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_MG_8302.JPG  

選擇朋友(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小,我的母親就常常告誡我,不需要那麼的重朋友,長大後朋友們都結了婚,再好的朋友都會一轟而散,但是,母親的話我從來沒聽進耳裡,很大姐頭的我還是永遠把朋友擺在第一位,別人都是女朋友在抱怨男友太重視朋友,而我,卻恰巧相反。

 

夜半一通電話,我會披上衣服抓起鑰匙就騎著車在中港路奔馳,只為了去安慰一個剛剛跟男友分手的朋友,大刺刺的個性、不會計較金錢又不太會拒絕別人的性格,讓我擁有了許多三教九流的朋友,也讓我感受到這一路上朋友們的支持與幫忙。

 

然而,朋友多不代表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現在的我常常想,當我最叛逆父母的那段時間,幸好,那時候的校園沒有那麼多的毒品,也幸好,那時候的校園黑幫還沒有進入,我不知道從小到大重朋友且被教導著跟朋友吵架就是我不對的我,有沒有勇氣拒絕朋友給予的毒品與結黨的要求?

 

現在的我還是不懂,為何孩童的時候,大人們總是說:『不要跟朋友吵架!』,長大後卻說:『那種朋友你也交?難道你不會選朋友嗎?』

 

為何孩童的時候大人們說:『某某某不跟你玩了,一定是你不好,人家才不理你。』、『怎麼最近都沒看到你去找阿雲玩,一定是你脾氣壞,又不理別人了。』

 

長大後大人卻說:『那種男人對你這麼壞,你還沒有勇氣跟他翻臉離開他,妳是不是有病呀?

 

小時候被教著:『不要跟朋友吵架,要一起玩。』,長大後大人說:『我的兒子都是被朋友帶壞的。』

 

大人為何永遠不懂,判斷朋友、選擇朋友、遠離朋友、跟朋友吵架,也是需要練習的?

 

多年後的我,在一次的跟老公爭吵後終於懂了,走出家門,每個朋友都有自己的人生與生活,就如同母親說的,誰也無法跟誰求救。

 

只是多年後的我還不懂,從小,被教育著不跟朋友吵架、吵架就是不對,不跟誰玩就是不對的我們,怎麼長大後,必須忽然懂得如何選擇朋友?

 

選擇朋友跟排擠朋友其中的界線在於哪裡?

 

然而,最不會拒絕朋友的我,在有了女兒之後,因為女兒我有了機緣認識了許許多多各個層面的父母朋友,也因為女兒,我卻也得罪了一個又一個的媽媽朋友。

 

女兒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考驗我面對朋友的態度,原本一起帶孩子出遊的好朋友,卻因為女兒一句:『媽媽,你不要再逼我跟某某出去了,他都一直打我,我不喜歡會打人的朋友。』

 

簡單的一句話,我得罪了孩子的媽,那個我很喜歡的朋友。

 

因為女兒的一段話:『媽媽,這次出去玩,你約了小平就不要約小丁,因為小丁會欺負小平,小平要去玩很開心,可是看到小丁又很害怕,開心的玩還要怕被欺負,這樣太可憐了!』

 

因為這樣的一段話,我又得罪了小丁的母親。

 

這樣的得罪人,不單單只是得罪一個孩子的家長,大部分的可能是,我在那個媽媽圈整個變成黑五類,這樣的過程,對一個很重視朋友的我來說是很痛苦的,然而,這一切我都牙咬著忍過去,只因為我知道,我的女兒在學習著如何判斷朋友、如何選擇朋友。

 

有一次,未滿四歲的女兒在公園玩的時候跌倒了,整個頭撞到了單槓架,我在遠遠的高處看到她痛到當場趴在地上嚎啕哭,而她的好友小丁,卻在一旁指著我受傷的女兒開心的說:『哈哈哈!跌倒了!活該!』然後哼起旋律來。

 

我看到了孩子的傷,我也看到了小丁的取笑,我的心痛到想流淚,我心痛著孩子的傷,也心痛著小丁的舉動來自於他每次受傷後的被對待。

 

原本,每次受傷只要稍微哄抱一下,同理她的心情、真心的擁抱就可以馬上跳下我的懷抱跑去玩的女兒,那一天,我哄抱著受傷哭泣的女兒幾乎一整個下午,我心疼的擁抱著她,告訴孩子我好愛她,告訴孩子我知道跌倒真的很痛,但是,我更知道的是,她心中有那個被自己好友取笑的傷。

 

而那個傷,我沒有說出口。

 

隔天,一群朋友又去一個室內的親子空間遊玩,女兒開心的將自己埋在球池裡面,卻被一個不認識的小哥哥踢到了,女兒放聲大哭,那時候,女兒的朋友小臻放聲的大喊:『彈彈媽媽,彈彈受傷了!彈彈需要妳!』小臻一直喊著,直到我奔進球池中。

 

我在球池抱起女兒,跟女兒一樣大的小臻很關心的跑過來,問著哭泣的女兒說:『彈彈!妳還好嗎?』,然後用她懂得的語彙努力的告訴我,孩子是怎麼受傷的。

 

我親暱的擁抱著女兒,然後根據小臻的說法告訴女兒說:『哇!原來妳躲的太好了,哥哥都沒看到妳,所以被踩到喔!』

 

那個踩到她的大哥哥一臉怕挨罵,聽到我的話,很大聲的想要脫罪的說:『活該!誰叫妳躲這麼好。』

 

聽到這一句話,女兒哭的更大聲,我在她耳邊說:『妳被踢到很不開心吧,雖然哥哥不是故意的,可是還是傷到妳了,妳有沒有告訴他,你踢到我了,請你跟我說對不起?』

 

於是,女兒收起了哭聲很大聲的對著那個大哥哥說:『哥哥!你踢到我了,請你跟我說對不起。』,那個大哥哥忽然停住他的動作,不可置信的看著她說:『對不起。』

 

可是,女兒還是很生氣,繼續的在我身上哭著,我問她:『是不是剛剛哥哥說,活該,誰叫妳躲這麼好,那句話讓妳還是很生氣?』,女兒點點頭。

 

我說:『那是被取笑的感覺,很不舒服,你可以跟哥哥說,我還沒有原諒你,請你再跟我說一次對不起。』,於是,女兒說了,也得到了又一個的對不起,她馬上展開了笑臉跳下來開心的跟朋友繼續玩在一起。

 

晚上,在車上,我跟老公談到這一件事情,我告訴女兒:『小臻是一個很棒的朋友,在彈彈受傷的時候會大聲的叫我過去幫忙,還會來關心朋友,這樣的朋友真的很棒!』

 

聽到我說了這句話,女兒臉一沉卻不說話了,我抱起了她、看著她的臉許久後很艱難的開了口:『寶貝,妳是不是在想,昨天妳跌倒的時候,妳的好朋友小丁,沒來幫妳,還在旁邊笑,活該跌倒了,甚至還唱起歌來,這樣的取笑,讓妳很難過?』

 

聽到了這一段話,女兒就像是終於有人懂了她的傷,放聲大哭了起來,她趴在我的身上大聲的哭著,我只是溫柔的抱著她,不發一語。

 

那一天,我的孩子未滿四歲,懂了什麼叫做取笑,懂了同一件事情,每個朋友會有不同的反應,懂了,下次她可以面對這樣的取笑時大聲的說:『笑什麼笑,會取笑別人的人最討厭了。』

從那一天開始,我明白的發現,小丁在的時候,女兒幾乎都不找他玩了,原本不是很熟的小臻,她卻開始熱絡的招呼著一起玩耍。

 

有時候,拒絕跟小丁同車,有時候卻又願意跟小丁一起回家。

 

我發現,孩子在遊戲之中觀察著她的朋友,今天小丁狀況好,就跟他玩,小丁欺負了別的孩子、取笑了別的小小孩,女兒那幾天就離他遠遠的。

 

因為離的遠遠的,女兒不再受傷,但是,她卻很用心的觀察著每個孩子間的互動,她認真的觀察著她每個朋友的行為,她很清楚的知道,誰跟誰最好,誰跟誰在一起的時候會傷害別的小小孩,誰跟誰在一起的時候,是會玩的非常瘋狂的。

 

於是,四歲的女兒會告訴我:『媽媽,約了小平就別約小丁出去玩。』

 

『媽媽,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小一的爸爸竟然會帶小一出去玩。』

『媽媽,小二不太會跟比較小的孩子玩。』

『媽媽,昨天小二因為忘記帶玩具很生氣的打了他媽媽,我覺得生氣就打媽媽的人好可怕,今天可不可以不要約他出去玩?』

 

於是,隨著女兒越來越強的觀察力,我一次又一次的得罪一個又一個朋友,雖然我知道,人很難面面俱到,我無法又尊重孩子的觀察與選擇,又不得罪對方的父母,但是每一次對孩子的尊重,卻是艱難的對朋友劃開距離,這樣的事對我來說很艱難,我只好一直咬著牙撐著。

 

因為我知道,如果我不尊重孩子對朋友的觀察,我以後就沒資格說:『這樣的朋友妳也交?』、『這樣的男人妳也愛?』

 

我知道,如果我不尊重孩子要不要跟這個朋友絕交,我不尊重孩子不跟這個朋友玩的意願,我以後就沒資格說:『朋友給妳毒品妳就吃,妳不會拒絕嗎?妳不會斷交嗎?』

 

我更知道,如果我在孩子告訴我:『我不跟小一玩了!』,不聽他的解釋與觀察,就直接回他:『不可以排擠朋友。』,那麼未來的我,就很有可能,對著記者哭訴的說:『她都是交了壞朋友,她不懂的拒絕朋友。』

 

那麼,現在的我,即使被當作黑五類,即使被很多媽媽朋友不諒解,即使忍受了很多的閒言閒語,即使忍受了很多的罵名,即使在我心中『尊重自己孩子的意願』對別人來說卻是『說我孩子的不是。』、『指責我不會教孩子。』,這些苦我點滴在心頭,很難受,但是我知道,這一些,我都該為孩子挺過來。

 

尊重孩子的想法、尊重孩子的意願、尊重孩子的感受,即使得不到別人的諒解、即使要幫別人出手太快反被傷、即使要我背黑鍋、即使要我忍受千夫所指,我也-----甘情願。

 

, ,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_MG_4052.JPG  


共玩團小故事-拒絕(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有一個朋友曾經告訴我,我是一個不會拒絕朋友的好人,這樣的一句話讓我思索了好幾年,而最近的我常想,在我人生的成長過程中,我有幾次因為不懂得拒絕而後悔過?

 

我曾經明明知道在這個轉帳匯款都方便的年代,還要騎著機車背著一大背包的千元大鈔在台北的街頭奔馳,那樣的錢就不是一般的錢財,而我卻必須在腦中勸導著自己『不過是一份工作』,只因為我不敢拒絕老闆的命令。

 

我曾經明明知道開一個戶頭給別人用,那樣的事情只會讓自己陷入無止境的財務深坑,然而,我卻在一張張的申請表格上簽下我的名字,只因為老闆跟老闆娘有黑道的背景,而我沒有勇氣拒絕。

 

我曾經明明知道我不愛這個人,當他鼓起勇氣告白的時候,我看著他的手微微的發汗,聽著他抖動的聲音告白,我看著他如此努力的表達自己的感情,卻沒有勇氣表達自己真正的心情,讓情人當不成情人、朋友當不成朋友,以為不傷人而不拒絕,卻是最傷人。

 

我學不會拒絕別人,就是知道被拒絕的感覺有多難受。

 

不知道從哪時候開始,當自己鼓起勇氣請求別人幫忙卻被拒絕的時候,我明明知道對方有拒絕的權利,卻感覺自己有一種不被認同的傷痛。

 

或許,當我驕傲的告訴別人,很多事情我都自己來的時候,不一定代表我很甘願的接下許多的事情,也不是我比別人能力強,而只是我害怕開口要幫忙而被拒絕。

 

而這一路走來,我因為害怕被拒絕、因為不會拒絕別人,吃了太多的虧,有了太多的後悔,也傷了太多的人。

 

工作上的深淵,我好運一個個逃掉,而這樣性格上的苦,我不想留給孩子。

 

我不希望孩子長大後拒絕不了朋友的要求,而幫忙做一些違法的事情。

 

我不希望孩子長大後無法拒絕而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

 

我不希望孩子長大後,在每次被拒絕的時候,自我懷疑、自我否定,而忘了尊重別人也有拒絕的權利。

 

因此,從小我會平和的拒絕孩子的要求,當自己被孩子拒絕的時候即使自己的心中很受傷,我也忍痛表示尊重。

 

這樣的挑戰對我來說不容易,然而,到了共玩團看著自己的孩子拒絕別人、看著自己的孩子被拒絕,在旁邊尊重、協助且不受傷,那樣的挑戰卻更大。

 

共玩團的父母非常尊重孩子的意願,孩子們的玩具沒有經過孩子的同意,父母都不會代為借給別人,孩子們的東西,即使是別的大人開口商借,我們也會請她們去問孩子。

 

孩子可以有權拒絕別人借用玩具,也可以拒絕跟某個孩子玩,這是孩子的權利,也是他們在朋友間的互動模式。

 

也因為在共玩團裡面的父母,沒人會幫孩子決定自己的東西借不借給別人,在游泳池邊,常常看到有長輩跑來問:『這個游泳遊戲圈可以借一下嗎?我孫子吵著要玩。』

 

共玩團的大人會回答說:『對不起!那不是我的東西,那是孩子的東西,你要問他同不同意。』

 

常常對方會一臉錯愕的,繼續問著共玩團的小朋友說:『阿嬤可以跟你借這個游泳圈嗎?

 

這樣的事情幾乎每天發生,新來的朋友、自己珍惜的玩具,想要玩會自己開口借,被拒絕的時候大人會幫忙練習契而不捨的想盡辦法借,『為什麼不能借我呢?』、『我可不可以拿車車跟妳換水桶?』、『要不然我們一起玩車好嗎?』、『妳可以繼續開妳的車車,我當洗車廠,等妳車髒了,可以進來洗車廠給我洗嗎?』即使最後仍然不想借大家也會尊重。

 

絕不會有大人對著孩子說:『活該!沒人要借你。』,也不會有人說:『誰叫你剛剛…,所以別人不借你吧!

 

尊重著別人拒絕的權利,不代表就該自我否定。

 

自己很想要的東西,想盡辦法去借、想盡辦法去商量,也是一種很棒的學習。

 

三歲多的小寶每天都會帶著一桶車出門,常常讓很多的孩子很羨幕的想要玩,每天都會有人問:『請問我可以玩你的車車嗎?

 

小寶的判別標準很不一定,他會告訴彈彈說:『好!妳全部都可以玩。』

很多時候,新來的朋友,不認識的孩子走過來問『請問我可以借你的車車嗎?

小寶會很大聲的說:『不可以!

借東西被拒絕的孩子,也會很客氣的問:『為什麼?

 

小寶總會很清楚的表達他的想法與感覺說:『因為我不認識你。』

或者說:『因為我們不熟。』

 

一天,小天拿了一些新的軌道車去玩,嶄新的軌道車在草地上一字排開,小寶很想玩的問:『請問,我可以跟你一起玩車嗎?

 

小天很大聲的回說:『不可以!』

 

於是,小寶站了起來,筆直的站在小天面前,自我介紹說:『我是郭家豐。』

 

兩歲的小卉因為不小心往女兒裝滿泥巴水的盤子上澆花,讓我四歲的女兒很生氣的對她說:『那是我在煮的巧克力湯,妳怎麼可以把它弄濕,我太生氣了,我不跟妳玩了!妳走開。』,小卉被女兒突如其來的生氣嚇了一跳,很委屈的離開。

 

過了沒多久,女兒要求我去提一桶乾淨的水讓大家洗手吃點心,我們看到一旁只有一個小卉的水桶,於是,我們拿著水桶去跟小卉借,女兒蹲在小卉的身邊問:『小卉,姐姐可以跟妳借一下水桶嗎?

小卉不發一語繼續玩自己手上的草,於是,我跟女兒一直問:『請問可以嗎?』、『可以就點個頭好嗎?』、『我去裝水大家洗手可以吃餅乾喔,沒有洗手就不能吃了。』,我們一直問,小卉只是嘟著嘴不講話。

 

於是,女兒嘆口氣說:『媽媽!算了小卉不借我水桶,我們另外想辦法好了。』,於是我們幫小卉把水桶放回原位,然後一起牽著手走一小段路去洗手。

 

我牽著孩子的手,她輕快的邊走邊跳,我忽然很好奇的問她:『小卉不借給妳水桶,妳不會難過嗎?

 

女兒忽然狐疑的抬頭看著我,然後用教導的語氣告訴我:『媽媽,那是小卉的東西,她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借給我。』

 

那天,我想著女兒認真的表情、我想著小卉用她的方式表達她的氣還沒消,我想著著女兒想盡辦法借東西,我想著小寶面對拒絕的方法、我想著每個孩子被拒絕後努力想辦法的表情、我想著每個孩子被拒絕後咬牙尊重的態度,我想著每個大人對孩子拒絕權利的尊重,那天的我終於知道~

 

當自己跟孩子都可以尊重別人拒絕的權利,自己才能夠得到被尊重的價值。

 

而,有很多的能力,我不如孩子。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Aug 09 Tue 2011 20:04
  • 誤會

 

_MG_5492.JPG  

 

誤會(圖文: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

 

從一大早,就帶著孩子在七月的烈日下共遊,到了傍晚才扛著大包小包跟睡著的孩子回家,撐著一天的疲累,正準備要煮晚餐的我,一到了家中的餐廳,卻看到餐桌上還擺著用完早餐卻沒有洗的杯盤狼藉,我忍著氣勉強的擠出笑容,好聲好氣的問老公:『請問,你早餐的碗盤吃完了不洗,是想要等我回來幫你洗碗嗎?

 

老公一臉錯愕的看著桌面,然後很不解的說:『我沒有想過要等妳回來洗,不過我也想不起來我怎麼吃完會沒有洗碗?

 

聽到這樣的回答,我忍著不說出『狡辯』那兩個字,繼續好聲好氣的說:『那請問,現在需要我幫你的早餐洗碗嗎?』,老公二話不說,快速的收拾碗盤,轉身到洗碗槽將所有的碗盤洗淨。

 

後來,晚餐的飯桌上,老公才忽然想到,大聲的說:『我想起來了,吃完早餐我正在看報紙然後就電話來了,我就馬上趕出門去工地,忘了洗碗。』

 

原來,那滿桌的杯盤狼藉不是如我心中想的『是不是等著老娘我回來洗?』,也不是『是怎樣?以為我都跟小孩去玩,不會累是嗎?

 

那個當下,我很慶幸,沒有因為我自以為是的認定,而掀起一場夫妻的口舌之戰。

 

會這樣的處理,不是原本的我,而是有了孩子以後的我。

 

一天,三歲半的女兒跟貢丸團的孩子們一起出遊,當孩子們玩的很開心的時候,我正在跟媽媽們聊著天,忽然,女兒大聲的哭泣往我飛奔過來,我抱著狂哭泣的她,不說一句話,等到女兒哭聲稍歇的時候,我才柔聲的問:『怎麼了?

 

女兒邊哭邊抽續的說:『我要找我的黃色小車車,可是小寶跟彥彥卻對我說砰!砰!』

 

我抱著孩子邊走回事發現場,重複著孩子的話:『喔~原來妳要找你那一台黃色的小車車,可是小寶跟彥彥卻對妳砰喔!』

 

女兒哭泣的點點頭,於是,我看到小寶跟彥彥圍著他們那一大桶散落的玩具車,正在幫車子排路隊,我蹲在小寶跟彥彥旁邊,很客氣的問:『不好意思打擾一下,彈彈想要找她的黃色小車車,扁扁的、黃色的跑車型的那一台,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對她喊砰!砰!,我可以請教一下為什麼嗎?

 

小寶抬起頭來很認真的說:『黃色的小車?彈彈的車子?喔!我以為彈彈要拿我的車子玩卻沒有跟我說借借,所以我很生氣的砰她,我要保護我的車。』

 

我恍然大悟的說:『喔~原來是誤會呀!彈彈在小寶的車堆中找她的車子,小寶卻以為她要拿小寶的車卻不開口借,原來都是誤會呀!』

 

三個孩子一臉恍然大悟的點點頭異口同聲的說:『原來是誤會呀!』,於是,小寶跟彥彥很努力的幫我女兒找她黃色的車車,把每台黃色的車都拿起來問她:『請問是這一台嗎?』,最後一臉抱歉的說:『很抱歉,我們這邊沒有妳的車。』

 

然後說:『對不起,剛剛砰妳。』,於是,孩子們又開心的玩在一起。

 

而最近,四歲的女兒在家附近的公園巧遇了她貢丸團的朋友,他們開心的玩在一起,其中一個未滿兩歲的小豪,走近女兒撿了很久蒐集在一起的BB彈,小豪開心的拿了其中一顆BB彈,看到了這一幕,女兒走到小豪面前,指著小豪緊握的手很正經的告訴他說:『小豪,這是我的BB彈,我撿的。』

 

聽到這一句話,一歲十個月的小豪飛快的轉身就要跑,而四歲大的彈彈拉著他的衣領不讓他往前跑,衣領幾乎掐住了小豪的脖子,小豪還是掙脫了的往前跑,彈彈追了出去,努力的拉著小豪不讓他跑。

 

看了這一幕的我,很容易的用自己大人邪惡的想法想著『這是女兒要討回她的BB彈,小豪不還她逃跑,而彈彈不甘心乾脆用搶的。』

 

小豪的母親追了過去,她蹲在地上跟兩個孩子對話著,然後兩個孩子很開心的一起牽著手走回來,藉由小豪母親的處理後我才知道,原來,女兒只是告訴小豪『這個BB彈是我撿的』,小豪以為她要拿走BB彈所以趕快往外跑,而女兒抓住小豪是因為,小豪跑的方向是馬路,只要他一不小心衝太快,就會衝進車水馬龍的馬路中。

 

所以,女兒拉著小豪的領子,不是要掐他、不是要搶回BB彈,只是覺得想保護小豪,一切都是誤會,於是,孩子又懂了一次對方的思維、又學了一次誤會。

 

那時候的我,心中又一次的為自己用惡魔的想法去定義孩子而感到羞愧。

 

那時候的我,也很感恩貢丸團的媽媽們,都很努力的用互相陳述的方法讓孩子講出真心話,而不是劈頭就是『不要抓他』、『妳掐到他了!』、『不要用搶的。』。

願意去協助孩子們處理糾紛、願意真的用心協助。

 

一次又一次,每次在孩子中的爭執,我們都會發現當母親心中的小惡魔,也看到父母忍住心中小惡魔的思考,讓孩子放心的陳述思考,努力的去聽孩子心中天使的聲音。

 

孩子們在每次的爭執中去發現『原來別人是這樣想的』、『原來,是誤會!』

 

在孩子每次、每次的爭吵中,我發現,原來很多的爭吵來自於自己心中無謂的想像,就像看到杯盤狼藉的餐桌就認定家人『一定在等著我來收』的惡意。

 

原來,很多的吵架來自於誤會。

 

原來,孩子們吵架的時候,父母不急著當法官判定誰對誰錯、誰該處罰時,孩子可以在每一次的爭執中學會了去聽聽別人的說法、去想想別人的看法、去發現原來有很多的爭吵,來自於誤會。

 

我的孩子四歲,她在貢丸團裡面不代表貢丸團的孩子之間沒有爭吵,而是,在每個爭吵中,去學會什麼叫誤會、怎麼不傷人的吵架。

 

而我,也在孩子一次又一次的誤會爭吵中,去學會了,好聲好氣的去問對方真正的心意,而且全心全意相信,我也在學習著,如何去看清誤會,如何給別人陳述的機會,如何的減少一次又一次的爭執。

 

如何去看懂,誤會。

 

 

Antonia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