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4235.JPG   

 

記得我是誰(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小到大,我都沒有迷過偶像,我不懂那種追逐偶像的快樂,我也永遠不會發現身邊走過的是那個明星。

 

到了台北讀大學之後,進了政治圈,我的身邊充滿了攝影機跟政治人物、企業家,我從沒感覺他們跟一般人有何的不同,然而,他們卻時時刻刻的讓我看到他們有多麼的不同。

 

我曾經替一對很老資格的政治夫妻工作,夫妻倆的出身並不好,有著濃厚的草莽氣息,雖然還是有很多人不知道他們的大名跟來歷,在面試以前,走在路上遇到,我一定不認識他們到底是誰。

 

不過即使知名度不高,他們卻從不在路邊攤、小餐廳吃飯,他們會在高級餐廳吃完飯抖著腳一起當著大家的面剔牙,卻再也不敢去小餐廳、小攤販吃東西,即使,偶而嘴饞想吃很久沒吃的小餐廳菜,助理也只能去幫他們買外帶的菜回辦公室,然後將每一盤菜,用頂級的餐具擺盤、用高級的筷子吃飯、用水晶杯喝水、用的碗盤顏色也很講究、即使是個熱炒也一定要有專業的擺盤。

 

車子到了辦公室樓下,一定要有助理去等開車門提皮包,吃喝穿戴一定要是名牌,身體不適的時候,約人吃飯一定要去吃魚翅、燕窩。

 

辛苦、努力的維持的符合自己身份的排場與穿著,行為處事卻不如形象的漂亮,很多人對他們的形容也不過是一個『有抬頭的黑道』、『穿著香奈兒套裝檳榔西施的娘』。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身邊卻越來越多這樣的人,努力的維持著一種假象、一種美麗的形象、一種高高在上的形象,如此的賣力與辛苦著。

 

我不懂,這樣的日子到底快不快樂?

 

然而,我卻知道,小小的名氣、小小的形象,維持的很辛苦、很辛苦。

 

明明老公習慣性外遇又愛打老婆、明明總是被丈夫打到全身都是傷,卻那麼堅持的在別人面前營造出恩愛夫妻的形象。

 

明明自己只是一個公務人員,卻堅持自己是個『官』,連吼父母都像在罵狗。

 

明明恨不得沒有婆婆,卻努力營造自己是個好媳婦的形象。

 

明明只是一個媽,卻努力的營造出自己的教養絕不會出錯、自己的教養多麼棒的形象、努力的行塑一個好媽媽、一個完美孩子的形象、努力的讓自己的孩子不能毀了家族的招牌,卻看不到孩子受傷的眼神。

 

然而,挖開那美麗的假象,卻如此的醜不堪言,而,形象或許只是逃避面對問題的藉口。

 

在人前人後恩愛的夫妻,努力的營造自己美滿的婚姻,卻不去求助解決婚姻問題,厚厚的粉、香奈兒的套裝下是滿身的家暴傷。

 

小小公務員的官威,掩蓋的是自己是靠層層的關係爬升,而不是自己的努力。

 

好媳婦的形象,逃避的是嚴重的婆媳問題。

 

然而一個媽,努力的營造出『我家的教養不會是錯』的形象,犧牲的確是孩子。

 

當一個媽,將眼睛離開了孩子的眼神,將眼睛努力的在看著別人、陌生人的眼神時,就看不到孩子的真實。

 

其實,有多少父母是如此心驚膽跳的擔心自己的教養決定是不是正確的選擇?

 

有多少父母都是如此的反覆在孩子溫柔、體貼、快樂、悲傷、生氣的點點情緒中,心情上上下下,而隨著孩子的點點狀況,隨時的反省自己、調整著自己的處理方式?

 

我身邊有些朋友是因為我的書而認識我,也有人是因為部落格而認識我,有時候一起帶著孩子出遊的媽媽也是我的讀者,有人把我當成情緒告解的朋友、有人希望我可以提供更好的教養方法。

 

然而,帶著孩子出門時,我的孩子也會因為別的孩子不問而取的行為發大脾氣、我的孩子也會因為身體不適而特別的哭鬧、我的孩子也會不管我忙不忙,一直要我陪著玩。

 

不管發生了什麼狀況,我總是在心中好好的告訴自己『我是一個媽媽,最重要的不是別人的眼睛,而是看著孩子的眼睛。』

 

不管別人如何的看待,我抱著孩子讓她一路的在火車上從台中哭回台北,我寧可不打擾別人的抱著孩子的站在車廂門外廁所前陪孩子哭,只為了讓孩子了解分離的苦,可以好好痛哭沒關係,也不願意為了自己的面子逼孩子『不要哭』。

 

不管課程要遲到了、不管孩子剛剛脾氣多麼的盧,不管別人的眼神對我的『關愛』,我寧可抱著孩子坐在一旁,等她情緒處理好再聽她敘述她的委屈。

 

不管別人異樣的眼神,我陪著孩子在草地上打滾,陪著她一起赤腳玩耍、逛夜市。

 

而在這期間,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害怕著自己,落入了形象的迷思,我害怕自己只在意著自己的形象、只在意著別人的看法、害怕別人想說我寫教養,孩子卻還是會亂發脾氣,而忘記了自己只是一個平凡人、忘記了孩子也該有她的喜怒哀樂、忘記了去面對人生的總總問題、忘記了自己最不能失去的不是別人眼中的欣賞,而是自己女兒的笑容、自己的笑容、父母跟丈夫心中的幸福。

 

因此,即使書的稿子已經夠三本書的量了、即使有好多出版社來洽談、即使自己出版也不成負擔,我卻有點遲疑,在幫助別人之前,我不能失去了自己、不能失去了自己寫作的初衷、不能忘記了自己是怎樣的一個人、不能忘記自己是誰。

 

我也常常的告訴身邊幾個講話比較直的朋友,如果有一天,我的眼神不在孩子身上了,而是眼神看著身邊的每個陌生人,只怕公眾如何評價我。

 

如果有一天,我在意著別人的看法勝過去面對問題。

 

如果有一天,我在意著別人是如何看待我某某某,而委屈自己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如果有一天,我怕別人自以為是的解讀,而不敢得罪別人,寫出言不由衷的文章。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不是那個敢挺身為自己、為孩子、為別人而捶桌罵人的那個大姐頭。

 

如果有一天,我在意著身上美麗的衣服而不敢去擁抱玩到全身是沙的孩子。

 

如果有一天,沒有濃妝我不敢出門。

 

如果有一天,大姐頭的我不敢在老朋友面前用『親切的問候語』。

 

親愛的朋友呀!

 

請打醒我、請狠狠的打醒我,

 

用可以打醒卻不會打昏的力道打醒我,

 

讓我自己深深的知道,別拿閃亮亮的亮片來蓋住自己滿身的臭。

 


 

永遠        記得我自己是誰。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_MG_3192.JPG  

童年再現(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每次回到鄉下老家,已經多年沒有人居住的三合院,屋內已經呈現一種崩壞的氣息,記憶中很高很高的紅磚圍牆,現在看起來如此的矮小,那童年時爬上爬下的圍牆在記憶中高不可攀,而現在卻覺得如果我再爬一次,它就會脆弱的整排崩落。

 

我常常想念起我的童年,那一段在鄉間野放的日子。

 

我想念再一次爬上蓮霧樹,在高高的紅磚屋頂上,看天空、順手採顆蓮霧吃的感覺。

 

我想念環繞著三合院的小溪流,雙手一伸進洗衣石後,就可以抓到許許多多的小蝦子。

 

我想念赤著腳踩在田埂上的感覺,我喜歡那種腳直接貼近泥土與土地接吻的感覺。

 

我喜歡曬穀場上滿滿的金黃色稻子,我們在稻子間奔跑著追偷吃米的麻雀。

 

我想念著夜晚在蛙鳴的黑暗田野中,偷偷抓螢火蟲的興奮。

 

我想念在留有稻香的黑暗曬穀場上,全家人坐在椅凳上吃著月餅看著中秋的滿月。

 

我想念沒有時間表、沒有作息表、沒課程的童年。

 

我想念童年的風、童年的稻田香、童年的陽光、童年幸福的味道。

 

我想念童年給我的幸福回憶,我想念著童年那種純粹的快樂。

 

這麼多年來,我多麼希望,童年可以再來一次、再感受一次那樣的幸福。

 

一直以為童年的幸福就如同老家那個三合院的磚牆一樣,只能擁有記憶中的高度、記憶中的味道、記憶中的快樂,如果這樣的年紀再來一次,就會崩塌。

 

然而,隨著女兒的年紀一天比一天的長大,我總覺得,我在重溫我的童年。

 

從孩子小的時候我就堅持,如果騰出時間陪孩子,就確確實實的陪著孩子一起玩、一起生活、一起成長。

 

要當一個陪孩子長大的全職媽媽,就要全心全意的甘願。

 

不是孩子玩的時候,拿著手機在一旁猛講電話、玩手機,嘴巴一直喊著:『去玩呀!』,屁股確動也不動,而是真的下去跟孩子一起在草地上跑,在沙堆內翻滾。

 

也不是大人們聚守,邊打麻將邊讓孩子滿地爬。

 

『陪孩子』跟『顧孩子』不同。

 

因為常帶著孩子一起玩,所以孩子們很懂得玩,沒有任何的玩具也可以玩的很開心,在大自然的環境中玩耍,在有朋友跟沒朋友都會很自在,當孩子一天又一天的長大,我的快樂一天比一天多。

 

我會扛著四歲的女兒在肩膀上,在草地上像跑車一樣,玩加速度跟甩尾。

 

我會帶著女兒爬上公園的大樹,在樹上看松鼠吃花生。

 

我會跟孩子一起躺在草地上,讓孩子坐在我的肚子上扭屁股。

 

我會跟孩子們一起瘋狂的玩溜滑梯、讓自己埋在球池裡面跟孩子抓迷藏。

 

而孩子們認識的這群共玩的父母更厲害,三歲的孩子去玩水,大人們也總是全身濕。

 

可以帶著孩子在草地上翻滾,可以帶著孩子一起騎腳踏車衝刺、可以玩的比孩子們還開心、可以玩的比孩子們還要盡興。

 

當一個媽媽拿起了鋤頭,其他媽媽就會吆喝著一起鋤草、種菜,即使螞蟻已經咬到全身發癢也一樣。

 

當一個人拿出記憶中的橡皮筋繩,父母們就會開心的拉起來,大人們先開心的玩一輪,看到父母們開心,孩子們也理所當然的開心加入,在黃昏的夕陽下,大人跟孩子因為一條橡皮筋繩而有滿田野的開心。

 

我們陪著孩子追著蒸氣火車狂跑,我們在沒有燈光的田野中,靠著微弱的一小小燈光,吃著烤肉與月餅,在滿月的月光下跳舞共渡中秋。


我們聚在三合院的庭院中,喝茶談天啃西瓜、看孩子們騎車。

 

有人趴在水池內當海豚,讓孩子們趴在他的背上騎海豚滿池跑。

 

律動課的時候,孩子不願意参與我們不勉強,當孩子要父母一起做動作的時候,扛著孩子也學飛天青蛙跳、在地上翻跟斗。

 

我們一起陪孩子們赤著腳,一起走在稻田的泥巴水中、一起看著螞蟻搬家、一起抓蜻蜓。

 

我們知道,當父母一起變成開心的人、一個懂得在每天生活中快樂的人,我們就能夠吸引孩子進入,一起成為開心的人。

 

我總是認為,不管環境如何,如果我無法改變環境,那我一定在在這當中找到最大的快樂值,我是全職媽媽,我想陪著孩子一起長大、一起成長,那我就要在全職媽媽的日子中找到最大的快樂。

 

我用粉筆在水泥地上畫長長、長長的鐵軌,讓孩子們在上面當火車行走。

 

我用最狂野跟最誇張的方式騎腳踏車,讓孩子們也跟著我瘋狂的往前衝。

 

我捲起褲管踏入冰冷的溪水中,陪著孩子一起往上游去探險。

 

我跟著孩子們趴在泥土上看昆蟲、找蚱蜢。

 

我陪著孩子們在樹林裡面找樹葉,串成一串當烤肉串。

 

沒有時間表、沒有課程表、不需要趕時間、不用趕課程。

 

既然都要陪孩子了,就一定要『一起玩的很開心』。

 

慢慢的我終於發現,堅持真正『陪』孩子玩的過程、堅持在每個日子中找到最大快樂值的決心,讓我再一次的過一次童年。

 

我很幸福,因為我不需要重新投胎,我就可以再過一次童年、再一次的感受童年的快樂與幸福。

 

我的女兒也很幸福,她的童年有大自然、有每天可以決定自己想玩什麼的自由、有一群很棒的朋友、有一群很棒的大人玩伴、還有父母親的笑容。

 

現在的我,不是步入中年。

 

而是,步入童年。

 

我的,童年再現。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Sep 06 Tue 2011 02:56
  • 時機

_MG_8611.JPG  

時機(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雖然一早女兒就換穿了她喜歡的泳衣,但是真的走進戲水池的時候已經中午過後了,被耽誤很多時間的女兒,因為太陽的炙熱、也因為過久的等候讓她的心情不怎麼美麗。

 

我剛剛帶著女兒踏近水池邊的時候,就聽到她的朋友們此起彼落的喊著:『彈彈,妳來了喔!』、『彈彈,妳來了喔!』

 

我邊跟孩子們打招呼,邊看到小慈跟小臻拿著大象造型的灑水器在幫對方灑水,然後小慈大喊著:『我們去跟彈彈玩吧!』

 

過沒多久,我才剛剛放好包包跟游泳器材,就聽到四歲三個月大的女兒很大聲的說:『我不喜歡妳潑我水,我非常生氣,我不跟妳玩了。』

 

一轉頭,女兒很生氣的遠離了小慈,一個人站在水池中間生著氣,我馬上放下東西,走到女兒身邊,蹲下來問她:『請問怎麼了?』

 

女兒很生氣的說:『我不喜歡小慈在我身上潑水,我很生氣,我不想跟她玩了。』

我問她:『那請問妳要怎麼樣才原諒她呢?』,女兒說:『她必須跟我說對不起!』

 

我聽了之後說:『那妳應該去跟小慈說,我不喜歡被潑水,請妳跟我說對不起。』,女兒說:『請妳幫我說。』

 

我答應了她,婉轉的告訴小慈,小慈也道歉了,兩個孩子不久又開心的玩在一起。

 

那天的我想著整件事的發展,心想著,孩子是不是該懂得什麼叫做『時機』了?

 

因為女兒的狀況,我努力的回想著,在什麼時間該說什麼話、在哪個地點該有怎樣的打扮、在哪個時候該有哪樣的舉止,該哪個時機點做哪樣的決定,這些事情我到底是怎麼學會的?

 

小時候,我看大人的臉色學。

 

越長越大之後,我在每一次的窘迫中學習。

 

不小心穿著閃亮亮的夾腳拖去別人的告別式、穿著顯瘦的黑色小洋裝到別人家拜年、桌子下的腿在朋友猛捏之下才知道說錯話、以為想要快點表達自己的意見卻沒發現自己正在插話、、、、、。

 

每一個學習時機的過程,都夾雜著一點點丟臉、一點點不堪。

 

後來的我在工作的場合學會了看更多人的臉色、懂得在什麼地點、什麼時機,說什麼話?有怎樣的舉止?該有怎樣的穿著?

 

只是,有時候還是會出差錯,困窘不已。

 

那天晚餐的餐桌上,我跟老公談到孩子間互動的這件事,我順口問了女兒:『妳到水池之前,小慈跟小臻在玩互相幫對方灑水的遊戲,小慈一定是想跟妳玩,所以也在妳身上灑了水,我想她是想跟妳一起玩,所以才灑水,那請問為什麼妳會生氣呢?』

 

女兒悶悶的說:『因為我還沒準備好。』

 

我假裝恍然大悟的說:『喔~原來是時機不對。』

 

女兒問:『媽媽,什麼是時機?』

 

我回答:『時機就是抓住機會的時間點。小慈想要跟妳玩的時間點不對,她以為妳穿了泳衣就可以馬上玩了,以為是跟妳玩灑水的好機會,她不知道妳還沒準備好,時間點不對。』

 

女兒似懂非懂的歪著頭想著。

 

我繼續說著:『例如:彈彈可以在任何時間跟我說話,但是,當媽媽正在跟別人講電話的時候,是不是妳跟我講話的好時機呢?』

 

女兒搖搖頭說:『不是個好時機。』

 

『當大家在公園玩的時候,是個可以跑跳大喊大叫的地方,但是,當大家在餐廳用餐的時候,是可以跑跳、大喊大叫的地方跟時間嗎?』

 

女兒說:『那會打翻熱湯,也會打擾別人,不是一個跑跑跑的好時機。』

 

從那天開始,我們的對話就常常圍繞在『時機』。

 

當女兒要將自己畫圖作品拿給老公看的時候,我會說:『寶貝,爸爸正在講電話,妳想是不是看妳畫圖作品的好時機呢?』

 

當女兒堅持要穿著她的蛋糕裙洋裝去玩水的時候,我看著蛋糕裙一層又一層的裙擺告訴她:『玩水的時候,這些棉質的裙擺會吸飽飽、飽飽的水,穿在身上會很重,我想,玩水的時候或許不是一個穿蛋糕裙的好時機吧?』

 

孩子會說:『媽媽,現在我正在畫畫,我想不是妳打擾我的好時機。』

 

『媽媽,請問現在是可以唱歌的好時機嗎?

 

親愛的孩子呀!

 

或許妳不知道,是妳讓我知道該是什麼時機教妳什麼?

 

或許妳不知道,是妳讓我知道,是哪個時機點該去翻開我的人生,看看我是如何學拒絕、學快樂、學忌妒、學面對自己的情緒、學檢視著自己交友態度、、、、、,是妳告訴我,該是時機去翻開自己的人生找答案,找一個答案來教妳。

 

親愛的孩子呀!

 

或許妳不知道,當妳在學著什麼時機該做什麼事的時候,身為妳母親的我,也在學習看著妳,學著妳教我,該什麼時機,對妳說什麼話、該什麼樣的時機,去檢視自己哪部分的人生、該什麼時機放手、該什麼時機讓妳懂得。

 

親愛的孩子呀!

 

妳在我身上學習什麼叫做『時機』。

 

 

妳的母親我,也在妳的身上,學著什麼叫『時機』。

 

 

幸福的時間、幸福的機會、無時無刻幸福的時機。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