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6794.JPG  



各自解讀


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就讀國中的時候,有一天傍晚全校打掃時間,同學們在黃昏之下各自做著自己的份內工作,哄鬧的氣氛下看似雜亂其實很有各自的步驟,忽然間同年級的某一資優班同學,全班都一一的走出了教室,一個人跪著一個階梯,就在面對全校中庭的階梯中,跪向中庭,全班從二樓開始,在大階梯的兩旁各跪一個同學,就這樣從二樓排排跪到一樓。


 

那群同學中幾乎都是我認識的朋友,大家從國小到國中,有些是鄰居、有些從小分班到大多少也同班過,那一天,沒有人敢走近那個大階梯,深怕他們覺得丟臉,也沒有人敢問到底做錯了什麼事情,必須要全班跪給全校看?


 

一直到畢業多年之後,有一次跟當初的同學們聊起,才從他們憤恨的眼神與語氣當中知道了那一天,引發老師如此大的怒氣的原因,其實只是因為打掃過後,班級後面的垃圾桶旁有一張沒有丟中垃圾桶的衛生紙,老師氣急敗壞的想要知道那張衛生紙到底是誰丟的,然而經過了大掃除的紛亂,誰也不知道是誰丟的,就如此,為了一張沒有投進垃圾桶的衛生紙,全班同學必須排排跪給全校看。

 


即使事隔多年,同學們講到這件事情,還是憤恨的罵著那個老師是個變態,存心只是想羞辱學生,那一天的羞辱即使過了多年,依舊留在每一個人的心中,不論是曾經跪過的同學,還是在一旁看到的隔壁班同學。


 

然而,對同學來說是嚴重羞辱,對當初那個老師來說,那一班卻是她洋洋得意的一班,她認為那一班得以升學率如此的高,都是她「教學嚴謹」且管理嚴格,她得意著她必須用重罰來讓學生警惕,並且學到是非善惡。


 

雖然,在我們的認知當中,那一班的同學從國小到大都是資優生,我不懂才剛剛當她們一年的導師,是不是真的影響如此大,因為當嚴師而提高升學率?

 


我也不懂,為何一張丟不進垃圾桶的衛生紙,必須要動用全班下跪,而去明辨所謂的「是非善惡」?


 

同樣一件事情,在老師心目中所想的是「我處罰學生是為學生好,要讓他們懂羞恥。」,在學生的心中卻是「那個變態老師,分明就是羞辱學生為樂。」

 


同一件事情,不同的解讀。


 

讀了政治之後,我在練習著,某一個政治人物在電視上的一句發言,必須要去解讀他背後的意義、去看懂他真正想要傳達的訊息、去看懂他到底是想講給誰聽、想營造出那樣的環境與態勢。


 

也只有那個時候我才真的懂得,原來,我們都用同一種的語言,講著同樣的事情,卻有不同的解讀。


 

每個人都用我們聽得懂的語言,說著我們聽不懂的話。



 

當了妻子與媽媽之後,我才瞭解,夫妻之間、父母與孩子之間,原來有很多聽不懂的話、原來有很多的各自解讀。


 

當孩子生病的時候,父母擔心的說:「活該誰叫你穿衣服都不穿?」,父母以為這樣說孩子可以得到教訓,以後叫他穿衣服就不會抗拒。

 


卻不懂得為何孩子長大之後,面對生病的父母,心態卻是「活該,一定是你做了什麼事情,才會生病。」「誰叫你要生病?」


 

當孩子不乖、不服從父母的旨意時,父母出手就是打、就是責罵,父母的心態是「我在教你」,對孩子來說卻解讀是「以後如果有人不聽我的話,我就可以打他。」,「誰叫對方要惹到我發脾氣動手。」



 

當父母覺得就是該賞罰分明,有好的行為就可以用東西獎勵,有不好的行為就可以剝奪對方的喜好,我們以為這樣的賞罰分明可以讓孩子懂得是非,卻不懂孩子為何長大後也會在父母提出要求的時候,問著:「你憑什麼?」


 

為了讓孩子多吃一口飯,父母用盡責罵、恐嚇與威脅,孩子不懂父母為何要逼自己吃飯,只是知道,每次用餐的時候,都要配著母親恐怖的面容一起下飯,孩子只知道,父母都強迫他們去做他們不想做的事情。


 

為了擔心孩子看太多電視影響視力,在電視旁邊放著鬧鐘,即使電影演到一半,只要鬧鐘響了就必須關機,對母親來說是保護眼睛,對孩子來說卻解讀成媽媽剝奪所愛、打亂了他的思緒、打亂了他看影片的整個影片結構與思緒、打亂了他的專注力。


 

有一天,小外甥來我家做客,我帶著他跟女兒一起去採買,在馬路上,兩個孩子就嬉戲了起來,我帶著他們走到路邊,蹲下來告訴他們:「不好意思,請打擾一下,我知道你們很想玩,不過在馬路上這樣玩很危險,車子來了會閃避不及,有可能會造成你們的受傷。」

 


四歲多的女兒很正經地說:「媽媽你放心,我們會小心的。」


 

我回答她:「我知道你們會小心,可是我還是會擔心,因為你們對我很重要,可以不可以體諒一下我的擔心,等到回家再玩?」


 

女兒乾脆地答應了我,上了國小的外甥確若有所思。


 

晚餐的時候,小外甥說:「阿姨,我覺得妳很奇怪,我在馬路上玩,媽媽會罵,你給我過來,不然我打你喔!可是你卻會說,這樣很危險,我會擔心。我不吃飯,媽媽會說餓死算了,妳卻說,我很尊重你的感覺,不過我還是會擔心你吃不夠,會讓你打球沒力氣 ,你可不可以餓的時候告訴我一下?我覺得我媽媽就是愛罵我,一點都不愛我。」


 

那時候的我才懂,我們當父母的人太高估了我們的孩子。


 

以為說:「再不吃,你餓死算了!」,一個孩子會懂我們是在擔心他的營養,而不是詛咒他。


 

以為說:「活該誰叫你不穿衣服,感冒了吧!」,孩子會懂得我們對他感冒的關心,而不是幸災樂禍。


 

以為說:「叫你不要這樣溜滑梯,你偏要,等一下看你跌死算了!」,孩子們會懂這個動作的危險性,而我們是一種關心,而不是咒罵。

 


我們以為說:「我跟孩子談過了!」問題就是解決了,孩子卻解讀成,媽媽偏袒,問題更大。



大人可以解讀那個老師的情緒與用心,卻解讀不了留在班上每個孩子心中大大小小的傷。


 

我們太高估了孩子,以為他們跟一個懂政治分析的大人一樣,都可以正確的解讀每個父母語言背後的真正意義與心情。


 

我們甚至太高估了一群國中生,在全班下跪的時候去瞭解原來這是老師要我們懂羞恥心、明辨是非,而不是只為了一張衛生紙而叫學生下跪的變態行為。

 


我們高估了每個身邊的人,都會懂得我們的苦心。


 

卻忘記了,在政治上,有各自不同的解讀。

 

 

在親子間,也有各自不同的解讀。

 

 

我們用著同樣的語言,說了很多別人聽不懂的話。

 

 

我們忘記了,同樣一句話,別人的心中,解讀不同。


 

 

一個家庭,各自解讀。

 




 

 

 

 

 

 

 

 





PS。我們可以解讀大人教孩子背後的善意,卻很難懂得孩子們到底是如何解讀,希望多年之後,這不是我們想唱給孩子聽的歌,祝福每個被愛的與愛人的人。

  

 

 

 

,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_MG_6899.JPG  

 

因為不懂 (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在當政治人物助理的那一段時間,我每天要穿著套裝出門,有時候上班時間走過立法院門口,我常常會看到許許多多的抗爭與陳情,那時候的我看著那些抗議的人潮,有時候會在心中想著『被政黨挑撥的人』、有時候會想『賠償金要不夠的人』、甚至會想著『會吵的孩子有糖吃』。

 

對於農地被徵收的問題,我想著『農地變成建地有什麼不好?一群放不下對土地執著的固執老農民。』。

 

即使我有心要去了解對方抗議的內容,我也只是請個政府單位的國會聯絡人來辦公室聊天般的討論,就以為自己『很懂』、『很認真』。

 

有一次,我請政府單位解釋了什麼叫做『區段徵收』後,心想也不過是政府將農地徵收後,農民取得百分之四十的權利,政府有百分之六十來開發,感覺土地變少了,可是農地變成建地加上政府的開發,地價一定飆漲,或許一坪一萬元的土地飆漲到五萬,一百坪的農地是一百萬,四十坪的建地是兩百萬,即使只有百分之四十的權利,價值也比之前高太多,不懂農民為何不被徵收?

 

那時候的我覺得那些抗議的人不是太笨,就是另有所圖。

 

那時候的我卻從來沒有一次,真的走進去抗議的人群中,席地而坐的去了解那些人為何要抗議、為何要吶喊?

 

我不懂,我也不願意去懂。

 

今年,女兒的好友小寶一家推著兩台嬰兒推車,一台載著孩子、一台載著行李,開始走讀台灣,原本以為只是徒步環島,慢慢的我才知道他們是真的走進去每個抗議的現場、走進去每個議題的現場,去聽聽看那些人,到底是為了什麼放下鋤頭拿起抗議標語?

 

我沒有跟著一起走,卻在假日去加入他們的議題討論,我看見台灣每個濃厚的人情味,我聽見每個觀念的溝通。

 

那時候的我才懂,所謂的『區段徵收』地主擁有百分之四十的權利沒有錯,但是計算的方式卻不同,以『當時的公告現值』計算權利,所以一百坪的農地一坪一萬,農民取得四十萬的分配權利。

 

當政府機關一個文書作業,農地變成建地之後,建地一坪變成五萬了,以『當時的公告現值』計算土地分配範圍,因此,四十萬的分配權利,只能拿到八坪的土地。

 

也就是農民用一百坪的農地,只能換回八坪的建地。

 

如果建地公告現值一坪漲成十萬,一百坪的農地只能換回四坪的建地,如果最低的認購單位是十坪,農民還要拿出六十萬,去跟政府買回自己的土地,才得以有分配土地的資格。

 

有時候堅持不被徵收的農民,即使農地還是農民的名字、即使權狀還在農民的手上、即使還有幾天滿滿的稻穗就要可以收成,凌晨三點的警察集結、封了對外道路,只讓怪手進入蹂躪還是屬於農民的稻田,如此的粗暴、如此的沒有一點點尊重。

 

當下搞懂的我,政府分明用他們的『行政權力』來搶奪人民的土地,而我的無知,卻曾經是幫兇。

 

我搭著小寶爸、小寶媽媽的辛苦步行的成果,去享受了土城彈藥庫、大埔農地、、等人的熱情無私招待,當我真正去了解了他們的心聲,我卻羞愧的感受到,我憑什麼可以如此厚顏的站在那裡承受他們的熱情?

 

我的不懂,傷害了多少人?

 

在有孩子之後,我很幸運的在每一個不同的時機,認識的不同的貴人,女兒在三歲以前,我認識了台灣幼教中最努力的吳老師、也認識了致力於另類教育的倪教授,等孩子大一點,因為共遊共學,跟著女兒一起共遊的好友小寶,他的父親小寶爸是多年的親職講師、他的母親從事著許許多多社會改革的活動,還有許多一起共遊的父母,都是努力落實理念的父母。

 

因為這些人,讓我在教養上的疑惑一一解答、也因為他們讓我育兒的路途上有許許多多的收穫。

 

因為有所得、因為在這些人的幫助下我心滿滿、因為他們我看得更遠、更多,就以為我比別人利害。

 

我不懂為何有些事情不要好好的跟孩子說,卻只是一巴掌過去?

 

我不懂為何有些父母不去面對孩子的問題,卻只是一昧的怪別人家的孩子?

 

我不懂為何有些人口口聲聲的說『無論如何絕對不可以打人』,那揮舞下來的手卻狠狠的往孩子身上打去。

 

我對這些人曾經不以為然,然而,後來的我才懂得,原來他們也只是不懂。

 

會搶別人玩具的孩子,只是不懂得該一次又一次的練習用嘴巴去跟別人借東西,沒有人一次又一次的教他:『請問這個玩具可以借我一下嗎?』

 

會打人的孩子,只是不懂、也沒有機會練習,如何去面對自己的情緒、如何去表達自己的憤怒、如何去整理自己的情緒,沒人教,只是一直被罵著『不可以打人』。

 

會用打罵的方式對待孩子的父母,也只是不懂的該如何跟孩子談、不懂的該如何教、不懂得該怎麼辦。

 

因為不懂,而傷害了自己、傷害了孩子。

 

因為不懂,

 

也或許不願意去懂,

 

就如同當我懂得過去的無知時,去面對過去自己的錯、去承認自己曾是個無知的幫兇、去面對自己的悔恨,又是多麼的難、多麼的痛。

 

當下的我,理解了每個人的不懂。

 

因為小寶一家,在夜色中,我站在大埔那個被毀壞的稻田前面,看著天空的月亮,我想著,一個歸鄉的遊子如果回家的路上,記憶中沿路的稻香、流水聲已經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滿天的塵土、被強迫徵收的祖先土地、工業園區廢料的味道,那樣的感覺又是如何的心痛。

 

當下的我,終於懂了,那些幾乎不上台北的老農,到底是為了什麼,放下了鋤頭、雙腳離開了泥土,站在立法院的門口抗議,那種對土地的執著,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祖先的田、孩子們記憶中的家、孩子們記憶中的味道、孩子們在都市中打拼,即使受傷了、失敗了,家中還有那一畝祖先留下來的田,一片得以溫飽的田。

 

在月色中,我懺悔了我的無知、我的不懂,也理解了別人的不懂。

 

IMG_1248.JPG  

備註:目前有土地徵收,土地正義的抗爭議題的地區有大埔毀田事件、東北角,桃園地鐵,苗栗大埔,苗栗灣寶,竹東二重埔,竹北璞玉...、、、、、、、、

相關內容請看我那在大埔的姊妹兄弟們 .土地倫理與浮濫徵收(一).地倫理與浮濫徵收(二)-淺談都市計劃與區段徵收-

 

大腳小腳走讀台灣 璞玉計畫與大埔農地

 

 

後記:

因為農地被政府惡意毀壞、惡意強制徵收而自殺身亡大埔阿嬤家,是一個很傳統的雜貨店,雜貨店的前面曾經是一整片溫暖稻香的稻田,如今已經塵土飛揚,怪手來來去去,灰塵也落在雜貨店內每個商品上。

 

大埔阿嬤的媳婦鄭小姐在用完晚餐後帶我們去他們的雜貨店,告訴小寶跟彈彈說:『看你們想要拿什麼就拿什麼、想吃什麼就拿什麼沒關係。』,女兒開心的慢慢的挑選著。

 

我這個在農村長大的孩子,在黑夜中看著散發出白光親切的雜貨店,看著對面被圍籬圍起來原本該有的田,卻在風的吹拂下揚起了黃土。

 

女兒好不容易挑選了一盒汽水糖交給鄭小姐說:『阿姨,我要這個可以嗎?』,請客的鄭小姐一面說多挑幾個,一面還不好意思的吹了吹汽水糖盒上的灰塵。

 

女兒看著被吹起的灰塵,天真的問說:『為什麼糖果會冒煙呀?』

 

女兒的那句話,大人們都笑開了。

 

我卻不知道為了什麼每次想起,就難過的落下了眼淚。

 

,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_MG_7913.JPG  

男孩的溫柔(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曾經是一個不婚主義的我到最後為何會走進婚姻?


我想,最大的原因是,我遇到一個很溫柔的男人,這個男人,即使這輩子最討厭魚腥味,卻會因為我開了一個小手術,就每天到市場挑鱸魚,用小電鍋煮魚湯給我喝,只因為醫院計程車司機說了一句:『吃鱸魚對傷口癒合最好。』

 

陪我逛街的時候,他會分擔我的負重,拿著我的卡通包包陪我逛,卻不會說:『男生拿著女生的包包很丟臉。』

 

我受傷的時候,他會一直的關心:『妳還好嗎?會不會很痛。』,而不是『這有什麼大不了的!要勇敢。』

 

是的,我喜歡溫柔的人,因為溫柔的人心很軟、很懂愛。

 

我的女兒三歲的時候,我在網路上認識了從事親子教養工作多年的郭老師,當時他的孩子才兩歲多,卻被我逼著一起組了一個共遊團體,一群人一週三天一起出來共遊、一起出來看著每個孩子的狀況、一起討論孩子的教養問題、討論經濟、政治、人生觀、社會現象、討論很多的觀念與看法,我在郭老師夫妻倆的身上學到了很多的事情,也藉由思辯想通了許多問題。

 

當大家越來越熟後,郭老師說了一句話:『我當初會找妳出來組共遊團體,除了是看妳的網路文章教養觀念之外,最重要的是,妳把女兒當兒子養,我把兒子當女兒養。』

 

『把女兒當兒子養』這句話我能夠了解,我從不跟女兒強調她的性別,而女兒從小的玩伴也多是男孩,我不認為是女孩是男孩在教養上該有什麼不同,一樣該當一個人尊重,我從不用性別設限我的孩子,我從沒在她任何的行為下說過『ㄟ~妳是女生耶。』

 

我懂『把女兒當兒子養』這句話,我卻不懂『把兒子當女兒養。』,這一句話。

 

郭老師的兒子小寶是一個愛玩車、活動力十足、體力十足的小男孩,然而,小寶跌倒了,郭老師一定是用很溫柔的聲音蹲下來問他:『你還好嗎?一定很痛吧!拔拔秀秀~。』

 

為了看新聞而害怕狗的小寶,小寶媽媽寧可背著小寶一直走,保護著他的恐懼,而不是說:『這有什麼好怕的,膽小鬼!』

 

郭老師在外面會大罵不尊重孩子們的大人,卻對每一個孩子都極盡的溫柔,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

 

有一次,我們一行人帶著孩子到一個湖畔去遊玩,大人輕鬆的聊著,看著湖中鴨媽媽領著七、八隻小鴨子遊湖,剛剛滿三歲的小寶,順手拿了一塊石頭往湖中丟過去,不偏不倚,丟中了其中一隻在遊湖的鴨寶寶,鴨寶寶應聲而倒,我們一群人全嚇壞了。

 

看到這一幕的女兒,喃喃的說:『小寶怎麼丟這麼準?』

 

大人們幾乎嚇壞了,一直以為真的打死了鴨子,直到那隻被打昏的鴨寶寶,摇搖晃晃挺過來後才安心。

 

這過程中的郭老師,蹲下來抱著小寶,用非常溫柔的語氣說:『寶寶,怎麼辦?你打到鴨寶寶了,你看,他的媽媽好擔心,他的哥哥姐姐也好擔心都圍著他,不知道會不會死掉?我也好擔心,如果鴨寶寶死了,大家一定超級難過的。』

 

小寶不吭一聲,我們知道他也嚇到了,這中間沒有責罵、沒有說教,只是帶領著小寶一起關心鴨子一家。

 

這件事情過了沒多久,郭老師非常興奮的告訴我,他網友家的兔子生了一窩小兔子,他要認養兩隻,也拉著我女兒一起認養兩隻兔子,我好奇的問他:『怎麼忽然想要養寵物?』

 

郭老師回答說:『看到小寶之前打到鴨子的這件事情,我想了很久,該如何教導小寶溫柔的對待每一個生命,後來想想,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擁有一個該保護的生命。』

 

那時候的我才知道,郭老師不是對著孩子講道理就算了的人,他了解孩子行為背後是因為還不懂得善待生命,他看到行為背後的問題,也樂於去解決問題,於是,即使很不喜歡養寵物的他,也願意帶著小寶到處幫忙兔子張羅所有的用具,等待兔子的到來。

 

於是,我看到一個三歲半的小男孩,溫柔的抱著兔子、溫柔的安撫兔子的表情,我看到一個三歲半的小男孩,將頭伸進去兔子籠跟兔子溫柔細語的小男孩,我看到一個男孩,在一堆圍觀他兔子的朋友之中,努力的保護著兔子的認真表情。

 

我看到當小朋友跌倒的時候,小寶會走過去一臉關心的蹲下來問:『你還好嗎?一定很痛吧?需要幫忙嗎?』,而不是:『哈哈哈!活該。』

 

我看到當小寶想要借看一下母親手機上的照片,是溫柔的問母親:『媽媽,請問妳的手機充好電了嗎?我可以借一下下嗎?』,而不是尖叫大喊說:『我要,我就是要,現在!』

 

我看到當別的小孩哭泣的時候,小寶一定會溫柔的問:『你還好嗎?』,而不是『愛哭鬼,有什麼好哭的!』

 

我看到小寶身上,長出來的溫柔。

 

那時候的我,才了解郭老師所說的『我把兒子當女兒養。』,這一句話的意義。

 

台灣的父母親很怕自己的兒子變娘,於是,男孩跌倒了,不是關心、也不是疼惜,而是:『哈哈哈,活該,誰叫你不好好走,站起來!』

 

男孩哭泣了,不是問他有什麼委屈、也不問他有什麼難過,而是『男孩子哭什麼哭,愛哭鬼。』

 

父母以為這樣的態度是逼著兒子勇敢,卻忘記了,當自己的兒子用同樣的態度去對待他的朋友們時,是多麼的殘忍與過分。

 

然而,郭老師一家,卻反其道而行,對小寶極盡的溫柔,小寶情緒越不好的時候,大人就越溫柔的對待。

 

於是,我看到一個對任何人都很溫柔的小男孩。

 

而溫柔的小寶,敢替受傷的朋友說話,敢替需要幫忙的朋友找救援,不打人、不欺負別人、也不會踢別人,他溫柔,卻比其他的男孩還勇敢。

 

2011年的這個秋天,在小寶快要滿四歲的這前三個月,小寶的爸爸媽媽因為眾多的原因,推著推車帶著小寶用雙腿環島台灣,他們走進土城彈藥庫去關心土地問題、關心環保問題、去實地的了解台灣的每個議題、認識每一個人、他們關心親子問題、他們想找出那個很貼近人民、很貼近土地、很為理念堅持的自己。

 

原本一直擔心小寶的我,真的陪著下去走一小段,我看到郭老師夫妻倆,沿路讓小寶有各種不同的發現,陪著看路邊昏睡的狗、蹲下來解釋舖柏油機的構造、在下雨的陸上赤腳踩水、看著長的像柚子的絲瓜。

 

那時候的我才懂,這個溫柔的男孩,現在的課題是,走出去的勇敢、是旅途上的所有風景與形象。

 

一個溫柔的男孩、一對很特別的父母。

 

 

 

 

 _MG_7995.JPG  

 

 

    『大腳小腳走讀台灣』,用走的去貼近土地、邊走邊去讀取這片土地的所有故事、環保的議題、土地的議題,在路上看到這一家人請幫我照顧他們,也歡迎大家陪走.各種議題或住宿,謝謝大家,小寶爸電話0933045648。小寶爸媽部落格

 

    愛分享行動團隊的成員小寶爸爸--郭駿武一家人,10/1起從板橋出發
走過土城彈藥庫、三鶯部落、苗栗大埔事件現場......

10/15-16
兩天,愛分享行動團隊將到台中舉辨第一場走讀台中"共讀日"
我們將走訪牛罵頭遺址、水碓聚落、瑞成堂及惠來遺址
因為我們相信,唯有認識台灣這塊土地
才會對台灣產生真正的「愛」
而透過這樣的走讀「行動」與 「分享」
你我都能成為改變台灣的一份子

大腳小腳、走讀台灣粉絲團


主辦單位:

原貌文化協會(台北市)、台中木棉花關懷協會、台中市惠來遺址保護協會、水碓活聚落、愛分享行動團隊

協辦單位:臉書愛讚志工團

『大腳小腳走讀台灣』台中共讀日活動行程

本活動專線:
(台北)0972-70-64-64 楊小姐
(台中)0938-665005 傅東森

 

,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_MG_5253.JPG  

真心的喝采(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曾經有一個朋友告訴過我,她這一輩子最討厭遇到國小跟國中同學,因為從國小開始,每個同年齡的同學都知道,她的母親也是學校內的老師,從她上小學開始,不管是國小還是國中,考試考的好,同學總會不以為然的說:『妳媽是老師呀!』

 

考試考不好的時候,大家會冷冷的說:『老師的孩子也不過如此。』

 

一直到研究所畢業了,每次國小同學聽到她工作有好的成績,總還是不會忘記加上那一句:『那是老師的孩子呀!』

 

她曾經好久好久不願意回到家鄉,她也曾經憤恨的告訴我:『不管我已經到了高中了,所有的人都還是說我考試一定是有媽媽罩,我媽是國小老師耶!為什麼都沒有人看到我為了維持一個老師的孩子形象,拼的多麼的難受?為什麼沒有人看到,我也是下過苦工唸書?為什麼沒有人知道我是多麼努力的在找讀書的方法?』

 

聽到這段話的當下,我整個人很震撼,因為,我也曾經在別人的身上,貼著『老師的小孩』,無論是褒還是贬。

 

最近,看了一部日劇『沒有名字的女神』,片中描寫關於一群幼稚園孩子的媽媽團體所衍伸出來的互動、互助與互害,雖然影片呈現的方式感覺很驚悚,而事實上媽媽們所使出的手段也不過是說說別人的隱私、傳達沒有證實的誤會、說了不該說的話、一點點的小自私、將別人的事情當八卦討論、、、一些些人與人互動最常見的相處問題。

 

其實,貫穿整部片子的主軸,只因為在媽媽團體之中,夾雜著孩子、丈夫的互動,是一整個家庭與家庭互動,所以,擴大了比較與忌妒,忌妒著別人的老公肯願意跟老婆孩子出遊、忌妒著別人的孩子考試考的比自己孩子好、忌妒著別人總有許許多多的好運、忌妒著別人的富有、忌妒著別人的才華、忌妒著別人有許多自由、忌妒著孩子跟媳婦的感情比較好、忌妒著孩子跟婆婆的感情比較好、、、、。

 

因為忌妒,所以只想看著別人痛苦,因為忌妒,滿心想要害別人,卻不去面對自己的問題。

 

忌妒讓人變得很可怕、忌妒讓人充滿著醜陋。


忌妒讓人 忘記了成長

 

有好一陣子,我常在想,為何人與人之間充滿著如此多的忌妒?

 

為何人與人之間,很少真心的祝福?


參加別人的婚禮時,即使嘴巴上說著祝福,又有多少人心中想著『不知道可以撐多久?』

 

看到別人迎娶的時候,心中揚起的不是喜悅,而是『醒醒吧!別傻了!』

 

看別人寫作小有成,說的不過是:『寫好玩的,幹麻這麼認真。』,卻不去看別人下了多少功夫,熬夜不睡寫文章的目的又是什麼?

 

看別人敢勇於追求自己的夢想,說的不過是:『看你哪時候會放棄。』,而不是真誠的去挺別人的勇氣、挺別人的夢想。

 

看別人成績好,說的不過是:『書呆子!』、『老師的孩子應該會知道考試內容。』,卻不去想別人付出多少的努力、是不是有更好、更有效率的讀書方法,可以讓自己學習?

 

看別人富有,說的不過是:『那些有錢人的嘴臉。』、『有幾個錢了不起。』,卻不去想別人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即使是運氣好,那也是一種能力。

 

看到別人子孫滿堂,嘴上說著:『老來享福。』,心中卻想著以後子孫為財產一定會爭個你死我活。

 

人,為何這麼多的忌妒呢?

 

我想不通,一直到有一天,女兒跟我比賽桌遊,玩了一半老公接手,教了女兒得勝的技巧,她很開心的跑來告訴我:『媽媽,我贏了!我贏了!』,那個當下的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久久才想到說一句『恭喜!』

 

那時候我才懂,我們活在比較的年代,我們不懂得真心的稱讚別人。

 

小時候,隔壁的小明考試成績比我好,大人會說:『我看妳又沒比他笨,怎麼考輸他?』,卻沒有大人說:『小明好利害,他一定花更多的時間唸書、也有可能有找到讀書的好方法,我們要不要去恭喜他,也問問他怎麼準備考試的呢?』

 

當別人跳舞跳的好,大人說的可能是:『妳也學學人家,看妳跳那種樣子,也不反省一下。』,卻沒有幾個人會說:『她跳的好棒,我們看看她有下哪個功夫?我們有哪個地方沒有注意到?是不是腰不夠彎?腿該如何使力才會這麼好看?』

 

大人以為挑起孩子的比較心,是『激勵』孩子進步。

 

而事實上,卻是對別人的忌妒、怨恨與不滿。

 

現在,我的女兒四歲四個月了,我們幾個父母找了一個很棒的律動老師教孩子們律動,這個老師示範動作後,從不強迫孩子一起做,只要孩子對她說:『我不要!』,老師跟所有的家長都很配合、也很尊重。

 

不會有人說:『人家彈彈都會跳,妳怎麼不跳?』

 

不會有人說:『人家安安都那麼棒,妳怎麼不做?』

 

我們尊重孩子的意願、也尊重孩子的創意。

 

孩子的意願有被尊重後,當孩子真的想要試看看的時候,就是使盡全力的認真、使盡全力的拼命,而這時候,所有的大人,不管那個是不是自己的孩子,我們都會大聲的叫好、大聲的喝采。

 

當大人開始為每個孩子喝采的時候,孩子也學著為別人喝采、為別人真心的加油、為別人鼓勵。

 

從別人的父母那邊得到鼓勵、得到喝采、從朋友的口中得到真心的加油、從別人的表情中得到真誠的佩服,這對鼓勵的人跟被鼓勵的人都是一種學習,也是一種激勵、更是一種幸福。

 

夜裡,常常老公抱著女兒坐在電腦前面,看著電腦內別的媽媽紀錄的舞蹈課錄影檔,父女倆賣力的為朋友歡呼加油、賣力的為孩子們喝采,比看棒球賽還要激動。

 

有一天,我看著小寶在玩賽車的時候,女兒在一旁激烈的狂喊:『小寶加油!小寶加油!

 

那時候的我才知道,孩子遇到的老師、孩子遇到的大人、孩子遇到的孩子們,多麼懂得對別人的孩子不吝嗇的給予真心的喝采,而這些大人與孩子,又是如此的值得我站起來、拍紅了手,給他們~

 

最真心的喝采!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