緒,而不是膽小鬼。

 

親愛的孩子呀!

 

妳的母親我,想要告訴妳,

 

在哭泣的時候,請妳盡情的哭泣,不要覺得丟臉,不要害怕眼淚與鼻涕讓妳的面容不美麗,請讓淚水洗去妳所有的哀傷。

 

在開心的時候,請妳開心地大笑,笑到五臟六腑都跟著顫動,不管別人怎麼想。

 

在沮喪的時候,請妳好好享受沮喪的感覺,真切地去聽自己心中的聲音,不要自我否定。

 

在痛苦的時候,請你好好享受痛苦的感受,然後欣賞自己有熬過去的信心。

 

在恐懼的時候,就恐懼吧!每個人都有恐懼的時候,別管別人說你是不是膽小鬼。

 

親愛的孩子呀!

 

請妳愛妳自己,愛那個哭得很痛快的自己、愛那個笑得很爽快的自己、愛那個經歷沮喪的自己、愛那個可以感覺痛苦、可以感覺恐懼的自己、、、、。

 

親愛的孩子呀!

 

請妳愛妳自己,愛全部的自己。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_MG_6740.JPG  

學習的胃口(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母親的姐妹們每次聚會的時候,總是有美食相伴,很重視吃的媽媽跟阿姨們常常談起的就是當年我的外公外婆兩個人,如何靠著外公一個小小公務員的薪水,在那個年代一口氣養大了七個孩子。

 

她們常常談起,外婆是如何用盡身邊的資源,做出很多便宜又好吃的料理,她們更常提起,每到了過年時,當外婆在剁家中僅有的一隻雞時,他們五個姐妹,總是圍在玷板旁邊,期待著有一小小片肉屑飛出,一點都不怕剁到手,只要吃到一小小片飛出來的肉屑,一整年都會記得那種美味與滿足。

 

記憶中的美味,讓母親跟阿姨們很喜歡吃,我想或許是孩童的時候,那大家一起搶食的快樂記憶,讓她們喜歡上吃,也許是那很少飽足的年代,那種飢餓後的飽足讓他們的食物變得更美味。

 

相較於我的母親,小外甥每到吃飯的時候,總是一臉的苦瓜臉,吃飯對他來說是一件苦差事,而多年來的營養不良,也導致了他身體上的傷害,那小時候胖嘟嘟的他,現在抱起來都是骨頭。

 

母親常常不懂,為何現在的孩子討厭用餐,我卻知道,當外甥越瘦,他的父母就越焦慮,每到用餐的時候,所有的逼迫、脅迫、利誘、處罰、強灌都一一的上演,吃飯就像照表抄課,旁邊還有一群嚴厲的教官,一個人再好的胃口都會被打壞。

 

孩子用餐的胃口,被逼壞掉了。

 

從女兒三歲開始,我帶著孩子找到了一群對教育很有想法,很有堅持的父母組成了一個共玩團,每週三天帶著孩子出遊,在那三天中,看不懂的人以為我們只是讓孩子玩,看得懂的人,就懂得我們是多麼努力的讓孩子在大自然中學習,在大自然中放鬆,在環境中激發所有的想像與好奇。

 

我們沒有課程、不需要每天拉著孩子從這個補習班到那個才藝班,一起發現身邊的所有現象也一起觀察,孩子的問題,我們會用盡方法的滿足他們的求知慾,隨著時間一天天地過去,孩子慢慢地長大了。

 

我從不教女兒阿拉伯數字,她卻會借了父親的計算機,請我按出家中的電話號碼,慢慢地一個一個字跟著描寫,她看著計算機自己學認數字,也對著電腦鍵盤認英文字,每當看著她用盡了方法,想要學一樣東西的時候,我知道,她想要學習的飢渴,已經滿了出來。

 

她想要學習的胃口正大開著。

 

於是,我們這群父母開始找適合的老師,我們想要的老師很難找,不需要逼孩子學習,不在意哪些孩子不捧場跑開,孩子的教室可能在公園,也可能在室內,我們不是帶著孩子一天天地跑各個教室,而是老師來我們共遊的地方,在公園內、在草地上、在屬於我們的教室內跳舞、畫畫。

 

我們這群父母不在意孩子學了什麼,又學了多少,我們不在意的是用哪種畫法,有哪些進度,我們不在意東西做到一半跑開,我們不在意作品有沒有完成。

 

我們在意的是,當畫畫的時候,他們有沒有透過畫畫的過程,表達了他們的想法?她們有沒有瞭解到,喜怒哀樂可以透過畫畫跟身體律動表達。

 

他們有沒有透過畫畫與音樂的過程,完整的陳述著孩子們想要表達的世界。

 

我們在意的是,當老師來到的時候,孩子們是不是馬上放棄了正在玩的盪鞦韆、溜滑梯、車車、氣球,一整群地衝過去說:「鉛筆老師來了!鉛筆老師來了!」、「阿紫老師來了、阿紫老師來了。」

 

那是我們最保護的,孩子想要學習的慾望,孩子想要學習的快樂,孩子懂得在學習中得到的滿足、孩子喜歡上那個可以滿足他們學習快樂的老師。

 

而這群父母也會在生活中,想盡辦法變出很多的花樣,讓孩子們懂得,想做美勞、想學烹飪、想種菜,都不需要去花錢上課,誰家的媽媽很會作美勞,誰家的媽媽可以問怎麼拍照,誰家的爸爸曾經是個大廚師,孩子們都懂得,身邊有哪些人可以學到他們想學的,滿足他們想學習的慾望。

 

於是,當女兒看到某個昆蟲的時候會說:「媽媽幫我拍照,我要去問MOMO媽媽這是什麼?」,吃到好吃的壽司時,會告訴我:「下次,我要請阿卉爸爸教我做壽司,從買菜開始我都要學。」

 

慢慢地,在孩子四歲半以後,我們從共玩變成了共學,而學習無所不包。

 

為了剛剛迷上恐龍的小寶,小寶媽媽帶著孩子們講解著一本又一本的恐龍書,也有媽媽用石膏帶著孩子模擬火山爆發,去看火山怎麼讓恐龍滅絕,為了滿足一個孩子的渴望,每個孩子都陪著他一起學習。

 

為了女兒指著磚牆問一句「為什麼磚塊要這樣排列?」,當室內設計師的老公,用積木也用迷你磚塊,嘗試排列許多的建築方法,只為了讓孩子去瞭解,那種磚牆的排列最不容易倒塌。

 

我們的孩子沒上才藝班,我們的孩子沒上幼稚園,我們的孩子沒去學校「學東西」。

 

我們懂得老祖母說的:「孩子是天公仔囡,人生自有安排。」

 

我們相信,孩子不是我們覺得「現在該學什麼」就去學什麼,而是去瞭解孩子想要學什麼,而去滿足。

 

我們不管現在流行學什麼,我們不管市面上有哪些當紅的課程,我們不管別人的孩子直排輪溜的多好,英文又學的呱呱叫。

 

我們在意的是去觀察自己的孩子想學什麼,而不是現在流行什麼,喜歡車子就站在修車場看人修車,喜歡工程車就站在馬路看所有的工程車修馬路,喜歡義大利麵就學煮義大利麵,我們觀察孩子喜歡什麼,就如同觀察著自己孩子的胃口喜歡吃些什麼。

 

我們不逼著孩子學習,不強迫孩子吞下他不想學習的東西。

 

看不懂的人,覺得我們放著孩子不教,看得懂的人,卻覺得我們讓孩子懂得太多而且太專精。

 

我們只是很敏感著孩子的需求,當他對某個東西有學習胃口的時候,大量的滿足,當他們求知慾滿出來的時候,帶領著他們用各種的方法滿足求知慾。

 

當他們覺得「夠了」的時候給予尊重,而不罵「半途而廢」,也不強逼餵食。

 

我們只想讓孩子懂得,知識就是一道道美味的盛宴。

 

身為父母的我們,只想好好地保護著,你們想要吃這道盛宴的胃口,不灌食、不利誘、不勉強。

 

我們努力的去觀察孩子們喜歡那些事情,想要學那些事情,然後將所有他們喜歡的科目,盡量做的色香味俱全,努力地引起他們更大的胃口,即使站在玷板旁邊等著一塊噴出的小肉屑也眼神發亮。

 

我們只想用盡全力保護著孩子們,想學習的胃口。

 


一個很大很大的學習胃口。

 


等待著他們用很大很大的胃口,享用著浩瀚無盡的知識饗宴。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_MG_1090.JPG    

放鬆的滋味(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插班到台北的大學開始,我的偏頭痛的毛病,一次比一次的嚴重,有很多人一直告訴我「放鬆一點」、「放鬆一點」,我卻不知道為了什麼,所有的方法都試過,我還是學不會怎麼放輕鬆?

 

去年,遇到了一個很不錯的佛朗明哥老師,我從自己的身體開始慢慢地認識,然而,我卻一直無法跳出美麗的舞步,其中最大的癥結在於,我有一個永遠高聳不懂得放鬆的肩膀,還有一雙不懂得彎曲的膝蓋。

 

「一個不懂得放鬆的肩膀、一雙不懂的彎曲的膝蓋」,我想這或許就是我人生的寫照,明明受過了好幾次的恩將仇報,遇到事情的時候,我還是莫名其妙的熱心擔起;明明可以推卸責任,明明可以像別人一樣只抱怨不做事,我卻寧願是那個捲起袖子就去做的人;明明可以退到一旁,等別人決定好跟著走就對了,就莫名其妙所有人的眼光會落在我身上。

 

一種大姐的性格,一種凡事擔起來再說,即使後來被背叛,也只能好好的安慰自己,至少,自己無愧於心。

 

無法放鬆是我一直在面對的問題,無法妥協也是一直以來,我面臨的狀況。

 

我擁有一個不懂放鬆的肩膀,ㄧ雙不懂彎曲的膝蓋。

 

一直以來我活得很任性,也很恣意。

 

然而,所有不需要去面對的問題,有了孩子之後我都必須要去面對。

 

我常想,我是從那時候開始,忘記了放鬆的感覺?

 

我是那時候開始,沒嘗過真正放鬆的滋味?

 

我是從那時候開始,腦中翻轉的思考,沒有一刻可以停止?

 

我是那時候開始,人一靜下來,所有的思維與訊息卻會排山倒海的衝了過來?

 

這幾年來,我一直找不到答案。

 

找不到答案並不代表我選擇放棄,我常常想,當父母的人常常教孩子要積極,卻忘記了也該教孩子放鬆。

 

從小,我就被母親說是一個很容易虎頭蛇尾的人,我的父母,一直希望我積極一點、主動一點、開朗一點,卻從沒有教過我,如何放鬆一點。

常常我被逼的無法放心的喘息,常常無論是洗頭還是燙頭髮,我的眼睛沒有看到文字,我就會恐慌。

 

泡溫泉的時候,我無法停止觀察身邊的每個人的面相,我無法不思索一些問題。

 

無論任何時候,我都是積極且緊張著。

 

而有了孩子之後,我慢慢知道,有多少的父母,為了孩子的未來無法有一絲絲的放鬆,當別的孩子很快地學會ABC時,自己就會揚起許許多多的恐懼與緊張。

 

當孩子的作業還沒完成的時候,我們就會緊張的泛起了焦慮,然後看不慣孩子的「慢吞吞」,看不慣孩子的「不積極」。

 

於是開始用許許多多的方法,逼迫著孩子「積極一點」。

 

我懂那樣的焦慮,我也還是學不會放鬆,可是我也知道,如果我不去面對這樣的焦慮,我的孩子即使懂得積極,也不一定是一種好事。

 

於是,我很努力的讓孩子學放鬆,從孩子還是嬰兒開始,我會很堅持,每天晚上泡澡按摩,今天玩得很累,今天情緒很高昂,晚上一定泡個開心的澡讓孩子放鬆。

 

我們都喜歡洗澡後的放鬆與舒服,因為這樣的舒服,可以讓我們躺在床上,好好的聊天。

 

夜晚,孩子躺在床上,我溫柔地幫她全身按摩,一邊按摩ㄧ邊聊著每天的所見所聞,聊著今天的快樂與憂愁,藉由這樣的方式,讓我瞭解她的身體有沒有全身緊繃的在面對我,也讓她,真正放鬆地入睡。

 

我懂她面對別人拒絕所揚起的戰鬥,所以我們夜晚一起互相激盪面對這個問題時,可以採取的方法有哪些?

 

我讓孩子懂得用各種的方法去處理事情,而不是揚起了戰鬥的肩膀。


我讓孩子懂得用各種的角度去面對自己的各種情緒,而不是去抵抗自己的情緒。

 

當她很憤怒的去處理一件事情、當她很激動地去處理一個糾紛,我不是想「這個孩子脾氣很壞」,而是,我該提供給他什麼幫忙,可以讓他用更輕鬆也更多元的方式,去看這件事情?我可以提供什麼幫忙,可以讓他以後用更輕鬆的方式去面對這樣的糾紛?

 

我讓她面對我的時候,是一個完全放鬆的孩子,沒有恐懼、沒有戒心,懂得如何與我相處,懂得如何尋求我的幫助。

 

我讓她懂得可以用各種的方法,去面對一個又一個的人際狀況,可以用輕鬆的方式處理,就不需要又哭又鬧,費盡力氣。

 

我陪著她去面對每一個不同的狀況,不管是天氣好還是天氣壞,我們都不會覺得艱難的需要像打仗一樣的緊張。

 

我們甚至開始學著,如何用輕鬆的方式說話,如何用輕鬆的方式呼吸。

 

我們一起想盡辦法,讓孩子可以自己找出最輕鬆的方式去面對人生的點點滴滴,那種輕鬆不是給她多少的錢財,不是給她多少的資產,而是讓她懂得有許許多多的方法,可以更輕鬆地去面對人生的許多問題。

 

當一個人懂很多的方法,對許多事情的處理游刃有餘的時候,她就可以用輕鬆的態度去面對事情與人際。

 

然後,泡一個舒服的澡,用最溫暖與乾淨的身體躺在床上,與最愛的人聊聊今天的趣事。

 

享受一種「放鬆的滋味」。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