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1210549.JPG    

 

不懂的幸福(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因為好友一家帶著孩子徒步推娃娃車環台一週,每次打電話回家的時候,母親總會問:「郭老師他們的大腳小腳走到哪裡了?」,我總是報告著他們一家人的最新行程,而母親總是會回答:「真是看不懂到底為什麼要這麼辛苦的去找罪受,到底為了什麼,我怎麼都看不懂?」

 

這是我們母女倆最近的固定對話,我總是笑笑的不回答母親的問題。

 

我實在很難讓母親瞭解,他們到底為什麼而走,我也很難跟母親解釋,他們一點都不覺得辛苦,反而在這個走讀的過程中,幸福滿滿。

 

我曾經看著小寶媽媽閃亮著雙眼說著他們因為相信導航,而推著推車走進河裡涉水而過,我曾經看著他們開心的談論著推著推車在台南的鹽田內迷航,走了四個小時回到原點。

 

我看著他們笑談壞了幾台娃娃車,又有多少人馬上送來新的娃娃車,又有多少人幫忙修理與焊接。

 

我曾經跟著他們去瞭解一個又一個的環境議題跟政治議題,我曾經跟著他們一起去陌生的人家中吃飯,一起去借住陌生人的家、一起去感受陌生人滿滿的熱情,我曾經看著他們走在風雨中,我曾看過他們滿腳的傷、滿腳的運動貼布。

 

我看著小寶從一個害羞的孩子,變成了一個開朗的孩子,我看著他從簡單的對話,變成有滿肚子的故事想迫不及待地想分享的孩子,我看著他眼睛中閃亮的光芒。

 

我看著他們沿路的奇遇,我羨慕著他們全台灣享受到的熱情與善良。

 

我看著他們夫妻倆,一家人一起在風雨中攜手前進的溫暖。

 

這是從沒走出去的人感受不到的幸福。

 

從小就在小鎮長大的母親,一輩子只居住在那個美麗的城鎮,無論我再怎麼努力想盡辦法的想讓她瞭解,她卻永遠不懂得我為何會喜歡在一個又一個城市中搬來搬去?

 

我的母親也永遠不懂,為何我會喜歡那種像個流浪漢般的自助旅行?

 

她不懂在旅行中凡事被安排得好好的如此幸福,為何要自討苦吃去面對一場又一場自助旅行中無法預估的過程?

 

她不懂為何我要去面對那些可能刁難的海關、可能找不到房間住的窘狀、可能被騙的危險?

 

她不懂為何我會願意拖著行李箱一家一家地找旅館?

 

而我的母親不懂,自助旅行最美好的就是這些所謂的辛苦、這些所謂的不確定、這些所謂的無法規劃,在坐往巴塞隆納的火車上遇到騙子、在巴黎街頭遇到對路人亂放煙火的怪客、在布魯塞爾遇到地下匯兌而被警察盤問,這些看起來不美好的事件,卻像男人當兵一樣,當兵的時後痛苦,退伍後卻津津樂道好幾年。

 

我母親不懂,為何有人放著家裡翹腳看電視不享受,而寧願風吹雨打的帶著孩子出去走到渾身是傷?

 

我母親不懂,為何我寧可放棄被別人安排得好好、服侍到滿意的旅行團,而寧願選擇那麼辛苦的自助旅行,她不懂自助旅行的美好。

 

而我不認為那種被安排好的行程是一種享受、也不懂人生一成不變的幸福。

 

我不懂的母親所謂的幸福,而她不懂得我眼中的幸福。

 

 

當了母親之後,我才慢慢地發現,人生有很多別人看不懂的幸福。

 

我想應該很多人都不懂,明明單身貴族不當,卻一定要當個為孩子牽絆的母親?

 

很多人不懂,孩子送去幼稚園比較輕鬆,為何我們這群媽媽都不願意,寧可每天扛著大包小包一起出遊?

 

很多人不懂,帶孩子明明是很辛苦的一件工作,我們為何卻感動滿滿?捨不得一天請別人帶孩子?

 

很多人不懂,對著孩子吼罵下去就可以馬上得到效果,為何我們寧可用盡辦法、費盡心力讓孩子懂得,也不願意吼罵一句?

 

很多人不懂,為何我們總是可以做到不打罵孩子,卻滿臉幸福?

 

很多人不懂,為何我們不打罵威脅孩子,我們的孩子卻沒被「溺愛」寵壞?

 

很多人不懂,為何我們的孩子不需要每天趕滿滿的課程,卻自信滿滿?

 

很多人不懂,為何我們可以針對孩子的狀況,討論了又討論、分析又分析、試過一個又一個的方法解決?

 

很多人不懂,為何我要忙了一整天後,還要熬到天亮寫著文章?

 

很多人不懂,我們到底在堅持些什麼?

 

很多人不懂,我們到底想要做些什麼?

 

很多人不懂,為何我們都甘願放棄自己的事業,陪在孩子身邊?

 

很多人不懂,為何我們寧可讓孩子全身玩到髒兮兮,又赤著腳在路上行走?

 

我想,或許很多人不知道,拿掉了孩子的恐懼,我們看到孩子的能力有多驚人!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當堅持把孩子當成一個大人來尊重時,身為父母的我們為了讓孩子懂,找了一個又一個的方法、互相討論了又討論、彼此監督彼此質疑,這中間的我們所獲得的成長滿足有多大?

 

很多人不懂,孩子在這些父母身上學了遇到問題想辦法、學到了如何商量甚至如何談判,就算他只是個三歲的孩子。

 

很多人不懂,我們在孩子身上學到多少,又看到多少令人驚喜的美好?

 

或許很多人不知道,為何我們請的老師都不強迫孩子學習,讓孩子可以拒絕上課,父母除了陪伴與尊重,沒有任何強迫的語言,當然他們就沒看到,我們的孩子在同一種畫具、同一個題目、同一堆器材下,所衍生出來的作品有多麼的不同?

 

或許很多人都不知道,只看到孩子不穿鞋的腳,卻不知道去看看孩子們發光的眼神。

 

就如同我不知道,一個孩子不敢弄髒衣服盡情地玩、對著赤腳踩草地有劇烈的恐懼、不敢躺在草地上看天空,那樣的孩子是否真的放開心快樂過ㄧ樣。

 

就如同我不知道,被安排著上著滿滿的課程與行程,為何是一種幸福?

 

我想,

 

我們這一生總有別人看不懂的幸福,只因為--

 

不是大家都走的路,風景就一定最美。

 

不是條件對了、性別對了、時間對了,愛情就一定幸福美滿。


不是大家都說好的東西,就一定最棒。


不是位高權重的人說話,就一定是真理。


不是經驗最多的人就一定不會看錯事情。


不是別人的建議與批評就一定是對你好。

或許,我們擁有會讓別人嘲笑的夢想,


或許,我們走的路跟別人不一樣,


或許,我們表現的與眾不同,


或許,我們做得到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這些或許,或許很刺眼,刺眼到別人罵出聲,


不過,或許,只是我們擁有「別人看不懂的幸福」



或許,只是因為我們擁有「別人不願意看懂,就算要看也不懂的幸福!」

 

 


謝謝,給我這些幸福的孩子跟父母們,謝謝你們!

 

 

 

人生,品味自己的幸福就好!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 Nov 23 Wed 2011 09:07
  • 相處

_MG_0552.JPG  

 

相處(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這幾年來,我常常用文字來整理我的思緒、整理我的心情,也因為文字的分享而認識了許許多多的朋友,因為文章而交了許多朋友的我,老實說,升高中的那場聯考,我的作文拿的卻是零分。

 

拿零分的原因很簡單,就是我不想念家附近的高中,我想離家遠遠的,越遠越好,最好要通車一個小時,也最好可以住校,當然最理想的是,可以住學校外面,連宿舍的門禁都不需要有。

 

我拿我最擅長的一個科目開刀,表達著我想離家的決心,表達著我年少的抗議。

 

那麼想離開家裡,不在於覺得自己的父母不夠好,我相信我的父母已經盡他們所有的努力在當一個好父母,現在想想,我想離開的最大原因是,我不知道如何跟我的父母相處。

 

在家裡,除了被管、被唸、被罵、照著大人的規定走,所有的行為等著被評價之外,我找不到跟父母相處的方法,我不知道跟他們聊什麼不會挨罵,不知道要如何表達我的關心,不知道該怎麼自在?

 

現在想想,我的父母應該也有同樣的壓力,對於我這個叛逆的孩子,除了罵我、管我的每個行為舉止、處處的想該教我些什麼之外, 他們應該也想不出有什麼方法可以與我相處。

 

我的父母,又怕孩子不怕他們,會讓他們「管不住」,又要擺出一家之主的樣子,卻不知道,除了板起一個臉孔之外,該如何跟孩子相處。

 

這一路走來,我跟父母之間的親子關係,跌跌撞撞的狀況很多。

 

我常想,當親子之間,拿掉了誰是強勢?誰是弱勢?誰是父母?誰是孩子?誰的行為該被評價?這樣的行為對不對? 到底這個家誰說了算,這個家以誰為主的爭執之外,拿掉了一堆又一堆的工作與課程,親子之間,單單就兩個人的相處時,有沒有辦法相處得雙方都很自在?

 

當親子之間,只是兩個「人」與「人」的相處,可不可以雙方都很舒服、很放鬆?

 

我的父母把我送進去學校學習所謂的「人際關係」,我卻從來沒有好好地學到跟自己相處、跟朋友相處、跟父母相處、跟孩子相處的最舒服方式。

 

在愛情當中,我學不會與情人相處,我在意的是這段關係中,誰說了算,對方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對方有沒有依照我腦中的浪漫演出該有的行為,對方有沒有附和我的話,對方有沒有符合我心中情人的形象。

 

我學會了,用叨唸來表示關心,還拿出一堆的理由。

 

我學會了,在愛情中,在兩個人的關係中,去看誰強勢,去看我「管不管的住情人」、在意著「我說的話,情人聽不聽,有沒有照做?」。

 

因為這樣的方式,我在愛情中跌跌撞撞,也一點一滴地檢討與反省,才瞭解了我從來不懂得真正的跟一個人相處、甚至不懂得跟自己相處。

 

我習慣把工作跟約會排得很滿很滿,只是不想去面對兩個人單獨相處的空白。

 

一直到結婚之後,生活中的一點一滴,我放下了到底這個家誰說了算,到底婚姻關係中誰主導,到底該聽誰的,我放下了在兩個人之間找高度,把兩個人放在同一個平面上攜手,一起慢慢地找出我跟老公最佳的相處方式。

 

從事室內設計工作的Benson做事情非常的細心、仔細與緩慢,相較於凡事大而化之又急驚風的我,常常會有爭執,我們在生活中慢慢地努力著用各自都自在的方式生活著,慢慢的尊重對方,減少爭執。

 

他堅持晾衣服一定要從低到高的順序晾衣,那我就盡量不碰剛洗好的衣服;堅持某些東西該如何擺放才有美感的他,我也盡量尊重。

 

而他,也尊重著我想法,當我說:「我現在情緒很不好,給我時間處理我的情緒。」時,他會馬上給我一個擁抱後,拿本書進房間等我處理好我的情緒。

 

我們慢慢地學著,去懂得對方的個性,懂得對待對方情緒的方式。

 

睡不好、吃不好的他容易會有脾氣,趕圖、趕報價的時候我就盡量不吵他,他脾氣一來也不回嘴,先送上美味的食物後,等他吃的開心了,我才說:「你剛剛這麼大聲,我覺得很不舒服,請給我一個道歉。」

 

我開始尊重著他的情緒,他也尊重著我的情緒,我們在尊重對方不同個性的前提之下,找一個不委屈自己的最佳應對方式。

 

有了孩子之後,我們又開始練習著找出一家三口最自在地相處方式,我不把孩子的行程排太滿,我不想孩子跟我之間只有趕一個又一個活動,我將大量的時間跟孩子相處 ,透過大量的相處,一起發覺我們各自喜歡那樣的對待。

 

從小當她為了某個東西而哭的時候,我會告訴她:「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情緒,哭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不過我聽不懂哭哭的語言,我在一旁陪妳處理情緒,等妳情緒處理好,再好好告訴我,妳想要的是什麼好嗎?」

 

我會在她用哭鬧的情緒要求東西的時候,明白地告訴她:「我不喜歡這樣被對待,請妳跟我說對不起。」,然後,用不同的語氣、不同的態度表達同一個要求,一起討論並且找出我們兩個最喜歡被對待的方式。

 

我會在她溫柔的說:「媽媽,請問可以借一下妳的蠟筆嗎?」,我會說:「妳這麼溫柔的態度讓我很難拒絕,我喜歡被這樣尊重,我願意借給妳。」

 

我在孩子說出:「媽媽,妳如果今天不買玩具給我,我就不回家!」時,告訴孩子:「我尊重妳不想回家,不過我會回家,媽媽從來沒說,再不回家就打妳,或者任何恐嚇妳的話,是因為媽媽自己不喜歡別人恐嚇我,所以我也不會這樣對待妳,妳今天說,如果今天我不買玩具給妳,妳就不回家,讓我覺得我被妳恐嚇了,我很不舒服,我不喜歡被這樣的態度對待,所以,我不但不會買任何玩具給妳,而妳也必須對我道歉。」

 

現在,我的孩子四歲半了,當我情緒不好的時候,她會告訴父親:「媽媽心情不好,我們讓她處理一下情緒。」

 

當我在幫她洗頭的時候,不小心弄痛她的時候,我會告訴她:「對不起,請妳原諒我好嗎?」,她回答:「我原諒妳,我知道妳不是故意的,不過媽媽,可以請妳再跟我說一次對不起好嗎?因為妳今天在車子裡面的時候,要我綁安全帶的時候太大聲了,好像生氣了,有點嚇到我,可以請妳跟我說對不起嗎?下次好好說就好,我會聽的,我比較喜歡小聲一點的方式。」

 

當她開心的搞笑時,我說她是可愛的搞笑人,她會臉一沈地說:「媽媽,我覺得妳這個玩笑不好笑,我覺得不舒服,請妳跟我道歉!我不喜歡這種玩笑。」

 

她會在我偏頭痛發作的時候,一臉疑惑的問我:「媽媽,請問妳在生氣嗎?如果妳生氣妳要告訴我喔!這樣我才知道為什麼。」

 

我會問:「女兒,請問我可以開一下妳的玩具抽屜嗎?我想找看看我的剪刀有沒有被放到裡面去?」,而她也會問:「媽媽,請問我可以開一下妳的皮包嗎?我想找看看今天餐廳阿姨送的玩具在不在妳包包裡面。」

 

我會告訴女兒:「現在爸爸在忙著趕圖,不是一個可以打擾他的好時間,請尊重他正在處理事情,有不被打擾的權利。」,而當我們要求她做某件事情到時候,她也會說:「媽媽,我正在畫圖,請不要打擾我,稍等一下。」

 

我會告訴女兒:「妳剛剛用那種不耐煩的語氣回答我,讓我覺得妳很討厭我,覺得我很煩,我覺得很不舒服,如果妳真的很討厭我,請跟我講原因,我可以想辦法改,不要用那種語氣跟我說話好嗎?」

 

女兒也會告訴我:「媽媽,好好跟我說就好,妳剛剛用命令的口氣跟我說話,我覺得很不舒服,請跟我說對不起好嗎?」

 

我不想讓孩子以為有錢的就是老大,所以該不該買一個東西,我們可以針對「需要」與「想要」談,也可以談如果買了這個玩具,就不夠錢買另一個玩具,我們談金錢的觀念,而不是「妳爸賺錢的,他說了算。」

 

我們也從來沒有告訴孩子:「沒有為什麼,這個家我說了算。」,「這個家以我為主,我說這樣就這樣,因為我是妳媽。」

 

我們一家三口,放下了這個家以誰為主、這個家誰說了算、這個家由誰制定規矩、這個家誰該怕誰的位置與高低的問題。

 

我們告訴對方,我喜歡別人用溫柔的語氣來對話,我喜歡別人用那樣的態度借東西,我喜歡女兒用親吻的方式叫我起床,我不喜歡被罵、被威脅、被恐嚇、被說是笨蛋,我們努力的陳訴著自己的感覺讓對方知道,我們告訴對方,其實你可以好好說就好,我會聽。

 

我們努力的互相尊重對方的情緒、我們學著講出自己的心情、我們學著表達出自己的受傷、我們學著找出用別人最舒服的方式互動、我們在一點一滴的互動中,告訴對方我不喜歡這種對待方式,或者我喜歡你這樣的說法。

 

找出一家三口,「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最舒服方式。

 

親愛的孩子呀!


妳的母親曾經在面對自己最在意的父母面前,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妳的母親,曾在許許多多的親子衝突過後才瞭解了父母有不同的個性,針對不同的個性,需要不同方式的對待。

 

妳的母親我曾經以為要在情人間的相處中站在高處、當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王,當一個凡事以我為主的女王,而一路跌跌撞撞。

 

撞傷久了才知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不同於他人的個性,互相尊重別人的個性,找出不委屈自己的最佳應對方式,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才能夠長久。

 

親愛的孩子呀!

 

妳跟妳的父親是我很重要的人,我希望妳可以無懼地講出妳的心情,每次的話語跟心情都被尊重,我希望我們的相處,不會有人有壓力、不會有人有委屈、不會有誰是老大、誰該忍耐的問題。

 

因為親愛的孩子呀!

 

我們擁有一生都無法割捨的關係,我們有一生都無法割捨的愛,對於這份愛、對於這個關係,是該自在與歡樂的。

 

親愛的孩子,

 

我們一起,找出我們最自在地相處方式。

 

找出屬於我們家的幸福方程式。




 

 

 

 

 

,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_MG_6840.JPG  


懂規矩(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以前工作的時候,我常常在監察院、立法院、行政院外面看到一個老先生,身體的前後背著兩張抗議的牌子,在那附近走來走去,多年以後,我才知道當初那個老先生,是被冤判死刑的江國慶父親,一個為著孩子冤屈而走的父親。

 

我從電視新聞上看到一個父親帶著孩子準備跳下天橋,那時候的我看到了這個事件,卻要到多年之後看「不能沒有你」的電影,才知道那個父親的無助與在法律上所面臨到的僵局。

 

我在網路新聞上,看到了苗栗大埔張藥局因為不願意配合苗栗縣政府徵收而抗議,也一直到了大腳小腳走讀台灣的時候,認識了張藥局的彭姐才知道,張藥局買了那個房子開個藥局營生,但是房子已經配合政府拆了一次、修建一次、又拆了一次、又修建一次,這次只剩下六坪大的空間了,還要面臨的三次的徵收。

 

這一次,是第三次的徵收,沒有經過屋主的同意、沒有寫同意書、連土地權狀都沒有交出去,房子就變成縣政府的了,於是,一個守著藥局的家庭主婦開始了跟政府的抗爭與決鬥,她為的是保衛自己辛辛苦苦才擁有的房子、她抗議著、也保護著不會有下一個人的房子,用同樣的方法,被政府搶走。

 

也因為站在大埔的張藥局前面,我才有了一個很深的體認,我們每天看了很多的新聞、看了許許多多的資訊,我們知道了這個世界發生了這件事情,卻不懂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知道了有人在抗議,卻不知道他在抗議些什麼又為何抗議?


我們知道了有人帶著孩子準備跳下天橋,卻不懂他為什麼而跳?


我們知道了有人在立法院打架,卻不知道,到底為了什麼事情而打,為什麼一定要用打的才可以凸顯問題?


我們知道了有人跟政府作對,卻不知道,他們其實只是對政府強盜的行為做出反抗?


我們知道政治吵吵鬧鬧,卻看不懂他們在吵什麼?


我們知道政治很骯髒,卻看不懂為何骯髒?


我們知道有「都市更新」,卻不懂裡面藏了多少的細節與利益?


我們知道,卻不懂。

 

從當媽媽到現在,我知道很多人都很堅持,孩子一定要守規矩。


老實說,我從來不是一個聽到「這是規定」就遵守,而不問「為什麼」的人,因此,只要我媽媽規定九點回家,我一定故意晃到九點十分、二十分、三十分,一天一天的往後延,沒事也不想那麼守規定的回家。


當自己有了自己的家之後、有了孩子之後,我家從來沒有家規,也從來沒有規定。


我想,所謂「社會規範」這件事情,之所以大家都選擇要遵守,那必定有它存在的道理,因此,我不需要搬出一堆又一堆的規定強逼著孩子要遵守,我只想帶著孩子去看看這些「規矩」為何該存在,有沒有必要存在,有沒有必要遵守。


也是因為如此,我才開始很認真的想,我從小背到大「紅燈停、綠燈行、黃燈快快行」的口號,存在的目的是什麼?


想了很久之後,我用畫紙畫了馬路,用玩具車對著一歲多的女兒解釋,如果沒有紅綠燈的這個規則,每一台車都想往它想去的方向走,到最後只是車子全部在路中間打結,哪裡也去不了。


為了大家都能走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大家約好,綠燈的那一方可以行走,紅燈的那一方,犧牲一點點時間,讓對方走。


我在紙上解釋這個觀念,我也在馬路上抱著她一次又一次的觀察紅綠燈時,車流的行進方向,直到她懂為止。


為了讓孩子懂為何不能在餐廳跑,我帶著她一起觀察餐廳服務生的工作,我還抱著她,請她手上拿著一個大碗,看看她站在服務生的視線,看不看得到比她低很多的孩子跑過來?


我讓她摸摸剛剛上菜的碗盤溫度、菜肴溫度,讓她想想這一盤菜如果因為奔跑的孩子而翻倒,倒在頭上的後果將會如何?


當孩子問我:「為什麼要吃完飯才可以吃零食?」,我拱起雙掌形成一個圓圈,解釋著胃有它的容量,該如何吃才有營養又可以留空間給餅乾。


當孩子問我:「為什麼要吃完飯才可以喝汽水?」,我告訴她:「汽水有氣,會漲滿著胃,還會刮傷了胃。」,我隨手拿了一個小湯匙,輕輕的刮著她手上的皮膚,又隔著袖子刮著她手臂,告訴她:「汽水像這個湯匙一樣,會這樣輕刮妳肚子內的胃,有的太嚴重還會流血,如果妳先吃飽飯了,就好像穿了衣服,這些食物會保護妳的胃,即使還是會侵害妳的胃,可是畢竟有食物保護著,就跟有一層衣服一樣會保護著妳的胃。」


每次在公共交通系統上,有人讓座或者看到博愛座的標誌,我會一一的解釋為何要讓座,別人讓座給我們又是有哪一種的體貼心情,我在車廂表演著什麼叫做「重心不穩」,老弱婦孺又有哪些原因,在重心不穩的地方有那樣的危險性。


 

當孩子還小的時候,我瞭解她還不會控制自己的音量,我帶著她蹲在音響旁邊,轉著音量的鈕,聽大聲跟小聲,然後,假裝自己是音響,玩大聲跟小聲的遊戲。


不懂為何在餐廳不能大聲講話,我會告訴她:「這樣會打擾到別人的用餐。」


孩子還小,不懂什麼叫做打擾,我除了解釋「打擾」就是「打斷、擾亂別人的心情與工作。」之外,我還在她看電視影片的時候,故意在她旁邊唱歌,當她抗議的時候,我很正式地說:「喔!對不起,我打擾到妳了嗎?」


當她問我:『媽媽,為什麼妳要去上廁所還要問我,還請問我可不可以去上洗手間?」,我回答:「因為我想要知道妳準備好我要離開了嗎?準備好了才不會玩到一半發現媽媽不見了,如果媽媽帶妳出去外面,妳沒有告訴我,就一個人跑去上廁所,我一定會急到哭出來,我希望妳去哪裡都跟我說一聲,所以我去哪裡也要跟妳說一聲,這是體貼到對方的心情,不想對方擔心難過。」


當孩子還小的時候,收到別人給的東西與好意,不會說謝謝,我不會在旁邊一直說:「說謝謝!說謝謝!」,我不會逼著她背「請、謝謝、對不起!」,而是表演給孩子看,當我滿心歡喜地送妳一樣東西,妳收下了卻沒對我有任何表示,我一定心理想「好難過喔!原來我送的東西她不喜歡,或許她不喜歡別人送她東西,以後別送了!」


說 『請、謝謝、對不起!』,不是一個反射動作,不是被規定,而是一種禮讓別人、感謝別人、知道造成別人困擾的一種表示方法。


同樣一件事情,這種說法孩子不懂,換下種說法,說的不懂,用道具解釋,還是不懂,用演的、用觀察的。

 

每一個對別人來說的「規矩」,對我跟孩子來說都是一種思維的訓練,去瞭解、去觀察、一起在網路找資料、去對話與分析瞭解。


我不會對著孩子說「閉嘴」,卻會告訴她在這個場合為何大家必須要安靜?


我不會對著孩子說「不准跑」,卻會告訴孩子為何這個地方不能跑?有哪些危險性?


我不會對著孩子說「吃飯不要躲在桌子下玩」,而是會告訴他們「這樣會打擾這一桌人吃飯。」,如果這一桌的人不介意,也同意,孩子們還是會在桌子底下玩車,等著大人們吃飽喝足盡情聊天。


也因為孩子我才懂,所有的「規矩」其實是對別人的一種體貼與理解,不該只是一種限制、不該是一種被評斷行為、乖不乖的標準。


遵守交通規則,其實是體貼別人有行的權利。


禮讓博愛座,是體貼別人身體狀況不適合重心不穩的車廂。


適不適合喝汽水、該不該吃糖果,是體貼身體的負擔。


不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是尊重別人的用餐權利。


所謂的規則,是一種體貼,不是一種壓迫。


當孩子體貼了大人,在餐廳中一起吃飯,大人也該體貼孩子,在餐廳中不耐久坐,等大人聊天的無聊。

親愛的孩子呀!


妳的母親我每天看了很多的新聞,卻看不太懂新聞。


妳的母親我從小背著「紅燈停、綠燈行、黃燈快快行。」、「看到長輩要問好!」、「請、謝謝、對不起,常常講。」,一堆又一堆的守則跟口號。


妳的母親我很會背,也很會利用口號,我還曾經飆著快車自以為帥的說:「紅燈就是拿來闖的。」

 

我也曾經看到遠遠的黃燈,卻猛加油門,並且一臉無辜的說:「黃燈快快走,不是嗎?」

 

親愛的女兒呀~

 

我卻是因為有了妳,才真正的『懂了規矩』。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_MG_6538.JPG  

(提著玩具狗。溜水壺的孩子)


乖的孩子 (圖文:超期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總是把自己撐到一定的程度,我的偏頭痛就會發作來提醒我,該休息了!


 

也總是當頭痛欲烈的時候,我才真的甘心願意停下來什麼都不思索的找一個按摩師,鬆鬆自己的肩頸、推拿、刮痧、讓自己緊繃的肌肉,慢慢的強制放鬆。


 

好久不見的按摩師,很開心地看到我又去找她了,她顧不得我的頭痛欲裂,邊按摩邊尋求我的幫助,原來,按摩師長輩的獨生女在中國被逮捕了,罪名是組織犯罪與販毒,唯一死罪。


 

老實說,我不知道這個按摩師從哪裡聽來的錯誤消息,我可以如此神通廣大的幫忙?我想或許是她無助到對每個客人都開口尋求幫忙,而我只是其中的一個,一個很明確地告訴她:「很抱歉,我沒有辦法!」的客人。


 

按摩師聽完我的拒絕,久久不發一語,才很感嘆地告訴我:「這個女孩從小就很乖,從不跟長輩頂嘴,乖乖地聽著父母的話,努力的唸書,也有研究所的學歷,她唸著父母幫她選的學校跟科系,也從沒讓父母失望過,可惜家庭教育再怎麼成功也沒用,這麼聽話、這麼乖的女孩,認識了搞組織犯罪的男朋友,竟然就自己認了罪,幫男朋友頂罪,我覺得就算家庭教育很成功,以後出社會交到壞朋友也沒用。」


 

聽到「乖」這個字,我的頭更痛了,原本想要好好享受一場按摩的我,腦中的思考又不停地翻轉、翻轉。


 

懷孕的時候,很多長輩都祝福我,「生個乖孩子!」,那時候,我笑笑地接納了長輩們的祝福。


 

剛生了孩子之後,我喜歡看的書是「培養會思考的小孩」(新手父母出版社)。


 

只是,很多人都不告訴我們,『乖的孩子』跟『會思考的孩子』是相衝突的。


 

每一個父母都不是一個永遠不犯錯的聖人,我們很容易造成身邊人的傷害,我相信我是一個會犯錯的人,我也相信我是一個會下錯誤決定的人,然而,當我都不相信自己的決定都不可能有錯的時候 ,我為何要孩子乖乖的聽我的話去做?


 

因此,只要孩子說的出理由,講得出來她的疑惑,我都願意認錯改進。


 

即使我的孩子還小,我跟她常常的辯論一件事情的看法,即使她有些話都還不會表達,就已經可以跟我比手畫腳的辯論,雖然,我越來越常吃敗仗,但是,我卻很喜歡這樣的過程。


我喜歡她腦袋裡一直翻滾著想要回應我的每句話。


我喜歡她一直想用各種的語彙去表達她的想法。


我喜歡她一直想著該如何明確地告訴我想法。



我喜歡透過她的每句話,去瞭解她的感受、她的想法。



因為我知道一個會思考的孩子,看得出來父母犯錯了,看懂父母的邏輯錯了,而指正,這指正是頂嘴?會思考?還是不乖?

 

 

我這一輩子從沒當過乖小孩,所以我不知道凡事乖又順從的孩子,他們到底是真的完完全全相信自己的父母說的「絕對不可能錯」,還是「爸媽說什麼就做什麼,比較不會替自己招惹麻煩?」

 


我也不懂,所謂乖的孩子,是根本「沒想過也沒聽過自己內心的聲音」,還是「反正說了大人也不會聽」?

 


我不懂,那些乖孩子,真的有想過「要不要跟這個人交朋友」、「我為何不喜歡這個老師」這種問題嗎?

 


我不懂 ,那些乖乖的什麼都不想只有唸書的孩子,有沒有跟我一樣,在成長的過程中思考著很多人際關係的互動?

 


我也不懂,當一個凡事順從的乖孩子,長大後該順從誰?


 

按摩師口中的那個女孩,從小就被教導的要聽父母的話,要乖乖的聽話,好好的唸書,跟著父母的安排走,一路順遂的她,只是遇到了一個男人。

 


我想著這個女孩,有沒有從小練習思考著「選擇朋友」?


 

有沒有練習去思考「朋友來來去去」、「如何去面對一段關係的結束。」、「如何去結束一段關係?」


 

如果父母教她跟誰玩就跟誰玩,不可以跟別人吵架,那她長大後怎麼去判斷男友的好壞,怎麼去跟這個人切斷一段關係?


 

我在想,這個女孩的家庭教育真的是成功的嗎?


 

一連串的問題,在我的心中反覆地問著自己,我不禁不寒而慄了起來。


 

傳統的父母,太重視的表面的和諧。


 

要求著孩子「不可以跟朋友吵架」,孩子卻無法真正的練習著「吵一個有意義的架」。


 

要求著孩子「不可以跟朋友斷交」,孩子卻無法練習著「跟一個不好的朋友切斷一段關係。」


 

要求著孩子「要乖,要聽話,不能頂嘴。」,卻不懂,明明男朋友就是要她出來頂罪,這個孩子怎麼這麼「聽話」的去頂罪,孩子的乖讓她為別人走上死路。


 

要求著孩子「不要去評斷朋友,不要講別人壞話。」,孩子卻無法從別人的一點一滴行為中,去看出這個朋友該不該、值不值得交?


這樣父母的要求,是全對的嗎?


 

這樣的孩子,喪失了許許多多成長過程中,珍貴的思考機會,喪失了好多思考、判斷、決策的機會,當她脫離了父母就真的只能靠命運了,命運讓她認識好的朋友就往好的發展,讓她遇到不好的朋友,就也是聽話發展。


 

同樣的一個家庭,同樣的教養,因為孩子出了社會之後,就有不同的命運,不在於家庭教育的無用論,而在於,傳統那種很「和諧」的家庭教育,已經不能適應這個多變的社會。


 

我們不能再用一個孩子乖不乖與否,聽不聽話與否,成績好壞與否,來斷定家庭教育的成功與否。




成長的時候聽父母的話,長大後聽朋友的話,聽配偶的話。



只是他一定遇到完美的朋友?完美的伴侶嗎?



乖的孩子,只要聽話就好,不需要思考。

 

而不思考的人生,走得又多麼的讓人心驚膽跳呀!


  


PS. 這裡所謂的「乖」對於他人來說是「這個人好馴服的意思」,一個槍緝要犯,對社會來說他是一個「不乖的孩子」,但是對他那個「黑道幫派大哥」的父親來說,卻是一個可以幫我「處理事情」「聽話」的「乖」兒子,文中這個女孩,對他父母來說是個聽話的乖孩子,對她男友來說,也是個聽話的乖女孩。


一個人「乖不乖」,不在於這個人懂不懂事,有沒有思考,而是「好不好馴服」,這是站在別人的立場的評價,而不是這個孩子真正的特質。


「乖」的孩子跟「懂事」的孩子其實是不同的。 

 

 

 

 

 

 

 

 

, , ,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